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妾含笑 > 第十章

妾含笑 第十章 作者 : 沈韦

    怦怦!怦怦!彼此的心跳声互相呼应着。

    很奇怪,他出现后,即使是在黑暗的盐洞中,她也不再感到害怕;是因为知道他会保护她,不再使任何人、事、物伤害她吧!

    嘴角扬起一抹甜笑,释然的泪水无声滑落。

    胸前感受到湿意,慕容逸这才惊觉她哭了,登时令他手忙脚乱,温柔的为她拭去潸潸不止的泪水。

    “怎么哭了?我知道都是我的错,才会害你遇上危险,对不起!对不起!”他将她的泪水解释成是受到谢金花万般责难,所流下委屈的泪水。

    她哽咽着摇首,暂时说不出话来。不是的!她真的不怪他,只是看到他平安无事,且能找到她,她就好高兴、好高兴,才会忍不住喜极而泣。

    “对不起,是我害了你!”她的泪令他手足无措,也激起他内心层层的不舍,不知该如何安慰她。

    她拼命的摇头,双臂紧紧的抱着他。不是他的错!是谢金花不好!她没有怪他,从来都没有!

    可她的喉头偏像是卡了块石头,教她说不出话来。讨厌!为何在这重要的时候,她会说不出话来?!她真气她自己。

    “含笑,不要哭了,你哭得我心都碎了。”他低叹一声。大掌将她重新又搂进怀中,他可以因她的恐惧而放开她,但他就是不愿意,只想好好的搂住她,再也不让她离开,所以,唯有委屈她了。

    女人的喜怒哀乐真的很难掌握,偏偏他又不会说些甜言蜜语采哄她开心,所能做的,仅是抱着她。

    慕容逸脸上的表情是浓浓的不舍与歉疚,他的唇不断低喃着抱歉,一遍又一遍,温柔得似要将人的心给融化掉。

    他的话似乎具有安定作用,她的情绪渐渐平稳下来,倚着他,聆听着他的心跳声,泪,也惭渐收敛住了。

    刚刚,她一定哭的很难看。好丢脸,他会不会觉得她很可笑?会不会觉得很不耐烦?会不会觉得她太胆小?

    怯怯的抬起头偷瞄他的表情,除了一片柔情外,别无其他情绪,她开心的吸了吸鼻子,双臂紧紧圈住他的腰杆。

    “不哭了?”他柔情万分的拭着她的泪水。

    “嗯!”她紧紧盯着他的眼瞳看,在他眼里看见自己,这种感觉,真好。

    “还怕吗?”他担心谢金花的事会在她心底留下阴影。

    她的回答是倾身吻住他的唇,以行动代替言语来告诉他。

    冰凉的朱唇含羞带怯碰上他的唇,双唇相触时撞击出火花来。她试着以他吻过她的方式来吻他,可她的不熟练反而激起慕容逸更多的怜惜,他反过来掌控全局,火辣辣、万分温存的索取她的甜美。

    两人热情拥吻在一块儿,粗喘及低吟充斥在与世隔绝的黑暗空间里,忙碌的双手想激起更多热情的反应。

    “姐!慕容逸!你们在里头吗?”杂沓的脚步声传来,杜云飞那杀风景的嚷嚷声也打断了处于激情中的两人。

    慕容逸听闻到杜云飞带着大批人马前来找他们,停了下动作,为她理理衣衫和发际。

    杜含笑则还一脸弄不清楚状况,眼波布满柔媚与诱惑瞅着他看。

    “别这样看着我。”他低吟一声,几乎要受不了诱惑。

    “嗯?”不要哪样看着他?

    “时间和地点都不对。”他俯身轻轻啄吻了下红滟滟的樱唇。

    她的脑子仍乱烘烘的,觉得自己好像在云端漫步,轻飘飘的,很是舒服。

    “我和含笑在这里。”他对外头的人喊道,并将她由泥地上扶起;

    “啊!找到了!找到了!快!”杜云飞一听到他的回应,马上领着人冲向这条通道来。

    杜含笑倚着他站起身,可双腿却虚软无力,又麻又痛软软的倒向他,慕容逸立刻眼明手快的扶住她。

    “你被绑太久了,要好一会儿才有办法走路。”他干脆将她拦腰抱起。

    “麻烦你了。”她微羞红了脸,跟他道谢。

    “跟我客气什么。”他笑她傻。

    两人相视一笑,她也不再和他客套,慕容逸抱着她轻松往外走。

    “姐!你没事吧?”杜飞云率先冲了进来,便见姐姐娇柔的让慕容逸抱着走,不会是受伤了吧?他吓白了脸。

    “小飞,我没事。”见弟弟出现,杜含笑很高兴的想扑向杜云飞,但慕容逸紧紧抱着她,没让她有机会和杜云飞接触,她疑惑的看着他,他则是耸耸肩朝她咧嘴一笑。

    是的!嫉妒!他在嫉妒她和杜云飞姐弟俩的感情,他们已好到教他吃味了,不过此事攸关男人面子,他自然不可能明说。

    “她被绑太久,血液一时活络不过来,所以没办法走。”慕容逸佯装无事的向杜云飞解释。

    “原来如此,姐姐没事就好,咱们快些回去吧!爹和娘都很担心呢!”杜云飞傻气的搔了搔头,没去管慕容逸和姐姐的动作不合时宜。

    “好。”

    “对了,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一行人向外走去,慕容逸开口问。”哦!在慕容家你往外跑时,我就跟在你后头出来,虽然没办法很快跟上你,不过我领着家丁四下找你的踪影,还有街上很多街坊邻居提供我消息呢!”反正哪里人仰马翻,他往哪儿找就是;到了郊外,他就跟着马蹄走,赌上一赌了。

    “小飞,你愈来愈聪明了。”杜含笑大方的称赞弟弟。

    “呵!呵!姐,为了救你,我当然得变聪明喽!”受到姐姐的称赞,杜云飞洋洋得意,咧大嘴笑得好不开怀。

    慕容逸看着他们姐弟俩一来一往,心底颇不是滋味,双臂倏地将她圈得更紧。

    “怎么了?”她有些难受的抬头看着他。

    “含笑,我们成亲吧!”他再次向她求亲,得快些将她娶回家,这样她就能名正言顺的属于他了。

    “啊?”她愣了下,心底自是也渴望嫁他为妻。

    “当我的妻子好吗?”他很不浪漫的在众人面前向她求婚,为的就是让众人知道她是属于他的,谁都不能来抢。

    “这件事得问过我……”杜云飞见他旁若无人的求亲,马上跳出,想抬出爹娘的名号来阻止,可话尚不及说完就被慕容逸无礼打断。

    “答应我!”慕容逸睨了他一眼,他向含笑求亲凭什么得问过杜云飞?他有没有搞错?!为了不让杜云飞加入搅局,他柔着声央求。

    “好!”他的要求太过诱人,她想不出有何反对之处,立刻颔首同意。

    她的同意赢来一记豪迈性感的笑容,杜云飞则为此发展瞠目结舌。

    太快了!太快了!他是有想过姐姐会嫁给慕容逸,可不会是现在呀!他以为还得等上一段时日,可看慕容逸的表情根本就不打算再等下去,根本是要以最快的速度将人迎进门去嘛!

    这……这……他该不该说慕容逸太急躁了?抑或是说,慕容逸其实是太在乎他姐姐了?

    杜云飞再搔搔头,看着恩爱非常的两位前未婚夫妻,这事儿……他还是别插手,由着慕容逸自己到府里登门求亲,向爹娘说去吧!

    他不管了!不管了!

    反正姐姐能得到幸福才是最重要的!

    最后,他傻笑的跟在他们后头离开潮湿荒废的旧盐洞。

    ★★★

    被救出的杜含笑以最快的速度被送到慕容家,因为盐洞离慕容家比杜家要来得近多了,为了让她先好好休息,所以舍杜家就慕容家。

    一进府,下人便迅速将事情安排妥当,三、四名丫鬟忙着服侍杜含笑,家丁抬来一大桶掺有镇定神经药草的热水让她泡,而丫鬟们则捧着衣裳等她净完身后好穿上。

    泡在热气蒸腾的热水中,她慢慢放松了精神,渐感疲惫。

    “杜姑娘,请喝些水。”丫鬟伶俐的为她补充水分。

    杜含笑就着丫鬟的手喝下沁凉的水液,丫鬟服侍她喝完一杯水后,又倒了一杯,好让她随时都可以喝到清凉甘甜的茶水。

    “杜姑娘,厨房已经吩咐下去,正在熬煮粥品,待会儿您净完身,就可以用了。”另一名丫鬟轻道。

    在这屋里,每个丫鬟皆是轻声细语,务求让她得到最好的服侍。

    “好。”杜含笑根本没留意到丫鬟说了什么,她睡眼迷蒙的随便应了声。

    “待会儿会有大夫过采诊断杜姑娘有无受伤,请杜姑娘放心,呵!少爷很是关心杜姑娘呢!在教出杜姑娘后,立刻派人快马加鞭赶回府里安排好一切事项,好让杜姑娘能得到最好的服侍。”为少爷多美言几句准没错。

    “说的是,光瞧少爷抱姑娘进屋那股温柔呵护劲儿,就知道少爷对姑娘有多重视了。”丫鬟想到方才所见情景不禁羡慕得吃吃发笑。

    原本昏昏欲睡的杜含笑听她们你一言、我一语说着慕容逸的好话,所有精神马上回笼,害羞的脸庞在丫鬟们的嘻笑下染红了。

    “任谁也知道慕容家过不久就要办喜事了,咱们就要有少夫人了。”丫鬟讨好的说着。

    “是啊!是啊!”于是一行人又开始娇笑。

    虽然她们玩笑着,可手上的工作没半点停顿,喂杜含笑喝茶的人喂着,为她清洗头发的丫鬟也尽心为她洗着,所有事她都不必动手,只要坐着享受便成。

    “哎呀!小姐,你的足踝肿得好大,是扭伤了吧?”一名丫鬟发现她的伤,轻呼道,并暗暗记下,好向少爷报告。

    “一定很疼吧?”其他丫鬟马上关心道。

    从前她们或许是听令于谢金花,但在发现谁才是慕容家真正的主子后,她们便明白该听谁的话去行事了。少爷已经明说了,要她们好好照顾杜姑娘,不许有半点差错;她们可没笨的听不出少爷话语中的关心,若是出了差错,她们所有人就准备受罚吧!

    杜含笑愣愣的摇头,是了,她都忘了在山里逃跑的时候不小心扭伤了脚,许是之前被绑太久,她根本就没发现足踝已肿得像馒头般大小,莫怪她会走不动;现在所有知觉已慢慢回复,被捆绑过的地方开始发疼,而扭伤的足踝则是热痛着。

    “可怜的小姐,你一定受了许多委屈。”至于这委屈是谁给她受的,就没人敢说了。

    “我忘了……”获救后,很多事她都迷迷糊糊,记得不多了。

    “呵!忘了就好、忘了就好。”丫鬟干干笑着。

    “啊!咱们的动作可得快些,免得水凉了,让小姐受寒可就不好了。”一名丫鬟打着圆场。

    她们火速的为杜含笑穿戴整齐,连一头乌丝都擦干梳理的整齐又美丽。在杜含笑还没回过神来时,丫鬟已经端上粥品让她食用,有去禀告少爷的,也有去请家丁来将房内的浴桶抬出,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慕容逸在丫鬟的通报下,来到她暂时休息的房里,他也换下一身脏衣服,梳洗完毕,精神奕奕的看着她。

    “听丫鬟说你的脚扭伤了,还疼吗?”他迅速来到她身边,蹲下身执起她那肿大的足踝皱眉审视。

    该死!他竟没发现她的脚扭伤,他太不仔细了。

    “没关系,不是那么疼了。”她缩了缩脚,不好意思让他看,但慕容逸却以掌握住她的足踝,不让她移动半分。

    这样的动作太过亲密了!因为足踝肿大,丫鬟们根本没为她穿上鞋袜,而他那粗厚的大掌就像捧珍宝似的捧着她的脚,这……这真是教她羞得不知如何是好。

    丫鬟们见状则是吃吃窃笑,让她更加不好意思。

    “我帮你看看。”他准备为她调整筋骨。

    “我……慕容公子,你不是有请大夫吗?这点小事由大夫来就好。”不是不信任他,而是由着他捧着她的脚揉搓,太羞人了!

    “你以为我会让不相干的男人碰你的脚?”他语气充满占有欲地道,完全不怕丫鬟们会听见他的话;即便对方是个老到可以当她祖父的老男人,他照样不许。

    果然,丫鬟们闻言,是既羡慕又嫉妒的看着杜含笑;能让少爷真情流露对待,实在是太幸福了。

    他那深情的凝视教她不再羞怯缩回脚,反而投给他一记含羞带怯的娇笑,小脚在他的掌心微微一颤。

    她的笑激起慕容逸无限的怜惜与宠溺,恨不得此刻唯有他们两个在此,他便可以恣意品尝她的甜美。

    “你们都退下。”他低声命令道。

    “是!”丫鬟们岂会不了解他想和杜含笑独处的意图,窃笑着离开,且还体贴地顺手为他们合上门。

    “你怎么……让她们都退下了?”

    “由我服侍你就够了,我可不许旁人来打扰我们。”他揉揉她的小脚,推拿着。

    他的话似掺了蜜,甜在她心头,可他的大掌就没那么惹人喜爱了,她痛的皱拧着眉。

    “忍忍,再一下就好了。”慕容逸柔着声安慰她。

    “好痛啊!”她忍不住向她撒娇。

    “我知道。”他的大拇指暖昧的抚过她的脚掌心。

    “呵!你别这样,弄疼了我又要逗我笑。”她缩着脚,娇嗔抱怨。

    急切的奔跑声忽然向这头传来,那跑步声大得让人无法忽视,打破了这甜美的一刻。

    “是谁?”慕容逸不解的皱起眉。

    “会不会是小飞?”

    “不会,他回杜家跟你爹娘报喜讯了。”慕容逸摇摇首,且这跑步声一点都不像是大男人,倒像是个女人!

    他戒备的站起身,护在她身边,瞪着紧闭的门扉看。

    “怎么了?”杜含笑充满疑惑的看着他。

    不待慕容逸回头,房门已遭人由外用力推开,来人正是披头散发、神色惨淡的谢金花。

    “怎么可能?!”当她偷听到下人说慕容逸已救回杜含笑,且将她安置在观云轩时,她无法相信这是事实,所以她用力推开负责看住她的丫鬟跑来一探究竟。

    在她心里,她认为自己已将杜含笑藏在最隐密之处,除了她和帮她执行计划的人之外,再也没有人可以找到杜含笑,慕容逸怎么可能找得到她引

    可杜含笑活生生的就坐在她眼前,教她不得不相信这是事实,她震惊的整个人往后退。

    她要折磨慕容逸啊!为何会让慕容逸将人救出?!为何?!

    “啊!”杜含笑发现来人是谢金花,不自主的惊呼,小手紧紧拉住他的大掌。

    “别怕,我不会让她再伤害你一分一毫。”慕容逸头也不回的安慰着。

    “不公平!不公平!为何你会找到她?为何她还活生生的站在我眼前?”她错了!她错了!早知道在一抓住杜含笑时,她就直接让人杀了她,也就不会有这种憾事发生了。

    老天爷待她不公啊!她难受的泪水直流。

    “你的话给了我暗示——伸手不见五指。”慕容逸坦白告诉她,她的破绽所在。

    “啊?!原来是我多嘴才让你找着人……”谢金花一震,怪来怪去,难道最该责怪的人是她自己?

    “所以我就猜测你会将含笑藏在你最熟悉之处,剔除了几个地方,我就想你是将含笑藏在城外十里那个已然荒废的盐洞里,而在盐洞外迟疑着要不要进去救人的花儿,给了我最有力的证据,含笑确实就在里头。”

    “花儿?!”杜含笑听了慕容逸的话,这才知道原来花儿对她多少都还存有些情感,从前花儿和她亲如姐妹并不全然都是作假,她的心才不至于那样难受。

    “是她?!”错!错!错!她已全盘皆输,输了的她,如今还剩下什么?不过是具失了灵魂的躯体罢了。

    谢金花整个人颓坐在地,心神恍惚。

    得知妻子离开了她的房里;来到观云轩,怕她又做出不该做的事来,慕容永邦急急的赶了过来;他一进门便见妻子整个人无神的坐在地上,他不忍心地低声唤她。“金花!”

    “老天爷不公平……为何总是如此残忍待我?!凡是靖儿想要的,没有一样我无法给他,可他最想要的盐务,我尽心尽力、费尽心思,却仍无法为他挣得半分,不公平啊!”谢金花喃喃自语,她努力计划,得到的却全都是零!这算什么?

    “金花,够了,够了。”慕容永邦蹲到她身边,抱住她不停颤抖的身子。

    杜含笑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同情起谢金花来。明明谢金花害了她那么多次,且还害死慕容逸的母亲,她竟会觉得其实谢金花也很可怜?!为什么?

    她难受的抬头看慕容逸,他并没有扬起胜利的微笑,他看起来似乎也很痛苦。

    “不!我……我付出了那么多、做了那么多,结果……结果丈夫的心一直没放在我身上过,就连我的靖儿也死了……我什么都没了,都没了!”连要报复,到头来都没报复到想报复的人,这算什么?她颤抖着手,瞪着空空的两手看。

    空的!空的!无论她抓的多紧,到头来全都是场空!

    “金花,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慕容永邦终于明白是他将妻子给逼上绝境,怪不了她,要怪只有怪他自己。

    杜含笑与慕容逸沉默的看着失了生气的谢金花,与老泪纵横的慕容永邦,两人双手紧紧交握。

    “靖儿……我的靖儿啊……你怎么忍心丢下娘一个人?”谢金花不住呼唤儿子的名字。

    在儿子死去时,她充满仇恨与悲伤;而今,更浓更厚的悲伤将她给笼罩,她再也挣脱不开来。

    “逸儿,你能原谅你大娘的所做所为吗?”慕容永邦流着泪问着爱子。

    慕容逸迟疑了下,终于坚定颔首。

    “杜姑娘,我知道你所受的伤害最大,我也想不出法子来弥补,但我乞求你,不要和我的妻子计较好吗?我知道我的要求很自私也很无理,但我求你了,若你还有恨、还有怨,就对着我来,毕竟,我才是促使她犯下错事的罪魁祸首。”慕容永邦恳求她的谅解。

    “请您千万别这样,慕容老爷,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咱们谁也别再提了。”杜含笑诚恳说道。

    谢金花已变成了这般模样,她还跟她计较什么?而慕容老爷也是很难受,她不以为自己能狠得下心来要求他们补偿。

    “谢谢!谢谢你!杜姑娘!”慕容永邦对她十分感激,接着他看向自己的儿子。“逸儿,你大娘她不适合再待在府里了……”

    谢金花受到过大的冲击,若让她再留在府里,她成日看见逸儿心底也不会痛快,与其如此,不如离开吧!这样对大家都好。

    “爹!”仿佛知道父亲的决定,慕容逸低唤,唯有杜含笑还不明所以。

    慕容永邦抬手制止爱子。“你也大了,我知道你有办法打理好慕容家的事业,我很放心。我老了,和你大娘搬到其他幽静的别馆未尝不是件好事?况且,我知道你身边有了杜姑娘,她是个好姑娘,一定会好好照顾你,我还有什么放心不下的?”

    很多事,他都由谢金花口中知道了,只是没提罢了;他,慕容永邦,才是真正的罪人!”爹!”慕容逸不希望父亲离开,却又明白这是唯一的办法。

    “你和杜姑娘成亲后,偶尔来看看爹就成;何况在别馆里也有仆佣服侍,和待在府里没两样,你别担心。”慕容永邦看开了,扶起颓坐在地上,不停喃喃自语、心神恍惚的妻子。

    “我明白了,爹,我会让人去打理。”慕容逸咬着牙,终于同意父亲的决定。

    “杜姑娘,我儿就拜托你了。”他的同意令慕容永邦放心的转向杜含笑托付。

    “是!慕容老爷,请您放心。”

    “呵!下回见面,你就该改口叫我一声爹了。”慕容永邦笑笑的朝爱子摆摆手,扶着妻子离开,并吩咐下人去收拾行囊。

    父亲一离开,慕容逸不舍的追上前,看着父亲的背影;杜含笑缓缓走近,由后将他紧紧抱住。

    “放心吧!他们不会有事,你爹不也说了,咱们可以去看他们,咱们可以常常去哦!”她的脸颊轻贴着他的背轻道,闪过心底的是谢金花曾说过的话,慕容逸的母亲是死在谢金花之手;可她已不打算说了,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她何苦再增加他内心的痛苦?

    因为她明白,若他知道实情,只会更加痛苦,却会为了父亲而不去责难谢金花;如此一来,他永远都不会快乐。既然如此,她选择不说,就让他以为他娘是病死的吧!

    她想,慕容永邦一定也知道了实情;至于什么时候知道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已经想办法要去弥补了。

    “谢谢你,含笑。”大掌覆在腰间的小手上,眨了眨发热的眼眶。

    “你同我客气什么?”太见外了。

    “是啊!咱们应该不分彼此!”他轻轻的笑了,脑海中开始计划迎娶她的事宜。这回,他会将婚礼举行的热热闹闹,非要全城的人知道他慕容逸娶她杜含笑为妻一事不可。

    该是通知亲朋好友准备参加他的婚礼了,当然在这之前,他得先上杜家正式提亲才行。

    “我不会再让你受到半点委屈。”这是他一生的承诺。

    “我知道。”枕在他的背后,她好安心、好安心,所有的阴霾已渐渐离她远去。

    彼此交握的双手似乎应证了古老一句话——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幸福,已让他们牢牢抓住了——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妾含笑最新章节 | 妾含笑全文阅读 | 妾含笑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