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泪眼新娘 > 第九章

泪眼新娘 第九章 作者 : 舒芙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原来那个就是……那个。”

    一番话说得面红耳赤,在喝了解酒液和头痛药之后,月书儿终于了解自己刚才犯了一个多可笑的笑话。

    竟然会把他的“那个”当成是……妖魔鬼怪?!

    可是,其实这真的不能怪她,电视上的都是一格格的小方格,生平第一次,月书儿亲眼见到了实物,震惊自然是不在话下……所以,当然难免会犯下一些笑话,尤其是她还喝得烂醉。

    小脸涨红的偷觑着韩磊,发现那厢还是依旧死着一张臭脸,一脸委屈。

    “你还在生气吗?”叹了口气,她呐呐的一脸抱歉。

    “不是生气,是心痛。”

    重重的叹了好大一口气,韩磊几乎快被这一再的折磨搞得内伤。

    欲望就这样被硬生生的截了下……这其中的辛苦,怎是能用三言两语就可以形容的!

    尤其是,他好不容易终于“可以”了,被她这么一搞,他心里一定会留下阴影和障碍的。

    猛叹着闷气,韩磊拿着小月儿外带过来的酒猛灌,打算来个伟大又凄厉的借酒浇愁。

    “别这样子,这只不过是小事而已。”陪笑的扬起笑容,月书儿并不能体会出韩磊胸口那深切的哀痛。

    “哪里是小事,我好不容易才对你、才对你‘可以’的说。”牙一咬,韩磊干脆将一切全招了。

    “什么意思?”**模率槎成嫌心ㄋ贫嵌慕啃摺

    “就是、就是我以前对你都……都‘不行’,好不容易,今天我终于对你有了反应……唉,也许是天意。”

    羞愧万分的说出男人的奇耻大辱,要不是为了向小月儿解释之前的一连串误会,韩磊是打死都不会承认的。

    “你对我不行?”

    脑袋嗡嗡作响,韩磊的话仿佛是一记强烈的撞击袭上她脆弱的心口。

    他对她不行?他对克丽丝也不行?该不会、该不会……他对大家都不行吧?

    “别担心,刚刚事实证明我已经又重展雄风了,你的幸福还是可以获得保证的。”望着她苍白的小脸,韩磊还以为她是担心那回事,急急的保证,虽然韩磊自己也不确定等一下是不是真的还可以。

    “不是这个,我才不担心这个。更何况,你行不行……跟我的幸福并没有关系,毕竟我们已经分手了。”

    沉下了小脸,现实又慢慢的兜回她空空洞洞的脑海里。月书儿叹着气,想起了残忍的事实。

    “谁跟你分手了?那只是你一个人单方面的不成熟,我可以当作没这回事的。”摇了摇头,韩磊说得一副活似施恩惠的模样。

    “我是认真的……”被他的话激得有些气,虽然逞强的回了嘴,但月书儿心底还是忍不住扬起阵阵甜蜜和……松了一口气。

    “嘘,现在你什么都别说,静静的听我说。”长指抵住了她的小嘴,韩磊笑得一脸温柔。

    “我爱你,真的。生平第一次,我韩磊体会到了爱情的滋味。”握住了她的小手,韩磊说的真挚。

    “今天你说要和我分手,你知道我的心底有多难受吗?一想到以后就不能再看见你,不能再亲亲、抱抱你,往后的生命也没有你的陪伴……那种可怕的空虚感几乎把我吞噬。就在这个时候,我真真切切的发现,自己已经不能没有你,已经不能失去你。”把自己的脸埋向她温暖的小手,韩磊还清楚的记得那痛彻心肺的恶梦。“我知道自己让你很没信心,我也知道自己过往的纪录实在太叫人难以信任。但是小月儿,请你一定要相信我,一定要给我机会去证明自己的心意。你还记得我曾经对你说过的吗?我的爱情观很简单,我只是想在茫茫人海中,找寻到那最终的惟一。所以,我求你,别把我的惟一带离我的身边好吗?”

    第一次,韩磊软了所有的身段与坚持,只要能够留下她,要他做什么都愿意。

    没有花言巧语,有的只是他再真不过的真心。

    “可是……你不是喜欢克丽丝?”

    眼泪早已感动的涌上眼眶,月书儿哽咽着,还是忘不了心头的隐忧。

    虽然事情变得有些出乎意料的发展,但只要想起克丽丝曾是韩磊的梦中情人,月书儿还是无法真切的释怀。

    “以前,我很习惯的会以克丽丝的模样去当作我猎艳的标准,或许是小时候的印象太过深刻,总觉得完美女孩就该像她那样。但是这次再见到她,我真的发现了幻想和现实之间差距的巨大,我喜欢的克丽丝……应该是存在我心中完美的形象。而且,自从遇上了你,什么完美标准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早就认栽在你的手上。”

    一脸灿笑,韩磊脸上是心甘情愿的臣服。

    再说今天他也跟克丽丝说得十分明白,至少,他已经和她撇清得一干二净。

    而且经过他这些日子的细想,韩磊猛地发现克丽丝也许是奶奶从小埋在他身上的伏笔,让他在每天日复一日的催眠之下,不得不对克丽丝死心塌地,了却老奶奶希望有俄罗斯孙媳妇的心愿。

    啧啧称奇,韩磊实在不得不对奶奶的心机感到害怕。

    “可是,你对克丽丝……不行。”

    心头是还有疙瘩,月书儿小小声的指控,害怕也许是他不自觉自己对克丽丝的爱意。

    “小月儿,难道你就这么希望我对克丽丝怎样吗?”不禁有些失笑,韩磊没见过比她更宝贝的小家伙。

    “当然不希望,可是、可是……”踌躇着,月书儿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关于恶毒愿望的一切,尤其是害怕被他得知真相之后的后果。

    “我虽然花心,但我不是色魔好吗!对我讨厌的家伙,我是不可能会有反应的。”虽然不懂小月儿为什么如此执着他对克丽丝的“不行”,但韩磊还是没好气的解答了她的疑惑。

    “那、那你也讨厌我吗?”

    得到了另一个新方向,月书儿心底一点也不轻松。

    “怎么会呢!我对你可是兴致正浓。”

    色眯眯的瞧着她,坏人磊眼看又要欺了上来。

    “可是,还有那天在咖啡厅的事情。”阻止了他妄想的毛手毛脚,月书儿的心底还没完全舒坦。

    “我自首,我真的有带那个女人上饭店。”叹了口气,韩磊知道要是自己不解释清楚,他家爱记恨的小月儿是会叨叨念念一辈子的。“不过,我真的没和她怎样……小月儿,听我解释,别生气呀!”

    急急的拉住月书儿要负气离去的身影,韩磊根本还没解释到重点。

    “怎么可能不生气,你竟然在我们互诉情衷的当天,带女人上饭店?!你说我会不生气吗?”

    起身就要离开,刚才被他哄跑的愤怒一股脑儿全又跑回来了。

    “谁叫我当天就发现自己对你不行,情急之下,我只好随便找个人当……当试验品。”一咬牙,韩磊全招供了。

    “就算是这样,你也不可以随便找别的女人。”

    气焰消了好大一半,月书儿红着脸,心里头还是有一点点的疙瘩。

    “是、是,我知道了。”

    点了点头,韩磊今天学了个乖,知道自己的小月儿醋劲惊人。

    “那你原谅我了?不生气了?”

    陪笑的讨饶,韩磊一点也不介意自己看起来有些窝囊的模样。

    “哼,要我原谅你可以,可是我们要先约法三章。”灵活大眼咕噜一转,月书儿决定要替自己的幸福谋求保障。

    “好、好,小月儿说什么就是什么。”

    忙不迭的点头,韩磊现在是说什么应什么。

    “首先,从此以后不准有别的女人,也不准偷偷欣赏别的女人。”想了想,月书儿毫不困难的就开出了第一个条件。

    “好,我答应。”点点头,这点没有太大的困难。

    “再来,不准别的女人偷偷看你,也不准你自命风流的,去勾引别的女人来投怀送抱。”

    “这……这真的有点困难,别人要看我,这也不是我能决定的。”为难的蹙起眉头,他长得太帅也不是他可以决定的。

    “不管,反正如果不是你每次都爱自命潇洒,别人哪会注意你是哪根葱、哪颗蒜。一句话,到底答应不答应?”

    月大小姐十分坚持,蛮横得没一丝情面可谈。

    “是、是,我答应就是了。”

    委屈的叹着气,韩磊可能真的得为情举家迁移到无人岛去居住了。

    这种太苛刻的条件……唉,不管了,先答应了再说。

    “最后,一定要爱我、疼我、哄我、宠我……一辈子决不变心。”

    红着小脸说出了最后的要求,月书儿大眼眨巴的望着他,需要得到他最真心的保证。

    还生气吗?月书儿问着自己。

    一颗真心早就被拐骗走了,还能有多大的坚持生气呢?

    月书儿怔怔的望着眼前一脸灿笑的男人,恍恍惚惚地,真心的希望他会是她这辈子最终的依靠。

    “会的,我一定会爱你好久、好久。”

    忍不住漾起温暖的笑容,韩磊紧紧的搂着她,发誓这辈子再也不会放开这个迷糊又可爱的小家伙。

    他找了三十几年才找着了自己的真心,虽然领悟只在那短短一刹那,但是韩磊绝对忘不了那种盈了满心鼓涨的感动。

    “我答应了你三个条件,是不是该轮到你答应我一个小小的要求。”

    他搂着她,沙哑着声音低问。

    “什么?”温暖的依偎在他的怀中,月书儿眷恋的不愿离开。

    “嫁给我。”

    低头偷袭了她玫瑰红的唇瓣,韩磊好想这样一辈子的拥有她。

    “我……我不知道。”

    脸烧得通红,月书儿心里是更多更大的震荡。

    嫁给他?花花公子韩磊竟然要她嫁给他?

    偷偷的灿开了笑颜,月书儿的心中已经没有任何的不安。

    先不论他刚才那番感人至极的告白,上天早已经用了一种只有她才懂的方式,证明了韩磊的真心。

    他只对她不行……不是吗?

    姑且不论是不是巧合,月书儿已经有了好多好多和他一搏的勇气和真情。

    赌她的幸福,赌他的真心。

    赌注则是她一辈子不悔的真情和等待。

    “你不是一定要在二十四岁前嫁出去吗?还需要考虑什么?”

    她的沉默让韩磊有些心急,他着急的望着她,望见了她一脸算计的甜笑。

    “你不是一向嫌我迷信,说凡事不要太钻牛角尖。我已经想开了,所以早就不坚持二十四岁前一定要出嫁了。”

    她凉凉的望着他笑,故意拿乔,算是报复他害她伤了好久的心。

    “怎么可以,如果你不在二十四岁前出嫁,是会发生不幸的!”

    心底清楚小月儿的奸计,韩磊叹了口气,他是心甘情愿的被折磨。

    “哪里有什么不幸?有你的保护,我怎么可能会有不幸。除非……除非是你又移情别恋,这才会是我的不幸。”

    大眼瞅瞅的望着他,月书儿话中暗指的欲加之罪,让韩磊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小月儿……别闹了。”

    果然,有人投降了。“我只是想娶你回家疼爱,连这小小的愿望你都不肯答应我吗?”

    开始使起哀兵政策,韩磊一脸委屈的望着窃笑的小月儿。

    “不答应就是不答应,你又能奈我何?”

    没有什么太大的原因,月大小姐就是单纯为了反对而反对。

    “那……那我只好让你奉子成婚了。”

    一不做二不休的干脆把她丢向大床,韩磊一步一步的欺近她,打算来点手段强硬的。

    “拜托,韩先生,亏你还自称情场老手,这种老掉牙的手法就别再拿出来丢人现眼了。”坐在大床上睁着无辜的眼眸,月书儿望着他,一字一句的再次点出韩磊心头永远的痛。

    “再说,也不知道你真的是行还是不行呢!”

    笑得一脸灿烂,月书儿清楚自己是在老虎脸上拔毛,净在他伤口上猛洒盐。

    可是又何妨,反正,她又不是真的不想嫁给他。

    相反的,她还有些期待……

    “手法旧没关系,重点是有用就行了。”果然,韩磊换上了一脸邪佞的神情,又逼近了好几步,势在必得的决心比以往都还要强烈。

    “至于我究竟行,还是不行……相信你等一下就会知道了。”

    扑上了她,韩磊第一就是堵住了小月儿兀自叽喳不停的小嘴。舌头灵动的找着了挚爱的另一半,他深情款款的吻着她,汲取着她所有的甜蜜。

    “我爱你,嫁给我嘛!”

    大手自动的解开她所有的束缚,望着底下无边春色,韩磊满意的感觉到自己昂藏的蠢蠢欲动。

    “大**,不、不嫁就是不嫁。”已经开始微微的喘着气,月书儿忍不住嘤咛出声,只为了大色魔一再一再的偷袭进攻。

    “由不得你了,到时候,我扛也会把你扛上教堂的。”

    低低的轻笑,他的欲望才正要开始。

    外头已经微微的露出曙光,隐隐约约地,似乎还可以听见巷尾传来的狗鸣声和着唧唧的秋蝉声。

    今年秋天似乎来得特别早,外头微微透着凉意,却怎么也冷却不了屋内正火热的翻云覆雨。

    春光无限,吟哦出的是一篇篇用爱写出的感人乐章。

    不知过了多久,话声隐隐约约的飘荡了出来。

    “你说,我究竟行不行?”

    男人的声音很喘,似乎是精疲力竭的大战之后。

    “行、行,你什么都行。”女人的嗓音藏着娇羞,轻轻的喘着气,话声里有着藏不住的疲倦。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再来一次吧!”

    小月儿的夸赞让他龙心大悦,眼里不由自主的又氤上了欲望,韩磊忍不住又开始无止尽的毛手毛脚。

    “不要,我累了……”

    女人娇笑的讨饶声断断续续传出,和着接下来一连串的轻喘低吟……

    天已经亮了,属于有情人的火热……似乎正要引爆。

    0尾声

    婚礼在韩磊的坚持下,选定了月书儿二十四岁生日当天举行。

    地点当然是选在他们当初相识的地方——圣英教堂。

    场面十分浩大,宴请了所有的亲朋好友前来参加,一群人将小小的新娘休息室挤得水泄不通。

    “没想到你竟然是主编的小妹、董事长的女儿。小子,你真的是太不把我当朋友了。”莫雨澄望着今天美丽的新娘,忍不住率先发难。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要瞒着你们的。”歉然的笑容一直挂在脸上,月书儿抱歉万分的握住了好友软软的小手。

    她卧底的重责大任应该是卸下了吧!毕竟,根据她和恶魔哥哥的详细观察,报社里实在找不出任何的危机。

    再说,她家鸭霸老公坚决地,说她婚后只能在家当享福的少奶奶,所以一番权衡之下,月书儿才会和老哥商量让她对大家开诚布公。

    “算了,看在你今天是新娘的份上,我就大方的原谅你了。”莫雨澄扬着笑容,好心情的不再和她计较。

    “好了、好了,大家先出去吧!让书儿再准备一下,婚礼就要开始了。”一阵寒喧之后,月家大掌门拍了拍手开始疏散人群。

    “我说阿磊呀,我把我家宝贝女儿交给你了,你千万不可以辜负她呀!”疏散完过多人群之后,白大娘望着今天俊帅的新郎,真心的希望他们能幸福。

    “我会的。”韩磊点了点头,深情款款的望着他最挚爱的小新娘。

    “那个,你就是新郎?”一直在一旁默不吭声的小神仙突然凑了上前,他研究的望着韩磊,沉思的道:

    “你这辈子桃花太多,用情不专。凤娇呀,你嫁给他是不会幸福的。”小神仙不赞同的摇了头,低头掐指一算,忍不住包是叹气连连。

    “我?小神仙呀,他是书儿的老公啦!”白凤娇一脸无奈,无奈到都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咦,怎么会有两个凤娇?”小神仙似乎发现了不对劲,步履蹒跚的走上前去,在白凤娇和月书儿的脸上来回搜寻着。

    “小神仙,我才是凤娇,她是书儿,我的女儿呀!”

    要不是秉着敬老尊贤的心情,白凤娇真有一把轰他出去的冲动,唉……真是个搞不清楚状况的老人家。

    只是……小神仙把书儿误认成了她,而小神仙也曾说过她必须得在二十四岁前出嫁……兜在一起,不就表示……

    “嗯,那个小神仙呀,麻烦你帮我家书儿再看看面相,看看她婚后会不会幸福,什么时候出嫁最好。”

    制止了小辈们的疑惑,白凤娇很害怕自己的猜测会成真。

    “她的婚姻应该是会十分幸福……而且二十四岁的时候有一次红鸾星动的机会,如果错过了这次的机会……”小神仙认真的望了望月书儿,再低头掐指算算,这一沉吟急坏了一干的人。

    “错过了这次机会,然后呢?”白凤娇代表大家发出了困惑。

    “错过了这次机会,应该还会有好几次不错的好机会。”老人露出了一口黄牙,微笑的对着满室焦急的脸。

    “不会吧!”月书儿首先从震惊中恢复,这、这、这到底算什么?

    她不是一定得在二十四岁前出嫁吗?那她到底是为了什么忙碌奔波了一整年?

    “果然如我所料。”点点头又叹了气,白凤娇召集着一干家眷缩到角落开起家族会议。

    “小神仙好像是把书儿误认为我了,所以才会记得我一定要在二十四岁前出嫁的往事。”白凤娇宣布着这匪夷所思的事实,回应的是满室的惊呼声。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用急着出嫁了。”不可思议的跌坐在椅子上,月书儿又投下了一颗炸弹。

    而受惊最严重的自然是那个一脸惨白的新郎。

    “不行,我不答应。”韩磊坚决的摇着头,宁死都不肯答应这等荒谬的事情。

    “可是,人家往后还有好多红鸾星动的机会,说不定会找到一个比你好的人嫁。”小脸扬着笑意,月书儿最喜欢的就是捉弄他了。

    “怎么可能找得到比我更好的家伙,这种人是不存在世界上的。”一口打碎她的美梦,韩磊自信满满的瞅着她瞧。

    “是呀,这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比我家孙子还优秀的人。”

    附和的点了点头,他们眼前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衣着华贵的外国老妇人。

    “奶奶?您从莫斯科回来啦?”

    最震惊的当属韩磊,他吃惊的瞅望着老奶奶,对她突来的造访有些担心。

    “是呀,特地赶回来看看自己的孙媳妇。”老妇人点了点头,径自的拣了张椅子坐下。

    “现在的年轻人是越来越不懂得敬老尊贤了,竟然要奶奶千辛万苦的搭飞机回来,也不知道要先来拜见一下老人家。”叹了口气,老奶奶一番话说得讽刺,刺得月书儿脸色有些发白。

    “我……”傻愣愣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月书儿望了眼韩磊,心急的想找老公求救。

    “奶奶,小月儿怀孕了。现在还没进入安定期,我们本来是想等过一阵子再回莫斯科看您的。”握住了心爱小妻子的手,微微笑着要她不用担心,韩磊早就努力出护身最有效的免死金牌。

    “你这瘦不啦叽的身体也能怀孕?”老妇人特意带上了老花眼镜,终于有些正眼的瞧了瞧眼前的女孩。

    从来没见过花心孙子如此的守护着一个女孩,老妇人心下了然,终于了解克丽丝会千辛万苦找她回来求救的原因。

    只是……既然有了小曾孙的出现,她老人家的立场倒也不是这么坚定了。

    “当然。”被老奶奶一再的挑衅刺火了,月书儿骄傲的挺起小肮,敏锐的看出老奶奶精明目光之后的一簇温暖。

    “你应该知道我希望韩磊娶的是俄罗斯女孩,毕竟,我一向觉得同乡的女孩贴心。”老奶奶摘下了眼镜,若有所思的望着月书儿。

    “您放心,我绝对会是个最贴心的孙媳妇。”甜甜的笑了,月书儿亲密的拉住老奶奶的臂膀,相信她看见的那抹温暖,会让她们原本紧绷的关系获得改善的。

    “阿磊,你娶了个油嘴滑舌的女人,希望我的小曾孙别遗传到这个坏习惯呀!”老奶奶温暖的笑了,虽然嘴上还是不肯认输,但总算是释怀。

    毕竟,连她这个老太婆都能感受出他们之间强烈的羁绊,再阻碍下去,恐怕真的是坏人姻缘了。

    更何况,她还期待着再享含饴弄孙的天伦乐呢。

    至于克丽丝,只能说她和阿磊无缘分了。

    “不会的,您的小曾孙绝对只有遗传到我的俊帅和聪明。”感动的搂着老奶奶,韩磊温暖的眼光环视着他最挚爱的家人。

    唉……人生至此,夫复何求?

    “好了,时间不早,该准备上礼堂了。”月家大掌门再度肩负起疏导的重责大任,白大娘亲密的挽上老奶奶的手臂,她们母女俩怎么说都是同一个血统。

    “亲家奶奶这里走,我们家书儿能嫁给你们韩磊,真是她的好福气呢……”

    花言巧语的哄的老奶奶龙心大悦,白凤娇也是打从心底喜爱这个准亲家奶奶。

    “岳母,你们先过去吧,我和书儿还要去个地方,马上回来!”

    望着她们的背影,韩磊搂着心爱小妻子,两人交换了一个会心的笑容。

    在结婚之前,他们还得去一个地方,那个锁住他们情缘的地方……

    “老公,我们又被关起来了,怎么办呢?!”小新娘一脸娇笑的赖在亲亲老公的身上。

    两人悠间的望着厚重大门再度无声锁上,都是一阵止不住的笑意。

    “那就算了。”

    韩磊无所谓的抱着小妻子,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婚礼呢?婚礼怎么办?”月书儿又发出了疑惑,阳光照得她老公好帅,忍不住低下头偷偷的亲了一口。

    “就在这里举行。亲爱的月书儿小姐,请问你愿意嫁给韩磊先生,一辈子爱他、尊重他、不论痛苦疾病都不离不弃吗?”

    韩磊认真的望着月书儿,他最心爱的小妻子。

    “我愿意。”感动的点了点头,爱意悄悄的和着阳光包围住他们。“韩磊先生,请问你愿意娶月书儿小姐为妻,一辈子疼她、爱她、尊重她、包容她,而且决不花心吗?”

    “我愿意。”低低的浅笑,韩磊已经忍不住先偷了个香。“礼成,宣布韩磊和月书儿已经正式结成夫妇,直接送入洞房。”

    兼任司仪的角色,韩磊已经迫不及待的探向小月儿的低胸礼服。

    “可是……这里是教堂!”有些害羞,月书儿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墙壁上的基督像。

    “有什么关系,我们正好可以接受到最直接的祝福。”韩磊贼贼的笑了,他倒觉得无所谓。

    “不要啦,这样好怪。”摇了摇头,小妻子坚决不肯妥协。

    “那要不然,你先让我偷亲几口。其他的,我们回家再补足。”

    叹了气,韩磊只好想出权宜之计,只是眼中却怎么也藏不住一抹算计的精光。

    “可是、可是……”

    小新娘还在考虑之际,新郎已经色眯眯的欺了上来。

    一连串的细吻落向了她美丽的小脸,韩磊满心的幸福和满足。

    忍不住想起圣英教堂的圣地神话,或许……这教堂的确是有它神奇之处。

    要不是一开始的乌龙事件,小月儿或许已经嫁做人妻,而他一辈子也不可能再发现她的美好。

    也许在冥冥之中,凡事在开始就已经安排妥当。

    感慨着,韩磊真心的感谢上天让他遇着了他的小月儿,他今生的惟一。

    “不行啦,你的手……不可以啦……”害羞的微微喘气,她就知道这家伙一点都不能信任。

    “别担心,没事的。”轻轻的吻着她,韩磊低沉的嗓音像催眠似的让月书儿十分心安,大手不规矩的又开始毛手毛脚,眼看韩磊的奸计即将可以成真……

    突然,厚重大门被杀风景的开启,眼熟的修女再度放声的尖叫:

    “天呀!你们、你们在神圣的教堂里做了什么?主啊,请您宽恕他们的罪过吧……”

    一愣,两人忍不住扬起了会心的笑容。这,就是他们的幸福故事呀……-

    本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泪眼新娘最新章节 | 泪眼新娘全文阅读 | 泪眼新娘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