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一两 第五章 作者 : 浅草茉莉

爷越来越奇怪了,不仅吻了她,对她的态度也越发令人不解。

银一两在上书房侧着小脑袋,想着自进王府以来所发生的事情。现在王爷对她的教学不再局限于书法功夫,连四书五经,甚至记账也都在他的教学范围内。

另外,只要她喜欢,有兴趣学习的,他从不阻止,好比一日她上街巧见一名姑娘虎虎生风地骑着一匹快马从她身旁呼啸而过,模样好生飒爽,当下羡慕,回头就向他暗示要求骑马,他依旧没当面应允,但隔日就有一名马师牵着马至厨房问她何时能开始练马。

实在不解他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哼,也不是全然的好,他不仅多次戏弄她,有几次还差点让她小命不保,最最最可恶的是,他竟然夺走了她的初吻,而且事后连一声道歉也没有,看她的眼神也一次比一次奇怪,书她现在每次与他在上书房独处时,都会觉得有些发毛。

她越来越迷惑了,也不得不承认他真是个令人难以捉模的人,有时还真不知道该如何与他相处?

想不通,结果就不知不觉趴在案上睡着了……

“啊!”银一两醒后惊叫,发现自己竟然睡在上书房里,七王爷专属的金面铜铸软榻上,身上还盖着他专用的蚕丝薄被。难怪昨夜她睡得如此舒服,可是,是谁抱她上榻的?她明明记得自己最后是趴在桌案小睡片刻的,最后怎么会睡在这软榻上?

如有人抱她上杨,那又会是谁呢?

她敲敲脑袋,怪自己睡得太熟,才会连是谁好心抱她上榻都不知道,这下她向谁道谢去?

“哎呀!不管了,还是趁没人发现前快开溜吧!”她脚尖才要伸下地板就听到开门声,吓得她火速又将脚收回。

“七弟,真是抱歉,一早就来打扰,你——”太子已经与朱战楫一脚踏上书房,也一眼看见愕然缩于软榻上的银一两,神情不禁有些讶然。

“爷,太子……我……”这可糟了!太子和主子议事,她这奴才竟在上书房里睡大觉,成何体统?她赶紧起身打算告罪,只是才要出声就听到太子先开口揶揄。

“七弟,你府里的厨娘还真是特别,敢情您这书房重地成了她的寝房了?”早知道七弟宠这丫头,但不知容忍她成这模样,连父皇前年御赐的金面铜铸软榻,都让这丫头糟蹋。

听太子这么说,登时吓得银一两一动也不敢动,张着大眼不知如何是好。

只听闻朱战楫冷冷地低笑,瞄了一眼软榻上发抖着急的人儿。“这软榻本王已转送于她,这丫头爱怎么用随她去。”

送给我了?她震了一下。什么时候的事?她怎么不知道?

“送给她了?七弟,你还真是慷慨啊!”太子越发惊异。开始深思地打量起软榻上抖动的身子。

不喜她被人盯着,朱战楫不着痕迹地走至她面前,将她身上的蚕丝薄被拉好,盖住她的身子,扯了扯她因刚睡醒而凌乱的发丝,出奇温柔地以眼神示意她安静待在软榻上不必怕。

有了他的护卫,银一两咬咬唇,这才停止发抖。

他转身隔开了太子打量的视线,淡漠地道;“说正事吧!”

“在这丫头面前说?”太子惊叫。

朱战楫耸耸肩,轻描淡写地问:“有何不可?”

“可是,这可是国家机密,怎能让一个丫头……万一……”他张口结舌,有些不可置信。

“本王说过,有何不可!”他不耐烦地再次重复,口气不容质疑。

“呃……那好吧!”太子不敢再坚持,只得含怒地瞪了一眼榻上的人。这丫头不仅没有对他这个太子行礼,也没有即刻下榻的意思,一个厨娘还真的想待在这里听国家大事,她真是好大的胆子。正想要怒斥一顿,却转身瞧见七弟的脸色,暗吸一口气,也就不敢发作了。

罢了,他现下连个丫头都不如。压下熊熊怒火,敢怒不敢言,窝囊地直接提重点。

“七弟,你几日没上朝了,上回所提边关作乱之事,事态紧急,父皇要我在上朝前先问问七弟的意思,看是要战要合,父皇也好在朝上有所主张。”明着皇帝是这皇朝的主子,但天下都知道他七王爷才是这皇朝幕后真正的掌权者,连皇帝要施行新策都要先请示过他方能算数,所以自己在这受点窝囊气算什么。太子自我安慰着。

朱战楫凉凉一笑。“要战要和,父皇与你不是早有主张了,何必来问我?”

太子心惊。“哪有的事,若没七弟指示,我与父皇哪敢自作主张?”他汗涔涔地否认。七弟该不会发现了什么了吧?

“是吗?那本王若是说要和呢?”

“要和?呃……若七弟是这个意思,我会转告父皇的。”太子低着首,连拳都握不紧,只能任双手抖着。

“哼,转告父皇,这事不急着商议,过几日再说。”他不急着表态,还有事要确认呢!

“……我会转告父皇七弟的意思。”太子头也不回地急奔离开和宫王府,直奔皇宫朝阳殿。

***潇湘书院***www……net***

“你还好吧?”太子一离开,朱战楫马上收起冷笑,转身朝着软榻上无措的人儿走去,见她脸色发白,似乎真的受到惊吓。

其实他是故意领太子来的,明知道她正在他专属的床榻上睡得香甜,就是忍不住想看她惊惶失措的表情,想来自己还真是变态。

“你要做什么?”一见他走近,下意识里她忙捂住嘴。

他见状失笑。“你这是做什么?”

“我怕你……又想……欺负我。”银一两反应直率。

她的行径让他又好笑又好气,本来没这打算的,如今反被她三言两语燃起熊熊欲火,看来他不顺势一亲芳泽是对不住自己了。

他徐徐走近,她则像是老鼠般忙着要下榻窜逃,但哪由得了她,猫捉老鼠总是轻而易举,才一个步,他已经将她定在软榻上。

“你你你……又想做什么?”上回被轻薄去完全是因为他出其不意,这回她可是有防备了,说什么也不能再吃亏,可瞧这情势,似乎对她很不利呢。

“我想做什么,你瞧不出来吗?”他那布满的双眼这会儿让她呼吸急促,猛咽口水。

自己是怎么了,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反应7

“你不要靠近我——”银一两气虚地说,手更是抓起薄被将嘴儿覆得紧紧的。

“好大的胆,竟敢命令本王?”他双眼的欲火转沉,伸手不过稍加一扯,薄被已然飞至墙角。

“啊!”眼看薄被不保,她急急伸长手臂要救回被子,朱战楫则趁机拦腰将她抱起,迅速将她压在身下。

这会儿两张脸几乎要贴在一起了,眼对眼的,连嘴也即将要对上,银一两杏目圆睁,连呼气都不敢。

他笑得越发邪气,而且发觉这么近看着她还真是一种享受,尤其她睁着大眼,迷人的酒窝也因惊惶而隐隐若现。他迷惑了,心跳第一次乱了序,不得不承认这丫头到底是抓住他了,只是她显然还不明白自己对他的魔力有多大。

朱战楫支手定住她挣扎的身子。“不许动!”他轻喝。

在他的威喝下,她居然真的一动也不动。“爷……

虽然喜欢上这样的丫头有些莫名其妙,但他决定不再抗拒自己的心意,不再有一分的迟疑,他轻柔地吻上她青涩的唇,更异于第一次时的粗暴,他要她享受这个吻,分享他此刻纷扰不安的情感,这就算是对她的表白吧!

他大胆地品尝她的鲜美,她那似蜜桃色的唇瓣在经过他细腻专注的润泽下,显得更加鲜红欲滴。

热吻逐渐软化了她的防备,不知不觉中发出嘤咛声,挣扎的小手也已经改为紧紧抓住他的衣襟不放,他的唇勾出一道柔和的弧度,呼出鼻间的气息,就像是宠溺的喟叹。

一阵天旋地转后,清风拂来,银一两不可置信地仍教他强锁在怀中,呆傻的脑袋完全不管用,无法思考、无法运作,更无法想起自己方才干了什么事。

“一两,好好记得这份心,明白吗?”朱战楫由激情中紧急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变化,此刻要了她不是不可以,只是她是他难得想珍惜的人,他不想吓坏她,只得由着自己受苦,也难得用心良苦地暗示。

“明白什么?”激吻过后,她竟还呆傻地问。

他哈哈大笑。“看来我还要再教上一段时间不可,但不急,就由着你再傻上一阵子吧。”

爷是什么意思啊?她茫然不知,没有发现锁住她身子的手,始终没有放开的意思。

***潇湘书院***www……net***

只河今年第四度淹水,搞得民不聊生,朱战楫心情烦闷。

话说只河流水含沙量高达百分之五十至六十,且自中游大转弯入下游处,地势骤降,进入平原地带,河水流速随之骤减,河床淤塞日益严重,沿岸居民唯有筑堤自卫,然沿岸雨季过度集中于夏季,故只河往往一再溃堤泛滥成灾。

朝廷几次修筑堤防治水皆败,追究其因,一是寻不着治水人才,二是官吏多次贪污工程银两,才使得堤防一再溃堤,枉费朝廷耗费大量金钱人力。

“爷,九门提督刑大人来访,说是有事求见。”李少倾身禀告。

正烦,他不耐地挥手。“这事叫一两处理打发去,别来烦本王。”

“是,爷,可是……一两姑娘不在府里,与锦儿上街去了。”李少回禀。

众人眼尖,瞧银一两日受倚重,虽然在王府仍是一名厨娘,但不知何时起,总代表爷处理大小事务,地位早超越在爷身边服侍多年的他和总管,于是大伙早悄俏改了对她的称谓,不敢造次。

“上哪去了?”

“听说为爷挑选春茶去了。”爷好品茗,对茶尤其讲究,由茶叶本身至沏茶功夫火候,稍有不如意便杀人治罪,银一两为求王府安宁,这一年来“舍身冒险”的都是由她亲自挑茶煮水,以免再有人为此丧命。

“嗯。”他应了一声算是知道。

由于朱战楫没进一步指示,就表示那位刑大人还是得干候着,等银一两回来打发。

***潇湘书院***www……net***

这日,朱战楫皱着眉与丞相在前厅议事,总管悄悄附耳道:“爷,容嬷嬷方才来报,说是一两姑娘出事了。”爷议事原不许人打搅的,但事关一两姑娘,还是事先禀告一声的好,以免出事。

“出什么事?”他眉头蹙紧。

“听说被押进衙门里去了。”

“什么?”他扬高声调。“是哪个混帐东西找的麻烦?”他怒气顿生。

“禀爷,听说是在金陵府城的第三衙门。”

“好大的胆,去,去把人给本王带回来,要是少一根寒毛就叫那小小府衙提头来见!”他大怒。

“是,奴才这就去。”总管慑于他的怒气,低首快步而去。这府衙要倒大楣了。“

“慢着,还是本王亲自走一趟。”他唤住正快步离去的总管。因为不放心,决定亲自前往,他倒要瞧瞧谁这么大胆,敢押了他跟前的人!

以爷的身分亲自去府衙这种小地方要人?总管意外之余实已见怪不怪,只要事关银一两,事情发展总会出乎众人意料之外。

***潇湘书院***www……net***

一见和宫王爷大驾亲临,府衙大小官员全吓得跪地不起。

“哇!”银一两托容嬷嬷回府求救,竟见爷亲自出马,一阵委屈油然而生,原本跪在地上受罚的,马上拔腿奔向他,抱着他嚎啕大哭起来。

众人愕然,随侍的总管与李少以及在场所有人皆当场傻眼。她、她、她竟敢不经允许,犯了大忌地触碰爷身?

不仅不知死活死命抱着爷,小脸更是埋在爷的胸前哭得死去活来,像是受极了委屈,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那痛哭流涕的嘴脸,正弄脏爷一身高贵无瑕的紫缎锦袍,瞧爷的脸色死白,这下谁还救得了她?

“你受伤了吗?”朱战楫紧绷的脸异常冰冷。她让人动了刑吗?

“没有……哇……可是……哇……”她哭得正厉害,只顾着摇头,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他明显地缓下颊来。

可是……哇……咳咳咳……”

“甭说话了!”瞧她哭得上气下接下气,越是急着想说话越是发不了声,他恼得低斥。

总管见状,硬着头皮轻扯她的衣袖,挤眉弄眼地提醒她——你犯了大忌,还不快快离开爷的身子!

可银一两哭得专心,哪有心思注意到总管的暗示,再说触碰他身子对她而言,也不是什么禁忌了。她有事要报啊!扯着朱战楫,她抽抽噎噎的想说话。

他眉皱得更紧了。

这回轮李少为她心急,干脆附耳提醒,“你犯了忌啊!”着急暗示地瞄向她还扯着爷不放的手。这下她该懂了吧!

“犯了忌?啊!”顿了一会后,银一两这才像鬼附身似地弹跳开来。对了!之前都是爷自己主动碰她,所以当然没事,这会儿可是自己急昏了拽上他的,这下甭说急着救人,恐怕连自己都九死一生了。

“总管。”王爷唤的是总管,她却惊跳地猛退一步。

他是要总管命人杀了她吗?不要啊,呜呜……

“爷,一两姑娘她不过一时心急……”爷的命令向来不容人置喙,总管生平第一次逾矩地违背求情。

“手巾。”朱战楫不耐烦地朝他伸出手。

“咦?”总管愣了一会。不是要人拿下一两的小命吗?瞧着爷伸上前的手,他这才会意,忙由怀里掏出干净的手巾恭敬地递上去。“爷!”

他先慢条斯理地擦净被弄脏的胸口后,若无其事地再将手巾转递给银一两。

“咦?”她错愕地盯着手上的巾子。爷的意思是要她用这个上吊自杀吗?但这手巾也太短了点吧?

“要擤鼻涕、擦眼泪,弄在这上头,别再弄在本王身上了。”他如是说。

“嗄?爷……不杀我吗?”她指着自己的鼻子,呆呆地问。

爷反常了吗?

如果眼神可以灼伤人,她大概被爷的眼神烧死了。

她说错什么了吗?赶紧转向总管与李少求救,也见两人一脸讶异,因为爷的行为与他们的想法背道而驰,一时也没了主张。

只见朱战楫无视跪了一地的官员,径自朝着府衙主位挪身坐了上去。

“好了,现在可说了,出了什么事?谁欺负你了?”第一次瞧见她哭得这般激动,他的心没来由地紧揪,一股怒气油然而生。

“没人欺负我,被欺负的人是锦儿。”这时她才想起还趴在地上被打得半死的人。

“锦儿?”他蹙眉。

“爷,您要救救锦儿,她是冤枉的,还教人给打得半死。”想到锦儿的惨状,银一两鼻子一酸,又要哭出来。

他沉下脸,瞧了眼堂下正趴着一个被打得昏厥的人。“你也受刑了?”声音更显得严厉,方才问她没受伤,并不表示没受辱。

“府台大人……命人打了我一耳光,不过这不是大人的错,是我不肯他们对锦儿动刑,大人才治我妨碍公务——”

“你教人给打耳光了?”他的神色阴沉至极。

“是啊,不过不疼了,倒是锦儿她快被打死了。”她不关心自己,只是一个劲担心锦儿的情况。

“你就为她才哭得这么上气不接下气?”

“……”她吸了吸鼻,羞赧地点头。方才就是见锦儿被严刑责打,以为她要被打死了,才会急疯了地大哭大叫。

朱战楫脸色更加难看了。

“府台,告诉本王,这是怎么一回事?”这时才想到以头叩地,不敢起身的府

“启禀七七、七爷,堂下人因偷窃被人指证,微臣正、正在审问。”这号大人物怎么可能亲临在这小小府衙?当人来报时他还不敢相信。他这府台不过是地方小官,第一次见到皇亲贵族,而且还不是一般人物,而是人称皇上皇的七王爷!瞧他一到这小小的府衙即被一千护卫亲兵给包围得水泄不通,见这王家气势,他如临大敌地猛吞口水,声音不争气地怎么也发不全。

“你说本王府里的人偷窃?”他的声音益发森冷。

府台惊得再叩一首。“微臣该死,绝无此意,再说,微臣并不知道堂下人就是七爷您府上的人啊?”

朱战楫瞟向银一两,“锦儿已昏厥,你替她说说,怎么回事?”见她在堂下抱着昏迷不醒的锦儿,脸上依旧挂着泪,哭哭啼啼的教人不忍,他灼人的眼光更热上几分。

“是,爷……”她又啜泣几声才说:“今日是我的寿辰,锦儿、容嬷嬷与我说好要出府玩乐为我庆贺一番,途中经过市集,锦儿遇上一个陌生同乡,与之聊了几句,哪知那位同乡竟是位偷儿,偷了市集上不少人的财物,数人指证锦儿与那偷儿交谈过,就认定锦儿与偷儿定是同伙,便将我们扭送府衙,这府台大人又不分青红皂白就将锦儿打得半死硬要她招供……呜呜……”说着又委屈地哭了。

盯着她的泪半晌。原来她很会哭,是水做的吗?“别哭了。”他僵硬地下令。

她吓了一跳,脸涨得通红。爷不爱人哭吗?她努力吸回鼻涕,为了救锦儿不敢再放肆哭出声。

见她虽硬止住泪,但委屈的神情,通红的鼻子,却在在令他不满。

于是余下的怒气自然就发泄王府台身上。“府台,那小偷目前可有消息?”

“回七、七、七爷,没有。”府台至今仍叩着首跪地,看来王爷一点也没有要他起身之意,他跪得双腿发麻。

“无用的东西,真正的犯人逮不着却拿本王的人治罪,你要命不要!”他怒拍案堂。

“七、七、七爷,饶命啊!”这下府台叩首到连额头也瘀青一片。

“爷。”主人叫唤立即应声。、

“去,传我口谕,要刑部派员缉拿,一个时辰内给本王拿下这名小偷,否则刑部一干头头全都提头来见。”刑部一向只处理重大刑案,如今这等宵小窃盗案竟动用到刑部,可见他气得下轻。

王爷口谕一出,果真不到一个时辰,刑部就有消息传来,而锦儿也在银一两的要求下先让总管遣送回府疗伤,不到一刻,刑部一干最高官员就诚惶诚恐地亲自押送一名小贼前来交差。

朱战楫哼着声,尚且满意他们的表现,将人交给了府台,“如今人犯已到,堂下的罪人本王可以带走了吗?”他声音薄凉,教人不寒而栗。

这声罪人差点让府台吓破胆。“七爷明察,小的不敢了。”他连番求饶。

“不敢?你可知无故责打王府丫鬟,惊吓本王厨娘该当何罪?”正事办完,该要秋后算账了。

万万没想到堂堂一个王爷会为几名奴才亲自到府衙出头,府台惊惶失措得不知如何是好。

“来人,掌嘴。”他厉声下令。

李少会意,也不假属下之手,亲自为银一两出气。爷有仇必报,这仇又是因银一两而结下的梁子,当然轻饶不得,这几下子耳光他自然得亲自出手。

敢动爷的人,该死!李少是练武之人,手劲不小,才几下耳光府台就已牙崩吐血。

“够了。”银一两不忍,低声阻止。

李少停手看向主子,见主子点头他才退向一旁。

“一两,你要帮这东西求饶吗?”朱战楫高坐堂上,目带寒光。

“爷,他年纪不小,禁不起李大人的手劲,再打下去会打死他的。”

“说的好,本王就是要打死这混账东西。”

“不要,府台大人虽然遇事不察有错,但罪不致死。”

“你怎知他罪不致死?在本王看来他其罪当诛,百死无惜。”

“爷?这又是您的人命蝼蚁论吗?”银一两不满地问。

他一愣,继而轻笑。“不,这会儿本王可不是要印证此论,本王可是第一回要肃清昏宫,为百姓除害啊!这狗官为地方父母官,处事不公,昏庸无能,如何为百姓办事?朝廷要他何用?不如早早除去,还可为国家省些粮饷,用以赈只河之灾,如此说来,你说该杀不该?”

“……话是没错,但一条人命总是——”

知道她又要提人命可贵,勿轻易杀生这无意义的话语,他眉头深锁。

罢了,今日她已受够惊吓,不愿再见她梨花带泪,于是勉强道;“够了,今日就饶过这狗东西,他日再有人伸冤投诉,本王定要摘他的脑袋,绝不轻饶。”

银一两霎时破涕为笑,连连谢恩。

博得她的一笑,他似乎心情转好,脸上杀气顿时柔和不少。

府台保下命来,不住称谢,不禁老泪纵横,哀叹好生惊险。

***潇湘书院***www……net***

出了府衙,银一两跟在主子身旁服侍他上轿。

“上轿。”朱战楫低唤。

“咦?爷,您要我上轿吗?”以为自己听错了,她狐疑地问。往常她若陪他出门,她一向随轿跟在身旁走着,今天怎么要她上轿与他一起坐了?两人独处,这好吗?他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大色魔呢!

“上轿!”这次口吻可不耐烦多了。

她吓了一跳。算了,就看在他今天救了自己和锦儿的份上。不敢再迟疑,她赶紧爬上轿去。

“爷,出发了吗?”李少训练有素,虽然觉得古怪,但也当见怪不怪地探问。

“嗯,上孔雀大街。”他由轿里如是交待。

“嗄?不回府吗?相爷还候着呢!”方才急于出门,打断爷与相爷议事,这会儿相爷定还在府里等着爷回去继续商议。

“派人回去说一声,要丞相明日再来一趟。”朱战楫简短交代。

李少领命而去。

轿里,他眯眼盯着银一两,惹得她一阵发毛,“爷,您上孔雀大街……想做什么?”这轿子虽宽敞,但毕竟封闭,与他这么近相处,这热热的气氛让她浑身不自直。

“今日不是你寿辰吗?”

“咦?”

“痛吗?”轻托起她细致的脸庞,果然留有细细的掌痕,心下更是恼怒不已。不该心软轻饶,真该要杀了那不长眼的混官的!

她咬牙摇摇头。“早不痛了。”见他目光泛着心疼,心头起了一丝丝奇异,小脸不自觉跟着泛红。是轿子太热了吗?怎么自己浑身发烫,不会是病了吧?

“以后不许再这么哭哭啼啼,有事为什么不提王府?要让人这么欺着?”只要提起他的名讳谁敢给她气受?偏偏这丫头放着金字招牌不用,让人这么打压受气!思及此,他心里便不甚痛快。

她扁起嘴又是委屈。“这和宫王爷的名头没爷允许,我哪敢私用,就怕人说王府的丫头没规矩,仗着七王爷在外狐假虎威。”

“你怕弄坏了我的名声?”朱战楫觉得不可思议。他行事向来为人争议,我行我素从不顾世人眼光,尤其这所谓的名声,以他杀人如麻、不按牌理出牌的行事风格,早荡然无存,而她却情愿受辱也不愿污他名声?

好个傻丫头!跟着他这么久,还改不了这刚直的笨性子吗?

“爷,其实我知道您对我好,不在意什么名声,但我去世的爹常告诫我,为人不可仗势欺人,一切评理行事方是正道。”银一两说得正经。

原来是家训……他讽笑地摇摇头。这就难怪了!

“你也知道本王对你好?”刚毅的脸庞柔上几分。

她腼腆地偷瞄他一眼。“爷对我总是格外的容忍,不少恩典我是知道的,不过……”

“不过什么?”他邪笑不已。不只是她一个人明白而已吧,恐怕全王府都知道他对她是有心栽培,至于如何的栽培法,恐怕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不过你老是欺侮我。”她忍不住嘻着嘴。

“哦,我怎么欺侮你了?”

“你还说呢,你欺侮了我两次……”银一两越说越小声,连脸都红了。想起他两次偷袭她,上回还莫名其妙说了令她不解的话,这会儿还敢装糊涂,厚!真是吃人够够。

“只有两次嫌太少了是吗?”朱战楫含笑地拉过她的手,就是戒不掉逗弄她的乐趣。

“你!”她气得怒瞪他。

他叹了口气。“真不明白你读书习字样样天资聪颖,可为何这事你就是迟迟不开窍,换做别的姑娘早就乐不可支了,偏偏你——唉!”这恐怕是他人生以来第一次的挫败。

“开什么窍?为什么别的姑娘会乐不可支?”她还傻傻地问。

他了一下。觉得自己有些蠢,怎么会看上这么一个迟钝的丫头?

“罢了,来日方长,日后我会加快脚步让你明白为什么别的姑娘会乐不可支。”朱战楫决定今天暂时休兵,他可不想再继续品尝自己难得一见的挫折。

她则是一脸迷茫。什么嘛,爷总是这样教她模不着头绪!可看在他方才救命的份上,她就不再理会了,但有一件事她可是好奇得很。

“爷,我可以问你一件事吗?”银一两侧着头小心地问,发现爷握着她的手始终没放开过。

他虽没有出声,但点个头算是恩准丫。

她这才大着胆子问;“方才……在府衙我一时不察……主动碰了爷的衣物,您怎么都没发火?”瞄向她始终被握着的小手。爷似乎特别喜欢触碰她,莫非外界传言夸大了,其实爷并不是这么“洁癖”的人,众人以讹传讹,这才将爷的忌讳说得这般吓人吧?

他斜眼瞟向她,喟叹。再次气虚啊!“你居然质疑我为什么没发火?”

“嗯。”这件事不只她好奇,恐怕连总管以及李少他们都好奇不已吧!

朱战楫唇角扬起了漂亮的弧度。“谁说我没发火的,这会儿我正打算好好惩罚你!”

一见到他邪气的笑容,银一两马上惊惶地发觉自己又成了笼中鸟,才想逃就被困在轿内的一角,他更是毫无避讳地将她牢牢镇在胸前,精准无误地欺侮了她第三次。

十二人豪华大轿一路招摇过街,轿子一路摇至金陵第一贵宾酒楼含悦楼,七王爷带着厨娘包下全楼,找来歌舞助兴,当晚满席珍馐,他龙心大悦还连饮几杯,恩赐所有随从纵情狂饮。

未了,还带着她大摇大摆地进了以金玉闻名的宝芳斋,亲自挑选稀世玉钗相赠当祝寿贺礼,这才带着酒兴由厨娘搀扶着悠哉回府。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银一两最新章节 | 银一两全文阅读 | 银一两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