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一钱婢 > 尾声

一钱婢 尾声 作者 : 绿光

    一夜间,夏侯懿府被火吞灭,烧得一砖一瓦不剩,只在现场找到一具尸体。

    上官向阳因而略松口气。

    约莫一个月后,上官家所有的产业权状被入送到庞府。

    “她一定还活着吧。”庞月恩如此说。

    “当然。”收下权状,上官向阳的心总算安稳了下来。

    那日他待在府外,等火势消失后再人府寻人,只找到一具被烧成末的尸体,明知道那肯定不是凛儿,但直到今天,他才能确切地安下心来。

    几日后,他带着所有权状下淮南告知上官凝,岂料她却又将所有产业交由他打理,逼得他不得不下一趟江南,了解一下此处的上官家产业。

    “向阳,你瞧,是整片的莲花池呢。”从淮南转河道南下,经扬州再转苏州,进了苏州城,水渠贯城,和沛京有几分相似,只是少了几分磅礴气势却添了几分幽美雅致。

    “倒是挺美的。”上官向阳轻笑。

    他也是头一次下江南,没想到苏州城渠道上竟遍植各色莲花,一眼望去,恍若有神佛降临般圣洁清雅。

    “咱们在苏州多待几天吧?”

    “好啊。”他知道一路赶下来,她必定也累了,“不如,咱们先找间店歇会吧。”

    “嗯。”

    上了一座拱桥到彼岸,热闹的十字大街上人潮络绛不绝,他挑了右手边一家茶楼,刚进楼时,便见一个约莫十岁大的孩子迎面问:“两位客官这边请,请问要吃点什么?”

    上官向阳看着那面貌极为清秀的孩子,颇为意外这年岁的孩子竟有如此世故,却又不至于太过老成的眼。

    “弄点招牌菜吧。”

    “马上来。”

    两人在临窗的位置坐下,这里可以看见外头热闹的大街。

    “向阳。”

    “嗯?”

    “我觉得那位老先生有点眼熟。”庞月恩指着在堂间穿梭的身影。

    上官向阳眯起黑眸,正细忖着,却突地听见那老者附近传来争执。

    “这茶水这么差也敢跟我收钱?你到底懂不懂规矩啊”说着,还很顺手地翻了桌。

    啪啦声响引起后院的注意,帘子后头随即翻出几张很凶恶的脸,大步逼近那个蓄意作乱的人。

    “……这不会是黑店吧?”庞月恩忍不住问。

    上官向阳不语,直盯着这一幕。直到帘后出现一道声音,“让他把钱留下,直接赶出去。”

    闻声,他立时瞪大眼。瞅着手上端着木盘而出的男人好半晌。

    夏侯懿察觉到不寻常的目光,偏头看来,也是怔愕下,但随即便扬起懒懒的笑,缓步走向他。

    “本店的招牌菜。”他在他俩的桌上搁下一碟又一碟的糕饼。

    他身穿素白半臂,上官向阳瞪看他白手背延伸到手臂上的严重灼伤疤痕,再缓缓往上看,发现他竟连颈部到下巴都是烫伤,而他拿东西的动作有点缓慢而勉强,可以想象当初烫伤时是多么严重的伤势。

    “……凛呢?”

    “在后头忙着呢。”无视庞月恩睦目结舌的模样,夏侯懿直看着上官向阳,有些不悦地一哼,“她可是念你念得紧。”

    “她真的在?”他又问。

    看了他一眼,夏侯懿径自走到帘后。不一会,便拎看一个小人儿过来。

    “……嘿嘿,好久不见了,向阳,庞三。”上官凛有些难为情地笑看搔脸。

    上官向阳仔细地打量她,发现她毫发无伤,不管是她的脸、她的手,皆看不出有半点伤势,想来当时夏侯懿定是将她护得紧紧的,这下子,他总算可以安心了。

    “向阳?”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他哑声说。

    “我不是有托人把权状交给你,你应该知道我没事啊。”上官凛像是做错事的小孩,不断纹看葱白指头。

    “是啊,但总要亲眼见到你,才能安心。”

    “有我在,她怎么可能有事?”夏侯懿哼了声。

    上官向阳懒得理他,径自说:“既然你在苏州,那往后苏州的铺子就交给你打理了。”

    “不成,我……”她没有勇气告诉他,那些惨事皆因她而起,她现在只想过平静的日子,弄点小买卖过活就好。

    “我不管,你不能把一切都丢给我,总不能要我老是南北奔波吧。”关于城里的传言,干燃了好几日,里头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但他心里也大概有点底了。

    “可是——”

    “你就接下吧,要不然你是打算把我相公折腾死啊?”庞月恩总算回过神来,没好气地拉着她在旁坐下。

    “你们成亲啦?”上官凛喜形于色。

    “还没,还不都是因为你不告而别,他哪里会想成亲?”

    “喔喔,这是在怪我?”上官凛笑嘻嘻地拿起一块糕拼喂她。“就让小泵喂块糕拼给大嫂,还盼大嫂别见怪。”

    “别。我不喜欢吃糕饼。”

    “咦?可以往我到庞府做客时,你总爱跟我抢糕饼吃呢。”她可是记得一清二楚,每次都被她气得哇哇叫又不能发作。

    “呱……那个是、那个是……”庞月恩顿时词穷,她才不爱吃糕饼呢,不过是吃醋她和向阳太好,所以故意抢她东西吃罢了,那么幼稚的往事,她打死也不会承认的。

    “大嫂是嫌弃我?”上官凛岂会摸不透她的心思,故意嘴角一垮,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低叹。

    “不是,我只是——”

    坐在对面的上官向阳看着他最爱的女人和他最疼的义妹斗嘴,不禁愉悦地勾起笑,突地发觉身旁有人尘下,不由得横眼睨去。

    “我跟你很熟吗?”他不客气地质问。

    “总是得要想个法子熟一点,毕竟我还得叫你一声大哥。”夏侯懿看也不看他一眼地答,黑眸直瞅着上官凛,瞧她唇下梨涡微现,心情也是大好。

    “谁要你叫我大哥?”

    “凛儿啊。”他耸了耸肩。“她怎么说,我怎么做。”

    “……我可还没原谅你。”血海深仇,不是说忘就能忘的。

    “那倒无所谓,横竖都已经被你砍了一剑,我不在乎再多一剑。”他一脸无所谓。

    “若是你待凛儿不好,我给的绝对不只一剑。”

    夏侯懿横眼晚他。“你是不是太贪心了点?”

    “什么意思?”

    “已经有个美娇娘了,就连凛儿也不放过?”

    “你胡说什么,我——”

    “对啊!我也觉得你对凛太好,在我面前强颜欢笑,现在一见到她,笑得可开心了呢。”吃醋已久的庞月恩不禁也和夏侯懿同一个鼻孔出气。

    “该不会是你们兄妹俩……”他火上加油地起了个头。

    “喂”

    “凛儿,管好你相公”

    “我会的”上官凛鼓起腮帮子瞪他,只见他笑眯了黑眸,放声大笑。

    他的笑声爽朗,没有算计,没有城府,只有豪气,被夏日的暑风迎送到莲池上头,吹得莲枕摇曳生姿——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一钱婢最新章节 | 一钱婢全文阅读 | 一钱婢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