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不合格情人 > 第十章

不合格情人 第十章 作者 : 青微

    是夜,欧阳惟辗转难眠,独坐院中发呆。

    他和虞文文只有一墙之隔,却好像隔着千万里,刚刚有了扬帆起航、到达彼岸的决心,却发现彼岸早没了等待;一腔爱意化作失落,让他有种痛彻心扉的感觉。

    捏起手中的酒瓶猛灌几口,又把它踢出去好远,苦涩地笑出声:“你在想什么呢?为什么我都看不明白?”爱或不爱,本该如此简单的事情,两个人却都举棋不定,也许,这就是他们彼此错过的原因吧!都不肯付出太多,才会最终失之交臂。

    他想见到虞文文!这强烈的想法都要把他淹没。

    摇蔽着站起身,欧阳惟走出门,站在隔壁门前苦涩一笑,按下早已默记心中的那个熟悉号码,响三声就挂断,如果她出现在他面前,就告诉她“我爱你”,如果她不出来,就彻底遗忘!

    得不到的东西只能算是执念,紧握不放只会让自己更痛苦。

    铃声响三下,欧阳惟立刻挂断手机,靠着墙坐下。

    如果这时候有人问欧阳惟最痛苦的事是什么,他会毫不犹豫地说是“等待”!等待后也许是豁然开朗、也许是绝望,而他,等来的却是绝望;虞文文没有出来,欧阳惟心中仅存的期待破碎,摇蔽着起身,决定还是回去喝自己的酒,至于什么见鬼的爱情,抓不住就放开好了。

    躲在门内,虞文文目不转睛盯着欧阳惟,他的痛苦她明白,只因她一直坐在墙的这边,倾听那边的声音,门外的男人步履不稳,脚下一个趔趄,让虞文文心绪突然揪紧,下意识推开门,“小心一点!”

    欧阳惟背对而立,呵呵一笑,“你出来了!我还以为你会躲在里面一辈子。”

    早在靠近门口时就闻到了那熟悉的香水味,他总是不肯死心的吧!

    “进来坐坐吧!”虞文文推开门,开口邀请。

    “好。”欧阳惟转身,微微一笑,较之平常的一本正经,这一个微笑越发风流,微醺的眼眸中流动着情愫,分明一往情深;虞文文看得清楚,心中也暖起来。

    满院子种满鲜花,虽然都已阖起花苞,却还有淡淡香气飘散;两人并肩坐在廊檐下沉默,欧阳惟突然想起小时候自己在廊檐下看雨的情景。

    “你在想什么?”黑暗中看不清楚欧阳惟的表情,虞文文只能努力抓紧他的气息。

    “我在想小时候,那时候我最喜欢坐在廊檐下看雨。”欧阳惟轻声开口:“我的母亲也喜欢看雨,总能陪我一坐就是大半天,她揽我在怀里,两个人什么都不说,就那么枯坐大半天。”

    “她一定是个美丽的女子。”虞文文语塞;在逸惟工作的人都知道,欧阳家的女主人很早就去世,在逸惟初具规模的时候因病逝去,现在陪着欧阳老爷子住在美国的,是第二任妻子。

    “是啊!她真是我见过最美丽坚强的女子!可惜……”黑暗中的欧阳惟一顿,“可惜她在我七岁时候就去世了……大哥从小就懂事,少年老成,对于母亲的离世没有太难过,我和萱萱却是很久不能走出阴霾,对于父亲的再婚更加不能释怀;我一直以为,一个人一生只能爱一个人,他却轻易弃守诺言,所以我和大哥联手夺了他的位置,把他赶到美国养老。”

    虞文文沉默不语,屏住棒吸,静静听下去,这是个太忧伤的故事,没有谁对谁错。

    摆暗中的欧阳惟呵呵一笑,“你知道吗?那时候我就告诉自己,如果爱上一个人,一定就是一辈子!除非死亡把我们分开。”

    “你……”这句话像是山盟海誓,虞文文心跳加速起来。

    接下来却是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半晌,欧阳惟低低开口:“虞文文,我爱你,不是单纯的喜欢、不是愚蠢的责任,是一辈子,长长久久的走下去,直到死亡把我们分开。”

    一瞬间眼泪涌上眼眶,虞文文透过黑暗和欧阳惟对视,“我只是平凡的一个女子,如果没有那一夜,我们也许一生都不会相遇!即便这样,你也不后悔自己的付出?”

    “可我们还是遇到了,不是吗?”欧阳惟轻轻一笑,“这也许就是缘份,逃不掉、斩不断。”

    “你不懂,我们有了小靖,你碰到我的时候,正巧是我最狼狈、最无助的时候,你是一个有责任心的好人,所以才说要和我在一起,你对我的感情,也许只是责任在作祟;你还年轻、还有大好的未来要追,我却已经没有勇气再面对改变!”虞文文无力地解释。

    “如果是责任,我不会心痛!如果第一晚是个错误,那你生日那晚呢?你为什么和我上床?”欧阳惟咄咄逼人。

    “我、我不知道!”虞文文心慌意乱,“你以后会碰到更好的人,不必屈就于我这个沉重的责任,”

    “呵,笨女人!你是在说服我还是在说服你自己?顺从自己的内心,爱或不爱,真的那么难吗?”欧阳惟苦涩一笑,“还是说,这一切都是我自作多情,你的心中只有大哥一个?我和大哥是有几分像,如果你只是在我身上看见他的影子,那就真的是我自作多情了!”

    “我没有……”虞文文毫不犹豫否决他的猜测,她想告诉欧阳惟,就在今天和欧阳逸在书房里聊天时,她发现以往那种悸动,已经不知何时消失无踪,她不会再为他不经意露出的笑容窃喜,更不会失神地看着欧阳逸俊美的脸庞!她已经能够平和地面对欧阳逸,看到那张相似的脸,脑海中闪现的却是欧阳惟的身影!这样是不是代表她已经对那段苦涩单恋释怀?

    只是,她要把这些话对欧阳惟说出口吗?这样的解释,好像是情侣之间赤luo的告白,她已经不再年轻,没有勇气再放手一搏,如果放任自己再次跳入爱情的河流,会不会像上次一样万劫不复?人不能在同一个地方犯两次错,尤其这两个男人还是兄弟!坦诚之后,每日相对只有尴尬,她想要的只是一个平凡的丈夫、安定的生活,一家人静静相守;欧阳惟还年轻,像个大男孩,他热爱自由、放荡不羁,和她实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爱情只是泡沫,实在难以依靠。

    连呼吸都怕惊扰了她,欧阳惟承认自己在期待虞文文接下去的话,可她却只是久久的沉默,这样的沉默更像是默认,那一句“我没有”听起来多么无力!欧阳惟仰头无声地笑了,他终究还是输给了大哥!

    “今天大嫂说大哥请你回去公司,我想知道你答应了没有?”一丁点希望残留在心中,欧阳惟不到黄河心不死。

    虞文文笑笑,“我答应了。”她发现原本的坚持,不知从何时开始,只剩下傻得可笑的固执,感觉早就没了!既然都没了那种最初的悸动,她就能坦然面对欧阳逸,自然也没了拒绝那份工作的理由。

    “原来是这样,我知道了!”欧阳惟站起身,“很晚了,你也早点睡吧!”

    虞文文以为欧阳惟会像以往一样纠缠着她,但他却只是淡淡笑着说晚安,一瞬间,慌乱袭上心头,她不由自王地抓住欧阳惟的衣袖,“你没事吧?”为何今晚的欧阳惟那么安静?安静得就像是一阵风,随时都会飘然离去!

    “我当然没事,欧阳家人从来不会被打倒,这也是我母亲当初对我说的。”欧阳惟灿烂一笑,“阿文,我能不能吻你一下?就只是个普通的晚安吻。”

    虞文文想了片刻,点点头,却发现黑暗中他看不清自己的动作,连忙说道:“好。”

    卑音未落,一个温热的唇夹杂着凉风靠近她的脸,淡淡一个吻,片刻停留后即离开。

    欧阳惟转身,嘴角带笑,“阿文,你会找到自己的幸福的,晚安。”不允许自己再有片刻犹豫,欧阳惟大步离开;有些爱情,抓不住就放开好了!这是他一开始决定的,却一语成谶!不过幸好,他在自己还能离开的时候选择放手,从此也许就天涯陌路,不过爱过就无悔,他从来没后悔认识她。

    深深凝望那背影消失在门口,虞文文顿觉全身无力,慢慢蹲下身子,想哭,却找不到哭泣的理由。

    她想不明白,只觉得慌乱无措,如果欧阳惟是生气她答应回公司的事情,可以直接开口,她爱他,自然愿意为他做一些退让;可这样不开口解释也不责骂,就那么淡淡地笑,让她觉得很慌张;从相遇到相爱,好不容易守候到爱情花开,怎么一瞬间又仿佛什么都没抓住?欧阳惟是要放弃这段爱了吗?那笑容里为什么带着绝望?她什么都不清楚就被宣告死刑,不是很可笑吗?

    欧阳惟,你到底在想什么?

    欧阳惟走了,走遍隔壁所有的房间,都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虞文文终于相信常婶告诉她的,呆愣愣转过身,“常婶,他真的走了?”

    “唉,昨晚就走了,说是一个地方待久了会有羁绊,他要去外面走走。”常婶叹口气;昨晚欧阳惟似醉似醒地叫醒她,安排了几句话都就什么都不带的离开了。

    “我不信!”虞文文慌了神,拉开衣柜,几乎是乞求地看向常婶,“你看,他的东西都在这里,他说不定是去外面打球了!”

    “少爷离开从来不带着衣物,阿文小姐,他真的走了。”

    “走了,真的走了……”坐在床上,虞文文低哺:“怪不得昨晚我就觉得不对劲,原来是要走了……混蛋!他以为这样走掉就能解决一切吗?”

    “阿文小姐,你还好吗?”常婶心里有些不痛快,她从来没见过欧阳惟昨晚那副失魂落魄的模样,也知道爱情这种事没有对错,不能迁怒别人;只是见到自己带大的孩子变得那么落寞,她还是有些心疼。

    “我没事。”从常婶目光中看出责备,虞文文苦笑,“常婶你怎么没有一起离开?你不回去吗?”

    “少爷离开时说要我留下来照顾你,还有小阿子。”常婶把欧阳惟的嘱咐说出来。

    “不用了,你回去吧!总裁夫人还盼着你回去呢。”虞文文拒绝。

    常婶也不坚持,“少爷说完那些话,就说你不会答应我留在这里,他还真是说准了!那阿文小姐你要多多保重,我今天就离开了。”

    “好。”

    欧阳惟走了、常婶走了,生活终于又恢复自己一直期盼的平静,可这平静突然有些陌生,让虞文文适应不了;和自己临近的院子,以前她从来没想过里面住着什么人,现在她却喜欢透过墙凝望对面,仿佛里面还会有熟悉的人走出来,只是,一切都不可能发生。

    日子一天天过去,像往常一样把孩子喂饱,虞文文抱着孩子哄他睡觉,脑海中不知不觉跑出欧阳逸逗弄孩子时的鬼脸,“噗哧”笑出声。

    身边没了欧阳惟的陪伴,仿佛一切都回到从前,可又有些不一样,现在总会莫名其妙发呆、脑海里全是他的身影;虞文文以为会从此就和他断了联系,直到有一天隔壁搬来新来的住抱。

    那是一个年轻女孩子,名叫萧惟,听到那个字,虞文文愣了许久,想笑却只有苦笑出声;面对新的邻居虞文文并不热衷,倒是萧惟时不时上门来,对自己的事情加倍关注,还经常偷偷摸摸打一些电话。

    虞文文努力说服自己,那种奇怪只是因为她对那个名字的敏感,可后来发生的一切,却让她越来越不能说服自己。

    萧惟看起来很热心,事实上她真的有些热心过头了,每当虞文文拎着沉重的购物袋往家里走,萧惟总是出现在她身后,免费载她回家;每次被孩子和家务弄得两头乱,她总是敲门过来,说是听到孩子的哭声,问她需不需要什么帮助;甚至洗衣、作饭都毫不见外地包揽!她会扮鬼脸逗孩子笑,还会讲那些莫名其妙的故事逗孩子,而这些,都是欧阳惟做过的,那感觉是那么熟悉!

    那个鬼脸,欧阳惟无数次用来逗小靖,屡试不爽!如果说萧惟会扮那个鬼脸是巧合的话,一个年轻女孩子却能作出美味的婴儿食物,她就不得不怀疑了。

    拿着手上的玩具逗孩子玩,虞文文扫一眼在一边打扫的萧惟,“小惟啊,你以后不用来我家帮忙了,这样我会不好意思的。”

    “你不用不好意思,我这也是受人之托……助人为乐!”像个勤劳的小蜜蜂,萧惟四处擦拭家具。

    “真的不用了!”下定决心要挖出真相,虞文文严肃了表情。

    “可是我……”萧惟终于停下动作,一脸苦恼。

    “你怎么了?”虞文文微微一笑,眼神里却带着冷意,话里有话,“我是不想太麻烦你,而且我不太喜欢被人蒙在鼓里的感觉。”

    闻言,萧惟哭丧了脸,“就知道瞒不了你!你留下我吧,我任务完成不了,会被惟暴打的。”

    “那个惟是谁?”虞文文眼含期许看着萧惟。

    “惟就是欧阳惟!你不要告诉我你不认识他,难道我走错地方了?”萧惟无奈地招供。

    “是他让你来的?”虞文文眼眶发热,“他还好吗?”

    “不好,惟真的很糟糕!我从来没见到他那么失魂落魄的样子,每天就拿着你和孩子的照片发呆,整个人都好憔悴,像个流浪汉。”萧惟控诉,“我奶奶希望惟开心,这还要靠你,所以惟求我来照顾你的时候我才答应。”

    “你奶奶是……”虞文文心酸难忍。

    “我奶奶就是常婶啊!惟现在完全变了,他变得好沉默,整天一句话都不说,逸问他也不说、我求他也不理,就是偷偷看你们的照片。”萧惟皱皱鼻子,“我不想来帮你,可是肖依姐姐说只有来帮你才是帮惟,不然我才不来!不过后来我觉得你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坏。”

    “我、我不是个好人……”虞文文哽咽,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犹豫不决会给欧阳惟带来这么大的伤害。

    “文姐,你为什么不喜欢惟?肖依姐姐说你也许是没有安全感,可是惟让人很安心啊!他不像逸那么冷酷,也不像卫扬大哥是个花心大萝卜,你为什么不喜欢他?”

    “我不是不喜欢他。”

    “那就是喜欢啰!”萧惟理所当然地点头,“惟为了你真的改变了好多,他怕你拒绝这些帮助,就偷偷派我过来,虽然我糟糕地露出马脚……他还用金钱和威吓彻底摆平了一个恶心的老男人,不许他再来找你麻烦,那个人好像是你的哥哥。”萧惟苦口婆心,像个小大人一样劝说。

    虞文文怔住,“他做了这么多,为什么不告诉我?”

    “他是欧阳家的男人啊!那么骄傲倔强,怎么可能轻易说出口?而且他告诉我,你喜欢别人,如果真的说了才奇怪咧!”

    虞文文咬咬唇,突然明白那段日子欧阳惟在别扭什么,“能不能把他的地址给我?”

    “当然!”从旁边扯过一张纸,萧惟龙飞凤舞地写下一行字。

    循着路人的指示,虞文文艰难地往山上爬,萧惟说欧阳惟就住在这山上的别墅里。

    累得气喘吁吁,终于看到前面的房顶,虞文文加快脚步跑到门口,按下门铃,很快有人走出来,“请问您找哪位?”

    “我找欧阳惟。”虞文文笑着凑上前,“他还在这里吗?”

    仆妇面无表情看着她,“二少爷在山上小屋,你去那里找吧!”说完“砰”的关上大门,把虞文文吓了一跳,不过此时她的心情好到极点,才不在乎这点冷落。

    走了很久,浑身累得没一丝力气,虞文文终于看到那间木屋;说是木屋,看起来却更像个度假小屋,干净雅致。

    轻声呼喊欧阳惟的名字却没人回答,虞文文试着推开房门,走进去还是空无一人,忍不住背疑仆妇是不是骗了自己;鼓起勇气往里走,直到她推开卧室门,才确定这地方确实住饼欧阳惟,因为房间里只有一张床,整间房的墙上却都贴着一个女人的照片,洗衣的、给花草浇水、逗弄小阿子的,那个女人的微笑、蹙眉、凝视、发呆,都被收录在这间房里,虞文文一眼就看出那是自己。

    “这个笨蛋!”她低喃。

    床很大,也乱得很,虞文文却不想收拾,只是走到床内侧,看着窝在地板上睡觉的男人,那是欧阳惟吗?熟悉的眉梢、眼角都是他的影子,可又不像欧阳惟;欧阳惟从来不皱着眉睡觉,眼前的男人却连在睡梦中都眉头紧锁!

    丙然萧惟所说的,眼前的这个欧阳惟看起来好狼狈,衣衫不整,下巴处也长满了青色的胡渣,在虞文文眼中却是出奇的性感。

    眼眶一热,虞文文几乎要落下泪来,把唇瓣印上男人的额角,“对不起,我不该不相信你的真心!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你会不会永远都不原谅我?”

    “会。”早在听到虞文文叫自己名字的时候就醒来,欧阳惟这时候才懒洋洋地睁开眼,“我还怕你不进来就扭头离开,不过幸好你进来了。”

    “你永远都不能原谅我吗?”虞文文还在坚持这个问题。

    深情凝望着眼前的女子,欧阳惟摇摇头,“如果是以前骄傲的欧阳惟,一定不会原谅你,不过我不是那个不成熟的他!离开你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你说得对,我没办法给你安全感,可是我会改变自己,让我成为你的依靠,所以,你现在来找我是愿意陪着我慢慢改变自己吗?”

    “当然!”虞文文喜极而泣。

    再无一丝的犹豫,欧阳惟把虞文文拥入怀中,“我爱你。”

    “别把‘爱’字轻易说出口,说出口就不许你收回。”虞文文把头深深埋到欧阳逸怀中,哽咽着说道。

    “那我收回。”欧阳惟邪气一笑。

    “你敢!就许你说这一次。”虞文文握拳敲打欧阳惟肩膀,小声补充一句:“如果想说,也只对我说。”

    “好。”欧阳惟低笑,拥紧了虞文文在怀里,唇齿交缠,阳光透过窗洒进来,映照成一幅美好的画。

    被欧阳惟禁锢在怀中,无休止的纠缠,虞文文脸色绯红,使力推开不知餍足的男人,“我都不能呼吸了。”

    “多多练习自然就会了。”欧阳惟黏着她上下其手,坚决不愿放弃进攻。

    “不要!”娇笑着躲闪,虞文文捧住欧阳惟的脸颊,“我还有事要问你。”

    “什么事?”欧阳惟不满地反抗。

    “你什么时候偷拍了我,为什么我都不知道?”

    欧阳惟尴尬一笑,“很久之前啦,这些有什么重要的,当时觉得很美,就不自觉偷拍了。”

    虞文文又好气、又好笑,“你还真是理直气壮!”

    “当然,自己老婆有什么客气的?而且你不觉得我拍得很美吗?漂亮动人的年轻妈妈、可爱的孩子,多美妙的一幅画!唯一的缺点就是里面少了些东西。”欧阳惟硬拗。

    “少了什么?”虞文文果然上当。

    “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欧阳惟邪气一笑,看虞文文面色羞红地在自己唇角印上一吻,这才满足地叹气,“少了我、孩子的爸爸!不过以后都不会再有这样的缺憾,将来的每一张照片,都会有我们三个幸福的微笑。”

    “这算是承诺吗?”虞文文感动地看着他。

    “当然!”欧阳惟咧嘴一笑,拥住了虞文文。

    安心地靠在欧阳逸怀中,感受他每一下心跳,虞文文想,出现了欧阳惟的照片,那画面一定最完美的!因为有他在,她可以不用再故作坚强、可以和他牵着手走下去,一生的路虽然长,只要有他在,就不会寂寞!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不合格情人最新章节 | 不合格情人全文阅读 | 不合格情人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