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客串冤家 > 第十章

客串冤家 第十章 作者 : 绿光

    严宅目前的当家主人,严正欢徐缓地爬上二楼,右转一路走到底,敲了敲最底部的那一扇房门。

    等了一会儿没有回应,他索性直接用踢的。

    “吵死了!”里头传出严品颖的怒吼声。

    “-装什么死啊?从我回来到现在,-就一直窝在房里,好歹也跟我解释一下发生什么事了吧!”他在门外吼着。

    “没什么好解释的!”除了吼声,这一次还附上一枚枕头,狠狠地砸在门板上,突显她极端恶劣的心情。

    “我现在是把-宠上天了不成,-敢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他索性掏出钥匙,直接开门入内,压根无视她的抗议。“-至少要跟我解释一下,为什么家中多了一个食客吧?”

    自维多莉亚式的大床抬起头,她的脸颊明显消瘦,就连她向来最引以为豪的大眼也凹陷了,且眸底满是血丝。

    “他是我的朋友,这一次个展的合作对象。”她闷闷地说。

    “已经没有个展了,可以请他离开了吧,我不习惯这个家里头出现陌生人。”严正欢环顾着乱七八糟的房间,不禁摇了摇头。

    “谁说的,我的个展只是延后而已。”她白了弟弟一眼。

    严正欢冷哼。“严品颖,-违背了我们当初的契约,现在不会傻得以为我还会让-办个展吧?”

    她倏地坐起身。“说到契约,我才要告你诈欺,你根本就没告诉我,同居三个月之后便是结婚典礼,你根本就是欺骗我!”害她现在才会那么难过。

    “我还没问-搞什么鬼,搞个展览也能弄到华东酒店名声下滑,就连董事长也要对着媒体鞠躬道歉。”他敛去浅笑,俊尔的脸写满不快。“-该不会是为了要逃离这门婚姻,才故意设下这个陷阱的吧?”

    “我是那种人吗?”她凶狠地投以一道杀气。“我有必要这么做吗?”

    原来她的人格这么不值钱?发生事情之后,大家全都把矛头指向她身上?

    “说这些都无济于事了,毕竟什么都结束了,不是吗?”严正欢走到她的身旁,凉凉地开口。“反正个展已经取消,-还是作回-原本的设计部门总监吧!至于-跟华时霖的婚事就由-自己决定,我不会再过问了。”

    “可是我所有的成品都已经完成,就连最昂贵的翡翠珠都让我给订走了,要是不办个展,会很可惜的。”她柔声哀求。

    “翡翠珠?-把市值达一亿的翡翠珠也拿走了?”严正欢瞪大眼。

    虽说他承诺过她可以动用所有资源,但真的没想到她的胆子居然这么大,敢把主意动到翡翠珠上。

    “你说只要公司内的luo石都可以用的啊!”她哀怨地扁起嘴。

    “哼,想办个展,除非-先答应嫁给华时霖。”

    “你刚才说你不会过问我跟他之间的事了!”哪有人这样出尔反尔的?

    况且那个混蛋至今都还没来跟她道歉,别奢望她会原谅他。

    “我是这么说过,不过-只能作出选择。”他冷哼了声。“不管-在要什么大小姐脾气,但全不关我的事,不准把气出到我身上。”

    严品颖悻悻然地抿紧唇。拜托,还真敢说-,这一切不就是因他而起的?

    严正欢毫无自觉地丢下话。“小妈回来了,下来陪她吃饭。”

    “我妈不是在医院照顾老爸吗?”她怀疑地看着他。

    “老爸的病情已经很稳定了,大概再过几天就可以出院,所以我要小妈回家休息,免得她也忙坏了。”他没啥表情地说完,便转身离开。

    “是哦!”

    她呆坐在床上想了一下,瞧他走出门外,这才缓缓起身,到浴室里梳洗一下,穿着背心热裤便溜下楼。

    下楼转到后方的饭厅,才踏进去,她立即愣住了。

    就在她的正前方,约莫十一点钟方向,竟然出现了一道可疑的人影,她连忙定神,眨了再眨眼,发觉那抹人影依旧存在。

    “严正欢,你不是说你不习惯这个家里出现陌生人吗?”她指着舒服地坐在餐桌边的华时霖,咬牙切齿地质问。

    “哪里有陌生人?”坐在华时霖对面的严正欢皮皮地四处看了一下。“小妈不是陌生人,她是-的母亲,我的阿姨。”

    “我说的又不是我妈!”她气得直跳脚。

    混蛋,居然敢诓她!

    拿着老妈当诱饵骗她下楼,没想到他早就把准时霖给找来了,还说什么他不知道发生什么了什么事?

    想要用老妈逼她和华时霖吃饭?别作梦了,她才不要跟那个混蛋一起吃!

    “品颖,怎么了?”严母柔声问着,俨然搞不清楚眼前的状况。

    严品颖看着自己的母亲,再瞪向笑得一脸坏心的严正欢,气得只能把苦往肚里吞。可恶,居然拿老妈来牵制她?他的手段真的是越来越-脏了!

    “……没事。”咬了咬牙,她把一肚子的委曲和血吞下肚。

    “吃饭吧!”严母催促着,尽避脸上有着明显的疲倦,但看得出来她心情很好。“品颖,多吃一点,我觉得-这一阵子似乎瘦了不少。”

    “哪有,减肥而已啦!”她哈哈干笑。

    她绝对不是因为那个混蛋而变瘦的,她只是气得吃不下饭而已。

    “是不是跟时霖吵架了?”

    严母一开口,她的大眼便瞪得如牛眼般,缓缓地往左移动,试探性地问:“妈,-说谁啊?”她是不是听错了?

    “时霖啊!”她笑睇着坐在旁边的华时霖,瞧他笑容可掬地点头。

    “-,什么时候跟他这么熟的?”笑什么笑,牙齿白啊!

    “当然熟啊,他真的很贴心,这几天他只有一有空,便到医院探视-爸,-爸对他可是满意极了,-可不能因为一点误会就不理他哦!”严母压根没察觉女儿的异状,自顾自地道。

    严品颖咬在嘴里的一口菜瞬间掉落桌面。

    “这孩子,怎么吃东西这么难看,真是的。”严母抽了张面纸,替她擦拭桌面。“都快要嫁人了,怎么还是这个样子?”

    “谁要嫁人了?”她吓得花容失色。

    “-啊,时霖跟-爸提起这门亲事的时候,-爸不知道有多开心呢!一开心起来,整个气色都跟着好了,病情也跟着好转,连医生都说他恢复的速度快得令他意外呢!”一说到这件事,严母笑得眼都-了。

    严品颖-起眼,瞪向坐在她对面的华时霖。

    骗子!老狐狸!这种浑话真亏他说得出口?!

    还在想他这几天为什么都没来跟她道歉,原来是跑到医院去做外交了?

    太不要脸了吧,居然这么无耻?!

    “对了,-的个展准备得怎么样了?”严母笑着问。

    “不办了。”她火大地扒着饭。

    “怎么不办了?”严母皱起眉问。

    “因为正欢……”眼角余光瞥见弟弟警告的视线,她不由得撇了撇唇。“找不到场地。”

    “华东酒店不是有场地吗?”

    “那个地方有太多是非,不适合。”她有一口没一口地扒饭。

    真是的,是谁要老妈一直提这些很难回答的问题的?

    “会吗?那件事,时霖不是已经处理好了吗?”严母偏过头,看着身旁的准女晴。

    他?这阵子她把自己关在房里,根本不知道外头发生什么事了。

    “时霖不是在媒体访问时,告诉他们说,那枚胸针就掉在华东酒店的逃生梯里,上头还有被踩过的痕迹,现在正送到镶工师傅那里修理吗?”

    她轻-丽眸,撇嘴哼笑着。唷,采用她的说词了?既然如此,他那时候是在凶什么?以为现在这么做,她就会原谅他吗?

    “反正个展不办就是了。”她赌气道。

    场地是一个问题,但是另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华时霖,倘若不和他结婚,她根本就没办法办个展,但别以为她会为了办个展而屈就自己。

    “要是不想在华东举办,我想风华园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一直没吭声的华时霖淡淡开口。

    风华园?她微挑起眉。

    可不是吗?风华园确实是个上选的场地,非但隐密性够,而且里头的装溃压根不输给酒店宴厅。

    只是,现在说那些都是白搭。

    “是啊,让时霖帮-,整个流程会更加流畅。”严正欢在旁敲边鼓。

    她横眼瞪去。一个无耻、一个下流,两个人根本就是狼狈为奸,想要一搭一唱地逼她就范?门儿都没有!

    “品颖?”见她突地站起身,严母有些疑惑地睇向她。

    她扭头便想走,却瞧见严正欢以无声的嘴形告诉她,只要她一离席,他便会欺负小妈,甚至让她无法待在这个家里。

    简直是太泯灭人性了,居然掐住她的喉头让她不得动弹,难道他就不怕她会反击吗?逼急她,她就用一口利牙狠狠地咬他!

    憋着一肚子火,她乖乖地坐下,大口用力地吃饭,极尽所能地露出丑态。

    “品颖!”她失态的行为让严母错愕极了。

    “没关系,我一直很喜欢她的豪迈。”华时霖软声说道,暖暖的声音里透着不难发现的宠溺。

    严品颖闻言,一时岔了气,猛捶着胸口平顺被噎住的气。

    “-等一下。”严母赶忙走到一旁替她倒了杯茶。“吃慢一点。”

    她一口把茶喝完,火速地放下茶杯。“我吃饱了,你们慢用。”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令她光火的现场。

    “这孩子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我去看看她。”严母焦急地想随女儿上楼。

    “小妈,不用了,让时霖去劝劝她就好。”严正欢拍了拍华时霖的肩,见他起身,又将他微拉下咬了一阵耳朵。“时霖,别忘了你承诺的事。”

    “放心,只要品颖能够嫁给我,冠承和华东金控的VIP联名信用卡合作案便随时能够推动。”他没有办法学他大哥在媒体上深情告白外加道歉,但是略施小计,迂回的道歉方法,似乎还能一试。

    先拉拢她身边的所有人,他就不信攻占不了她的心。

    ******bbs.fmx.cn***

    “品颖?”华时霖定到房门前,轻敲了敲门。

    “去死!”她早有准备,拿起枕头攻击门板,恨不得飞出去的枕头能够穿透门板砸在他的脸上。

    “品颖,我错了。”他缓声道歉。

    “你没错,错的是我,是我不该笨得以为你会了解我、相信我!”严品颖隔着门板吼得声嘶力竭。“而现在,你居然还敢来阴的,拉拢我弟、我妈跟我爸,打算让他们替你撑腰?你以为你这么做,我就会嫁给你吗?别作梦了!”

    “品颖。”他叹了口气,自口袋里取出钥匙,直接推门而入。

    “混蛋,你为什么有我房间的钥匙?厚,我知道了,一定是严正欢那家伙出卖我!”她是上辈子欠他的是不是?要不然这辈子怎么会被他欺负得这么惨?

    “对不起!”他一个箭步向前,趁她不备,将她搂进怀里。

    她瞪大眼,粉颊贴在他厚实的胸膛上,听着他略微急促的心跳,一声一声地打进她的心里,害得她的心跳也不由得跟着急了。

    “我不需要你对不起,走开啦!”她用力地推着他,却发觉他的胸膛像是铜墙铁壁般让她挣脱不了。“反正你只要听陈思惟的说词就好了,不是吗?你何必跟我道歉?”

    她气他不信任自己,但是真正令她无法接受的是,他居然相信陈思惟的片面之词,根本就是被她牵着鼻子走嘛!

    事实证明,他宁可相信陈思惟也不愿相信她,不是吗?

    “品颖,对不起,我不该没把事情问清楚就对-发脾气,但实际上,真正令我生气的不是-没跟我解释胸针的事,而是-吻了东方扬,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微俯下身子,在她的耳边轻喃着,其中还挟杂着淡淡的满足。

    天啊!思念一个人的感觉可真是一点都不好受,可如今结实地将她拥进怀里的感觉,真不是普通的满足可比拟的。

    爱情,就是这么苦涩甜蜜又磨人的吗?

    不过就算如此,他也已做好准备,直接一头栽进去。

    “那是因为他帮我想了如何解释胸针的主意,所以谢谢他而已,但我本来不是要亲他的嘴,是他突然转过脸……”她认真的解释,不想让他有任何误会。

    他低头封住她的唇,贪婪且缠蜷地纠缠着。

    啊啊,这家伙近来似乎是迷上这一招了,是下?

    “以后不准-再吻我以外的男人。”他粗嘎地命令着。

    “那是意外……”她忘我地轻吟着,直到他充满魔力的唇离开,她才幽幽转醒。“等一下,你在做什么?谁允许你亲我了?!”

    这家伙实在是太可怕了,老是趁虚而入,而她总是笨得忘了抵抗。

    “-也没反抗啊!”他轻笑,眸底净是偷香后的满足。

    “我……我、我下是没反抗,是还没反抗!”是没机会反抗,不要说得好像她很纵容他似的。

    “既然如此,就别反抗了,嫁给我吧!”抵着她的头,他直勾勾地望进她的眼。

    “不要!”她任性地别开脸。

    “嫁给我,-就可以办个展了。”他诱之以利。

    “我可以不办!”她才不会再出卖自己。

    “但是万事俱全,只缺东风,现在东风都送到-面前了,要是不利用,会不会太可惜了一点?”他像是恶魔般地在她的耳边呢喃私语,怂恿着她点头。

    “什么意思?”

    “-可以借着我先办个展,至于我们的事,可以慢慢来。”正所谓放长线,钓大鱼。

    她挑眉打量着他。“我可以相信你吗?”谁知道他还不会来阴的?他的企图那么明显,怎能不防?

    “可以试试看,对-而言,百益而无一害。”他勾起笑,再将她搂进怀里。“相信我做的事,-都已经感觉到了,我是真的爱-,所以只要是-想做的事,我都会竭尽所能地帮-,哪怕是利用我,我也觉得光荣之至。”

    他想过了,以两人目前的交往状况,要她爱上他,实在是有点困难,所以只要假藉任何名义,让他可以光明正大地接近她,慢慢地总有一天,她会感觉到他对她的感情,继而日久生情。

    严品颖直瞅着他。要说她无动于衷是骗人的,毕竟没人不喜欢被灌迷汤,只是……“哼,你倒不如把这些话告诉陈思惟吧,相信她绝对比我感动。”

    “我又不喜欢她。”他不解她怎会提到自己的秘书。

    “但是你比较相信她啊!”哼,只差那么一点点,他就要把陈思惟说的话当圣旨看待了。

    反观自己,解释了那么多,他还不是当成屁一样?

    他意外地睇着搂在怀里的她,意外惊觉到她似乎……

    “你干么这样看着我?”她没好气地啐道。

    “不,我觉得……”笑意难以抑制地在唇角蔓延。“-很美……”

    “神经病!”啧,她干么因为他的一句话而羞红了脸?

    搓了搓发热的颊,企图替烧红的脸降火,岂料是越搓越烫。

    “我真的爱。”他满足地将她搂进怀里,几乎是密不透风地占有紧拥。

    是他的错觉吗?他隐约感觉到她话中的酸意,这份酸意,是否意味着她对他也有着一份不同的情感?

    “不要这样抱着我,我还没原谅你!”她是这么没个性的人吗?他道歉,她就一定要原谅他吗?错了,她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要是有人敢对不起她,她是绝对以牙还牙,不对,是加三倍奉还!

    “那我就抱到-原谅为止。”把头埋进她白皙的颈项问,他贪婪地汲取着她的芬芳。

    “住手!”不耐的吼声里,隐藏着连她自己也没发觉的娇嗔。

    ******bbs.fmx.cn***

    风华园

    晚上七点,风华园依旧明亮如昼,占地近两百坪的空间里衣香鬓影,冠盖云集。

    从大门到后门,约有上百位保全站岗,而从大门走进去,便可见所有冠承VIP的会员全都集合在客厅,坐在围成一个圆形的软式沙发上,而真正的舞台则是设在开放式的双侧楼梯。

    音乐如雷震天,灯光闪烁光华。

    穿着时尚服装的模特儿自二楼平台走下,一侧各走出一位,下了楼梯,走到会员面前转了一圈,停顿约莫十几秒后,随即再转回楼上。

    中国风的改良服饰配上了各式墨翠,扇子、如意、葫芦搭上碎钻,成了每个模特儿身上最为抢眼的装饰;缤纷的彩色春装则配上各色彩钻,具时尚感的流苏在模特儿律动的脚步上晃出了最眩目的色彩。

    眼花撩乱的服饰,闪耀如星的宝石,美人、酒香,短短的两个钟头内,在风华园里上演最极致的奢华。

    最后的压轴主秀,则是一席翠绿鱼尾曳地礼服,配上镶钻的翡翠珠,而两位设计师,东方扬与严品颖也携手谢幕,为严品颖的个展划下最完美的句号。

    在个展结束的一刻,庆功宴同时上场。

    倒完香槟柱之后,所有的嘉宾便在风华园里悠闲自在地享受一切。

    “品颖,少喝一点。”从秀展开始到结束,华时霖始终随侍在旁,注意着她周遭的所有人,就怕再有危险发生。

    “-唆!”她娇嗔地噘起嘴,随即又漾起笑脸与迎面而来的会员聊着今晚的主题,面对客人马上下订单的作法,她更是开心得不得了。

    这一场蚌展,证明了她的实力,她总算可以摆脱傀儡总监的名号了。

    华时霖在旁陪着笑脸,见有人敬酒,他随即挺身而出,替她挡酒。

    “看来,时霖已经拜倒在品颖的石榴裙下了。”有人说着。

    “可不是吗?看来是好事近了,到时候别忘了给张帖子。”还有人附和。

    准时霖笑得眼都-了,反观他身旁的女伴倒是不悦地-起水眸。

    “你笑什么笑?我答应嫁给你了吗?”

    虽说这一段时间以来,他确实相当有诚意地在帮她布置整个风华园,也给了她不少意见,只要一有空,必定到她这里报到,勤快得令人挑不出任何毛病,她也并不是真的对他的努力无动于衷。

    只是他好歹也反驳一下吧,她跟他,根本就八字还没一撇!

    华时霖一脸藏不住的笑意。“就算-没答应,我也一样很高兴。”

    “哼!”瞧他笑得一脸白痴样,想也知道他很高兴。

    “少喝一点吧,我看-有点醉了。”双眼又快要失焦了。

    “我的酒量哪有那么差?”她今天心情好,想要多喝一点,难不成还要他同意?“你不要管我,离我远一点。”她出手推了推他的胸膛。

    “不行。”他紧贴着下放。

    “喂,你会不会太靠近了一点?”她不满地抱怨。

    “以防-等一下倒下来,我可以抱住。”他说得振振有词。

    “我才不会倒下去。”她哼道,一口饮尽了手中的香槟。

    拜托,香槟对她而言就跟饮料一样,哪可能让她倒下?

    正想着,却突然觉得地板严重摇晃,脑袋有点昏,眼睛有点花,觉得平衡已经被破坏了般。

    “看吧!”他叹了口气,扶住她的肩头。“-今天晚上紧张得没吃饭,现在又连喝几杯香槟,能下醉吗?”

    “没有……”严品颖已经无力地闭上嘴。

    “我扶-到楼上休息吧!”她总爱逞强。

    “不要,庆功宴还没结束,我还没送客。”身为主办人,她今天还有很多事要做,哪能这个时候独自去休息?

    “我替-善后。”这就是他今天一直守在这里的主因。

    于是他不由分说地将她打横抱起,一路往二楼走去,拐进左手边的走道,走到最底部的那一间房。这间房是她以往的房间,里头的摆设也和以往没什么两样,这里应该是这一幢房子里,唯一没有改变的地方。

    “-在这里休息,等下面收拾得差不多了,我再上来陪。”温柔地将她搁置在大床上,华时霖在她耳边轻喃着。

    “不用。”她不需要他刻意地陪伴。

    他闻言倒也不以为意,替她关了灯,顺手关上门,轻轻地下楼。

    不知道过了多久,始终半梦半醒的她,突然听见有人开门进来,她没多想,直觉认定一定是他,要不,谁敢如此贸然地踏进这里?

    迷糊地想着,感觉身旁的位置稍微凹陷,显示他爬上了床。啧,这家伙真是越来越大胆,越来越不尊重她了。

    算了,反正他也知道她醉了,应该不至于会对她做什么才对。

    才想着,便感觉身旁的人有了动作。

    他放肆地压在她的身上。

    哎呀!才想说他应该会很君子的,想不到内在却跟个禽兽没两样,既然如此,她还有什么好客气的?

    正打算赏他一记拳头,岂料他的吻已经覆上。

    他的吻霸道而狂野,几乎不给她多余的思考空间,放肆得几乎令她难以呼吸。怪了,这人的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势?

    正忖着,双手不由自主地护在胸前,却无预警地触碰到他的胸膛-

    ,厚度不同?

    她索性伸手抚摸着他的胸膛,再次印证她的怀疑无误。

    眼前这个男人不是华时霖,因为他的胸膛应该再厚实一点!

    “品颖,我不知道-这么积极呢!”

    东方扬阴柔的嗓音传来,在一片黑暗之中,她倏地瞠圆了眼,只能从窗外筛进的灯光依稀贝勒出他的轮廓。

    “啊!”她放声大叫。

    “东方扬!”

    在她尖叫的瞬间,华时霖怒不可遏的吼声同时抵达,几乎在同一刻,他已经冲到床上,一把扯下东方扬,似铁的拳头往他的腹部重重落下。

    东方扬闷哼了一声,无力地倒在地板上。

    “我才在想你怎么不见了,原来是跑到楼上来了。”华时霖怒瞪着他。“你千万别跟我说是走错房间了。”

    严品颖看着护在她身前的宽阔背影,怔愣出神。

    “开个玩笑而已,这么激动做什么?”东方扬低声笑着。“况且,品颖也没拒绝啊!她都没生气了,你生什么气?”

    “我又不知道是你!”她恼怒地吼着。“东方扬,我真的没想到你会这么对我,我一直以为你是我的姊妹淘!”

    “他怎么可能会是-的姊妹淘?一个贪恋美色的男人,-根本是把狼错当成羊,我不知道跟-暗示过多少回了,-却老是听不进去。”华时霖回头怒斥,剧烈起伏的胸膛显示他难遏的怒气。

    “我怎么知道他贪恋美色?跟他在义大利认识的时候,他明明跟一个男人交往的啊!”她以为服装界里多的是Gay,所以就把他当姊妹淘,而且留学的时候,他们也一起相处了两年多,他一直都是很规矩的。

    “他哪里是Gay?他只是在-面前假装而已!我可是把他的底细调查得一清二楚,绝对比-所知道的还要多。”

    “你调查他?”她微愣。“你干么调查他?”

    闻言,他没好气地撇了撇唇。“在-身边的人,我自然要调查一下,确定对方的底细。”

    “为了我?”

    “不就是为了-?”他闷声低吼。“而-,老是对他一点防备都没有,刚才甚至还让他摸上-的床!”

    他说过了,自己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她和东方扬的接近,为什么她老是听不懂?

    如果不是他察觉有异,赶紧赶过来,天晓得会发生什么事?

    “我以为是你啊!如果不是你,你认为我会让他爬上来吗?”她生气的回吼,指向一旁的东方扬,却发觉他不知道在何时已经离开。

    华时霖闻言,烧上脑门的怒焰在-那之间降到零度以下,整个脑袋也跟着清晰起来。

    “因为是我?”他小心问着。

    “废话!”真以为她有那么随便吗?

    他突地勾唇笑了,回身将她搂进怀里,她则是七手八脚地推着他,不让他靠近半步。

    “走开,你老是误会我,到底是怎样啦?”可恶、可恶!多给她两只手两只脚,她绝对让他好看。

    “不是误会,而是爱情会让人多疑。”他索性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她身上,搂着她一块儿倒在床上。

    “不要把爱情拿出来当挡箭牌!”

    “不是,我只是想告诉-,我真的很爱。”他柔声呢哺。

    羞意沿着她的颈项一路烧上耳垂,燃上粉脸,到处都染上了层层诱人的樱红。

    “不要老是说爱啊爱的,爱又不是用来说的!”他是把爱这个字当成咒语在使用,以为多说几次,她就会被他下了降头,迷迷糊糊爱上他吗?

    爱情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是需要时间催化的,不是要她说爱就能爱的,好歹给她一点时间吧!不要这么急着跟她索爱。

    想当初她和吴庆道交往,可也是交往了三年才有了第一个吻的,结果事隔两天,他就劈腿。男人无性就不能爱吗?要真是如此,她铁定不奉陪。

    “那么,就用做的吧。”他魅惑的声音透着些许渴望。

    “做?”她张大漂亮的星眸。“等等、等等,你要做什么?”

    “消毒。”他吻上她的唇,以舌撬开她的贝齿,忘情地燃烧着彼此。

    啊啊,这就对了,这才是他的吻,尽避不霸道狂野,但却带着他一贯的温柔,总是吻得她晕头转向。

    不对,她在想什么?她应该要极力推开他才对,怎能乖乖地任他子取子求?

    可是她醉了,醉得无力反抗……

    “-爱上我了。”他粗嘎地带笑说道。

    他几乎是百分之百肯定,虽说先前便已有所预感,但现在是更加确定了。

    “谁那么倒楣?”她喘息着抗议,却闭上眼享受他摩挲唇瓣的酥麻戚。

    “不就是。”他低沉地笑着,连带地将他的笑意传递给她。

    “是你爱我,不是我爱你,我爱不爱你,我会不知道吗?”当她低能啊?她爱不爱他,当事者会不知道吗?

    “那么,-喜欢我大哥吗?”他突然又问。

    她瞬时张眼瞪着他。三百年前的老调,他打算再重弹一遍?“我又不喜欢你大哥,我只是想要一个大哥而已,好不好?”她有一个很机车的弟弟,所以想要一个温柔的大哥,这种想法一点都不为过吧!

    “既然不喜欢,-那时候为什么要跟他交往?”害他气得牙痒痒的。

    “是你要我跟他交往的,不是吗?”她把问题丢回给他。

    “我哪有?”他岂会干这种蠢事?

    “有,是你激我的。”她指证历历。

    他摇头失笑。“我激-,-就照做吗?”

    “谁要你激我?”

    “假如我现在激-嫁给我,-会嫁给我吗?”他这个客串太久的角色,也有想要窜位的念头了。

    也许,当初要不是他误解了她,说不定他们早就已经是一对情侣了,是他贬低了自己,才以为自己在她的人生里头不过是个过客。

    只是他对爱情迟顿,没想到她更甚于他。

    “你不要问我这种问题,我现在没有办法回答你。”这一阵子因为他的辛勤耕耘,所以她对他的好感是提升了不少,但是这样的好,并没有好到像爸妈之间那种至死不渝的感觉啊!

    至少,要能给她一种思念的感觉,像是让她等待,或是她可以包容,让她甘心献出自己。

    想着想着,眉头不由得紧紧地皱起,以上几种假设,不都出现过在她和他之间?

    尽避是他刻意伤害她的那一次,她也没有真的很生气。

    那么,这代表着什么?!

    “无所谓,我可以等。”他俯下身,轻吻着她的颈项。

    她泛起战栗,不自觉地轻吟出口,随即又羞赧得想要挖个地洞躲起来。

    完蛋了,她真的没打算反抗他,而且真的很享受耶,她怎么会是这样子的人?原本以为自己对**没啥兴趣,想不到她根本是没有碰到对的人!

    对的人?他吗?难道她没有别的选择了吗?

    她根本不曾觉得自己已爱上他,唯一不可否认的是,他一旦杠上她,她也绝对会奉陪到底,哪怕是骂到翻脸,隔天见面也绝对能再战,一直到那一年,她搬离了风华园,有一段时间,她真的想念过他。

    不是她不承认,而是被她刻意遗忘了,而现在,正处在上风的她,更没必要说出这些事。

    就让他说爱她吧!他爱得更深,往后她才能控制他!

    “品颖,我真的很爱-,非常地爱。”他厚实的嗓音在**纠缠时总显得粗哑。

    而这样仿佛掺上磁粉般的嗓音,是她最无法抗拒的咒语。“闭嘴,不要老是在我耳边说!”他说不腻,她都听得快要羞死了。

    “那么,我只好化言语为行动了。”将自己的身体完全地贴合她,让身下的人儿清楚地察觉他勃发的欲望。

    “啊……你这个混蛋……”她未出口的护骂,全都落进他火热的唇里。

    华灯初上,黑夜仍旧漫长。

    想知道华家其他兄弟奇特的追爱过程吗?请看——

    【全书完】

    *新月缠绵系列283女人我最大之一《付费床伴》

    *新月缠绵系列289女人我最大之二《兼差陪睡》

    *新月缠绵系列294女人我最大之三《解聘玩伴》

    *想知道严正欢和顾晓希的纠葛爱恋吗?请看新月缠绵系列270公关出租之一《欲奴》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客串冤家最新章节 | 客串冤家全文阅读 | 客串冤家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