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调教闲妻 > 第十章

调教闲妻 第十章 作者 : 陶乐思

    隔天酒意消退,纪睦然发现自己竟在陌生环境中醒来,当场是一阵惊愕,不过后来知道是高登的家,他就松了一口气。

    高登说昨夜他自己也喝得很醉,因为没有多余精力送他回家,所以为了贪图方便,就直接把他带回自己家里。

    合情合理,他也没再多问,倒是那无情的亚葳,他彻夜未归,她竟没有找他?!

    而他不知道的是,高登在他睡觉时所做的手脚,而且在他醒来前已经又先将手机开机,里头的来电讯息早已消除。

    纪睦然不明白,这根本不是他的错,为什么她要把气出在他身上?所以他也负气的不愿先拉下脸来跟她联络,直接从高登家到公司去,反正工作室里有他的衣服可以替换。

    一天过去,纪睦然忙到晚餐过后才回家,可是却发现自己竟然被挡在家门外进不去。

    门锁喀喀喀的转了又转,不开就是不开。

    “奇怪了……”他纳闷的喃喃自语,随后才意识到这是什么原因。“该死,居然反锁!”

    他按下电铃,半晌没人理会,于是又拿出手机拨家里的电话,电铃与电话声齐响,非把连亚葳给吵出来不可。

    须臾,里头的门霍然拉开,连亚葳摆著一张臭脸迎接他。

    “你干么?吵死了!”她口气不悦的斥喝。

    “你才干么?把门反锁了还怪我吵?”他没好气的回斥。

    本来是打算回来后,再跟她好好沟通,没想到她竟把他关在门外,让他的火气忍不住又上扬。

    “你既然不想回来,就干脆不要回来了,反正可以睡那女人的家。”她瞪著他,一整天在酸涩难受的心情中煎熬,无从发泄,郁卒到快内伤。

    “又来了!什么女人的家?”纪睦然受不了的大翻白眼,理直气壮地应:“我昨天跟高登在一起,哪有什么女人?”

    “你不要以为拿高登当挡箭牌就没事!”连亚葳更气了。

    还想说谎?!把她当笨蛋耍吗?

    “你要是不信,可以打电话问高登啊!”他可是有人证的,不能老是被冠上莫须有的罪名。

    “问高登?有什么用?你们不会先套好吗?”她怒极反笑,这一切的事情,已经让她不得不草木皆兵,怀疑他们会串供了。

    “厚!”纪睦然重重吐气,百口莫辩,气到不知该哭或该笑了。“我在你心里是这样卑鄙的小人吗?”

    回答是,太伤人;回答不是,她又的确是这么怀疑了他……

    连亚葳没好气的别开脸,闷闷地说:“昨晚,那女人说你睡在她家。”

    “胡说,我昨晚明明在高登家。”他立即驳斥。

    “睦然,你要我怎么相信你?”她失望的叹气,红肿的眼眶证明了她为此而哭泣。“以往都是那女人主动打电话过来,可这一次我打的是你的手机,接听的人却是她……”

    纪睦然怔了一怔,激动的反驳。“不可能!”

    明明他就住在高登家,怎么可能是那个女人接他的手机?要接也是高登接才对啊!

    “事实就是如此。”她的口吻非常肯定。

    “不对!不对……这其中一定有问题……”他困惑的摇著头,喃念不停,蓦地,脑中灵光一闪,他揪住铁门,急切的对她说:“亚葳,先把门打开,让我进去再说。”

    她见他那副模样,仿彿知道了什么答案,只好不情愿的解开锁,让他进到屋里来。

    纪睦然反手将门带上,然后急忙拉著连亚葳到沙发落坐,刻不容缓的跟她讨论起疑点。

    “你确定你昨晚打给我的时候,是那女人接的?”

    “对,我确定。”

    “好,那我也可以很确定的跟你说,我昨晚出门后就找了高登一块喝酒,然后他把喝醉的我带回他家去,而且我的手机里并没有从家里拨出的来电记录。”他拿出手机给她瞧。

    连亚葳看了看,那坚信他出轨的念头已经动摇,斜睨著他问:“真的?”

    “我发誓。”他还举手保证。

    她抿了抿嘴,还是觉得很多地方不对劲。

    “那为什么接电话的是那女人的声音?”

    “我也觉得奇怪,你如果有打电话来,不是我接也应该是高登接,而我根本已经睡死了……”他双臂环胸,认真的思索分析。

    “所以一定是高登。”她接著说。“不过我认得高登的声音,跟那女人的声音不同……”

    “但除了他能接到电话,没有别人了。”所有的疑点全都指向高登,差别只在于高登是男人,而蚤扰电话的声音是女人。

    “那现在要怎么确认到庭是不是他?”答案呼之欲出,连亚葳恨不得立刻把人给揪出来,好解决这个困扰。

    “先不要打草惊蛇,我有办法。”纪睦然伸手拍拍她的大腿,朝她绽开一记安抚的笑容。

    他很意外竟然会推敲出这个答案!没想到最信任的人会做出这种事,真的很令人失望。

    但是如果不引蛇出洞,就好比身边放了颗隐形的炸弹,不知何时会爆炸,所以还是得先防患于未然,否则造成伤害就来不及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几日后,纪睦然在工作室里,趁著打点录影行头的空档,与高登闲话家常。

    “对了,高登,我家电话又换了。”

    “不是才换?怎么又换了?”高登诧异的停下手上动作。

    “是啊,亚葳说那女人还是一直打来,只好又换了。”他无奈地叹,目光却悄悄的打量著他的反应。

    “这样一直换也不是办法吧?”高登一副很替他们担心的模样。

    纪睦然撇了撇嘴。“那不然该怎么办?家里不要装电话吗?”

    这样看高登,还真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难怪他们被蒙在鼓里,像傻子一样被要得团团转。

    “说到底,对方都是冲著亚葳来,其实叫她暂时先离开一阵子,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吧?”早点把她赶走,他也能早点省事。

    “没道理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人要我们俩分开。”纪睦然摇了摇头,然后在便条纸上抄下新的电话号码,递给高登。“喏,这是新的电话,手机联络不到我时就打家里。”

    “好。”高登接过手,放进口袋里,若无其事的继续工作。

    身后,纪睦然的视线仍不时的投注在他身上。

    高登掩饰伪装的功力的确很好,他想,那天高登可能是真的多喝了点酒,才会醉醺醺的露出马脚吧?

    他现在已经把饵抛出,就等鱼儿主动上钩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高登其实也很精明,刚拿到新电话的那几天,他并没有任何行动。因为他知道在纪睦然还没有向众亲友们告知新号码前,知道的人并不多,能够怀疑的范围也相对的缩小,他一旦打了电话就会露馅儿受到怀疑,所以他过了一个多礼拜才敢打电话去蚤扰连亚葳。

    “又换电话啊?累不累啊?”高登劈头就对连亚葳挑衅。

    “不累,能够把你揪出来,多换这一次就不累。”连亚葳口吻严肃,因为已经知道祸首是谁。

    “揪出来?别作梦了!”高登嗤笑,浑然不觉自己已经是瓮中鳖,以为只是她单纯的呛声。

    “是吗?据我所知,这号码只有三个人知道。”她慢慢的揭晓。“除了我和纪睦然之外,就是高登了。”

    此时此刻听见自己的名字,高登心慌的一怔。

    他们知道是他?!

    不,不会的,之前不是都掩饰得很好吗?

    “你确定吗?纪睦然不就另外告诉了我?”他还想拗,故技重施的使用离间的方法。

    死鸭子嘴硬!

    连亚葳翻了个大白跟。

    “高登,你不用再装了,这号码是特地为了引你出来才去申请的,就等著你打来。”她忍不住靶叹的接著说:“没想到居然是你在从中捣蛋,枉费睦然对你这么信任。”

    听到这里,高登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知道再挣扎硬掰也没有用了。

    “你们怎么知道的?”死也要死得瞑目,被逮也要被逮得甘愿。

    “就是睦然在你家过夜那天,你接了他的手机,只急著用假冒的身分向我炫耀挑衅,忽略了这样会漏洞百出。”既然他承认了,她就坦白讲,让他知道他是怎么露出马脚的。

    高登忍不住低咒出声。喝酒果然误事啊!

    “我告诉你,就算你赢了,我也永远不能认同你成为纪太太,你根本配不上他。”即使被逮著了,他还是不愿处于弱势。

    “随便你,我也不想跟你多说,所有的事,睦然会处理。”多说无益,没必要跟他在口头上逞强,反正事情水落石出就好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纪睦然在第一时间被召回家中,听取连亚葳与高登的电话录音。

    之后,他立刻约了高登见面,为了替他保留面子,还刻意约到公司外头的咖啡店谈。

    “高登,我千想万想,就是没想到居然会是你,你太让我失望了!”望著对座的得力助手,纪睦然真是百感交集。

    “既然被你们逮到,我也没什么好说。”高登的口吻不耐,目光瞥著窗外的繁忙街景。

    做错事竟还这种态度,一点歉意都没有!

    “没什么好说?亚葳哪里得罪你了?你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目的?”他也愠恼的咄咄逼问。

    “她嫁给你就是得罪我!”高登霍地转向他,一双眼目光炯炯。“你难道不知道我有多么仰慕你、喜欢你吗?我做的这些事,都是因为我无法容忍你被她一个人霸占!”

    他的告白令纪睦然被震慑住,顿时呆若木鸡。

    “连亚葳长得那么平凡,路上随便一抓就是一大把,凭什么成为纪太太?你们根本就不配!”高登继续批评。

    纪睦然因他的批评而蹙起眉心。

    “高登,配不配不是外人来评断的,我们彼此喜欢,我们过得幸福,这就够了。”他诚恳劝解。

    听到他坦承对连亚葳的喜欢,高登像被针扎到般激动。

    “你喜欢她?!”他无法置信地嚷道。“你怎么会喜欢她?我呢?我才是你的知己、你的得力助手,我了解你、我爱你……”失控的伸手握住他的手。

    纪睦然立刻坚定的把手怞回,不再给他任何遐想。

    “对不起,正如你说的,我只当你是好朋友、是得力助手,我的性向跟一般男人一样,喜欢的是女人,我只能说谢谢你的错爱。”

    “老大!”见他对他竖起了防备,高登心慌又心痛的低唤。

    “最后这通电话有录音存证,我和亚葳会去警局备案,请你以后不要再做这些事,不然会对你很不利。”纪睦然坦白地说,让他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不至于再挟怨报复。

    “……”高登骇愕的望著他,说不出话来。

    “另外,虽然我很认同你的工作能力,但你的行径让我不得不请你离开,两个月的资遣费会一并给你,就这样。”纪睦然对他颔首致意,随即超身离开,不再逗留。

    高登一个人被留在咖啡店内,望著空荡荡的对座,整颗心也像被掏空。

    他无法再待在他身边了?

    他得永远离开他了?

    蓦地,他捂面涕零,纪睦然决绝的做法让他伤透了心。

    他只是爱他啊,难道错了吗?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解决了高登带来的困扰后,纪睦然和连亚葳终于可以高枕无忧了。

    纪睦然重新培养了一个新助手,公司一样很稳定,至于他们夫妻俩的感情也恢复往常的如胶似漆。

    不过,太过甜蜜好像也会发生意外哩——

    “纪、睦、然~~”连亚葳在厕所里惊天动地的大叫,吓得被呼唤的那个人就口的苹果掉了下来,忙不迭拔腿狂奔。

    “什么事?你怎么了?”他比她还惊吓。

    “你看啦!”她把沾了尿的验孕棒递到他眼前。

    太靠近了,他把脑袋往后挪了挪。

    “你在验孕吗?”虽然没经验,但还是有知识的,他知道那叫验孕棒。不过怎么看有没有怀孕,他就不懂了。“两条线,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她对著他吼。“就是我有了的意思啦!”

    “有了?怀孕了?有宝宝了吗?”纪睦然眼睛骤亮,惊喜的心情在胸口迅速膨胀。

    “对,怀孕了。”她可一点都不惊喜,惊吓成分多了点。

    “怀孕好啊!我们可以当爸爸妈妈了!”他开心的握住她的双肩,整张脸绽放著喜悦的光芒。

    “你这么高兴?”他的表现不由得感染了她。

    “当然,这是我们俩的爱情结晶呀!”他掐掐她粉嫩的脸颊,可是见她一脸“懊堵堵”,不禁纳闷地问:“你不喜欢宝宝吗?”

    “不是不喜欢宝宝,只是我好不容易减了八公斤,体重变成标准的五十公斤,这下怀孕,岂不是徒劳无功,又要胖回去吗?”她嘟著嘴,觉得自己辛苦了三个月都白费了。

    闻言,纪睡然哂然一笑,忍不住将她搂进怀里。

    “老婆,我是在你五十八公斤的时候爱上你的,所以不管你有没有减肥,会不会再胖回去,我还是爱你呀!”虽然是甜言蜜语,但也是真心话。

    “真的吗?”她抬起头来瞅看他。

    “千真万确。”他吻了吻她的眉心,情真意切。

    “那……我们生三个好了。”其实如果不需要顾虑胖瘦问题,她是超喜欢小孩的呢!

    “这么多啊?”他失笑,打趣地说:“好吧,那我要多补补身体才行了!”

    “放心,我一定会先把你补得比我胖。”

    把他养胖,自然也没有别的女人再来觊觎他了!

    嗯,就这么办,让他们胖在一起吧!

    【全书完】

    编注:

    ☆关于纪家老二纪墨然与管爵如的爱情故事,请看——橘子说541《纯情总监》。

    ☆关于纪家老大纪鸿然与秦知倩的爱情故事,请看【婚姻告急】之一——采花636《整治前夫》。

    ☆关于纪家老三纪斐然与莫昭吟的爱情故事,请看【婚姻告急】之二——采花652《摆平逃夫》。

    ☆关于纪家老幺纪庭然与屈劭泽的爱情故事,敬请期待采花系列——【婚姻告急】之四,《不婚千金》。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调教闲妻最新章节 | 调教闲妻全文阅读 | 调教闲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