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财来就是你 > 第十章

财来就是你 第十章 作者 : 舒芙

    他绑着她,真的错了吗?

    从傍晚到现在,稽飞已经不只一次的问着自己。他对她的爱,错了吗?

    小青的怨言还清楚地在耳边,她对他的指责,一字一句全让稽飞哑口无言。

    他的确是束缚了她,他也的确让她感受到了痛苦。但是——他这么做,真的错了吗?

    他只是想好好爱她,他只是不愿意承受失去她的痛苦和打击。这样的他,是自私?

    稽飞反反复复的想了好久,他无法漠视小青眼底的哀伤,也无法漠视她一天多过一天的焦躁。

    但是——

    相同的,他也无法容忍她继续拿自己的生命冒险;而他只能一次又一次,无助的在看台上担心害怕,却无计可施。

    这样的他,该如何取得平衡呢?

    稽飞想了一整个下午,却怎么都得不出结论。

    更或许,这样的情况根本无法取得平衡,除非,有任何一方愿意退让,愿意容忍,要不然根本于事无补。

    “……退让的该是我?”稽飞喃喃地问着自己,这就是问题的重点。

    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退让,能不能退让。

    但他知道,他退让了,痛苦的会是他;小青退让了,自然就换成小青痛苦。

    难道,他们的爱情注定如此坎坷?还是……他们本来就不该相恋?

    又或许,他该趁着现在感情还没那么深的时候放弃,至少……就没有人会再痛苦。即使有伤害,那也是短暂的伤害。趁着两人感情都还放得浅的时候放弃,怎么说都比两人纠葛着不放来得洒脱和理智。

    “只是……放弃……”放弃,说的简单,但是稽飞真得能狠下心?

    他驾着车边无目的地在路上闲逛,不知不觉来到了小红家的门口,这条路熟悉的让稽飞根本不需要思考,下意识的就会来到这里。

    “不管怎样,都该说个清楚……是男人,就该给人家一个交代。”他对着二楼窗户喃喃自语着,那是小青的房间,稽飞看见里头微微的透出亮光。

    深吸了口气,稽飞拨了电话给小红,说明了来意,表达了他想见小青的决心。

    他把车停在门口,坐在车上静静的等着,等着小青的出现。

    等了一分钟、两分钟,稽飞空白的大脑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而且小青也还没出现。

    “……也许我该先想,到底该坚持,还是该放弃?”稽飞对着后照镜的自己喃喃自语,五分钟过了,小青还是没有出现。

    倒是二楼房间的灯暗了,窗帘还若有似无的掀了一下。

    “……”稽飞好奇的注意着屋里的动态,十分钟后,他还是没看见小青出现。

    终于,稽飞忍受不住。他开了车门,决定下车自己上楼去找小青说个明白。

    让管家开了门,稽飞默默的踏进齐宅,穿过花园,他记得他们是在那个花丛旁走的情……

    才正唏嘘感怀之际,稽飞听见了小红尖声的叫骂声。

    “……车小青,你不要给我躺在房间里装死,是好是歹你都给我出去和稽飞说清楚,不要给我装个死人脸在家里,看了就让人觉得心烦……”

    小红的叫骂声清晰地传进稽飞的耳里,他看见走在前头的老管家似乎不好意思的缩了缩肩膀,稽飞忍不住苦笑,难道小青真那么讨厌他,连见他一面都不肯?

    稽飞苦涩的摇着头,任心底泛疼,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小红,没关系。让我自己和她谈谈。”踏进客厅,稽飞看见了愤怒的小红,也看见了背对着他,兀自倔强不屈的小青。

    他轻轻的开了口,阻断了小红的咒骂,也成功的让小青诧异的回过头。

    “我和你……还能谈什么?”

    小红姐没义气的直接扔下她回房,客厅登时只剩他们两个,面对稽飞炽热的视线,小青只好呐呐地开了口。

    “把该谈的事情,谈清楚。”稽飞缓缓摇了摇头,他拒绝再让自己伤心,这女孩已经伤害他,伤害得够多了。

    “你想谈什么?”抬眸,小青望见了他冷冰冰的眸子。

    心凉了大半,她大概知道他想和她谈什么。毕竟,在她下午深刻的伤害了他之后,小青不以为稽飞还会对她有所眷恋。

    “我们还是分开吧。既然在一起让大家这么难过;分开,应该对我们都好。”

    稽飞粗声粗气地道,他望着她盈满泪水的眼眸,心底一点也没有预期的洒脱,反而只有无止尽的心痛。

    “分开?”在小青还来不及意识到事情经过之前,她的眼泪已经先一步有了最直接的反应。

    小青淌着泪眼,泪珠像水龙头般的滚落,拧疼了稽飞愧疚不已的心。

    “是的,分开。”咬咬牙,稽飞重重地叹了口气。

    “既然我们无法调适彼此,既然你觉得我束缚了你,我想,我们终究无法在一起。”

    稽飞痛苦的闭上了眼眸。他不能心软,如果他真的爱小青,只有这么做才是对她最好的。

    “可是……”稽飞的理由让小青无话可说,她望着他,心好疼好疼。

    “还有……”稽飞睁开眼眸望着小青,强迫自己狠下心。“金队长推荐你跟随车队一起出国比赛,本来我是反对的……但如今,我似乎没有反对的权利。”

    稽飞自嘲地浅笑,续道:“待会,我就会通知金队长这个消息,说我答允他的请求。当然,去不去比赛的决定权还是在你手上,至于那些细节……我想,你自己再和金队长谈吧!”

    稽飞的心好疼,他一直以为,自己的感情还放得不深,但事实上……他好像错了。他低估了小青对他的影响力,他更错估了自己对小青的心情。

    “出国比赛?”只能一直像鹦鹉似的重复稽飞的话,他带来的消息着实让小青惊讶。

    这不是小青一直以来的心愿吗?可为什么她现在听了,除了惊讶,却一点都不觉得开心?

    “没错,那不是你的梦想?”他懂她,一直都懂。

    只是,就是因为懂她,所以稽飞才爱得好辛苦。

    “是呀,我的梦想。”小青的声音破碎得连自己听了都心惊,她心碎的望着稽飞的眼眸,出不出国比赛,能不能继续骑车……对现在的她来说,似乎都变得无所谓。

    “既然如此,你就好好把握这个机会。”稽飞深吸了口气,他没办法再继续强扯笑容了。

    “你是一个粗心可爱的女孩,相信你一定可以找到一个能懂你,又能爱你的男人。”

    而他,会一辈子羡慕那个幸运的男人。

    “往后,没有我陪在你身边的日子,你要小心骑车,注意安全。”他牢牢的望着她,满眼炽烈的心情,只能狠狠地烧着自己受伤的心底,再也无法宣泄。

    “我……”

    小青只能放住眼泪直流,她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只能心痛。

    “我走了,你保重。”不舍的望了小青最后一眼,稽飞知道自己不会再和她有交集。他强迫自己狠心转身,他强迫自己不能再望向小青那双会让他心软的眸子。

    加快了脚步,稽飞第一次这么狼狈的逃开一个女人,一个他深爱的女人。

    他逃回了自己的车上,像逃难似的发动了车子,稽飞的心底好空虚,有一步没一步的踏着油门,车子怎样都离不开小青家的范围。

    突然,一辆熟悉的机车像风一般地飘过,稽飞一愣,他知道机车上那个一身黑的女孩就是小青。

    没多想的,稽飞踩紧了油门,跟着她一起呼啸而去。

    看着仪表板上的速度一直向上攀升,小青无止尽的催着油门,任车子在马路上狂细。

    她朝山路一直奔去,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也不知道自己能去哪里。小青只知道自己的心头被划了一道很深的伤口,疼得她龇牙咧嘴,疼得她眼泪直流。

    她沿着山路狂飙,三番两次都惊险的差点和逆向而来的车擦撞,她看不清楚眼前的一切,因为她的眼眶早已被盈满的泪水给迷蒙了视线。

    小青一鼓作气地冲上了山顶,小青烦躁的拽下头上厚重的安全帽,她无助地望着四周一望无际的黑,眼泪终于再也忍受不住的狂奔而下。

    “呜……该死的稽飞……”这句话忍在小青的心底很久了。

    她对着空旷的山林大喊着,虽然附近黑得可怕,但烦躁的小青早就不管这么多了。

    她现在,只想发泄。

    “该死,该死,该死……”她边喊边哭,眼泪拼了命的掉个不停。“你怎么能说分手就分手?你不是说喜欢我,怎么能说分手……就不要我了?”

    小青声嘶力竭的喊着,她的心好疼、好疼,只要想起稽飞和她说的一切,她就难过的想哭。

    “虽然,我说后悔了。但是……即使我后悔了,却依旧改变不了我对你动心的事实呀。而你,竟然可以这么简简单单的就离开了我?”

    小青不懂,她摇着头,任泪水纵流。

    她下午说了好多好多的气话,其中或许有着事实,但更多却是因为情绪膨胀而出的负气之辞。

    小青甚至来不及平复心情去向他解释,稽飞就已经对她提出了分手,他就已经决定自己无法再容忍这样的她。

    面对这样的结果,小青除了默默接受,她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反对的立场。

    “臭稽飞,我讨厌你,我恨你,我后悔自己爱上了你……”她大吼,声音在谷里回荡。

    “臭稽飞,你一点都不体贴,一点都不懂得我的心,我最讨厌你了!”

    “混蛋稽飞,我要把你不喜欢的事情全部干尽,你越不准我铜车,我就偏偏爱团车,而且还要越细越快,天天拿自己的生命来开玩笑……”

    小青奋力的大吼着,反正他都不要她了,反正……他……都不要她了,小青还有什么好牵挂的呢?

    “我下午说的只是气话,你让让我不就没事了吗?分手?干吗那么有个性!小气男人,连让我骂几句都承受不了……”

    她的声音渐渐小了,因为,喉头的哽咽早让她发不了声。

    她难过的哭了,越喊心越酸,心口像是吃了黄莲般地泛起了苦味,她连开口大喊都觉得累。

    小青一个人就这么啜泣着,她放纵白自己大声哭喊,丝毫没发现后头微微燃起的点点星火,更没发现有个男人也一脸心疼的在后头守护着她。

    “我不希空出国比赛,不希空再骑车了……连心都丢了的我,还有什么资格和人家谈梦想呢?”

    她喃喃地道,即使声音放小了,在宁静的黑夜里还是一般清晰。

    后头男人听见了,心头震荡的无以复加。

    他多想抬起脚步,紧紧地拥着她不放,但几番思量之后,稽飞终究还是停住了脚步,任自己的心口泛疼。

    她现在说不希罕,但……能保证她永远都不希罕吗?稽飞好不容易狠下了心,他不想让错误一再重演。

    “混蛋稽飞……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了……”她趴在车上开始哭泣。

    “混蛋稽飞……我后悔自己爱上了你……”她哽咽着,声音破碎得令人心酸。

    “混蛋稽飞,分手就分手了,有什么大不了;我自己一个人还是可以后的很快活,不希罕你……”

    一颗心像碎了好几片,小青叹着气,心已经疼的麻痹了。

    “……混蛋稽飞……”突地,她抬起水眸,用尽全力的对着山林大喊:“为什么我的心好痛好痛,痛的我几乎无法呼吸……”

    “我好爱你,稽飞,真的好爱、好爱……”

    她的声音终究破碎在风中,小青在山上流了一夜的眼泪,后头的男人也静静的守护了她一夜。

    终究拗不过金队长的延揽,小青答应了参加车队的练习,一同出国比赛。

    即使,她参加车队全为了一己的私心,没骨气的奢望着,她能再因此而和稽飞有光明正大的见面理由。

    但……她猜错了。

    自从那天之后,她和稽飞就像断了线的风筝,再也得不到彼此的讯息。

    稽飞再也不曾出现在小青的面前,也不曾再来挽回过什么。

    日子,就这么一天过了一天。

    车小青天天在等着,却一天一天的失望落空。

    他不曾来车队探望过她,不曾来欣赏过她练习的英姿,更不曾管过她的心情,在乎她是不是过的好……

    连现在,她已经随着车队来到了澳洲,稽飞还是没有出现在她的面前。

    “小青,紧张吗?”

    不知何时,金队长出现在小青的身后。他关心的望着她,小青最近的状况不是很好,老是边骑车边恍神,每每都教他看了一身冷汗直流。

    “不紧张。”小青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

    有什么好紧张的?赛车还不就那回事,不要命的催着油门狂飙,反正她都没牵没挂了,还会有什么紧张?

    “那就好。”话虽这么说,但金队长还是很不放心。

    “小青,待会儿就是你挑战世界大舞台的时候了。你已经一步一步的达成了梦想,你一定要加油唷!”他鼓励着她。

    “哦。”冷淡的应了声,小青平静的心底已经无法泛起涟漪。

    完成梦想又如何,为什么她一点都没有兴奋的感觉?

    小青重重的叹了口气,她知道自己已经病得不轻。

    “小青……”金队长无奈地朝身后的男人摇头叹息,默默的离开了,他实在无能为力。

    毕竟;心病还需心药医的。

    小青还沉浸在自己的哀伤之中,她没看见金队长离开,也没看见身后有一个男人一步一步的接近了她。

    “……小青……”男人在她身后三步远,停下了脚步。他轻声的唤着她,听得见自己的声音在颤抖。

    “……”熟悉的嗓音像阳光一般地流进小青冷冽的心底,她僵直了身子,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

    “是你?真的是你?”她回过了身。看见眼前出现的,不正是她朝思暮想的混蛋男人?

    眼泪迅速湿了眼眶,小青哽咽着,死寂的心终于再度有了波动。

    “是的,是我。我来了,我来看你比赛,我来……接你回去。”稽飞呐呐的开了口,他望着小青,只想一把将她紧紧拥进怀里。

    “你……”小青简直不敢相信她听见的,他说什么……稽飞要来接她回去?

    他们……他们不是分手了吗?

    “我投降了。我一直以为自己对你的感情还浅,没想到,事实上我早已经爱你爱得无法自拔,根本无法承受没有你的生活。”

    稽飞看见小青又流了眼泪,心疼的将她搂进怀里,汲取着她身上熟悉的馨香,稽飞一颗心终于有了踏实的感觉。

    “自从和你分开后,我就逃到了美国。在那里过了好一阵子行尸走肉的生活,终于再也忍受不住的,又逃回到你的身边。”

    稽飞在美国,耳边响的、心底念的全都是小青那夜在山上呐喊的一切。

    她对他声嘶力竭的告白,他一字一句全都听见了。

    再经过好些日子的挣扎后,终于,稽飞愿意投降。与其这么痛苦的失去她,稽飞宁愿天天伴在她的身畔,陪她一起关车。

    “我……”小青心口震撼着,早就被感动的说不出话。“我好想你,真的……好想、好想。”

    她的泪,沾湿了他的西装。小青只是一直哭,像是把这些日子的寂寞和难受,全一股脑儿化为泪水倾泄而出。

    “我也好想你。”想得他不顾千山万水,只为再回来和她厮守。“我投降了,赛车是你的梦,我不会再阻止你。”

    耳边传来了要选手集合的广播,稽飞看见金队长在远方跳脚,他不得不赶紧把握时间。

    “从今天起,我会陪在你身边。看着你在车上的英姿,然后引以为傲。”

    稽飞紧紧搂着她,在她耳畔喃喃地许下诺言。

    “……你不是无法承受,这种天天生活在担忧里的日子……”

    他的承诺,让小青再度涌上了更多的感动泪水。

    现在对小青来说,稽飞的爱恋才是她一辈子的梦,要不要继续赛车,对她来说都不重要了。

    “无妨。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我相信我会有足够的勇气和爱恋陪着你一起离开。”

    长指轻轻地拂去小青的泪水,稽飞一字一句的轻道,这些全都是他无法动摇的决心和爱恋o

    “你……让我哑口无言。”小青撼动了。她感动的望着他,好半晌都说不出话。

    “放心,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让你慢慢说。”他温暖的笑着。

    “现在,专心的去比赛吧!你一定要争取最好的成绩,这才不枉我们分开这些日子的眼泪和心酸。”

    稽飞轻声的催促着她,笑容暖暖。

    “可是,我……”小青走了几步又停下,她不想离开他,她好不容易才又回到他的怀抱里。

    “放心吧,我在终点等你。”他说过,他懂她,一向都懂。

    稽飞暖暖的对着她招手,他会在终点等着她,一同分享荣耀。

    “……”他的承诺让小青安心。

    她终于可以放心的踏出脚步,因为她知道,稽飞不会再离开她。

    “我爱你,真的。”她忍不住回头对他说。

    “我知道。”稽飞点了点头,笑容暖和的像阳光。

    裁判已经在起点吹着哨声,要各国选手就位准备。小青赶忙奔向了她的车子,戴上安全帽,她的信心满满。

    大旗在远方挥舞着,比赛已经进入了倒数阶段。

    她一定会努力赢得好成绩,飞奔回终点的。

    因为,终点那里,有着她这一辈子惟一的爱恋。

    小青扬起暖暖笑容,她知道,幸福正等着她。

    编注:

    1.欲知官谌宇与棠馨的爱情故事,请看“钱来就是你”。

    2.欲知沈廉风与方慕雪的爱情故事,请看“富来就是你”。

    3.欲知开柏浚与曾郁碇的爱情故事,请看“宝来就是你”。

    4.欲知殷克南与卓咏宁的爱情故事,请看“银来就是你”。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财来就是你最新章节 | 财来就是你全文阅读 | 财来就是你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