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怜卿 > 第九章

怜卿 第九章 作者 : 沈韦

    漆黑的夜,风吹飒飒,似水突然醒来,直觉的望向身畔。不知何时,朔风已离开,约莫是去处理一些事务。她依恋地抚着犹带他体温的床榻,双眸蕴含无限柔情。

    沉思了好一会儿工夫,这才忆起李文祥人仍深陷大牢,既然朔风没有放出李文祥的意愿,那便由她去放人吧。

    虚软地下了床榻,她的精神仍未全然恢复,还是有些不济。慵懒地披上外衣,以纤纤素指顺了顺柔细的发丝,莲步轻移往外行去。

    轻推门扉,并未如预期的瞧见守在房门外的守卫与婢女,她愣了愣,打从李文祥闯人后,朔风就加强风堡警备,没道理会见不着守卫与婢女,是全都累得去休息了?她怀疑那种可能性。但这个问题并未困扰她太久,她信步往地牢的方向走去,一路上愈走愈觉不对劲,房门外没守卫与婢女就算了,为何一路走来,却连来回巡逻的护院也不见人影?

    不对劲!真的很不对劲!

    微风迎面吹拂而来,隐约闻到一丝血腥味,有人受伤了!

    是谁?是谁?

    平静的脸庞出现慌乱,她改变方向,不去地牢,转往书房——一定是出事了!朔风呢?他人目前可安好?

    忧心他的安危,使得她不住的加快脚步往前冲。

    “这里还有个人!”暗处发出一道粗鲁的男性嗓音,吓得似水脸色更加惨白。拼命的往前跑。“杀了她!”于桃树后跳出两个大男人挡住她的去路。

    似水惊得倒抽口气,两个男人前后包抄,令她动弹不得。

    “是丫环?”

    “不!瞧她这模样不似丫环。”大刀俐落地架在似水的脖子上,男人细细研究她的容貌。

    似水静静地盯着他们看,不吭半声。

    “她是殷朔风的女人!”这等容貌、这等姿态,除了传说中那个女人,全风堡上下找不出第二个。

    “什么?!她就是殷朔风的女人?!看我劈了她。”大刀高扬,当场要她魂飞魄散。

    似水合上眼,不闪躲亦不求饶。“等等,先别杀了她,她还有用处。”另一个男人及时拦阻下来。他们上百人潜入风堡,兵分多路,这女人出现得正好,可以让他们轻而易举地使殷朔风乖乖束手就擒。

    “她?”扛着大刀的男人怀疑地扬扬眉。

    “是的,她可以让殷朔风乖乖听从我们的吩咐。”男人邪恶地笑了。

    他们的对话与脸上的表情,在在告知似水他们不会放过朔风!不行,她不能害了朔风,无论如何,她都不能成为朔风的负担。

    永别了,朔风,今生无缘与你结为夫妻,唯有来生再续。她在心底默默地向朔风告别,心一横,右手抓过男人手中的大刀,便用力往脖子抹去。男人没料到她会有此举动,他吓坏了,急急拉回大刀,在她的颈子上与小手上皆留下一道血痕,没让她来得及自刎。

    “小心点!”另一个男人也吓坏了,急急低嚷。

    “我没料到她会来这一招。”扛刀的男人好不无辜,这女人外表看起来文文弱弱,哪想的到她的个性会如此刚烈。

    旧伤未愈新伤又起,刺痛的颈子很提醒着她.她并没有死成,她会带给朔风麻烦的。

    一颗清泪无声滚落,我见犹怜。

    比较斯文的男人看了,心,悸动了,莫怪殷朔风会将她藏得这么隐密,换作是他,恐怕也舍不得让她抛头露面,教旁人见识到她的美。“云姑娘,请你乖乖跟我们合作,我们不会伤到你的。”斯文男子柔声劝着她。

    粗鲁男子讶异地看了他一眼,没想到他会对殷朔风的女人如此和善,是疯了不成?

    “我不会跟你们合作,你们杀了我吧!”似水拒绝合作,在这世间她最不可能伤害的人就是朔风,她怎可能与这些人合作。

    “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粗鲁的男人见她如此不识相,火大地高扬起手就要一挥。

    斯文的男人连忙挡下,舍不得美人受到半点伤害,好言相劝。“云姑娘,识实务者为俊杰,你就别固执了。”

    “你们究竟是谁?为何闯入风堡?”这些人,没有一个她认识的,可能是朔风在无意间结下的仇家。“我们来到风堡,是因为殷朔风私底下犯下许多见不得光之事,我们来,是为了替那些无辜死去的人们讨回公邀。”这话说得十分漂亮又面子十足。

    “没错!还有,我们要救出遭到殷朔风囚禁的李文祥。“粗鲁男人大喝一声,赞许地看着斯文的男人。这李文祥他们虽只是点头之交,可得知李文祥落入殷朔风之手,说什么他们都要把人给救出,才不枉江湖道义。

    “云姑娘,相信多行不义必自毙这个道理你是懂的。”斯文男子自怀中掏出一条帕子,示意她为颈子的伤痕止血。可似水并不接过手,仅是冷冷地看着他们两人。

    “徐少侠,你跟她说这么多又有何用,她是殷朔风的女人,她不会赞同的。”粗鲁男人皱眉看着他多情的举动,这女人可是殷朔风的女人,不是寻常的姑娘家呀。

    “不,我相信云姑娘是明理之人,她会了解的。”他对她有信心,手中的帕子仍固执地要她收下。

    “不必了,你们的来意我已很清楚。”她看也不看帕子一眼。

    “云姑娘,我看你是个聪明人,没必要做笨事吧?”这样美丽的女子,他想据为己有,非常想。

    “徐少侠,你何必跟她扯这么多。”一旁的粗鲁大汉已经等得不耐烦,他等不及要手刃殷朔风,好在江湖上大大露脸。“江大侠,话不能这么说,如果云姑娘有心悔改,咱们该给她这个机会的。”这话说得漂亮,无疑是盼美人能回头望一望他。

    “好、好、好!全都听你的。”粗鲁大汉最受不了人家同他说话婆婆妈妈,光是听这一长串的文字他就投降了。

    “无论话说得多么冠冕堂皇,你们的目的不就是屠杀。”她冷冷讥讽,那斯文男人炽热的目光对她而言并不陌生,她了解其中涵义。

    一番尖锐的话语刺得两个大男人无言以对。想反驳她也不是,因为他们的刀剑上犹沾有鲜血;要认同她更不是,他们可是打着正义之师的旗帜潜人风堡,怎能认同自己和卑鄙小人没两样。唉!难啊!

    “云姑娘,话不能这么说,我们会出此下策,全是为殷朔风所逼迫。”姓徐的愣了好半晌,这才想到可以将罪过推到殷朔风身上,他们全是出于无奈,并非生性嗜血。

    “没错、没错!总之殷朔风那卑鄙小人就是留不得!”粗鲁大汉挥舞着手中的大刀,想像杀死殷朔风时的快感。

    “说穿了,你们和朔风亦是无所差别。”野心足以腐败一个人的内心,这么多人,全都看不透名利、权势。

    “够了,既然你不肯跟我们合作,那么就休怪我们无情。”姓徐的狼狈地不想再听她赘言,干脆拉着她直接找殷朔风去。有她在手,就不信殷朔风胆敢轻举妄动。“徐少侠,你早该这么做了,何必同她说那样多的废话。”粗鲁大汉赞同地不住喃喃自语。

    两人以刀剑架着她,直接去寻殷朔风晦气,其间他们得不时留意,免得云似水又趁他们不备自刎。

    “放开她!”暗处忽扑出一人大叫,是风堡的护卫,他满身是血,显然是受了重伤。

    姓徐的和粗鲁大汉被吓了一跳,不过马上反应过来,不与来人纠缠,刀剑飞扬,负伤的护卫毫无招架余地,立即倒地气竭身亡。

    “呼!突然跑出个该死的小子,还好老子手脚俐落,马上将他给解决掉。”粗鲁大汉对自己的反应能力很是满意。“听,有打斗声,其他人约莫是被发现了。”姓徐的也不觉杀害一条人命何罪之有,语态轻松。

    泪水凝结在似水眼中,来不及看清要救她的人是谁,也来不及叫他快逃,心空悬着,为那人的死。

    今夜,恐会像多年前那一日一般,将再历经生离死别。当年,他们得以逃过一劫,今日能否像当年一样幸运?

    她恍惚了。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是否他们得不断重复经历这些?

    “咱们快点赶过去,和他们拼了,看风堡的人还敢怎样嚣张。”粗鲁大汉恨不得马上生出一双翅膀飞去。“他们都是无辜的……”似水低喃。

    “什么?”姓徐的皱着眉,未将她的话听清楚。

    “今日你们动刀杀人,他日,旁人动刀杀你们,恩恩怨怨,轮回不已,这就是你们所追求的?”她不懂,真的不懂。

    姓徐的和粗鲁大汉早就没将她的话放在心上,他们一心一意只想赶紧追到起冲突的地方,那里,应是殷朔风所在之处,他们实在是等不及要取得殷朔风的项上人头。

    扬名千里,就等这一刻!

    异样的气氛让朔风有了警戒,他方起身,便有数十道人影持剑朝他冲过来,亮晃晃的剑身带着浓厚的杀气,招招皆欲置他于死地。朔风冷冷一笑,并未将此次的攻击放在眼底。对方的招式虽然狠辣,但尚未能伤得了他。

    他从容闪身回击,并未将拿手的毒术使出。

    “杀了他!快!”众人怕会错失今日的好时机,大喊。

    一群人将他围困住,刀光剑影,非要见血封喉不可。

    “别让他逃了!”有人紧张大喊,就怕他会突破重围。

    他们那紧张的神色,让朔风及时意识到似水没人保护,恐怕今日闯入风堡的不仅止这些人,不知堡内其他护院有没有善尽到保护似水的责任。

    心思一转到似水身上,他就有些慌了,飞扬起落的身手益发俐落。

    “围住他!围住他!”所有人惊叫,地牢里可还有人等待救援,加上去抓云似水的人尚未将她给带来,他们没太多的胜算控制住殷朔风。

    被这么多人围困住,朔风又想到似水如今不知是否安全,便再也顾不得其他,直接施毒伤人。

    一阵异香飘散而出,围困住他的人先是愣了一下,只觉那味道很好闻,似花香,转而跃进脑际的念头是——殷朔风下毒了!

    果真!事实证明了殷朔风善于使毒,江湖上多起悬案全都是殷朔风所为,但证实了又如何?

    他们全都中毒了!所有人脸色开始发青,痛苦地看着殷朔风,完全无法呼吸。

    “他……下毒……”会不会死?他们会不会死?众人开始感到惧怕,亦是无力阻挡殷朔风的离去。早知殷朔风的毒会这样厉害,他们就不抢先了,瞧,就要白白送了一条命,值得吗?值得吗?

    他们再也无法想得更多,全都口吐白沫倒地身亡,后悔已是太迟。

    朔风一个翻身跃离这群人,急忙想赶到似水的院落去。他人方出书房,外头便朝他射来上百枝飞箭,他一个起落,长腿横扫千军,将所有的飞箭一迳扫落。

    “该死!”发放飞箭的人们低咒着,本以为可以让殷朔风死于万箭穿心,万万没想到会拿对方没辙。

    这可如何是好?今天这一役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若是失败了,恐怕日后会遭到殷朔风更强烈的报复,是以每个人都卯上了。“射!”再次百箭齐发,就要殷朔风死无葬身之地。

    朔风并不和他们硬碰硬,他衣袖潇洒一甩,袖里已自动飘撒出致命的毒物。

    “小心!有毒!”警觉性较强的人大喊,随即有人掩面停止呼吸,来不及反应的纷纷倒地气绝。

    “赫!好阴毒的手段。”眼看着身边的人一一倒下,有人惊得倒抽口气。

    “杀了他!绝不能再让他活着危害武林同道!杀!”这样厉害的人物,真让他当上武林盟主还了得,殷朔风向来我行我素,可不会买别人的帐,想和他来个利益挂钩约莫会被反嘲回去,说不准还会被公布在天下人面前,这样不懂得与人分享之人,留着无用,唯有除去,方能解决心中大患。“杀!”

    朔风并未将他们的威胁放在眼底,他一心一意只考虑到似水的安危,时间拖得愈长,愈对似水的处境不利,怕是早有人找上她了。

    思及她可能遭受到的责难,他的心神便恍惚,这一恍惚,使得他护身的动作没先前周密,右臂结结中了一箭。

    “射中了!”有人欢喜大呼。

    朔风没有将小伤放在眼里,仅仅是挑了挑眉,便眉头也不皱一下,直接用力将插在手臂上的箭矢拔出。

    “拦住他!千万别让他给跑了!”见殷朔风要往外跃去,一伙人怕错失良机不禁大喊。一时间,所有人混乱地包围住他,就怕他会突破重围。他们不住挣扎着靠近与否——不靠近怕殷朔风会逃了,可一靠近又怕殷朔风会再次下毒,实为两难。

    进进退退,退退进进,好不狼狈。

    朔风冷笑看着他们滑稽的动作,双臂作势一扬,所有人立刻吓得抱头鼠窜,哪还敢拦他。

    “殷朔风,我看你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不等他去救人,两名男子已押着似水出现。

    朔风半眯着眼,危险地看着似水颈上明显的血痕,该死!他们伤了似水!

    全都该死!今日闯入风堡之人,他一个都不放过。“哈!殷朔风,你不会希望你的未婚妻,因你顽强的抵抗而命丧黄泉吧?”护身符出现,所有人松了口气,轻松地看着殷朔风打算怎么做。

    倘若殷朔风有如他们所想的那般在意云似水,那么他们即可轻而易举地除去殷朔风;若是没有,那他们也可大大嘲讽殷朔风,笑他孬种的缩在女人背后,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还谈什么当武林盟主。

    “朔风,别管我!你快走。”似水不愿成为他的负担,不愿他因她而赔上性命。如果真有人得付出生命,那么她愿意为他而死,无怨无悔。

    “在这世间,我可以抛下任何人,唯独抛不下你。”他可以对世人无情、无义,但唯独她例外,这是他冷血无情的性子里最大的败笔,也是他心田最后一处的温柔。“好,大爷我们就大发慈悲,成全你们!殷朔风,你说,她死,还是你?”答案已经很明显了,可仍非要听殷朔风亲口说,好让自己安心不可。

    “朔风,不要……”似水满怀绝望地看着他。她无法亲眼见他死在她面前,太多次了,她没有办法帮他就算,难道还得成为害他的帮手?

    假如他为她而死,她该怎么办?

    活不下去,失去了他,她的生命也就失去了意义,依附他太久、太久了,久到她不知没有他的日子该如何度过。既然都是要死,何不让她一个人死就好。没有了她,她相信他虽会痛苦,但终究是会活下去,能留下来的人最是重要,不是吗?

    “似水,很抱歉,临到终了,我却无法给你一场盛大的婚礼,我想在此问你,你愿意成为我的妻吗?”这是他最大的遗憾,在可以娶她时,有太多计划阻拦在前,令他无法挪出时间选蚌黄道吉日,派八人大轿迎娶她过门,今日才这样仓卒询问。

    “我愿意,在我心底,我早就是你的妻子了。”他是她的天、她的地,她含笑答应了他的求亲。

    两人一番情意绵绵,看得其他人不知是出声喝止好,还是佯装未曾听闻。都什么时候了,他们两人已是命在旦夕,还有闲工夫要结为夫妻,真是!“常言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为了我,你要好好活下去。”怕她会因他的死而寻短,他特意提醒她。

    似水含泪静静望着他,不答话。

    “我若死了,相信你们不会为难一名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是不?”他嘲讽地扬扬眉,这话特意说得又大又响,要他们记住欺负弱女子非真英雄所为。

    “这是当然。”此时,谁有脸说不放过云似水,为难一名弱女子,委实太过难看。

    听着他像在交代遗言一般,犹不放心她的安危,使她不由得潸然泪下,得夫如是,夫复何求。她这一生,拥有这般深爱她的男子,已是足够,她真的已心满意足。

    “风,我爱你,真的爱你。”不因父母之命,她就是深爱着他。

    “我知道,似水,我也爱你。”朔风潇洒一笑,回应爱语。

    “哼!殷朔风,你就乖乖受死吧,省得多些苦痛。”只要有云似水在手,就不怕殷朔风对他们下毒,除非殷朔风不想要云似水活命。

    他们的有恃无恐是显而易见的,只要一察觉异样,云似水会立即成为剑下亡魂,殷朔风不敢跟他们赌上这一把。

    “救出来了!李文祥让咱们给救出来了。”人群中突然有人兴奋大喊,能自魔头眼皮子底下救出人,要他们如何不开心。李文祥孱弱地让两个大男人搀扶住,身体虽然虚软无力,但还不至于没精神去敌视他的仇人。

    “殷朔风,你没杀死我,合该是天意如此要你命丧在我手中。”李文祥字字句句声嘶力竭,充满仇恨。

    “李公子,您放心,您的深仇大恨,大伙儿绝对会替您报。”一名大汉拍拍胸膛保证。

    似水见李文祥被救出,不知该喜还是该忧,喜的是李文祥看起来平安无事;忧的是李文祥绝对不会放过朔风,又多了一个要伤害朔风的人,教她怎能不担忧?

    她忧心忡忡地望着朔风,便见他淡然一笑,似不在意有多少人要他的命。“没错!今日,咱们就教这魔头死无葬身之处。”这话说得豪迈,他可没脸说在大伙儿向前冲去时,他刻意动作放得比旁人慢。

    就在大伙儿磨刀霍霍准备冲向朔风取他性命时,有人大呼。

    “等等,李公子中了这魔头的毒,得先让他交出解药来。”否则人不是白救了。

    “对、对,殷朔风,你还不交出解药来!”

    “如果你不交出解药,我们就让你的女人受到和李公子相等的折磨。”有人准备拿云似水开刀。

    “不错!”

    一连串威胁的话语不住由一群人口中溢出,朔风仅是耸肩,便将解药交出。

    旁人拿到解药马上交给李文祥服下。“等等,他给的会不会是假的!”呃……药都服下了,假如有问题,似乎也来不及了。

    “不怕,谅他不敢乱来。”再怎么看都是他们占绝大优势,殷朔风岂敢随意耍花招。

    “也是、也是。”众人瞧了瞧犹被他们挟持住的云似水,便放心不少。

    服下解药后,李文祥顿觉身心轻松不已,不再似先前那般难受,他的精神气力也恢复不少。

    “我一定要亲手为我爹报仇。”唯有手刃仇人,方能消去心头之恨。

    “李公子,这把剑让你使用。”很快的,便有人从旁递出一柄精亮的长剑。

    “多谢。”李文祥接过长剑,俐落地刺向殷朔风的胸口。朔风他不闪不避,遵照承诺将性命交出,吭都不吭一声,以血肉之躯接下这一剑。

    “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她轻轻吟吟似歌似调,看着他为她受伤流血,她整个心都纠拧在一块儿。

    此刻,同旁人说的再多已是毫无意义,这些人早已杀红了眼。

    微风吹来,送来浓浓的血腥味,风堡,是下一个殷府、下一个云府,这一生,她所经历的生离死别已是太多、太多,该是让这一切痛苦划下句点的时候。

    “似水?”痛楚占去朔风大部分的心思,令他一时间无法为她所说的话反应过来。

    “纳命来!”李文祥仰天长啸,高扬长剑,一剑狠狠朝殷朔风劈下。朔风眼睁睁看着锐利的长剑朝他劈来,眉头也不皱一下,仿佛要受到致命伤害的人不是他。

    在众人误以为他就要死在李文祥的长剑之下时,一道雪白身影,突然出现扑到他身上,为他挡去所有灾难劫数。

    血花翻飞,柔软美丽的娇躯似折翼的鸟儿,翩翩翻身旋然倒地。

    温热的血惊动了朔风,他瞠目看着似水不顾一切为他挡剑,身受重伤倒地不起,他无法动作,他的双腿僵硬得宛如千年化石,移动不了半分。

    他的心……说不出有什么滋味,只觉这一切好像是在梦中,梦是如此的真,真实到他无法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一股浓浓的酸溜阵阵涌上喉头,他的身躯竟开始发冷颤抖,有道无名的力量在他体内嘶吼,他为心爱的人所建筑出的美好世界已然宣告崩解。

    她再也无法睁开眼对着他笑,再也无法爱娇地躺在他怀里寻求温暖,守候了这么久,他终究还是失去她了。

    在天愿为此翼鸟,有地愿为连理枝……

    为何不懂?为何没能及时看穿她的想法?为何要让她受到这样大的痛苦?为何?为何?为何?

    心神俱灭,急欲发狂。

    水……一滴滴顺着脸颊滑落而下,是苍天也跟着难过哭泣吗?一滴滴,椎心泣血。所有伤害似水的人,都得付出代价!

    他发出一阵阵撕扯人心、痛彻心肺的咆哮,吓得其他人纷纷问避。

    “你们是怎么看人的?!怎会让那个女人冲上去?”有人心惧地边跑边大声质问。

    “我们也没料到,她会有挣脱的胆识。”说实话,是又轻忽了她会有不要命的举动出现。

    “撤!所有人快撤!”眼见殷朔风发狂带泪厮杀,吓都吓死了。

    “不行!我不退,我还没手刃仇人,我非要殷朔风死不可。”李文祥坚持不退,好不容易让他有了今日的机会,他怎能轻言放弃,错过了今日,他可能终生都杀不了殷朔风。

    “那你留下吧,我可不想留下!”怕死的人此时也顾不得什么江湖道义,仅知逃命要紧。“一个都别想走!”也不管手中拿的是什么武器,殷朔风见一个杀一个,就是不让其他人有逃走的机会。

    随着手中的刀剑飞舞,袖里头的毒也无形的飘撒而出.微风轻送,将剧毒送到风堡的每个角落。

    似水死了,所有人都得跟着陪葬,他一个都不放过!

    刀光剑影,哀嚎四起,他不听不闻,手中的血腥杀戮早已多得教他不去在乎了。

    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是梦邪?是幻邪?

    他是恶、他是残,可终究保护不了最珍视的人儿,如果时间能重来,他将会如何选择?无怨无悔再走上相同一遭?

    不了、不了。

    这样掏心扯肺的痛苦,他不愿再承受一遭。

    “殷朔风!你纳命……”李文祥猛然扑上,话未能竟诉,已头身分家。

    风堡血腥一片,阵阵哀嚎,一个个死去之人,在闭上眼的那一刻,早已后悔,不该来的!不该惹上殷朔风,他们怎么会以为能轻易制得了殷朔风这魔头?

    “放箭!快放箭!”还有人叫喊、颤抖着手放出箭矢。

    长箭射中目标,可殷朔风仍像无事之人,如鬼神般昂然立于其余人面前,刀起刀落,浑身是血。

    鬼,殷朔风是自地府爬出的恶鬼,普通一名凡人在身中数箭,又有刀伤、剑伤在身,早已倒地不起,哪有人像他一样似拥有不死之身,仍挥舞带血刀剑。鬼啊!他们惹上不该惹的恶鬼……

    血雨腥风,凄凄诉诉,整座风堡成了人间炼狱,鬼哭神号。

    红白莲花开共塘,两般颜色一般香。恰如汉殿三千女,半是浓妆、半淡妆。

    偌大的府宅里笑语绵绵,一群丫环围绕着一名绝美少妇,少妇怀中则抱着小娃儿,一伙人快乐地逗着娃儿笑。

    “呵,夫人,您瞧,这小少爷长得这般俊,将来长大了一定会迷死许多姑娘家。”这小少爷同老爷一样俊美,教人见了忍不住倾心,可惜老爷眼底唯有夫人,使得她们只能发发白日梦。“是呵,瞧小少爷这爱笑的模样。”哎!如果老爷也同小少爷一般笑容满面。不知该有多好,如此见到老爷就不会觉得老爷总是阴恻恻的,令人不太敢亲近。还好夫人人不错,虽然话不多,但待人和气,假如夫人也同老爷一般脾性,相信这府邸没人待得久。

    绝美少妇仅是淡淡笑扬唇嘴,听着丫环们你一言、我一语地称赞儿子。

    “啊,老爷来了。”眼尖的丫环发现老爷走过九曲桥,朝她们而来。

    她们识相的不再包围住夫人,让老爷得以好好看看夫人与小少爷。

    这老爷疼爱夫人,全府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听闻总管说过,夫人与老爷皆出身官家,难怪两人气质斯文,飘飘出尘恍若仙人,若非亲眼所见,她们还真不敢相信世间有如此神仙眷侣。向老爷请过安后,所有人于是告退,深知老爷和夫人在一起时,最不爱被人打扰。

    听说再过几日,老爷的弟弟要到府里来作客,就不知老爷的弟弟是否如同老爷一般俊美,呵呵,不知对方成家立业了没,喜欢怎样的姑娘家,光是想到那未曾见过面的二少,她们的心便飘飘然,一群丫环热烈地一路讨论开来,好不热闹。

    “云儿。”男人万分怜爱地将少妇搂进怀中,其中的珍视显现在双瞳间,像是每天巴不得将她捧在手掌心呵护。“私底下,我喜欢听你叫我似水。”她娇娇柔柔央求。

    “似水,每当我叫你的名字一回就心痛一回。”她那浴血的模样,把他吓坏了。

    “我不是好好站在你面前不要自责,好吗?”她软软地倚在他怀中,试图安抚他。

    那一夜,她差点死去,他则发了狂似的杀尽所有人。若非死里逃生的总管抱起她,急吼着说她没死;若非昊风及时赶了回来,阻止发狂的朔风,救了她也救了朔风,她想,那一夜他会跟着死去。

    那晚带给他莫大的刺激,也令他看透一切。在鬼门关前将她抢救回来后,他已有所改变,体内那只狂猛的凶兽已遭他除去,他愿意敛下野心、欲望,只求和她当一对平平凡凡的夫妻,将幸福带给她,使她不再遭受任何苦难。所以他们来到江南,择了一山明水秀之处安顿下来,隐藏住饼去,让旁人以为他不过是名书生,擅于舞文弄墨,什么江湖事一概与他无关,过着平凡而甜美的生活。

    “我无法不去想,都是我害了你。”他仍十分自责,在她身受重伤几乎无法救治时,他问过自己,难道这就是他想要的结果?难道他为了当上武林盟主就要付出如此大的代价?

    究竟他要的是什么?权势?名利?情爱?

    答案很显然易见的不是吗?他深爱着她,不能没有她。失去了她,他就什么都没有、什么也不是,既然如此,他何需再争争夺夺,何需不满?于是他的心恢复平静,将强大的野心欲望归于零,不再汲汲营营,彻底大彻大悟。

    “咱们是夫妻,本就该祸福与共,没有谁害了谁,那日,你不也因我受到莫大的委屈与羞辱,也该说全是我害了你。”

    “那不同,那对我而言全都不算什么,你是我的妻子,我理当保护你、照顾你。”只要她能平安无事,要他豁出性命他都不会有意见。

    “你是我的丈夫,我也要保护你、照顾你不是吗?”她笑吟吟望着他道。

    “这”

    ‘除非你心底不认同我这妻子,否则就别再说出那些会令我伤心的话好吗?咱们说过要抛弃过去,莫非你忘了?”

    “我当然没忘。好,就让我们抛弃过去,当一对真真实实、平平凡凡的小夫妻。”他俯身轻轻在她的颊上印下一吻。

    她怀中的小娃儿早已沉沉睡去,在父母的环绕之下,睡得很安心。

    他的话惹来她娇媚一笑,很是满足地倚在他怀中,看花、看草、看天、看水,这就是她所想要的,而她也终于得到了。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怜卿最新章节 | 怜卿全文阅读 | 怜卿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