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认真魔人 > 第十章

认真魔人 第十章 作者 : 沈韦

    卫少泽进了医院的消息惊动卫家上下,所有人立刻火速赶到台大医院探视他的病情。

    尽避卫少泽的伤没有大碍,但为了慎重起见,还是要观察有无脑震荡的情形发生,所以医生将他留院观察。

    卫夫人见长子额际受了伤,心里好生不舍;卫长风嘴上不说什么:心底却也是暗地庆幸他没出大意外,否则教他们两老情何以堪?

    无须卫长风指示,卫少商已向警政署署长施压,要他们抓到伤害卫少泽的凶手,严正表明卫家绝不会对此事坐视不理。

    对外的声明,他们一律交由林汉文与公关部的人去处理,务必稳定住投资人与消费者、客户的心,不使公司营运受到任何影响。

    卫少商与卫少阳的妻子也关心的待在卫少泽的头等病房内,这回因卫少泽出了事,卫长风关心着卫少泽的情况,也慢慢接受了她们,没有摆脸色给两个儿媳妇看。

    或许卫少泽受伤一事可以使老父的态度改变,真正敞开心胸接受两个儿媳妇,大家如是衷心期许。

    柴若凝接听完他的电话后,便匆匆赶到台大医院,在林汉文的安排下,得以突破媒体记者,顺利进入卫少泽的病房。

    她甫一出现,卫少泽双眸立即熠熠闪烁,脸上有掩饰不了的喜悦。

    如此巨大的转变,让家人们侧目,顺着他的目光,即看见一名古典美女风姿绰约的站在门口。

    “若凝。”卫少泽轻唤。

    柴若凝既是想哭又是想笑的看着他,眼泪在眼眶中打转,硬是不肯落下。一听见他受了伤,她是心急如焚,尽避他再三保证是小伤不碍事,可她仍非得亲眼见到他平安无事才能放心。

    她来到他的病房后,蓦然惊觉自己太过鲁莽,她忘了他的家人也会守候在病房内,她的出现,会不会太过突然?

    “若凝小姐,请过来,我大哥一定等-很久了。”卫少阳看出她的不安,将她牵到卫少泽床边,可不许她来个临阵脱逃。

    他脑筋转得飞快,想起大哥曾说过已有意中人,看来大哥口中的意中人肯定就是眼前这位古典美人。

    柴若凝感觉到卫家人的视线,她害羞的来到卫少泽床边,卫少阳已不容拒绝的将她的小手带入卫少泽的大掌中。

    紧握着他温暖的大掌,悬挂在心中的大石这才安然放下,她露出欣慰的笑容,美眸半刻也无法自他身上移开。

    紧握的双手凝聚了所有人的视线,卫家所有人都瞪着她右手腕的手炼瞧,那手炼代表的意义已无声传达给所有人。

    “真是太好了!”卫夫人感动得直拭泪。本以为少泽将要孤独终老,结果他这一受伤,真命天女便出现,她开心得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别哭了。”卫长风轻揽着妻子的肩安慰。

    “若凝,见过我的爸妈、两个弟弟和弟妹。”卫少泽将她正式介绍给全家人认识。

    柴若凝有礼的跟大家问候打招呼,问候问深恐自己表现不好,无法给卫家人良好印象。

    卫家两老对她的表现是满意得直颔首,对于儿子的选择,他们不再坚持己见,因为不论他们怎么坚持,儿子终是会选择自己所爱,既然如此,何不就大大方方的支持呢?

    这是他们这些年来的心得,再加上从前就认定少泽极可能会不婚,现下他有了对象,他们高兴都来不及了,怎敢挑剔。

    所以柴若凝是他们最满意的媳妇儿了,他们乐见少泽选择了好对象。

    和他们打招呼时,柴若凝意外发现卫少泽的两个弟妹身上都戴有眼熟的饰品,花藜的是项链,苗紫藤则是耳环,那精致的手工与耀眼的海水蓝宝石,竟和她右腕上的手炼似出自于同一名家设计。

    她惊讶的看看右手腕的手炼,再看看卫少泽。

    卫少泽轻松的朝她眨眨眼,故意不点破。

    “大哥,未来的大嫂该不会不晓得手炼所代表的意义吧?”卫少商发现问题,好笑问道。

    “我猜大哥一定没告诉未来的大嫂,二哥,你瞧,未来的大嫂还满脸疑问呢!”卫少阳皮皮搭腔。

    卫少商挑了挑眉,以表赞同。

    “我想大哥是要找适当的时机跟大嫂说的。”花藜不忍见卫少泽被两兄弟调侃,跳出来帮腔。

    “是啊!”苗紫藤警告性的看了丈夫一眼,要他别玩得太过火,说些乱七八糟的话,假如未来的大嫂被他吓跑了,看他怎么赔大哥!

    “时间晚了,既然少泽没大碍,我们就先回家去吧。”卫长风也不许少阳搞破坏,下令清场,将时间、空间留给小俩口。

    于是在短短的三分钟内,所有人都离开了,让他们小俩口好好聚聚。

    待他们离去后,柴若凝这才坐在他床边的椅子上,不舍的轻抚过他的发,完全不敢碰触到他额际的伤口。

    “你吓死我了。”她哽咽道。

    “对不起。”卫少泽执起她的手亲吻,低喃着抱歉。

    “怎么会这样?是谁想要伤害你?”她无法原谅意图伤害他的人,他在电话中仅简略说他出了车祸,可在来到医院外时,她听见记者耳语,说他是遭人企图谋杀,听得她一颗心整个揪拧在一块儿。

    她是不晓得他工作上的事,可她知道他不是个把事情做尽、做绝之人,怎么会有人对他这般仇视,非置他于死地不可?

    “别难过,我没事的。”卫少泽只是不断的安慰她。

    “你知道对方是谁?”她的心底打了个突,若非已经知晓对方的身分,他不会这样安慰她,而是会回她说,他也不晓得对方的身分。

    卫少泽沈默了。

    是的,在他进医院后,猛地想起曾经在哪儿见过那辆白色的TOYOTA,他甚至期望对方不是他猜想的那个人,可是直觉却告诉他,应该就是那人没错。

    他已将心庭的疑虑透露给警方,至于是不是那人,警方会给他个答案的。

    “为什么不说话?难不成我也认识?”他的朋友她认识的不多,如果是姬不认识的,他大可直接说出来,他不肯说,最主要的原因恐怕是她也认识对方。

    那人究竟是谁?为何会做出这么阴狠的事来?

    “若凝,-别想那么多,连警方都还没抓到人,我怎么能确定是谁做的?”他试着对她轻松一笑。

    柴若凝的心情却感到万分沉重,他的隐瞒无法使她放松,她神色黯然地猜想着可能的人选。

    排除许多人,唯一剩下的即是张志仁!

    但有可能是他吗?他会有如此疯狂的行径吗?

    她没忘,先前他冲入她的工作室时脸上疯狂的表情,再加上夏小露说他消失已久,不免会猜想在这段消失的期间内,他极有可能是在策划伤害少泽的事。

    “别想那么多,开心一点。”他抚着她的发,明白她也猜到是谁做的了。

    “我不希望是他这么对你。”她难过地低道。

    “不会的。”卫少泽笑着安慰她,他们心底都明白,若是张志仁所为,他们也不会觉得意外。

    “还疼不疼?”她轻问。

    “不疼了,一点小伤而已,不用为我担心。”幸好钣金够硬,不然他就不会只受了这么点小伤。

    “你受了伤,我怎么会不担心呢?”她轻轻一叹,将头枕在他的大腿上。

    “若凝,-想不想知道为何少商、少阳他们见到-,就会认定-是我未来的妻子?”卫少泽刻意移转她的注意力,以无比轻快的语气问道。

    明白他不想让她难受,才会转移话题,她配合反问:“为什么?”

    “因为-手上的手炼。”

    “我发现了,你的两个弟妹身上都有和我相似的饰品,一个是项链,一个是耳环,伯母的则是戒指,感觉上好像是一整套。”他不提,她倒是忘了。

    “嗯,这的确是一整套,这套首饰是我祖母传给我们的,她说过,当我们遇见想要共度一生的女子时,就将她的首饰送给对方配戴,当作是她送给孙媳妇儿的见面礼,所以我们三兄弟各持一样,当他们见到-右手腕配戴的手炼时,马上明白我已经认定-了。”卫少泽再次执起她的右手亲吻。

    她含着泪问:“假如我不肯嫁给你呢?”原来在她尚未认定他之前,他便已经认定她了。

    他好傻,直接将这么贵重的手炼送给她,还骗她是刚好看见,觉得很适合她才送她,也不跟她明说其中意义,万一她不小心弄丢了怎么办?

    可她也明白他不言明的原因,倘若他当时明说了,她铁定会不敢收下,因为太贵重了,也因为意义重大,再加上当时并没那么确定:而现在,她已经认定他了,戴着这条手炼,不至于觉得是个沉重的负担,反而觉得万分甜蜜。

    “没有关系,我愿意等,等-爱上我、认定我的那天到来,不管多久,我都会等。”卫少泽对她就是执着,当他认定了她之后,他就再也看不见其他女子,他的眼、他的心,仅容得下她。

    “傻瓜。”她轻斥,可脸上写满的是喜悦。

    “我只为-一人痴痴傻傻。”他倾身,唇点上她的朱唇。

    “小心你的伤……”芳馨的气息在他的唇边轻喘,怕他会不小心扯到伤口。

    他戏谑笑道:“受伤的是我的额头,不是我的唇,所以不碍事。”他的伤,对他的吻丝毫构成不了问题。

    “贫嘴。”见他能开玩笑,甚至是朝她做出色迷迷的表情,便知道他的伤真的不碍事。

    只是他额际泛血的纱布碍眼得很,她傻气的希望她能拥有一身魔法,可以使他的伤马上痊愈。

    “只对-一人。”他低喃。

    柴若凝扬唇一笑,将他扶躺在床上,要他安分点,别再妄想偷香。“你好好睡一觉。”

    “若凝,-不用陪我,回去休息吧。”他舍不得她留在医院照顾他。

    “不,我要留在这里,不许你赶我。”她摇头拒绝,打定主意非要留下不可。

    “若凝……”她要留下陪他,他很高兴,可偏偏就是不忍心让她睡在一旁的小床上,再怎么说,睡在医院总没睡在家里舒服,他怎么舍得。

    “好了,你快些休息,我心意已决,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会留在你身边,不论是现在或者将来,你的身边一定有我。”既然他已送她视为妻子象征的手炼,她也礼尚往来,言明她的决定--这辈子不管发生什么事,她都决定与他携手共度,她的生命中再也缺少不了他。

    卫少泽听出她言下之意,激动地将她紧紧抱住。

    “若凝,我爱-!我爱-!”他拚命诉说爱意,拚命传达给她。

    他卫少泽何其有幸,终于赢得她的心,守候这么多年,是值得的,她的眼已经停留在他身上,不会再移开。

    他是世间最幸运的男人!再也没有人比他更幸运了。

    甚至觉得这回受的伤非常值得,他听见她的爱,再也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了。

    “我也爱你,真的好爱你。”她眼眶发热,热烈回应他的爱。

    本来以为要说出爱他很难,现在发现,原来对他说出我爱你三个字是这么简单,就算要她说上千百倍,她都不会再觉得难以启齿。

    两个人傻傻的不断说着我爱你,我爱你……

    甜蜜爱语轻轻回荡,如一道暖流轻轻流过,温暖着彼此的心房,一声接一声,彷佛天界飘飘仙乐,流泄而过。

    经警网围捕,顺利将恶徒逮着,凶手落网后,证实卫少泽和柴若凝猜测无误,针对卫少泽、意图置他于死地之人真是张志仁。

    警方漏夜侦讯,再加上在他住所搜集到的证据、电脑,在在都说明了他也是在网路上散发下利于蔷薇谣言之人,警方甚至高度怀疑,连那通谎称有未爆弹的电话也是他打的,为求慎重,他们调阅张志仁的通话纪录,以厘清案情。

    虽然早已猜想到凶手是张志仁,但真确定是他时,柴若凝仍觉得不好受。

    她从来都不晓得他这么极端,当事情不顺如他心意,他就失去控制,做出一些伤害旁人的事,在他疯狂的行径下,全然忘了有个未出世的孩子需要他照顾。

    柴若凝为他惋惜不已,同时庆幸卫少泽没受到大伤害,否则她真不知怎么原谅张志仁,当然她也无法原谅自己。

    尽避卫少泽要她别在意,说那是张志仁个人的问题与她无关,可是她明白事情是因她而起,要她如何不在意?

    据警方说,至今张志仁仍不觉得自己有错,依然仇视卫少泽,时时叫嚣说后悔没让卫少泽惨死于拖板车车轮下。

    他的嗜血教她寒心,明明错就是错了,为何他能那么理直气壮?

    确定卫少泽头部的伤并没有造成脑震荡,柴若凝在医院照顾卫少泽数天后,决定到警局和张志仁当面谈谈。

    卫少泽不放心她一人独自面对满腔怨恨的张志仁,不顾柴若凝反对,非得陪她一同前去不可。

    柴若凝反对无效,没办法只好让卫少泽陪着。

    事实上,再见张志仁需要无比的勇气,因为疯狂的张志仁对她而言是陌生的,唯有紧握着卫少泽的大掌,才有办法给她源源不绝的勇气。

    握着卫少泽的手,柴若凝在员警的安排下见到了形容憔悴的张志仁。

    张志仁见他们两人连袂出现,更是气急败坏、愤恨不平。

    “卫少泽!你不要在我面前太嚣张!我这回没撞死你,算你运气好,我跟你保证,下一回我绝对让你死状凄惨!”张志仁高声嘶喊,发出恶毒言语。

    他恨!他恨卫少泽!若不是卫少泽,今日他不会身陷囹圄!

    他光明璀璨的前程全让卫少泽一手捣毁!这都是卫少泽的错!

    柴若凝被他骇人的言语给吓着,脸色惨白、瞠目结舌地看着张志仁。

    “若凝,-不要被他的甜言蜜语给骗了,真正深爱着-的人是我,不是他!他不过是个趁虚而入的小人!”他恨卫少泽从他身边夺走属于他的柴若凝!他恨!恨卫少泽得天独厚,什么都有了,却还要跟他抢若凝!

    警方见张志仁情绪过于激动,怕他会伤害卫少泽与柴若凝,连忙使劲将他架住。

    “放开我!我一定要跟姓卫的说清楚,若凝是我的,我不许你碰她!”那一夜,他就守在卫少泽家楼下,足足守了一夜,整夜受尽折磨。

    她待得愈久,他的心就愈苦,直到天将明,他终于不得不正视正在发生的事情。

    柴若凝进了卫少泽的公寓就没再出现,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会发生什么擦枪走火的事,他再清楚不过了,他痛苦得抱头低咆,恨不得当场冲上楼杀了卫少泽泄恨。

    可卫少泽住的公寓不是他想上去就上得去的,楼下有警卫守护,他根本没有机会冲上去杀了卫少泽,所以他决定策划他的狙杀行动!既然在卫少泽的公寓和公司都无法下手,那么他就在路上堵,不信他会堵不到人。

    可惜命运之神并不站在他这边,他的确是堵到了卫少泽,可却没能当场杀死卫少泽,这更加深他的怨恨。

    “我们已经分手了。”柴若凝不懂,他怎么就是不肯面对事实?

    “不!我不承认,在我没说我们分手之前,我们仍是相爱的一对!若凝,-爱我对不对?-只是被卫少泽的甜言蜜语给骗了,-告诉我,-是爱我的,告诉所有人,-的心一直属于我。”张志仁神情涣散地逼迫她。

    “曾经我是爱你的,可是在你打电话告诉我,你要娶夏小露时,那份爱已让你当场毁去。在我最痛苦、失意的时候,是少泽陪在我身边,听我哭、听我抱怨,他对我的好点点滴滴沁入我心,让我清楚看见他的好,所以我爱上了他。爱上他是世间最美好的事,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我都要告诉你,我不是被他的甜言蜜语所欺骗,我是爱上他那颗只为我转动的心。”

    她的眼眸深深注视着卫少泽一字字道,与其说是说给张志仁听,不如说她是在说给卫少泽听。

    她爱他,真的好爱、好爱。

    她的深情告白,让卫少泽感动得露齿一笑,有她这些话就够了!已经够了!

    “不--不可能!-一定是在骗我!我不相信--”张志仁大受打击地惊叫。

    柴若凝说她爱着卫少泽,怎么可能?她的心怎能转变,她该是爱他的,永永远远只爱他一人,她怎能说变就变?

    “志仁,面对现实对你而言,真有那么难吗?”

    “不!不会的!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张志仁说什么都不愿相信她的心里已有别人。

    “一直以来,我都不是你的唯一,你的身边还有爱你的夏小露,你们也有了爱的结晶,你之所以介意我和少泽的事,并不是因为你爱我。你就像个小孩,手中拥有两件喜爱的玩具,你玩腻了这一件并弃置一旁,改对另一件玩具爱不释手时,突然发现原先丢弃的玩具不见了,你跟着心慌意乱,觉得自己喜爱的就是那件消失的玩具,其实并不然,你的心态从未改变过,你只是无法接受失去。”她冷静的对他说。

    “不对!-说谎!一定是卫少泽在-耳边胡说八道,-才会这么想!我是爱-的,-一定要相信我。”张志仁不听她说,反正他已认定事实,不管她怎么说,都是为卫少泽开脱之词。

    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他怎么会刻意蒙蔽双眼,不看不听?他的执迷不悟教在场所有人听了直摇头。

    “我有没有在她耳边造谣,我相信你比我更清楚。”卫少泽自认行事坦荡,无不可告人之事。

    “卫--少--泽--”卫少泽不开口还好,他一开口,立刻激怒张志仁,他恨得嘶喊卫少泽的名字,巴不得将他分筋挫骨,以泄心头之恨。

    彷佛来自地狱的嘶喊令人不寒而栗,可卫少泽丝毫不受影响,他一派坦荡荡的面对犹似疯子的张志仁。

    柴若凝心底骇然,挽抓住卫少泽的手抓得更紧。

    “把若凝还我!”张志仁声声-喊。

    “我爱她!她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他是真的深爱着若凝,为何她要说他根本就不爱她?

    “不!你并不爱若凝,若你真的爱她,你不会做出这些事来让她担惊受怕。”卫少泽摇头否决张志仁。

    “你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不爱她?!”张志仁用力大声反驳。

    “因为我爱若凝,我知道爱一个人是怎么回事。当你深爱着一个人的时候,你会希望她过得幸福、快乐,即使她不属于你,你也会真诚的祝福她,而你,就像个讨不到糖吃的小孩,不断的使性子,伤害所有人,你说这是爱?不!它顶多算是任性妄为而已。”卫少泽爱柴若凝爱得太久、太久,所以他非常明白爱一个人是怎么回事,绝对不是伤害。

    “你不要故意在若凝的面前说得这么潇洒,我知道你全是在演戏给大家看,是想博取大家欢心,总而言之,你就是彻底的小人!见到有缝就钻,这样的你根本就不配拥有若凝!”张志仁得不断的诋毁卫少泽,才有办法让自己好过些。

    本来一直和他保持一段距离的柴若凝终于听不下去,她轻轻的松开紧握着卫少泽的手,走到张志仁面前。

    张志仁见她走到身前,喜出望外。“若凝,-终于知道选择我才是对的了吧?”

    哈!炳!他赢了!卫少泽是什么东西,敢跟他抢?!不管卫少泽在商场上有多骁勇善战、战无不胜,在感情上注定是要吃败仗!

    柴若凝定定看着他得意的脸孔,右手掌高高扬起,重重挥下。

    啪!

    清脆的巴掌声阻断了张志仁得意的笑声,张志仁讶异感受着脸颊的火辣生疼,一时间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柴若凝打他一巴掌?真的假的?她不是爱他吗?不是再次选择了他吗?为何要打他?

    “别再孩子气了!”她以无比清晰的声音说道。

    她的话宛如冰刀穿刺入张志仁不设防的心,他被她的话刺得又深又痛,突然间找不到话来回她。

    她真的打了他,动手打了他……

    她说他孩子气,他真的孩子气吗?他可是个成熟的大男人,且夏小露都怀有他的孩子了,这样的他怎会孩子气?

    张志仁的脑袋不断回想她所说的话,大受震惊。

    “你所犯下的错事,该由自己来承担,以爱为名,不断的伤害别人,并不是成熟的人所会做的,你这样子,只会让我看不起你。”她对他真的是太失望了。

    卫少泽没有出面干涉,他静静在后头守护着她,放手让她解决张志仁的问题。

    “我……”张志仁试图为自己辩解,却发现在她澄净的双眸注视下,他竟再也找不到只字片语来为自己开脱。

    一个成熟的人该有怎样的作为?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全权负责?

    张志仁惭愧的想到被他抛在脑后的夏小露与她腹中的孩子,以及先前他无情的对远在巴黎采买的柴若凝所说的话。

    难道他真的做错了?

    难道他自以为是的爱并不是真爱?

    他真的爱过柴若凝或夏小露吗?抑或是,从头到尾,他爱的人始终只有他自己?

    想得愈深,张志仁愈是冷汗涔涔。

    “面对现实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难。”卫少泽看出他已真心在反省,沉重道。

    张志仁抬头看着卫少泽,眼神不再涣散迷乱,而是深深的看着他,然后转头看看柴若凝,再看看形容枯槁的自己。

    回忆从前种种,今天他之所以身陷牢狱,也是他自己惹出来的,他不断的伤害别人,来成全自己,结果呢?他得到了什么?他竟让自己成了阶下囚?!

    真的好讽刺,他一心一意想要柴若凝回头,可是他的作为却将她推离得更远,或许所有人早就看穿一切,就剩他还执迷不悔。

    原本体内充斥愤恨因子,在经柴若凝与卫少泽说穿后,他宛如泄了气的皮球,不再怒气勃发,反而是整个人虚软不已,若非有警察在后头撑着,恐怕他早就软坐在地上了。

    他错了!真的做错了……

    “全是我做的……”张志仁认罪了,不再觉得他没有错,他流着泪,坦然面对他的罪恶。

    张志仁肯俯首认罪,让一旁的办案人员相视一笑。这样子不管是对上级或是对卫少泽、卫家人与社会大众,他们都有个交代了。

    “对不起……”张志仁惊觉自己的幼稚,泣不成声。

    见他后悔道歉,柴若凝欣慰的看向卫少泽。

    张志仁还算有救,总算肯正视自己的问题所在,真心忏悔。

    卫少泽拍了拍张志仁的肩头,表示原谅,并未多说什么,因为此刻不论他说什么,都显得矫情,不如什么都不说,给张志仁自新的机会。

    张志仁感受到卫少泽的原谅,哭得更像个孩子,抽抽噎噎,嘴巴不断喃念着对不起三个字。

    “我们走吧。”柴若凝牵起卫少泽的手轻道,她不跟张志仁说再见,是希望下回再见到他时,他会是堂堂正正、意气风发的站在太阳底下,成了全新的另一个他。

    “嗯。”卫少泽了解她的想法,扬着笑,牵着她的手离开。

    他们两人牵手走出警局,大雨过后,空气显得无比清新舒畅,泥土的清新气息扑鼻而来,两人情不自禁深深吸了口气,相视一笑。

    双手轻牵,一同走向停车处。

    挺着大肚子的夏小露自他们身边奔过,急急进警局探望张志仁的情况,连与柴若凝擦身而过都没发现,焦急已占据她的心灵。

    柴若凝回身看着夏小露远去的背影,樱唇勾起。

    “怎么了?”卫少泽轻问。

    “没事,只是觉得一切可以有新的开始,真好。”她将头枕在他肩上,由衷道。

    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张志仁会了解夏小露是真心待他,对于这份感情他也会懂得珍惜,和夏小露携手共度白首,就像她和卫少泽一样。

    她如是衷心期盼。

    【全书完】

    编注:

    ☆关于卫少商和花藜的爱情故争,请看【爱上魔人】系列之一--花蝶872《轰趴魔人》。

    ☆关于卫少阳和苗紫藤的爱情故事,请看【爱上魔人】系列之二--花蝶885《拒爱魔人》。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认真魔人最新章节 | 认真魔人全文阅读 | 认真魔人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