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役天子(上) 第十章 作者 : 浅草茉莉

皇帝驾崩之事终于公开。

金碧殿上,天朝的新帝登基,鼓乐齐鸣,百官齐拜。

丰钰明黄龙袍加身,也已正式称帝。

他立于大殿之上,双目炯炯的直视前方,他的皇后,凤冠彩服,一步一步踏着莲步而来,阳光下,他的笑容越扩越大,是真心欢喜,他等这一刻等很久了,终于迎娶到心爱的人儿,她的眉,她的眼,她的唇,她的嗔怒娇憨,所有的一切,在他眼里都是那么的完美,比起他身后皇位,他更眷恋眼前缓步走向他的女子,小月儿……他、心爱的小月儿……

当女子终于落定在他眼前,在灿亮不可逼视的阳光下,他的笑容蓦然消失在眼底……在唇边……

高月专心地挥笔描画着一株又一株的兰,今日的登基立后大典上,她没去瞧他的龙袍丰姿,以及他帝后并肩的模样。

她已辞官,如今的她无官一身轻,想不到这句话有一天也能用在她身上,她自嘲着。

他终于顺利即位,成为这天朝的主人了。

她为他高兴,为他欣喜,也为他担忧,即便目前顺利即位,那申環依然虎视眈眈的觊觎他的一切,他若想安下、心来享太平,现在还不是时候。

「小姐,宫里有人来。」

小菊儿已出嫁,但仍住在府里,在高月回府后继续伺候她。

持笔的手不稳地晃了一下,笔尖上的一滴墨瞬间泼染在纸上,破坏了一幅几近完成的高洁孤兰。

小菊儿见状吃了一惊。「小姐?」她连忙想上前抢救,才刚伸出手,高月便拦住了她忙乱的手。

「不用忙了,这幅画救不回来了。」高月苦笑。只不过是听说宫里派人来,就这么沉不住气,紧张到连画也给毁了,她竟是这么没用!「是打石来了吗?去请他进来吧。」她叹息道。

小菊儿可惜的瞧了瞧那幅半毁的兰。「是。」小姐猜得还真准,马上就知道是谁来了。

片刻后,打石独自进门,小菊儿贴心,知道这打石定是为皇上传话来的,不便打扰,于是退下,就连周边奴仆也一并打发走了。

「奴才给高小姐请安。」他一见面就行了大礼。

「打石公公现在可是宫里的总管大太监,我己无宫阶,你用不着对我行礼。」

高月笑说。

打石猛摇头。「要的,要的,在小姐面前奴才哪是什么大总管,这些年要不是小姐关照,主子哪能对奴才这般信任。」他说的是真话。

他是太后的人,当初皇上让他跟在身边,却不信任他,没拿他当心腹过,直到高月力挺他后,皇上才逐渐对他放心,而他自己也痛下决心的与太后分割,太后还因此要治他,亏得还是高月相助,要求皇上出面保住他,太后才肯罢手,否则他也许小命早没了,哪还有今日大总管的风光。

「咱们是老朋友了,就不兴宫里那套行礼功夫了!打石,你来是为了看老朋友的,还是有任务而来?」她脸色忽地黯淡了不少。

打石深深望了她一眼,「今天是皇上登基之日,宫里正忙着,若无皇命,又怎能出宫探望老友。」他别有深意的说。

高月眼睛里略略起了丝波澜,随即又隐没消失。「他有什么话要你转告吗?」

她幽幽的问。

打石看着她,眼神似怜悯又似无奈。「您还不愿意原谅主子吗?他是迫于无奈才这么做的,否则他不会负您。」

她眉头紧锁。「他以为我还在怨他吗?」她反问。

「不是吗?不然您又怎么会辞官不见他,主子他……很思念您。」

心弦一紧。「别说了。」她不想听到这些。

「您明知主子的心思,为什么不能成全他?」他不肯停下的继续说。

「够了,打石,是那男人派你来做说客的吗?」

打石终于沉默了,但半晌后又道:「皇上的意思是,他想封您为贵妃,希望您能答应。」他说出皇命。

「什么,贵妃?」她幡然色变。

他立刻在她面前跪下。「小姐,奴才求您了,主子不能失去您,您就行行好,答应入宫吧,只要您愿意入宫,主子绝不会亏待您的——」

「住口!」她握紧了拳头,一脸愤怒。

「小姐……」

「不可能,我不可能入宫的!」她断然拒绝。

「为什么不可能?主子爱您,就只爱您一人,您会是后宫里最受宠的一个!」

「但不是唯一的一个!」她吼出。

他张了口,顿了顿,「贵妃仅次于皇后,等局势稳定,说不定将来——」

「打石,你竟敢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她倏然疾言厉色起来。

打石愕然住嘴,这才猛然发现自己情急之下说了什么话。「奴才……只是说了主子心里的话。」

「既是心里的话,就是不能说的话。打石,皇后既已是皇后,任谁也不能觊觎她的位置,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以后休要再说,我也不想听,你回去请皇上保重龙体,善待皇后,我与皇后有过一面之缘,赠绢之情我没有忘记,她会是个好皇后,请他珍惜。」

「您就真这么狠心?」打石忍不住问,还有许多话想说。

泪水迅速涌进她的眼眶。「是的,他一直知道我的想法,不会怪我狠的!」

「可是奴才会怪,您都没见主子自从决定立后那天起变得有多失魂落魄,主子是真痛苦,若不是因为——」他话到一半又硬生生断下,没有将话说完。

她抹去眼泪,「我知道他的苦衷,为了天下这是他必须承担的,也唯有如此他才有活路。」

「主子不只是为了自己,他还——」他又停住了。

高月瞧着他几次的欲言又止,起了疑惑。「打石,你想说什么,为什么不说清楚?」

「奴才……唉,奴才没说什么,只是苦水搅了胃,为主子伤心,主子他太孤单了……」

她胸口又疼起来。他的孤单,总是她最心疼之处,往后高处不胜寒,他更孤寂了,他的笑容是不是会更落寞了?

「打石,莫要怪我,我何尝不苦,只是我要的男人是能为我舍弃一切的人,可这不包括能为我舍弃天下的男人,这天不太沉重了,非我所能承受,我命中注定与天子无缘,所以请皇上放弃接我入宫的念头,我不会接受的。」她沉痛的说。

打石一脸悲伤。「您不进宫,那主子、主子可怎么办才好啊?」他忧主心切,跪在地上求她,始终不愿起身,几乎都要哭出来了。

*

丰钰半倚靠在龙椅上,打石就跪在他跟前。

「她拒绝了?」他的声音干涩,眼睛下方有着一片长长的阴影。

「是的,都怪奴才不好,劝不了小姐,都怪奴才!」打石难过的回话。

他喟叹,眉眼间染上无尽忧郁。

「朕早知道她的答案,要你去一趟不过是图个死心,你起来吧。」

打石这才擦着泪的爬起。「皇上,您为何不告诉小姐立后真正的原由?说不定她会愿意——」

丰钰摆摆手,「都做了,告诉她这些做什么,徒让她难受。」

「那您的难受就沒人怜悯了吗?」他为主子不平起来。

无奈的叹口气,他挥挥手道:「你……退下吧,朕想独自一人。」

打石想再说什么,终究是没再开口,侧身退下,才出殿门,就有个人过来匆匆附耳低言,他皱着眉,又转回殿内。

丰钰见他又回头,不悦的抿唇。「不是要你退下了?」

「皇上息怒,是靖王爷求见。」

新帝登基后,二皇子被册封为靖王,所以打石也对申璟换了称呼。

他神情一沉。「让他进来吧。」

打石去请人,暗自忧心着这位王爷居心叵测,深夜来见皇上不知所为何事。

申璟入殿后,面色勉强的准备屈腿对他行君臣之礼。

「二弟免礼了,赐坐吧。」丰钰免去他的跪礼,笑吟吟的让他坐下。「二弟有事要奏?」

「是的。」申璟神色倨傲的回道。

「朕才刚登基,二弟就有所求,说吧,何事深夜来见朕?」他一挑眉,眸光逼人,自有一股天子威仪。

*

「那臣弟就直言了,臣弟是来求一道赐婚圣旨的。」

「赐婚圣旨?」丰钰略感讶异。

「皇上都一口气立了一后一妃,臣弟年纪也不小了,也想要娶进正妃。」

「喔?」他若有所思的看着他,但脸庞依然挂着笑,问:「二弟中意的是哪家千金?」

「高琼松之女,高月!」申璟语带挑衅的说出对象。

丰钰嘴角的笑容逐渐消失,因靖王的到来而留下伺候的打石更是一震。

这人竟敢提出这个要求?打石暗怒。

眼瞳泛冷。「此女曾是朕的女官啊!」良久后,他终于开口,语气不轻不重,听不出喜怒。

「这臣弟知道,而且还知晓她很得皇上钟爱。」中璟语气讥诮。

他缓缓露出一抹笑。「没错,她是朕最钟爱的——女官,你是因此想要联赐婚的吗?」

「不是,皇上钟爱她,因为她是才能出众的『女官』,而臣弟瞧上的,却是她的妩媚诱人。」

丰钰面色苍白,目光难掩复杂。

「坦白说,臣弟至今未娶正妻,等的就是她。自从两年多前与她相识,便深受她吸引,臣弟曾立誓非此女不娶!」

皇上脸色明最僵硬,一旁的打石更是冷汗直冒。

「皇上赐婚这事……你问过她本人了吗?她可同意?」他的声音不由得沉了几分,心弦也倏地拉紧了。

「臣弟不需要问,她曾是皇上的女官,只要皇上下旨,她焉能不从!」

他面色一整。「她就算曾是朕的女官,朕也不能左右她的终身大事。」他肃声道。

申璟扬高不逊的脸庞,语气中盛满了威胁。「皇上的意思是不愿下这道赐婚圣旨了?」

虽然丰钰隐瞒父皇之死,让他错失进宫夺位的时机,丰钰因而顺利坐上龙椅,但这并不表示他从此便可高枕无忧,他身后势力仍在,随时等着将他咬下龙椅,他竟还敢霸着那女人不放,未免太过贪心!

他双眸清澈的直视申環。「你以为朕下了圣旨,那女人就会听朕的吗?二弟,你太不了解她了,这样的你,说是要娶她,你可想清楚了,你抓得住她的心吗?」

申璟闻言,脸色霎时变得铁青。「皇上以为我驾驭不了她?」

「是的!」他无比严肃的点头。

一听,勃然大怒。「笑话!区区一个女子,臣弟如何驾驭不了?皇上莫要小看臣弟。」

丰钰冷静的望着激动的皇弟。「她若是一般女人,朕岂会对你说这些,她与朕相处将近四年,朕可是用尽了心思才能将她拴在身边这么久的,而你,又了解她多少?」他冷峻的问。

申璟神情怒极。「皇上花了四年终究留不住的人,不能断言臣弟也做不到!那女人,臣弟是要定了!」

「你!」未曾泄露情绪的丰钰终是动了怒。

「皇上既己选择了江山,那美人留给臣弟吧,总不能江山美人都要,那臣弟算什么,就真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吗?」

打石大怒,想冲上前指责他的大胆逆言,可是皇上挥退了他。

丰钰深深的看着申璟,眼中依旧还有着兄弟之情。「二弟,咱们是兄弟,在父皇生前,朕答应过他,继位后会保所有兄弟安康,这当然包括你。不过,」他眼神转为犀利。「这不代表你可以违逆朕的旨意,甚至威胁朕的皇权!

「你回去吧,回去后应该就会接到消息,咱们的五妹刚悲痛丧夫,驸马因忧心国事,操劳过度,在营里骤逝,朕打算追封他为劳威将军,而你与五妹为同母所生,你替朕好好去安慰她吧。」

「皇上谋杀了禁军统领?」申璟目皆欲裂。

「禁军向来听命于天子,但驸马似乎不怎么忠心,也许是老天看不下去吧,他是在营中病死的,与朕何干!」他面无表情,唯有眼眸深处跳跃着两簇火花。

申璟大骇,丰钰竟不声不响的断了他的臂膀,而且还是用这么阴险的手段,这被世人称为月光君子的人,居然……

他不由得怒火中烧。「看来你也不是软柿子……我从来都以为你不是个心狠手辣的人,根本不是当皇帝的料,显然我错了,你才即位第一天,手段就如此狠毒,这回臣弟算是领教了!」他咬牙切齿不已。

他早该从丰钰当机立断立陈芝贞为后就意识到他并不简单,不但不软弱,相反的心机之深沉,手段之狠毒,他太小看他了!

丰钰由龙椅上站起身,身形自然散发着王者威势,「二弟,父皇既将天下交给朕,那朕就有义务保住它,任谁也不能撅动!」

申璟脸色难看至极。

「你跪安吧,至于赐婚之事,朕会另外为你匹配一个不会折你身份的女子为正妃的。」

他满腹怒气,不敢相信自己接连出手却连连失利,竟连折其锋也做不到分毫,难道他就注定永远只能在丰钰之下?他忿忿不平,却依然不得不依言跪安。

申璟一退出后,打石立即愤慨焦急的上前。「王爷不会善罢甘休的,奴才怕小姐那儿,万一——」

丰钰沉着脸的举手阻止打石再说下去,此刻他的神情,阴骛宛若皎洁的月光教阴云遮掩,天地变得黑暗无光。

*

高月瞪着堆满屋子的金银珠宝,金光闪闪的刺得她眼睛都痛了。

「这些是你家王爷要你送来的?是要做什么用?」她愕然的问着送礼来的人。

「我家王爷说这是聘礼。」靖王府总管恭敬的说。

「聘礼?谁的聘礼?」

「自然是给您的。」靖王府总管像是遇到不解风情的人,神情有点儿不满。

这女子不过是小官的女儿,王爷看上她打算立她为正妃,这可是无比的光荣,这女子在知晓后应该受宠若惊、感激涕零才对,可是他却见她不仅且扯不见有感激之情,眼中竟还升起了两团怒火?

「他在搞什么鬼,!你带这些回去全还给你家王爷!」高月沉声道。

「嗄?」来人表情错愕。「这、这怎么可以?」这是王爷遭人退婚的意思吗?

「怎么不可以?快将东西拿走,堵得我家水泄不通、出入不便,没礼貌!」

靖王府总管惊得说不出话了。

「还杵着做什么?还不搬走!」高月表情越来越臭,不怕得罪人。

「你、你好大的胆子!」靖王府总管回神,抖着手指着她骂道。

「好说好说,我胆子多大你主子应当清楚,这是他自找的!」居然敢来求亲,他是疯了!

「你……你疯了!」

高月莞尔,总是有人搞不清楚疯的是谁!

她板起脸来,「回去告诉你家王爷,我高月对当王妃没兴趣,他的厚爱我心领了,叫他别再来烦我。」

靖王府总管眼睛不可置信的瞪大,气得吹胡子瞪眼,「哼,好个不知轻重的女子,回去我会禀明王爷的,你等着领罪吧!」这女人分明是找死!

「谢谢转达,不送了。」她冷冷说。

是夜,于时过后,高月从府里被人掳走了。

「你竟敢拒绝我?」华丽寝房里,申璟怒道。

高月毫不畏惧的回覆,「你敢自讨没趣,就不该怕人拒绝。」

他怒不可遏。「我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

「你太自以为是了,况且我高月并不是一件东西。」

申璟眯起眼。「你难道忘记我那日曾对你说过的话?」

高月沉下脸,想起那日在东宫他专程上门告诉她的话——

我对你有兴趣,你会是我的皇后!

「事实证明,你并非皇帝!」她冷言讥讽。

一道怒火迅速窜起,他怒道:「会的,有一天我会是的!你等着瞧好了!」

她勃然色变。「你还不死心?」

「这还用问吗?只因他比我大一岁,我就得尊他为兄,奉他为帝,这道理我不服!」

高月指着他。「申璟,你口出逆言,你真想谋反?」

「为了让你做皇后,你应当很高兴我有这份野心才对。」

「住口,这天下是丰钰的,你争不过他的!」

申璟怒潮又起。「你这傻女人,那男人为了天不舍弃了你,这中宫哪还有你的位置?这时候你还挺他,莫非是脑子坏了。」

她气得脸上涨红。「我争的不是中宫之位。」

「不争中宫,争的是爱吗?那更是天大的笑话!自古皇帝谁能有爱,有爱的最后下场都是昏君。」

高月脸色死白,咬着唇不发一语。

「就算是我,将来也只能宠你,但是爱,身为皇帝,我不能做到,相信那家伙也是,你若期待他的全心全意,那是痴人说梦!」

「所以……我不求……」她难堪的说。

他仰头大笑。「那就嫁给我吧,起码我可以给的是正妻的位置,将来不管我有再多的女人,你都将是唯一的靖王妃。」

她不屑的怒视了他一眼。「我对这位置也没兴趣,你还是施舍给别人吧。」

「你!你心里就只有丰钰吗?」她撇过头不说话。

申璟见状更怒。「你既不屑中宫之位,那除此之外他能给的我也一样给得起,你为何不肯接受我?」

「你既然不爱我,为什么非娶我不可?」她也反问他。

他阴恻恻的道:「他喜欢的女人,我也想拥有,况且,你确实有趣。」

高月听了,一张脸气得铁青。「我不是你争夺的玩具,你休想动我!」

他眼底寒芒闪动。「你以为有丰钰护你,我就不敢强迫你?告诉你吧,丰钰确实拒绝了我赐婚的请求,他不愿意把女人让给我,但那男人越是保你,我越是要得到你,而且不计任何手段,我都要得到!」

高月蓦然心惊,感觉他有些疯狂了。

申璟神情狠戾的靠近她,脸孔逐渐放大,眼瞳中带着浓浓的邪气。「我是喜欢你的,胜过其他任何女人,所以你不能拒绝我,唯有成为我的女人,你才能在这天朝活下。」

他猛然抓住她的手腕,她惊恐的想要挣脱。

「不用挣扎,今晚除了我的怀抱,你哪也别想去!」

他紧拥住她,顿时让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你放开我,难道这就是你所能想到让我臣服的唯一卑鄙方法吗?」她怒火高张,又惊又怕。

「是的,我还想知道当丰钰得知你己属于我时,会是什么表情?震惊,心痛、还是愤恨?那永远自信从容的男人,扭曲后的表情还能这么动人吗?」

「你……你就这么恨他?他待你始终仍有兄弟之义,你竟

「我不恨他,只是在天家没有兄弟,没有手足,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再说你以为他真待我如兄弟吗?他心思之深沉,我已见识,当剑拔弩张、危急存亡之际,他还会当我是兄弟吗?告诉你,那第一箭射向我心脏的便会是他!」申璟紧扼住她下颚,阴狠的注视她。

高月全身直冒冷汗,惊恐的紧握双拳。「你放开我!」

他将她压上了床头,那瞬间,她身体如同掉进冰窟般冰冷,眼泪溢出了眼眶,下一刻,他己狂猛炽烈地将她的呜咽含进嘴里,她尝到了咸咸的泪水以及无法呼救的绝望滋味……

一待績—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奴役天子(上)最新章节 | 奴役天子(上)全文阅读 | 奴役天子(上)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