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替身爱人 > 第十章

替身爱人 第十章 作者 : 舒芙

    不知过了多久,莫少华终于酒醒。

    当他发现怀里枕了个陌生的女人,所有记忆回笼,才知道自己铸成了大错。莫少华开始疯狂的寻找起午舞,而午舞就像消失了一般,四处都遍寻不着她。学校停课了,莫少华不知道午舞的地址,不知道她的朋友,不知道她老家在哪里,更不知道要去哪里找她。

    不但如此,连欣欣也气得不愿理他,天天关在房间里不肯出门,更坚持不肯松口说出午舞的老家地址,不论莫少华怎么威胁利诱。

    莫少华天天就任愧疚折磨着自己,也直到现在,他才知道自己有多爱午舞。最后,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之下,莫少华只好开始装病,骗取欣欣的同情,他知道她一直都和午舞保持着联络。

    “欣欣。”病恹恹的倒在床上,莫少华千辛万苦唤来了宝贝女儿,这病虽然是假的,但他也真的快焦急的不成人形。

    “怎么了?”虽然生气,却也没办法真的丢下爸爸不管。欣欣迟疑的靠近了莫少华,还是掩不住必心的望着她最亲爱的爸爸。

    “爸爸生病了。”他望向欣欣,语气里有着心虚。

    “生病了就要看医生,吃药药,还要打针。”欣欣也心虚的频频回头望着爸爸的房门,不知道“她”有没有跟来。

    “爸爸的病,看医生是不会好的。”他摇了摇头,思索着该怎么跟欣欣解释。一点都没发现欣欣的异样,他还以为是欣欣气得不想和他说话,才会一直想离开。“因为想念午舞老师,所以生病了?”

    没想到这小家伙人小表大,莫少华什么都还没说,欣欣已经自己下了结论。“没错,爸爸知道自己错了,爸爸也是破坏叔叔陷害的,我已经把坏叔叔们全教训了一顿,可是爸爸却找不到午舞老师,怎么找都找不到,欣欣能帮爸爸吗?”

    莫少华已经愤怒的请徵信社,挖出赵董他们几人迷奸少女的罪证,一切证据全送进了警察局,相信这教训足够他们受的了。

    可是,征信社却怎么也找不到午舞,她就像是消失了一样。

    “不要,爸爸都欺负午舞老师,我不要帮爸爸的忙。”

    小女孩哼了声,充满教训的口吻。

    “爸爸爱午舞老师都来不及了,怎么会欺负她呢?”莫少华长叹了一声,不知道怎么做才会让欣欣相信他的心情。

    “骗人,爸爸根本就不爱午舞老师。爸爸如果真的爱午舞老师,午舞老师怎么会难过的一直掉眼泪,不愿意里你?”欣欣年纪小的还不懂得大人的黑暗世界,她只知道爸爸让午舞老师好难过,实在是太不应该。

    “那是因为午舞老师大喜欢爸爸了,爸爸又刚好做了不对的事情意她生气,她才会变得这么、这么生气。”他知道欣欣成了午舞的小经纪人,要见到午舞,除非先过了欣欣这关,要不然是不会成功的。

    “欣欣不是一直希望午舞老师,当你的新妈咪吗?爸爸决定了,如果找到午舞老师,一定会努力求午舞老师原谅,让她不再生爸爸的气,当欣欣的新妈咪。所以欣欣一定要帮爸爸呀,如果欣欣不帮爸爸,爸爸怎能找到午舞老师呢?”

    又开始一径地威胁利诱,莫少华知道这是欣欣最大的愿望,她心目中的一家三口。“可是……爸爸真的喜欢午舞老师吗。”看爸爸的样子实在太可怜了,欣欣开始心软,迟疑的望着一脸憔悴的莫少华。

    “喜欢,当然喜欢。”他二话不说的点了点头,要不是有过失去的痛苦,他不会知道究竟什么是“喜欢”的感觉。

    “爸爸不能对欣欣说谎唷!而且说到的事情一定要做到。”欣欣望着爸爸,暖暖的笑了。“爸爸保证不会对欣欣说谎,爸爸一定会求午舞老师原谅,让她来当欣欣的新妈咪。”只要让他找到午舞,他一定会努力让这些承诺都兑现。

    “好,那爸爸的耳朵过来,我小小声的告诉你……”

    ???

    满心忐忑的来到了欣欣的房门口,莫少华早该想到的。

    原来这些日子,午舞一直都生活在欣欣的房里。而他这个大傻蛋,竟然天天日以继夜的往外头寻找,忽略了宝贝女儿,也错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机会。

    他轻喟了口气,缓缓扭开门把,果然在欣欣的小床上看见了午舞的背影,莫少华朝思暮想的身影。

    “欣欣,你爸爸的身体好些了吗?”

    听见开门声,午舞还以为是欣欣。她正忙着替欣欣完成她的劳作作业,才一回头,竟意外的看见了莫少华的身影。

    “怎么会是你?”午舞的小脸迅速失了血色,她没想到会看见他的!“原来你在这里?我找你找得好苦。”

    终于找着了他朝思暮想的女孩,莫少华重重的松了口气,悬岩在心底多日的重担终于有了稍稍喘歇的时刻。

    “你找我做什么?我对你已经心灰意冷,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了。”匆匆地别开了头,午舞不愿意里向他,望向那会让自己心碎的脸庞。

    “我知道我错了,请你原谅我好吗?不要再和我怄气,我那天全是因为被朋友陷害了,我也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这样,你不要再生气了好不好?”

    莫少华的口气全是软软的恳求,他望着午舞,一辈子惟一这么一次低声下气的求女人回到他的身边。

    “借口,这根本就是借口。”午舞气愤的别开脸,对他的说词嗤之以鼻。“如果不是你自己风流,谁能真正逼得你做出那些事情来。”

    那天的画面还历历在目,午舞还清楚的记得他是怎么亲吻那个女人,是怎么抚摸女人高耸的胸部,是怎么和女人火热温存,是怎么的……对不起她!

    这些事情能陷害吗?这些反应,难道不是他最原始的生理反应吗?

    “要不是我喝了酒,我不会这么做的。”他扬声反驳。

    “喝了酒只会降低你的理智和清醒,它不是春药,发情的是你自己,别把所有过错推到酒的上头。”

    “这对我来说不公平,我喝了酒,那女人又对我蓄意挑拨,我当然把持不住。而你……却没跳出来即时拉住我,你从头到尾都看见了,不是吗?”

    如果她那天有拉住他,事情也许不会变得这么复杂,也许会变得简单许多。莫少华不是在逃避错误,只是……希望能将事实的真相告诉午舞,让她别再那么气他。“我对你不公平,你既然明知我在后面,你还残忍的做出这一切……对我来说又公平吗?”午舞把问题丢还给他,同时,也掉下了眼泪。

    “就算我出来阻止,就真阻止得了你吗?之前你没喝酒,还不是四处和女人勾三塔四?风流根本就是你根深蒂固的天性,最近我更一直想着,我这样遏制你的天性,真的对吗?而且我越阻止你,你反而越开心,一次又一次,你到底有没有体会过我的感受?”豆大的泪珠沿着颊畔滚落,午舞越说要处罚他,他反而更放纵天性四处留情。午舞知道他只是在捉弄她,但是……真心根本经不起这样一再的捉弄和打击。

    “我……”莫少华愣住了,无言以对。

    “我愿意放你自由,不再约束你。”

    午舞抬起了婆娑泪眼,第一次说了重话,她真的好累。

    “午舞?”她话里的绝望让莫少华害怕,他要的绝对不是这样的结果。“我知道我错了,我承认我错了,你别离开好吗?”

    “知道和承认是一回事,你愿不愿意改又是另一回事。你是飞翔的风筝,我不能残忍的绑住你,让你不能自由的翱翔天际;但拿着线头的我,却因你飞得太快、大高而跟不上脚步……我好累,也许放彼此自由,会是对我们都好的结果。”

    这事情只是导火线,爆出了午舞的积怨,也爆出了她的隐忧和害怕。

    “如果因为爱你,我必须舍弃掉一些生命的兴趣和习惯。两相权衡之下,我不管多不自由,多委屈!这一切都是值得,我都甘之如饴。”

    莫少华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午舞的话。他只能低低的,真心的说出他心底的想法。“我从不知道自己会这么喜欢一个女孩,更不知道这些莫名其妙的爱恋,又是打那儿来的。我只知道自己好爱你,没有你的日子会让我发狂,我愿意用下半辈子的忠诚来弥补我过去的一误,请你再给我一次爱你的机会,好吗?”

    真的遇上了真心,莫少华平日的能言善道,反而失了效用。他只能蠢蠢的,用最直接的话语表达出他的真心。

    “我……”午舞的喉头哽咽着,好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她能相信他吗?即使她早已哭得泣不成声。

    “其实,自从有了你,我早就已经不再留恋于花丛。我只是单纯的想逗你,却忘了节制,忘了体贴你会受伤难过的心。所以……你可以怪我,但却不能抹灭我的真心。”“花花公子谈真心,叫人能相信吗?”终于,午舞轻轻的开了口。

    “为什么不?”莫少华扬声反问。

    “为什么可以?”就午舞所看见的来说,真的可以吗?

    “那天在派对上的一切是意外,我保证不会再次发生。不管花花公子的真心能不能叫人相信,我只请你给我们一次机会,让时间来证明一切。”

    那晚他以为自己看见了小兔子,若不是因为这样,或许他也不会这么冲动。“机会呀……”午舞凝望着莫少华,轻轻的呢喃着。

    机会,她还愿意给他机会吗?

    午舞轻轻的叹了气,这答案已经很明显了。如果她真能狠下心,她不会觉得天下毫无容身之处的,只为了贪看他几眼,而躲在欣欣这里。

    喜欢一个人好累,尤其是恋上风流男子,更是需要强大的包容心和耐性,这些是午舞早就清楚的了。

    但即使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她还愿意给莫少华一次机会吗?

    “你,愿意原谅我吗?”莫少华悬着一颗心,紧张的追问。

    “那就让我们先等待时间的证明,再说吧。”

    午舞深深的望着莫少华,有一个小小念头在脑海里逐渐成形。

    他是不是真像他自己说的那样,相信……很快就能得到证明。

    ???

    日子一天一天过了,午舞虽然依旧留在莫家,可是仍然不愿意原谅莫少华。就在莫少华无计可施的窘况之下,他只能日日在PUB买醉,麻痹难过的心。今天,莫少华又一如以往的来到了他熟悉的PUB,孤僻的躲到角落,他来这里只求买醉,再也不曾四处和女人勾搭。

    “莫先生,你还记得我吗?”才刚灌下一杯Tequila,眼前突然出现了个意外之客,让莫少华傻愣着,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你是那天的小兔子?”眼前一身熟悉的兔女郎和螺形面具的装扮,让莫少华傻眼。有人穿这样的衣服来PUB吗?

    他迟疑的望着她,平静的心湖虽然激了一圈涟漪,却不敢再有波动。

    “真高兴你还记得我。”

    小兔子女郎低声轻笑着,这笑声和话声却莫名的让莫少华觉得熟悉。

    好像午舞。

    他怎么不记得原来小兔子的声音,和午舞的声音这么相似?一径的柔声棉软,根本就像是同一个人。

    “你……”真的是小兔子吗?一时之间,莫少华竟有了一丝恍神。

    “莫先生,真高兴再在这个地方碰见你,愿意赏脸喝杯酒吗?也许我们可以好好聊聊,反正……夜还长得很。”指尖挑逗的在莫少华的背上画起圈圈,她暧昧的笑着,态度十分明显。“不行,不可以!”背脊是莫少华身上敏感的地带,他赶紧逃得远远,不愿意再继续深入下去。

    即使……对象是小兔子,让他觉得好奇、偶而还会想起的小兔子。

    “为什么不行?我们那一晚多么火热,难道你不想再来一次吗?”她一步又一步的靠近他,莫少华只好一步又一步的退开。

    他已经有了午舞,其他女人的青睐,他无福消受。

    “小姐,请你自重。我有女朋友了。”莫少华终于出声了。

    “可是,那晚你不也一样勾引着我翻云覆雨?”

    “那不一样,那时候我是单身,身边没有值得牵挂的女人。但现在不同了,我身边有了一个值得呵护,值得我信守诺言的女人,我不能再失信于她。”

    莫少华答应午舞,也答应欣欣了,他不能言而无信。

    “这是我俩的秘密,旁人又不会知道。”

    如果莫少华够心细,他一定会发现女孩在蝶形面具下,早已蓄满了眼泪。可是,他的心细早就只专注在一个女孩身上,那就是午舞。

    “不行,我不能对不起她,对不起。”

    起身道了歉,莫少华还是一样有风度的让女人迷醉。他拿起桌上的车锁匙打算离开,临走前,他听见小兔子又轻轻的开口。

    “难道你从来不好奇我是谁吗?”她的声音有着颤抖。

    “以前会,但现在不会了。”他难得的据实以答。

    “就当是最后一点绅士温柔,请你要永远记得我的样子。”

    她把脸上的面具慢慢摘下了,莫少华迟疑的望着她,却意外的看见了一张令他震惊不已的脸庞。

    “怎么会是你?”是午舞?怎么会是她呢?

    “是我,从头到尾都是我。”午舞的眼里积满了眼泪。

    莫少华做到了,他真的信守了承诺。

    他刚刚对小兔子所说的话,彻彻底底感动了午舞,温暖了她难免会怀疑的心。还能生气吗?还生得了气魄?

    午舞凝望着莫少华,这个让她爱到揪心的男人,她已经原谅他了,早就原谅。“可是……为什么?”莫少华还愣愣的,搞不清楚状况。

    啊啊啊,一切事情都真相大白了。

    午舞的初夜,他终于知道是哪个有幸男子。真傻,他还为了这件事吃醋好久,没想到答案如此惊人。

    “因为,我早就爱你爱了好久。早在两年前,看到了你的一张相片,我就已经对你倾心……”

    第一次,午舞含着眼泪,愿意向莫少华道出一切的故事,述说她是怎么爱他的心情。莫少华虽然还傻愣愣的不懂怎么回事,但……又何妨?

    他只要知道好好把握住眼前的幸福,这样就够了。

    爱情,其实很简单。不是吗?-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替身爱人最新章节 | 替身爱人全文阅读 | 替身爱人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