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顽皮天使心 > 第八章

顽皮天使心 第八章 作者 : 沈韦

    过了一段时间,上流社会盛传着上官牧白身染重病,当事人对于传闻只是一笑置之,双方家长原本还担心柔柔会不悦,谁知她是那个最得意的人。

    “你看起来似乎很得意。”牧白扬眉说。

    “当然啦!只要每个人都以为你有病,看还有哪个女人敢对你虎视眈眈的。”

    “原来你在吃醋。”他开心极了,她这大醋桶。

    “不行吗?政府有规定本姑娘不准吃醋吗?那些对你有意思的女人,我没见一个打一个已经是很给面子了,倘若还有人不信你有病,动你的脑筋,我一定会会找机会把她整死。”她忿忿的说,一点都不介意牧白知道她醋劲大发,反正都已经决整要嫁给他了,他当然得先学着熟悉她的脾气。

    “嘿!别忘了你是大家闺秀,你不怕这么做有失身分?”近来她不再伪装自己真实的个性,这完全都归功于他,谁教他是如此的优秀,让她耳濡目染,渐渐学得他的好本性。

    “自从认识你之后,我什么形象都没了,还有什么好怕的?我就不信你敢因此而不娶我,别忘了我可是小狐狸耶!”她得意的偎在他怀中,才不怕他反悔咧!就算他敢反悔,她也有一大堆方法逼他“就范”。

    “可别牵扯到我身上,我只不过是让你以真面目示人啊!再说结婚都可以离婚了,我们只不过是订婚,当然也可以解除婚约……”他故意逗她。

    他话都还没说完,就被她掐住脖子。

    “不许退婚,保证期已过,货物既出概不退还!你敢退婚的话,当心我死缠你一辈子,让你一生一世都娶不到老婆。”她凶巴巴的低吼着,这波罗面包大概是活得不耐烦了,竟敢说出解除婚约这种话。

    他被她逗得笑岔了气,如果他知道柔柔认为他“色心不改”时,一定会觉得很无辜,因为自从认识柔柔之后,他就与众多女友们再无瓜葛,被她这样胡乱栽赃岂非很可怜!

    “拜托!你这么凶,我哪敢!”她居然把自己比喻成货物,还一脸不许反驳的模样,真是有趣极了。

    “不敢就好!”她松开双手,瞪了他一眼。

    “我说……你以后面对不认识的人时,还是隐瞒真面目的好,免得吓坏别人。”他很不给面子的笑倒在沙发上。

    “这还用你说,我当然知道啦!”她故意不屑的抬高下巴,她才没他那么笨哩!她的外表可以提供她许多无形的保护,倘若有天她打算一脚踢开他,至少还能利用楚楚可怜的外表来博取他人的同情。

    也只有她这么奇怪的人才会如此想,婚都还没结就满脑子想着整他与一脚踢开老公的事,敢情她是想一年换一个老公啊!

    幸好牧白不知道她现在在想什么,否则他一定二话不说,把她绑到一座无人岛去,永远只许她对他一个人笑,谁都不能见她一眼。

    “喂!”过了一会儿,她有点不安的用手肘撞他。

    “什么?”他好不容易才止住笑,正经的坐好。

    “你为什么想取我?”她终于问出搁在心里好久的问题。她知道他爱她,可是她不明白为什么。

    “对啊!我为什么想娶你?”他故作惊讶的看着她,然后认真的低头深思。

    “你既不温柔也不可爱,脾气更可说是糟透了,而且城府深、心机多,我又不是神经病,干嘛想娶你?!”总而言之,他对她的结论就是:一无是处。

    “你!可恶!”她气不过,拿抱枕用力的打在他脸上,转过身不去理会他。

    难道他就不会说些谎话哄哄她吗?没见过比他还要呆的人,摆明了要娶她,还傻傻的说些话来气她,真是笨透了!

    “生气了?”他由身后搂着她问。

    “你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就只会数落我的缺点。”她气呼呼的说。当有人批评她时,她一定毫不客气的批评回去。

    “我哪里不好,你说来听听。”

    “自以为长得帅,其实不过跟ET不相上下;自以为很聪明,结果智商和猪一样,而且一点都不善良,最可恶的是你是个大花痴、大奸商。”她数落着他的缺点,完全忘了她曾认为他很帅,是她的英雄。

    “我是大花痴?!我怎么都不知道。”他指着自己的鼻子叫道。可怜的他,每回都无缘无故的被她冠上莫须有的罪名。

    “怎么不是!一大堆女人对你投怀送抱,不是花痴是什么?”她一想起那群女人就一肚子火。

    “小姐!你该说那些女人是花痴而不是我!她们都是不请自来的。”他说得理直气壮,长得帅又不是他的错。

    “我不管!全都一样!”她蛮横的说,管她们是不请自来还是怎样来的,反正就是他的错。

    “随你!尽避你是这么的不讲理,我还是要告诉你,我就是爱上你的一切缺点才会想娶你。”她之所以会这么蛮横全是因为喝了一大缸的醋,所以他不在意她的话,还是向她告白了。

    “你!没见过比你还傻的人,既然知道我有那么多缺点还爱上我、要娶我,你真呆!”她嘴里骂他,但内心很是感动的。

    “既然如此,我们以后就‘努力’当一对奸诈的夫妻吧。”她抱住他。

    牧白也抱住她,有个奸诈又会耍心机的老婆似乎不是很糟的事,至少她不会去做坏事。

    “哈-!我回来了。”当亮丽无比的颜浚浚出现在颜家客厅,立刻引起一阵震撼。

    “浚浚,你这丫头上哪去了?这么久才回来。”李梦蝶首先抱住她。

    浚浚这么久都没有消息,教她这个做母亲的十分担心,虽然柔柔知道她的行踪,但李梦蝶还是希望能亲眼看一看她。还好浚浚很种得照顾自己,至少她看起来很健康也很快乐。

    “是啊!你又上哪去了?”原本也想抱抱她的颜三郎,因妻子先他一步,只好站在一旁问。

    经过深思熟虑后,他决定好好的管教浚浚,至少不要再让她流浪四方。再这么流浪下去,谁能保证她下回会不会带个孩子、丈夫一起回来?所以这次无论如何都要把她留下来。柔柔他是管不住了,她的个性非一朝一夕能改变的,只有把她丢给牧白,让他自个儿去操心。

    柔柔和牧白则像看戏似的看着这一幕。

    “天啊!老妈,我快窒息了。”浚浚推开母亲,夸张的吸一大口气,然后戏谑的瞧着美丽的母亲。

    突然,她的目光被坐在一旁的情侣所吸引。好一对俪人!男的帅的不得了,女的美的不得了,根本就是天生一对。

    “这位想必一定是姊夫-!你好,我是浚浚。”她笑逐颜开的对牧白打招呼。真是想不到,原本想当修女的姊姊可以“捡”到这么一个好男人!上帝真是厚待她。

    “你好!”牧白看着浚浚,她是个非常美丽的女孩,但和柔柔是完全不同的典型。

    “浚浚,欢迎你回家。”柔柔轻声说,绽放出的笑容有如天使般纯真又无邪。

    “我一知道你订婚了,就急急忙忙的赶回来,幸好没错过你的婚礼,否则我一辈子难以安心。”浚浚心目中的柔柔就是现在这副模样,她热情的拥住柔柔,“恭喜你找到一个好老公!”

    “谢谢!”柔柔很克尽职责的扮演着好姊姊的角色。

    坐在一旁的牧白看了不禁翻翻白眼,可怜的浚浚!她是唯一还被蒙在鼓里的人。真不晓得她要是知道了真相,会有什么反应。

    “柔柔一直希望等你回来再举行婚礼,现在你终于回来了,我想也可以开始准备婚礼了。”牧白不打算说穿柔柔。

    “柔柔,你真是太好了,我就知道善良的你一定不忍心不让我参加婚礼,你真的是全天下最善良的人。”浚浚感动的大声嚷嚷。当她在意大利得知柔柔被召回国相亲时,只是一笑置之,不把它当回事,但当她在德国接到柔柔订婚的消息时,惊讶得久久无法把嘴巴合拢,她原本是当成笑话看待,可是想想又不太对劲,所以才急急忙忙的赶回台湾来,她作梦也没想到一心想当修女的柔柔会大谈恋爱,这真够教她跌破眼镜了,一确定消息无误,她立刻赶回来参加柔柔的婚礼。

    所有的人听到浚浚的话,都极力忍住才不至于爆笑出声。

    浚浚不知大伙很同情她的无知,还一脸感动的看着柔柔。

    “因为你是我唯一的妹妹,说什么我也不会要一个没有你参加的婚礼。”柔柔口是心非的说。其实当初她说要等浚浚回来再举行婚礼,只不过是缓兵之计,既然浚浚不知情,那就算了,相信上帝会原谅她所说的谎,毕竟这是个“善意的谎言”。

    “姊夫!抱喜你娶到我姊姊这么好的妻子,不是我自夸,柔柔她真的是个十全十美的人,温柔、善良,又不会耍心机,如果我是男人,一定在见到柔柔的第一眼就马上把她绑回家当新娘。相信我,你的选择绝对没有错,我向你保证,十年后你依然会赞同我的话,她是世上最完全的新娘!”她细数柔柔的“优点”,深怕牧白不知道他有多“幸运”能娶到一个打着灯笼也找不着的好老婆。

    “这……”牧白极力忍住大笑出声的冲动,“谢谢你的祝福。柔柔的个性我比你清楚不止百倍,她的‘好’我也……看得见,我一定会好好把握这个‘完全’的妻子的。”说完,他再也忍不住大笑出声。完全?!这话除了浚浚,大概没有任何人会这么说吧。

    柔柔十分不高兴的瞪了他一眼,可是他仍不知节制的大笑着,可恶!就算她没有像浚浚说的那样好,他也犯不着笑成这副德行吧,活像刚听了什么世纪大笑话一样。

    “怎么了?姊夫怎么这么开心,是因为娶到姊姊这么好的女孩才这么高兴吗?”浚浚一脸疑惑的看着大笑不已的牧白,真是这样吗?为什么她觉得姊夫的笑容别有深意。

    “牧白他当然是因为快要娶到我才会这么开心,不然你以为有什么事值得他这么高兴?!”打死她也不会承认牧白是在笑她完全没有浚浚所说的那些优点。

    浚浚点点头,算是接受她的说词,可是牧白依旧笑个不停。

    “牧白,你说是不是?”柔柔有丝不悦的问。

    “是!我是太高兴了,才会笑成这样。”牧白配合的点头,用双手圈住她的身子,眼中依旧充满了笑意。

    柔柔见他笑成这样,自己忍不住也躲在他怀里笑成一团。

    “现在浚浚已经回来了,你是否愿意点头答应嫁给我?”好不容易恢复正经的模样,他极为严肃的问。

    “不要!”她赖皮的拒绝。

    “为什么?”他惊问。

    惊讶的人不只牧白一个,连李梦蝶与颜三郎都吃惊的看着柔柔。

    李梦蝶直觉柔柔疯了,放眼这世上,只有牧白能忍受她的双重性格,除他之外还有谁肯牺牲娶她,难不成她还想赖在家里陷害别人啊!不成!她不能放任她胡作非为,如果必要的话,她会弄些迷药把柔柔给迷昏,再把她打包好免费送给牧白。

    颜三郎震惊的理由和李梦蝶差不多,既然牧白肯娶柔柔,她没理由拒绝啊。如果她一个不小心惹恼了牧白,那他岂不是又要厚着脸皮去找寻下一个受害者,不行!他不想再做这么丢脸的事,或许他该以柔柔不听话的名义把她给扫地出门,好让牧白接收才是。

    浚浚也惊讶的看着柔柔。天啊!她在心底哀号,难不成柔柔还怀念着修女的生活?那不是普通人能过的,以她的个性,不出一天就会发疯,所以直觉告诉她,该趁着柔柔现在还有人要的时候赶紧把她推销出去,以免滞销!

    可怜的柔柔!不知一家人都算计着今年一定要想尽法子把她嫁给牧白,否则她一定会“落跑”,让大伙找不着,她才不会称他们的心呢!

    “为什么不嫁?”首先发难的是李梦蝶。

    “是啊!牧白那么完全,配你绰绰有余,像他这种丈夫是打着灯笼也找不着的,你还是赶紧嫁给他吧,省得他一时反悔娶了别人。”颜三郎言下之意就是:人家肯娶你,你就该偷笑了!

    “难不成你还想进修道院?不好啦!修道院不是人住的,你还是安心的跟姊夫生一大堆孩子的好。”浚浚基于看不惯别人过着平淡无味的生活,也极力反对。

    牧白好笑的看着大家,怎么他都还没开口说服柔柔,就有一大堆人帮他了?!瞧他们一脸着急的模样,就可以得知他们有多急着想把柔柔扫地出门。

    “可别忘了你曾经答应我,只要浚浚回来你就嫁给我,现在出尔反尔,当心会‘食言而肥’哦!”他决定当救世主,把这个大麻烦娶回家去。

    “哎呀!我的意思是说我不想点头,你也知道点头是会头晕的,我想用嘴巴说嘛!”若不是她还沉醉在幸福中,否则聪明的她一定会发觉家人有多急着把她嫁出去。

    “那你的答案呢?”他低声问。

    “我愿意!”她含笑的答应。

    众人这才松了口气。

    原本李梦蝶还在盘算着上哪找大夫拿点迷药,现下她省得麻烦,就可以轻轻松松的把女儿嫁出去。

    颜三郎本来想要打电话给各大报的编辑朋友们,目的不是要宣布柔柔与牧白结婚的喜讯,而是想散布柔柔被他扫地出门的消息,现在她答应嫁给牧白,他正好省下一笔“广告费”。

    浚浚原以为从今以后得面对穿著修女服的柔柔,现在她答应嫁人,就不用再替她担心了。

    说来说去,他们一家人都为柔柔要出嫁而高兴,虽然各基于不同的理由,但目的是相同的。

    牧白听了柔柔的答案,他的反应是紧紧的拥住她,深深的给她一记长吻,两人吻得忘了我是谁,连站在一旁的浚浚都可以感受到他们之间的热情。

    李梦蝶和颜三郎见他们恩爱的模样,便携手到花依去谈情说爱。

    浚浚转头望向沙发上的那两个人,天!还在吻!她真想趴在他们中间看个清楚,但基于礼貌,她只好打消念头盯着时钟看。

    过了十几分钟后,他们还在吻。

    浚浚用极度惊讶的眼神看着他们,内心直想:得快点举行婚礼,否则照这情形来看,恐怕姊夫会受不了得再等一段时日才能拥有柔柔,而会马上把她给绑走,连婚礼都省了,直接洞房!只是她一直感到怀疑,她怎么看都觉得牧白是个非常有主见的男人,像他这种人,怎么会爱上毫无主见又懦弱怕事的柔柔?!

    算了!只要他们互相喜欢就好了,关她什么事!

    看着他们停不下来地热吻,她只有把客厅让给他们,免得待会儿看到什么限制级的镜头,她叹了一大口气,-洒的拿起行李上楼去。

    她彷佛听见教堂传来的钟声,眼前也浮现一对幸福的新娘与新郎,正在接受众人的祝福。

    看来她得先准备好红包,对了!还要买婴儿的小衣裳。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顽皮天使心最新章节 | 顽皮天使心全文阅读 | 顽皮天使心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