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付费床伴 > 第十章

付费床伴 第十章 作者 : 绿光

    老地方,老位子。

    “坐。”范姜远绅士地服务她入座。

    姚丽言落坐,冷眼直睇著他始终未停的笑脸。

    由著他点完菜,她才淡淡地开口,“其实,我们昨晚根本就没有发生关系,对不对?”

    范姜远微愣,随即又勾起笑意。

    “怎麽说?”

    “怎麽说?”她不禁失笑,“我是当事者耶,我怎麽可能会搞错?”

    拜托,又不是在演连续剧,他以为酒醉失身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昨晚是因为她浅睡片刻,再加上华百岳那笨蛋在她耳边吵得没完没了,以至於她的脑袋很不清醒,经过一晚的睡眠和沉淀之後,她现在清醒多了。

    “哦?”果然够冷静,不是能够随便唬弄的。

    “你为什麽要这麽做?”姚丽言冷声问著。

    “原来你要跟我聊的是这件事。”唉,这顿饭吃起来,可是一点都不香了。

    “不然你认为我跟你之间还有什麽事好聊的?”

    “当然还有更多的话题,比如我们要怎麽交往、我们往後会有什麽样的未来和远景,或许你可以放弃现在的工作回到我身边。”范姜远眼睛发亮,好像已经看见什麽美丽的蓝图。

    “那是不可能的事。”她开始怀疑他有妄想症,言归正传,我只想问你,你演这出戏到底是为什麽?”

    “当然是为了得到你。”这还需要说吗?

    “你应该知道,我跟华百岳在交往。”

    “那又怎样?”果真如他猜想,他们两个真的在一起。

    “我想你应该会很介意我的清白才对。”依范姜远的个性,他实在不太可能再对她出手,他这麽做就只有一个可能

    “你只是在生气自己得不到手的东西落进别人手中,所以才故意从中破坏,对不对?”

    范姜远闻言,唇角的笑意愈来愈蔓延。

    “你真是相当聪明。”他不否认,他原本确实是这麽想的,但是……“我确实相当喜欢你,很想要继续我们的那一段情,至於你到底是不是清白的,我相信那绝对不是重点。”

    “我并不喜欢你,也许曾经喜欢过,但是一切都过去了。”姚丽言喝了口饮料,“我现在喜欢的人是华百岳。”

    “但他似乎很介意昨晚的事,我很怀疑你们要怎麽再交往下去。”他笑得很坏心眼。

    “所以啦,请你务必去帮我解释。”

    “我为什麽要帮你解释?”他不禁失笑,“我刻意策划你们两个之间的误会,你却要我去帮你们解释误会,好让你们前嫌尽释、再次合好,你不觉得这是件不可能的任务吗?”

    他干麽要帮她?这样不等於是拿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他要是打算帮她的话,打从一开始,他就没必要玩这种把戏了,不是吗?

    “你会帮我的。”她浅浅一笑,“一定。”

    “这麽有把握?”他笑眯了眼,“你想要怎麽跟我谈条件?”

    “是你怎麽跟我谈条件。”

    “哦?”范姜远拍拍胸口,佯装害怕。

    姚丽言不以为意,自公事包里取出一个信封,从信封里倒出两张照片,焦距相当清楚,其中一张是一对男女走进某家饭店房间的画面,另外一张则是两人在饭店房间门口拥吻的画面。

    “认不认得里头的人?”她扬了扬照片。

    范姜远定睛一瞧,唇角的笑意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难以置信的震愕,他伸出猿臂想要抢回照片,姚丽言快一步缩回手,让他只看得到却拿不到手。

    “你怎麽会有照片?”笑意尽敛,范姜远邪魅的眸底是一片愠色。

    “嗯,你还记不记得广告行销助理小盈?”她好心地提醒他。

    “小盈?你干麽提到她?她已经离职很久了。”又关她什麽事?

    “我知道啊,她先离职,然後就换我了嘛。”不过是几年前的事,但是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了,“她离职前曾来找过我,给了我一卷录音带和两张照片,告诉我你这个人是个用情不专的情圣,要是跟你在一起,早晚有一天,我的下场会跟她一样。”

    “就因为听了她的话,所以你就人间蒸发了?”那个浑蛋小盈,最好别让他遇见她,要不然他绝对要让她永生难忘。

    “也不完全是听信了她的话,而是照片能说故事,至於录音带里头的则是事情的真相。”她从没想过这些东西会有派上用场的一天。

    “难道你一点都没怀疑那是假的、是合成的?”他企图力挽狂澜。

    “我也怀疑过啊,可惜的是,照片中女主角的男友是公司的客户,我跟他也有点交情,自然能从中套出一些话。”她语气顿了顿,瞟了眼他气势尽收的颓丧模样,“我这个人一向实事求是,没有证据的事我不会乱说,你也应该要感谢我,没将这些东西交给这位女主角的男友,要不然你的下场会很可怕。”

    对方可是有黑道背景的,要是惹恼他,范姜远的安危堪虑。

    她很感谢小盈给她这两样东西,让她可以在未深陷之前便先逃离范姜远的身边,更成为她击倒范姜远的唯一利器。

    “你现在打算怎麽做?”他眯起黑眸。

    “你说呢?”姚丽言扬了扬手中的照片,“我要的很简单,只是要你拨冗去跟华百岳解释清楚,那麽我就把照片还给你。”

    “录音带呢?”

    “事成之後再给你,不然你要是拿了东西却不帮我的忙,我要找谁哭诉呢?”防人之心不可无,尤其对象是他,“放心吧,你很清楚我的个性,只要你不得罪我,基本上我是不会端出这些东西治你的。”

    范姜远握了握拳。“华百岳真有那麽好,值得你这麽做?”

    “不,他一点也不好。”只会惹她生气,是个被宠坏的大少爷,而且又很大男人,满脑子胡思乱想,还不听她解释,简直是欠揍,“不过,却也是截至目前为止,唯一让我心动的男人。”

    “我很羡慕他。”他由衷地道。

    “不用太羡慕他,因为从今天开始,他会生活在我的掌控之下。”她打从心底笑了出来。

    让她想想,她还有什麽法子可以整他。

    ***bbscn***bbscn***bbscn***

    翌日

    “老大,醒醒吧,该上班了。”

    秘书调派任务结束,张简伶回到华百岳身边的第一件工作和往常一样,就是到休息室里拉他起床。

    “别吵。”华百岳不悦地低吼,“我的头快痛死了。”

    张简伶睇著倒在床边的几支酒瓶。“你在我走了以後还喝了多久啊?”

    “天晓得喝了多久?皮正喝到我睡著就对了。”他皱拧浓眉,拉起被子将自己全包里起来,“不要吵我,我今天不上班。”

    “别说那种蠢话,你要有身为管理者的自觉才行。”张简伶哪里会这麽简单放过他,硬是扯开他的被子,将他整个人拉起,“我今天很忙,麻烦你不要再增加我的工作量了,好吗?”

    “你有什麽好忙的?先前丽言一点都不忙……”话一出口,眉头不由得拧得更紧,“你没事害我又提到那个女人做什麽?!”说好要忘的!忘了、忘了、忘了!非忘不可!

    “我?”又关他什麽事了?“我现在要说的事,也是跟丽言有关,因为丽言今天不知道怎麽搞的,居然没来上班,害得我一个人要负责两边的交接,忙得一个头两个大。”尤其再加上他这个不负责任的老大,他今天绝对会忙得不可开交。

    “她今天没有上班?”华百岳突地张开眼,大眼里头布满骇人血丝。

    “是啊,都已经十点了,都还没见到她的人,打电话去她家也没人接,真不知道她到底是出了什麽状况。”由於交接已经完成,所以联络姚丽言的工作就落在金融部门的人身上。

    华百岳微敛下长睫,情绪稍稍缓和了些,淡淡地道:“说不定是在哪张床上还没醒来……”

    昨晚她跟范姜远约会去,天晓得他们是不是恩爱到了哪张床上,翻云覆雨到天亮?

    想著,火气不由得更加往上涨。

    可恶,他到底是哪一点比不上范姜远?难道他真的比他强吗?

    “老大。”

    她不像是会在意床第之事的人,更何况他对自己的体力非常有把握,他的技巧可是有口碑的,从没被人嫌弃过……

    “老大,你再不放手,我就要被你勒死了!”耳边传来张简伶的吼声,他才猛然回神,发觉自己竟单手勾著他的脖子,他的脸色已经涨成了猪肝色。

    “对、对不起。”他没注意到自己居然把心里想的事反应在行动上。

    对,要是让他看见范姜远,他绝对要先狠扁他一顿。

    “你能不能先把我放开?”张简伶整个人被压倒在床上,而他的手肘还架在他的脖子上。

    “哦,我忘了。”刚起床,脑袋总是比较不清醒。

    华百岳敛目盯著他,突地将他一把搂进怀里。

    张简伶当场大喊,“你干什麽?!”难道他转性了?

    “你怎麽那麽硬啊?”他嫌弃道。还是女人好,抱在怀里多柔多软啊。

    “不好意思,我一直都是那麽硬,你可以放开我了吗?”张简伶咬牙道。

    “嗯……”他真是太自暴自弃了,就算想要一点温暖,也不能找个男人凑合一下,男人实在是太硬了,无法符合他对美感的要求。

    移开架在他脖子上的手,突地听到外头传来——

    “抱歉,我在外面等了很久,一直没看见人,所以就自己跑进来,我……我不知道你们是这样的关系,抱歉,我不会对外头公布的。”

    “公布你个鬼啊?你在胡说八道什麽?”华百岳瞬间爬起身,压根不管自己还赤luo著上身,“范姜远,你是来做什麽的?”他还没找他算帐,他倒是自动送上门来了?

    “我……”范姜远面有难色,“我是来找他的。”

    “我?”刚坐起的张简伶不解地道。

    他跟他不熟啊,找他做什麽?

    “我有话跟你讲,你过来。”范姜远对他招了招手。

    张简伶睇了一眼华百岳,见他点点头,他才下床走向休皂室门口,范姜远立即示意他站著就好,不必靠过去。

    “听好,我只说一次。我跟姚丽言之间什麽关系都没有,那天晚上,她喝醉了酒,我带她到饭店房间休息,我故意把她的衣服给脱了,制造一个假象而已。”明明是面对著张简伶,然而他的眼睛却是斜睨著依旧坐在床上的华百岳。

    当然,他没将他下药的那一段说进去。

    “嘎?”张简伶一头雾水地看著他。

    他分明是要说给华百岳听的吧,干麽还拐弯抹角地说是找他?

    “我话说到这里,信不信由你。”范姜远完成任务,准备走人。

    “等等,你敢发誓,你真的没有碰丽言?”华百岳赤luo著不带馀赘的精瘦上身晃到门边。

    “我要是真碰了她,我绝对会在她身上留下吻痕的,你有在她身上发现吻痕吗,”范姜远没好气地回头,“我是不希望看丽言难过,所以才会跟你说实话,信不信随你。”

    “我哪知道她身上到底有没有吻痕啊?我又怎麽知道你说的到底是真还是假?”他可不认为他人有好到这种地步,还特地前来解释一切。

    “你跟她不是正在交往中,你那天晚上没仔细检查她的身体吗?”

    “谁跟她正在交往中……谁跟你说我和她正在交往中?”

    “丽言说的啊。”范姜远睇著他,“她跟我说,你们正在交往,要我别玩把戏,要是害你们分手的话,她就要对我……”罢了,丢脸的事还是少说为妙。

    “她说的?”华百岳瞠大眼。

    交往?那是什麽时候的事,为什麽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就是这样。”他拍了拍华百岳的肩,“我保证,往後我绝对不会再介入你们之间,而你……自求多福吧。”

    话落,范姜远就拍拍**走人,留下一头雾水的华百岳。

    “这家伙到底是怎麽搞的?”他摇了摇头,“说什麽丽言跟我正在交往中,还特地来解释。”

    “他看起来像是被逼的,但他最後跟你说话时的表情很真诚。”在旁的张简伶说出他的看法。

    “是吗?到底是在搞什麽鬼?”

    正思忖著,突地听儿手机铃声,他回头找出手机,看见来电显示的人是姚丽言,他犹豫了下才接电话。

    “喂?”

    “救我!”

    电话那头传来她微弱的求救声,他整颗心不由得悬高。

    [喂,丽言,发生了什麽事?你怎麽了?”他急忙问。

    “我在家里,你赶快来,我……”姚丽言话未说完!电话已经断了。

    华百岳赶忙再拨,却是怎麽也无法拨通,咬牙暗咒了声,他打开柜子抓了件衬衫套上,拎起车钥匙随即往外冲。

    “发生什麽事了?”张简伶关心地问。

    “等我搞清楚再跟你联络。”简单丢下话,他火速朝姚丽言的住处而去。

    ***bbscn***bbscn***bbscn***

    十万火急地赶到姚丽言的住处门前,按电铃、敲门都无人回应,正打算要踹门而入时,却发觉门根本没有上锁。

    华百岳推门而入,连鞋都没脱就直接冲进客厅,见没人再转往房间,一打开房门,里面的情景令他傻眼。

    斜躺在床上的姚丽言穿著清凉的性感睡衣,脚上穿著绑绳罗马高跟凉鞋,一头波浪长发难得垂放在身侧,向来只轻妆著底的粉颜如今经过粉雕玉琢,更显得惊为天人。

    呼之欲出的酥胸,凝脂般的肌肤,修长匀称的大腿,若隐若现的镂花睡衣,依稀可见里头末著衣物。

    而她适时地变换动作,大胆刺激著他薄弱的理智。

    “你……”他惊诧得说不出话。

    “喜欢吗?”她笑眯了水眸。

    岂只是喜欢?他都快要扑过去了。“等、等等等一下,到底是怎麽了?你明明跟我求救,怎麽会变成这个样子?”他可以把这种状况解释成,她正在挑逗他吗?

    “不这麽做,我怕请不动你这尊大佛啊。”非常时期就得用非常手段。

    “嘎?”

    “你应该知道那晚我跟范姜远之间什麽事都没有发生吧?”她稍早已经接到了范姜远的电话。

    华百岳闻言,恍然大悟。“你是要跟我谈这一件事吗?”如果只是要谈这件事,她也不需要刻意展露出教人血脉偾张的性感吧?

    “不是我要跟你谈这件事,而是你应该怎麽跟我道歉。“姚丽言缓缓坐起身,大眼直瞅著他。

    “我道歉?”他不禁发噱,“好,就算你跟他真的没发生什麽事,但是你的衣服被扒光是事实吧?你不应该让人有机可趁,尤其是你早知道范姜远那个人对你心怀不轨。”

    “关於这一点,我确实是比较理亏,但是话说回来,依我的酒量,再怎麽样也不可能只喝几杯就醉,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你前一晚破坏了约定,偷爬到我的床上,折腾了我一夜。”她眯起潋滟水眸,清丽的脸带点微嗔。

    华百岳闻言有些赧然,但是随即又道:“好,那件事,可能是我间接造成的,除此之外,你想提早拿到设计图,是为了让这个案子告一段落,好让你可以调回原本的工作岗位,这一点我没误会你吧。”他没料到那一晚的事,会间接影响到她隔天的精神,以致发生那件事,他要是早知道的话,那麽那一晚他会节制一点。

    但,这也怪不得他啊。

    “确实是没误会我,但是……”姚丽言顿了顿,又道:“受惠者,可不只有我。”

    “怎麽说?”

    “我要是不回到岗位,床伴的关系要怎麽恢复?”

    华百岳微愣,显示他压根没想到这一点。

    原来在她的心里,他早已站稳了床伴这个缺了?

    不自觉地,他偷偷朝她靠近了一点点。

    “当然,除去那一点之外,我不希望因为我的关系而使你受范姜远刁难,不管怎麽说,整个购物商城不只是华东的,还有其他股东,不能因为这起事件而提高了不必要的成本,更不能因此而让你蒙受其害。”

    哦哦,说到底,她都是为了他?

    “原来你是为我好?”华百岳有些歉疚地道。

    “你现在才知道?”姚丽言冷哼一声,“你倒是说说,你是怎麽对我的,不听我解释,还把我骂得狗血淋头,好像我是人尽可夫的女人,到了公司也不理我,随便指派我打杂的工作,还跟我冷战……哼,你的胆子还真是不小。”

    “那是因为我……我吃醋嘛,那是人之常情,要是我们的角色互换,相信你会比我更无理取闹。”他偷偷地再靠近一点。

    一我才不会。”不是她自夸,她向来以冷静著称。

    一可是,范姜远跟我说,你说我们正在交往中,通常交往中的男女,一定会为了这种事而烦躁不安的,要不然怎麽称为情侣?”

    啧,那家伙连多馀的事都说了。“那是随口说说而已,我第一步只是先恢复床伴关系。”

    “只是床伴关系?”原本打算扑上去的动作突地打住,“难道就不能当知己吗?”

    “你干麽老是要当我的知己啊?”这男人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

    “总比床伴好。”

    “知己会比情人好吗?”她不解地问。

    他一愣。“情人?”

    “不要吗?那就当我没说。”

    “要要要要要,我要!”华百岳飞扑而去,“那家伙果然没骗我。”

    啊啊,好软,好柔,更令人迷醉。大手不安分地滑入她的睡衣底下,以慰劳他犹若洗过三温暖般的心情。

    “若是没有证明我的清白,你大概也不会再来找我了吧。”姚丽言适时地挡住他的攻势。

    刚才看他一头凌乱发丝再配上只扣上两颗扣子的衬衫,她就知道他在第一时间便冲到这里。

    现在闻到他身上的酒味,她更可以确定,她昨天故意接受范姜远的邀约,让他结实地喝了一夜闷酒。

    受到这样的处罚,她决定原谅了。

    “那种事我可以不在意,但叫我在意到不行的,是你在我面前承认你喜欢范姜远。”精神上的忠诚是永远不容侵犯的。

    “还不是被你激的?”

    “是,我知道我错了,我的女王陛下。”他很好哄的,就像向日葵一样,适时地给他水份和阳光,他就会跟著她转动。

    “谁是你的女王陛下?”她抬腿要踢他,他却趁机挤入她的两腿之间,将头埋进她赛雪的颈项,沉入她精心设下的温柔网里。

    一抬眼,瞧见她笑得柔媚,他不由得将她紧拥入怀,忘我地张口封住她的唇,加深她身上每一寸的诱惑。

    身上的衣物在不知不觉中逐一褪去,温热的身躯在贴覆的瞬间,两人都发出满足的低吟。

    他温柔地在浅啄著她的唇、她的眼、她的鼻、她的脸,粗哑低喃著,“我觉得我现在像是在作梦。”昨天明明掉进地狱里头,怎麽今天一醒,他又回到天堂了?

    “要不要我捏你一把?”她没好气地道,粉颊透著就连妆也掩盖不了的红晕。

    “我只是纳闷范姜远怎麽会特地帮我们两人牵线?”他的举动似乎於理不合,他明明对她那麽有企图心,怎麽会放弃得这麽潇洒?

    “那是因为我手上有他的把柄啊,我说过了,我手上有许多大老板的把柄,只要不得罪我,这些通常是不会派上用场的。”姚丽言浅笑。

    华百岳闻言,蓦地明白范姜远临走前,拍拍他的肩膀时所流露的意思了。

    “要是不想被我控制,想要抽手现在还来得及。”

    他扬起大大的笑容。“请控制我吧。”他心悦诚服啊。

    “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完事之後,我不会忘了该给你的夜度资。”

    “嘎?”他一愣,“我们不是情人吗?”

    “情人一样要付费啊,还是你想拒绝?”

    箭在弦上,要他如何拒绝?

    天啊,他好可怜。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付费床伴最新章节 | 付费床伴全文阅读 | 付费床伴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