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美男秘书 > 第十章

美男秘书 第十章 作者 : 绿光

    “伊凡?!我等一下再拖就好,你不用拖地啦!”处理完流理台里的盘子,一回头便瞧见伊凡拿着拖把,动手拖着厨房的地板,吓得于至可冲向前,企图抢走他手中的拖把。

    “不用了,是用和要我进来拖的,我来就好。”他提了桶水,真的乖乖地拖起地板。

    于至可傻眼地瞅着他。“呃,客人都走了吗?”一连数天,伊凡只要一到下班时间,便立即来到店里,卷起袖子帮忙,但这几天都是负责外场,怎么今天跑到厨房来了?

    大姊到底在想什么,真的这么任意地指派他做事啊?

    “还有几桌吧。”

    “姊还在生你的气吗?”

    “应该是吧。”要是没生他的气,就不会视他如空气。

    “其实,姊应该没那么生气,她不想理你,应该有其他原因。”于巨可很无奈地走到一旁。“她只是想让你死心吧。”

    她也没料到伊凡可以持续这么久,毕竟他已经不再是那个失去记忆的伊凡,现在的他,可是联合平台执行长的机要秘书,其身份地位都和往常不同,然而,为了讨好大姊,他居然天天到店里报到,勤快得令人咋舌,也让人明了他的决心。

    “为什么?”他停下拖地的动作,面如死灰,“因为她已经有喜欢的人?”

    季军烈,还是言叙亚?

    “没有。”她摇了摇头。“姊没那么容易爱上人。”

    “是吗?既然这样,为什么要我死心?她肚子里都已经有我的孩子了。”一般在这种情况下,应该是她巴着他不放吧,为何她却是无所不用其极地要赶他走?

    “因为你是一个成熟的男人。”她叹道。

    他怔了下,随即谨慎开口,“她有恋童癖?”

    “不是!”她不由得失笑。“因为成熟男人带给她危险的感觉,无形中成为她的压力。”

    “为什么?”

    “因为她总认为成熟的男人具有很大的杀伤力,就好比我因为告白被拒,失神闯了红灯,被撞成重伤,做了几年复健才恢复到现在这个样子。”她犹豫了下,又道:“还有,她小时候曾经亲眼目赌凶杀现场,让她对成年男人有著很大的恐惧感,这一点她没承认过,但是我很清楚。”

    伊凡敛眼付了下,又感疑惑。“如果她真如你所说,那她又怎么会接受我?我可是跟她同床睡了很多天。”他可是个再成熟下过的男人。

    “但是姊说,你笑起来像个天使,二来又是同志,所以她对你比较没有戒心。”就因为没有戒心,才会让他闯下祸事嘛。

    “我不是同志。”他沉声道,无力地摇摇头。

    看来,他必须再找个时间好好地跟她彻底解释一下。

    “我知道。”孩子都有了嘛。“我觉得你没有善用你的利器。”

    “利器?”

    “对啊,你的笑脸。”声音从门口传来,两人同时回头探去,才发现入内的人是于若能。“伊凡,从你恢复记忆到现在,我没看你笑过。”

    “是吗?”

    “对啊,你就是一直臭着一张脸,所以才会被大姊赶到厨房来。”还好他已经进厨房,没瞧见大姊的眼神有多鄙夷。“大姊可是客人至上主义,在客人面前摆臭脸,无疑是自找死路。”

    伊凡有些惊讶,压根没料到自己是因为如此而被打入冷宫,他一直以为是她不想看到他。

    “伊凡,如果你想讨好我大姊,就必须在她面前笑得跟以往一样。”于若能中肯地给予忠告。

    他挑起好看的眉,微微扬起嘴角。

    “不是这一种,而是你恢复记忆之前,那种很天真无邪又烂漫的笑。”于若能看着他皮笑肉不笑的模样,不禁摇头。“你不是已经恢复记忆了吗?那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是哪一种啊。”

    那不就是要他笑得跟白痴没两样?伊凡的俊脸当场一沉。

    “这样不行。”于家两姊妹不约而同地摇头。“你愈是不笑,大姊就会离你愈远,我就连想要叫你一声姊夫都不行。”

    他闭了闭眼,深呼吸一口气,照着回忆努力揣摩传说中天真无邪的笑——“你在干么?”这一幕碰巧被推门而入的凯瑟琳看得一清二楚,呆愣在原地。

    “你进来做什么?”他微赧地低吼。

    “用和不理我,为了要避开我,不断在外场走来走去,我看她脸色愈来愈差,只好先找个地方走走,免得她一直在那边故作忙碌。”她无奈极了,原本是想当说客的,可惜用和怎么也不听她说,几天下来,一点进展都没有,反而让用和的脸色愈来愈差了。

    要伊凡来帮忙,本意是要让她休息,岂料她偏那么倔,什么事都不愿假他人之手。

    “是吗?”他敛眉思忖着。

    “你刚刚在干么?没事笑得那么恶心做什么?”手拿着拖把,又笑得极为……呃,若她说他很白痴,他会不会动手打她?

    “你不懂,这可是对付我大姊的秘密武器。”于若能跳出来替他解释。

    “这样子?”真的有效吗?

    “试试看就知道了。”于若能推着伊凡。

    “等一下,你要干么?”他回头看着她。

    “去试试成效。”于若能拍胸脯保证。“只要你端着这张笑脸出去,保证大姊不会再对你摆臭脸,不管你要跟她谈什么,她绝对不可能不理你。等会儿店就要打佯了,你不趁现在去讨好她,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是吗?”他有些担忧地睇着她。

    对于那种白痴似的笑容,他实在一点把握都没有。

    “放心,上!”把门一开,随即将他往门外推。“我们会在旁边指导你。”

    莫名其妙地被推出门外,伊凡也只能硬着头皮走到柜台边。

    坐在柜台里发呆的于用和感觉阴影逼进,抬眼瞅着他。“地拖好了?”她冷声问着,俨然把他当成奴隶差遣。

    “嗯。”他昧着本性,努力想要扬起笑容。

    “去整理吧台。”她立即又帮他找工作做。

    “我来就好。”于若能义下容辞地跳进吧台里,勤快地整理着。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勤快了?于用和冷睨小妹一眼。啐,在搞什么鬼,她会不知道吗?

    黑亮的眸子转了一圈,正打算再指派工作,却见有客人前来结帐,她赶忙端起笑脸起身,眼角余光却瞥见有抹光芒,她侧眼探去,只见笑眯了的浅色瞳眸正天真地看着自己,好看的唇扬起魅惑众生的笑意,孩子般的无邪笑容突地令她心头为之一颤。

    心在胸中鼓噪着,驱使她拾起往日的回忆。

    多不想承认啊,可她真的对他这种笑容没辙,但从他恢复记忆到现在,他未曾笑过,更遑论是这种令她心慌意乱的笑靥……

    突地,一道灵光闪过脑际,她下意识地朝吧台探去,果真瞧见她那笨蛋妹妹正在挤眉弄眼-

    ,这个胳臂往外弯的家伙!

    回头想要将他支开,却发现正等着要结帐的客人被他迷得晕头转向,一脸痴迷地盯住他不放。

    “碍眼!”她低咆了一声。“走开!”

    用力挤出的笑蓦地停住,瞬间又恢复成不苟言笑的伊凡。

    失败了?回头瞪苦于若能,却见她握紧拳头,示意他再接再厉。

    都这当头了,还要他怎么努力?就说了,这种白痴笑容怎么可能会成功?

    于用和快速地结完帐,怒眼扫去。“你还杵在这里做什么?店都快要打烊了,你可以走了。”她毫不客气地下达逐客令。

    “可是,我有话要跟你说。”他试着软着声调,挤出更胜刚才的笑。

    “不听!”女王拒绝。

    “可是……”他怎么会这么没用,居然不知道该怎么安抚她,让她能够平心静气地听他说话。

    “嘿嘿,姊,你在吃醋。”于若能忽然蹦出来,一针见血地说。

    “谁在吃醋?!”她一张口,像是要喷出火焰似。

    没有!在她的字典里头没有这两个字!她只是有点不爽而已。

    “你啊,看见伊凡笑得太好看,迷倒了客人,所以心里很不是滋味。”于若能依旧很不怕死地发言。“一看见伊凡笑,你就动心厂,但是看到他迷到其他人,你又火了,这么阴晴不定,还敢说你不是吃醋?”

    于用和眉一拧,才刚要发怒,却又像是想到什么般,冷静地勾起笑,“你以为激我有用吗?告诉你,我阴睛不定是因为怀孕,你没听过孕妇的情绪向来不稳定的吗?”哼,不就是那么一点把戏,她会看不出来吗?

    “哦,既然你对伊凡没感觉,那就奸好地跟他把话说清楚嘛,要不然大家会以为你是故意在撒娇,用这种方法骗伊凡天天上门帮忙。”

    “撒娇?!”她抽气。她这一辈子还不知道这两个字怎么写呢!

    “那就说清楚吧,总不好意思要人家堂堂机要秘书天天来这里做白工吧?”于若能装无辜地眨眨眼。“既然伊凡有话要说,你就听听看嘛。”

    她闻言,拍下桌,立即起身。“走!”

    “去哪?”伊凡双眼一亮。

    “哪里都可以,让我们把话说清楚!”

    话落,她脱下围裙往外走,他也立即跟上。

    “二姊,你来看一下,我跟去看看。”于若能忙招来躲在吧台旁的于至可。

    “别让他们发现。”

    “我知道。”

    待于若能一溜烟地跑了之后,凯瑟琳不由得笑着。“看来,你们对伊凡还挺有好感的嘛,不然怎么会这么帮他?”

    “话也不是这么说,与其说是帮他,倒不如说是帮自己。”见她面露不解,于至可苦笑着说:“因为我大姊这几天实在太阴晴不定了,简直无理取闹到无法无天的地步,而我跟我妹一致认为她会这样绝对是因为伊凡,所以推他一把,等于是救了自己。”

    太好了,她们就快要脱离低气压的生活啦!

    www.xxsy.netwww.xxsy.netwww.xxsy.net

    离开幸福宝贝屋,两人在人行道上漫无目的地走着。

    “用和,我是真的喜欢你。”伊凡突道。

    走在前头的于用和一愣,接着停下脚步,转身瞪着他。“你喜欢我哪一点?”

    “全部。”

    “你有没有想过,要是你没有失去记忆,我们之间根本不可能有交集?”这是她的肺腑之言。

    “也许吧,但现在我是真的爱上你了。”尽避爱情降临得莫名其妙,但潜藏在心间的爱意是绝对骗不了人的。“恢复记忆之后,我是真的把你给忘了,但是,心里却一直觉得像是丢了什么东西,感觉空空的,直到我再次遇见你,看见你戴着我的项链,瞬间记忆全都回笼,就连我是如何爱上你的也全想起来了。”

    低沉裹上磁粉般的好听声音自他口中流泄,宇字句句皆出自他最真挚的心,就连武装着的于用和也忍不住软化,但……

    深吸口气,抿了抿唇,她说出自己的看法。“但我想的是,那段感情不过是你在不可抗拒的因素下,不小心出轨的,我们可以把那一段记忆当成回忆,这样就好。”

    “什么出轨?”中文太深奥了,他不太懂。

    “你跟凯瑟琳原本不是一对吗?”一切她都看在眼里,只是不想说而已。

    “我跟她?!”八婆,还说她要帮他,根本就是在扯他后腿!

    “可不是吗?她天天到店里看我,像是在跟我打探什么,而你这几天,也都和她一起到店里,出双入对的……”

    “等等!”

    “听我说完!”她怒瞪着他,随即又呼了口气。“不只是这样,反正你们常常打情骂俏,你也当着她的面否认喜欢我,只要眼睛没瞎的人都看得出来,你跟她的交情绝对不可能只有公事上的合作关系。”

    事实上,她现在只要一回想那画面,便觉得有把火烧得她浑身发痛,可她能说什么呢?他们认识在先啊。

    “我跟她没有关系!”天啊,他一直以为她误解他跟奇彦,没想到她竟然又把他跟凯瑟琳给联想在一起,真是够了!“我跟她是因为奇彦才认识,因为我看不惯她财大气粗地想要接近奇彦,所以我从中作梗破坏她的计划。我不想让她知道我喜欢你,是因为我怕她会报复。”天,现世报果真在这当头全都报应在他身上了。

    她顿了下,撇了撇唇。“这样不是很矛盾吗?你不是怕她破坏,为什么又每天都带着她到店里来?”还同进同出哩,这一点,她绝对没有冤枉他。

    “她说她要帮我,到店里是要跟你说我的好话,可是你都不理她。”

    “是这样子吗?”她眨了眨眼,眸底还有疑惑。

    “不信的话,我们回去把话说清楚。”原来所有的症结都在凯瑟琳身上,既然如此,事情可就简单了。

    然而才牵着她的手走没两步,暗巷里却突地闪出三道人影。

    “你们要做什么?”伊凡立即将她护在身后。

    “情侣吵架吵到我们了,我们要求赔偿。”

    “他说我们是情侣耶。”伊凡很不合场景地笑得开心。

    “他在勒索!”她没好气地啐道。

    “款,她不是那天那个女人吗?”其中一人突然喊道。

    “没错。”有人跟着应和。

    伊凡听得一愣一愣,却发觉身后的她走向前来。“他们就是那天袭击你的人,他们要对付的人是我,你到后面去。”

    这是什么状况?“交给我就可以了。”好歹他也是个男人,没道理要他躲在她的身后吧?

    “人家要找的是我。”她没好气地道。

    “无所谓!”都什么时候了,管他们目标到底是谁?

    “竟然不将我们看在眼里?”三人组标准的地痞流氓口吻。

    眼角余光瞥见有人挥拳过来,伊凡毫不犹豫地一挡一挥拳,来者立即被打飞到路旁。

    “我可以的。”他以拳头证明自己不用躲在她的背后寻求保护。

    “那么,你那一天怎么会被打晕?”她双手环胸问道。

    “那是因为我是被袭击的。”否则怎么可能连这种三脚猫都对付下了?

    “是吗?”

    两人闲聊着,突见一旁又有人冲上,两人随即退开,一人各挑一个出手,没两下就解决了。

    “看不出来你还真有两下子。”她笑道。

    “我好歹是个男人呀。”他将她拥入怀里。“保护你,天经地义。”

    终于卸下心防,她舒服地窝进他厚实的胸膛里。

    是他,真的是他呢,他的气息,他的心跳,还是她记忆中的伊凡。

    “用和,我真的很喜欢你,不要怀疑我对你的真心。”他在她耳边呢喃着。

    “肉麻。”她轻笑,娇嗔道:“跟以前一样,满嘴甜言蜜语。”

    “是的,一样都是我,你一定要相信我一样爱你。”他由衷道。

    “可是,我比较喜欢以前的你。”她嘟起嘴。

    “为什么?”不都是他吗?

    “比较没有危险性,而且心里只有我,一辈于都不会背叛我。”

    “我现在也是一样啊。”

    “不太一样。”她抬眼瞅着他。“讲话的语调不一样,神情不一样,虽是同一张脸,但是感觉却不同。”

    可偏偏两个都是真实的他,让她不知该如何自处。

    事实上,她甚至怀疑他有双胞胎兄弟,而她遇见的可能是另一个。

    “如果你想看到我的另一面,我倒是建议关起房门,我再让你慢慢欣赏。”他豁出去了,只要能讨好她,他什么都愿意做,但绝不在人前。

    于用和闻言,蓦地羞红了脸。

    几乎是同一刻,他像是读出了她的心思,亲吻着她的发,诱惑地说:“如果你有意思,我绝对奉陪。”

    “哼,你不是同志吗?”她挣扎着离开他的拥抱。

    “谁是同志啊?我说过了,我对奇彦只是憧憬!”要不要他录起来,放在她的耳边重复播放?

    “憧憬?你一看见孙奇彦的照片便恢复了记忆,要说他在你心中没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我是不会相信的。”依她看,他对他用情极深。

    “不是这样的,奇彦对我而言,亦师亦友亦手足,他对我很重要,但是无关爱情。”天啊,他应该要怎么解释?“我喜欢他,是因为他很有男人的气概,不像我像个女人。”

    “可是,我喜欢你的脸。”她脱口道。

    “谢谢。”他吻上她的唇,浅尝即止。“谢谢你终于愿意爱我。”

    “我是说喜欢你的脸!”她羞红脸地申明。

    “也是一个好的开始。”只要是喜欢,从哪里开始喜欢都可以,他全盘接受。

    “而你,不会真的要拿我们的孩子去应付你爷爷吧?”

    “谁理他啊?”

    “那么,你认为我们什么时候举办婚礼比较好?赶在一个月内,还是等你生产完?”他不禁在心里画出未来蓝图。

    “你会不会想太远了一点?”她好气又好笑。

    “一点都不远。”他俯身又偷了个吻。

    “你干么又亲我?”她羞恼地吼着。

    “你可以拒绝。”然在她拒绝之前,他张口封住她的唇,比以往更深入地探索着,品尝着她的甜蜜。

    “你这坏蛋……”要她怎么拒绝?

    “你喜欢就好。”他粗嘎道,仍止不住地更加渴求着。

    突地——

    “咳咳,你们要不要先换个地点?旁边倒了三个人耶!”

    两人瞬间止住亲热举动,朝声音来源瞪去。

    “于若能,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于用和恼道,瞪着躲在暗处的妹妹。

    “我来看你们合好得怎么样啊,哪知道……我绝对不是偷窥,事实上,我刚才就要走了,可问题是你们旁边倒了三个人,依我看,应该先报警比较妥当,要不然你们吻到一半,他们醒过来怎么办?”很杀风景耶!

    “那你是不是应该去报警了?”于用和眯起眼。

    “哦。”她点点头,走了两步又踅回。“姊,说到底,你根本就是在吃凯瑟琳的醋嘛,还说你是因为怀孕才情绪失常,其实根本是吞了整桶醋。”

    “于若能!”她沉声警告着。

    “不说就不说。”走了两步,她又打住。“其实,凯瑟琳每次来,都说很多伊凡的好话,可就不知道你到底是听到哪里去了,一点也不明白她是在帮伊凡,竟然还误以为他们两个有一腿,真是够瞎了。”

    “于若能!”她作势要上前揍人。

    “孕妇不可以跑!”丢下这句话,于若能便一溜烟地往回跑。

    伊凡则是紧紧将她搂在怀里,两人都没有开口。

    过了好久,伊凡才小声问:“你在害羞吗?”

    “谁在害羞啊?”她的字典里头也没有害羞两个字。

    “不是害羞啊。”他点点头,附在她耳边魅惑道:“如果你不想在今晚见到若能,我倒是建议你跟我一起到外头过夜。”

    他指向远处高耸的建筑物,上头闪烁的招牌写着华东酒店。

    “你怎么那么下流?”红晕爬上她的耳根子。“丧失记忆的你,给人感觉纯洁多了。”

    闻言,伊凡不由得恼了。

    “能有多纯洁?要是真那么纯洁的话,你肚子里头也不会有我的种。”别再提那个时候的他,他不想干那种妒忌自己的蠢事。“事实上,我很想重温旧梦,对于失忆时的某些片段还是很没真实感,所以想要亲自操练一回。”

    “下流!”她抬腿往他的脚一踹,脸上红潮更甚。

    “用和……”他痛得蹲下身。

    “无耻!”她回头骂他,脸羞得快要烧起来,随即快步往前跑。

    “孕妇不可以跑……”该死,脚真的好痛!

    *欲知于家二妹于至可与联纵金控总裁展御之的往日情怀,请看花园系列686捡到宝之一《跷班总裁》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美男秘书最新章节 | 美男秘书全文阅读 | 美男秘书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