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恨檀郎 > 第九章

恨檀郎 第九章 作者 : 沈韦

    这一回白素素摆出的阵仗和两年多前一模一样,领着大匹人马杀上山,而严淼和严焱两兄弟因为怕事情会弄到无法收拾的地步,所以也跟着上山,就连梁飞仙与苏心透也一道跟上.好在必要时给予丈夫援助。

    大匹人马浩浩荡荡上山,有家人倚仗的白素素气势如虹。

    在他们踏入竹林时,严磊即有警觉,放下手中的竹笛,沉着地等待他们到来。

    屋内的毒娘子亦发现情况不对,奔出忙问:"这是怎么回事?"

    "有人来了。"严磊不清楚对方是何方神圣,但可知来者不善,否则不会带着大队人马上山;为此,他感到不安,就怕两年多前的憾事会再次发生。

    "会是谁?"毒娘子疑惑地看着严磊的侧面,猜想着他知不知情?那些人会不会是他所带来的?但见他神色自若,毫无任何心虚的表情,她暗自猜测,或许严磊也不知道对方来历、所为何事。

    很快的,对方的身分便已揭晓,严家堡及绿柳山庄的人齐聚而来,声势颇为浩大。

    "娘?!"严磊讶异母亲的出现,不明白母亲怎么会知道他在此?

    "磊儿,同娘一块儿回严家堡。"严老夫人睨了眼毒娘子,随即向严磊下令。

    "不,娘,请恕孩儿不孝,孩儿不能与您回严家堡。"严磊直接拒绝母亲的要求。

    严老夫人没想到他会拒绝的如此明白,不禁动怒大喝。"你这算什么话?!你就为了一个向轻烟,存心要忤逆我是吗?"

    "严伯母,向轻烟就躲在屋里不敢出来。"白素素恶意提醒大伙儿,莫忘罪魁祸首就在里头藏头缩尾。

    "是你?!"严磊像是这时才看见白素素,他轻拧眉头看她,以她那得意的神色瞧来,不难猜出是她带着大伙儿前来。

    他不知道她是如何得知轻烟未死,可是今日他决计不会让她有伤害到轻烟的机会。

    "正是我。怎么,你很意外?"白素素高傲的抬高下巴。

    "你们这么大的阵仗是来带他回去的?正好,马上将人带走,我再也不想见到严磊。"毒娘子嘲笑他们的劳师动众。

    "我们不只要接回严公子,重要的是我们要除去你和向轻烟。"绿柳山庄的庄主可不容女儿受半点委屈,这回女儿回家哭诉,仍旧是为了向轻烟的存在,做父亲的他岂能眼睁睁看着女儿痛苦且得不到幸福?!所以这回他非得帮女儿除去向轻烟不可!

    "你说这大话不怕会闪了舌头?要杀我家小姐,你得先杀了我。"毒娘子可没将他们这一班人放在眼底,她知道邪弥勒是死在绿柳山庄的人手中,今日他们来得正好,她要杀了他们为邪弥勒报仇。

    "毒娘子,我看你是死到临头犹不自觉!"绿柳山庄庄主觉得毒娘子太过嚣张,令人难以忍受。

    双方情势紧张,随时会大打出手。

    "磊儿!跟我回严家堡,我不许你再继续待在这儿。"严老夫人不理会毒娘子和绿柳山庄之间的帐,她只想带回儿子。

    "轻烟在哪儿,我就待在哪儿,她不离去,我也不会离开她。"严磊摇首拒绝,立场十分坚决。

    屋内的向轻烟知晓外头情势一触即发,是以在听闻到他宁可忤逆他的母亲也要为她留下,她实在无法不感动,整个人恍如回到两年前,不同的是当初是他领着大匹人马来要她的命,这回他却是挺身挡在她的身前护着她。

    一股暖流悄悄滑过心头,温暖着曾经冰冻的心。

    "我家小姐说了不想见你,不管你留在这儿多久,她都不会见你,你还是速速与你的家人一道回去。"毒娘子毫不领情地怒骂道。

    "我不走,不管轻烟见不见我,我都不会再丢下她。"两方人马都要他走,但他的信念始终不曾动摇。

    绿柳山庄庄主一听严磊所说的话,觉得刺耳不已,怒道:"严磊,你和素素有婚约,你这么耗在这里,岂不是摆明了不给我绿柳山庄面子!?"他这样子公开表明只要向轻烟一人,是将素素置于何处?他非得为素素讨回公道不可。

    "我和白姑娘的婚约早该解除了,两年多前我已说过对白姑娘无意,白姑娘值得更好的人与之共偕自首。"他再次重申立场,表明不娶白素素的决心。

    "你?!好你个严磊!素素等你这么多年是白等了!"绿柳山庄庄主气得全身不住发抖。

    "磊儿!没有我同意,这桩婚事岂是你说解除就解除的!"严老夫人亦觉脸上无光,对着儿子大喝。

    "严磊,我对你一片痴心,你怎可辜负我?"白素素同样不满地大叫,非要他给个承诺不可。

    所有人都在逼他,非要他娶白素素才甘心,但他的心早已给了轻烟,怎可能随意娶白素素为妻?就算所有人都满意她成为他的妻子,他也不会那么做,他终究无法违背自己的心意。

    "白姑娘,是我严磊对不起你。"他满怀歉意同她道歉,希望她愿意放手。

    "我要的不是对不起!好!既然你非要向轻烟不可,那我就让你娶她的魂魄为妻!"白素素恨得咬牙切齿,扬起长剑就要冲入竹屋。

    毒娘子见状立刻出面阻挡.而绿柳山庄庄主自是见不得女儿吃亏,忙跟着挡下毒娘子,随即绿柳山庄的人全都一拥而上,就是不让毒娘子有阻挡白素素的机会。

    没了毒娘子的阻拦,白素素冷冷一笑,提气冲上,唯有亲手杀了向轻烟力能消她心头之恨!

    可她没能直捣黄龙,半途便让严磊挡了下来。

    "我不许你伤害轻烟!"

    "哼!我今日若杀不了她,我就不叫白素素!"白素素仗着人多势众,没将他的警告放在眼底。

    "我不会让你动轻烟一根寒毛。"严磊直挺挺站着,不许她往前犯进。

    白素素发狠道:"严磊,我警告你最好让路.否则我连你一块儿杀了。"

    可严磊完全不为她的威胁所动。

    严老夫人着急地大喊。"磊儿!你究竟是怎么了?!"她是猜想白素素不过是在吓磊儿,根本就不会下手,不过端看白素素执剑的那股狠劲,仍教她不得不忧心。

    "大哥!"严淼及严焱亦是紧张地大喊。

    "你们帮毒娘子,别让绿柳山庄的人伤着她,不然我对轻烟无法交代。"严磊要他们别担心,只管帮他助毒娘子脱险便可。

    严淼和严焱明了他深爱向轻烟,不肯让向轻烟身边的人受到一丝伤害.为了不增添向轻烟对大哥更多的怨恨,也为了报答毒娘子救妻之恩.他们两人一起提剑杀人重围.助毒娘子一臂之力。

    "哼!我不用你们严家堡的人帮。"尽避打得吃力,毒娘子仍不屑他们的帮助。

    可不管她怎么说,严家两兄弟根本不为所动,迳自帮着她,一旁的梁飞仙和苏心透也都受过毒娘子恩惠,更是不可能眼睁睁见救命恩人陷人危难,于是也跟着加入帮忙击退绿柳山庄的行列。

    "好!严磊你对我不仁,我便对你不义!"白素素就不信他会不顾生命安危,执意护住向轻烟,因此她便执剑往前冲去。

    当她愈是靠近他,瞧见他眼底的坚决,她愈是心惊。他就这么执迷不悔?非要护那个女人周全?!

    不料他当真不闪不躲,于是白素素的长剑便直刺进他的肩头;她之所以避开他的心口,是因为惊慌而及时闪了开来,否则真会一剑刺穿他的心。

    "为什么不躲?!"长剑刺中了他的肩头。她低呼不信。

    "磊儿!"严老夫人见严磊受伤,忧心大呼。

    "我不碍事。"严磊摆摆手要母亲别担。

    在酣斗中的严家两兄弟见大哥受伤,全都心急如焚.就连毒娘子也讶异的开始对严磊改观。

    白素素不甘心地尖声问道:"你为什么要替她挨我这一剑?难道你真那么爱她?!"长剑犹刺在他的肩头,那刺目的血红教她嫉妒!

    为何不是她?他该爱的人是她不是向轻烟哪!

    "我很爱她,对她的爱深得教我无法测量,白姑娘.对不起你的人是我,你有恨、有怨请针对我,不要伤害轻烟,她只是个弱女子……"他忍着肩头的痛楚向她请求。

    "她是个弱女子?!哈!哈!她怎会是弱女子!她远比我这个身怀武艺的女人要强上太多了!她无须还手、无须言语,自有你为她出头,而我呢?"白素素忿恨的用力拔出长剑,要他再痛上一次!不管他的伤口有多痛,都远不及她心底的痛。

    "素素,别怕!咱们绿柳山庄给你撑腰!"绿柳山庄的庄主喊着.要女儿别退却。

    因为白素素.伤着严磊,使得严家堡和绿柳山庄的感情有了裂痕,双方各自怀带着怒火攻向对方。

    忽地,竹屋的门扉轻轻的敞了开来,向轻烟自里头走出。她一听见严磊因她受伤,便再也待不住了,直想着要出来看看他是否安好,所有的前仇旧恨皆被她暂时抛下。

    "轻烟?"严磊不敢相信她终于出来见他,开心轻唤她的名儿。

    这是严老夫人第二次见到向轻烟,她不满的皱拧眉心。这向轻烟看起来比以前要病弱,脸白似雪、唇无色,像是随时都会倒下般,怎地磊儿会对她如此执迷不悔?

    "你受伤了……"此刻,向轻烟眼底只有严磊的存在,她伤心的看着他肩头那直冒血的伤口。

    "我没事,这不过是道小伤口罢了。"严磊觉得他受这一剑倒是值得,能让轻烟出来见他,再多受几剑他都甘心。

    "一定很痛。"她不舍地走上前,取出绢帕复盖在他的伤口上为他止血。

    严磊静静看着她的动作。"我不痛,你不愿见我才会教我心痛。"她那益加瘦弱的小手教他心疼,她会变得如此虚弱全都是他害的,他该死!

    白素素见他们俩旁若无人的浓情蜜意,心嫉妒狠狠啃蚀。

    为何接受严磊满腔爱意的人不是她?为何严磊的眼始终看不见她?

    她恨向轻烟!她恨不得马上教向轻烟死去!

    是啊!为何不能让向轻烟死去!如果向轻烟死了,就再也没有任何女人能同她抢夺严磊,就算让严磊恨她一辈子她都甘心。因为自此之后,严磊心底只会有她白素素,只会不断的恨她,这对她而言,何尝不是件好事!

    她想起之前回绿柳山庄向二叔拿来毒杀毒娘子的致命毒药,看来,这毒施放在向轻烟身上会更好!

    她一步步朝他们接近,取出暗藏在衣袖内的毒粉;只要向轻烟死了,她便能解决所有苦痛!

    "大哥,小心!"严淼眼角瞄见白素素那不寻常的举动,放声提醒。

    严磊闻言,发现白素素已然走到他们身边,扬手朝轻烟撒下不明物体,情急之下,他一心只想将轻烟护在怀中,教她不受任何伤害!

    轻烟被他护得周全且密实,可毒粉便转而由他来承受,全部撒上他身,登时沁入他的血液,游走于五脏六腑之间。

    白素素万万都没想到,要伤害向轻烟的毒粉最后会由严磊概括承受,她震惊的往后退,朱唇抖颤的说不出话来。

    "磊?!"向轻烟眨了眨杏眼,一时间理不清发生何事。

    "磊儿?!"严老夫人瞪大眼,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事,这一切发生的如此迅速,教她根本来不及反应。

    所有人停下打斗,严家两兄弟和毒娘子全都奔到严磊身旁看个究竟。

    毒娘子确定所有毒粉都沁人严磊体内,心中大惊,忙抓起他的手腕为他把脉。

    "我没事。"不想教向轻烟担心,严磊笑着安慰道。

    "我并不想要你死,我是要向轻烟死……你不该为她挡下这毒粉……"白素素整个人像没了气力,软软地跪坐在地上,吓得失了魂。

    "素素,你到底对磊儿下了什么毒?"严老夫人现下只求马上得到解药为严磊解毒。

    忙着为严磊把脉的毒娘子及严淼两人皆神情严肃,并在探过他的脉象之后,全都愁眉不展。

    向轻烟光看姥姥的表情便得知情况不乐观,她紧紧将严磊抱住,深怕他的生命会在转眼间消逝。

    白素素僵着脸喃喃说道:"没药可解是不?这毒粉是我二叔穷其毕生之力调配出来的,连我二叔都没解药,这世间想必没有人有办法救得了他……"

    "素素!你怎么能这么做?!",严老夫人听闻无药可解,当下伤心欲绝,责怪白素素太过狠心。

    "我也不愿意呵!是他逼我的.我并不想要他的命,我真的不想这样。"泪珠,终于滑下白素素的脸庞。

    她要的不是这样子的结果,为何事情会出乎她意料之外发展?为何她没去想到严磊会为向轻烟挡下所有灾难?

    她好生后悔,假如能再给她一次选择的机会,她不会下毒的。

    "姥姥,你可有办法?"向轻烟不愿严磊因她而死.忙问着毒娘子。

    只见毒娘子火速地拿出许多毒针刺进严磊的周身大穴,严淼则是帮忙运气,加速毒针在严磊体内行走。

    两人忙了好一会儿功夫,才见毒娘子满身大汗停了下来道:"我只能暂时用以毒攻毒的方法让他不那么快毒发。"

    所有对严磊的仇恨,在严磊挺身为小姐挡下毒粉时便已烟消云散,毒娘子不再恨他。

    "轻烟,你放心,我不会有事。"严磊要她别担心,却猛地呕出一口黑血。

    "磊!"向轻烟见状急得为他拍抚心口,泪眼蒙胧。

    "别哭,你瞧我现下不是活得好好的。"像是要证明给她看,他勉强坐起身对着她笑,拇指则不舍的为她拭泪。

    "是我害了你……"向轻烟好生自责。

    "你没有害我,一切都是我自愿的。如果你我之间真有人要中毒,那个人也该是我,而非是你,我要你活得健健康康、快快乐乐。"他不许她再自责。

    在毒粉于体内游走、他心知这毒的厉害后,他倒是庆幸中毒的人是他不是她,他身强体壮可以忍受这痛苦,她是如此脆弱,哪受得住这毒的折磨!?

    向轻烟将他紧紧抱住,不住哭泣。

    他对她的爱,她深切的感受到了,可却是因他中毒才能感受到,为何她不能及早诚实面对对他的情感?为何要将他排拒在门外?她好后悔!好后悔!

    严磊诚心诚意对白素素道:"白姑娘,是我对不起你,你会对我下毒亦是我一手造成,我只希望日后你也能快快乐乐的生

    白素素抬眼看他,轻摇首,泪水不住滑落。"你要我快乐?呵!那是不可能的事,永远都不可能了。"

    "素素!"绿柳山庄庄主见女儿如此失意,好生难受。

    "爹.咱们走吧。"她输了.输得无比凄惨,还留下来做什么?

    "走?!严磊是你的未婚夫啊!"绿柳山庄庄主仍主张她要将严磊抢回来。

    "不再是了,他是向轻烟的,他始终都不曾属于我……"她也不想再争了,她累了。

    既然连女儿都说要放弃了,他还能怎么着?于是绿柳山庄庄主只好带着伤心欲绝的宝贝女儿和手下一道离开这伤心之地。

    严老夫人亲眼看着事情发展走上悲剧,内心震撼不已。

    毒虽是白素素所下,但她也要负全部的责任!她最疼爱的长子就要被她给害死了……她神情激动的走向严磊,梁飞仙和苏心透怕她会失神跌跤,连忙上前一人扶一边。

    "磊儿,你怨娘吗?"她可怜的孩子,身中剧毒还呕血。

    "娘,我不怨您,只想求您不要再为难轻烟,她是无辜的,而且她也从未害过人,她唯一做错的事便是遇见了我;是我对她的爱破坏她原有的平静,使她受到伤害。"他握住向轻烟的手,希望母亲能接受他对轻烟的爱。

    严老夫人看着他们俩交握的双手,伤心流泪,头一回认真的看着向轻烟。

    其实向轻烟并没她想的那样惹人厌,楚楚杏眸该是惹人怜爱的,只因她是向天仇的女儿,所以她才会极力反对。

    结果呢!她得到什么?一个身中剧毒的儿子!为了让磊儿安心.她对向轻烟不再有意见,也不会再有任何意见。

    为了磊儿,她沉默的接受了向轻烟。

    "这毒可有法解?"严老夫人关心地问道。

    毒娘子及严淼皆摇头不语。

    严老夫人痛心的合上眼。

    向轻烟则是将严磊搂抱的更紧,一刻都不敢松开,深怕他会在转眼间离她远去。

    "那还有多少日子可活?"严老夫人再问,或许会有办法找到什么神医来救治磊儿也说不定。

    "不一定,或许一年,或许两年,也或许几天,端看毒液行进的速度而定。"严淼要大家心里都有个底。

    众人闻言皆是一颤,向轻烟则是情绪难以控制激动的重咳了几声,跟着还呕出血来。

    "轻烟!"严磊见状,担心惊叫。

    只见她淡淡笑了笑,由着他温柔为她拭去嘴角的血渍,然后便疲累的与他额抵额、鼻尖对着鼻尖。

    "上苍如是决定,我们又能说什么?"她轻道。

    上天要他们这两个命不久长的人凑在一块儿,何尝不是件好事?没有人会再被长久孤独留下。

    "轻烟,你肯原谅我了吗?"彼此的气息交融,这样好的感觉,他已许久没能感受到,再次体会,教他内心激荡不已。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不想与你分离……"原不原谅似乎已不再重要,人生苦短,她不想再和他分离。

    他们俩恐怕是无法白首到老,既然如此,就更不该将时间浪费在无谓的分离上。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磊儿,咱们一块儿回严家堡,娘会请遍天下所有大夫来帮你解毒的。"要严老夫人眼睁睁看着长子死去是不可能的,她非要耗尽毕生之力,将长子的性命自鬼门关前救回不可。"向姑娘也一道儿随我们回严家堡吧!"她及时补上,是知道磊儿离不开向轻烟,而她再也不想拆散他们俩,最好的方法就是将他们一起带回严家堡,留在身边照顾她会比较安心。

    "不了,娘,轻烟她不会习惯堡内的生活,我们不回严家堡了。"他明白轻烟在堡内生活不会快乐,她还是最适合生活在了无人烟的山林间。

    "什么?!那你们能上哪儿去?"严老夫人没想到他们会不肯跟她回严家堡,心底急得很,可又不能对他们蛮横要求,唯有暗自焦急。

    他执着向轻烟的手深情道:"我想找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和轻烟平静的度过未来的日子。"他不会再让任何人打扰他们。

    "可没人照顾你们,我怎能放心?"严老夫人拼命说服他们留在身边。

    "我会照顾我家小姐和姑爷。"此时毒娘子站出来说话,话里

    "是的,娘,请您放心。"

    "你要我如何放得下心?你这一走,咱们母子俩今生有没有办法再相见,都还是个问题……"严老夫人急哭了,她不愿这一分离就是死别。

    "娘,请原谅孩儿不孝。"他实在是放不下轻烟,也不想母亲镇日为他生死发愁,与其如此,不如远走,让母亲认为他一直是平安健康的活着。

    "我究竟是造了什么孽啊!"严老夫人不住摇头。

    磊儿会中毒她要负一半的责任,若非她死命要白素素当她的媳妇儿,若非她太注重门风,今日这一切根本就不会发生!假如她在两年多前同意磊儿及向轻烟的婚事,也许,现下她早已过着含饴弄孙的快乐日子,可她实在觉醒的太晚了,一切都已经迟了。

    "淼、焱,我把娘交给你们照顾了。"严磊郑重的将照顾母亲的大事.交付给两个弟弟。

    "大哥。你放心,我们会好好照顾娘的。"严淼一口允诺,不想他走的有所牵挂。

    "是的,大哥。"严焱强忍着泪水,一旁的梁飞仙和苏心透则是早已哭红了双眼。

    "谢谢你们,你们保重。"有了他们的承诺,严磊终于可以安心离去。

    "保重!"严淼、严焱两人异口同声。

    轻烟扶起严磊,朝他们微微颔首算是告别。

    "等等。"严老夫人见他们一行人就要离去,忍不住出声唤。

    严磊和向轻烟停下步伐,回头看哭得老泪纵横的严老夫人。

    "我这回出门没啥准备,这个镯子你戴上,希望它会保佑你福泰安康。"严老夫人脱下长年陪伴在身边的玉镯交给轻烟。

    轻烟迟疑着是否要收下,瞥见严磊颔首同意,她这才接过,轻声道谢。

    "娘!磊儿今后将不能在您身边服侍您,请您多多照顾自己。"严磊蓦地拉着向轻烟一道跪下磕头。

    "娘,请您多多保重。"向轻烟明白了严老夫人及严磊的意思,唤了严老夫人一声娘,成为严家堡的长媳。

    "好,此后你们就要相互扶持,夫妻间难免会有争执,磊儿,你要多让着轻烟,明白吗?"严老夫人频频拭泪,对这个无缘的媳妇儿她也不知该说什么好,只好万般叮咛儿子要善待人家。

    "孩儿明白!"严磊偕同向轻烟再三磕头道别,这才缓缓起身离去。

    他们一行三人慢步离去,看得严老夫人好生不舍;她冲动的往前走上几步,目光完全无法自相互扶持的儿子与儿媳身上移开。

    "娘,您就放宽心,大哥有大嫂陪着,相信他一定是很快乐的。"严淼扶着母亲安慰道。

    "我知道,这是磊儿的选择,从前我只会忙着阻止。才会造成今日的悲剧,早知道……唉!"严老夫人自觉多说无益,悠悠地长叹了口气。

    严焱拍拍母亲的肩头,要她别多想。

    "幸好你们两兄弟当初没听从我的话,否则今日的悲剧就不止这一桩……"严老夫人的语气有着无限感慨。

    她老了,从前的她是太过固执蛮横,但经此一教训,耗尽她所有气焰,往后,她不会再过问年轻人的事了,儿孙自有儿孙福,有时管得太多反倒是害了小辈。

    严家两兄弟和媳妇儿细声安抚,要老人家别再为此事伤神。

    随着严磊、向轻烟和毒娘子的身影渐渐隐没,他们也跟着离开这片令人感伤的竹林,期待将来有一日可以收到严磊自远方捎来平安幸福的讯息-

    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恨檀郎最新章节 | 恨檀郎全文阅读 | 恨檀郎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