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我的小麻烦 > 第十章

我的小麻烦 第十章 作者 : 乐颜

    门上传来轻敲的声音。

    “叶伶,是我。”

    听不到,听不到,她什么都听不到。

    “叶伶,这几天你为什么不到公司去?”

    废话!因为不想看到你这欺骗人家感情的男人啊!

    “你生病了吗?”

    哼哼,还好意思问,我可是生了“心病”,心痛得要死,痛得每天都泪流不止,却又不知道该找谁医治。

    “……你还活着吗?”

    戴奕文开始有些担心了。

    以往的叶伶绝对不是这个样子的,甚至他只要打开房门,叶伶就会像只等待主人的小猫一样,兴奋地扑上来,才不会这样无声无息,像在闹脾气的小猫。

    闹脾气?

    难道叶伶是生自己的气?

    可是他左想右想,想破头就是想不出来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事情啊!

    遗是他在不知不觉中伤害了她?

    还是……她已经不喜欢他了?

    想到最后一点,他猛然慌了起来。难道都是因为他神经太粗,没办法适时感受到叶伶在感情方面的需求,所以才被她讨厌了?

    可是他什么都还不知道,就被三振出局,这样也太不公平了吧?

    不管怎么样,话都一定要说清楚才行。

    “叶伶!开门!有事情当面说清楚,不然我会担心你的。”

    叶伶从床上坐起来,对着房门做了一个鬼脸。

    担心?担心个头!

    真的担心的话,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天,他才想到要来探望她?

    笨死了!一点都不知道她在伤心难过。还说什么担心?

    叶伶似乎忘了,戴奕文本来就有些迟钝,虽然他很在意叶伶,但在他们的关系中,叶伶一向是采取主动的那一方,而戴奕文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模式,所以当叶伶出现不对劲的状况时,他无法立即反应过来。

    但不管怎么说,他毕竟是察觉到了,而且也亲自来到她家,想要向她问个清楚。

    可是那个固执的小女人,宁愿相信亲眼所见,也不愿意听他的解释,门外的戴奕文喊得越急,她就越气,最后还干脆把自己埋进被窝里,用枕头盖住头部,不想去听那个男人在说什么。

    “叶伶!你再不出来,我要生气了。”

    莫名被忽视,一向好脾气的戴奕文也心生不悦。

    其实连他自己都有点讶异,平常他很少会生气,但为什么只要一碰到和叶伶有关的事情,他的情绪波动就会特别大,甚至连他自己都很难控制?

    听到戴奕文在门外这么喊,叶伶突然一肚子气。

    她跳起来,站在床上,对着门外大喊:“生气?你生什么气?该生气的人是我吧!你们觉得这样欺负我很好玩,是不是?觉得女生倒追男生很可笑,是不是?还是觉得我年纪这么大,还想老牛吃嫩草,所以想整我?”

    她越说越难过,这几天积压的沮丧情绪与胡思乱想全部一口气爆发出来,她不管三七二十一,把所有的错都怪到门外的那个男人身上。

    “我只是很喜欢一个人,我只想喜欢你,和你在一起,这样有错吗?”她的声音已经带着哭音,“如果你不喜欢我,就不要玩弄我的感情,这样让我一下子从天堂掉到地狱,很有趣吗?笨大树!我讨厌你!我最讨厌你了!我以后再也不要喜欢你!”

    说完,她又扑倒在床上,小手猛捶着枕头。

    她好气,真的好气,气得心口都疼了,眼泪流个不停。

    门外的男人乍听她这样怒吼,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

    她刚刚在骂些什么?

    前面那些内容他先不管,重点是最后那两句。

    叶伶说她讨厌他,再也不要喜欢他,为什么?

    一想到以后再也无法看到那张对着自己幸福傻笑的可爱容颜,他就一阵气急,顾不得平常良好的修养,用力敲着房门。

    “叶伶!开门!把话说清楚!你为什么讨厌我?”

    厚!还好意思问她?!

    去问问自己的良心啦!

    叶伶铁了心,决定不再回应。

    戴奕文敲了半天门,都没得到回应,他也不是省油的灯,任由人家这样冤枉而不吭声。

    既然叶伶不肯出来面对事实,那他只好对不起这扇可怜的门了。

    他抬起脚,使出七成力往门上一踹——

    “哇!”

    叶伶跳起来,惊讶地看着那扇被踹倒在地的房门,还有那个一脸凶相、踏过房门走向自己的男人。

    “大树!你踢坏了我的门!”她气呼呼地指责他。

    “叶伶!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你为什么不要再喜欢我了?难道你有别的男人了?”戴奕文的气势完全压倒她。

    “我……我有别的男人?”叶伶吓了一跳,从没见过他如此盛怒吃醋的模样。

    奇怪,明明是这人劈腿在先,为什么现在反而做贼的喊捉贼,跑来指责她是不是有了别的男人?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明明就是你自己先劈腿!”她指着他的鼻子骂回去。

    哼哼,站在床上就是有这个好处,她现在终于可以不用抬头抬得很辛苦才能见到他的脸了。

    “劈腿?”戴奕文一脸莫名其妙。

    “我明明看见了!我都看见了!你和那个女人……那天早上……呜……可恶!你居然还有脸来找我?!亏我那么喜欢你、那么爱你,你却一点都不珍惜!不要以为我喜欢你,你就可以这样对我为所欲为!我也是人,也有脾气,也会有忍不住的时候!”叶伶简直是用吼的,眼泪也开始滑落脸颊。

    戴奕文的脸色沉了下来。

    “你不相信我?”他问。

    “你要我怎么相信你?你从来都不愿意在人多的地方亲亲我、抱抱我,为什么那天早上你对那个女人就做得那么自然?”

    “那是因为……”

    “我不要听!我不要听!”她固执地捣住耳朵,拚命逃避现实。

    她好害怕接下来戴奕文要说出口的话会证实她的猜测,然后就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

    “该死的!你这小笨蛋!就为了这么一点事情闹脾气……”

    “我在闹脾气?!”叶伶尖叫,“我伤心难过了这么多天,眼泪都快哭干了,你居然还说我闹脾气?很好!戴奕文!既然你嫌我烦,我们以后干脆不要再见面了!”

    听见叶伶喊出自己的名字,而不再亲匿地喊他“大树”,戴奕文就知道她完全误会了,可是不被信任的气愤让他不想在此刻多做解释,他只想采取最原始的方法,好好惩罚这个自以为是的小麻烦!

    “你……唔唔唔……”

    可恶!臭男人!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吻她?

    戴奕文粗鲁地咬了下叶伶的唇。

    她不敢置信地睁大双眼。难道男人生气的时候都只会用这种方法来处理吗?

    真是典型的禽兽!

    原本她还以为外表老实的戴奕文不会这样呢!

    看来她真的错看了他……

    “呜……放……开我……”她拚命捶打着他的肩膀和胸膛,可是宛如捶打在钢板上,反而让自己的手疼痛不已。

    他狂暴地吸吮着她丰润的樱唇,舌头在她的口腔中激烈搅动,与她的小舌缠卷……

    完事之后,叶伶一恢复体力,就嘟着嘴从戴奕文的怀里爬起身,转过身子不理他。

    “又怎么了?”戴奕文好笑地看着她,身子半立起来,一只手抚摸着她的腰肢。

    “那女人是谁?”她头也不回地问。

    “你真的想知道?”

    “大树!”她猛地转头,一脸气愤,“为什么不敢说?她真的是你的……你的……”

    “……妹妹.”

    “咦?妹妹?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你有一个妹妹?”

    “你对我调查得那么详细?”戴奕文扬起眉。

    “当然!我知道你是高雄人,家里父母健在,只有一个姊姊、一个弟弟.姊姊在高雄医院当护士,弟弟前几年到国外留学。所以你骗我!她才不是你妹妹!”

    “……看来只好告诉你实话了。”

    叶伶听他这么说,心口一痛,眼泪又要掉了出来。

    “你这不要脸的男人!只会玩弄我的身体!明明就是你劈腿,还想骗我有妹妹!你……我最讨厌……唔唔唔唔……”

    一个浓烈得让人窒息的吻,让她再也说不出话。

    直到她觉得肺里的空气几乎要被吸光了的时候,戴奕文才放开她。

    叶伶哀怨地睨着他。可恶的大树,吻技居然这么好,他到底是和谁学的啊?

    厚,想到就有气!

    这时,戴奕文不慌不忙地从散落地上的衣服里摸出手机,当着叶伶的面拨了一组号码。

    “小武,你现在给我出来。你在台中?不管,一个小时内到台北,不然以后不要叫我哥哥。”

    叶伶狐疑地看着他。

    戴奕文捏捏她的小脸蛋,“等下你就知道我没有说谎了。”

    ******

    一个小时后,叶伶果真看见那天早上见到的高大女子出现在他们面前。

    那女子真的很高大耶,起码有一百七十公分吧?!

    而且长得和戴奕文真的有几分相似。

    “小武,对不起,我要说实话了。”戴奕文先开口,把女子一把捉过来,推到叶伶面前,“这是我‘弟弟’,戴奕武。”

    叶伶张大了嘴。“你是男的?”

    “哥!你很讨厌耶!”戴奕武一拳打在戴奕文的肩上,戴奕文居然被他打得退后一步。

    “你……你为什么要扮成女的?”叶伶粗神经地问。

    戴奕武看了她一眼,那眼神有好奇,也有一些嫉妒。

    “哥,这就是你老是提到的小麻烦?”

    戴奕文点点头,然后伸手握住叶伶的小手。

    “她之前看到你,以为你是我的情人,还为此发了一顿脾气。为了老哥的幸福,只好牺牲一下你的秘密了.”他转头看着叶伶,“小武扮女装这件事情,我爸妈还不知道,你不要告诉他们。”

    叶伶先是傻傻地点头,随即眼睛亮了起来。

    听戴奕文这么说,他是打算带自己回高雄老家见父母了?

    这是不是表示戴奕文对她是认真的?而且很认真、很认真……

    “……哥,她在傻笑耶!”

    “她常常这样,你不用管她。”戴奕文宠溺地看着一脸幸福傻笑的小女人。

    这时,叶伶回过神来,还是一脸狐疑,“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你要扮女装呢?其实你长得不错耶!男装一定也很迷人喔!”因为戴奕武长得和戴奕文有几分神似,叶伶爱屋及乌,连带的对他也起了相当程度的好感。

    戴奕武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苦笑,“这句话,如果是由那个人口里说出来,我会更高兴。”

    “你喜欢的人,喜欢扮女装的男人?”叶伶歪着头想了想,突然恍然大悟,“啊!你喜欢的是……”

    戴奕武喜欢男人,所以才刻意把自己装扮成女人的模样吗?

    她连忙抬头看向戴奕文,想要求证。

    戴奕文耸耸肩,“这件事,你也先不要告诉我爸妈.”

    “喔。”叶伶没再说什么。

    “咦?你怎么没有大声反对,或是骂我是个变态?”戴奕武好奇地问。

    “为什么我要这样说你?”叶伶摇摇头,“恋爱是每个人的自由,不管对象是男是女,只要两情相悦,就是很美好的事情.我不会因为你喜欢同性,就觉得你不正常。”她说得很真诚。

    戴奕武似乎是被感动了,大方的拉起叶伶的手,在手背上吻了一下。

    这个举动让戴奕文紧张了一下,虽然知道不太可能,但是谁知道小武这小混蛋会不会又突然转性,喜欢起女人?!

    “大嫂,谢谢你喔。”戴奕武笑着对叶伶这么说。

    叶伶的手被他握着,又看着他那张神似戴奕文的脸,忍不住看呆了。

    戴奕文从来不会对她做这么绅士的举动呢。

    看来虽然是兄弟,但小武的心思就细密体贴多了。

    “喂!你们两个还要握多久的手?!”戴奕文终于出声抗议了。

    “哎哟!扮,紧张什么?难道你怕我把大嫂抢走?”戴奕武故意在戴奕文的脸颊上吻了一下。

    戴奕文全身窜过一阵恶寒,连忙将叶伶拉到自己身边,“你要小心,不要被他带坏了。”

    “谁带坏谁还不知道呢!”戴奕武冷哼两声,又一把拉住叶伶的手,“大嫂,哪天我们一起去压马路吧!知道我这个秘密的女性,你算是第一人,希望你以后能对我的女装多提供一些建议喔。我从国外念书回来之后,就在台中教书。偶尔会上台北来找大哥,不过他是个大老粗,一点都不浪漫,神经又很粗,和他在一起一点情趣都没有,我还是比较喜欢和女孩子做朋友。”

    一只手伸了过来,切断两人拉着的手。

    “好了,事情解释清楚,到此为止。小武,你可以回台中了。”

    深怕宝贝弟弟突然转性,抢走自己的女人,戴奕文拉着叶伶,头也不回的离去。

    戴奕武看着他们两人的背影,眼里尽是欣羡。

    真好,什么时候他和那个人也能有这样完美的结局呢?

    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穿着丝袜与高跟鞋的下半身,自己做了这样大的改变,真的值得吗?

    爱情啊,真是磨人的东西,居然能让一个人改变这么大。

    他又苦笑了一下,然后踩着练习好久的高跟鞋,伸手招了辆计程车,默默地离开。

    小插曲

    吱——

    刺耳的煞车声响起。

    车水马龙的十字路口,盛装打扮的叶伶却愣愣地站在马路中央,双眼惊惧地睁大。

    “喂!般什么啊?!怎么突然就出现一个人站在大马路中间?这样很危险的!”扬长而去的司机一面按着喇叭一面抱怨。

    叶伶愣愣地看着四周,四周的人也愣愣地看着她,仿佛不相信刚刚见到了什么。

    那简直是——

    “噗……哈哈哈……笑死我了!炳哈哈哈……”

    突然,一个男子抱着肚子大笑起来,很快地,其他的人也跟着大笑。

    叶伶小脸通红,气得直跺脚。

    可恶的戴奕文!居然对她做出这种事情?!

    ******

    二十分钟前

    盛装打扮的叶伶和戴奕文第一次正式约会,叶伶穿着迷你裙,露出修长的双腿。

    当她见到戴奕文的交通工具时,不禁暗暗叫苦。

    他的交通工具是机车,而且是重型机车,的确很符合他高大伟岸的身材与气势,但是……她今天穿迷你裙耶!这样要怎么上车?

    就在她犹豫着要不要回去换件长裤的时候,她看见戴奕文的脸色似乎有些不自在。

    “大树,你怎么了?不舒服吗?”她好奇地问。

    “我觉得你穿这样很好看。你的腿很漂亮。”戴奕文干咳了一声,答非所问。

    就是这两句赞美,让叶伶决定就算今天约会回家之后感冒,她也要穿着这件让戴奕文心动的迷你裙。

    但是上车之后,她马上就后悔了。

    因为穿裙子,她只能侧坐,这本身就是很危险的举动,加上车速虽然不快,但是戴奕文个子高大,所以转弯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压车,好几次叶伶眼见自己的脚差点要与地面亲密接触,吓得她花容失色,只好更加搂紧他的腰。

    不知道是男人的自尊心在作祟,还是戴奕文真的没有察觉到叶伶所传达出来的害怕讯息,他越骑越快,车身也越压越低,终于在一个十字路口的大转弯时,他故意耍帅,将车身压得极低,叶伶还来不及反应,突然觉得双脚一阵踏实,她就自动松了手,然后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居然就站在大马路中央!

    原来刚刚因为车身压得太低,叶伶等于是顺势从后座“站”到地面了。

    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太突然,戴奕文也根本没发现后座的佳人不见了,仍是一路狂飙,然后不见人影,只留下叶伶一个人站在川流不息的马路中央。

    非常、非常的丢脸。

    目睹经过的路人都笑得前仰后合,还有人回去把这段遭遇写在网路上,迅速流传。

    至于戴奕文,则是到了目的地——电影院,才发现后座空无一人。

    他正纳闷着叶伶什么时候跳车,终于注意到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个不停。

    一接起电话,就是叶伶夸张的大哭声音。

    “呜哇……笨大树!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戴奕文一头雾水,“我讨厌你?我还以为你讨厌我呢!你干嘛没事跳车?”

    “我才没有跳车,是你把我扔在马路上的啦!”叶伶气呼呼地抱怨,“而且好多人都在笑我!我不管!你快点来接我!不准你再骑重型机车来接我!坐公车,坐计程车,或是坐捷运都好,呜……”

    说完,她又委屈地继续哭。

    事后,他花了很久很久的工夫,才终于安抚下叶伶饱受惊吓与气愤的情绪。只是从此以后,叶伶再也不愿意坐他的重型机车了。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我的小麻烦最新章节 | 我的小麻烦全文阅读 | 我的小麻烦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