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王样花心男 > 第十一章

王样花心男 第十一章 作者 : 慕枫

    【第七章】

    虽然大哥满心不悦,而且余怒未消,但为了成全她等待多年的爱情和幸福,他也只能点头答应放人。

    所以,她才能跟着席桐月来到威尼斯。

    即使是旅游淡季,各个着名景点依然是人挤人,更遑论旺季了。

    再者,因为电影节即将到来,更让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大量涌入威尼斯。

    威尼斯影展起源于两年一次的欧洲艺术双年展,而后在社会的鼓励与支持下改为一年一度,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影展,并和戛纳影展、柏林影展并称欧洲三大影展。

    大广场所在的圣马可岛藏着威尼斯最深层的灵魂,千年历史织成的金色斗篷,彷佛已载不动过于沉重的繁华和荣耀,一点一滴地向下沉沦。

    白天,光线太亮,仍掩不住历史留下的痕迹,两岸濒水矗立的豪宅、宫殿,外貌潮湿斑驳,楼面的地板,仍使尽最后一丝力道搏斗潮水起落和因快艇而涌动起伏的水线,昔日贵妇富贾踏过的台阶早已在水线下长满青苔。

    席桐月牵着她的手,悠闲地在游客稀少的巷弄里穿梭,跨过一座又一座的拱桥,经常在一转角就会有让人惊艳的美景出现,在缓缓流动的河边,微风徐徐,时间彷佛也静止了。

    走累了,他们就在小便场的台阶上坐了下来。

    “你不怕吗?”他将饮料递给殷伊蓝。

    她喝了一口。“怕什么?”

    “迷路啊。”他挑了挑眉。

    她轻笑。“不迷路怎么算来过威尼斯呢?”

    “说得好。”

    两人一起吃着方才在小巷弄里一家店买来的现做Pizza。

    “很好吃呢!”殷伊蓝吃得津津有味。

    “看得出来。”嘴角都沾上酱料了。

    看得出来?她困惑地抬眼。“什么意思?”

    “沾到酱料了。”席桐月噙着笑,以指拭去她嘴角的酱料,而后吮了下手指,如此亲昵的动作,他做来却非常自然熟练,完全没有一丝造作。

    这、这算不算间接接吻?“呃……谢谢。”她的脸颊蓦地热了起来。

    殷伊蓝,你干么脸红啊?学长又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以往他们就像家人似地一起生活了八年多,他替她解决吃到一半的食物,例如葱油饼、面线……等等,都是常有的事,她怎么就没脸红过?

    因为学长以前只把她当妹妹看待,即使是做这样的动作,也不会让她有太多的遐思,但现在他们的关系不同了,所以……她的期待、她的想望变多了。

    她,在期待学长吻她吗?

    “伊蓝。”

    “什么?”她吓了一跳,瞪大眼。

    他好奇地打量她。“你在发什么呆啊?”

    心脏卜通卜通地狂跳。“没、没事……吃Pizza。”她赶紧收回目光,低下头猛啃手里的Pizza。

    “我还是觉得你煮的菜比较好吃。”吃过世界各地的美食之后,他还是最喜欢伊蓝亲手煮的菜……说到这个,他就忍不住想抱怨一下。“你真的确定海芋会煮菜吗?”

    “她跟我说她会的啊。”

    “她说她会,你就相信啊?”他无奈地叹了口气。会不会太好骗啦?“那如果我说我还是处男,你信不信?”

    “当然不信了。”这八年多来,她帮他买过的保险套没有三、四百个,少说也有一百多个,要说他还是处男,鬼才相信!

    不然,那些保险套都到哪儿去了?他都吹成气球和历任女朋友玩游戏了不成?

    呿!

    胸口忽然漫上一丝淡淡的酸涩,虽然知道吃这种过去的老醋没道理,但她心里还是颇不是滋味。

    真是的,哪壶不开提哪壶!“伊蓝,你……”他小心翼翼地开口,一颗心悬在半空中,七上八下。

    那些都是学长向她告白之前的事,她没有必要耿耿于怀。殷伊蓝避重就轻地道:“我怎么知道海芋会骗我!”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重要的是未来。

    席桐月松了口气,夸张地道:“我能平安无事活到现在,是我福大命大,命不该绝,好不!”

    她听了笑道:“太夸张了啦。”海芋的厨艺有没有那么差啊?

    看见她的笑,他心里绷紧的弦才放松下来。“我可没有冤枉她,改天也让你尝尝她煮的菜好了。”

    他交往过那么多个女朋友,情史丰富足以写成一本书,他对待女友一向温柔体贴、呵护疼宠,却从不曾如此在意过谁的心情,这是生平头一遭,他关心在乎伊蓝的情绪,担心害怕她会因此而退缩,收回她的爱。

    或许,他比自己所知道的还要喜欢她。

    或许,从很久以前伊蓝就已经在他心底,只是他没有察觉而已。

    “不用这么麻烦,我相信就是了。”她不会觉得和自己的胃过不去。

    从小便场旁的巷弄望出去,正好可以窥见大运河上繁忙交错的公共渡轮、私人快艇、水上计程车、平板货船、贡多拉,壅壅塞塞。

    微凉的风徐徐吹来,没有炙人的艳阳,没有吵闹喧哗的人潮,宁静而悠闲的午后,让人舒服得昏昏欲睡,不远处有两三个当地人竟以地为床,以天为被,直接睡在地上。

    休息过后,席桐月带着她坐上最能代表威尼斯的贡多拉,在运河上轻轻摇曳地欣赏水都之美。

    在威尼斯,船夫的工作是世袭的,父传子、子传孙,一代一代地传下去。

    造型独特的贡多拉,在船夫的掌控下,优游自在地行驶于曲折迂回的水道中,映在运河上的波光水影,经常都是让人惊艳、难以忘怀的美景。

    “很难想象这样美丽的景色,会在2036年之后消逝,再也看不见了……”殷伊蓝忍不住为威尼斯的未来感到哀伤忧虑,却又无能为力。

    船夫忽然哇啦哇啦地说了一大串。

    席桐月摇了摇头。

    她一脸困惑地看看船夫,又看看他。“船夫说什么?”

    他指着矗立在前方,还隔了一大段距离的一座桥。“船夫说,那就是着名的叹息桥……”

    “他还说了什么?”就算听不懂义大利文,她也知道那个船夫刚刚说了可不仅仅只有一句话。

    他只好照实说:“他还说,这里有个传说,只要情侣两人共乘贡多拉,在钟声响起的瞬间通过叹息桥,并且为对方献上一个深吻,就可以白头偕老……再过五分钟钟声会响起,他要我们等会儿赶快接吻。”

    在通过叹息桥的时候亲吻啊……“这样的传说很浪漫啊!”她神情淡然地评论,不想让他察觉她心里真正的想法。

    “那根本就只是电影『情定日落桥』里特意安排的一个场景罢了,哪里是什么传说!”骗人不打草稿,他压根儿就不信。“事实上,所谓的叹息桥,是指犯人被判刑之后,押到刑场的必经之处,桥下往来的船夫经常听到死囚发出的叹息之声,因而得名。”

    和浪漫根本八竿子打不着边。

    大概是死囚的叹息太过残酷悲哀,不适合威尼斯浪漫水都的风格,所以导演George Roy Hill便以永恒的爱情来包装,留予世人浪漫而美丽的记忆。

    “那让来威尼斯旅游的情侣、夫妻增进情趣,也多了一些美丽的回忆,没什么不好。”殷伊蓝轻描淡写地道出。即便那个传说只是导演和编剧联手虚构出来,毫无根据的美丽谎言,她也愿意试一试。

    她知道学长有着不安定的灵魂,也很清楚他没有办法承诺她永远,但是在她心底深处仍存有一丝希望,希望两人的爱情能够永恒。

    船夫又再度提醒他们。

    学长回了些什么她听不懂,不过很可能是告诉船夫那个传说的真相,她猜。

    那一座连接总督府和监狱,短小、巴洛克风格的白色石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就在即将穿越之际,钟声响起了——

    当!当!当……

    来不及了,她和学长的爱情——

    席桐月突地一手揽着她的腰,一手固定她的后脑勺,倾身,结结实实地给了她一记热吻。

    殷伊蓝瞠圆了眼睛,整个人怔愕住。

    贡多拉在钟声响起的时候通过叹息桥,而学长也在同一个时间吻住了她。

    从那一瞬间,她就完全无法思考了,她只能本能地回应他。

    船夫轻笑。“呵……”不是说不信吗?怎么还亲得天雷勾动地火,差点一发不可收拾啊!

    要命!席桐月忍不住低吟了声。

    他几乎使上了所有的力气,才让自己离开她诱人的唇瓣。要不是船夫的轻笑唤回他的理智,他还真不知道自己会失控到什么地步。

    结束了这个吻,殷伊蓝的脸涌上红潮,体内有股莫名的渴望在骚动、翻腾着。

    “为什么?”她喃喃地问。

    “什么为什么?”他装蒜。

    “为什么吻我?”

    “想吻你就吻了,不需要理由。”

    知他甚深的她,隐约猜得出他的想法,但仍是想听他亲口说出来。“你不是不相信那个传说?”还嗤之以鼻。

    “我是不信。”他才没那么好唬弄。

    “那为什么要在钟声响起,贡多拉穿越叹息桥的那一瞬间吻我?”硬要说是凑巧的话,她是坚决不信的。

    他拗不过她,只得开口,“因为你相信。”

    学长对那个传说嗤之以鼻,对永恒的爱情没有把握,却愿意为了让她安心而那么做!殷伊蓝的心里瞬间盈满暖暖的感动。

    不论将来她和学长的爱情能否开花结果、能否永恒,她很高兴她爱的人是他。

    这并不是她第一次造访水都威尼斯,却是第一次感受到威尼斯的浪漫和凄凉绝美。

    她想,她会一辈子记得威尼斯,记得叹息桥。

    因为威尼斯和叹息桥,一起见证了她和学长的爱情。

    丽都岛 Lido。

    六十多年来,威尼斯影展始终维持传统,在丽都岛举办,今年当然也不例外。近年来,每一届影展主席都希望能加以突破,使这个历史悠久的影展能形成更大的国际影响力,并且得到更多的关注,带动电影事业蓬勃发展。

    巨大的金狮在电影宫外傲然矗立,铺着红地毯的星光大道上众星云集,镁光灯此起彼落闪个不停,捕捉每一个珍贵的画面。

    在席桐月的坚持下,殷伊蓝穿上一袭露肩的水蓝色礼服,陪他走星光大道,俊男美女的组合一向引人注目,尤其男主角还是话题性十足的名导演席桐月,众人心中都有一个相同的疑问——

    她,会是席桐月导演下一部电影的女主角吗?或者是他的新女友?

    所有人都在猜测她的身份。

    有个金发美女主动上前攀谈。“席导演你好,我是梅莉雅.柯托纳,很高兴能在这儿见到你。”像他如此出色又才华洋溢的东方男子并不多见,她早就慕名倾心已久。

    纵使他交往过的女朋友不计其数、纵使他的绯闻从不曾间断,她也愿意一试。

    席桐月颔首微笑。“柯托纳小姐主演的作品也获邀参展了,恭喜。”

    “谢谢。”顾盼之间,风情无限。“在影展结束后,席导演愿意给我一点私人的时间吗?我有一点小问题想请教你。”

    “我也很想和梅莉雅小姐私下聊聊,一起切磋研究,不过……”他一脸遗憾地道:“很不巧,我已经有约了,所以不得已只好让美丽的小姐失望了。”

    “真不凑巧呢!”她当然也明白这是他婉转的拒绝。

    “是啊。”他附和。

    梅莉雅的神情里流露出一丝掩不住的失望,但很快地消逝不见。“有空的话,请和我联络。”

    “一定一定。”他允诺。

    连她都看得出来金发美女对他有意思了,以他的恋爱经验值,更不可能察觉不出她话里的试探之意,还一定一定呢!“梅莉雅小姐人长得漂亮,身材又好,是大多数男人心目中的性感女神。”

    他点头。“的确。”

    “你想赴她的约吗?”殷伊蓝状似随口问。

    他面露喜色。“我可以去吗?”

    他还真的想去?她赌气地别开脸。“去啊,又没人拦着你。”

    “那你晚上自己一个人回饭店没问题吗?”

    他就这么迫不及待想和金发美女单独约会,连送她回饭店的时间也没有?!“没、问、题,当然没问题了。”她气呼呼地道。

    他轻笑出声。“生气啦?”

    “你——”她顿悟,他故意逗她,顿时有些困窘。

    “我还以为你不会吃醋呢!”他的笑容里有一丝计谋得逞的愉快。“那我可就烦恼了。”

    他真不知道,过去她是如何忍受他和别的女人在她面前浓情蜜意、卿卿我我?

    过去,他一次又一次地伤她的心、一次又一次地挥霍她的爱而不自知,他很感谢上天对他的厚爱,让他还有机会弥补,还能拥有她的爱!

    “哼哼,柯托纳小姐对你有意思,你很得意喔。”倘若是在以前,只要他也对她有感觉,今天晚上两人就会共度春宵。

    席桐月往她腰间一揽, “你大可以上前宣示所有权啊,就像这样——”

    他俯低脸,饥渴而热情地覆住她的唇,吻得她不能呼吸。

    吓!这里有那么多媒体记者在场,他竟然、竟然当众吻了她,而且还是这么火辣辣、让人脸红心跳的一吻!殷伊蓝的脑袋顿时成了一团浆糊。

    镁光灯霎时闪个不停。

    一吻既罢,他才稍稍退开,给她一些喘息的空间,满意地审视她更显得湿润红艳的唇瓣。

    “我可以宣示主权?”

    “你当然可以了。”杜绝其他女人对他的觊觎。

    殷伊蓝立即伸手环住他的颈项,主动吻上他,学他刚才的方式亲吻他。

    他懊恼地抚额低吟。“噢……”他不应该低估了伊蓝对自己的影响力。

    现在,他终于明白何谓“自作孽不可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王样花心男最新章节 | 王样花心男全文阅读 | 王样花心男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