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夜雨飘 > 第十章

夜雨飘 第十章 作者 : 沈韦

    恭云起伤势严重,护卫不敢移动他,因此分批行动,有人火速到附近去请大夫,有人则快马加鞭地赶回恭府禀告这桩意外,其余的则处理“快枪门”的人,不让他们再有机会作恶。

    华夜雨守在恭云起身畔,哭得柔肠寸断,懊恼自己为何老是成事不是、败事有余。

    “……别哭了,我没事。”恭云起忍著痛楚,声音微弱地安慰她。

    “你流了好多血,怎么可能会没事?”双眼已哭肿得半天高,幸好他带来的人已点了他的周身大穴,使他不至于失血过多。

    “不……不过是一点小伤,真的不碍事……”恭云起抬起手,虚软地为她拭去颊上的泪水。

    “你的手好冰,很冷吗?”她紧张地握住他的手,轻轻摩搓,呵气。

    “不会……这样子刚好……”他忍痛一笑。

    “对不起,如果不是为了救我,你也不会变成这样。”她紧紧握著他的手!企盼能给予他源源不绝的温暖。

    “傻丫头,尽说些傻话……你是我心爱的女人,如果我……无法保护你,哪还称得上是男人……”他宁可自己受伤流血,也不许她有一丝一毫的损伤。

    “你也是我心爱的男人,该明白我的心情和你是相同的。答应我,你不会抛下我不管。”她好怕,怕他就这么离她而去,独留她一人,若真如此,要她如何活下去?

    “别忘了,我还要带著你在月光下……踩踏月华湖面,岂会抛下你不管?”既是他亲口许下的承诺,就绝不轻易毁诺。

    “没错,咱们说好的!就算到七老八十,你还要带著我踩踏湖面,你是堂堂男子汉,岂会失信于我这个小女子,对吧?”珠泪涟涟,伤心欲绝。

    “别哭,我喜欢看你笑……你不会让我失望……是不?”他的声音细如蚊蚋,努力撑起意识和她说话。

    旁边的人担心他昏厥后会再也醒不过来,因此以眼神鼓励华夜雨多和他说话,在大夫赶到之前,千万别让他陷入昏迷。

    “我当然不会让你失望,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能开心地欢笑。”尽避心已碎成片片,她仍努力扬起带著串串珠泪的笑容。

    “这样笑……就对了……”他的意识有些模糊,她的笑容看得不是很真切,身体也愈来愈冷了。

    “恭大哥,别闭上眼,你看看我,我正对著你笑呢!”察觉到他的声音微弱,她惊慌失措地唤他,泪水落得更凶了。

    “……”恭云起没有力气再回她了,就连掀开眼皮看她这样小的动作,都觉得眼皮沉得宛如千斤重。

    “大夫怎么还不来?你们谁快去看看啊!”华夜雨哭吼著,双臂紧紧抱著他,害怕会在转瞬间失去他。

    护卫们见状慌成一团,有人冲出去查深情况,有人则迅速扶起恭云起,将内力输入他体内,护住他的心脉,助他暂度难关。

    “恭大哥,为了我,你一定要撑下去!如果你有个万一,我也不要活了,你听见了吗?”她负气地抹去颊上心碎的泪水,在他耳边威胁他。

    她的威胁,使他的眼皮微微一掀,沉默无语地看著她。

    “你最讨厌别人威胁你了是不?如果觉得不甘心,就别让我再有机会威胁你。”他睁眼看她,让她又燃起一丝希望。

    “……傻……丫头……”他怜惜她,将她看得比自己的性命还要重要,说什么也不愿她为了他轻生。由于忧心她真会做出傻事来,使他产生了更多气力来对抗眼前的迷雾与虚软。

    “恭大哥,你千万不能忘了,我爱你,很爱、很爱你……”她不住地啄吻他的太阳穴,低哑著声提醒他,她对他那浓得化不开的绵绵爱意。

    “大夫来了!大夫来了!”满身大汗的护卫拖著承德医术最高明的大夫出现。

    等待已久的大夫终于出现,众人满心期待地等著大夫处理恭云起的伤。

    当大夫一瞧见恭云起腰际插的长枪,不禁倒抽了口气,脸色大变,立即打开药箱,吩咐身边的人帮忙助他取出长枪。

    “大夫,求求您一定要救恭大哥!”华夜雨哭著向大夫恳求著。

    “姑娘放心,我会竭尽所能。姑娘是否要回避一下?”大夫不认为她承受得了接下来的血腥画面。

    “夜雨……”恭云起也认为她不适合留下,轻唤她。

    “不,我不走!我要陪著恭大哥!”华夜雨坚决地摇头,拒绝离开。她是害怕血腥,可是她想陪他度过这一关,她想要给予他源源不绝的力量。

    “那……好吧!”大夫见她眼神坚定不移,知晓劝不走她,况且目前情况紧急,他也没时间再理会她,救人要紧!

    “夜雨,你……去外头……”他没忘记她害怕见血。

    “我不要。恭大哥,求求你,不要赶我走,让我陪在你身边。”她紧紧地拥抱著他,在他受苦受难的时刻,她尤其不能离开。

    她的固执让恭云起屈服,他轻轻一叹,既怜惜又感动。

    大夫以酒调和麻沸散要给他服下,使他昏睡,无须承受痛楚。

    “不,我要保持清醒。”恭云起拒绝了大夫的好意,他不想要失去意识,就怕再也醒不过来。

    “既然如此,那么咬著这个,免得你待会儿咬伤舌头。”大夫将一团白布拿到恭云起嘴边。

    “不用……我能撑过去的……”恭云起再度摇头拒绝了大夫的好意。她的存在,使他的意志更加坚定,为了她,他绝不会轻易言败的。

    两人四目相接,脉脉含情。

    “好,那我们开始吧。”大夫取来剪刀,将恭云起腰际的衣服剪破,薄如蝉樊般锋利的小刀,已在烛火上烧烤过,他对一旁的护卫示意,要他们帮忙按压住抱云起,以免在取出枪头时恭云起会因剧痛而挣扎,加重伤势。

    护卫接到大夫的示意,按压住抱云起。

    恭云起的眼眸始终凝望著华夜雨,不曾移开过,仿佛完全不关心接下来大夫要怎么做,他的眼只看得见她,也只想看她。

    “恭大哥,我爱你。”

    “我知道……”刀刀划破结实的肌理,他因疼痛而浑身一震,却咬紧牙关,硬是不肯喊出声来。

    华夜雨见他正承受著巨大的痛苦,心痛如绞,可不想他看见她为他心疼,因此硬是对他挤出笑容来。

    “如果你能笑得灿烂点……会更美……”他鸡蛋里挑骨头,紧咬的牙关已渗出血来,点点滴滴刺进她心头。

    腰际的枪头猛地被拔除掉,他全身肌肉倏地绷紧,又旋然放松,鲜血汩汩流淌,大夫迅速以清水清洗伤口,俐落地缝合上药,最后用干净的布条包扎好,所有动作毫不马虎,一气呵成。

    当伤口处理好时,恭云起全身的力气宛如被抽干般,虚软无力地躺在华夜雨怀中。

    “老夫已将公子的伤口处理妥当。公子身上的伤势极重,需得细心看顾,按时上药,尤其是这几日会出现发烧现象,更需加以注意,助他退烧。倘若高烧一直不退,恐怕会危害生命,不得不小心谨慎。若发烧现象不再出现,即表示公子已脱离危险,姑娘便无须再忧心了。”

    大夫写下药方交给一旁的护卫。

    “谢谢大夫,谢谢!”华夜雨感激万分,同时不断在内心感谢上苍怜悯。

    经过一夜折腾,恭云起已是筋疲力竭,眼皮沉重地半垂著。

    “恭大哥,你合上眼睡吧,我就守在你身边,一步都不会离去的。”她细语轻喃,要他放心睡下。

    软语呢喃终于令恭云起安心地合上眼,遁入黑暗之中。

    *****

    一个月之后。

    在承德时,华夜雨衣不解带,连续三日照顾发烧的恭云起,为他擦澡净身,服侍汤药,更换腰际敷药,一一不假他人之手。旁人劝她休息,想要代替她照顾受伤昏睡的恭云起,皆遭她婉拒。

    终于,她的努力有了代价,恭云起不再昏睡,也不再高烧不退,证明他已脱离险境,情况稳定了下来。

    之后,快马加鞭从京城赶到的恭大哥与恭二哥,便一路护送两人回京。

    回到恭府后,恭云起马上又让早已在恭府等侯的大夫诊断伤势,确定在承德请来的大夫将他的伤口处理得很好,亦末再发烧后,恭府上下这才松了口气。

    恭父、恭母对惹出一连串风波的“冲霄剑”有诸多怨言,喝令他伤愈之后,需得将“冲霄剑”处理掉。

    至于一直对他苦缠不休的“快枪门”,因这回伤了他,使他差点命丧黄泉,让恭大哥、恭二哥一怒之下,命人给抄了。“快枪门”再也无法兴风作浪,而始作俑者申正道及其师弟等人,则押入大牢候审。

    江湖人士议论纷纷,不知申正道等人是如何开罪权贵,以至于身陷囹囵,连带使“快枪门”一夕之间成为历史名词。

    不管“快枪门”的下场为何,江湖人士依旧天南地北地苦苦寻找张渊飞的下落,甚至有人暗自窃喜“快枪门”殡落,如此便少了一个竞争对手,同他们抢“冲霄剑”。

    *****

    艳阳高照,蝉声唧唧的夏日。

    恭府内名为“一片云”的凉亭中,恭云起正惬意地躺卧美人膝,舒服地合上眼,享受华夜雨执扇为他扬风所带来的清爽。

    “恭大哥,这样还会热吗?”华夜雨温柔地为他扬风,轻问。

    “不会,你的手酸了吧?”恭云起睁开眼,饱含情感的眼睛炙热地凝望她,拉著她执扇的小手移至唇边,轻轻烙下一吻。

    “不会,一点都不酸。”只要他觉得舒服,要她为他扬一辈子的凉风,她都甘之如饴。

    “辛苦你了。”他亲密地一再啄吻她的纤纤玉手。

    “你为了我,差点连命都没了,我只做了这么点小事,怎么会辛苦。”一想到他为了她而浴血的事,她就难受得很。

    “傻瓜,不是说好不再提那件事吗?况且事情是我惹出来的,由我受过也是天经地义的事,你不要再感到内疚了。”他不许她再自我责怪。

    “你就会哄我。”她咕哝抱怨著。

    “谁让我是如此爱你。”他是恨不得将她紧紧地捧在手掌心,恣意呵疼。

    绵绵爱语,将她的心熨烫得服服贴贴,彻底遗失在他身上。

    “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要保护好自己,不许你再让我担心受怕。”她霸道地要求。再来一次,恐怕会使她崩溃。

    “我知道了。”他也不想再见她伤心落泪,因此向她保证。但,如果她受到威胁,他仍是会以生命守护她的。

    有了他的保证,总算让她放心,再次绽放灿烂的笑靥。

    “『冲霄剑』怎么办?”

    她旧事重提,外头仍有一堆急著找他的人,迟早他的真实身份会被发现的,“冲霄剑”留在他身边愈久,危险便更增添一分,她无法不焦急。

    “别担心,没事的。”他老样子敷衍她,长臂一勾,勾下她纤细的颈项,就要印上炙烫的热吻,企图吻得她意乱情迷,将“冲霄剑”一事抛在脑后。

    “你又想使诡计了!”绢扇碍事地挡住他的唇,灵灿眼瞳不赞同地白了他一眼。

    “我使什么诡计?”他一脸无辜。

    “少装蒜,你老是故意将我吻得天旋地转的,让我不再追问你要如何处理『冲霄剑』,今天我可不会再上你的当了!”今天她绝对要保持神智清醒!

    “怎么会呢?我吻你全是因为情不自禁,可不是另怀目的。”糟糕,被她识破了。

    “你少来了!抱大哥,你说你爱我,这不假是吧?如果你真像自己所说的那样爱我,为何不肯告诉我,你要如何解决『冲霄剑』那烫手山芋?若你没法子,我可以帮你想啊!”,所谓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他们两个凑合凑合,足以当半个诸葛亮了。

    “我爱你和『冲霄剑』的事岂能混为一谈?”

    他就怕她说要帮他出主意,她总是出些馊主意,他怕会伤了她的心,才没老实说。

    “为何不行?”

    他不肯答应,她就死缠不放,非要他说不可。

    “不行就是不行,我口好渴,你倒杯茶给我。”

    “你不信任我是不?”华夜雨起身为他倒了杯白毫银针,依然穷追不舍。

    “你多心了,我怎么会不信任你?”恭云起就著她的手,喝著温润的茶。

    “如果信任,你就不会对我有所隐瞒。”她不快地嘟起小嘴。

    “哎哟!”恭云起突然怪叫了声。

    “恭大哥!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听他痛呼,她心下一惊,急忙放下茶杯,关心地问著。

    “我的腿抽筋了。”恭云起皱眉抚著小腿肚。

    “怎么会抽筋呢?是躺太久吗?我帮你捶捶。”华夜雨马上帮他的小腿揉捏轻捶。

    “许是太久没活络筋骨,才会抽筋吧!”成功地蒙骗过去了!抱云起隐忍著得逞的笑意。

    “都怪申正道和他的师弟,贪图利益、泯灭良知,实在是太可恶了!”华夜雨一谈起申正道等人便气愤难平。

    “的确很可恶。”恭云起不住地颔首,鼓励她多骂点,如此她便会忘了“冲霄剑”的事。

    “我一定要请恭大哥和恭二哥再好好地教训他们,让他们往后再也不敢害人!”坏人就该受到应有的惩罚。

    “没错。”

    华夜雨痛快地大骂申正道等人,恭云起则乖乖听著,还不忘适时给予掌声。

    “恭大哥,现下你可以告诉我,你要如何处置『冲霄剑』了吧?”大骂特骂之后,她又将话题兜回“冲霄剑”身上,不许他再顾左右而言他。

    “……”她还真是锲而不舍啊!

    “我保证,这一回我绝不会碍你事的。”

    她敢举起右手发誓。

    “我的伤口——”

    他眉一拧,做出痛苦状。

    “大夫说不会再痛了。”她打断他的话。

    “那大夫的医——”他想编派大夫的坏话。

    “那大夫的医术可好得很,听说全京城的人都封他再世华佗,他开给你敷的药也是最好的呢!”华夜雨再次抢话,不让他有毁坏大夫医术的机会。

    他与她大眼瞪小眼,她的坚决使他落败,再也无法坚持己见,只好举起白旗投降,缓缓道出计划。

    *****

    九九重阳日,飞霞山上齐聚各大门派掌门人与各路英雄豪杰,连名不见经传的江湖人士都上山凑热闹来了。

    原因在于“冲霄剑”目前的主人张渊飞广发英雄帖,邀请所有对“冲霄剑”有兴趣、没兴趣的人上飞霞山参加品剑大会。

    于是,不管张渊飞葫芦里在卖什么药,不论有接到或没接到英雄帖的各路人马,皆摩拳擦掌,准备大展身手夺剑。

    恭云起拗不过华夜雨的蛮缠,只好带她同行。这一回恭文源与张芸娘丝毫不敢大意,非要他带上家里身手最好的护卫,才许他带剑下山,甚至连山下也暗中安排了多名手下,只消他们在山上有个不对劲,在山下守候的人马就会立即奔上山相助。

    一切防护都安排得极为妥当,就是怕才刚痊愈的恭云起会再次挂彩。

    上了山后,扮成男装的华夜雨老实地待在恭云起身畔,看著黑压压的人群,觉得新鲜有趣。本该空寂清灵的飞霞山,这下可成了热闹的市集。

    所有人的目光焦点全放在恭云起身上,每个人想的皆是“冲霄剑”,但也因太多人了,江湖人士又齐聚在此,不好明目张胆地直接夺剑,唯有按捺下满心的焦虑,等著看他要玩什么花样。

    恭云起站出,气定神闲地看著身前的武林同道,在众多武林前辈面前,他的气势完全不输人,让身后的华夜雨默默为他感到骄傲。

    当他站出来后,所有人倏地安静下来,不敢鼓噪,屏气凝神地听他要说什么。

    “在下张渊飞,非常感谢诸位武林前辈拨冗赏光。”恭云起见该来的都来了,声音洪亮地抱拳说著场面话。

    较沈不住气的人已拉长脖子看向被他搁放在案上的剑匣,猜想“冲霄剑”就在里头,迫不及待想要见识“冲霄剑”的风采。

    “今日请诸位前来,乃是要请武林前辈们帮晚辈鉴赏一下晚辈日前无意中得到的一柄剑。”恭云起朗朗道出目的。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更加无法自案上的剑匣离开了。心下同时揣测著他这么大阵仗,不会只是要跟众人炫耀他得到“冲霄剑”吧?

    这在江湖上可是人尽皆知的消息,用不著他再敲锣打鼓地大肆宣扬了。

    恭云起了解众人迫切要见“冲霄剑”,微微一笑,打开剑匣,取出古朴的“冲霄剑”呈现在众人眼前。

    “哗——”

    想了又想、盼了又盼的举世名剑总算出现了!

    “这真的是『冲霄剑』吗?姓张的小子不会随便拿柄破剑来唬人吧?”

    “蠢才!你没瞧见剑鞘上的纹样吗?重点不在它破不破,而是纹样!”

    众人聚精会神,拼了老命地想将剑鞘上的纹样记下来。没动手行抢皆因有太多高手在场,夺了剑后想全身而退,简直比登天还难。

    “请各位掌门帮晚辈鉴定此剑真伪。”恭云起请出各大门派掌门帮忙,各大门派掌门围著“冲霄剑”,取下剑鞘看著泛著乌光的剑身,不住地点头,赞不绝口。

    “剑身三尺,重一斤六两。”昆仑派掌门评论。

    “精光黯黯青蛇色,文章片片绿鱼鳞,好剑!”少林寺的无我禅师叹道。

    “黄铜鞘身,龙游海面,江崖堆叠。”武当掌门跟著道出“冲霄剑”剑鞘的特点来。

    “此剑确实为『冲霄剑』无误。”峨嵋掌门做出结论。

    在场所有人听他们确认出恭云起手中拿的确实是“冲霄剑”,无不兴奋鼓噪了起来,密切等候接下来的发展。

    “谢谢各位掌门助晚辈确认此为『冲霄剑』无误。”恭云起谢过他们的协助。

    就这样?众人失望地看著他将剑再放入剑匣。已亲眼看见“冲霄剑”,心痒难耐啊!

    华夜雨见众人心思各异,不禁暗暗担心著待会儿众人起了贪念的话,恐怕会陷入一场混战。

    *****

    “今日晚辈请诸位前来,除了帮忙鉴定『冲霄剑』的真伪外,更重要的是,晚辈想将此剑赠予少林无我禅师,希望大师别拒绝晚辈的好意。”恭云起恭敬地将剑匣双手奉上。

    他思量许久,认为放眼天下武林,唯有少林有能力守得住“冲霄剑”,将它送给无欲无求的无我禅师正是最好的选择。至于无我禅师收下“冲霄剑”后要如何处置,皆随无我禅师,他相信高风亮节的无我禅师绝不会做出危害武林同道的事。

    此举大大出人意表,谁也想不到他今日广邀英雄豪杰,竟是为了赠剑。众人议论纷纷,不懂他为何会傻得将好处往外推。

    华夜雨嘴角噙笑,轻笑他们不明白拥有众人觊觎的“冲霄剑”并不是好事,它只会替人惹来杀身之祸。

    “张少侠,无功不受禄,这可万万使不得!”无我禅师愣了愣,连忙推辞。

    “大师,请您别急著拒绝晚辈赠剑。其实说穿了,这柄剑替晚辈惹来不少麻烦,也闹得江湖鸡犬不宁,晚辈对这柄剑完全不感兴趣,且晚辈也不愿让有意以这柄剑作恶的人有机可乘,所以才想,由少林守护是最正确的决定。”恭云起巴不得早早抛下这烫手山芋,连忙说服无我禅师收下。

    “出家人慈悲为怀,大师不会想见张大哥因这柄剑再遭各路英雄追杀吧?”华夜雨见无我禅师还在犹豫,忍不住开口说服无我禅师。

    “大师,晚辈的小命能保与否,就悬在您的一念之间了。”恭云起可怜兮兮地看著无我禅师。

    无我禅师看向犹蠢蠢欲动的众人,再想到前阵子的确听闻众人满山满谷地寻找张渊飞的下落,也不禁深感同情。

    “阿弥陀佛,那么老衲在此谢过张少侠的镇赠。”无我禅师双手合十地向恭云起致谢,身后的弟子立即上前取走“冲霄剑”。

    “无我禅师悲天悯人,让晚辈铭感五内。为了避免大师回少林途中有起贪念的鼠辈骚扰大师,还望诸位心怀侠义的掌门前辈能陪同大师回少林。”恭云起再请各大掌门权充无我禅师的护法,保无我禅师一路平安,带剑回少林。

    一句“心怀侠义”让各掌门无从推却,况且那么多双眼睛在看著,倘若拒绝,岂不落人话柄,让人以为自己就是起贪念的鼠辈?所以不管各大掌门心中做何感想,全都只能爽快地答应护送无我禅师及其弟子返回少林。

    顺利送出“冲霄剑”,无我禅师等人为免节外生枝,道别之后,便匆匆下山。

    其余无法明抢暗盗的各路人马亦失望不已,颓丧下山。

    *****

    一瞬间,原是人潮拥挤的飞霞山已人群散去,再次恢复原有的宁静。

    留下来的恭云起和华夜雨相视一笑。

    “终于和平解决烫手山芋了。”放下心中大石,恭云起好久不曾觉得如此轻松。

    “我还以为会打起来呢!”结果并没有,害她紧张了一下,而且身后及山下的护卫全都白跑一趟了。

    “若没弄好,的确会打起来,到时可不是闹著玩的,所以我才会不想让你跟过来凑热闹。”请来的全都是高手,真打起来,恐怕会尸横遍野,所以每一句话、每一个小动作都得小心谨慎。

    “算你厉害,竟能让他们不急著抢剑。”她不吝于夸他。

    “这是当然,来的可都是在江湖上举足轻重的人物,就算他们心里再怎么想要夺剑,可也不能不顾及脸面。若真以小人行径动手行抢,往后要拿什么立足于江湖,使人信服?”他看准了有各大门派掌门镇守在此,其他小辈要抢,会心生惧意;而爱惜面子的掌门人,亦是死也无法当著众人的面做出有失身份的夺剑之事。

    “恭大哥,你真是太了不起了!”托他的福,让她在今天见到了这么大的场面,所以她拼命夸他,使他心情飞扬。

    “走吧,咱们也下山去。”从今以后,再也没人会找他的麻烦,他爱上哪儿就上哪儿,真好!

    “好。”华夜雨快乐地和他十指交扣走下山。

    “恭大哥,接下来你有何打算?”走了一小段路后,她突然仰头问。

    “接下来当然是要办最重要的大事啰!”

    “是什么?你要称霸武林吗?”她兴奋地追问。

    “傻丫头,当然是你我的终身大事啊!莫非你忘了?”他的手指轻敲她的头一记,他闲著没事,做啥称霸武林?

    华夜雨俏皮地吐了吐丁香舌,她真的忘了解决“冲霄剑”后,他们就要成亲的约定。

    呵!她真的要嫁给他,成为恭夫人了!

    她开心得整个人就快飞上天了,一路上吱吱喳喳说个不停。

    恭云起情意缱绻地凝望著她因喜悦而泛红的小脸蛋,唇角有藏不住的笑靥。

    两人心情愉悦地走下山,沿途看著秀丽的湖光山色与偶然窜出的飞鸟走兽,心里想的皆是同一件事——下山成亲去啰!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夜雨飘最新章节 | 夜雨飘全文阅读 | 夜雨飘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