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锦绣天下 > 尾声

锦绣天下 尾声 作者 : 莫霖

    沈力恒一行人,远远离开京城,再也不管这京城的荣华富贵,此后天高皇帝远,人生海阔天空。

    不管谁当皇帝都好,但只有他们自己可以主宰自己的人生。

    虽是如此,但依旧知道自己必须稍事躲藏,不能太过张扬。听说,沈力恒绣出的那一幅万龙御天图彻底惹恼了赵本义,他已派人到处追捕沈力恒;再加上两个始终下落不明的皇室龙女、龙子——赵紫心和赵衡安,新仇旧恨全部加在一起,让赵本义这回发誓非要杀了这些人不可。

    沈力恒当然知道这个消息,于是他决定先前往临汾,取出沈家在当地藏有的宝藏财富,然后住深山里去,找个可以自给自足的地方,定居下来。

    不管要渔要猎、要耕要牧都可以,他有手有脚,自然可以养活他自己,还有他心爱的妻子,未来说不定还有他们的孩子。

    他到达临汾,依照父祖留下的指示,找到了那一箱财富。打开一看,讶异不已,这不只可以自给自足,简直可以豪奢度日。

    箱内净是各种珠宝首饰、金银元宝,满满一箱,令人眼花缭乱,连沈力恒自己都看傻了。

    “这么多?”沈一虎傻眼。

    “听爷爷说,这是爷爷的爷爷当年封为锦绣官时,在各地藏下的财富。”沈力恒笑了笑,“看来那时候,高祖父就预想到会有今天了。”预想到总有一天,沈家子孙需要抛弃在京城、在朝廷的一切,远走高飞。

    与赵紫心对望,她慢慢能释怀、了解。

    她有她的悲剧,他有他的宿命;他无法扭转她身为公主的悲剧,她也无法改变他怀璧其罪的宿命。但只要他们在一起,什么悲剧、宿命,都毋需在意。

    带着那箱财富离开了大城临汾,这里市集热闹,人声鼎沸,但终非可让他们安稳藏身之处。

    他们四人继续前进,一路上确实可以衣食无忧,甚至这般流浪逃离还颇为惬意,但那是对他们两个男人;紫心与平儿终究是女人,还是需要找地方落脚歇歇,四处奔走终非适切。

    终于有日他们来到深山里,找到了一间废弃的小屋子,屋内虽然混乱,但不算破旧,观察了数日,发现都没人出入,显见已遭废弃。

    于是他们决定在此住下。

    沈力恒与沈一虎花了许久时间,将屋子整理至堪居的程度,修补屋上、梁柱破损;平儿则带着赵紫心整理屋内的混乱。

    这屋子不大,有个小正厅,左右两侧有两间房,还有厨房与后院。小虎子想了办法接山泉供煮饭、洗衣之用。

    就这样,一家人在此住下,将这已经快要废弃的屋舍打造成供他们安身立命的家。

    为了安全,他们尽量不外出,自己在家门前种菜、养鸡;若真需要下山采买物品,也由沈一虎与沈力恒分别去,但至少留个男人在家。

    虽然有着一箱财富,但住在这深山里,金银珠宝毫无用武之地。可是沈力恒知道,紫心与他经过大风大浪,现在都追求安稳、恬淡的生活,有没有华丽的服饰、有没有山珍海味,一点都不重要。

    平儿还不太习惯她做什么家事,紫心都会在一旁跟着做;不过紫心到时恰然自得,甚至会开口问该怎么下厨、该怎么处理食材……她一点都不觉得苦,仿佛乐在其中。

    沈力恒看着她,尽避脸上有伤,那让他心疼,但他发现她脸上开始散发一种特殊的光彩,过去她贵为公主,却毫无此种神采,那种安之若素、不动如山,她的人生至此好似老僧入定,一切尽在其我。

    过去的紫心让沈力恒觉得心疼,现在的紫心让他觉得欣慰,但不管如何,那都是同一种感受。

    现在她正在房屋后头洗着衣物,平儿在灶前忙着。

    紫心已经学了许多有关操持家务的事,就这生火煮饭还不行,假以时日……假以时日……

    沈力恒蹲到她身旁帮她的忙,赵紫心看着他笑了笑,两个人并肩一起忙着。这一幕,让他们想起刚逃出宫时,短短数日的恬淡气氛。

    “你的嫁衣,我准备好了。”下山找了布庄,也采买绣线。几天晚上的忙碌,终于完成。

    赵紫心愣了愣,有点害羞一笑,“我只是随便说说的,就算没有嫁衣,我也会嫁给你……只是现在没有高堂,怎么结拜?”

    “还有天地,还有你、我。我想我们的爹娘,应该也在远方看着吧!”

    赵紫心含泪,手里虽然继续忙着,没有停下,心却暖着、热着……点头就应了他,不只是欠他的,更是圆了自己的梦……

    一家人没在一起很久,一年半后,小虎子就下山投军了。此时听闻各地藩王陆续起兵,要讨伐赵本义,个中缘由他们身居山中而不知,但可想而知,赵本义开始失了民心。

    讽刺的是,当初赵本义起兵叛变,各地藩王纷纷响应;如今可能因为赵本义想要撤藩,巩固自己的权势,避免藩王叛变重演,反而激怒了各藩王。

    小虎子毕竟年轻气盛,可能待不住这安逸的生活,于是沈力恒把自己的宝剑给他,再给了他足够的盘缠让他下山投军,去闯他的天下。

    当然平儿很伤心,这又是另外一个生离死别的故事了……

    紫心待平儿如妹,他自然也是;平儿也渐渐的忘记了紫心曾经是公主,两人开始像朋友般,紫心曾说这公主只是虚名,只是披着华服的普通人,卸下之后混入人群中,谁还分得出来?

    小虎子这一去,整整三年,平儿表面不说,心里挂念、难过;他与紫心只能以家人的身份陪伴着这个女孩,撑过这思念之苦。

    三年光阴,说短不短,但这山外局势确实变幻万千,沈力恒刻意不去探寻,不想知道天下变化如何。

    他尚且如此,一心想要抛弃过去,只想留下现在的平静生活的紫心更是如此。

    三年后的某一天,这深谷内突然传来一阵嘈杂声,甚至还有马儿啼叫声。沈力恒在屋内整理刚从山下市集采买回来的布匹针线、日常用品,听到这声响,心下惊觉,赶紧冲出屋去看。

    这一看,不禁大喜,竟然是虎子。

    沈一虎一身戎装,还在马上,见到沈力恒,开心的立刻下马,冲到沈力恒面前,黝黑的脸上已是成熟,不再是那过去少不经事的小伙子。“少爷,是我,小虎子回来了。”

    沈力恒看着他一身戎装,英气勃发的样子,很满意,想要闹他,不禁作揖,“这不是沈将军吗?”

    沈一虎又好气、又好笑,“少爷,别取笑我了。”看看四周,“平儿呢?”

    这时平儿正巧也走出,扶着已经怀有身孕的赵紫心,平儿见到沈一虎,不禁激动,冲上前去,这对男女彼此互望,扶住彼此的手臂,眼眶都是一红。

    沈力恒上前扶着妻子,紫心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当然用针刺伤的伤痕还在,沈力恒多次下山向名医取药要帮她淡化脸上的伤痕,她是不拒绝,但总说没必要。

    她说既然他不会因为她这张吓人的脸而不爱她,那这伤痕就让它留着也无妨!

    话虽如此,但他终究不舍。

    而这身孕来的也有点晚,但总算来了。他们刚到这山里定居后没多久,随即成亲,虽无高堂可拜,但两人一心,此后发誓互相扶持。

    不过紫心可能因为不适应这环境,刚开始身体常常不适,需要他悉心照料。这一年下来,她健康许多,外表看起来像是寻常农妇,身子骨健康了,也就顺利怀孕,再过数月,便能产下两人的子嗣。

    沈一虎赶紧结束与平儿的深情互望,看向公主,屈膝下跪——这趟前来,就是要向公主报喜讯。“公主,一虎这趟下山从军,就是效力于四皇子麾下。如今四皇子终于中兴皇室,赵本义自杀身亡,四皇子即将登基为帝。”

    沈力恒欣慰的点头,赵紫心虽然面带淡淡微笑,但没有太激动的反应。

    沈一虎接着说:“四皇子交代我要向您,还有少爷报这个喜讯,还说要把您还有少爷迎回京城;四皇子说,您与少爷回京便要为两位正名,您是开阳长公主,少爷则是驸马爷;四皇子还说,要表彰少爷不屈服于赵本义的忠义之举,更要重振沈家五百年的锦绣天下……”

    平儿眼眶带泪,“老天有眼啊……”

    沈一虎看向沈力恒,“少爷?”

    他摇头,“你问紫心吧!”现在这个家,可不是他说的算。

    看向赵紫心,但她只是笑了笑,转身想要回屋——知道有好结果就好了,虽不期待,但活着还能见到这一天,已是万幸。

    沈一虎很讶异,沈力恒到时知妻甚详,知道这宫廷种种过往早已如同云烟。

    “公主?”

    停下脚步,“这里没有公主了,更不会有什么长公主。你告诉衡安,此次登基,是天下百姓愿意再给我们赵家一个机会,要好好把握;至于我,你告诉他让我随着夫婿藏身在这名山大泽间便是恩赐、便是正名。”说完就进屋。

    沈一虎不解,看着沈力恒,他只是耸耸肩,赶紧跟进。进屋,没看到人,来到屋后,这才见到妻子正在晾晒衣物。

    上前帮她,要让她多休息、少劳累。夫妻二人携手完成这繁琐的家务,但心里是甜蜜的、是快乐的。

    终于沈力恒开口。“真不回去?”

    摸着肚子,“现在我怀了沈家子孙,以后会不会我们的子孙也因为无师自通那套针法而惹祸上身?既然如此,不如不回去。”永远离开京城、离开繁华,也离开喧嚣。

    这是为他想,当然也为他们想。

    不是说衡安会伤害他们,她相信衡安会是个好皇帝,能为天下百姓谋福利,让万千子民有衣可穿、又粮可食,能成为真正的王者。她可以想见,若衡安知道这沈家传说,必会哈哈大笑,斥为无稽之谈。

    但往后呢?再往后呢?

    算了吧……

    况且前半生她享尽荣华富贵,却毫不快乐,那已经无法吸引她;反而是现在安稳平静、恬淡惬意的日子更让她留恋,愿意藏身在此,与夫婿、子女共享天伦。

    山外的一切,京城的繁华,公主的名位,她都不要了。

    沈力恒淡淡一笑,“说的也对……不过,我开始有点相信沈家传说了……”

    “怎么说?”

    “四皇子登基,他才是名副其实的王者。这朝代确实更迭异动,而我也确实会这套针法。”

    “是吗?”赵紫心将最后一件衣裳挂上晒衣杆,再靠在夫婿身旁,肚子一大,动作也迟钝,“我不知道,我也不在乎,让老百姓去决定把!”

    “不当公主,你真的开心吗?”他问。

    “没了锦绣天下,你开心吗?”她问。

    都是傻问题,他知道;有了彼此,他们心满意足。

    面对她,他第一次无言,只能伸出手抱着她。这一身技艺本当是谋幸福之用,往后若要使针,也只为妻儿绣衣缝绣。

    锦绣天下?不就在眼前吗?乃至于她肚里两人的孩子,才是他的锦绣天下……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锦绣天下最新章节 | 锦绣天下全文阅读 | 锦绣天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