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失约银色夜 > 第九章

失约银色夜 第九章 作者 : 舒芙

    “元茵茵,你到底想怎么样?”戚沐笙怒气冲冲地,直奔到茵茵的小屋,他气忿地寻找到了罪魁祸首,只是令他意外的是茵茵竟然正在打包行李。

    “不想怎么样。”茵茵连瞧都不想瞧他一眼,兀自收拾着自己的细软,她这次是真的吃了秤砣铁了心,不想再看见他。

    “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就突然说什么不相配,就这么给我逃婚了?”戚沐笙抢过了茵茵正在收拾的行李,他捉过她的肩头,要她正视着他。

    “事实就像我请田小姐转达的一样。我的确觉得你和她比较相配,毕竟,你们都可以一起假扮情侣来欺骗我了,说你们天造地设……应该不为过吧?”

    是呀,天造地设。恶魔笙这种性子,大概只有同等精明的田小姐才能应付,很抱歉,她元茵茵无德无能,一点都高攀不上。

    茵茵挣脱着,但戚沐笙的手劲,却用力的让她动弹不得。

    “你说什么?”戚沐笙一凛,没想到茵茵会突然这么说。

    茵茵知道真相了吗?一定是田彤多嘴说出来的。

    “还要瞒我吗?”事到如今,还不肯告诉她事实吗?

    “你不是老早就知道了,知道亮晶晶和元茵茵,根本就是同一个人。”茵茵望着他,只想抢回自己的行李,她不想再听他解释。

    “我……的确是知道。一点了头,戚沐笙不否认。

    “那我们还有什么话好说?你既然知道了,为什么不说?为什么要放任我一个人傻傻地,还继续演着那出不像样的猴戏来娱乐你?”

    茵茵心寒地望着他,难道聪明如恶魔笙,他会不知道这么做,只会伤害了她的心吗?

    “我怎么说?是你欺骗我在先的。是你先捏造出一个不存在的身份来欺骗我,你又怎么能怪我,知道真相而不告诉你?”

    戚沐笙的情绪,还为维持在茵茵的逃婚之中,他望着她,只觉得茵茵在无理取闹。

    “我欺骗你在先?”茵茵一哼,心底好委屈。“如果不是一开始见面,你认不出我,还大咧咧的问我是谁,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不是她要推卸责任。毕竟,茵茵本来就无心要欺骗他,是恶魔笙一开口就问她是茵茵的哪一个表妹,在那个情况之下……茵茵能回答什么?

    “你可以老实说的。”他望着她说。

    “那你……又为什么认不出我?”她望着他,掉下了眼泪。

    这是茵茵心头不变的疙瘩,为什么恶魔笙会认不出她来?

    “我……”

    戚沐笙一时无言,他望着茵茵的眼泪,无言以对。

    “我们二十几年的感情,只不过分开一年,你就认不出我了?即使我真的变胖了,但是……你不是老口口声声的嚷着爱我,不是喊着要娶我,为什么……为什么还会认不出我?”

    茵茵一字一句的问得深沉。

    “我有认出你。但,在一开始那种情况之下,你真的不能怪我,被你误导而不自知。毕竟,我原以为你不会骗我的。我又怎会想得到,你会在一年间胖了四十公斤,又怎么会想到……你会掰出亮晶晶表妹的借口?茵茵,别太苛求我,这事情你也有责任的。”

    戚沐笙自知理亏,他叹了口气,怒气消了泰半。

    他松开了对茵茵的控制,戚沐笙蹙着眉头,自责的想轻拥过她的肩头,没想到却被茵茵给闪躲了。

    “好,我不苛求你。但是后来,既然你已经知道真相了,为什么还要串通田秘书一起来欺骗我?这样捉弄我很有趣吗?这样看我被你们耍得团团转,真的很有趣吗?”

    茵茵最不能原谅戚沐笙这么捉弄她。毕竟,她只有一颗真心,经不起设计和玩弄。

    在得知真相之后,茵茵真的很生气、很生气,气得想收拾细软飞去美国,永远都不想再看见恶魔笙。

    虽然,茵茵在一开始也欺骗了他,但她的理由,有百分之九十的不得已。如果不是胖了,如果不是恶魔笙一开始没认出她,茵茵根本就没想过要欺骗他;但是恶魔笙不一样,他明明知道真相的……为什么还要刻意的设计她?

    “我……”

    “我真的不禁怀疑,你真的喜欢我吗?会不会连你口口声声的‘喜欢’,都是诡计?”

    茵茵拿回自己的行李,收拾着最后的衣物,眼眸里是满满的伤心和不信任。

    “茵茵,别说出那些会让自己后悔的话,你明明知道事实不是这样的。”戚沐笙被茵茵不信任的眼眸伤害了。

    她可以怪他欺骗了她,但茵茵却不能怀疑他的真心。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在你掌控一切的同时,我还能知道什么?”

    她微扯的嘴角噙了一丝苦味,心底好悲哀。

    “茵茵,你别这样。”戚沐笙一愣,她哀伤的眼眸,让他拧了一阵心疼。

    “请问伟大的戚沐笙先生,这样的结果,不就是在你的控制之内吗?我笨笨的陷入了你的诡计,呆呆的发现了自己的真心,拼了命的减肥,天天担心你会被田小姐给抢走……而现在,竟然还要傻傻的和你结婚?戚沐笙,你是不是真的把我当玩具呀?我也是有感觉,有自尊的。在我被你摆弄了这么久之后,你还能奢望,我会乖乖的嫁给你吗?”

    茵茵低吼着,吼出了她闷了一下午的怒火和委屈。

    她不会嫁的,她不会再傻傻的任恶魔笙摆布。

    “茵茵,你别激动,你能不能冷静的听我解释。”戚沐笙想抱紧茵茵,想让她能冷静的听他解释。可是,茵茵始终挣扎着,戚沐笙根本无计可施。

    “不要听,我不要听。你去找一个能认命,天天被你欺凌的女孩子好了,我元茵茵高攀不起。”

    茵茵拿着护照和行李,她闪开了戚沐笙的怀抱,茵茵只想一个人好好静一静。

    也许,她无法忘怀自己在乎他的心情。但相爱并不代表一切,茵茵无法忍受戚沐笙,那总是想掌握一切的霸气态度。

    爱情,能够容忍一方如此霸气吗?茵茵不知道,但她知道她,绝对无法容忍。

    “你不要拦着我,我要离开这里,我不要再看见你。”茵茵的心底依旧涨满了怒气,她想离开这里,但杵在门口的戚沐笙,却让茵茵动弹不得。

    “茵茵,你别再无理取闹了。我们之间二十几年的感情,你真的残忍的就将它们付诸流水?”

    茵茵的固执让戚沐笙忿怒。也许他真的做错了,但是……茵茵需要严苛到否决掉,这二十几年的一切吗?

    “我无理取闹?你说我……无理取闹?”茵茵不敢置信的望着戚沐笙,即使她说了那么多,他还是无法理解她,还是说她无理取闹?

    罢了,既然他觉得她无理取闹,那就当她真的是在无理取闹好了。茵茵已经无力再去解释这么多,反正……他根本固执的听不下任何东西,戚沐笙根本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你这不是无理取闹是什么?也许我不该设诡计捉弄你,但如果我没这么做,你会发现自己的心意吗?如果,我没找田秘书来刺激你,你会下定决心的减肥,以原来的样子回来找我吗?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用心良苦,你该试着去想想,我的态度和立场。”

    戚沐笙强迫茵茵望着他,他强迫她能试着去理解他的立场。

    也许他说的没错,但戚沐笙的态度,仍然惹恼了茵茵。

    “你可以换种方法,让我了解这一些事情,而不是用欺骗我的手段,来达成你的目的。”

    他的手劲捏疼了茵茵的下颌,疼痛和着心痛,让茵茵盈了满眶的泪珠。她好累啊,经过这几个月的战战兢兢,她真的累了。

    忿怒和急躁,让茵茵的胃又开始不适,她脸色苍白的佯装起坚强,她不想再让戚沐笙有借口桎梏住她。

    “用别的方法你会听吗?这二十几年来,我还有什么方法没试过?”茵茵太固执,固执得让戚沐笙烦躁。他的口气不自觉的冲了起来,有火上加油的趋势。

    “那是因为,你从来不曾对我表示过你的真心!”茵茵也吼了回去。

    如果不是之前听见了恶魔笙的告白,即使他再找一百个女人来假扮情敌,茵茵都未必会有感觉。

    哦……等等,她明白了。原来呵,原来,这一切又是戚沐笙的诡计之一,他早知道她的身份,却故意在亮晶晶的面前揭露了心意,让她能放松戒备……进而傻傻的送上真心。

    “我不想再谈了。反正,结果就是这样,我绝对不会嫁给你的。请戚先生让一让,我要离开。”

    茵茵不想再多说了,她捏紧了手上的行李和护照,气忿的不愿再面对他。

    “别想,你休想离开我。”戚沐笙也生气了。

    他一把抢过了茵茵手上的护照和行李,转身将铁门落了锁,他忿怒的将钥匙丢下了窗外。

    “门锁住了,大家哪里都别想去。”茵茵要离开的恐惧,让戚沐笙气红了眼,他一辈子不曾这么忿怒过,失去了平日一向自傲的冷静。

    “你……你怎么能这么做?”被戚沐笙突来的冲动骇住了,茵茵傻傻的,忘了该抢回自己的行李和护照。

    “为什么不行?只要能让你留在我的身边,我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将茵茵的行李和护照锁进了橱柜里,照旧把钥匙丢进了水族箱里。茵茵要离开可以,只要她有办法打破大水缸,顺便撬开铁门锁……那他无话可说。

    “你……是疯子。”

    茵茵吓住了,从来没想过恶魔笙发起疯来,会是这么玉石俱焚的疯狂。

    她愣愣地退了一步又一步,茵茵旋身躲回了自己的房间,被这突来的惊吓,吓得胃更疼了。

    “我等了你二十多年,我不会让你离开我身边的……”

    在茵茵房门关上的那一刹那,戚沐笙满心烦躁的,任自己跌坐上门边的沙发。

    他的一身新郎服已经又脏又皱,疲惫的望着茵茵紧紧阖上的房门,心底的无奈好深、好深。

    戚沐笙想着茵茵刚刚泣诉的一字一句,忍不住叹了口气,他,真的做错了吗?

    “茵茵,吃饭了。”轻轻敲了敲紧闭的房门,已经是晚饭时间了,茵茵还是依旧不肯出来。

    “茵茵?”等了好一会儿,还是听不见茵茵的声音。戚沐笙试探性的又轻唤了声,口气已经不像下午的忿怒。

    “唔……我、我不吃。”

    过了好久,久到戚沐笙几乎要放弃的同时。他这才耳尖的听见了,房内传出的虚弱回应。

    “茵茵,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茵茵的虚弱让戚沐笙担忧,他紧张的敲了敲门,他这才想起,茵茵下午似乎脸色有些苍白。

    “……没事。”房间内沉默了一会儿,才又响起茵茵虚弱的气音。

    “你又胃疼了吗?一定是的,你的胃又痛了,对吧?茵茵你快开门,我拿药给你。”

    戚沐笙突然很气自己,气自己的粗心,怎么能让忿怒遮蔽了双眼,忽略了茵茵苍白的脸庞。

    “不用了,没事……我等一下会自己出去吃药,不用你担心。”

    茵茵还在嘴硬,她忍着胃绞疼的痛苦,就是坚持不肯出去面对恶魔笙的讨厌脸庞。

    茵茵难受地从床上坐起,她的胃已经疼了好久,不在乎再多忍一会儿,等恶魔笙离开她家之后,她再出去找药吃。

    辛苦的低头找着抽屉里还有没有其他遗留下来的胃药,突然地,茵茵面前突兀地出现了一杯水,以及一颗颗熟悉的胶囊。

    “呃……你、你、你怎么进来的?”他兼差当小偷吗?怎么能够,这么无声无息的潜入她的房间?“身为天才,什么都该略懂皮毛。”摇了摇手上的发夹,戚沐笙这几招是向袁学来的。

    “你出去……出去。”茵茵还是没给他好脸色,接过了恶魔笙递来的水和药,茵茵只需要这些,其他的……一律不欢迎。

    “你还在生气吗?”

    戚沐笙温柔的眼神望着茵茵,经过一下午的冷静,他的确清醒了不少。

    “不,我不生气。我不会为讨厌的人生气。”茵茵哼了声,心中的气忿虽然依旧,但却不再那么冲动了。

    “茵茵……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轻轻的从背后搂住他心爱的女人,戚沐笙难得低声下气的道了歉。

    “不要。”茵茵的心口一酸,他的温柔,只会让她想起这几个月来的愚蠢。

    挣脱了恶魔笙的怀抱,茵茵还是不愿原谅他。

    “茵茵,我承认是我的错。我不该欺骗你,不该找田秘书来气你,更不该设下一连串诡计来试探你的真心……但是,这一切全都是因为我爱你。”

    戚沐笙不气不馁的,又搂上了茵茵的肩头,这次他搂得更紧了些,表示了不离不弃的决心。

    “爱不能拿来当借口。要是改天我把你砍了,我也能用我爱你,来当开罪的理由吗?”茵茵这次没再挣扎,她闷闷的僵在恶魔笙的怀里,心口酸酸又涩涩地,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茵茵……别再这么严苛的指责我。我知道我错了,求你原谅我……别再和我生气了好吗?”

    戚沐笙叹了口气,第一次发现了茵茵的伶牙俐齿。

    “不要。”摇了摇头,茵茵还是不愿意原谅他。虽然……她的口气已经松动了不少。

    负气而走真的只是一时冲动,茵茵虽然还是心有不满,但是经过了一个下午的沉淀,她的确是气消了不少。

    “茵茵。”戚沐笙轻轻唤了声,语气里充满恳求和温柔。

    “我喜欢了你二十几年,守护了你二十几年,你不能因为我一时的罪过,就否决掉我这二十几年一切的好。”他轻轻的道,附在茵茵耳畔轻声的道。

    “……”

    茵茵无语,她任戚沐笙搂着她,心头是激荡的。

    “我知道你的一切。知道你的喜好,知道你的习惯,知道你喜欢什么,更知道你不喜欢什么……这些全是我们二十三年来,一点一滴堆积而来的默契。如果你不要我了……你上哪儿再去找一个这么了解你的男人?”

    戚沐笙柔声的轻道,开始了柔情攻势。

    他由背后紧紧的搂着茵茵的腰际,戚沐笙嗅着茵茵颈窝的特殊馨香,心底满满的激荡。

    “了解,是可以经由时间来培养;但是,我宁愿我一个不会捉弄我,不会设计找一片真心的男人。”

    戚沐笙的理由虽然说服了茵茵,但她还是生气,气得莫名其妙,似乎是把这二十三年来对恶魔笙的愤怒一并发泄了。

    “茵茵,我错了。你到底怎么样才肯原谅我?这辈子除了你,我不会再喜欢别的女人。如果你坚持不要我,那我该怎么办?”

    一次又一次放低了姿态,戚沐笙叹着气,只要茵茵不离开,其他什么都无所谓了。

    “去找田秘书。”戚沐笙的软言细语多少起了些作用,茵茵心底有些甜甜地,但口头上仍硬ㄍ抹遄挪豢先鲜洹

    “茵茵,这是你的真心话吗?”戚沐笙叹了气,早清楚茵茵的任性。

    “我……”

    茵茵很想赌气的点头,但……终究还是心软地作罢,所有闷火全化做了一口长长的闷气,默默无语。

    “我好爱你,好爱你。”戚沐笙把茵茵的身体扳正,直视着她清澈的双眸,戚沐笙告白的真心真意。

    “戚家男人都是很死心眼的,只要动心了,便一辈子无悔。”他爸爸是这样,他也是,相信若槐小弟也是如此。

    “茵茵,不要生气了。我爱你,所以只要你坚持,我终究会顺从你意愿的离开你,但是……我求你,请不要让我们错失了,这段注定相伴终生的缘分,好吗?”

    戚沐笙望着茵茵,四目相望着,多少情愫和回忆,就在两双有情的眼眸中流转着。

    “我……”

    茵茵怔怔地,泪水不自觉的滴滴滚落。

    她也不想要离开他呀!而且……而且……这样继续赌气下去,真的值得吗?

    她是生气没错,但报复恶魔笙的方法还有好多,继续这么折磨他也折磨自己,似乎不是个好办法。

    “茵、茵。”戚沐笙加重了语气,柔情万分的望着她。

    “原谅你……对我有什么好处?你还不是一样会捉弄我,还不是一样会设诡计来欺负我?”叹了气,茵茵投降了。

    她投降在自己未来的幸福之中。

    “不会。我保证,绝对不会。”戚沐笙答应的一脸诚挚,保证真心真意。

    “你的保证都不值得人家相信。”

    她叹了气,从小被骗到大,她早就不相信了。

    “茵茵,你原谅我了吗?”戚沐笙漾着浅笑,小心地问着。

    “还没。”摇了摇头,茵茵只是投降,不是原谅。

    “那你愿意嫁给我吗?”早就习惯茵茵,小鼻子小眼睛的小孩心性,戚沐笙望着茵茵已经松动的脸庞,抱得更紧了。

    “不要。”茵茵啐了一声。

    都说不原谅他了,怎么可能还会嫁给他!

    “为什么?”

    “问问你,戚沐笙先生不是很厉害的,总能控制一切?所以,这些问题不要问我,反而我该问问戚大师,请问……在你的计划中,我什么时候才会原谅你?又什么时候才愿意嫁给你呢?”茵茵轻笑着。

    怎么在不知不觉,她也被恶魔笙感染了爱记仇的恶魔习惯呢!

    茵茵伸出双臂搂住了戚沐笙的肩头,笑得一脸灿烂。

    “我绝对不会嫁给你的,绝对。既然你这么喜欢我,我更要当只情场花蝴蝶,让你一辈子都没有安全感,一辈子都在求我嫁给你。”

    茵茵已经想到报复他的方法了,心情难得大好。

    “是这样的吗?可是,根据戚大师的预测,茵茵小姐会在下一刻,马上被戚沐笙扛上床,打算靠生米煮成熟饭,务求三个月内,将元茵茵小姐拱上教堂。”

    戚沐笙苦笑着,第一次发现自己也爱上了一只小恶魔。一只会扰乱他心神,让他无计可施,却又爱入心神的厉害恶魔。

    大恶魔配小恶魔呀!所以他早说了,他们俩的缘分注定纠缠终生。

    “咱们走着瞧!”茵茵睨了他一眼,笑得同他一般奸诈。

    “嘿嘿……亲爱的茵茵宝贝,我们上床去煮饭吧……”紧紧抱住了怀中的小魔女,戚沐笙嘿嘿笑着,像只大**。

    在茵茵的颈窝偷了好几个香吻,他的碰触惹得茵茵敏感的一连串轻颤。

    “可是……我的胃好疼,人家一点都不希望,宝贵的初夜,是在胃疼的情况下献出……”她笑着,等着恶魔笙的反应。

    “什么,你的胃还在疼?”果然,有人紧张了。

    “是呀,好疼好疼,谁叫你一直惹我生气。”茵茵故意苦了一张脸。

    “茵茵……”果然又果然,恶魔笙讨饶了。

    戚沐笙搂着茵茵,满心漾着甜蜜和无奈。

    “我爱你。”茵茵笑得好甜,给了心爱男人一个好大的拥抱。

    “我也爱你。”戚沐笙笑得一脸幸福又无奈。

    他终于知道,茵茵刚刚的奸诈笑容是为了什么。她一定早看准,他会舍不得她胃疼的模样,戚沐笙知道自己的追妻之路……似乎还遥远的咧。

    “可是,我肚子饿了,我想吃臭豆腐。”

    看吧,小魔女又有了新花招,反正就是不肯让他奉子成婚的好计得逞。

    “好,那我们出去吃。”戚沐笙叹了气,无奈的放弃。

    “可是……你不是把门锁住,钥匙丢向了窗外?”

    “笨,刚刚丢的是你的钥匙。我身上还有我的钥匙呀!”

    “……”

    这场恶魔争霸战,到底谁才会是最后的赢家呢?-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失约银色夜最新章节 | 失约银色夜全文阅读 | 失约银色夜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