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亲亲小管家 > 第十章

亲亲小管家 第十章 作者 : 舒芙

    刚才那锥心刺骨的痛还深深的残留在阿诺的脑中,她看着身旁兀自熟睡的易桀,脸上还是情不自禁的荡起一个甜美的笑容。

    她终于是他的人了,阿诺不可思议的笑着。

    想起刚才他们的翻天覆雨,阿诺不禁又羞红了脸颊。她现在身上微微的疼痛正是她从女孩蜕变成女人的证据。

    她轻抚着易桀熟睡的脸庞,心中已了无遗憾。即使待会儿她就必须永远退出他的生命,她也不再觉得遗憾,因为她已经拥有了这一生最美好的回忆。

    她不相信易桀会真的为了她而放弃羽荷,毕竟他们之间的交集只是意外而短暂的。她对他来说只是过客,羽荷才会是他一生追求的幸福。

    阿诺对这一切很有自知之明,能有今天这段小插

    曲,已经是上天送她最好的礼物了,她不敢再贪心的要

    求大多。

    她静静地看着他,想把属于他的一切全都牢牢的刻镂在心版之上。

    唉……阿诺不禁悠悠的叹息。

    她是真的好爱好爱眼前的这个男人,爱的她心都揪疼了,天知道她有多想和他一起长相厮守,永不分离。

    可是她不行,她不能再破坏大少奶奶的幸福了。拥有这段回忆,她已经是罪大恶极,她不能再自私下去。

    阿诺眼眶涌上了泪水,她轻轻的在他的脸上印下一吻。

    再见了。阿诺在心底喃喃的向他道别。

    依依不舍的再望了易桀一眼,阿诺小心翼翼的离升了他温暖的怀抱。

    想起自己的衣物被遣忘在楼下客厅里,阿诺随手拿了条大毛巾包裹住自己**的身躯,轻手轻脚的离开了他的房间。

    忍耐着身体的不适,阿诺轻轻的步下阶梯。才想去找自己散落的衣物,却赫然发现羽荷正端坐在客厅里,桌上摆的是她刚才脱下的衣服。

    “大少奶奶。”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看见她,阿诺心虚的不知该如何开口。

    “阿诺,过来。”羽荷头也没回,只是平静的开口。

    “大少奶奶,我……”阿诺嗫嚅的走到羽荷身边,思索着该如何解释这一切。

    “事实都摆在眼前了,你还想骗我吗?”羽荷平静的看着她,平常温婉的声调不再,添了许多的寒意。

    “对不起……”阿诺不敢望向她的目光。除了这个,她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枉我一直把你当好姐妹,你说,你对得起我吗?”羽荷眼中噙满了泪水,她怒望着阿诺,简直不敢相信会发生这样的事。

    “对不起,我真的很抱歉。”看见羽荷指责的眼神,罪恶感和愧疚感霎时涨满了阿诺的心中,她鼻头一酸,眼泪也跟着扑籁簌的直掉。

    “现在说这些都没用了。你的一句抱歉,能弥补我受伤的心吗?我早就知道阿桀的花心,只是没想到连你也和他一起联手背叛我。”羽荷气得发抖,心中满溢着被背叛的愤怒。“大少奶奶,我……”面对羽荷声泪俱下的指责,阿诺一句都无法反驳。

    “还叫我大少奶奶?我想,我们该以姐妹相称了吧!”羽荷讽刺的望她一眼。

    “大少奶奶,你别这样,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阿诺伤心的痛哭出声。“我会走的,我会离开这里的。”她故意忽略掉自己抽痛的心,急急的向羽荷保证。

    “或许,该走的是我。”听见阿诺的保证,羽荷漠然的望着她满是泪痕的脸。

    “大少奶奶?!”没想到会听见这样的话,阿诺愣住了。

    “我知道易桀从来就没有爱过我,我知道他一直以来都只把我当妹妹一样的看待。”羽荷空洞的眼神漂浮在远方,悠悠的道出大家心中都明了的事实。“可是,他已经答应娶我了,再过几天我们就要结婚了,为什么……为什么?”羽荷越说越伤心,越说越不能克制的流下眼泪。

    其实她心中早巳清楚的感受到易桀对阿诺的不同,只是她自己一直不愿意去面对事实而已。只是她不懂,为什么要选择在她结婚的前夕,才强迫她去面对现实,强迫她去面临那么大的屈辱和难堪!

    “不,你错了。”阿诺轻轻的打断了羽荷的歇斯底里。“他对女人一向花心惯了,即使我和他也是游戏而已,只有你才有资格和他共度此生。”阿诺拼命的忽视自己伤痕累累的心,颤抖的说出这些伤害自己的话。如果没有她,羽荷和易桀就能顺顺利利的结婚,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阿诺没有办法为了自己的幸福而去伤害别人,毕竟这份幸福本来就是属于羽荷的。

    反正她从小坎坷惯了,再大的风浪她都能独自走过。但是大少奶奶不一样,大少奶奶那么柔弱,她是不能没有易桀的,就像菟丝花不能离开松树一样。

    不管怎么样她都不能破坏大少奶奶的幸福,阿诺一直在心中提醒自己。

    “是真的吗?你说的是真的吗?”羽荷不敢置信的看着阿诺。“今天这一切,全都是我蓄意去勾引老板的。你千万不要怪他,要怪就怪我吧。”阿诺强忍着眼泪,佯装坚强的看着羽荷。

    她不是什么伟人,她更没有多高尚的情操。会这么说,只是为了让自己好过一点而已,只是为了让自己走得无牵无挂。

    “求求你不要来破坏我的幸福,求求你不要来破坏我的婚姻,求求你离开我们,走得越远越好,永远都不要再出现在他的面前,算我求你……求你。”羽荷已经不想去区分阿诺话中的真假。即使她心底深处清楚事实的真相,她还是选择逃避;即使知道易桀心中爱的是阿诺,她还是愿意嫁给他。

    “我会离开的,我会的。”阿诺漠然的拿走了放在桌上的衣物,静静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她抱着刚才被易桀脱掉的衣物,希冀能从衣服上汲了一些残余的温暖,只是被伤透的心,除了痛之外,再无所感。阿诺忍住身上的疼痛,困难的穿上衣服。她提起了昨晚收拾好的行囊,靠在门上,眼泪早已夺眶而出。

    她一直告诉自己别哭,只是泪水却怎么也停不住。

    用力擦干了眼泪,阿诺不敢多耽误时间,深怕等到易桀醒了,事情会变得更不可收拾。

    提起行囊,阿诺依依不舍的踱到了客厅。“大少奶奶……我对不起你,请你千万保重。”站在门口,阿诺沉重的望着羽荷。“等一下。”羽荷唤住了她要离去的步伐。“你把这张支票拿去,从此你和阿桀两不相欠。”羽荷冷然的递给阿诺一张支票。

    “二十万?”阿诺惊讶的望着支票上庞大的金额。

    “你这个月的薪水,和你的资遣费。”羽荷没有表情的望着她。“如果你嫌不够,尽避开口。你要多少都没关系,甚至是堕胎费你都可以先开口,只要你从此不要再出现在阿桀的面前,多少钱我都愿意付给你。”羽荷残酷的道。

    “够了,什么钱我都不要。”阿诺深吸一口气。“既然我说了,我就一定会做到,我的承诺不需要再用金钱做背书。”她紧咬住下唇,用力的把支票撕成碎片。

    不管是什么钱她都不能要,要不只会让自己更卑贱而已。

    “希望你能真的说到做到。”羽荷望着地上的纸屑冷冷的开口。

    “我会的。”几乎是落荒而逃,阿诺头也不回的逃离了羽荷的视线。她没有办法再去面对羽荷带刺的言语,即使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

    泪水迅速的模糊了阿诺眼前的视线,她提着行囊快步地往山下疾走。

    就算是早一分钟也好,她只想赶快离开这拥有许多回忆的伤心地。

    离开她挚爱的人……

    ####################

    伸了个懒腰,懒懒的打了呵欠,易桀这才发现阿诺早已不见人影,迷迷糊糊的听见楼下似乎有锅铲的声音,易桀慵懒的爬起身,一心只想赶快找到阿诺,想再和她好好温存一番。

    拿起被单披在腰际,易桀循着声音到了厨房,才想给阿诺一个惊喜,没想到站在眼前的竟是一脸灿烂的羽荷。

    “羽荷,你怎么来了?”他不自然的清了清喉咙,对霎时的事有点措手不及。

    “我来很久了,看你睡得那么熟,所以就没叫你了。”羽荷一边说,边把一道道的好菜摆上桌。

    “我想你也饿了,快来吃饭吧。”羽荷脱掉了身上的围裙,殷勤的招呼易桀上桌。

    “阿诺呢?”发现事情似乎有些不大对劲,易桀着急的想看见阿诺。

    “我没看见她。”羽荷背对着他摇了摇头,不想让易桀知道刚才发生的事。

    “没看见,怎么可能?!我去找她。”越想越不安,他着急的想回楼上换衣服。

    “你不可能找得到她了,因为她走了。”羽荷知道她已经输了,看见易桀惊慌的神情她就知道了。

    “走了?她去哪里了?”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子,易桀的心慌得停下脚步。

    “我不知道。”羽荷别开了头,不想看见易桀焦急的模样。

    “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为什么阿诺会突然间走掉?”得不到满意的答案,易桀有些心浮气燥的发火。

    “你们做的好事我全都知道了,你说阿诺为什么走掉。”面对易桀一连串的问题,羽荷不答反问,只是瞅着一双泪眼望向他。

    “那个笨阿诺。”不用思考也知道阿诺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易桀真的不知是该哭还是该气。“我要去找她。”不顾羽荷受伤的眼神,易桀只想赶快找到她。

    “阿桀,别走。我可以当作一切从来都没有发生过,我们还是可以快快乐乐的结婚,恩恩爱爱的过我们的生活……你别去,别再去找她了。”羽荷泣不成声的求着易桀,现在,只要能让阿桀留下来,要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不可能当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易桀挣脱了羽荷的手。“我爱她,我是真的爱她。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是我真的没办法和你在一起。”易桀知道是自己亏欠羽荷,但是感情这种事,真能分出谁对谁错吗?

    “为什么?为什么我就不行?为什么当初还要答应和我结婚?为什么……为什么不肯爱我?”羽荷跌坐在地上,伤心欲绝。

    “我一直拒绝,可是你们有谁愿意容许我的拒绝?我知道现在无论我说什么,都无法弥补你,但是我真的对你很抱歉,很抱歉。”第一次,易桀真的狠下心拒绝了她,不再管她是否承受得了刺激。

    如果没有遇上阿诺,或许他真的会认命的和羽荷过一辈子没有爱情的夫妻生活,但是上天让他遇上了她,现在的他只想和阿诺长相厮守,即使要他得罪全世界,他也只要她。

    “抱歉能换回我的感情吗?阿桀,你太残忍了。”羽荷不堪的看着他。

    “如果我不跟你把话说清楚,我才是真的残忍。”他以前就是太懦弱了,所以才会造成现在三个人的心伤,“羽荷,别再执着于我了,这世界上一定会有一个属于你的男人,一份完全属于你的幸福。”易桀不知道该怎么说才能让羽荷了解,他自己也是一直到遇上阿诺才明了的。

    “我只要你。”羽荷觉得她已经完全失去自尊了。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我们是绝对不可能的了。梁叔叔那里我会负责的,只希望你能赶快想通,对不起。”易桀知道自己很残忍,但是为了大家好,这残忍不必须的。“我要去找阿诺了,你请自便吧。”易桀现在一颗心全系在阿诺的身上,就算要他当罪人,他也心甘情愿。

    只是,阿诺究竟去了哪里,易桀一点头绪都没有。她在台北已经没有家了,唯一能投靠的只剩一个人了。

    易桀脑中不禁浮现起卫爷爷健朗的笑声和他那间昏黄的屋子。

    既然有了目标,那就好办了。

    他现在满心只想着阿诺,想着她一定走得仓促,想着她一定走得心伤。

    不论如何,他都不会再让她离开他了。

    绝不。################

    “加琦?!”带着疲累的身心来到了卫加琦租赁的小套房,阿诺还来不及敲门,加琦的脸已经出现在眼前o

    “哇塞!爷爷真是越来越厉害了。”卫加琦看着手表,不由自主的赞叹万分。

    “怎么了?你现在要出门吗?”阿诺一头雾水的看着加琦,对现在发生的一切感到莫名其妙。

    “刚才爷爷打了通电话给我,要我等到你之后马上回家一趟,说什么等一下有人会去家里找我,而且还说你十分钟就会来了。”刚才瓮屯话时,她还有此不相信爷爷的胡言乱语,直到算准时间开了门,加琦才心服口服。

    “卫爷爷怎么会知道的?!”阿诺的脑子里还是一片浑沌,对卫加琦说的一切,她还是楞楞的无法接收。

    “我也不知道呀。”卫加琦但是一脸莫名其妙。“咦,你怎么了?怎么哭得眼红肿?!发生什么事了吗?”她这才认真的看向阿诺,才发现了阿诺的一脸憔悴。

    “没事,什么事都没有。”阿诺尴尬的摇了摇头,努力扯起一个笑脸。

    “少来了,你还瞒得过我吗?”看见阿诺这样就让卫加琦觉得很心疼。

    “真的没事,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就好了。”阿诺虚弱的摇了摇头,她现在只想独自一个人舔舐伤口,只想好好休息一下。

    “好吧,反正我现在得赶回家一趟,你先睡一下吧。”卫加琦拿起手提包,望了一眼手表,想起爷爷要她在六点半以前回家,她就觉得头痛。“我晚一点就会回来了,你不要想太多,好好休息。”卫加琦出门前,再一次担心的看着她。

    “我会的,你别担心了,自己路上小心。”阿诺扯起笑容送加琦出门,心中对加琦的关心再度感激不已。

    一切,只能等将来有机会再回报她了。

    送走了加琦,阿诺放下了行李,放任整个人倒在加琦的单人床上。看着天花板上昏黄的灯光,阿诺不禁悠悠的叹了口气。

    易桀醒了吗?易桀知道她走了之后会有什么反应?易桀会来找她吗?

    一连串的疑问充塞在阿诺纠结的心里,她现在想的、念的全是易桀,那个占据在她心中的影子。她好想他,她真的好想见到他。阿诺在心中呐喊着。

    离开易桀的时光比自己想像中的难捱,才没多久的时间,阿诺已经觉得仿若隔世。她不知道自己的未来该怎么过,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能如想像中的坚强,她只知道,无论如何;这都是她自己选择的路,她无法逃避的人生。

    就这样放任眼泪直流,哭到自己声嘶力竭,哭到自己愁肠寸断。

    不知道时间究竟过了多久,在现实和梦境之间,突然有一幕幕清晰的影像涌人阿诺浑沌的脑中。

    他们车子跌落山崖、牛头马面搞的乌龙事件、他们变成了孤魂野鬼四处玩了七个月,直到他们必须返回阳间,易桀先喝了那杯孟婆汤……如果这辈子不能在一起,下辈子一定要找到你……

    “啊……”易桀昏迷前的承诺一直回荡在阿诺的心中,这些像是梦境的画面,一幕幕重重的压着阿诺,压得她喘不过气,压得她尖叫出声。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是梦?还是真的?”阿诺满头大汗像做了恶梦一般的坐在床上喘气。

    她不知道刚才那些究竟是梦境,还是真的曾经发生过,她只知道刚才的一切在在都让她有好熟悉的感觉,感同身受的心痛。

    “你终于想起来了。”无人的房间里,突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谁?是谁在说话?”没有害怕,有的只是一份期待。

    “你想起我们了吗?”牛头马面的身影出现在阿诺的眼前。

    “小牛哥、小马哥!”阿诺像看见亲人似的扑到了他们的身上,再见到他们,才真的让她确定了刚才的一切不是梦。

    她想起来了,她是真的想起了这份被她遗忘的记忆。

    “乖,别哭了,你们发生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牛头安慰着阿诺,无奈的叹了口气。

    “小牛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阿诺哭得不能自己,想起这段记忆,让她霎时间多了更多的不舍和心伤。“你怎么不再自私一点呢?”马面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怎么自私?他们都快要结婚了。”阿诺抬起泪眼望着他,天知道她有多想留在易桀的身边。

    “但是,他爱的是你呀。”马面看她哭得伤心,自己也跟着难过。

    “有什么用,他还是得和羽荷结婚,他还是想不起来那七个月的记忆呀。”阿诺擦干了眼泪,突然有一种无所谓的洒脱。

    “算了,知道他是爱我的就够了,即使他完全忘了那段回忆,可是他还是一样爱我,我知道这一切够了。”她叹了口气,心底有点看开了。

    拥有这段回忆,也再次让她确定了易桀的心意,这一切比什么东西都珍贵。“真的吗?真的要让他和别人结婚?这一个多月,他和马面一直不放心的看着他们,所以牛头根本不相信阿诺真能舍得掉他。”

    “要不然怎么办呢?”阿诺无奈的看着牛头。

    “我去把那浑小子打醒、亏他当初还信誓旦旦的承诺。”直肠子的马面受不了的抡起拳头,直替阿诺抱不平。

    “我不希望他是因为回忆而喜欢我,我更不希望他是因为承诺才和我在一起。既然他想不起来,或许也是上天给我们一个新的方向。”她苦笑着。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觉得洒脱了起来,她突然又有勇气可以去面对一切,或许是那段他们曾共有的回忆给了她勇气吧。

    至少她曾经拥有,她也不在乎天长地久了。

    “你能看开是最好的了,希望你能赶快再找到自己的幸福。”牛头重重的叹了口气,为他们这对有情人感到惋惜。

    “我已经很幸福了,曾经拥有易桀全部的爱,我已经很幸福了。”经历过这段曲折的爱情,她应该是很难再对别的男人动心了吧!或许她就一辈子抱着易桀的相片直到终老,即使如此,她也心甘情愿。

    “傻丫头。”牛头心疼的看着阿诺,突然觉得她成熟了不少。

    突然间一阵急促脚步声,在走廊上由远而近的响起。

    “他来了!”牛头马面微一凝抻,互相交换了一个会心的笑容。

    “哪个他?”听见外面传来了敲门声,阿诺不解的望了他们一眼。

    “丫头,你不用再伤心了。”牛头对她露出了真心的笑容。“你这么善良,老天爷一定会给你幸福的。”牛头马面带着慈爱的笑容,慢慢隐没在黑暗之中。

    “小牛哥?小马哥?你们去哪里?!”舍不得他们又突然离开,阿诺望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喊着。

    “丫头,有缘我们会再见的。”空气中传来了他们健朗的笑声。“快去开门吧,会有你意想不到的惊喜。”牛头的声音飘散在空气之中,留蟣uo扳甑陌⑴刀雷苑⒗悖貌蝗菀撞庞旨帕斯嗜耍孟朐俣嗪退橇牧摹!鞍⑴担⑴悼拧!毕萑脬扳甑陌⑴低耆嗣磐饣褂腥说人タ牛钡轿兰隅纳糇偶钡南炱穑⑴挡庞只毓癫伞

    “对不起。”阿诺歉然的赶过去开门,看见了加琦担忧的脸。

    “我还以为你怎么了呢!”看见阿诺安然无恙,加琦放心的松了一口气。

    “没事,只是睡着了。”阿诺胡乱的搪塞个借口。“爷爷找你回家有什么事吗?”怎么那么快就回来了?”怕加琦追问,阿诺赶紧转开话题。

    “这个……”卫加琦踟随着不知如何开口。“阿诺,你答应我不生我的气唷。”卫加琦担心的想先寻求保证。

    “什么事呀?”阿诺一头雾水的看着她,不知道加琦在干什么。

    “你先答应我不生气,我才敢告诉你。”毕竟这事非同小可,她可不想冒险失去阿诺这个朋友。

    “我怎么会和你生气呢?你说吧,究竟是什么事。”虽然不知道加琦在搞什么把戏,不过凭他们的交情,她是不可能会真的对加琦生气的。

    “我给你带来了个惊喜。”得到了阿诺的保证,卫加琦这才放心的卖关子。

    “惊喜?什么惊喜?”刚才小牛哥也说有个惊喜在等着她,会是什么呢?

    “出来吧。”卫加琦对着长廊喊了一声,脸上噙着一副诡计得逞的好笑。

    “谁呀?”虽然相信加琦不会害她,但是她还是觉得加琦的笑容很可怕。

    “阿诺……”易桀的脸瞧悴的出现在阿诺眼前。

    “怎么是你?!”阿诺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加琦,你……”

    她一直以为躲到加琦这里是最安全的一个地方,没想到……

    “对不起,阿诺。”卫加琦低下头向她认错。“我不希望你不快乐,我只希望你幸福。”卫加琦是真心的希望阿诺快乐,毕竟她已经过得太辛苦了。

    “加琦……”阿诺的眼眶迅速涌上了泪水,望着加琦,她一句话都说不出。

    “阿诺你别再固执了,多为自己想想吧。”卫加琦苦口婆心的劝着阿诺。一路上,她也把事情了解了大概。

    “你们谈谈吧,我去外面走走。”她叹了口气,衷心的希望他们这对有情人能终成眷属。

    “谢谢你。”看见卫加琦步出了门口,易桀感激的向她道谢,如果没有她,他真不知道还能上哪去我阿诺。

    “别客气,只要你好好对阿诺就行了。”卫加琦体贴的替他们带上了房门。

    加琦走后,屋子里只剩下阿诺和易桀四目相对。

    “为什么要走,你不知道我爱你吗?”易桀心痛的看着阿诺,无法想像如果她真的离开了他,他该如何生活下去。

    “知道,我知道……可是……”自从看见他,阿诺的泪水就一直没停过,想起他们之前的山盟海誓,想起他有多么爱她,就叫她的泪水更是不可收拾。“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离开我?”易桀抱住阿诺,不能理解她的小脑袋为什么总是只会替别人着想。“我爱的是你,不是羽荷,难道你想看我一辈子都不快乐吗?”既然拿她没有办法,易桀只好使出苦肉计,希望阿诺能心软。

    “不想,我不希望你不快乐……只是……”只是她真的不想只为了自己的幸福,而去伤害另一个可怜的女人。她宁愿那个可怜的人是她,而不是羽荷。

    “为什么你要一直自以为是的认为这样做就是为了羽荷好,为了我好?你有没有认真的想过,羽荷和我结婚就是真的幸福吗?我相信答案你一定比我更清楚。”易桀受不了的叹了口气,对她的固执感到不可思议。

    “至少,不是我伤害了她……”阿诺挫败的偎在易桀的怀里哭泣。

    她不是自以为是的为羽荷好,她只是自私的想替自己减轻罪过,她只是懦弱的不敢去面对众人的指责。

    她不自私吗?她是最自私的人了。

    “阿诺……”易桀看着阿诺,不知道该怎么劝她想开。

    “别再说了,什么都别再说了。我很懦弱的,我没有办法去面对大家的指责,更没有办法背负第三者的罪名。”阿诺推开易桀温暖的胸膛,不堪的看着他。

    “你不是第三者。一直以来,我爱的只有你,根本就没有什么第三者。”易桀激动的看着她,他不允许她这么贬低自己。

    “可是你要和大少奶奶结婚了。”喜帖发了,酒席订了,一切都已成定局。阿诺不敢想像如果毁了这一切,羽荷该如何撑下去。

    “不会的,我一辈子都不可能和她结婚的。我已经和羽荷说清楚了,不管怎样,这辈子除了你,我谁都不娶。”易桀坚定的承诺。

    “说清楚了?你和她说清楚了?”阿诺不敢相信的看着他。“那大少奶奶还好吗?她能承受这一切吗?”阿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羽荷。

    “你根本就不是懦弱,你只是太善良了,善良到令我心疼,令我不舍。”易桀没有回答她,只是叹口气,一眼柔情的看着她。

    “大少奶奶究竟怎么了?”阿诺才不管易桀的花言巧语,她只是着急的想知道羽荷好不好。

    “她没有你想像中的脆弱,而且这世界上没有一个人非得要另一个人才能过一生。她会坚强的,她也必须坚强。”

    “可是……”易桀说的一切她都知道,可是她还是不忍心呀。

    “反正,除了你,我谁都不娶。如果你还是不肯嫁给我,那我就一辈子单身,让易家无后,让你成为易家的大罪人。”既然怎么说阿诺都不肯听。那他只好使出最后一招,和她赖到底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被易桀的一脸无赖逗出笑容,阿诺忍不住睨了他一眼。“为什么不可以,反正你一天不嫁我,我就一天过着清心寡欲的和尚生活,趁现在多积点阴德,死了之后才不会被易家的列祖列宗给大卸八块。”眼看绝招起了效用,易桀笑得合不拢嘴。

    “坏人,你不能威胁我。”看他像大男孩般的露出笑脸,阿诺也开心了起来。

    “我才不是坏人,我只是太痴情了。谁叫我就是爱上你,如果你还是不肯嫁我,就算为了你成为易家的不肖子孙,我也心甘情愿。”易桀真心的看着阿诺,虽然他还是在耍赖,可是这些是真的发自内心的话。

    “你……”看见易桀眼中的深情,阿诺差点又被他给引出眼泪。“阿诺,请嫁给我吧,不要固执的毁了三个人的幸福。”易桀认真的道。

    “哪里来的三个人?”阿诺不解三个人从何而来。

    “你、我和你肚子里的小孩呀。”易桀讲得一脸理所当然。

    “谁有小孩了,你别乱说。”阿诺摸着自己的肚子,害羞的红了双颊。

    “就算今天没有,明天也会有;明天没有,后天也会有。反正我会一直永无止尽的来偷袭你,直到你肯奉子成婚为止。”易桀抱着她,无赖的幻想。

    “下流,我才不要呢。”阿诺娇羞的睨了他一眼。

    心里说不感动是骗人的,有一个人这么的钟爱自己,世上还有什么会比这个更幸福呢?

    “嫁给我吧,求你。”易桀再一次的向她求婚。

    “如果我不肯答应呢?”阿诺瞅着他问。

    “那我会一直求、一直求,直到你答应为止。”他是认真的。“你到底愿不愿意嫁给我呢?”易桀满心壮志的看着阿诺。

    阿诺看着他,心底对他是彻底投降了。

    “如果我不嫁你,谁知道你还会使出什么无赖的手段,给我编派上什么罪名?你说,我能说不吗?”阿诺红了眼眶,心里涨满了幸福。

    她投降了。对易桀,她是彻彻底底的投降了。

    她再怎么固执,终究还是嬴不了他爱她的心,终究还是抵不过自己对他无尽的爱恋与思念。为了他、她宁愿当一个罪人,只为了和他缠绵到永远。

    ###################

    “你说什么?”易桀心中激起狂喜,他小心翼翼的再次确定。

    “我说,我再也不用当什么管家,也不用领什么薪水,因为我已经是易家的女主人,你一定要爱我、疼我、照顾我一辈子。”阿诺想起易桀当初对她的承诺。

    “我一定会的。”得到了阿诺的首肯,易桀高兴的简直要飞上天了。他激动的抱着阿诺,开心的大叫,“我一定会让你幸福,我会疼你、宠你、绝对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的。”易桀心里全是满满的激动。“我知道。”泪水再度涌上了阿诺的眼眶,她想起那时侯,易桀也是对她许下一样的诺言。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你刚才说的话好熟悉,我自己说的话也好熟悉,现在的心情也好熟悉。”易桀抱着阿诺,突然有些疑惑的开口。

    “废话,这些全是你说过的话,你当然觉得熟悉。”她闷在易桀的怀里偷笑。

    不知道为什么,阿诺突然有些高兴他忘了那七个月的记忆。就因为这样,她才能知道,即使没有那段记忆,即使没有任何承诺,易桀还是会为了她心动。

    “我说过的话?什么时候,我怎么不记得了?”易桀莫名其妙的看着阿诺,真的想不起来他什么时候说过同样的话了。“放心,你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慢慢的去回想……”阿诺掂起脚尖,满脸柔情的送上了自己的唇。

    他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慢慢的去回想,她也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等他去回想,等他回想起那段恐怖又甜蜜的回忆,那段只属于他们俩的回忆。

    是一辈子呢!

    阿诺偎在易桀的怀里甜蜜的笑了。

    是呀,他们还要幸幸福福的缠绵一辈子。

    ################

    一辈子呀……

    揉了揉发酸的眼睛,阿诺腰酸背痛的伸了个懒腰舒松一下筋骨。她看着手上刚完成的底稿,脸上不禁浮现出满足的笑容。

    一年多了,她和易桀也已经结婚一年多了,总觉得好像才刚举行完婚礼,不知怎么的就这样糊里糊涂的过完了一年。

    这一年里发生了好多事,羽荷上了电视成了大明里,加琦也莫名其妙的和予天看对眼,最重要的是,她肚子里也有了一个三个多月的小生命。

    阿诺抚着自己的肚子,脸上不自禁露出甜蜜的笑容。

    一个爱她的丈夫,一个可爱的孩子和一个甜蜜的家,这是她这辈子最大的梦想,现在都一一实现了,她还能有什么好奢求的。

    “老婆……”易桀的呼喊唤醒了阿诺的神游。

    “你醒啦。”阿诺离开书桌,坐在床沿,一脸甜蜜的看着她心爱的老公。

    “你去哪?”不高兴一醒来就面对空荡荡的大床,易桀心情不是很好。

    “睡不着,就起来了。”不敢让易桀知道她又整晚没睡,阿诺胡乱的搪塞个借口。

    “少来,你一定又是在写那莫名其妙的稿子,搞得自己整晚没睡,对不对?”看见阿诺脸上淡淡的黑眼圈,易桀就知道了。

    “对不起。”眼看谎言已经被拆穿,阿诺只好乖乖的认错,谁叫是自己理亏。

    “唉……你到底在写什么呀,看你忙了两个多月,你究竟写完了没?”易桀无奈的叹了口气。

    “写完了,今天写完了。”阿诺赶紧向他报告这个好消息。“太好了,我儿子终于不必再跟你一起熬夜了。”易桀没有高兴,只是松了口气。

    “你满脑子就只有小孩,一点都不关心我。”阿诺嘟起嘴微愠的别过头。

    “笨老婆,干么跟自己的孩子吃醋?我要是不爱你,也不会有他了。”易桀意有所指的笑了。

    阿诺肚子里的小生命可是他每晚拼命的战利品呢。

    “你最讨厌了。”阿诺红,着脸害羞的瞪了他一眼,“你都不关心我写些什么。”她赖在他身上撒娇。

    “我没有关心吗?我每次问你,你都神秘兮兮的不肯告诉我,现在又怪我不问你,你真难伺侯呀。”易桀无事的喊冤。“可是你今天又没问,说不定今天我想告诉你了。”虽然知道是自己理亏,阿诺还是强词夺理的找了好多借口。

    “是、是,敢问老婆大人,你究竟是在写些什么呢?”反正他不管怎么讲都讲不嬴她,阿诺无理取闹的功夫堪称一绝,他才不会无聊的找自己麻烦。

    “嗯……秘密。”阿诺考虑了一会儿,还是抱歉的给了他一样的答案。

    其实她自己也是憋得很难过,天知道她多想把她呕心沥血的大作拿出来和他一起分享。

    可是她不行。

    谁叫易桀怎么都想不起来失去的那段记忆,所以只好累得她自己一个人苦守住这个秘密,害得她的大作苦无见天日的机会。

    她辛苦的每天爬格子写下他们奇妙的经历和曲折的爱情故事,为的就是希望能将这份手稿传给子孙,让大家感动他们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

    只是,这么伟大的工程非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而且竟然连当事人,也还是混混沌沌,一点回想起来的迹象都没有。

    这一切真的是叫阿诺心底无限唏嘘呀。

    或许她真该去烧柱香给小马哥,要他上来打醒这个浑小子。

    ################

    “对了,老婆,我刚才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对阿诺的反反覆覆他早就习以为常了,易桀现在心里挂记的是刚才那好真实的梦境。

    “什么梦?”兀自在心理为自己感到委屈,阿诺心不在焉的回答他。

    “我梦见我们去了阴曹地府,碰见牛头马面,还被误认成吴天财和林金凤……”易桀断断续续的回想着刚才的梦。

    “你说什么?”阿诺简直不敢相信她所听到的。“你说你梦到了牛头马面?广阿诺似乎听见自己的心里燃起了鞭炮声。

    太好了,她的大作终于可以拿出来见人了。

    “对呀,而且还梦见我们变成了鬼四处飘来飘去。”易桀越看阿诺的模样越觉得不对劲。“老婆,你在开心什么?”他不懂阿诺干么莫名其妙冒出一个好灿烂的笑容,笑得都快合不拢嘴了。

    “没有,我哪有开心。”阿诺顶着一个大大的笑脸睁眼说瞎话。

    一想起她写了两个多月的大作终于能拿出来和易桀一起分享,想起终于有人能夸奖她的一番苦心,阿诺怎么都合不上嘴。

    “你又骗我了。说,是不是你知道关于那个梦的事?”不开心阿诺有事瞒着他,易桀坏心的捉住想逃跑的阿诺,双手已经准确的朝她的腋下搔去。

    这是对付她的唯一绝招,而且屡试不爽。

    “我招了,我招了。”果然,阿诺还是举白旗投降了。

    “快告诉我、那究竟是梦还是真的?”那个画面真的好清晰、好真实,易桀急着想知道答案。

    “别急,慢慢听我说。”阿诺好整以瑕的在易桀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准备好了吗?”阿诺一脸柔情的抬头望向他。

    “准备好了。”不知为何,他就是知道那是一个影响他一生的故事。

    “那是一个很长的故事……”阿诺带着易桀一同陷人了回忆。

    一个充满幸福和甜蜜的故事……

    (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亲亲小管家最新章节 | 亲亲小管家全文阅读 | 亲亲小管家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