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妾似丝萝 > 第十章

妾似丝萝 第十章 作者 : 沈韦

    于黑暗的冥中虞丝萝悠悠转醒,当她睁开眼时第一眼所见的人即是宫穹魈,他一直都守在她身边,不曾离去过。

    “魁……”她虚弱地唤他。

    “丝萝,你醒了,觉得如何?伤口还会疼吗?”宫穹魈轻握住她的手,担忧地问。

    “不怎么疼。”摇了摇头,受伤后的身子仍感疲累,半合着眼,看着两相交握的手掌,她的嘴角掀起一记温柔的笑花。

    因为她的伤处就在背部,怕她在昏迷中会不小心压迫到伤口,是以,宫穹魈褪下她的衣衫,让她luo身趴睡着。

    “那就好。”幸好她的伤口不怎么严重,加上他特地调配的药粉,待伤愈后,便不会在雪白的肌肤上留下疤痕。

    “你呢?你不也受了重伤,怎么不好好休息。”忽地想起他的伤势要比她来得严重太多,她赶忙要他快去休息,瞧他憔悴的脸色就晓得他守了她许久。

    “我没事,你忘了我自身就是名医吗?”他笑了笑,未将身上的伤成在眼里。

    “我没忘,只是你当时流了好多血……”回想起当时可怕的情景,她的身子便害怕地颤抖。

    “别怕!你瞧我现在不也好好地站在你面前吗?”轻声诱惑着她,没让她知道,他也差点撑不过往地府去,是为了她,为了琉衣。他要自己咬着牙撑过来。

    在杀死牡沧海后,他便昏倒了,于昏迷期间,手下请来名医为他医治身上的伤,算是他身体强壮,没一日便清醒了,清醒之后,他坚决不让其他人碰丝萝的雪肌柔肤,换掉先前大夫帮丝萝医治的伤药,亲自重新为她处理伤口。

    “当时的情况真的是好危急,我不得不怕。”打了个寒颤,至今仍无法忘怀杜沧海当时恶毒的眼神及残忍的行为。

    “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杜沧海死了,他不能再伤害你。”可恨的杜沧海那恶行定在她的心坎上留下阴影,日后,他会以爱慢慢抚平她的恐惧。

    “倘若他不那么过分,事情不会发展到这样的地步。”也是亏得杜沧海令人发指的恶行,她才能回想起一切。

    “但他若不过分,我们根本就无法重聚。”或许,他该是感激杜沧海的恶行。

    “所以你是感谢他?”她娇俏地扬眉问。

    “一点点。”他撇了撇嘴,尽避杜沧海人是死了,他还是真实呈现出对杜沧海无好感的表情。

    “你忘了你差点就被他给害死了。”她提醒他。

    “我没忘,但他犯下最大的错误就是想伤害你。”

    “你总是护着我。”不管时光如何变迁,他守护她的心永不改变。

    “小傻瓜,我爱你当然要护你。”万般轻柔地将她自床上扶起,让她倚靠在自己的胸膛上。

    “啊!你有伤在身,我不能……”她怕她的体重会增加他的负担。

    “不会有事的,小小的伤口我还未将它放在眼里。”他不在乎地紧搂着她,不让她有离开他的机会。

    “你还是这么狂傲,难怪其他人会那么讨厌你,一见着你就是喊打喊杀的。”他的不羁与自傲,最是教其他正派人士看不顺眼,可正派人士一旦受了重伤.对他是又会陷入又爱又恨的情感,想向他求救却又碍于颜面无法开口,兀自在生与死之间徘徊摇摆。

    “我要其他人喜欢做什么,只要你喜欢我的狂傲便成。”当初,她就是被他的狂傲所深深吸引,一直都是他引诱了她。

    “呵!”他说的没错,她就是喜欢他这一点,不顾世俗的B光怎么看他,不像她前半生总会在意家人、在乎世人怎么去评判她这个人。

    “你会把我给宠坏的。”她摇摇头,以前不管她提出怎样艰难的要求,他都会眉头不皱一下地答应她.就连她哭着要求离开他,甚至是不惜一死时,因为爱她,所以他忍痛放手,让她投向杜沧海的怀抱,她知道,当时他的心一定痛极了,可他没说,只是无言地放她离去,那时她人虽是离开了,可她的心一直都是悬挂在他身上的,除了无与伦比的爱恋外还夹带浓浓的歉疚。

    她对不起他!一直没将他的意愿放在最前头,只是一逞地不愿背弃家人,却背弃了他;而今,他们好不容易排除万难在一起,她再也不会不顾他的感受了,她要以爱好好弥补这些年来所亏欠他的。

    “我就是要把你给宠坏,这样就没有别的男人敢来跟我抢你,你将会是永远只属于我宫穹魈一人。”失而复得,使他的占有欲泛滥。

    “不会再有别的男人来跟你抢我的,我的心一直以来,就只能容下你一人。”将头轻轻地枕在他的胸膛上,许久了,她的心不曾这般平静过,再也没有人能来打扰他们,真好。

    “那最好,免得我届时又要动杀机。”他可不容许旁人觊觎他的女人。

    魈……”当他是在开玩笑,并未放在心上。

    “嗯?”低头轻哼。

    “我爱你。”即使要她说上千百遍我爱你,她也愿意。

    “我一直都知道,我也爱你。”对于自身散发出的男人魈力,他可是很有自信。

    瞧他笑得志得意满,她也跟着绽放出娇靥来。美丽如花的笑靥展开,宫穹魈不由得看痴了,更加上,她身无寸缕无限风情展现在他眼前,要他如何不动心,更何况他是如此爱她。

    慢慢地,他低下了头,攫取专属于他的娇艳。

    轻喘声响起在胶着的唇瓣间,彼此皆贪婪地互相探索搜寻,将心底的悸动传达给对方。这算是久别重逢、记忆恢复后的第一吻,要他们如何不更激狂庆祝这一刻。

    光是唇舌间的纠缠还是嫌不够,宫穹魈的大掌已然抚上娇软的身躯,点燃一波接一波的热情娇额。

    “魈……”她情难克制地娇唤,早忘了两人皆身负重伤。

    “丝萝……”他的低呼随着她的唇慢慢往下移,移至纤细的颈际,挑逗地啃咬。

    虞丝萝无助地仰着头,任他将吻烙印在雪白的身子上,小手则是紧紧地攀附着他。

    一声声的低喘由双唇间逸出,更增旖旎。

    两双眼眸布满激情,肌肤是滚烫呼吼着要发泄,雪白小手带着徽颤窜进他的衣衫,栖上他火热的胸膛。

    衣衫一件件随着更缠绵的动作落地,此刻,已没有任何事、任何人可以阻止他们结合。

    “丝萝……,吾爱。”炙热的薄唇移到小巧圆润的耳垂,将她挑逗得更加彻底。

    虞丝萝嘤咛一声,双臂将他搂得更紧。

    “爹爹,娘娘可醒了?!”童稚的声音忽地传来,在他们尚未自激情中平抚下来时,房门已遭人由外大咧咧地打开。

    宫穹魈只来得及将虞丝萝用力拥进怀中,以身子挡住,使无限春光不暴露在女儿面前,他根本就来不及拾起散落在地上的衣物报在身上。

    幸好他的裤子尚未褪下,否则场面就更难遮掩了。

    “爹爹,你在做什么?”小琉衣不解地步上前问,水灵灵的眼眸瞪得大大地看着衣衫不整的父母。

    “没有。”他僵硬地回道,吸气吐纳试着将昂长的欲望平抚下来。

    虞丝萝则是尴尬地把脸埋进他的胸中,这。情景简直就像捉奸在床,真的是好惨,她和女儿都还没正式相认,就这么被撞见最尴尬的事,要她往后如何面对宝贝女儿。

    “为什么娘娘和爹爹没穿衣服,很热吗?”瞧见父亲脸上的汗水,小琉衣聪明地下了结论。

    宫穹魈与虞丝萝苦笑相互看一眼,是热啊!可他们身上的热是受欲火狂焚之热,而非小琉衣口中的热。

    见爹娘不回答,小琉衣怯怯地看着躲在爹爹怀中的娘娘,不知道娘娘是否认得她,她欲言又止地看着娘亲,想唤她,却又不敢。

    发觉到女儿的沉默,她忍着害羞,悄悄探出头来看,便见女儿羞怯地看着她,一副想认她又不敢认的模样;她看着小琉衣这样子,心都酸了,眼眶微微泛红,双臂立刻探出,想好好将女儿拥抱在怀中,把这些年来所没拥抱到的全都抱个足够。

    “我的宝贝女儿……——”在她忘了身无寸缕时,宫穹魈快手地拿起床上的锦被由前护住她的luo身。

    听闻娘亲如此温柔叫唤,小琉衣再也忍不住满腔热泪,哭得抽抽噎噎投入她怀中。

    “呜……娘……娘……你知不知道小琉衣好想念您?”一把哭出这些年来的委屈,尽避家中多的是爱护她的人,可她就是缺少一个娘亲,好不容易,终于让她给盼到了。

    “娘知道,对不起,琉衣,是娘不好。”当初,她只顾着护着自己的娘亲,不使娘亲因她走上绝路,却没能护住心爱的女儿,她真是个失职的母亲。

    “娘……以后你会不会再离开小琉衣?”小琉衣紧紧抓着她,就怕她会消失不见,也怕这是一场美梦。

    “不会的,娘娘会永远守在你身边,爱你、照顾你。”纤纤素手轻抚着女儿的发际,承诺道。

    “太好了,我终于有娘了,太好了。”’有了母亲的承诺,小琉衣高兴地掉出更多泪来。

    “来,告诉娘,你的脸还痛不痛?”之前看她的脸被打得肿得半天高,现在是消肿了,但青紫仍可见,虞丝萝忧心地看着她与自己如出一辙的小脸蛋,就怕那青紫不会消褪。

    “不痛了,爹爹替小琉衣抹了药膏,不会再痛了。”其实还有一点点疼,可她就是不喜欢娘不高兴,是以撒了个善意的小谎言。

    “如果不痛就好。”轻叹了口气,看出女儿在安慰她,杜沧海下手下得那么重,多少都还会觉得痛,怎可能一下子就消失。为此,她更感心痛地亲吻了下小琉衣的发顶。

    温柔的亲吻温暖了小琉衣的心,所有的痛苦在这一瞬间变得全都值得了,她找到了娘娘,爹爹也回到了她身边,她成了有父母的幸福小孩。

    “爹爹,还记得您离家前说要带礼物回来给小琉衣吗?娘娘是否就是您为小琉衣带回来的礼物?”心底隐约有了答案。

    “是的,还喜欢爹爹为你准备的礼物吗?”看她们母女俩如此开心地抱在一起,他跟着泛起笑容,内心踏实不已。

    他渴望已久的一家人团聚终于在今日实现了。

    “喜欢!非常喜欢!”小琉衣用力点头,这是世间最好的礼物,再也找不到比这更好的了。

    小琉衣的喜悦感染到他们俩,他们的视线在半空中亲密交缠,初识时的情景又历历在目,幸福就在他们眼前,只要他们稍稍探出手即可抓取到。

    炙烈的目光又往下移,移至他们最钟爱的女儿身上,两人的手亦交叠放在小琉衣身上,呵怜之情溢于言表。

    “我们一家人要永远在一起。”童稚天真的嗓音说出两人的内心话。

    “是的,我们会永远在一起。”两人相视一笑,附和着女儿的话。

    窗外,象征着幸福粉红的美丽花朵翻飞而过。为他们的承诺做了见证,不再生离,亦不再死别……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妾似丝萝最新章节 | 妾似丝萝全文阅读 | 妾似丝萝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