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寂寞甜心 > 第九章

寂寞甜心 第九章 作者 : 舒芙

    离开蓝天之后,元媛直接找到翔鹰的办公大楼,经过通报后上了顶楼,还来不及见到汤劲,元媛已经被一个看起来精明干练的女孩给挡住去路。

    “请问汤劲在吗?”眼前的长发女人看起来敌意很深,元媛感到莫名其妙,不懂为什么她离开了七天,大家看到她,脸色都是不善的模样。

    “总裁现在有事情在忙,请问有什么事?”美丽的女人明知故问。

    元媛望着她,大概猜得出她的身份。

    床伴,戚沐笙曾经提醒过她的那个红粉知己——

    “我是蓝天的元媛,想找汤总裁谈谈有关蓝天的事情。”开门见山的表明了来意,元媛着急的只想知道他们究竟在搞些什么鬼。

    “蓝天运输现在已经是我们翔鹰集团的子公司之一,有任何事情,元小姐可以直接找我谈,不需要麻烦总裁。”

    女人的态度十分傲慢,一身红色的鲜艳套装更替原本就傲然的强势,添了几分气焰。

    “请问你是?”元媛再一次确定对方一定来者不善,心里有了底,声音淡然的丝毫没被她骇着。

    “杨洁音,翔鹰集团业务经理。”

    杨洁音朝元媛伸出手,虽只是单纯的礼貌动作,但元媛的确从她明亮的眼中看见一抹挑衅。

    “你好。”大方的迎向杨洁音,元媛还是一副淡淡的浅笑。

    “蓝天运输因为高阶主管的行为不当,许许多多的公司都提出了不再续约的要求,幸好我们总裁好心接收了蓝天运输公司,要不然,你们蓝天早就垮台了。”

    语气中全是一副施舍的口吻,杨洁音说到“高阶主管”的同时,还特意扬起笑容,望了元媛一眼。

    “这根本就不是理由。”元媛摇了摇头,这种荒谬的理由只能骗程亦凡,根本骗不了她。

    别的公司为什么要为了一个小小的元媛,而大费周章的中断合约?如果不是真的有人恶意打压,这些理由根本都不是理由。

    “请杨小姐转达你们总裁,说蓝天的元媛有急事想请教。”

    还是依旧坚持要见到汤劲,她只想了解事情的真相。

    “没什么好请教的,关于蓝天和翔鹰集团的关系,我已经解释得清清楚楚。更何况,我们总裁,现在正忙着接待另一位贵宾——亚太贸易的杨董事长。”

    元媛坚持,杨洁音的态度也丝毫不见妥协。

    “那又如何?”元媛不以为意,亚太贸易要转向和翔鹰集团合作,这已经不是新闻,一点都不值得惊讶。

    “让我们把话直接摊开说清楚吧。”杨洁音领着元媛到了她的办公室,合上了大门。

    “我不想多猜测你和汤劲之间的关系,但再怎么说我陪在他身边七年,论先来后到,你还得叫我一声姐姐。”杨洁音优雅的坐上了沙发,她拢顺一头乌黑长发,举手投足间,皆是成熟女人的韵味。

    “然后呢?”元媛还是一副不置可否的浅笑,如果真要论先来后到,该叫姐姐的人不会是她!

    “而且,亚太贸易的杨董就是我爸爸,你说……他千辛万苦的从新加坡飞来台湾,不会只为了签合约吧?”

    杨洁音的眼里闪着胜利的光芒,为了得到汤劲,杨洁音不惜厚着脸皮,再回头去向早已断绝父女关系的家人攀关系。

    说起来也真是可笑,当初会和家人断绝关系,也是因为她执意要跟着汤劲当没有名分的床伴;而现在关系回复了,却也同样因为汤劲。

    因她答应要帮他,帮他得到亚太贸易的合作案,帮他清除商场上所有的对手,帮他夺取翔鹰辽阔的版图……因为她不想失去他。

    “你到底想说什么?”

    真相似乎渐渐明朗,元媛蹙起眉梢,等着杨洁音说出最后的意图和条件。

    “相信你该清楚亚太贸易对市场的影响力,更清楚商场上强欺弱的铁则。如果得罪了亚太贸易,蓝天还会有未来吗?

    更何况蓝天运输只是一个小小鲍司,只是这场战争中小小的牺牲者,我可以轻易的整垮它,也可以让它起死回生,蓝天运输的成败,全在你的一念之间。”

    商场上也有其自成的一套食物链,一环扣着一环,息息相关。

    “你说吧,究竟想怎么样?”总而言之,杨洁音耍了这一切的手段,都是为了要得到汤劲,元媛相信汤劲一定也受了一样的胁迫。

    亚太贸易的业务范围太广,影响自然也广,只要开罪他们,即使是翔鹰集团,恐怕都无法再继续生存。

    元媛十分清楚后果,也清楚杨洁音要说的是什么。

    “离开汤劲。如果你离开他,我保证一定还蓝天运输自主权,让蓝天再度起死回生;如果不愿意,很抱歉,你们这些年的心血,。只好付诸流水了。”

    杨洁音双手环胸,她不否认这的确是一场不公平的交易,不过,这世界就是这样,连她七年的感情,都可以因为这个半路冒出的女人而毁于一旦……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公平。

    “我离开汤劲,你就真的会幸福?”

    元媛深深的望着杨洁音,不以为这样就是解决事情的办法。

    “我本来是幸福的,只因为你的介入才改变了一切;只要你离开了,我相信我能够继续幸福,”杨洁音有这分自信,一切只要元媛肯退出。

    “可是……这样的幸福,真的是幸福?”元媛有丝恍惚,幸福不是垂手可得,非得这么你争我夺之后,才能得到吗?

    “不管是不是,都不关你的事。”杨洁音不需要她在这里说教,她只想得到她的答案。

    “你只要告诉我结论,告诉我你的答案。”

    “我的答案!”挽回蓝天,还是守着汤劲?

    元鎙uo蹲×耍淙淮鸢甘悄敲吹拿飨裕墒牵褪敲话旆ê菹滦淖鼍龆ā

    “想想可怜的程亦凡,他对你痴心一片,却落得这样的下场。不仅失恋了,连公司也没了。”杨洁音大略调查过,关于他们三人的爱恨纠葛,也有初步的概念。

    门口的亮光被突来的黑影遮去,引起子杨洁音的注意,她不着痕迹的露出了浅笑,包含了太多深意的浅笑。

    “你是要选择放弃程亦凡,还是要继续守着汤劲!”

    原本复杂的问题,陡然间被杨洁音简化成二选一的选择题,程亦凡还是汤劲?元媛依旧愣愣地,无法选出答案。

    她不能再辜负亦凡,但同样的……她也不舍得辜负汤劲呀!

    但是,答案却又那么明显的摆在她眼前,这几年的心血,这些年的奋斗,亦凡身为长子该负起的责任,大家对蓝天的依附和盼望……

    她真的能为了自己小小的爱恋,,而辜负那么多人吗?

    “我会离汤劲远远的,希望你也能信守诺言,把蓝天还给亦凡。”

    牙一咬,元媛狠下心,作了决定。

    这本来就是她今天前来的目的,要回蓝天,不计任何代价。

    “一言为定。”杨洁音开心的拍手,似乎终于解决了心头大患。

    “汤劲,你都听见了吧?人家终究还是选择了程亦凡,选择了七年深厚的感情和回忆,而不是选择你呀!”

    故意强调了某部分的事实,杨洁音望着开门而入的汤劲。

    “说够了,请你出去。”顾忌着杨董在身后,汤劲克制自己即将爆发的情绪,依旧维持最后一丝理智。

    他就这么一瞬也不瞬的盯着元媛,从南踏入办公室到现在,眼眸都不曾移转。

    “希望汤总裁能好好考虑我们刚才的谈话。”让女儿离开了办公室,杨老知道他们一定有很多话要说,虽然坏人姻缘这种事情是天理不容,但,为了自己惟一的女儿,他不介意当个坏人。

    “我知道。”杨老的提醒让汤劲更烦躁。

    杨老要他娶杨洁音为妻,毕竟洁音都跟了他这么多年,为他虚掷了这么多年的青春。

    于公于私,汤劲都不知道该怎么向杨老拒绝。杨家拿亚太贸易压他,拿杨洁音的青春压他,更拿翔鹰集团胁迫他。

    即使如此,汤劲还是没有妥协,一切只因为她,因为眼前正淌着泪水的元媛。他当初已经抛弃元媛一次,说什么他都不愿意抛弃她第二次。

    但看情形,现在,被抛弃的人,好像是他。

    “你选了程亦凡?你选择了离开我?”

    汤劲的话轻轻的,像是能体会,又像是懊恼的极端矛盾。

    “你呢?你又答应了什么?”看见杨董,元媛大概也猜出了端倪。

    父女俩双头进行,就是非得把他们逼上绝路。

    “我什么都没有答应。”汤劲摇了摇头,看起来有些疲累。

    他宁愿为元媛赌上翔鹰集团,赌上他一生的事业;但是,事情似乎并不是他一个人想家的那么简单。

    “是吗?”有些讶异,但事到如今,元媛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该笑,还是该哭。“可是,我答应了。”

    看吧,上天果然是玩她玩上了瘾,总爱见她在天堂和地狱间摆荡。

    心有些酸酸的,元媛不敢细想,怕想多了,酸涩的心情会一直扩大、扩大……终至她无法负担的地步。

    “你为什么要答应?程亦凡对你来说真的这么重要吗?你们所共同拥有的回忆甚至比我还重要?让你愿意就他,而放弃我?”

    汤劲挫败的跌坐在沙发上,不敢相信这就是元媛做出的决定。

    一趟旅程,让她的世界变得不同,让汤劲也变得不太一样,汤劲找到了心中的牵绊,错失多年的牵挂;一趟旅程结束,这个世界似乎又变了另一个样,他所有得到的一切,全部都在旅途结束后,失去了。

    “不是这样的。这个决定不光只是为了亦凡,更为了好多好多的人。”元媛的口气着急。

    不是这样的,她不是单为了程亦凡而放弃汤劲呀!

    她是为了蓝天,为了他们这么多年来的辛苦和梦想,更为了许多将希望依附在蓝天的人们呀!

    公司不是她一个人的,蓝天运输是好多人共同的心血,元媛真的不愿对不起任何一个人。

    “那我呢?你又为我做了些什么?”她先离开他了,让他能无后顾之忧的接受杨老的安排,这就是她想为他做的吗?

    “我……我以为你能体谅,我、我只能对不起你。”

    汤劲的指责让元媛无言,她不能对不起别人呀,所以她只好对不起他,对不起自己。

    这是两相权衡之下,元媛惟一能做的决定。

    “你到底要我怎么做?”

    她要他体谅她?那又有谁要来体谅他呢?

    “我已经答应了杨洁音,我是不可能会再反悔的了。”她望着眼前熟悉的眸子轻声的道:

    “对我来说,蓝天现在的下场我难辞其咎。如果没替蓝天讨回公道,即使我拥有了你,我也不会觉得幸福。”话声轻轻的,圆圆的泪珠在眼眶上滚呀滚的,就是不肯落下,仿佛看见了元媛骨子里的倔强。

    “既然,我当初能靠那点回忆撑过这么多年;我相信,这个礼拜种种快乐的回忆,大概够我撑过一辈子了。”

    元媛静静的望着汤劲,努力的忍着眼泪。

    这一切全是自己做的决定,怨不了任何人,不能哭……绝对不能哭。

    “什么意思?”汤劲声音空空洞洞的,似乎发自心底的悲伤。

    “等到蓝天恢复原状,我就会离开台湾了。我没有办法再和亦凡共事,也承诺要离开你的身边。也许哪天,等到我们都坚强得可以不受威胁,那时候,也许就是我们再次重逢的时候。”

    现在的他们,全都是棋盘上的一颗小棋子,只能无奈的受人摆布。

    元媛相信这世上没有永远的羸家,也许有朝一日翔鹰集团茁壮得可以不受任何威胁,那时候……也许真是他们三度重逢的时候。

    “你要离开?只要你敢离开,我一定马上将蓝天并吞,彻底将蓝天赶出这个市场。”

    失去的恐惧陡然席卷汤劲,他气红了双眸怒喊,完全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难道……难道他们真的只能任杨董摆布吗?

    “如果真是如此,那也不干我的事情了。亦凡该学着自己成长,我无法替他守护蓝天一辈子。”元媛淡淡的叹了口气,她知道依汤劲的性子,他的确会这么做。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元媛除了惋惜,不会再有其他任何反应。

    “为什么一定要离开?为什么我们一定要接受这样的安排?”汤劲双手握拳,用力的几乎都快渗出血。

    翔鹰集团财大业大,说不定亚太贸易根本影响不了它半分。

    “因为翔鹰集团是你一辈子的心血,我不愿你为了我而毁了这成果,更何况,你当初就是因为翔鹰集团而选择遗弃我的,不是吗?”

    元媛浅浅笑得温柔,真心的感谢这次他终究是选择了她。

    “一人抛弃一次,很公平的。”她不舍的望着汤劲,眼泪滚落在颊畔,一颗、两颗、三颗……越滚越多,越滚越多,终至泣不成声。

    “你会后悔,你一定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现在离开我,因为我绝对不会去找你,绝对会拼了命的忘记你。什么七年前,又什么七年后,一切的一切全是在放屁,到头来,你还是选择了我们中间空白的那七年,那段充满着别的男人的回忆。”

    汤劲根本不愿意听她说那么多,在他而言,元媛的妥协,等于是对他放弃了一切,放弃这些日子的誓言,放弃这些日子的甜蜜,放弃七年前的回忆,放弃所有所有……也放弃了他。

    “如果你选择踏出了这扇大门,你我从此真的恩断义绝。我绝对不会找你,绝对不会!”

    汤劲赌气的望着元媛倔强的小脸,有些真心藏在怒气里,却因熊熊气焰燃烧着让人领受不到。

    “我知道。”点了点头,现在的离开,元媛似乎能看见他将来真正雄霸一方的一刻。

    任由眼泪流下,她一步一步的走近了大门,一步一步离开了汤劲的生命。

    每是一步,掉一滴眼泪;每走一步,心底的不舍更增加一分。

    “保重。”沉重的拉开了门把,只要她再踏出一步,世界就此不同。

    元媛眷恋的回过了头,笑容甜甜,心底苦苦。

    “滚,滚,滚得越远越好!”

    在汤劲怒不可遏的怒吼中,元媛悄悄的离开了他的生命,离开了她自己期盼七年的幸福。

    不过,她无悔。

    也许再过个七年,也许等到彼此都成长到足以面对所有挑战的那一刻,奇迹,会再次发生。

    她真心的相信着。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寂寞甜心最新章节 | 寂寞甜心全文阅读 | 寂寞甜心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