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小野花 > 第九章

小野花 第九章 作者 : 舒芙

    分不清究竟回台湾过了多少日子,洛皓萱只觉得自己天天都过着行尸走肉的生活,除了上班之外,她只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哪都不去。

    工作是老妈替她找好、老爸强迫她去的。

    记得刚从日本回来那天,家里上演了难得一见的全武行,老爸拿着扫帚说要把她这不知羞耻的女儿赶出去,而她只是从头到尾静静的接受了一切。

    自从和迫升分开之后,她的心就已经痛到麻木,即使老爸、老妈严厉的指责令她难过,但是却也无法再在她伤透的心激起任何涟漪。

    唉……这不知道是这些日子来的第几声叹息。洛皓萱觉得自己整个人像被掏空般的空洞,没有了迫升陪在身旁,她觉得自己似乎也不再完整。

    抚上自己还算平坦的小肮,洛皓萱心底还是扬起一种无法言语的复杂。再过不久,微凸的肚子恐怕就瞒不过任何人了。这是她和迫升的爱情结晶,虽然她还想不到该怎么办,但是她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他的。

    懒洋洋的叹了口气,洛皓萱缓步的漫踱在回家的路上,看着这四周熟悉却又觉得陌生的环境,即使是自己从小到大生活的地方,但是也因为没有迫升的存在,而显得空虚不已。

    她想念他,真的、真的好想念他。

    回到了台湾她没有一刻不在想他,早就习惯了身边有他的日子,这种空虚的生活真的叫她无法再过下去。

    “呀?!”突然间,洛皓萱对眼前一闪而过的景象惊呼出声。

    她好像在茫茫人群里看见了她朝思暮想的脸庞,她好像看见迫升出现在不远处的人群里。

    着急的想再次确认,只是看来望去,洛皓萱再也找不着那熟悉的身影。

    那该是幻觉吧,他怎么可能会再来找她呢?洛皓萱自嘲地笑了。

    人说思念太过,总是会产生幻觉的。她刚才看见的应该就是幻觉吧,因为太想念他了,所以才会把不相干的人错认为他。

    恍恍惚惚地走过好几个街头,洛皓萱还是为刚才一闪而过的喜悦振奋不已,即使只是幻觉,她还是想再见他一眼。

    “对不起。”直到撞进一具宽厚的胸膛里,才稍稍拉回了洛皓萱神游的心思,她喃喃地低头道歉,望着底下那双大大的黑皮鞋,不知不觉又发起呆来。

    迫升好像也有一双一模一样的黑皮鞋,是她替他挑选的。

    “还认不出来吗?”熟悉的声音从她发愣的头上响起,那是洛皓萱以为这辈子再也听不见的天籁。

    “是你?”震惊的抬起头,洛皓萱的眼眶迅速涌上了泪水。“怎么可能会是你,你应该在日本,不应该在这里的。”不敢置信的退了好几步,洛皓萱以为这一切又是幻觉。

    “你变瘦了。”捉住她嬴弱的身子,迫升蹙起眉头的看着她。

    “真的是你吗?”感受到他传过来的温暖,洛皓萱不敢相信的抚上他消瘦的脸颊。“你也变瘦了。”斗大的泪珠不停地往下滴落,她自己也分不清究竟是喜悦还是怨慧的眼泪。

    “我好想你,我真的真的好想你。”握住她柔软的小手,迫升才放松了自己连日来紧绷的神经。抱着他朝思暮想的小野花,迫升这才感觉找回了自己。

    和她分开了十几天,迫升才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思念。

    那是一种牵挂的感觉,强烈的想见到某个人,只要一静下来或者闭上眼,脑中想的、心里念的全都是同一个身影。

    他好想念她,想到近乎发疯的境地。

    “我也是。”依偎在这熟悉不过的怀抱里,洛皓萱忘记了这些日子的心伤,整个心里只涨满了柔情与喜悦。

    “对不起,对不起,让你一个人受苦了。”看着小野花憔悴瘦弱的模样,迫升心底满满的心疼。

    这些日子他虽然人在日本,但是她的一举一动他还是了若指掌。

    “不会苦,见到你什么苦都没有了。”摇了摇头,眼眶中又涌上了新的泪水,洛皓萱拉着迫升来到了附近的小鲍园,两人相依相偎的走着,幸福得几乎让洛皓萱忘了所有存在他们之间的问题。

    “你……你是不是怀孕了。”坐在凉亭里,迫升欲言又止的抚上洛皓萱平坦的小肮。

    “你怎么会知道。”不敢相信的脱口而出,洛皓萱记得自己从没告诉任何人。

    “真的,你的肚子里真的有我们的小孩?”连日来的猜想终于得到证实,迫升的心里洋溢着的是全然的喜悦。“这么大的事为什么要瞒着我?”不悦的皱眉,如果不是健治提醒了他,他可能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

    “我以为……我以为你会不喜欢有小孩的牵绊。”喃喃地低下头,洛皓萱终于想起了当初分开的原因,想起了他的逃避。

    “对不起,我知道这一切全都是我的不对,之前我一直害怕压力、害怕承诺、害怕许下承诺之后就失去的逍遥日子,但是我却忽略掉一件最重要的事。”迫升歉然的看着小野花眼底的不安与伤痛。

    “什么事?”洛皓萱眼里满是泪水但也迸出期待。

    “我忘记了自己那颗爱你的心、忘了自己爱你的悸动、忘了因为爱你我可以抛弃所有、忘了因为爱你我可以冲破所有难关。”迫升望着洛皓萱闪动的泪眼,自己的心里也涨满了一种无法言语的柔软。

    经过了这些日子,他终于能体会出滕木健治当初所说的话。

    结婚是一种压力、有家庭是一种压力、养家活口更是一个男人最大的压力,这不关乎感情的深浅,这是最现实的一面。但是这一切的一切都比不上和她分开的痛苦、都比不上和小野花分手的难过,如果是因为她,他愿意去承受这一切,只为了和她长相厮守,他愿意将这所有的压力化为甜蜜的负担。

    但是,也只有因为她。

    经过这几天痛苦的深刻体验,迫升终于体认出他和她之间有多深的牵绊,除了小野花,他无法再对任何女人有感觉,以前觉得有趣的事也因为没有她的陪伴而变得索然无味。回到他们在鹿儿岛的家,他开着车环绕那些他们曾一同走过的地方,即使只有短短的距离,也让他觉得遥远非常。

    有她的陪伴,即使天涯也是咫尺。失去了她,纵使咫尺也是天涯。

    这样的感觉应该就是爱吧,觉得自己只为了她而活在这个世界上。

    经过这些煎熬,他终于认清了自己的心意。

    是的,他爱她,而且很爱、很爱。

    “我可以相信你吗?相信你这么一个花花公子?”止不住的泪水一直不停地往下掉,洛皓萱开心得不知该说些什么。

    听见他真心的告白,比任何的珠宝都来的珍贵。

    “你可以不用马上相信我,但是请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用一辈子的时间慢慢的来证明给你看。”伸出手轻轻的擦掉她的泪珠,迫升诚挚的看着她。

    “我爱你。”依偎进他的怀抱,洛皓萱幸福得以为自己在做梦。

    只是如果这一切真是梦,她希望自己永远都不要醒来。

    “我也爱你。”拥着心爱的小野花,迫升觉得他终于寻回了完整的自己。“走吧,我们回你家去。”拉起她软弱无骨的小手,迫升突然想起还剩下最后一个关卡,最难的那一个关卡。

    “去我家作什么?”想起了爸妈的反对,洛皓萱摇摇头不肯离去。

    “我要娶你,光明正大的从你爸妈的手里把你接走。”他不要再偷偷摸摸,他也不要让她再受到任何一点委屈,什么国仇家恨、什么无聊的一切他都会想办法克服,想办法让她的爸妈点答应的。

    这也是他为什么这么迟才来接她的原因,他要获得她父母的肯定,他要靠自己的双手让小野花幸福。

    “我爸爸看见你会打死你的。”了解老爸执拗的脾气,洛皓萱没有他的乐观。

    “放心,我一定要娶到你。”给她一个安抚的笑容,迫升早已有了觉悟。

    他一定要娶到她,他再也无法忍受没有她的日子。

    即使用抢的,他也要抢到她。

    “皓萱怎么这么晚还没回来?”洛白小月坐立难安的看着墙上的挂钟,对女儿的迟迟不归感到忧心忡忡。

    “我出去找找看。”望了眼时间,洛逸轩自告奋勇的站起身。

    “不准去,谁也不准去找她。该回来,她自己就会回来了。”眼睛盯着电视,洛非坚决的口气不允许任何人违背。“你气这么久也该气够了吧,难道你没生眼睛看见女儿一天比一天憔悴吗?”给了宝贝儿子一个眼神,要他出去找找他那令人头疼的姐姐,洛白小月双手插腰,准备和亲亲老公来个大会谈。

    “那是她自己做错事,做错事就该受罚。”故意不看老婆生气的脸,洛非还是紧盯着电视不放。

    “你以为你还在军中当你的班长吗?要不要来个军令如山呢?!她是你血浓于水的女儿,不是你手下的那群新兵。”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洛白小月早就对他反应过度的做法不以为然了。

    “女儿又怎样,做错事还是一样不能宽待。”被老婆吼得减弱好几分的气势,洛非还是硬撑着他身为陆军上尉的骨气与坚持。

    “好,那你告诉我她做错什么事?”拿起遥控器关了电视,洛白小月坐到了他的面前,强迫他正视她的问题。

    “去日本不好好读书,学人家交男朋友,竟然还搞出同居这种败坏门风的事。”洛非理直气壮的大声。

    “就这些吗?”看着自己像牛一般固执的老公,洛白小月真的同情起她苦命的女儿。

    “光这些就已经罪无可恕了,你还希望有多少。”光这些就已经让他痛心非常,他不懂还要多少才算过份。

    “好,我们一条一条来研究一下。”点了点头,洛白小月强权得不容他抗拒的道:“你说女儿不好好读书,那之前寄回来的奖状、奖杯和奖学金全都是假的吗?全都是女儿向别人偷来的吗?”努了努嘴,洛白小月要固执的老公看看现在还摆在电视上的奖杯、奖状们。

    “那些有什么用,没有用心去学再多的奖杯也无法证明什么。”故意把头别向窗外,洛非还是坚持自己没有错怪女儿。

    “好,这点就先搁着。”叹口气,洛白小月决定不跟他的牛脾气计较。“我想问问你,我们家女儿今年都多大年纪了,她现在还不能交男朋友,难道你希望她一辈子都嫁不出去吗?更何况,当年我十八岁就嫁给你,如果照你这种心态,我恐怕早就先被我爸给打断双腿了。”

    “不一样,时代在改变,我们那时候流行早婚,现在已经都不同了。”心虚的吞了口唾沫,洛非觉得自己越来越站不住阵脚。

    “那私奔呢?要不要我告诉女儿,在她爸爸为了她现在和别人同居的事大发雷霆的时候,其实自己当初也是带着我私奔逃开家里的反对呢?”双手交叉在胸前的斜睨了他一眼,她倒想听听看,他还有什么借口可以反驳她。

    “小月,别闹了。”果不其然的,洛非升起白旗投降了。

    “我没有在闹,胡闹的人是你。因为你舍不得女儿这么快离开我们的身边,于是就用了自己身为父亲的威权造就了女儿的不幸福,现在女儿如你所愿的回到你身边了,只是看到这般憔悴的她,你真的开心吗?”

    语重心长的看着心爱的老公,其实她之前也和他有一样的心思,只是她后来还是选择让女儿快乐。

    “小月,我……”抱着亲爱的老婆,洛非觉得自己刹那间好像老了好几岁。

    “非,孩子都会长大,他们都有属于自己的人生要去度过,不管怎样我们都还是拥有彼此。”认真的看着他,洛白小月相信老公会看开这一切的。

    毕竟,吾家有女初长成了。

    “我知道了。”洛非点了点头,认命的接受了这属于父母的喜悦与不舍。

    “这件事就交给我全权处理了。”安抚的拍了拍老公的肩膀,这一切也是一种成长,即使已经身为父母,还是有许多的事情等着他们去学习去适应。

    “嗯。”认命的点了点头,洛非也是希望女儿能幸福快乐。

    “他们怎么还没回来,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事了?”挂心的看着挂钟,洛白小月真的很怕最近情绪不稳的笨女儿会作什么傻事。

    “我出去找找看好了。”洛非牵挂的站起身,其实他比谁都担心女儿的安全。

    才拿起夹克还没走到门口,洛逸轩兴奋的脸已经出现在眼前。

    “老爸、老妈,你们猜谁来了。”洛逸轩一脸雀跃的看着一头雾水的他们。

    “你姐姐呢?”没看见女儿的身影,洛非担心的开口。

    “爸,我在这里,还有……”洛皓萱听见老爸的呼唤才怯怯的步向门口,对于紧握着她的迫升,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介绍。

    “还有未来的姐夫。”在一旁无聊的洛逸轩已经忍不住的开口,能找到这么棒的老公是他那笨姐姐的福气,不管怎么样,他一定会帮助她的。

    感激的给了洛逸轩一个笑容,迫升有礼貌的向他们鞠了个躬。“您好,我是迫升,是皓萱的男朋友。”他诚恳的低头问好,用的是纯正的国语。

    “你……你会讲中文?”不敢相信的看着追升,洛皓萱直到现在才发现这惊人的事实。

    难怪她每次用中文偷骂他时,他总是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

    “是的,我奶奶是中国人,所以我也有中国人的血统。中文是奶奶教的,她说中国人一定不能忘记自己的语言。”一边向小野花解释,一边也述说给她的父母了解。当然最后一句是为了增强民族意识而自己胡诌的。

    “你就是迫先生是吗?请先进来谈谈吧。”洛白小月给了老公一个眼神,要他别忘了刚才答应的承诺。

    示意儿子去厨房泡茶,洛白小月领着他们在客厅里坐下。“迫先生今天来,是有什么事吗?”看着女儿和他从头到尾紧握的双手,洛白小月心知肚明的笑了。

    “我今天来,是想请您们将女儿嫁给我。”迫升认真的看着未来的美丽丈母娘,对现在暧昧不明的情况感到惊疑不定。

    现在主导大权的好像是眼前风韵犹存的美丽丈母娘,迫升不知现在这种情况对自己是有害还是有利。

    “你这小日本仔有什么资格说要娶我女儿?!”洛白小月还来不及开口,洛非就已经忘了承诺的大声咆哮。

    “伯父,请您先别生气,我会证明让您看我有没有资格可以娶皓萱的。”不慌不忙的拿起身旁的手提箱,迫升对洛非的怒气恍若未见。“这是我替皓萱设计的小礼服,打算在我们结婚时让她穿上。”迫升拿起灌注他所有心力做好的小礼服,小心的放到了桌上。

    “皓萱,去把它换上。”没有伸手翻动的意思,洛白小月只是淡淡的看着又热泪盈眶的女儿。

    “是。”小心的捧起这手工细密、设计大方的白色小礼服,洛皓萱看看一脸铁青的老爸,再望望一脸温柔笑意的迫升,才依依不舍的上楼去。

    “你能保证会给她幸福吗?”看着他们真情流露的眼神,洛白小月已经知道自己该如何决定。

    “一定,我一定会尽全力给她幸福。”清澈的眸子毫不闪躲的面对洛白小月的眼神,这是他给他们、也是给自己的承诺。

    “好,那我就把女儿嫁给你。”洛白小月爽快的决定。

    如果放弃像他这么好的男人,是自己女儿一辈子的遗憾,洛白小月相信自己活了那么大把岁数,这等看人的功力应该不会太差。

    “谢谢妈妈。”迫升已经乖顺的改了称呼答应。

    “你答应我可不答应,我看不出来这小子有哪一点可以让女儿幸福,做件衣服出来就了不起了吗,他要靠什么来养家活口?”不满意老婆把女儿的终身大事答应的这么仓促,洛非不依的大声嚷嚷。

    “爸爸,请您先息怒。我在日本用忘忧草的名字创立了一个新的品牌,虽然才刚开始,但是也接获了不少的订单,我相信我一定能靠自己的双手让皓萱幸福。”

    这就是他这么迟才来迎接她的原因,他必须得多花些时间处理好公司的交接,也必须花更多的时间找合作的厂商。

    “哼,取那什么难听的名字,忘忧草。”洛非就是看迫升不顺眼,他不屑的闷哼了声。

    “你女儿名字的最后一个字,就是忘忧草的意思。”受不了的摇摇头,洛白小月阻止亲亲老公继续再丢脸下去。“反正我女儿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好好对待她。”

    洛白小月对这未来女婿小小的贴心举动感到十分满意,他能发现当初她替皓萱取名字的用心更是让她感动。

    女儿交给他一定会幸福的,她相信。

    毕竟女人最大的幸福,就是老公的体贴和窝心。

    “我会的,妈妈。”认真的点了点头,迫升视线落在楼梯上光彩夺目的小野花身上。“很合身。”那是他按照印象中的尺寸一针一线亲手缝制的,那件衣服里面倾尽了他所有的心意。

    “很漂亮,皓萱你挑了一个好老公。”洛白小月欣慰的看着美丽的女儿,连她都能感受到这件衣服的用心,更何况是穿在身上的她。

    “我知道,妈妈,我一直都知道。”洛皓萱的视线越过众人,紧紧的锁住她心爱的迫升,他设计了一件只有她能懂得的衣服。

    就像当初只有他能懂得她设计一般的心情,洛皓萱完全体会的出那一针一线的用心。

    “我们要回房间去休息了。”伸了个懒腰,洛白小月识相的一手拎起老公,一手捉起看戏的儿子,把客厅留给他们小两口去谈情说爱。

    “我不想睡,时间还那么早。”爱凑热闹的洛逸轩坚持不肯离去,电影都还没播完,他怎么舍得在正火热时离开。“不想睡就给我回房去看书,如果你想下个月被我扣零用钱,那你就继续待在这里当电灯泡。”洛非恶狠狠的瞪了不识相的儿子一眼。

    洛非也妥协了,看见那小子为女儿做的一切,他只能妥协了。

    “好啦。”心不甘情不愿的被拉回房间,客厅里净空得只剩下他们俩。

    “你喜欢吗?喜欢这件小礼服吗?”迫升走向在楼梯口的她,温柔的替她拭去不停滚落的泪珠。

    “喜欢,我好喜欢。”克制不住的扑倒在他的怀里,洛皓萱从来没想到会有人为了她这么做。

    “喜欢就好,喜欢我以后再多替你做几件衣服。”温柔的抱住她,他终于可以没有顾虑的再度拥抱她。

    “你刚才和我妈说的话,都是真的吗?你真的用忘忧草创立了一个品牌?”不敢相信的看着他的眼睛,洛皓萱想起了他的公司,他必须继承的家业。

    “是真的,就等你和我一起创业,我们两人一定可以设计出很棒的衣服。”创立品牌是他一辈子的梦想,本来以为不可能达到,但也因为她,才让他萌生出勇气去追寻。

    “那公司呢?你必须继承的家业呢?”他当初就是因为家里的压力才放弃了最爱的设计一途,洛皓萱不知道他这一路又承受了多大的压力。

    “交给健治了,反正我本来就只是挂名的社长。”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他本来就志不在此,不过也多亏了健治和爷爷的大力相助。

    不过,总算一切是雨过天晴了。

    “嫁给我好不好,当我迫升最美丽的新娘,然后让我们共组一个平凡温暖的家庭。”迫升看着美丽的小野花,心里浮现起第一次的悸动。

    “我能说不吗,你都把我的心夺走了。”感动的无法言语,洛皓萱紧咬着下唇,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音。

    这是喜悦的眼泪,她终于得到了他的真心。

    “傻丫头,我最爱的小野花。”迫升搂着她,心底满是柔情。

    他生来就是花花公子迫升,只不过命运注定了要被她这朵娇艳的小野花给拴住他浪荡的心。

    从此以后他再也不用留连于花丛,因为他已经找到了他的另一半。

    他倾尽所有爱恋疼爱的小野花,只为他绽放的小野花。

    他们一定会幸福的。

    尾声

    “你有没有去过那间忘忧车买衣服?”一群日本高中女生窝在街头七嘴八舌的讨论个不停。

    “有呀,那里的衣服很漂亮,听说是老板娘自己设计的。”浓妆女生尖叫的附和。

    “对呀,而且那老板长得好帅,虽然他已经有老婆、小孩了,还是好想和他来一段不伦之恋。”另一个女孩子也幻想的加入讨论。

    “听说挂在橱窗的那套礼服是老板一针一线为老板娘缝制的,好漂亮。”另一个戴眼镜的女孩想起这个传闻。“真好,要是有人为我这么做,我一定二话不说的就嫁给他。”她羡慕的叹了口气。

    “对呀,而且那对小双胞胎更是可爱得让人想咬一口,虽然不甘心,可是他们真的好幸福呀。”那个幻想不伦之恋的女孩,忍不住又羡又妒的大叫。

    “听说穿了忘忧草的衣服就能碰见你命中注定的男人唷。”不知道从哪又冒出一个女孩子报告着她听来的八卦。

    “骗人,是真的吗?”其他人一听全都半信半疑的惊呼。

    “我也不知道,有学姐这么说的。”听了真的令她也满心动的。

    “那我也要去买。”化浓妆的女孩再度率先发难。

    “我也要。”大家又开始七嘴八舌的附和。

    “我知道他们的故事唷。”一直默不吭声的女孩子突然神神秘秘的道。

    “谁的故事?”

    “那个帅帅老板和美丽老板娘的爱情故事。”她抬起下巴骄傲的开口。

    “耶你怎么会知道。”大家又兴致勃勃的开始追问。

    “我姑姑告诉我的,我姑姑和老板娘可是大学好友呢。”木野瞳突然庆幸起自己有一个八卦的姑姑。

    “真的吗,快告诉我们。”一群人一边走向巷子内那间温暖的小店,一边催促着木野瞳快快说出他们的故事。

    “好,别急。那老板叫迫升,老板娘是台湾人叫洛皓萱……”

    远远的就看见忘忧草的美丽老板娘在门口招呼客人,木野瞳一行人也看见那件在阳光下闪耀的白色小礼服,一群人缓步的踱近忘忧草,也坠落在那件小礼服所编织的爱情里。

    “欢迎光临。”美丽老板娘依偎在帅帅老板的怀抱里亲切的招呼她们。

    欢迎一同走进这个没有大风大浪却幸福无比的故事里-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小野花最新章节 | 小野花全文阅读 | 小野花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