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分手,没天理 > 第十章

分手,没天理 第十章 作者 : 绿光

    “吴、修、身!”

    “有!”吴修身露出阳光大男孩的笑容,小跑步地来到她身边。“婶婶有何吩咐?”

    官亭又眼角抽搐。“不要叫我婶婶!我问你,你把我带来这里干什么?”这里她曾经来过,是吴家的别馆。

    “当然是静养。”回答得多好啊。

    “这不是我家。”

    “但肯定比你家还舒适。”吴修身又溜回厨房,弄了两杯香醇的牛奶花茶。“婶婶,你的牛奶玫瑰茶。”

    “不要叫我婶婶!”接过茶,她还是骂。“我警告你,你现在的行为等同於绑架,小心我告死你!”

    “哎呀,别害羞嘛,昨天我听我爸说了,魁里其实是正港的吴冠荧,既然你跟他交往,论辈份,我叫你一声婶婶刚刚好而已。”他在她对面坐下,轻松的语气像是打算和她闲话家常。

    “你该不会是配合你爸绑架我,想牵制魁里吧?”黑白分明的大眼从杯沿探出。

    吴修身噙笑的黑眸东飘西飘,到最後很无奈地叹口气:“唉,我爸跟我大伯想把他赶出四方,所以借你一用,稍稍威胁他,你放心,不可能伤害你或伤害他的。他们啊,没那个胆子真的干出什么大恶之事。”

    “照你的意思,我就应该乖乖地侍在这里?”把茶一搁,潋滟水眸夹带狠劲凌空杀去。

    “能这样是最好。”他浅啜一口,也极其无奈。

    “喂!我们认识几年了,你这样整我?”

    “所以你问,我就照实说了啊!你就忍耐一下,最晚,应该今天晚上以前就可以送你回家,你不要太激动,要是身体又受不住,我会内疚的啦。”

    “你也知道我身体不好?”

    “别生气、别生气,反正你不也是很气他提议并购向阳,他会怎样,你也不需要在意的嘛。”

    “我……我只是不喜欢被利用。”她抿了抿嘴,打死不承认担心他。

    “是吗?”吴修身看著她神色噙满淡淡的落寞,忍不住大叹口气。“其实,有件事我应该要告诉你,但我没有,身为朋友,这是我的错,所以现在告诉你,至少让你不要再误会。”

    “什么事?”

    “就是……”沉吟了会,他豁出去了。“其实,并购案会用这么卑鄙的手段快速进行,是我爸主使的啦!”

    基於商业机密,他实在不该说,但他们是朋友,是朋友就应该坦白——从宽。

    官亭又瞪大眼。“可是、可是他说是他……”

    “对,是他提议,但进行这么快速,吃相这么难看,是我爸下令的,目的是要让他和假扮他的两个人对立……那时,他们也不知道那个是假扮的,所以……我到底是在说什么?”吴修身说到自己也很混乱,“反正我要跟你道歉。”

    官亭又的心神不知道已经飞到哪里去了。

    若真是如此,为什么他什么都不说?只要他说,不是他经手进行的,她就不会那么生气。但他一定是想,毕竟是他起的头,所以才会连解释都不说。

    真是个人傻瓜!说要跟她解释,却不说重点,她就不信他会不知道这件事的内幕。

    “你要去哪?”见她突地站起,吴修身也跟著戒备。

    “我要回去。”她目光坚定。“你敢拦我试试看!”

    他跟上去。“亭又,不要这样啦,你这样我很难眼我爸交差,反正我又不会对你怎样,你可以当今天是朋友聚会,我们可以像以前一样天南地北的聊。”

    “是啊,聊你爸是怎么并吞我家公司的?”她瞪著已经滑到她面前的吴修身。

    他俊脸愧红。“我会帮你想办法的,你先冷静。”

    “等你想好办法再叫我冷静。”什么冷静?她的男人被推到前线,等著被人挫骨扬灰,她哪有心情跟他说些五四三?

    他们还有误会没解释清楚,她还要跟他说,她愿意原谅他了,要是他都还没听她解释就离开台湾,天啊……他们那时说要去流浪的第一站是哪里?

    “亭又,你别走。”吴修身轻轻地扣住她的手腕。

    她回头就是一个巴掌。

    “你打我?!”他难以置信她竟然动手打人。

    “打你刚好而已。你爸使计并吞我家公司,我没对你吐口水,你就应该偷笑了,给我放手,小心我打肿你!”

    “不放。”气死,他真的会肿得变猪头。

    “你可恶!”扬掌再甩,却被他抓得正著。

    “你以为你在打儿子啊,尊敬你,叫你一声婶婶,你不要不知好歹。”吴修身沉下脸,怒目喷焰。

    “你!你这个混蛋!”她改抬腿踢他脛骨。

    吴修身痛得哇哇叫,蹲身抱著脚,官亭又趁机溜出去,像只要飞出笼外的鸟,他不管痛,拔腿就追,就在她跨出大门的瞬间,他飞身扑去,两人双双跌在门外的车皮上。

    正巧,一辆车驶近。

    吴修身抬眼,身下还压著官亭又。“你看,你就乖乖地等我爸回来不就好了。”眼角余光瞥见父亲飞也似的跑来,他哇了一声。“爸,原来你可以跑得这么……”他的惊叹来不及画下句点,父亲握拳就赏他一记爆栗,他瞪眼控拆。

    “爸,你为什么打我?!”

    不只是打,下一刻,他被父亲整个拖起丢到一旁。

    更吊诡的是,他眼睁睁看著父双跪下男儿膝,几乎是五体投地地跪伏在官亭又面前。

    这是什么状况?

    “对不起!请你原谅我!”吴八德的老脸已经贴到草皮,声音之大,几乎可以撼动整片大地。

    官亭又一头雾水,却又万分戒备地爬起身,瞪著这占怪的画面,猜想现在是上演哪一出戏。

    “亭又,你没事吧?”

    低柔的嗓音逼近,她抬眼,瞥见她的男人站在逆光中,她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却从他的声音中听出担忧。下一刻,她已经落在一个结实的拥抱里。

    “我没事,我很好,只是……”她埋进他的胸膛里,听著他急切的心跳。

    “那个混蛋!”魁里横眼瞪著尚在状况外的吴修身。

    “修身,过去道歉。”最後下车的吴四维命令。

    “嘎?可是,是我爸……”

    “道歉!”

    吴修身再不情愿,也得听令低头道歉。“对不起。”

    “叔叔,要不要先带官小姐到屋里坐下?”吴八德不知道何时已站起身,连沾在身上的枯草都来不及拍掉,便急著讨好两人。

    叔叔?

    官亭又相吴修身同时皱眉。叫谁?

    “我。”魁里读出她的疑问,主动说明,“我是他们的叔叔,他们爸爸的弟弟。”

    “咦?!”吴修身和官亭又爆出声响。

    吴修身这下终於可以明白为什么老爸刚才会五体投地的跪官亭又。

    官亭又呆了两秒。“你!”

    “对。”魁里轻轻点头。

    “你不是说你是私生子吗?”

    “对呀,我是他们的爷爷吴百行在外头的私生子。”他直瞅著她,确定她气色红润,总算放心。

    “我还以为你是吴十全的私生子。”不只是她,应该很多人都这么猜测。

    “不是,我只是很倒楣被他找出来的私生子。”说到这个,他忍不住抱怨。“我跟我妈原本过得好好的,就他鸡婆,莫名其妙把我挖回吴家,说要栽培我,要我当继承人……臭老头,剥夺我的童年、我的求学时代,还有我的恋爱!”

    欠他的可多了!想了想,他还是认为臭老头设下一个很大的陷阱诱使他往下跳,等他回美国时,非要痛扁他一顿不可。

    官亭又听得一愣一愣,眼角余光瞥见其余吴家人都一脸大便,却又不得不接受这可怕事实的表情。

    “等等,既然你的辈份比他们还高,当初你为什么不乾脆全盘说出?”这不是很怪吗?

    “因为他们要是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我就会被架上总裁的位置,再也不得翻身。”他把坐上总裁之位视同下地狱,躲都来不及。

    但她懂,因为她知道他一直渴望自由,想要掌握自己的人生,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如今,却为了她而甘愿被缚。

    傻傻地看著他,她内心泛著感动。

    “我原本是打算拿我继承的股权去换向阳,但是刚才我接到医院护士小姐通知,说你被人带走,火大之下,也只好为了你抛弃流浪的梦想。”他说得深情款款,像一波麻栗电流,企图寸寸将她征服。“只有继承总裁一位,我才有权力帮你拿回向阳。”

    官亭又原本柔顺地偎进他怀里,却在听见关键语後,蓦地抬眼瞪他。

    “怎么了?”魁里一头雾水。

    他都已经做到这种地步了,她还不满意?

    “护士小姐?”她眯起水眸。

    “嘎?”

    “你说护士小姐通知你,她为什么要通知你?又为什么会知道你的手机号码?”她连珠炮般地丢出疑问。

    他脸上滑下一片黑影,乌鸦啊啊从头上飞过。

    他的深情款款、他的柔情似水,她都没听到,只听见最无关紧要的配角?

    “你说不出来?”她恨恨地站起身,反身走回屋内。

    “亭又——”他追进去。“那没什么,只不过是我在病房外守著你,有些护士看见不忍心,拿了毯子给我,或帮我送水,我基於感激才给她们手机号码,总想也许哪天可以派上用场,你看,今天不就派上用场了?”

    “对啦,她们看见会不忍心,就属我没血没泪,你去找她们啊。”骗谁啊?手机号码这么简单就可以出卖?

    他不悦地沉下脸。“你够了喔。我都没问你怎么会跟那家伙在那边拉拉扯扯,你还敢拿那种无聊问题污蠛我?”真是天地良心,他都说得这么明白,为什么她还要找碴?

    为了她,他不得不扛起四方,她还不感动?

    “你瞎了!什么拉拉扯扯,明明就是我想跑,他扑倒我。”她回头瞪他。“我还担心你会为我赔上什么,结果你居然在跟护士聊天?”

    “我哪里跟护士聊天啊?!”他在谈判好不好!意外瞥见客厅长几上头摆著两杯茶,他悻悻然哼著。“依我看,你才是跟吴修身在泡茶聊天吧,哪里像是要去找我啊?”

    真是够了!圆满的结局为什么变得这么荒腔走仮?

    故事到这里,应该是她要搂著他,要求他原谅她,她误会他了等等动听的话才对!

    “对,我就是跟他泡茶聊天,怎样?”官亭又倔强地反唇相稽。“你都可以找美眉聊天了,为什么我不可以?”

    魁里闭上眼,深呼吸,稳住火气。“听著,我觉得我们没必要……”

    “修身,泡茶!”

    不等他说完,官亭又无视他的存在,向刚要进屋的吴修身招招手。

    “不准过去!”魁里吼著。

    吴修身站在门沿不敢踏进一步。

    “给我进来!”官亭又开炮。

    “给我进来试试看!”魁里阴森森地撂下狠话。

    吴修身站在门沿前进後退、前进後退,欲哭无泪。“爸,救命啊!”

    官亭又大步向前,硬是挽上吴修身的手臂,将他僵硬的身体给拖进厨房。

    “官亭又!”魁里恼瞪著她。“你是非要惹恼我才开心,是不是?”

    “怎样?你又要并购我家公司?抱歉,没了。”她冷冷地哈哈两声。

    魁里沉痛地闭上眼,抬头瞪著碧丽辉煌的天花仮,突地从胸口爆出一声闷吼。“我现在要回去了,你要不要跟我走?”

    “不要,你要先跟我道歉。”她扁著嘴。

    “道什么歉?”

    “你居然连要道什么歉都不知道?”她气得跳脚。“吴冠荧,你真的很可恶!”

    “谁可恶啊?你……”见她又是跺脚又是踢墙,他选择为爱认输。“你先冷静,我晚一点再过来,你不准太激动,要是敢再让身体出问题,我就把你每天都绑在病房里。”

    说完,他回身就走,头也不回。直到车子驰远的声音传来,回过神来的她火大地砸起杯子。

    “可恶,真的走了?!”再哄地一下会死喔。就跟她说,他跟那个护士没关系不就好了?“吴修身,你说,他到底是什么心态?”

    “……我不知道。”吴修身看著她,“婶婆,你要不要先到客厅坐一下?”

    “你叫我什么?”她眯眼瞪他。

    “婶婆啊,吴冠荧是我叔公,我当然要叫你婶婆。”在吴家,很重视伦理的,该有的礼数不能少。

    “修身说得对,婶婶,你先到客厅去坐一下,我想叔叔等一下就会过来了。”堂堂四方总经理吴四维卑躬屈膝地请求。

    官亭又觉得胃快要抽筋了。

    婶婶?婶婆?她被一个年纪差不多大的男人叫婶婆,一个跟她爸年纪差不多的男人叫婶婶!

    ***bbscn***bbscn***bbscn***

    结果,魁里爽约了。

    那晚他并没来,前晚也没来,昨晚更不用谈,她想,他永远都不会来了……

    “婶婆,你要放宽心,不是叔公不理你,而是公事很忙。”

    “对呀,婶婆,你要体谅叔公。”

    “婶婆,叔公要我来问你,什么时候愿意回去?”

    官亭又很想翻白眼。

    这群吴家三世祖,男男女女全都来拜码头了,阵仗不算太大,但是天天报到,全都是为他求情而来。

    本人不来,请出虾兵蟹将做什么?

    她不想被同辈的人叫婶婆啦~~

    “婶婆,那个假扮叔公的人来了,要不要见他?”某个三世祖问。

    假扮叔公?那不就是典圣?干么那么拗口啊?“请他进来。”

    不一会,典圣被领到她面前。“典圣……”好久不见,好憔悴的脸啊。

    “亭又~”典圣热泪盈眶。“咱们多日未见,恍如隔世啊——”

    “你以为你在演舞台剧吗?”她绷著脸。这么芭乐的台词也敢拿出来说。

    “呜呜,魁里好过份,他说我要是无法把你带回去,他就不准我回美国。”典圣差点哭趴在她腿上。

    “嘎?”出这种贱招?“你缺机票钱吗?我帮你买机票。”

    “我缺护照~”

    哇,这么卑鄙?官亭又努了努嘴?“其实,那天他要是肯来,我就会跟著他回去,可谁知道他一去不回。”

    “他在处理向阳的交接问题,和你大哥忙得连家都没回去。”关於这一点,典圣就忍不住要替魁里说话。

    官亭又眨眨眼。原来是这样……

    “他现在还在忙呢。”

    官亭又的脸愈垂愈低了。

    “对了,我可以请教你们吵架的原因吗?”典圣见她犹豫了,决定直捣核心。

    她的眼神开始飘来飘去,显然对这个问题很不愿意作答。

    “很严重吗?”他有些惊讶。“我以为他已经帮你拿回向阳的经营权,你应该就会前嫌尽弃的说。”

    “是啊,应该是这样,要是他别提到护士打电话给他。”官亭又扮了个鬼脸,把事情说了一遍。

    典圣傻眼。

    “你干么这样看著我?”她不满地噘起嘴。

    “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落落大方又知进退的女孩,想不到你……”难道只要一谈起恋爱,女人就会变得低智商?不,魁单的智商也变低了。

    一个僵在那边,—个死守另一头,干么呀?

    “我早就後悔了好不好!我想回去啊,可是他又不来。”她也觉得很幼稚,还每天被婶婆攻势炮轰,都不知道这几天地有多难捱。

    “你、你……”长长的叹息一声。“你不过去,他过不来,我们约个地点,好好谈谈,你觉得怎样?”

    “欸?”官亭又双眸发亮。这是几天来最有建树的提议了。“可是,他会来吗?”

    水眸又黯下,好怕又被拒绝一次。

    “会,绝对会,铁定会!”

    “那……”她漂亮的水眸转了一圈,赶紧叫人送来纸笔,她伏在长几上开始画图,还不忘加注解,就怕魁里看不懂。“好了,你把这个交给他。”

    典圣看了一眼,眉头都快要打结了。“这是什么?”

    “寻宝图!定在晚上七点,跟他说,不见不散。”

    尾声

    未到七点,相恋的人儿来到了寻宝图上标示的地点。

    魁里西装笔挺,一头快及肩的发潇洒地梳到脑後,露出他抢眼的五官,蓝宝耳环还在他的左耳上闪闪发亮。

    他很期待,像是重新谈了—场恋爱,过程让他好怀念。

    官亭又盛装赴宴,如瀑长发掩住细白美背,精致的五官上有著思念,如花盛开的蓝宝耳环在她的右耳上吐蕊。

    她好紧张,觉得时光像是回到刚爱上他,两人第一次约会的感觉。

    黄昏已过,初灯亮起。

    两人各守一隅,天荒地老。

    时间分秒经过,眼看已经过了七点、八点。

    魁里瞅了眼搁在排倚上的红玫瑰花束,心里想著,不会的,她一定会来的。

    时间缓慢而沉重地拉动著,眼看过了九点、十点。

    官亭又忍不住想,难道说,她拗过头,他决定放弃她了?

    不会的、不会的,他爱她,他—定会来的。三年前,他都可以远渡重洋而来,没道理现在近到伸手可及的距离,他连伸手都不要。

    会的,他一定会来。

    时间滴答、滴答,随著心跳时快时慢,直到魁里发现玫瑰花枯萎,再也沉不住气地抓出手机快拨。

    说时迟那时快,那一头的官亭又也正准备拨电话,方巧接通了电话。

    “官亭又!你是跑到哪去了?你要我!”没了平时慵懒调调,魁里像头抓狂的喷火龙。

    “吴冠荧!我才想问你是怎样!你是路痴还是方向痴,到现在还找不到路啊!”雍容华贵的气息被她的吼劲吼掉大半。

    待他吼完,魁里突地朝左侧探去。

    “女人,你现在在哪?”他下意识地朝声音来源走去。

    “当然是在我地图上画的地方!”

    “你自己画的你还会搞错?!”

    官亭又吓了一跳,瞪著手机,发现声音好立体,突地看见一抹阴影挡去她头顶上的光线。

    “你现在才到?!”她瞪他。

    “我早就到了,我还没七点就到了。”他没好气地吼著。

    “你跑去哪?”

    “不就是你写的地方?”他火大地掏出地图丢给她。“你害我在那边等了老半天!”╳的!都十二点了。

    她看了看,确定无误后,更大声地吼回去。“你猪头,我明明写右边耶!”她很用力地指了指前面的大楼和所在位置。

    他无言以对地看著她,把地图换个方向。“你自己看,我站那个角度,面对后头那幢大楼,是不是也在右边?”他指了指刚才的所在位置。

    她想了下,乾笑两声。“我忘记後头也有大楼。”

    “嘿嘿。”他笑得很敷衍。“我三年前找来这里时,也是因为你地图画得太潦单,害我找了好久。”

    都怪他疏忽,以为地点约在她家前头的公园,就万无一失。

    岂料两个人竟在公园两头等,真是……够了!

    “哪会啊?”她伸出手。“你把那张地图拿出来给我看看:”

    “……被我撕掉了。”

    “你撕掉我画给你的地图?”

    “我三年前到这里,瞧见你跟一个男人搂在一起又说又笑,才会撕掉地图。”他修养好,才没有上前揍那男人一顿。

    “你为什么不叫我?”

    “我为什么要叫你?”

    “讨厌!”

    官亭又跺脚,小跑两步,被一把力道拽入怀里,热吻霸气地吻上。她没有巨抗,勾上他的颈项,想要与他贴覆纠缠得更铺魂。

    “宝贝,我们已经浪费很多时间了,你认为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他用最诱人的姿态在她唇角轻挲著。

    她醉眼迷蒙。“回家,你觉得如何?”原本是打算来顿浪漫晚餐,话相思,然後再回家的说。

    “我喜欢这个答案。”他重吻她的唇,立即将她打横抱起。“你家比较近,先回你家,你觉得如何?”

    她粉颜羞透。“我哥不在吗?”讨厌,说得这么明显,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们待会要做什么了。

    “呵呵,我之所以能够告假外出,当然是有他顶著,我跟你保证,就算到明天天亮,你也不会看见他。”他快步冲向大楼。

    “你欺负我哥?”

    “不,我现任打算欺负他妹。”而人就在他的臂弯,躺进他最幸福的角落里。

    【全书完】

    *欲知超级龟毛的奉在威与脱线拜金女宣妍的爆笑同居生活,请看花园系列956冤家入宅之一《拜全,有道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分手,没天理最新章节 | 分手,没天理全文阅读 | 分手,没天理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