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欲奴 > 第十章

欲奴 第十章 作者 : 绿光

    再张开眼,顾晓希感觉四周一片黑暗,下意识地朝一旁窗边望去,外头亦然,她发觉自己又一路睡到晚上了。

    到底几点了?

    缓缓爬坐起身,发呆片刻,才想起蓦然醒来的主因。

    她要上洗手间。

    打了个哈欠,离开床,住房外走,发觉头痛的情形好很多,稍稍伸展了手脚,感觉自己好像完全复元了。

    想起严正欢对她的特别照顾,唇角不由微勾。

    看不出来他倒挺会照顾人的嘛,天之骄子哪,她何德何能可以得到他不眠不休的看顾?

    不过,现在没瞧见他,八成是回房补眠了。

    不雅地又打了个大哈欠,感觉脑袋似乎还不是很清醒,但不要紧,这房子她很熟的,好歹也出入十一年,没道理连洗手间在哪里都不知道。

    瞧,前头右拐,不就到了?

    顾晓希笃定地拉开门把,朝里头探去。哎呀,丢人,居然搞错了,这是房间,在这光线昏暗的房里有张大床,而床上似乎有人……她现在是在作梦吗?为什么这场景和她在饭店休息室看见的几乎一模一样?

    她偏头望着房内景象,傻愣地敛下长睫,一时之间分不清楚是现实还是梦境。

    总不可能一天到晚都瞧见这种诡异的画面吧,她一定是在作梦,肯定是,只是这梦境也未免太真实了吧?

    她顿了顿,手在墙上摸索寻找着电源开关,毫不犹豫地打亮一室灯光,赫然瞧见严正欢赤luo着上身躺在床上,而他身边--

    “-还不走?!-知不知道-很杀风景!”严品颖没好气地怒斥。

    顾晓希蓦然清醒,双眼瞪得发直,直到瞧见严品颖穿着一身清凉睡衣跳下床朝她走来,她才赶忙往回跑。

    骗人、骗人、骗人!说什么喜欢她,结果,他居然和人睡在一起!而且还不是第一回了。

    可恶,她不会再相信他说的话,绝对不相信他!

    就知道他满嘴甜言蜜语,不过是他想要整她的布局罢了,是她笨,竟在-那之间相信他说的话!

    怎么可以忘了要防他?

    顾晓希沿着长廊跑,眼角瞥见通往一楼的回转楼梯,旋即二话不说地往那街。她要离开这里,然后改名换姓,找个地方把自己藏起来,绝对不会再被他发现,绝对不要再受他威胁、欺负!

    愤恨地想着,然而,就在她跑下楼梯最底层时,却踢到搁在楼梯旁的花瓶。怎么又有花瓶?顾晓希心里放声哀嚎,赶忙煞车回头飞扑,说时迟那时快,那花瓶安然无恙地倒在她双手里。

    还好、还好,若是再弄破一只花瓶,她岂不是要赔到下辈子去了?

    听到巨响,从厨房跑进客厅的段妈,见状连忙将她扶起。“晓希,-在做什么啊?”

    “保护花瓶啊。”她一脸苦笑。

    “一只瓶子值一条命吗?-跑那么快要是把自己给撞伤了,那不是很划不来吗?”段妈赶紧探视她的周身。“我跟-妈联络过了,她也交代我要照顾-,-要是在这当头受伤,我怎么跟-妈交代?”她跟晓希的妈共事十多年,晓希也算是她看着长大,怎么莽撞的性子一点都没改变?

    “段妈,我知道-担心我,但要是我再打破一只瓶子,我就准备去死了!”

    “不就是一只仿制的瓶子,哪有-说的那么严重?”段妈不禁好笑道。

    “仿制的?”顾晓希瞠目结舌。

    “可不是,这房子里里外外的花瓶全都是仿古文物制的,再贵也不过十来万罢了。”

    顾晓希听了连忙问:“从以前就这样了吗?”

    “是啊,一直都是这样的啊,-妈妈也知道,她没告诉-吗?”段妈一脸笑意。“如果是真品,不可能摆在这种地方,肯定是摆进橱窗内锁着。”

    轰的一声,感觉一阵响雷兜头打下,打得她晕头转向,天!全都是假的,一直都是假的,这不就代表着,他在骗她,而且一骗便是十几年,她一直被蒙在鼓里,根本不曾查证过?

    当年,她也曾觉得古怪,但是他说得煞有其事,所以她就一直深信不疑。

    天啊,她怎么会笨到这种地步?!

    “-在那边吵什么?不是要走吗?怎么还下走?还是要我打通电话给孙耀尹,要他像上回那样来接-走?”严品颖突地出现在楼梯顶层,一脸不悦地瞪着她。

    “像上回一样?”顾晓希傻愣地抬眼望她。“-的意思是说,上回在休息室的人也是-?”

    天,宿醉之后,她的脑袋实在是混沌到不行,才刚发觉一个世纪大谎言,竟又发现另一桩真相?

    这么说来,他们两人是两情相悦,而严正欢向她告白,纯粹是报复她不告而别的手段,而她竟会笨得现在才发觉。

    与其要说瓶子的真相令她震撼,倒不如说严品颖的存在更加令她在意。

    敛下眼,顾晓希转头就走。

    “晓希,-要去哪?我才刚煮好晚餐,-不留下一起吃吗?”段妈忙拉住她,

    “不了,我要回家了。”她摇摇头。

    “可是少爷说……”

    “-就跟他说,我回家了。”说完便往外走,压根不管自己只穿着睡衣。

    “那我请司机送-回去吧。”段妈不由分说地朝外头走去。

    顾晓希抬眼睇了严品颖一眼,随着段妈往外走。

    她很乱,脑袋混乱,就连心头也乱,她要独自一人好好想清楚。

    顾晓希前脚刚走,严正欢后脚便踏到严品颖身后。“-刚才在我床上搞什么鬼?”他声如鬼魅般地轻柔,神情却透着难以饶恕的火焰。

    严品颖吓了一大跳,忙往旁闪,就怕他会一把推她下楼。

    “我没有什么意思,我是在帮你啊。”她水眸轻转一圈,随即撒起漫天大谎。

    天,难道他那时便已经清醒了吗?

    “帮我什么?”他-起眸直瞪着她。“要是我没听错,我刚才似乎听见-出声赶晓希走。”

    “不,这你就不懂了,实际上我有很深的用意,最主要的就是要激她嫉妒,你知道的,没有感情就无法嫉妒,而她现在可能就是……啊啊,你做什么?放开我啦!”

    她话未完,便教他一把往楼下拖。

    “在我看来,她是误会了,不是什么嫉妒不嫉妒。”严正欢不由分说地拖着她走。“而-,要是不跟我一同去解释清楚,我跟-保证,哪怕-真的有我严家的血缘,我也会让-在业界站不住脚,更会让-妈再也走不进这座宅子。”

    “你!”她不过是想制造误会让严正欢不好过,以达到报复他的目的,谁让他骑在她头上这么久,她小小报复一下不为过吧。

    “要是-真的为我着想,想撮合我们两个,那-就得在这当头扮演和事佬;但如果-是如我想的,纯粹想整我,那么-就应该针对我来,-要是搞错方向,整我最看重的女人,那-付出的代价绝对是她所受的伤害千万倍以上,千万别怪我没事先警告-!”严正欢沉着声,脚步走得更快。

    “我没有说不去啊,你至少先让我换一下衣服嘛!”她一身睡衣穿到外头,还要不要做人啊?!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叮当叮当--

    “来了。”顾母从厨房跑出来,不忘回头骂着一回到家便窝在房里不出门的女儿。“真是的,也不出来开门,看看到底是谁来了。”

    门一开,她随即漾出笑意。“少爷,你来了,你是……呃,后面这位是……”瞧见站在严正欢身后只着清凉睡衣的严品颖,顾母不禁愣在当场。

    “顾妈,她是我姊。严品颖,还不赶紧跟顾妈打招呼?”

    “顾妈好。”她一脸可怜样。

    “好好。”顾母发愣地瞪着她,不解他什么时候多了个姊姊。“少爷,你是来找晓希的吗?”

    “是啊,她应该在吧。”严正欢跨步往里头走。

    “在,但是她窝在房里不出来,我叫她也不应。”顾母蹙起眉头,走到女儿房门前。“晓希,开门,少爷来找-了!”

    “我不要见他,叫他滚!”顾晓希光火地吼着。

    “-在胡说什么?”顾母脸色刷白,直拍着门。“我告诉-,-要是不开门,我就拿备用钥匙打开,到时候别怪我没警告-!”

    话落,里头一阵静默,就在顾母决定去找出钥匙之际,房门打开了。

    “少爷,你们慢慢聊,待会留下来一起用餐吧。”顾母走回厨房。

    严家姊弟一前一后地走进房里,便见顾晓希坐在床上,背对着他们,瞧也不瞧他们一眼。

    “晓希。”严正欢大步走向前,强硬地转过她的身子,惊见她一脸泪痕,当场愣得说不出话。“晓希?”

    这个疯丫头,以往不管怎么欺负她,都没见她掉过一滴泪,怎么现在竟……她这一哭,是吓得他手足无措。

    “你骗我!”她咬了咬牙低喊。

    “晓希?”

    “严家所有的花瓶全都是仿制品!”

    严正欢闻言有些讶异,没料到这谎言竟也有被戳破的一天。“关于这一点,我早在很多年前便想要跟-道歉,只是私心作祟,加上-又一直都没有发现,所以我才没多说什么。”

    “听你这种说法,好像全都是我的错!”为什么他老是把自己的过错转移到别人身上?

    “我没这么说,只是有点意外,-直到今天才发现。”发现了也好,省得他老是在心底藏了秘密。“我跟-道歉,好不好?”

    “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可以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你骗了我十几年耶,让我当了你十一年的奴隶,甚至以此来操控我的人生!你知不知道我在外头多努力赚钱,节省地使用身上的每一毛钱?客人送给我的礼物,我一样都不敢留,直接卖出转现金,就只盼多存一点钱赔偿你,而你竟然骗我,骗我这么多年……”话到最后,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彷佛要把多年来的辛酸一鼓作气发泄完。

    严正欢为之傻眼,意外这伤害竟会大到令她痛哭失声。他一直以为依她的个性,就算知道了,顶多也是气他个两三天,只要带她吃几顿美食,带她到处玩玩,她肯定能够一笑泯恩仇的,岂料她竟哭成泪人儿。

    他有些不知所措地爬了爬发,在她身旁坐下,轻拍着她的肩。“别哭了,不过就这么件事,-有必要哭成这样吗?”

    “谁说只有这一件?!”她恼火地拨开他的手。

    “不然还有哪一件?”他何时多了那么多罪状了?

    “说什么你喜欢我,根本就是在骗我,根本就是在报复我!”她声泪俱下地控诉着他的罪行。

    “我报复-什么了?”她一哭,他的气势越来越软化。

    “你说喜欢我,可却背着我和她在一起!”她指着他身后的严品颖。

    竟然还穿着睡衣来,现在是怎样?想来跟她示威不成?她下接受!

    “我跟她?”严正欢回头瞪着心虚别开眼的严品颖。

    “还敢否认吗?昨天我心情不好,就是因为在休息室里瞧见你和她躺在一起;而今天,我又看见她穿着睡衣和上身赤luo的你睡在一起,你敢说,你们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她亲眼瞧见的耶,他还能狡辩吗?

    严正欢闻言,瞪向严品颖,只见她快步走过来,附在他耳边以只有他听得见的音量说:“你看,我的作战成功了,她说她心情不好,那就表示她在吃醋。”她赶忙邀功。

    “吃醋?”他细细咀嚼这句话,微挑起眉,低声道:“严品颖,把话说清楚,要不然,-的下场绝对很惨:”

    她扁了扁嘴。“好嘛,我招供,第一次在休息室时,是我看见-来了,所以才故意躺在床上,想看-有什么反应,谁知道-一点反应都没有?至于今天嘛,只不过是段妈饭快要煮好,所以我去叫他起床吃饭,就这样而已啊,是-自己误会的。”

    顾晓希闻言,蹙紧眉头。“是这样吗?哪有人会在晚上七点就穿着那种暴露的睡衣?”

    “我在自己家里,为什么不能穿这种睡衣?”唷,她穿什么,难不成还要她点头答应啊?“又没有谁看见。”

    “他看见了啊。”顾晓希指着严正欢。

    “他看见又怎么样?他是我弟弟,他又不喜欢我。”严品颖没好气地道。

    原来她不只是笨,而且还很迟顿。

    “弟弟?但是你们之间又没有血缘关系。”

    “谁说的?我跟他是同父不同母的姊弟耶!”严品颖翻了翻白眼。“他不是已经跟-解释过了吗?”

    “嘎?”顾晓希微愣。

    “我不是说了她是小妈的女儿?小妈是我老爸在外头养了二十几年的情妇,没意外的话,她确实是我同父异母的姊姊。”严正欢在旁哼道。

    顾晓希听得一愣一愣,觉得事情的发展太出乎意料,“可是、可是,她为什么要这样欺负我?”

    接收到弟弟凶狠的目光,严品颖连忙开口,“不能怪我啊,谁教他欺负我那么久,好不容易让我逮到机会,当然要想办法报一箭之仇,这是人之常情,-说,如果是-,-会不会这么想?”

    顾晓希闻言,不由轻点点头。是啊,她是苦无良计和机会,要不然,她也真想小小报复他一下,要是能够撕下他那张向来从容不迫的面具,那真是一大乐事啊。

    严品颖的心情,她能够体会,真的,毕竟她也是过来人,而且受戕害的时间比她还长。

    “好了,-可以走了。”眼见事情告一段落,严正欢毫不客气地下达逐客令。

    “把我利用完了,就要我走啊?至少先借我一套衣服。”严品颖自动自发地打开顾晓希的衣橱。“喂,-过来找件衣服借我吧,我可不想穿这样回去。”

    “哦。”顾晓希随即走上前,却见严品颖凑近她,在她耳边简短说了几句话。

    过一会,严品颖拿了套衣服走进浴室换上之后,便先行离开,房里只剩沉默不语的两人。顾晓希站在衣橱前,似乎没有打算回到原位坐下。

    “-过来。”严正欢对她招手,拍了拍身旁的位子。

    她睇他一眼,听从地走过去坐下。

    “要不要听故事?”他突道。

    “嗄?”

    “其实,我的家世背景-应该满清楚,我爸妈向来相敬如『冰』,而夹在那种状况中的我,为了讨好老爸,一直强迫自己掩饰原本的个性,刻意将自己雕塑成他喜欢的样子,希冀他会喜欢我,可惜的是,成效不彰。”不管她听不听,他径自说了起来。

    顾晓希望着他,不懂他到底想说什么。

    “遇见-的那一年,刚好是我知道严品颖存在的那一年,我的震撼很大,总觉得肚子里有股气想发泄却又不得发泄,一看见-,就有道声音告诉我,就是-了。”

    “难道你是因为这样才一直欺负我?”说到底,他就是看她好欺负,根本不是什么喜欢不喜欢。

    “不讳言,我一开始确实是借着逗-达到发泄的目的,但是时间一久……”他顿了顿,将她搂进怀里。“我发现我爱上少根筋的-,唉,-不会明白我为了爱-,吃了多少苦头。”

    她趴在他厚实的胸膛上,听着他略微加剧的心跳声,她的心跳不禁也跟着加快。的确,昨天他一夜未眠地照顾她,若说这只是为了整她而在布局,也未免太大费周章。

    水落石出的真相虽令她震惊,但最令她吃惊的,是眼前他如此露骨而肉麻的告白。

    “麻烦-下次有什么疑问的时候,先问清楚,绝对别再转头就走。”他靠在她肩上,温热的气息阵阵吹拂而来。

    顾晓希转头瞪去。“那也是你不把状况告诉我,我才会那个样子啊,又不是我自愿无理取闹的!还有,你别以为你刚才那样说,我就会相信你。”这人真是一点都让不得,心头才软,他的气势又强硬起来。

    “-要我怎么做,才肯相信我?”

    他一直都不知道告白是这么一件麻烦又繁琐的事情,他决定了,不再有下一回,绝对要在这一回合定江山。

    “答应我一件事。”她想起严品颖给她的忠告。

    “说啊。”

    “不对,是两件事。”她突然想起还有一件是她本身的要求。

    “再来个十件也无所谓。”瞧,他是如此地纵容她。

    “第一件事,你往后只能在我面前露出真性情。”这是她独占的权利,绝对不与人分享。

    严正欢闻言,笑得眼都-了。“嗯哼,没问题。”她对他也开始有占有欲了吗?若是如此,他还有什么不能配合的?

    “第二件事就是……瓶子一事,我可以不跟你追究,但是你差使了我十一年,所以相对的,我也要差使你十一年,算是扯平。也就是说,从今以后,我要驾驭你!”她也要尝尝差遣奴隶的滋味。

    这是严品颖提醒她的,要是她不说,她还真要忘了,还有这么一个方法可以替自己讨回一点公道。

    严正欢挑高眉头,双手一摊,唇角勾弯。“欢迎,非常欢迎,有本事的话,-就来驾驭我吧,我也挺想尝尝被驾驭的感觉。”他寓意深远地道。

    她立即意会,粉颜顿时刷红。“我说的不是那种驾驭!”

    “我都无所谓,看-要怎么驾驭就怎么驾驭,但是,我必须告诉-,要是有人主子做得不够称头,下人是会造反的,-必须要有心理准备。”他笑得坏心眼,随即将她拉倒在床,趴伏在她身上。

    “等等、等等,你怎么可以这样?我都还没开始发号施令,你……”挣扎的瞬间--

    “少爷,晓希,出来吃……”开门入内的顾母瞧见这一幕,霎时呆若木鸡,停顿了数秒,才缓缓关上门。

    “妈,不是-看到的那个样子,救我啊,妈!”顾晓希尖声喊着。

    将她压在身下的严正欢,咧嘴笑得满足而开心,将她紧紧搂进怀里,不留半点空隙。往后,他要好好品尝这幸福的滋味。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欲奴最新章节 | 欲奴全文阅读 | 欲奴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