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一夜老公 > 第十八章

一夜老公 第十八章 作者 : 林晓筠

洛杉矶

汤敬亭和郑芷萍夫妻俩看着眼前的汤娜娜,都发现女儿变了。

她变得俏丽、时髦,充满女人味,一举手、一投足,尽现小女人的风情。

这一次她突然来洛杉矶,他们做父母的多少有耳闻,因为卓家少爷早在几个月前就曾打听过女儿的行踪。

但夫妻俩一向不插手女儿的事,免得破坏亲子关系,于是沟通的重大责任,还是交给儿子。

汤世远当然听说过卓焰这个名字,在洛杉矶的华人,很少人不知道他,先前卓焰向他打听妹妹的事,显然两人有“交情”,汤世远真的差一点跌破眼镜──虽然他没有近视。

卓焰和妹妹……

真是令他吃惊的组合。

再看看现在的妹妹,一改之前率性、自然的打扮,现在的发型很有设计感,凸显出她的鹅蛋脸,身上的衣服能展现她的线条且充满现代感,简直可以倾倒众生。

“娜娜,妳希望怎么样?”

“我要把卓焰带回到我的身边。”

“妳真的变得很不一样。”

因为她想通了。

她终于明了自己爱他胜过一切,虽然失去了Baby,但他们可以再有小孩。

而且她愿意为了他做改变,她可以走进他的世界,可以试着去过完美的生活,也可以试着做别人眼中的名媛贵妇,只要他在她的身边,只要他一直爱她。

“哥,我要你帮我打听有关卓焰的一切。”

“妳和他不是曾经……”汤世远口气暧昧,明明这两个人曾有合法的夫妻关系。“公证结婚过,在赌城?”

“哥──”她听得出哥哥在挖苦她。

“我以为妳应该知道妳前夫的一切。”

她没好气回道:“看自己妹妹失婚,你决定在一旁幸灾乐祸看好戏?”

“我岂会这么不顾手足情谊?”

“那就去帮我查清楚。”

“唉,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他是心疼妹妹,但总要教训一下,“人家追去了台湾,妳是怎么折磨他的?现在人家死心回来洛杉矶了,妳又追着来,果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

“哥,你有完没完?”她不耐烦了。

“这是拜托人家的态度吗?”

“好吧。”她一脸无所谓,“那我回台湾好了,顶多这一辈子不再踏进洛杉矶半步。”

“娜娜……”

“查不查?”她眼睛一瞇。

“查!”

※※※※※※

卓焰的办公室在洛杉矶市区一幢商业办公大楼的顶楼,汤娜娜可是经过了层层关卡,直到她要那名金发碧眼的秘书带着写有“汤娜娜”三个字的纸片进去交给他时,她才总算可以进到卓焰的办公室。

这是一间宽阔气派的办公室,她一进去就看到了背对着她、站在落地窗边低头看景的卓焰。他居然选择背对她?

“卓焰……”她开口唤着他的名,发现自己居然好想他。

一直不敢相信她会来洛杉矶找他,即使看到那龙飞凤舞的三个字,他还以为是秘书和他开玩笑,直到秘书接着形容东方女子的长相。

现在又听到她亲口叫唤他的名字,他愿意相信这是真的。于是他缓缓转过头来──

眼前的她变了,像是一个全新的女人。

“嗨!”汤娜娜轻快的语气说,“还记得我吧?”

他当然不会忘,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但是他选择不回答,因为他不知道她出现的目的。她为什么会来找他,再补他一刀吗?她觉得还没有把他伤个彻底?

“我是汤娜娜。”他那审视她,一副不肯多说的表情,好像是在指责她,令她心里毛毛的。

已经太迟了吗?

“我知道妳是谁。”他淡淡回一句。

“终于说话了。”她松了口气。“我还以为你会请人把我轰出去。”

“我为什么要轰妳出去?”卓焰离开落地窗,走向他的办公桌,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保护自己,别让自己再被她伤到分毫。“不能当夫妻,还是可以做朋友。”

“所以你现在……当我是朋友?”听他讲得淡然,汤娜娜不禁感到失落。

她一个耸肩,好像也只能如此。

“妳来洛杉矶做什么?”卓焰一边翻着办公桌上的数据,故作忙碌状,一边又刻意漫不经心地问。

“我家人在洛杉矶,我来这里,应该不奇怪。”

“所以妳是来探亲?”

“一半探亲,一半是要找找看工作的机会。”她轻描淡写地说着。

卓焰假装翻数据的手停住,马上抬头看着她,眼神非常的凌厉。

“妳要在洛杉矶找工作?”

“嗯,我已经取得绿卡了。”

“妳不回台湾?”

“如果找得到工作……”

他一个箭步来到她面前,他没有忘记在她签字之前的那一吻,他从来没有忘记过她的唇、她的身体、她的可恶、她的无情,现在,她像个没事人般来到他面前,然后说她要在洛杉矶找工作,她到底是想怎么折磨他?

“汤娜娜,妳到底有什么目的?”咬着牙问,他真的怕了她啊。

“我说了找工作──”她一脸无辜样解释。

“我要知道妳的目的!”害怕再度失落,他不禁提高音量。

“我没有什么目的,我的家人──”

“妳之前也有家人,但是妳选择留在台湾。”卓焰打断她,“我要带妳来洛杉矶,妳不愿意,因为妳要妳的自由、妳要妳自己原来的生活,而现在妳又觉得妳有家人,妳想留在洛杉矶……”

“因为那时……”她深情的瞅着他,“我不知道自己是那么爱你。”

宁可被人从正面开一枪,他也不想承受这种凌迟。

她说她爱他?

“卓焰,我爱你。”汤娜娜朝他走进一步,没有去触碰他,但是眼神坚定的表示。

卓焰的反应不是拥抱她,不是欣喜若狂地把她拥进自己的怀里,他反而退了一大步,好像她是会迷惑人心的妖精,这一会又要来引诱他,要夺走他的灵魂似的。

“伤人一次已是很残忍的事,如果是蓄意再伤第二次……”

“卓焰,我从来没有伤害你的意思。”她急着澄清。

“给人插一刀,我认了,但是同一个地方如果再被捅第二刀……”那就是太傻。他不相信她,不相信她爱他。

“我本来不知道我那么爱你,当时我沉浸在失去Baby,还有对未来的不确定的情绪里,所以我却步了,只想躲回到自己的壳里,只想缩回我原来的世界之中,我不是故意要令你伤心的。”她认真解释。

卓焰摇头,示意她自己不想再听下去。

“我以为放你自由是对的决定,我以为离婚、签了协议书是对的,卓焰……”

“妳以为……”他语气冷酷又愤怒。

“我以为我在做对的事。”

“是啊!”他玄刺回道:“妳的智商有一百八十五,妳就以为妳所做的每一件事、每一项决定都是对的?”

“我没有这个意思。”心意被曲解,她很不能接受。

“所以别人都要妳的意思去做?”

“我没有。”

“妳不就是这么对我的?”

“不,我没有。”

“妳有!”他这时上前扯着她的手腕,愤怒的质问:“妳明知道我有多在乎妳、多爱妳,妳还是当了我的面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妳明知道我多心疼妳受伤,妳失去Baby,我把Sue逐出了洛杉矶,一心想要带妳回来,我想再和妳生Baby,我想要和妳过一生一世,妳到底知不知道我的心里在想什么?”

“那现在呢?”她颤声问。

“现在……”他放开她的手,“我们不是已经签字离婚了吗?”

“人都会犯错──”她试着动之以情。

“有些错误……是没得补救的。”他要她也尝尝那种椎心刺骨的痛。

“你不要这样。”这时,她像个小女人一样的央求着他,“你要我再次求你?”

没有忘记那次的场景,卓焰心口一热。这里可是他的办公室,而且他也不容许自己再被她迷惑,他已经走出她的魔咒与情网。

“不,妳走。”他狠下心,没有忘记自从离开台湾回到洛杉矶以来,他过的是什么非人的日子,他人是回来了,但一颗心始终还留在她身上。

“所以……”她可怜兮兮地望着他,“你不要我了?”

“不要了。”

“真的吗?”她眼眶泛红,泫然欲泣。

“真的。”

“你要让我走出你的生命?”

“是的,我已经决定了。”

都说男人一旦铁了心,千军万马都拉不回,汤娜娜不知道眼前算不算是这种情但她抹去了眼角的泪,说起来这件事是她自作自受。

“我知道了……”她转身,朝他的办公室大门走去。

卓焰想要拉她回来,但是男人的自尊心阻止了他。

“我真的要走了。”离开前,她回首再次问道。

“再见。”

“卓焰……”她希望他是在吓她、希望他是和她开玩笑,但是他没有动作,没有一点软化的表情。

“保重。”他冷冷一句。

第一回合,汤娜娜知道自己输了,但是她没有放弃,因为还有第二回合、第三回合,最后会是完美的最终局。

她不会放弃的!

※※※※※※

拉斯韦加斯

卓焰定期要到赌城的各大赌场看账目、收帐,这是例行的行程,而当他经过赌场大厅的拉Bar机,看到了那个他熟悉的身影时……

他本来想要绕道而行,最终他还是朝她走了过去。

细肩带的T恤、牛仔短裙,看起来青春洋溢又性感十足,她化了淡妆、擦上了口红,和上一次他在这里时见到的她不大一样,现在的汤娜娜,电力十足、充满魅力,已经吸引住不少人的目光。

他在她的身后站定,毕竟她曾是他的老婆,看到她穿得这么性感,任人欣赏,他仍然有些不是滋味。

“妳穿成这样是什么意思?”他质问。

“大家都这么穿。”

“妳和大家一样吗?”

“你在乎我吗?”她回以一个得逞的笑。

卓焰闻言,不再追问下去。如果表现了对她的在乎,那么他就全军覆没,再也翻不了身。他准备冷然的扬长而去……

“我会算机率,你没有忘记吧?”汤娜娜扬起一个甜甜的娇笑说:“我可以中大奖喔!”

“我可以让赌场的警卫赶妳出去。”

“凭什么?”

“因为妳作弊。”

“我是哪里作弊了?有明文规定高智商是犯法的吗?”她晃着桶子里的那些硬币,“你真的要把我赶出去?”

他当然不会真的这么做。他先是脱下了自己的西装,然后披到她身上,接着伸手招来一名女性的赌场员工。

“你要做什么?”她满脸不解。

“我找人送妳回去。”

“我不要回去。”

“妳要我找妳哥哥或是汤伯伯来吗?”他也有治她的一套方法,“我和他们不算陌生,也很乐意和他们见上一面,大家叙叙旧聊聊,妳要我这么做吗?”

汤娜娜摇摇头,“我在这里订了一间房,我……回房间。”

“不准妳再穿这样到处乱跑。”

“喔。”

原来他对她还是在乎的,她心里一阵心喜。

※※※※※※

穿着一件小露香肩的小洋装,汤娜娜知道卓焰只要住在这家赌场饭店,睡前都会下来喝一杯小酒,和酒保聊个两句,打听一下赌场的情形,有时酒保的几句话,比一个赌场的高阶经理的话还有用处。

她哥哥可是连一点小细节都没有放过,为了妹妹未来的幸福,他连卓焰用的是什么牌子的牙膏都查了,只希望完美的结局快点来。

卓焰在一踏进酒廊时就见到了汤娜娜,当然也见到了在她身边和她搭讪的东方人。

他已不是她的丈夫,仍一脸凶恶的走了过去。

“汤娜娜。”

她心中一喜,接着向这两个日本人、一个台湾人说抱歉,说她已名花有主,谢谢他们请的酒。

“开始招蜂引蝶了?”卓焰在她身边的高脚椅上坐下,直盯着她的luo肩,“妳忘了把披肩带出来?”

“又不冷。”

“所以妳喜欢这种打扮?”他有点恼怒。

“你自己在洛杉矶长大,应该没这么保守吧?”

卓焰知道如果再争辩下去,显得他心胸狭小。

“妳到底什么时候才要离开?”他故意气她,要她知道他并不在乎她。

“你一直在赶我走……”

“因为妳一直在我面前出现!”

“你不带我去游赌城?”她想起上次他们认识时的情景,她想要重拾那一切,想要再次拥有这个男人,还有他的爱。

“不,我也不会再带妳去教堂。”他当然没有忘,“汤娜娜,妳不能再对我予取予求了。”

“你觉得,我是那样对你的?”

“妳吃定了我,一直是妳在主控一切,我得跟着妳的脚步,不了。”卓焰摇摇头,“我受够了,我不要再那么累了。”

无法否认,他其实仍放恋着她,但他真的不能再承受一次失去她的痛苦。

“但是,我现在来了,我来到你身边了。”她一脸渴求,“这次,我愿意照你的脚步走。”

“如果我不要妳照着我的脚步呢?”

“难道真的挽回不了了吗?”

“如果我说是呢?”

她也不知道卓焰这会是在气她还是讲真心话,但是她还有下一招。

“我知道你的房间号码。”她一脸胸有成竹的道。

“妳……”他一愣。

“除非你不敢开门。”

※※※※※※

汤娜娜去敲门了。

卓焰也开门了。

但两个人只是看着对方,没有动作、没有说话,但他发现在那件大风衣之下,踶一丝不挂的。

风衣下的若隐若现,光滑的一双腿,她相信他能明白她的决心。

卓焰当然知道。

他了解她,她是那种要就不做,要做就豁出去的个性。她是一个不受世俗约束的女人,不然她干么舍弃大好前程,甘愿在咖啡店里端咖啡。

现在的卓焰只有两个选择,一是把大门关上,将她拒于门外,或者,他也可以把她拉进来,然后重温那一夜。

这一次她没有醉,她会清醒的参与所有的过程。

“我来了……”

“我并没有请妳进来。”他还在逞强。

“那么……”她指了指电梯的方向,“你要我走?你真的要我就这样离开?”

卓焰看着她,所有的旧恨都涌上心头。

“汤娜娜,妳知不知道妳狠狠伤了我的心?”

“对不起。”她明白,所以她现在努力想挽回他。

“我该掐死妳,而不是让妳进来。”他哑声说着。

“我还没有进去。”

“我怎么知道妳不会……”他的眼神带着愤怒却又有些哀伤,“明天一早,当我必须下去处理事情时,妳就一溜烟的离去,然后再次带着我的孩子离开?”

“这一次,我会留在你身边一辈子。”

“……妳是说,妳会留下来?”他动心了。

“嗯。”她一脸灿笑,向他保证,“如果你要我留下,我就会留下来,我会乖乖听你的话。”

“我了解妳,妳从来不是逆来顺受的女孩。”他想要享受一下这一刻被尊宠的虚荣,“妳真的会乖乖听我的话,因我的意思做?”

“如果你希望,我会。”

“我要妳做什么妳就做什么?”

“是。”

于是,他把她拉进到他的房里。

她看出他眼里的渴望,他也看出她对他的真诚,此时千言万语都是多余的。

满室旖旎,已代表两人对彼此永无止境的热情与爱意。

※※※※※※

卓焰决定在上次他们结婚的小教堂再举行一次婚礼,同样的牧师,同样的新娘与新郎,当他们俩步出礼堂时……

“娜娜,妳还没有见过我的父母。”

她的脸马上垮了下来,一想到那些应对进退、繁文缛节,说不怕是假的,但她已答应他要进入那个完美的世界。

“卓焰,我……可以做到吗?”她对自己真的很没有信心。

“只要有我在妳身边,有什么事做不到?”他温柔的拥着她的肩,“不过在回洛杉矶之前,我要妳好好享受在赌城的时光,我特别给妳一次机会。”

“什么机会?”她闻言眼睛一亮。

“拉Bar机。”他苦笑。

“你准许我玩拉Bar机,在……”

“在我有股份的赌场里……”他宠爱的表示,“算是我送给妳的结婚礼物。”

“卓焰──”汤娜娜疯狂尖叫,“你真好、真有爱心!我替那些慈善机构先谢谢你,我真的好爱你哟……”

她相信不管未来有任何阻碍,他们会携手度过,一定会相爱一辈子。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一夜老公最新章节 | 一夜老公全文阅读 | 一夜老公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