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抓错人 > 第七章

抓错人 第七章 作者 : 沈韦

    俞初蕾顺理成章和冷贯霄、堂玄辰同行,他们一行三人相安无事地前去平阳城。

    堂玄辰后来与冷贯霄私下谈过关于彼此对俞初蕾的疑虑,对冷贯霄不愿透露她的门派让俞初蕾知晓一事,她不再耿耿于怀。俞初蕾当她是一般人,对她反而是件好事,如此俞初蕾便不会防她,倘若俞初蕾心怀不轨,她也可以在伤害造成之前阻止。

    当他们风尘仆仆进入平阳城后,冷贯霄、堂玄辰与俞初蕾三人总算要在镇上分道扬镳。

    “俞姑娘,希望你和令大师兄能够和好如初。”冷贯霄说着场面话。

    “我认为俞姑娘的大师兄肯定舍不得和俞姑娘呕气太久的。”堂玄辰勉强自己对俞初蕾展现笑颜,她没法强逼自己再说出更多令人作呕的场面话了,就怕一个不小心,自己先吐了。

    “希望如此。”俞初蕾急着赶去“李家客栈”和师兄们报告她的挫败。冷贯霄与堂玄辰两人成天黏在一块儿,她根本就找不到介入的机会,只要她一和冷贯霄接近些,堂玄辰立刻就会和冷贯霄更加亲密,让无法见缝插针的她为之气绝。

    “保重!”

    双方相互道别后,冷贯霄与堂玄辰欲赶往“幽碧山庄”,俞初蕾则前去“李家客栈”与同门会合。

    罢一进入平阳城,冷贯霄便发现四面八方皆有人于暗处虎视眈眈地望着他们,他不动声色,佯装未曾察觉,稍稍对堂玄辰使了个眼色,要她小心留意隐藏于暗处的危险。

    堂玄辰明白他的暗示,两人没有稍加耽搁,快马加鞭地直奔位于城西的“幽碧山庄”。

    隐身于暗处的“唐门”弟子与“泰山派”弟子各据一方,张大眼看着冷贯霄与堂玄辰出现,他们蠢蠢欲动,等待出手的最佳时机。眼下冷贯霄身边仅伴随着堂玄辰,没其他人可以出手帮忙,若待他们进入戒备森严的“幽碧山庄”,他们想再出手制伏冷贯霄,将会难若登天,所以他们得把握眼下的机会,立即出手才是。

    一有了此项认知,“唐门”弟子及自诩名门正派却覆面不敢让冷贯霄认出的“泰山派”弟子们,皆刻不容缓地马上出手。

    “小心!”冷贯霄寒毛竖起,察觉到杀气已至,马上紧靠着堂玄辰,拔出腰际软剑,打散漫天飞来的暗器,将她防护得滴水不漏。

    “唐门”弟子与“泰山派”弟子见到对方与自己同时出手,先是愣了下,旋即意识到对方要和自己抢人。他们等了这么久,说什么都不能让对方得逞,于是在攻击冷贯霄与堂玄辰时,顺道出手教训对方,要对方张大眼睛看清楚,他们对冷贯霄势在必得,旁人不得觊觎。

    “唐门”弟子与“泰山派”双方为了争夺冷贯霄而在大街上大打出手,仅剩下少部分人犹有余力对付冷贯霄及堂玄辰,而这正合冷贯霄的心意,他巴不得这两方人马打得难分难解,如此他和堂玄辰便可趁乱离开。

    “小心,『唐门』弟子要摆阵了!”和“唐门”交手多次,冷贯霄已瞧出这批黄衫弟子的下一步动向,他拉着堂玄辰的小手,以剑击退两名企图阻拦他们离开的“泰山派”弟子。

    “好。”堂玄辰颔首,与他分工合作,舞动绯色水袖对同样企图阻拦他们的“唐门”弟子施毒。

    惨叫声不绝于耳,但合作无间的冷贯霄与堂玄辰已安全退到会遭遇“唐门”弟子阵法的外缘,在他们退出之后,“唐门”弟子正好已摆好阵,开始以“漫天花雨”对付“泰山派”弟子。

    就在“唐门”弟子与“泰山派”打得如火如荼、路人皆闪避之际,又有一队人马奔入平阳城。冷贯霄无法确定来者何人,担心又有人前来找碴,立即挺身护在堂玄辰身前,当他看见为首的人时,便松了口气。

    原来来人是先前与他在蜀中分手的易守信,易守信已回“快刀门”搬来救兵赶到平阳城。

    “贯霄,你们先进『幽碧山庄』,这边由我来应付!”易守信在马背上提刀豪迈大喝。

    “好!这里就交给你了!”冷贯霄确信易守信可以处理得很好,便带着堂玄辰策马直奔不远处的“幽碧山庄”。

    易守信带着一班有备而来、覆面防毒的师兄弟出现,他环视打得不可开交的黄衫“唐门”弟子与“泰山派”弟子,与师兄弟们一字排开,挡在通往“幽碧山庄”的道上,不让其他人有机会通过。

    黄衫“唐门”弟子与“泰山派”弟子发现“快刀门”出现挡在道上,让他们无法顺利擒抓已然离开的冷贯霄,心下涌现许多不满,但又随即想到,走了个冷贯霄,还有个易守信,并非仅有冷贯霄知晓墨蟾蜍的去处,易守信定也知晓墨蟾蜍的下落。于是,“唐门”弟子与“泰山派”弟子有志一同地转移目标,转而攻击易守信。

    “来吧!老子正等着大开杀戒呢!”易守信期待地笑扬着唇。

    于是“唐门”弟子、“泰山派”弟子与“快刀门”弟子三派陷入更大的混战中,血花飞溅,哀号声四起,使得古老平静的平阳城陷入腥风血雨中……

    ★★★

    不再有阻碍的冷贯霄带着堂玄辰奔至“幽碧山庄”,门口一脸焦虑的守卫认出他来,立即上前迎接。

    “冷大侠,你终于回来了!”守卫松了口气,立即命人开大门,让冷贯霄进入。

    “皇甫朔现下情况如何?”冷贯霄纵身下马,边走边急切地询问,怕在他离开的这段期间,皇甫朔所中的毒更加恶化了。

    堂玄辰俐落地翻身下马,跟在冷贯霄身边进入受到层层人马保护、守备森严的“幽碧山庄”。

    “有神医在一旁帮忙控制住体内的毒,庄主眼下情况尚可。”守卫向冷贯霄报告皇甫朔的情况,好奇地望着与冷贯霄形影不离的姑娘。“这位是……”

    “她是姑娘,特意从蜀中过来帮皇甫朔解毒的。”冷贯霄代为介绍。

    “那真是太好了!不过唐姑娘怎肯为庄主解毒?难道不怕『唐门』的人会为此动气?”既然是从蜀中来的,又姓唐,守卫很自然而然地猜想她是“唐门”弟子,不得不怀疑她的动机,担心她假借解毒之名,实则是要进入“幽碧山庄”窃取墨蟾蜍,是以以委婉的口吻探询她的口风。

    “她不是那个对皇甫朔下毒的『唐门』弟子,她是另一个『堂门』的弟子。”冷贯霄代为简单地解释,消除守卫的疑虑。

    “不错,我和那个『唐门』可是不一样的!”把她和“唐门”相提并论,对她可是天大的侮辱。

    “我们庄主就拜托姑娘了!”听闻她和“唐门”不同,又是冷贯霄特意找来的人,守卫确信依冷贯霄肯为皇甫朔两肋插刀的交情,万万不可能找来居心叵测之人入庄,于是不再怀疑,对堂玄辰十分尊重。

    “小事一桩,无须如此客气。”守卫尊重的态度,令堂玄辰非常满意。

    “姑娘果然是豪气干云的女中豪杰!”守卫对她竖起大拇指称赞。

    守卫这一称赞,果真赞她到心坎里去,让她笑得娇灿如花,一旁的冷贯霄见状,为她这小小虚荣,纵容微笑。

    两人在守卫带领下,穿越重重回廊,终于来到散发着浓浓药味的主屋。

    “庄主,冷大侠回来了。”守卫敲着房门禀告。

    “请他进来。”皇甫朔沉重、虚缓无力的声音自房内扬起。

    守卫将房门推开,让冷贯霄与堂玄辰先行进入,自己则跟在后头进入,听候差遣。

    “贯霄,辛苦你了。”皇甫朔勉强撑起因中毒而疲累的身躯,迎接好友,同时注意到站在好友身旁那位俏丽得教人眼前为之一亮的年轻姑娘。

    堂玄辰初踏入房内,立即看见床上面容清峻的年轻男子,虽然饱受“冰火玄奇”折磨,但有药物辅助,加上坚强的意志,才没使得皇甫朔像摊烂泥般瘫在床上。

    “你觉得如何?”冷贯霄上前问道。

    “老样子。”皇甫朔苦笑。

    “先别说这么多,堂玄辰,你帮皇甫朔看一下。”冷贯霄急着为他解毒,马上让出位置给堂玄辰。

    “好。”堂玄辰没有迟疑地走到床畔,立即掏出怀中“漫天花雨”所使的毒针,问皇甫朔。“你相信我吗?”

    “你是贯霄带来的,我相信他。”对于她手中的金针,皇甫朔无所畏惧。

    冷贯霄、易守信与皇甫朔三人对彼此的信任是无庸置疑的,不论身处多险恶的环境,他们都愿意将自己的性命交到对方手中。

    皇甫朔对冷贯霄的全然信任,令堂玄辰非常满意,冷贯霄不顾性命安危为皇甫朔走一遭蜀中,果然是值得的。

    “你可还需要什么?”冷贯霄低声问。

    “有,马上让人准备一桶热水、一桶冰水。还有,我会列出一张药材来,你们马上备齐煮沸,随后倒进另一桶澡桶抬进来。”堂玄辰放下手中金针,要人取来笔墨,写下所需要的药材、分量,交给守卫。

    守卫接过,看着白纸上洋洋洒洒二十余种珍贵药材,暗自庆幸因为皇甫朔身中剧毒,所有神医能够想到的珍贵药材他们全备齐了,现下不怕堂玄辰开出的珍贵药材会找不着,是以立即退下照办,顺道派人通知总管,告知冷贯霄已归来,让总管做好款待贵客的准备。

    堂玄辰则又开始忙碌地自怀中掏出更多的瓶瓶罐罐来,皇甫朔觉得有趣,看着她变出这么多东西,冷贯霄则在一旁,随时提供协助。

    “咳!这句话说来有点唐突,但是你必须把衣服给脱了。”当着冷贯霄的面,要另一个男人脱衣服,让堂玄辰浑身上下都不自在,她尴尬地胀红脸,告诉自己这是救治皇甫朔必备的过程,她并非见色起意,所以根本就无须害羞。

    “裤子也要?”冷贯霄神情怪异地看着她,明知除非必要,她不可能会随便要皇甫朔脱衣,但他仍不免吃起醋来,且对象还是生死相交的好友。

    皇甫朔察觉冷贯霄语气中的微愠,看了看冷贯霄,再看了看娇俏的堂玄辰,感受到流动于他们两人间的浓情密意,恍然大悟地明了是怎么回事。

    “我其实并不介意脱下裤子。”皇甫朔故意捉弄冷贯霄,说道。

    “裤子不用。”堂玄辰察觉到冷贯霄语气中小小的吃味,兀自在心底偷偷开心了下。原来不是只有她会吃醋,他也是会捧醋狂饮的,嘻!

    “那真是太……好了。”皇甫朔故意逗冷贯霄,刻意将话拉长,让冷贯霄紧张一下。他促狭地对堂玄辰眨眨眼,要她知道他是在捉弄冷贯霄,并非有意对她不敬。

    皇甫朔淘气的表情,逗笑了堂玄辰,她觉得皇甫朔挺有趣的,伸手便为皇甫朔检查脉象,确认“冰火玄奇”入侵到他体内的程度,以便拿捏好待会儿为他解毒的毒物剂量。

    “神医将『冰火玄奇』控制得很不错,多亏有他在。”堂玄辰诊断完后,说出她的看法。

    “如果神医不管用,就枉称神医了。”冷贯霄没漏掉皇甫朔朝堂玄辰淘气眨眼的动作,了解到他被皇甫朔捉弄了。他不在意被皇甫朔知晓他对堂玄辰的情感,况且也是时候将堂玄辰正式介绍给好友认识了,毕竟皇甫朔迟早会知道他的心已停驻在一个女人身上,再也容不下其他女人。

    “待会儿我要以喂毒的金针刺入你的周身大穴引毒,来个以毒攻毒,你会感到痛苦,但这是必要的,我相信你承受得了。”堂玄辰事先向他说明,好让他有心理准备。

    “我明白,你尽避动手。”皇甫朔点头,向她表明他已做好万全准备。

    “贯霄,你可以帮他褪下衣袍了。”她交代完话后,便低下头,将早有喂毒的金针又喂上青色瓷瓶中更加毒的“流星追月”,使金针毒上加毒。

    冷贯霄依照堂玄辰的吩咐,为皇甫朔褪下衣袍,好让她手中的金针得以准确无误地刺入他的周身大穴。

    此时,遵照她吩咐的守卫让家仆迅速将一大桶的冰水与热水抬入房中,而另一桶放着二十余种珍贵药材的滚烫热水正在准备中,稍后即可抬入。

    “待会儿我将金针刺入他的周身大穴后,你以内力将金针上的毒逼往他的五脏六腑,记住,不可急躁,得循序渐进慢慢来。”堂玄辰对着冷贯霄吩咐道。

    “好。”冷贯霄随时准备好提供他的内力给皇甫朔。

    “庄外……是不是有些热闹?”皇甫朔突然半眯着眼问道。虽然中了毒,但依稀可以听见来自远方的吵杂声。

    “守信与他的师兄弟在外头守着,不碍事。”冷贯霄确信易守信能将“唐门”弟子与“泰山派”弟子处理妥当,他们尽避放心为皇甫朔袪毒便是。

    “既然守信在外头,那就没问题了。”皇甫朔放心一笑。

    “你先忍一下,进到冰水桶里,就可以开始了。”准备就绪的堂玄辰看着两人说道,手上拿着喂毒金针。

    冷贯霄扶着皇甫朔进到装满冰水的澡桶,皇甫朔脸色苍白,强忍着不打颤,随后对她用力颔首,告诉她,他已经准备好了,于是第一根金针缓缓刺入皇甫朔的肌肤。

    挨普通金针已是受罪,挨一根喂上剧毒的金针,更是让人痛得椎心刺骨、难以承受,只见皇甫朔咬紧牙关,努力承受接下来近十根喂毒金针依序刺入。

    “你千万别运气抵抗,就让它们游走你周身。”堂玄辰提醒。他若运气抵抗,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嗯。”皇甫朔明白她话中的警告,任由毒液在体内四窜。

    “贯霄,你可以以内力将毒逼向他的五脏六腑了。”这“冰火玄奇”的毒聚集在皇甫朔的五脏六腑间,得让她再刺入的毒窜向他的五脏六腑,和“冰火玄奇”抗衡消抵才行。

    冷贯霄马上伸出双掌抵着皇甫朔的双掌,将内力注入皇甫朔体内,缓慢不躁进地引导毒聚向五脏六腑。

    堂玄辰在一旁聚精会神地观看,忧心若有闪失,皇甫朔将性命难保,因为紧张,额际悄悄滑下一颗晶莹的汗珠。

    而为皇甫朔引导的冷贯霄也小心翼翼的,呼息平稳,以一定的节奏将内力源源不绝地注入皇甫朔体内。

    慢慢地,冷冽寒冻、本该是清澈无色的冰水,突然间宛如染上一层淡淡灰色,且飘散着淡淡的腥臭味。

    堂玄辰见状心下大喜,由冰水的颜色可以得知,皇甫朔体内的毒已开始排出,直见到澡桶里的水已变成墨黑且散发着浓浓的腥臭味,她才出声叫停。

    “贯霄,你小心将皇甫朔扶出冰水桶,将他放在热水桶里。”堂玄辰再拿出早已备好的赤红、翠绿、卵黄及乌黑共四颗气味难闻的药丸来。

    “那四颗全是要让皇甫朔服下的?”冷贯霄将皇甫朔移进热水桶后,看着如拇指般大的药丸,问道。

    “对!这服下的顺序可丝毫不得马虎,只要一个步骤错了,就会导致毒气攻心,就算华佗再世,也是无力回天。”他们的毒就是这么麻烦,外人以为只要取得解药,服下就没事了,殊不知每一种毒都有不同的特性,基础的毒的确是服下一颗丹药即可解,但更高竿的毒可就没那么简单了,像皇甫朔中的“冰火玄奇”就是一例。

    要解“冰火玄奇”就得以毒攻毒,而克制“冰火玄奇”最重要的“流星追月”可不是寻常“堂门”或“唐门”弟子能取得的,唯有门主与护法才有“流星追月”与四色药丸,且唯有他们才详细知道如何解“冰火玄奇”。

    严格说来,当初冷贯霄和易守信误以为她是“唐门”弟子,找上她为皇甫朔解毒,还真是没抓错人。

    “你再为他运气,这一回不是要将毒逼进五脏六腑,而是将毒逼出体外。”堂玄辰说明与先前相反的袪毒步骤,并立即拿赤红药丸让皇甫朔服下。

    冷贯霄听从她的吩咐,为皇甫朔袪毒,堂玄辰则依凭热水颜色的变化依序喂药,两人齐心协力助皇甫朔袪毒,至于她先前吩咐煮上二十余种珍贵药材的澡桶,也在此时被抬进房中,时间配合得刚刚好。

    堂玄辰见到澡桶里的热水由黑转变成淡粉时,迅速让皇甫朔服下最后一颗乌黑丹药,而后除下插在皇甫朔身上大穴的金针,再让冷贯霄将皇甫朔扶起,浸泡在充满珍贵药材的澡桶中。

    “这样就行了?”冷贯霄费了不少内力,额际淌着汗水,他没费事擦去,关心着好友的最新状况。

    “对,只要皇甫朔在药材桶里泡上两个时辰,将可修补『冰火玄奇』曾对他身体所造成的伤害。”堂玄辰以衣袖轻轻为冷贯霄拭去额际的汗水,此一解毒程序共花费近两个时辰,着实累坏他了,她不免感到心疼。

    “为了我的事,让你们辛苦了。我可以自己在这里泡,不会有事的。你们自蜀中赶来,肯定已疲累至极,我让人带你们去休息吧。”“冰火玄奇”的毒一排出体内,皇甫朔的气色便不再败坏,精神已好上许多。

    “你别为我们担心,我来『幽碧山庄』多次,可说是熟门熟路了,况且山庄总管应当早就打点好一切了,你只管好好泡着便成。”冷贯霄笑着要皇甫朔别担心太多,他和堂玄辰在“幽碧山庄”定能得到最好的照顾。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就不跟你客套了,你们快去休息吧!”皇甫朔觉得他说的没错,能干的总管的确是有可能已将一切打点好了,因此他不再为无法亲自好好招待两人而感到失礼。

    “那我们先走了,若有问题,你派人唤我一声,我马上就会赶到。”救完皇甫朔后,堂玄辰整个人松懈下来。不用再赶路,不再害怕会来不及救皇甫朔一命,终于可以好好睡上一觉了。一想到这儿,她不仅是全身放松,连眼皮也放松了。

    “没问题。”皇甫朔跟她保证。

    于是,在确定皇甫朔没问题,并吩咐仆人仔细在一旁照顾后,冷贯霄便带着堂玄辰离开主屋,两人亲密地并肩走在回廊上。

    “辛苦你了。”冷贯霄心疼地亲吻了下她的额际。

    “辛苦的人是你,我可是一点都不辛苦。”她用力摇摇头,和他比起来,她所做的事,可说是再轻松不过。

    “我的所作所为全是为了知交好友,所以一点都不觉得辛苦,反倒是你,和皇甫朔素不相识,却得马不停蹄地赶到平阳城,还差点连命都丢了,如何不辛苦。”

    “你这么做是为了知交好友,而我会毫无怨言的赶路,却是为了你。”为了他,她愿意上天下地,只要是对他有帮助的任何事,她都会眉头也不皱一下地埋头执行。

    她的话表明了对他的在乎,让冷贯霄无法不感动,他停下步伐,定定看着她,望进她盛满绵绵情意的双眸,情难自制,深情低吼一声便狂猛地覆上她那娇艳欲滴的唇瓣。

    疲惫,早就被两人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两人深情相拥,火热交缠,以猛暴式的热情倾诉情感,两人吻得缠绵悱恻,浑然忘我。

    冷贯霄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心口,让她永远停驻在心版上,无法离去。

    堂玄辰恨不得将自己融入他体内,与他呼息一致,共享所见所闻。

    火辣的唇舌追逐嬉戏,使两人全身如同着了火似的,急于解放。

    “这是怎么回事?!”突然出现在回廊另一头、已打退“唐门”弟子与“泰山派”弟子的易守信不敢相信双眼所见到的事实。

    据他所知,冷贯霄和堂玄辰初见面时就对对方没啥好印象,常常唇舌交战……虽然说眼下的情景也算是“唇舌交战”的一种,但两个明明对彼此有着深深敌意的人,如何会相拥热吻?真要做到化敌为友,进展也没这么快吧?所以一定是他看错了!

    易守信的出现,让两人匆匆分离,连续被抓到两次与冷贯霄接吻的场面,堂玄辰已羞得抬不起头来了。

    冷贯霄倒是一派镇定,彷佛是常常被逮着般。他轻松地让堂玄辰的小脸埋在胸膛上,看着一脸疲累的易守信。

    “外头的纷纷扰扰都解决了?”他可不想“唐门”弟子与“泰山派”弟子再出现。

    “对,他们暂时退下了……不对!我要说的是,你怎么会和她在一块儿?”易守信先是回答他的疑问,紧接着觉得问题较大的是冷贯霄与堂玄辰那不寻常的亲热。

    “从蜀中赶往平阳的路上,我们一直是在一起的。”冷贯霄答得理所当然。

    “你说的没错,但是问题在于你们怎么会黏得这么紧?”易守信当然知道他们两人一路同行,但他可不晓得他们不仅同行,连嘴巴都黏在一块儿了!冷贯霄和堂玄辰?他实在是难以想像啊!

    “就如同你所看见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冷贯霄为易守信的大惊小敝觉得很好笑,双手一摊,要易守信学着接受事实。

    堂玄辰娇俏地倚在冷贯霄胸前,看了易守信一眼,不好意思附加说明。

    可她那娇媚的一眼已胜过许多言语,说明了她和冷贯霄的情投意合。易守信惊讶地瞠目结舌,实在无法想像不久前还阴狠地要对冷贯霄下毒的堂玄辰,居然会有娇柔的一面,让他看了觉得好怪异。说实话,他还是比较习惯她凶巴巴地说话,而非小鸟依人地倚在冷贯霄的胸前。

    “皇甫朔现下要泡在药桶里两个时辰,兴许正无聊着,你正好可以进去告诉他,刚刚外面所发生的事。”冷贯霄打发着易守信。

    “对!你说的没错,我得过去看看,好好跟皇甫朔聊聊!”他可以顺道告诉皇甫朔有关冷贯霄和堂玄辰的事。但……说完了之后呢?他也不晓得该怎么办。

    冷贯霄是他们的好朋友,头脑清明,当然晓得自己在做什么,如果冷贯霄真的喜欢上堂玄辰,身为好友的他,自然乐见朋友幸福过日。只要冷贯霄开心就好,他绝对会给予祝福的。

    只是……喜欢冷贯霄的姑娘多得是,为何冷贯霄偏偏要挑上堂玄辰呢?这难道就是别人口中所谓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吗?

    “快去吧!”冷贯霄对易守信摆摆手。

    “喔,好。”易守信愣愣地点头,脑子直绕着冷贯霄与堂玄辰的事打转,不小心在转弯时重重撞上廊柱,捂着撞疼的鼻子继续向前行。

    “看来易守信被我们俩的事吓得不轻。”堂玄辰皱眉望着易守信的背影,他刚刚撞那一下可不是普通的大力呢!

    “不打紧,过一阵子他就会接受了。”冷贯霄轻揽她的肩头,要她别想太多,再次情难自禁地吻了下她的发顶。

    “嗯。”堂玄辰倚在他的肩窝,甜甜一笑,不再去想他的朋友是否能接受他们两人两心相属的事,她只管专心爱他即可。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抓错人最新章节 | 抓错人全文阅读 | 抓错人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