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好男人的秘密 > 第十章

好男人的秘密 第十章 作者 : 乐颜

    “乐乐!你终于回来了!”

    明显消瘦许多的男老师,一见到程乐乐踏进社区活动中心的大门,马上激动地扑上去,只差没痛哭流涕。

    “阿臣,干嘛这么激动,你这么想我啊?”程乐乐笑着把他推开。

    “想!想死了!”他真的快死了啦!

    每天看着那些恐怖的欧巴桑对他抛媚眼,然后又得使劲甩腰教肚皮舞,虽然薪水是增加了,可是精神和体力却成等比级数拚命往下落,再这样下去,他真的会因为过度操劳而死。

    “好啦,别这么想我,有人会吃醋喔!”她呵呵笑了起来,递给他一包鱼干,“来,我老家特产,慢慢吃吧。”

    正哭得唏哩哗啦的阿臣一听到“有人会吃醋”,马上止住了悲情的呜咽,一脸正经地问:“乐乐,你又有男人了?”

    “什么叫‘又有’啊?”她假装瞪他一眼,嘴上却挂着美丽的微笑,使得她的脸庞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娇美与自信。

    阿臣眨眨眼,“乐乐,你好像变漂亮了耶。”他左看右看,又绕着程乐乐转了一圈,嗯,外表上看不出什么,但是她整个人的气质与感觉却都不一样了。

    “真的吗?”她高兴地摸摸自己的脸。

    嗯,有爱情滋润的女人果然是最美的。

    “乐乐,告诉我啦,你的新男人是谁?这么厉害,居然能让你变成大美人。”

    “厚!你是说我以前是丑巴怪?”

    “不是、不是,不要误会啦!我只是……”阿臣说到一半,突然露出奇怪的眼神望着程乐乐后头的大门。

    “乐乐,那个是不是你的……”他想了一下,“前男友?”

    前男友?

    程乐乐转过头,看见一脸憔悴的青彦向她走来。

    “我还有课,不聊了。”阿臣识趣地先闪人,但还是不太放心地躲在墙角观看情势。

    “乐乐……”满脸胡碴的青彦可怜兮兮地喊她。

    要是在以前,程乐乐一定马上就心软地上前问他发生什么事情,但现在的她,更懂得为自己而活,更何况,当初是这个男人先不要她的,如今他又有什么脸来找她?

    所以她退了一步,但青彦却没发现她的举动,只是继续向她逼进。

    “乐乐,我知道是我错了,你能原谅我吗?”他太了解乐乐了,她是个十分善良的女孩,绝对不会对他说“不”的。

    “我可以原谅你。”如果不是因为他,她不会有机会和立人在一起,这一点她是要感谢他的。

    青彦听了霎时眉开眼笑,“乐乐,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我——”

    她打断他的话,迳自问道:“你在这里做什么?你不是在美国念书吗?”

    “我……唉,我到现在才知道你的好,我很想念你,所以回来看你。”

    其实是他被琳达甩了,钱也被她骗光了,身无分文的他还是向别人借钱才能买机票回台湾,他是打算回台湾找乐乐借钱,然后再回美国念书。

    “现在你知道我的好了?”没有女人不喜欢听到称赞的,只是程乐乐的笑容看起来有些轻讽。

    连躲在一旁的阿臣都看出程乐乐是在讽刺青彦,但青彦还是一相情愿地以为他能和程乐乐“旧情复燃”。

    青彦走上前,想要拉住她的手,但她又后退了一步,而且这次她的动作十分明显。

    青彦愣了一下,迟疑地看着脸上完全没有出现怜惜或感动表情的程乐乐。

    呃……她好像有点变了。

    以前的乐乐有些怯懦,心事不太和人分享,也很容易被别人的感情所左右,但现在的她好像有自信多了,而且也变得更漂亮了……

    人总要到失去了才知道珍惜,青彦这时才发现原来程乐乐是个这么好的女人,他真是脑袋撞了墙才会想要和她分手。

    “乐乐,我……”他想再走上前,起码握握她的小手。

    但程乐乐又往后退了一大步,看着他正色道:“请自重。”

    青彦瞪大了眼,他从没想过乐乐会对自己说这种话。

    谁?到底是谁带坏了他的乐乐?

    “乐乐,你变了。”

    “我没有变,这就是原来的我。”原来的那个根本不爱你的我。

    “可是我……”

    “不要再来找我了,青彦。我已经有新的对象,我们很快就要结婚了。谢谢你曾经对我的照顾,如果你不介意,我们以后还是可以做朋友。”

    男老师在旁边听得心里忍不住为青彦感叹一声,当女人这样说的时候,男人绝对是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新的对象?!”青彦的嘴巴大张,显得十分愚蠢。

    “怎么?你以为我会为你守身如玉吗?是你先不要我的,为什么我不能再去寻找适合的对象?”程乐乐平静地说,“其实我该说声谢谢你,因为你,我才有机会和那个人相遇。”

    “那个人……”

    “没错,我的未婚夫。”

    青彦低下头,完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他以为,总是小鸟依人的乐乐会仍旧爱他、痴痴地等着他。

    他以为,就算乐乐再气他,但只要他出现,对她温言软语个几句,她就会原谅他。

    他以为……他到现在才明了,原来他以前认识的那个乐乐,根本就不是真实的她!

    青彦连问都没问那个男人是谁,沉浸在悲伤情绪的他便神情恍惚地转身离去。

    这时男老师才走出来,拍拍程乐乐的肩膀,“乐乐,你真的变了。”

    “是吗?”她轻轻叹口气,“我想,我刚刚伤害了他。”

    “是他先伤害你的,不是吗?很多时候,伤害其实都是我们自找的。是他先对不起你,就不该渴望再与你复合,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要不然报纸上也不会有那么多男男女女搞情杀、泼硫酸、烧炭自杀、上吊、跳楼……”

    “不要再说了。”程乐乐赶忙捂住他的嘴,不想再听下去。

    ☆☆☆☆☆☆☆☆

    晚上。

    “呜呜呜呜……立人,乐乐不要我了……”青彦哭得满脸鼻涕眼泪,一面说一面猛灌啤酒。

    伍立人看着突然从美国回来的好友,不知道要不要告诉他真相?说乐乐的未婚夫就是自己?

    青彦一见到他就哭丧着脸,先胡乱交代了一下在美国发生的事情后,就拉着他去便利商店买了一堆啤酒回来,然后自己一个人干得痛快,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

    “呜……我被骗了!我还以为乐乐真的爱我,原来她是骗我的!女人都是这样,骗子!大骗子!”青彦喝多了,话也多了起来。

    伍立人之前一直忍耐他的抱怨,但听到他开始侮辱程乐乐时,他忍不住回了一句——

    “当初是你自己不要乐乐的,你忘啦?现在又跑回来找她,她干嘛要接纳你?你自己为什么不好好检讨一下?”

    听到他充满浓浓指责意味的话,青彦突然停下喝酒的动作,怀疑地看着他。

    “你刚说什么?”他有没有听错?立人在念他耶!

    “我说你活该啦!”

    像是听到最不可能听到的话一样,青彦张大嘴巴,一根手指颤抖地指向伍立人,“你、你骂我活该?你以前从来不会骂我的,就连凶我也不会,呜……你们都在欺负我……”

    原来喝醉酒的男人会表现得像个被欺负的小媳妇?

    “我……我什么都没有了,没有女朋友,没有了乐乐,没有了钱,我好可怜喔……”

    他喝、他喝、他拚命喝!他今夜一定要把这么悲惨的自己灌醉才行。

    “我一定要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能让乐乐对他这么死心塌地?你知道吗?”青彦满嘴酒气喷向伍立人,“乐乐居然和我说谢谢!因为我和她分手,所以她才能认识那个男人!这什么烂理由?根本就是她没爱过我嘛!呜……玩弄纯情男人的身心……”他醉得开始胡言乱语。

    伍立人没再理会他,只是在心里默默反驳他——

    玩弄你的身心?

    很抱歉,乐乐只玩了你的心,身体她还没空玩。

    ☆☆☆☆☆☆☆☆

    头好痛。

    青彦翻过身,把头埋进枕头里,希望这样头痛就会减轻一些。

    但头痛依旧,他甚至开始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

    啧……昨天一定是喝太多了,所以连幻听都出现了。

    “还是要告诉他真相吧?”

    “嗯,反正他迟早要知道的……”

    “他昨天喝了不少。”

    “其实我也知道昨天我对他有些过分,可是不那样说,我怕我又会心软,到时候……”

    “没关系,我相信你……”

    好像是一男一女在对话的声音,而且两个人的声音听起来都很熟……嗯,他在哪听过呢……

    “他好像要醒了。”程乐乐推推伍立人的手。

    青彦张开眼,看见面前站着两个人。

    一个是他最好的朋友,一个是昨天才甩了他的前女友。

    “乐乐……你是担心我,才来看我的吗?”他感激地看向伍立人,心想一定是他这个拜把兄弟不忍心,把乐乐给找过来的。

    “嗯,是有点担心,你酒量不是很好,昨天还喝这么多。”程乐乐看着满地的空啤酒罐。

    青彦立刻跳起来,想握住程乐乐的手,却猛然被一堵肉墙挡住。

    “立人,你挡在这里做什么?”

    伍立人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眼神里有着不同于以往的坚决。

    “呃,立人?”

    “乐乐现在是我女朋友。”他平静地说。

    “啥?!”青彦吓得酒马上醒了。

    “不是。”程乐乐否认。

    青彦松了一口气,“拜托,立人,你差点吓死我,别人我还相信,但是你?哈哈……真好笑的笑话。”但他还没笑完,程乐乐又说了一句话让他的笑容当场僵在脸上。

    “我是他的未婚妻。”

    什、什么?!

    青彦的眼睛瞪得和铜铃一样大,眼珠子差点掉出来。

    这两个人是不是联手来唬弄他的?

    伍立人和程乐乐……他当初怎么想都不可能会凑在一起的两个人,难道、难道他们早就互相暗通款曲了?

    “你、你们……”他气得全身颤抖。

    “奸夫!”他伸出食指用力指着伍立人。

    “yin妇!”手指再指向程乐乐。

    被说成“奸夫yin妇”的两个人对看一眼,又双双转过头齐瞪着青彦。

    “你说谁是yin妇?”这句话是伍立人说的。

    “你说谁是奸夫?”这句话是程乐乐说的。

    “你要我好好照顾乐乐,我答应了就会尽到责任。既然你在美国已经有了新欢,我当然有权利用我的方法来照顾乐乐。”

    “青彦,你做人不要太过分!我们两个可是拜你之赐才会在一起的,是你先放弃我的,现在你凭什么要我回到你身边?还指责立人是奸夫?告诉你,在你和我分手之前,我和立人是清白的!”

    “清、清白?难道你们……”不会吧?之前和乐乐在一起,她连接吻都不太愿意耶!

    “都要做夫妻了,当然该做的事情都做了。”伍立人说得不慌不忙。

    “你不要说得那么明白啦!”程乐乐睨了他一眼,并没有真的生气,只是有点淡淡的埋怨。

    “你们……你们不要在我面前打情骂俏了!”青彦捧着一颗受伤的心,可怜兮兮地阻止这两人继续蹂躏他的心。“我知道了,都是我不好……”他怎么这么惨,最后落得没人要的下场?

    呜呜呜,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啊!

    这一切都是自找的,是他拜托立人照顾乐乐的,也是他先甩了乐乐的,这两个人会在一起统统都是因为他,那他还有什么话好说的?

    “我、我要走了……”他再不走,一定会当场掉下悲痛的男儿泪。

    “青彦!”程乐乐喊住他。

    “什么事?”他懒懒地回应,心中已经不抱任何期待。

    “我们结婚的时候,你要来喔!”

    这句话如同万把利箭同时刺进青彦的心窝,他整个人晃了一下,万箭穿心的滋味真不好受。

    乐乐,你够狠,我都要走了还给我来这么狠的一招,果然女人变了心就完全不一样了。

    “知道了。”他头都没有回地说。

    “青彦!”这次是伍立人喊他。

    “又有什么事?”

    “来的话记得要包礼金,不要白吃白喝。”

    青彦身体突然僵住,接着整个人开始发抖起来,最后他猛地转过身,对着两个人大吼——

    “我知道了啦!还有没有事情要交代?譬如要找我当伴郎、还是介绍人?在婚礼上当众宣布你和乐乐的好事都是因为我而促成的?”

    够了喔!这两个人不要一搭一唱的这么流利好不好?明明以前一个是好好先生,一个是娇羞小女人,怎么现在变成一对伶牙俐齿的“奸夫yin妇”啊?这变化也太大了吧?

    伍立人和程乐乐又对看一眼。

    “青彦好像还很有精神嘛!”

    “是啊,我刚刚还担心他会不会想不开去跳楼耶!”她又看了一眼还挂在门口的青彦,“这是你说的喔,你要来当我们的介绍人,到时候我们一定会发喜帖给你的。”

    青彦已经无力回答,他摆摆手,孤零零地走了出去。

    呜……就会欺负他……明明以前就是他欺负这两个人的,如今真是风水轮流转。

    外头秋高气爽,他却觉得全身一阵寒冷。

    啊,可怜的他,春天何时会来呢?

    ☆☆☆☆☆☆☆☆

    “……所以,让我们祝福这对新人,祝他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台上的介绍人懒洋洋地念完手中的稿纸,台下接着响起稀落的掌声。

    接着,几名舞蹈老师上台劲歌热舞,很快就把刚刚被介绍人弄冷的场子又炒热起来。

    青彦拖着脚步走回自己的位子坐好,拿起筷子准备把刚刚贡献出去的礼金统统吃够本!

    没多久菜陆续端了上来,只见整桌上,除了青彦拚命夹菜狼吞虎咽之外,还有另外一双筷子也不客气地加入战局,四只筷子几乎包办了桌上所有的菜肴,让其他宾客看傻了眼。

    就在青彦的筷子要夹起最后一块小羊排的时候,另外那双筷子也不客气地攻了上来,两双筷子霎时上翻下滚,打得难分难解。

    “用筷子真麻烦!”一个女人的声音突然冒出来,然后一只白皙的手便直接伸向那块小羊排——

    “喂!那是我的!”青彦气急败坏地吼着,拜托,连抢羊排都输人,他真够窝囊。

    “是你……动作……不够快……”女人边吃着羊排边说话,满嘴都是油渍。

    “你猪喔!吃这么多?”很明显的,青彦忘了刚刚自己也是“贪吃猪”一族。

    “我一人吃两人补啊!”女人理直气壮地挺起肚子,看得出来大概有五、六个月的身孕了。

    青彦愣了一下,终于放下筷子,只是嘴里还在念个不停,像是十分不甘愿。

    “喂,你刚刚干嘛把场子弄那么冷?我还以为是来参加葬礼呢。”女人好奇的问他。

    “葬礼?是啊,我是来庆祝我的爱情已经死亡了。”

    “你是新娘的旧情人啊?”

    青彦瞥了她一眼,没作声。

    “哼哼,告诉你,那个新郎以前是我男朋友,要不是看在他以前对我很好的份上,我才不来呢!”林宛如哼了两声。

    其实她是害怕要是不来贡献红包,到时候程乐乐又会杀过来和她玩摔角!她现在肚子已经这么大了,禁不起那样的折腾。

    “你是立人以前的女朋友?”青彦又看看她的大肚子,“你肚子里的孩子难道是……”

    林宛如摸摸肚子,突然笑了出来,“不是,这不是他的孩子。”

    其实,她后来也慢慢想通了,虽然可能会很辛苦,但她还是想把孩子生下来,毕竟孩子也是一条生命,她舍不得就这样拿掉和自己血脉相连的孩子。

    青彦看着她的笑容,不禁愣了一下。

    好奇怪,为什么他会觉得这个满脸雀斑、全身浮肿的孕妇笑起来还挺好看的?整张脸散发出一种令人感动的母性光辉,让他动容。

    “我叫青彦。”他自我介绍。

    “我叫林宛如。”

    “等会我们出去喝杯茶好吗?”

    林宛如点点头,“好啊、好啊,我觉得这里的菜不够吃呢,等下我们再去续摊吧。”

    其他宾客看着这两位诡异的客人,纷纷觉得今天真是选错了位子,从上第一道菜开始到现在,他们只喝到一点果汁和吃了几片生菜沙拉,看来他们包的大红包是血本无归了,呜。

    好男人害喜

    程乐乐怀孕了。

    这几个星期,她老觉得嗜睡、食量增加,还特别喜欢吃酸的食物,等到她发现月事迟迟未来时,才去医院做检查,证实自己怀孕了。

    知道老婆怀孕后,伍立人自然是喜不自胜,更加疼爱程乐乐,甚至连煮饭洗碗都一手包办。

    可是这样的日子过了一个月后,伍立人开始有些不对劲了。

    起先,他早上总是起不来,就算勉强起来,也是脸色苍白。

    后来,当程乐乐开始害喜的时候,他的举止更奇怪了。

    当程乐乐想吐,他也会跟着想吐。

    她食量变大,他也跟着变大,夫妻两人每个星期的伙食费不断上升,冰箱里总是塞着满满的食物。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直到有一天,他陪着程乐乐去做产前检查的时候,知道了真相。

    医生露出玩味的神情对他说:“伍先生,你这是男性害喜。这种情形很少见,但也不是不可能,只有当夫妻两人十分相爱的时候,才有这种情形发生。简单的说,丈夫会希望自己能减轻妻子怀孕的不适,心理作用影响生理,加上两个人住在一起,荷尔蒙互相影响,所以才会产生男性害喜的现象。有些姊妹感情很好,其中一人怀孕,另外一人也有可能出现这种症状的。”

    “我……我害喜?!”不会吧?

    这时程乐乐突然觉得一阵恶心,连忙跑出诊疗室去找厕所。

    “乐乐——呕……”伍立人想去追老婆,但才跑几步便也感觉一阵恶心,赶忙问了最近的男厕所在哪里。

    医生摸着下巴,对这个现象感到十分有趣。“呵呵,真好玩,虽然知道有这种情形,不过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呢!”

    这对夫妻一定很相爱,而且很体贴对方吧?

    ☆☆☆☆☆☆☆☆

    女人怀孕的时候,会变得特别多愁善感,走在路上看见一朵小花,都会感动得流泪。

    如果是一个女人对着一朵美丽的花落下眼泪,那是十分令人感动的画面。

    但如果是一个高大的男人看着办公室那株海棠落泪,那就是十分诡异的画面了

    小妹偷偷地看着对着海棠落泪的伍立人,心里一阵发毛,觉得这样的画面实在太不协调,连那株海棠似乎都在开始冒冷汗。

    “呜……我怎么从来没注意到办公室里有这么漂亮的花……我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多愁善感了?”伍立人抹去眼泪,摇摇头走进办公室。

    结果,那阵子他案子有问题的时候,心里就会万分感慨,然后就会忍不住红了眼眶;开会的时候,被老板念了几句,他也会难过得差点放声大哭,好像自己是委屈的小媳妇。

    回到家,看电视新闻也会哭,尤其是那种老牧师、老修女奉献一生照顾台湾偏远地区的大爱新闻,他更是每看必掉泪,身旁的老婆也哭得不亦乐乎。

    这种情形持续了三个月,就在公司同事都以为伍立人是感情纤细、不能当着他的面说重话的时候,伍立人突然又恢复了正常,搞得所有同事都一头雾水,不知道这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是之前来上班的其实是他双胞胎的……妹妹啊?不然一个大男人为什么那么像女人?

    ☆☆☆☆☆☆☆☆

    随着老婆的肚子慢慢大起来,伍立人的身材也日益壮硕起来,尤其是小肮的部分。

    同事们开始笑他提早进入中年身材,他却是有苦说不出。

    幸好,他的胸部还算“正常”,没有像老婆那样日益“壮大”起来。

    有时候,看着自己身体上的变化,除了啼笑皆非外,他也感受到人类真的是一种奇妙的生物。

    转眼间,程乐乐已经怀孕七个多月了。

    她早辞了工作,安心在家待产。

    这天,正在上班的伍立人突然腹部一阵绞痛,起先他以为是吃坏肚子了,但是那阵绞痛却迟迟不肯减缓,而且他的心情也莫名地不安焦躁起来。

    难道,是乐乐出事了?!

    他连忙打电话回家,却没有人接电话。

    他越发相信乐乐一定出问题了!

    于是他在同事的掩护下跷班回家,可是程乐乐却不在家,他只好开着车在路上四处寻找爱妻的身影。

    “可恶!好痛……”他的肚子越来越痛了。

    终于,他痛得忍不住把车子停在路旁,趴在方向盘上不停喘气。

    这时,路旁一家超市的门前突然来了一辆救护车,几名救护人员跳下车后跑进超市里,没多久便抬出一位正在阵痛的孕妇。

    “乐乐!”伍立人吓了一跳,躺在担架上的不正是程乐乐吗?

    他开门下车冲上前,拉着程乐乐的手不断喊她,“乐乐!乐乐!你怎么了?你有没有事?”

    “立人……我、我肚子好痛……”

    “我知道,我知道。”他真的都知道!

    “我好像要生了……”

    “啊!那怎么办?”

    “当然是去医院啊!”救护人员好笑地看着慌了手脚的大男人。

    ☆☆☆☆☆☆☆☆

    手忙脚乱地到了医院,程乐乐立刻被推进产房。

    伍立人也跟着进去,一面忍着肚子痛,一面还要心疼地不断安慰老婆。

    天啊!女人生产都是这么痛啊?乐乐疼得满脸都是汗,他看了好心疼,而且他的肚子好像也开始在阵痛了……虽然他很明白自己根本没有子宫,哪可能会有阵痛?

    程乐乐痛得呼天抢地的时候,居然还有空看着伍立人的表情,然后噗哧的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他也痛得满头大汗。

    “你好像比我还痛……”她虚弱地笑道。

    “我可是真的‘感同身受’啊!”

    ☆☆☆☆☆☆☆☆

    程乐乐从产房被推出来的时候,不只是一个人。

    全程陪着她生产的伍立人早已全身虚脱无力,压根没办法自己走出来,所以也跟着被推了出来。

    护士体贴地把小宝宝洗干净包好,抱给程乐乐看,她却摇摇头,要护士把宝宝抱给伍立人看。

    “他爸爸也很辛苦地‘生’他,先让他看看吧。”

    护士忍着笑,把小婴儿抱给伍立人。

    只见一个大男人,苍白着脸,看着自己的儿子,那副画面虽然有些诡异,但还是让人十分感动。

    伍立人吸吸鼻子,突然觉得好想哭。

    可是不行,他刚刚已经够丢脸了,现在再哭,岂不是又让人看笑话?

    “老婆。”他转过头唤她。

    “嗯?”

    “我好爱你。”

    程乐乐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老公,我知道你很爱我,不过你不要又哭了好不好?”

    伍立人叹口气,这是喜极而泣嘛!

    就让他这个大男人再丢脸一次吧!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好男人的秘密最新章节 | 好男人的秘密全文阅读 | 好男人的秘密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