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绝妙冤家 > 第九章

绝妙冤家 第九章 作者 : 沈韦

    诚如众人先前所猜想,很快的大家就对唐幻初的私生活不感兴趣了,她的新闻被其他更热门的新闻所取代,所有媒体记者换追着白玫瑰跑。

    因为她日前对记者宣布,她已经和科技新贵的男友分手,喜好八卦的媒体自是想挖出分手的真正内幕,所以所有人分成两派,一派追白玫瑰,一派则是追雷傲,非要给社会大众知晓的权益不可。

    雷傲被追得烦,成日铁青着一张脸,大爷他不说就是不说,旁人根本奈何不了他。

    相较于他的不偷快,唐幻初可是要快意多了。她逛街游玩、拉项翎陪她喝下午茶,整个人容光焕发,所有阴霾都已离她远去,她如何不快乐!纵然她的快乐是建筑在雷傲的痛苦上,她仍丝毫不感到半丝歉疚,那就暂时委屈他喽!

    不过她也看出雷傲正处于濒临抓狂的边缘,所以在他面前她也不敢笑得太过嚣张,以免遭到迁怒。

    “小初,现在的你和之前的你简直是有着天壤之别。”项翎觉得她的笑容太过灿烂刺眼了。

    “小翎,你不了解能呼吸外在自由的空气有多让人愉快,我觉得我整个人又活了过来。”坐在包厢里,唐幻初神情舒服的喝着日式绿茶。

    项翎吃了尾炸虾,睨了她一眼。“你这女人……”

    “小翎,别这样嘛!我快乐你应该也要感到快乐才是。”她可是很乐于将欢笑与好友分享的。

    “我却一点都笑不出来……那晚我不应该去参加雷爸的五十大寿,我早该猜到苏大炮会出现才是。”项翎喃喃抱怨。

    “那晚你不是躲开了?”唐幻初记得后来她怎么找就是找不到项翎,于是猜想项翎早就落跑跑得远远的了。

    “错!”项翎恨恨的怒气发泄在无辜的炸虾上,将炸虾给分尸,再恨恨的塞进口中。

    “被逮着了?”唐幻初关心问。

    “没错!我本来可以不和苏大炮碰面的,谁晓得竟然会在走廊上和他来个不期而遇!你真应该叫雷傲绊住他的。”想到和苏大炮碰面的画面,她的头又痛了起来。

    “我们以为你溜得够快了,哪知道你还会再碰上他!”唐幻初觉得有些对不起好友,带着歉意解释。“那他说了什么?”

    “不就是笑我那毫无起色的演艺事业。”再次恨恨的挟起一尾炸虾,继续泄愤。

    “然后?”唐幻初小心翼翼问,庆幸自己不是好友手中的炸虾,否则她早就魂归西天了。

    “接着不就是说那些要我乖乖让他养啦,不要再不自量力走演艺圈啦之类的话。”说到这儿,项翎生气的扔下手中的竹筷。“小初,你说,难道我真的那么不适合走这圈子?”“小翎,你冷静点、冷静点。”唐幻初忙安抚快要火山爆发的好友。

    所有人都知道小翎不适合走演艺圈,唯独小翎自己不这么认为,身为好友的她,当然不可能刺伤小翎,因此只能不断鼓励小翎走自己想走的路。

    “你说我怎么能冷静得下来?!他还笑我住的公寓太破旧,问我每个月一万五的房租付不付得出来,说他干脆在天母买一栋别墅给我住算了,他到底当我是什么?!”项翎蓦地抓狂尖叫。

    “苏大炮他只是关心你,并无恶意,你别想太多。”唐幻初瞪大眼看着快要发了疯的项翎,温柔安慰。

    “我就是不要他养,我付不付得出房租干他啥事?!”说实话,苏大炮的每字每句都刺伤她,每个月一万五的房租的确是压得她快喘不过气来,可她很满意目前所住的地方,交通方便、邻居单纯,并无不良份子出入,所以如非必要,她绝不想搬离。“你跟他大吵一架?”“没,我只对他吼“别来烦我”,送他这四个字够简单明了了吧?!”项翎难得酷酷地问道。

    “呃……我想他一定会很伤心。”唐幻初有点同情苏大炮。

    “我才不管他伤不伤心咧!”项翎倔强的撇开脸,要自己别去想苏大炮可能会有的伤心表情。

    “是是是,你不会理会他伤不伤心,来,再多吃点东西。”太了解她的唐幻初笑了笑,为她挟菜。

    “他也真是的,提出那样的提议也不怕他老婆跟他翻脸。”项翎边吃天妇罗边咕哝着。

    “我想苏夫人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喽!”唐幻初怕她吼了半天口也渴了,为她倒了杯绿茶。

    接过唐幻初递来的绿茶喝下,喘口气。“那他至少也要考虑一下苏曼曼的感受。”

    “依曼曼姊的个性是不会计较太多的。”

    “喂!你干么帮他们一家子说话!”项翎不满的瞪了她一眼。

    “不是的,我只是说出我那小小的看法,况且做爹地的关心自己的女儿。是天经地义的事不是吗!”她笑咪咪喝着绿茶。

    “哦!算了,不要再谈他们,谈谈你和雷傲的事吧!”项翎摆摆手,世绝再谈更多。

    “OK,不谈就不谈。”唐幻初耸耸肩。“我和雷傲还是老样子呀,他仍是大忙人一个。”

    “哦?那他跟你求婚了没?”项翎一脸八卦问,只见唐幻初羞红了脸,她立刻知道答案。“他真的跟你求婚了?什么时候?他有没有单膝下跪?”项翎抓着唐幻初追问。

    “就是雷爸五十大寿那,可惜我还没说好或不好时,就又被雷震跟靳卫给跳出来破坏了;再者以雷傲那死个性,哪可能会那么浪漫的单膝下跪!”唉!所有的浪漫美好全让两个淘气鬼给破坏了。

    “可他就算没单膝下跪,也早就掳获咱们唐大小姐的芳心啦!”项翎坏坏的取笑她。

    “讨厌!”唐幻初爱娇嗔道。“然后呢!他没再接再厉!”项翎可不认为事情会就此打住。

    “有啦,后来在我们两人独处时,他有很慎重的再跟我求婚。”这回可没有讨厌鬼出来打扰破坏,花前月下,伴着满天星光点点,他执起她的手向她求婚,好不浪漫。

    “所以你答应喽?!”项翎说着废话。唐幻初羞红着脸微微颔首,与好友分享她的喜悦。

    “哈!炳!咱们的唐大小姐就要嫁给她的心上人喽!我还记得以前你老是说讨厌他呢!现在却要嫁给他,哈!炳!”其实项翎一直是很看好小初和雷傲的,他们能快乐的在一起,她也为小初开心。

    “哎哟!你记得那么清楚干么?”唐幻初的脸颊燃烧得更加炙热。

    “你就别害羞了。”项翎觉得她脸红得有趣,继续取笑。

    两个人嘻嘻笑笑好一阵子,直到失了气力,这才躺在榻榻米上喘气。

    项翎偏头问:“什么时候要结婚?”

    “不知道,趁着他正一个头两个大的时候,我还可以再多玩玩。”

    “玩玩?!你该不会是想再交男朋友气死他吧!”项翎格格笑。

    “当然不是呀,他可是会生气的。说实话,我还真怕他生气的模样,他只要生气,我就会吓得连半句话都不敢吭,你说,我是不是很孬!”谈论起雷傲,她完全是个沉浸在幸福中的小女人。

    “不!你一点都不孬,偶尔让让让他又何妨!让他过足大男人的瘾,再以柔情慢慢鲸吞蚕食他的英雄气。在外头让他作主,嘿!嘿!等回到家他就知道了。”项翎朝她眨眨眼地教导着。

    “怪了。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唐幻初好奇问道。

    “因为我聪明呀。”项翎哈哈大笑。

    “喷?我也不傻呀。”唐幻初哼了哼。

    “是是是,你当然不傻。”项翎的表情与语气分明就是不认同她的话。

    “小翎,你讨打吗!”唐幻初佯装一脸凶狠,朝她打去。

    两个人打打玩玩好一阵子,这才停手。

    “我想要不了多久你和雷傲就能结婚了。”项翎突然说道。

    “怎么说!”她不明白小翎为何会如此笃定。

    “现在雷傲是不想让白玫瑰失了面子,才会没将真相说出,不过要不了多久,白玫瑰会再自己制造新的绯闻,圈内大家都很清楚,她不会寂寞太久,届时你就可以快快乐乐和雷傲走向红毯的另一端。”项翎可以预见,唐幻初将会是最美的新娘。

    “希望如此。”唐幻初淡笑。经过白玫瑰多次炒作新闻,她已经学会不去计较,反正白玫瑰的性子就是如此,习惯了也就好了。

    她也是静心在等待,等待成为雷傲妻子的那天到来。她万万没想到,小时候自己幻想的全是嫁给雷震的画面,长大了以后,真正想牵手过一辈子的人却变成了雷傲。

    命运的安排真的是很奇妙——

    继一个月前白玫瑰对外发表的分手宣言后,她又再次正式对外宣称近来有位知名食品公司的小开对她展开猛烈追求,她正考虑接受对方。

    她快乐的操作媒体,再次成为焦点女王,而媒体也乐于被她所操作,反正只要有新闻可写,管它是真是假。

    可白玫瑰没能得意多久,所有媒礼记者就立刻被另一个消息给炸得天昏地暗。

    他们从侧面得知唐幻初要订婚了,如同先前众人所料,她将要和雷家的儿子订婚,可是最跌破众人眼镜的是,她不是要嫁给之前大肆报导的雷震,而是要嫁给雷家次子雷傲?!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一条新闻迅速盖过白玫瑰新恋情的风采,每个人都在猜这其中究竟出了什么错,为何新郎会换人?难道上演了弟夺兄妻的戏码?

    豪门秘辛人人想看,所以记者也追得勤,非要从当事人口中得到事实真相不可。

    雷傲与唐幻初同时追着跑,由市区开车到海边,仍有人在追,或许是被追久了,两人居然开始觉得有点可笑与荒谬。

    感情是两人的事,与旁人无关!他们两个如何谈恋爱,用不着向社会大众报告,可有人却非要无聊的追着他们跑,他们又能说些什么?

    算了!就由着他们去拍吧!

    两人索性下了车,手牵着手,快乐的坐在沙滩上,看着潮来潮去卷起波波浪花。

    唐幻初把鞋脱了,感受细微的砂粒磨搓着脚底,由着冰凉的海水亲吻脚踝。“唉!这回又要被烦一个月了。”她长叹口气。

    “有什么关系!我陪你一起烦、被追、被问。”雷傲也是看开了,笑道。

    “也是,有你陪总算不寂寞。”两个人两颗紧紧相依的心,就算是碰上再大的困难,同样可以一起解决,相信未来若是再遇到其他困难,他们仍会以同的心情去面对解决。

    雷傲轻抚她的肩头,与她一同看着慢慢垂落于地平线的夕阳,海浪声滔滔不绝于耳。

    “小初,我无法将全世界最有价值的珠宝送你;我无法让你享有女王般的尊荣;我无法使你获得世界的掌声;我唯一能给予的是一颗赤luoluo的真心——小初,我爱你。”看着她的眼,他一字字深情告白。

    唐幻初一直是屏气凝神在听他告白。听到最后,竟然连泪水滚落香腮都毫不知觉。

    她哽咽得说不出话来。明明她有好多、好多话想告诉他,可到了此刻却半个字也说不出,只能紧紧抱着他,拼命的哭。

    原以为这辈子他都不会告诉她.他爱她.结果他说了。

    在此良辰美景下诉说爱语,还有什么比这更浪漫的!

    他不用下跪,不用对她大唱情歌(反正他的歌唱得也像鸭子叫。不听也罢);不用鲜花,只要短短三个字,就可以将她变成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了。

    她完全不计形象的哭着,将他的衬衫弄得全都是泪水,一点也不唯美。

    雷傲轻拍着她的背,温柔哄着。

    躲在暗处偷拍照的记者,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不明白唐幻初为何会抱着雷傲哭泣!是在泣诉无法忘情于雷震吗?

    “喂,你说他们两个是怎么回事?”记者甲问乙。

    “你问我我哪里知道!如果我知道的话,早就回报社去写独家了,还用得着跟你窝在这里吗?”记者乙的口气不是很好,这些气死人又爱扎人**的杂草,教他恨不得马上拔除。

    “好好好!你火气用不着这么大,反正不管他们说什么,我们先拍几张照片,再回去看说故事不就成了。”记者甲不想和同事闹得不偷快,忙妥协道。

    跟了这么多天也没啥精彩有趣的东西可写,希望接下来他们会做出可看性更高的动作,不然回去要掰出东西来也是很累人的。

    “累啊!苞了这么多天。”不管白天黑夜都要和同事轮流跟人,白天天气又那么热,教他火气不大也难。

    “快可以收工了,这条新闻再过不久就会失去热度的。”记者甲安慰着,不敢提醒乙还会有更多新的新闻等着他们去跑。

    记者乙嘀嘀咕咕抱怨着,不过为了工作,他还是乖乖地继续躲在恼人的草丛里。

    唐幻初哭了好半晌,好不容易才慢慢止住泪水,用力吸吸鼻子。

    “我也爱你,我从没想过会爱你,可我却该死的爱上你,呜……”这话也不知是后悔还是懊恼,可她心里不是那个意思,怎知讲出来就是那个意思,她自己也理不清了。

    “好!我知道,我知道,不过下回要说爱我,可不可以请你别加上“该死”两个字!”雷傲不觉得爱上他真有那么糟。

    “呜……好。”她红着鼻子呜咽同意,也是觉得刚才加了该死两个字似乎太不应该。

    “好了,别再哭了。你瞧你,把鼻子眼睛都哭红哭肿了,再这样哭下去可是会变丑的。”他温柔的亲吻着她的眼与鼻。

    唐幻初轻合上眼,承受他的温柔,也不去在意他们的亲密动作,将会让躲在暗处的记者拍下多少张照片。

    她那难得楚楚可怜的娇俏模样,教雷傲不禁低吟一声,俯身攫住樱唇,恣意怜爱。

    两人深情相拥这一幕全落入记者的眼底,当然他们手中的相机也喀嚓、喀嚓直响个不停。

    “好啊!这一幕可以作为明天的头条。”记者甲十分满意。

    “多拍点!”记者乙忙提醒。

    他们拍得好不快乐,今天的跟踪总算有了丰盛的果实。

    夕阳西下,有情人互诉情衷,心贴着心,唇贴着唇,诉说永不分离的誓言。

    明日他们就是未婚夫妻,管他记者爱怎么写就怎么写,爱怎么拍就怎么拍,重要的是他们两人真心相爱——

    隔日,在他们订婚当天最为八卦的早报,头版出现斗大的字体与照片,将唐幻初的泪解释为后悔背叛雷震的泪水,将他们的吻写成相互安慰的亲吻,可当天晚上他们却是开开心心的订婚,所有与会人士皆感觉不出他们有半丝后悔。

    而另一间作风客观、不八卦的报社却得到真正的独家,说明了原来从头到尾他们两人就是一对,没有雷震与白玫瑰介入,其他报导全都是子虚乌有,他们甚至还独家提供两人在家中花园野餐的亲密合照,打破一切不实谣言。

    这则报导结结实实赏了之前那些胡乱报导的报章杂志一个巴掌,而白玫瑰也再次成为焦点,记者们在脸上无光之余,也回赠了她一记回马枪——众人忙着询问她为何要捏造雷傲追求她的消息。

    爱随便捏造对唐幻初不利谣言的Judy也收敛不少,不再对记者造谎言。四周又热闹起来,不过雷傲和唐幻初已得到他们所想要的平静,他们无须再为那些无孔不入的记者烦恼。

    可喜可贺!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绝妙冤家最新章节 | 绝妙冤家全文阅读 | 绝妙冤家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