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他是沙漠之王 > 尾声

他是沙漠之王 尾声 作者 : 乐颜

    苏米尔首都洋溢著一派喜庆的气氛。

    这不是一般的节日,苏米尔的年轻国王费萨雷将在这一天开始他为期三天的结婚大典。

    皂室公布,国王与王后将遵守一夫一妻制,彻底摒弃苏米尔王室过去“三宫六院”的习俗。

    对苏米尔来说,这无异於一场“革命”。

    苏米尔自古以来,国王就有许多嫔妃,费萨雷的父亲更有後宫佳丽三十余名。而费萨雷即位後,却立即作出了一个重大决定——让後宫里父亲的嫔妃搬出王宫,以示自己要与一夫多妻制断绝的决心。

    这让全国上下为之哗然。

    按照传统,苏米尔王室成员的婚姻都是经过精心安排的,而且国王的婚娶从不对外公布,人们也无从讨论婚礼细节。国王正式的妻子只有一个,但却不能被册封为“王后”,而且始终远离公众的视线,所以就连费萨雷的母亲是谁,苏米尔很多老百姓也都不知道。

    可是这次,王室破天荒地发布公告,宣布国王和凌笑笑结婚的消息,并首次对外公布了妻子的名字、年龄和家庭背景。

    婚礼大典上,凌笑笑更是被正式册封为“苏菲亚王后”,苏菲亚是凌笑笑的教名。

    大婚二天,凌笑笑第一天穿了阿拉伯传统的长袍,黑纱覆面,神秘而美丽。

    第二天,她穿了唐装,让那些臣民大开眼界,终於知道在古老的东方,不仅有旗袍,还有这种典雅大方的衣服。

    第三天,凌笑笑则穿了雪白的婚纱。

    和她相匹配的费萨雷也换了三套服装样式。

    男子俊朗高大,女子纤细动人,他们站在一起,那自然散发的高雅尊贵让所有的人都屏息,为之目眩神迷。

    各家报纸都为这绝无仅有的公开皇室婚礼而疯狂,每天的头版头条都是他们两人的消息,凌笑笑在一瞬间成了一个传奇。

    老人们感慨世风日下;苏米尔的年轻人却欢喜雀跃,他们似乎已经预感到自由的风将随著这位与众不同的王后,吹遍国家的各个角落。

    年轻人把凌笑笑当成了心目中的偶像,尤其是那些未婚女孩。

    婚礼三天,自始至终,费萨雷一直紧紧握著凌笑笑的手——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凌笑笑虽然知道前途并不是铺满鲜花的,但是只要有这双大手的支撑,她就一定会获得幸福。

    一生一世的幸福。

    番外篇——禁欲的日子

    大婚之後,随即到了回教的斋月。

    费萨雷被勒令禁欲一个月,欲求不满的男人夜夜狼嚎。

    第七夜,凌笑笑洗完澡後半躺在床上看书,也从浴室出来的男人随即哀号著扑到她身上。

    “我在读《可兰经》。”凌笑笑不动声色地拍掉黏到自己身上的狼爪。

    “呜……看我吧!看我吧!它哪里有我好看?”费萨雷拼命秀著自己出色的**,

    “是不是很完美?是不是阿拉的厚爱?”

    凌笑笑用眼角瞄了一下,随即又把注意力转回书上。

    “老婆……”费萨雷爬到被窝里,在她的身上上下其于,“我们是新婚啊!人家新婚蜜月都如胶似漆,为什么我们要禁欲啊?呜……”

    “这不是教义规定的吗?”

    “只许不吃饭,没说不可以**啊,呜……”

    “咱”一声打掉他邪恶的手,凌笑笑用脚把他踹到床的彼端。

    “呜……老婆,不许使用暴力!那书有什么好看的啊?”继续爬回来,赖在她身上偷香。

    小巧的肩、柔软的ru房、纤细的腰、修长的双腿,还有……呜……还有令他神魂颠倒的秘处……呜……不许踹我!

    殴打老公是不对的!阿拉是不允许的!

    “我要仔细研究透彻,这样才能做到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凌笑笑头也不抬地说。

    她身为王后,处处受到刁难,如果不熟悉他们的教义,她会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明白。

    以後她要向这种传统挑战,当然就要亢明白教义的缺陷,以及不人道的地方在哪里。

    祖父大人如果知道她是因为这个缘故才人教的,大概会大哭三声,哀号自己引狼入室。

    “可是你现在已经百战百胜了啊!”费萨雷更加哀怨。

    和她的战争,他一次也没赢过,这个女人摆明吃定了他。

    以前就略微知道她有点坏心眼,现在才知道根本不是有点,而是完全就是个坏心眼。

    “你真的是虔诚的教徒吗?”凌笑笑翻著白眼问他。

    “老婆,你翻白眼有损美丽耶。”费萨雷舔著她的睫毛喃喃地说。

    她再次打掉他的狼爪,然後下床,把自己的睡衣换成长裤长褂样式的,还把扣子一个接一个扣严实。

    费萨雷更加哀怨地瞪著地。

    凌笑笑重新回到床上,才发现那本书已经神秘失踪了。

    “老婆……”费萨雷突然就扑倒了她,一半身子顺势压到上面。

    凌笑笑措手不及,一下子陷进了柔软的大床里。

    “我好想要。”他的眼睛湿润,泛著**的狂潮。

    没有一个新郎像他这么倒楣,新婚之夜就开始禁欲,他没发疯都很奇怪了。

    凌笑笑看著他,并没有发怒,反而露出飘忽的笑意,她的一只手在後面慢慢抬起,拂上他的头发,“你忘记了?我们曾经约定,结婚的第一个月,只睡觉,不**。”

    即使不要教义,他也不能碰她。

    费萨雷哀号一声,“老婆,你太不人道了!”

    “你反悔了?”

    呜……费萨雷磨蹭著她的脸颊。

    凌笑笑的手摸著他的头发,那姿态非常习以为常、非常理所当然、非常温柔,就好像他们这样抱著已经很久、很久。

    似乎这种感觉很舒服,费萨雷像只大狗狗一样,发出舒服的申吟。

    “段叙曾经对我说,如果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只有欲望,那这种欲望很快就会被新鲜的欲望所取代,因为没有一种欲望可以几十年不变。妻子会老去,而那些新鲜芬芳的少女却总是不缺乏。”

    第一次听她诉说心事,费萨雷安静下来。

    “他对我说,如果一个人除了**的时候想拥抱另外一个人,睡觉的时候也想著,那才是真正的爱情了。”

    段叙、段叙、段叙,那个混蛋段叙总是会不时的冒出来,真让他嫉妒死了!

    而且还是段叙害他欲求不满,以後一定要狠狠报复他一回。

    费萨雷恨恨地想著,却更加温柔地拥抱住怀中的女人。

    他不知道别的男人如何,但他知道自己对这个女人的欲望永远不会消失,即使到他垂垂老去,只要拥抱她,他一样会性致勃勃。

    不过,这个话题还是别对她说得好,否则她会更鄙视他的下半身。

    别的女人总说男人用下半身思考,而凌笑笑则说:他只用下半身,从来不思考。

    呜……他是那种精虫上脑的男人吗?

    也只不过对她“性趣”高昂了一点而已。

    ——————————————

    不**,只是拥抱著入睡,感觉竟然相当好。

    沉沉睡眠中的费萨雷这样想著。

    叮是,他很快发觉有些异常,下身……喔喔,不仅仅是相当好了,而是舒服得快要疯掉!

    他终於清醒过来,敏感地感觉到一双小手正握著他的下身上下动作。

    啊啊啊!这是怎样?

    “老婆!你怎么可以……唔……”

    话还没说完,嘴唇就被封住了。

    唔唔唔……好兴奋!

    可是……不是说只睡觉就好?

    “老婆?”

    “你只睡觉就好,我没有说我不可以做喔!”凌笑笑咬著他的**低喃。

    “啊啊啊……你这个狡猾的女人!”

    呜……他受骗了!

    他居然就这样失身了!

    欲望快到达顶峰的刹那,他低吼著释放,翻身把坏心的小女人压到身上,欲望再次灼热坚硬起来,“是你招惹我的,不能怪我破坏规则喔!”

    “不怕破坏教规吗?”凌笑笑的唇办娇艳异常,眼神也勾魂摄魄。

    “你明知道我是个怎样的人!”低吼一声,立即在那令他失控的柔软中律动起来。

    是的,他就是这样骄傲狂妄的男人,所以她才会嫁给他吧!

    凌笑笑抱紧他,搂住他後背的右手悄悄举了起来,对著天上的阿拉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禁欲,等下辈子再说吧!

    夫妻嘛,还是顺其自然、听从本能比较好喔!

    【全文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他是沙漠之王最新章节 | 他是沙漠之王全文阅读 | 他是沙漠之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