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何必假惺惺 > 第十章

何必假惺惺 第十章 作者 : 陶乐思

    甄心繶突然辞职了。

    “为什么?”韦琇如惊讶的拔高了嗓音。太意外了,平时相处,完全没听她透露过什么。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是人事部经理通知我的,说心纬父亲打电话告知心繶要马上离职,就算这个月已经上过班的日数,也可以放弃不领薪,就是执意要马上离职。”梁成宥说道。

    “职辞应该本人辞才对啊,而且应该是向自己的主管辞,怎么会越级到人事部去呢?”她纳闷不已的分析着。

    “我昨晚才和心繶在一起,她压根儿没提辞职的事,不过后来她母亲打了通电话给她,很生气的要她马上回去……我今早开会时,人事部经理就跟我说这件事了。”梁成宥详述,眉心因为烦恼而不自觉的皱在一起。

    “你没打手机给心繶吗?”

    “当然有,但她手机不通。”他是束手无策,又不敢轻举妄动,他想亲自找上门,却顾及心繶曾叮咛过,因为他情况特殊,所以两人交往的事,要找适当时机说才有利。

    韦琇如接着问:“那她家呢?”

    “也有,可是才说要找甄心繶,电话就被挂掉。所以我想找你帮忙,直接去她家找她,了解一下现在是什么情形。”他知道韦琇如平时与心繶的交情很好,应该会愿意帮忙。

    “好,我待会儿下班就去。”她毫不犹豫的应允。

    朋友有难,她当然义不容辞,爽快伸出援手了,

    “谢谢。”梁成宥戚激道谢。

    打从早上接获这消息,他的心就七上八下的忐忑不安,虽然清楚心繶的父母不会伤害她,但目前的情况实在太不寻常,教他无法不担心。

    等琇如去探听过消息后,到时候他再看情况决定要怎么做。

    ***bbscn***bbscn***bbscn***

    韦琇如的探访并不是很顺利,一开始还被甄家两老给拒于门外,幸好最后那牲畜无害的笑容还是发挥了效用,在她的再三恳求下,终于顺利见到了甄心繶。

    “韦小姐,麻烦你哄心繶吃点东西,她从回家后就一直没吃东西。”甄妈妈在放行之后,端了蛋糕和牛奶嘱托给韦琇如。

    他们没想到初谈感情的心繶会如此执着,顽强抵抗他们的反对,不吃不喝、冷战抗议,整个人憔悴不已,让他们又气又心疼,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韦琇如暗暗咋舌,但还是立即反应过来,嘴甜回应:“哦,好,甄妈妈你放心,我会劝她。”

    端着托盘进入房里,即使在甄母的告知下已有心理准备的韦琇如,瞧见消沈的甄心繶,还是不由得讶异的睁大了眼。

    “天哪!你怎么变这个样子?”韦琇如压低了惊讶的嗓音,心疼好友的模样。

    闻声,甄心繶缓缓转头望向声音来源处,不期然瞧见好友,她惊喜低呼:“琇如?!你怎么来了?我爸妈让你进来的?”

    她想起身迎上前去,脚才落地,却突然没力,赶紧坐回床上。呆坐太久,又没胃口进食,变得好虚弱。

    “我卢了大半天,他们才同意我进来呢!”韦琇如搁下食物,在她身旁落坐,凑近她低声续道:“跟你说,是经理拜托我来的哦!”

    “是成宥叫你来的?”说到他,甄心繶就忍不住心酸委屈的红了双眼。

    “对,经理他很担心你,但又不方便自己贸然跑来,所以就叫我先来看看发生什么事了。”

    她点点头又点点头,泪水失控的滚出眼眶,晦暗的内心感到温暖欣慰。

    她不是一个人面对,他正在为她而担忧哪!想到此,面对、抵抗的勇气又重新凝聚,她坚持的心意更加笃定坚决。

    “琇如,你帮我跟他说,那天,我和他带着威威出门的情景,被我爸妈的朋友看见……”甄心繶娓娓述说整个状况。

    “嗄~~那现在怎么办?”听完,韦琇如也替她担心了起来。

    “你叫他放心,我不会放弃的,但是我们得先暂时不要联络,等过一阵子我爸妈比较松懈了,我再来想办法。我相信只要坚持到最后,我爸妈就会明白我对这段感情有多认真。”虽然甄心繶面容憔悴,但此时此刻眼底却绽出了坚定与勇气的光采。

    “好,我会帮你转达的。”她很愿意为这对有情人做传声筒,也很支持心繶,不过也不能做得太过火了。“可是,你坚持归坚持,身体健康还是要顾到,至少喝点牛奶,不然病倒了怎么撑?”

    “我知道。”不用劝,乖乖取来牛奶饮尽。

    爱人的关怀形成甄心繶的动力,助燃她的希望,只要确定他爱她的心意,那么,面对任何阻碍,她就什么都不怕了。

    一离开甄家后,韦琇如马上返回公司见心急如焚的梁成宥,把甄心繶的话带给他。

    “……心繶一心向着你,又不肯离开你,气急败坏的甄爸爸才会采取强硬的手段,让你们不能见面、无法相处,希望久而久之感情就会转淡,所以最首要的,就是先辞去每天都要碰面的工作。”

    听完,梁成宥不禁怔忡出神。

    原来,是他们俩带着威威出游的情景,让甄家两老的朋友看见,于是在第一时间向两老通报探问……

    可以想象当观念仍很传统的他们,从别人口中听见独生女竟然与—个离过婚,还有小孩的男人在一起时,会有多震怒。

    也可以想象,心繶固执的不听劝,试图要说服解释,却不被接受,而她的父母认为是她太过年轻,被爱情冲昏头而神魂颠倒,因此才会被限制行动,禁止他们见面。

    “……心繶还说你们暂时先不要联络,等过一阵子她爸妈比较松懈了,她再来想办法。”见他蹙眉沈默着,韦琇如继续说道。

    “过一阵子是多久?”知道她正为了自己被软禁,梁成宥的心已经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掌给牢牢紧握,疼痛得不知如何形容,现在又得知僵局得一直持续,令他更加无法忍受。“要一个礼拜?一个月?还是半年?如果都不松懈,那又该怎么办才好?”

    韦琇如哑然无语,这个答案,恐怕连心繶本人也没把握。

    片刻,梁成宥很快的镇定下来,有了想法。

    “我想,我应该出面才对。”

    他觉得不该让她一个人承担、面对,况且他也有意改变他们之间的关系,就趁这次摊牌表明吧!

    她现在一定很无助、很恐慌,如果他出面了,她肯定会比较安心,也有勇气继续抗战,毕竟并肩对抗比孤军奋战来得有力量啊!

    一直以来,在他们的爱情里,都是心繶主动居多,他总是被动的接受,现在,该是他为他们的爱情努力的时候了。

    ***bbscn***bbscn***bbscn***

    “你还来做什么?不是说了,我们家不欢迎你吗?”甄妈妈一认出是这几天老是来按门铃的梁成宥就绷起脸,凛声下逐客令。

    “甄妈妈,我是很诚心的想和你们谈谈心繶的事,请你让我进去好吗?”梁成宥忽略那驱赶的话语,诚恳要求。

    “让他进来吧!”男主人凝肃的嗓音从屋子里传了出来。

    撇撇嘴,甄妈妈对巴着铁门的梁成宥横瞪了一眼,才不情不愿的开门。

    “谢谢。”梁成宥提着两袋的伴手礼,踩着稳健步伐进入屋内。“这是一点心意,请你们收下。”

    “请坐。”甄爸爸目光犀利的把他从头到脚打量过一遍。

    即使不断让他吃闭门羹,但他进门后还是能够如此从容镇定,的确够成熟稳重,外型上也是一表人才,气质斯文有礼,难怪心繶会为他倾心,还如此坚持!

    “甄爸爸,请问方便让我见心繶吗?”梁成宥看得出心纬父亲不是完全不讲理的人,因此先提出这个请求。

    被阻挡了这些天也好,或许甄家两老的火气也能因时间的缓和降低一些,这样才能冷静理智的交谈。

    “不方便。”走过来落坐的甄妈妈抢着答。

    “因为我们不希望你们见面,我们反对你们交往。”甄爸爸立即补充,毫不浪费时间的打开天窗说亮话,清楚表明立场。

    听到这些话是在意料之中的事,因为做过心理准备,所以他不以为忤,也能泰然面对。

    “我们互相爱着对方,为什么要反对?”他直言不讳。虽然自琇如口中知道了原因,但还是由他们亲口说,他才好接着谈。

    “爱?”甄爸爸嗤之以鼻。“我们心繶年纪太轻,历练不够,所以不懂得怎么筛选对象。”

    言下之意是嫌他不够好。梁成宥听得出来。

    “知人知面不知心,外在的条件并不能代表什么。”他淡淡反驳。

    “话是没错,但是你跟她差太多了。”甄爸爸不反对他的说法,但仍有自己的决定。“你大她十岁不说,还离过婚、有个小孩;我们心繶这么年轻,家世清白,还有大好将来,跟着你太吃亏了!”

    梁成宥微微一笑,不卑不亢的接着说:“甄先生、甄太太,我希望你们了解,离婚并不是罪过,只是两个人因为各种不同的因素,无法再生活在一起而选择分开,道理是很简单的,不要想得太复杂了。当时我太年轻,双方都不懂得调整自己,才会走上分手之途,可历经过一段婚姻后,现在的我反而更明白如何去珍惜,对于心繶,我有把握,甚至可以向你们保证,我绝对会好好待她,不会让她吃亏的。”

    他的话让人无法不认同,而那诚恳谦恭的态度也大大降低了甄家两老的排斥与反对。

    “可是……你还有个小孩,难道要心繶那么年轻就当继母吗?”常听人说“后母难为”,所以甄妈妈不禁为女儿计较。

    “小孩平时跟着他妈妈,我之前都是每隔一阵子才去看他,但最近反而因为心繶跟孩子感情很好,还会念着对方,所以我和心繶常会在假日接他出去玩。”他据实以告。

    他相信心繶一定试图想解释,说服他们,可他们也一定不愿平心静气的聆听,而他是个外人,就算他们还排斥着他,但基于礼貌还是得把话听完,这么一来,就会站在比较客观的角度评估他们的恋情了。

    “感情很好?还念着对方?”甄妈妈讶异不已。

    “是真的。他们……”梁成宥噙起笑容,开始述说着心繶与威威的相处,也透露了这段情是怎么促成的,以耐心和诚心去消弭他们的疑虑。

    良久。

    甄爸爸睇看着梁成宥,暗自观察他的言行举止,在心里评估。

    平心而论,撇开离婚、有小孩的缺点不提,这梁成宥是挺优秀的……

    关在房里的女儿,虽然绝食抗议,其实表现得很坚强,或许是相信这个男人一定会来替她解围吧!

    今天已经是禁足的第五天了,关着心繶,他们也很心疼哪!

    唉……坦白讲,他们也不晓得能再限制心繶多久,心繶对这件事的执拗坚持,出乎他们意料,而身为父母的,又怎么忍心眼睁睁看着她为爱憔悴,拿自己的健康开玩笑呢?

    再换个角度想,这梁成宥的态度看来磊落诚恳,若非认真看待这段感情,他大可不必来面对他们的,不是吗?

    心繶都已经这么大了,他们还如此左右她的人生,对吗?

    “爸!让我出去,拜托你让我出去……”甄心繶的拍门哭嚷声蓦地打断甄爸爸的沈思。

    她没料到一直处于被动的梁成宥,竟会主动来与她的父母恳谈;而听完他向父母的告白,她早已激动得泪流满面,迫切的想马上见到他。

    一听见甄心繶的声音,梁成宥整个人一震,要用尽意志力才能克制自己不在甄家两老面前破门而入。

    他心痛的绷紧了身体,目光希冀的看向两位长辈,期望他们有一丝的软化。

    甄妈妈焦虑的看向甄爸爸,两人眼底都有着矛盾的情绪,想松口同意又无法放心。

    “……就算你关我一辈子……我还是爱他啊!”哀恳的哭泣再度透出门板,令人鼻酸。

    那拍击声、哭嚷声,声声撞击着梁成宥的胸口,令他心情激动的眼眶泛红。

    他心爱的小女人啊!爱着他的心意竟如海浪般汹涌,如火焰般炽烈!

    而他呢?相较于她毫无保留的付出,他能为她做什么?

    无论如何,他都该竭尽所能的乞求她父母的同意。

    咚的一声,他双膝着地,双手置于腿上,像个日本武士般跪了下来。

    “你,你……你这是做什么?”两老已经被女儿的泣嚷声搞得心烦意乱,这会儿又被梁成宥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结巴,不知如何是好。

    “我诚心诚意的请求你们,让心繶和我在一起吧!我以我的性命保证,我会疼她、爱她,一直到老。”他万分认真的宣告,为了求得两位长辈的同意,不惜以生命起誓。

    本来就已经有些动摇的他们,不禁震慑住了。梁成宥下跪的举动非但不显得卑屈,反而像山一样顶天立地,奇异的消弭了他们的忧虑和迟疑。

    这样的男人,是值得依靠,信赖的呀!

    “你……先起来吧!”甄妈妈不自在的催促他起身。

    甄心繶听到这令人动容的一段话,早已感动得一场糊涂,恨不得马上投进他温暖的怀抱里,于是此刻拍门声已变为撞门声了。

    甄爸爸见状,不禁叹息。

    一个大男人愿意为了心爱的女子,乞求对方父母的同意而下跪,要怎么再怀疑他的真心和诚意?

    罢了,身为父母该有的关心、提醒,他们已经做到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就成全他们吧!

    “老婆,开门让心繶出来!”终于,甄爸爸松口了。

    甄妈妈也仿佛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才正要去拿钥匙,同一时间,甄心繶的房门竟砰的应声而破——

    梁成宥还来不及高兴取得同意,就见—抹纯白身影从门板扑出来,又砰的一声跌倒在地。

    “心繶!”三人同声惊呼,愕视着行径夸张的神力女超人。

    “好痛……”甄心繶俏脸扭曲,捂着肩膀蜷缩在地。

    “是不是受伤了?”梁成宥赶紧奔上前去,将她撑起。

    “不知道……”她很痛,但能看见他,又觉得这阵痛可以忍耐了,她苦笑扬唇;“成宥,我好高兴你能来……”

    “老天,肩膀和额头都红肿成一片!”甄妈妈赶紧奔向厨房要拿冰块帮她冰敷,那伤势,不用一会儿就会化成可怕的青紫瘀血了。

    甄爸爸不可思议的瞪看她。“你这孩子,居然连门都撞破!”

    才制止了几天,他们反应就如此激烈,若是真的硬被拆散,后果会是如何,他实在不敢想象!

    “爸,我求求你,接受成宥好不好?我是真的爱他……”甄心繶忍痛,挣扎坐起。

    “你一定没听到我最后说了什么,就冲动的撞门出来了。”甄爸爸忍着不翻白眼,摇头叹息。

    “欵?什么意思?”甄心繶一愣,望向梁成宥。

    “在你撞出来的前几秒,甄爸爸已经叫甄妈妈开门了?”梁成宥一脸无奈的说明。

    “嗄?”甄心繶小嘴张成了0形。“那我不是白撞了吗?”

    “没错。”甄爸爸瞪着他们,没好气的接着说:“你们要负责给我把门修好。”

    闻言,甄心繶惊喜的瞠圆了眼,压根儿忘了疼痛了。

    “你们不再反对我们在一起了吗?”她不禁要再确定。

    “你自己的人生,就让你自己负责吧,只要记得,不论受了什么委屈,爸妈的怀抱永远是你的避风港。”甄爸爸坐回沙发,扬起慈蔼笑容,释怀了。

    “成宥!”甄心繶热切的呼喊着他的名字,紧紧的搂着他的颈项,喜极而泣。

    “没事了、没事了!”他轻轻拍抚着她的背,柔声安慰。

    两老看着他们深情相拥的模样,纵使还有一点不放心,此刻也都消弭殆尽了。

    “欵,梁成宥,你要记得今天的保证,以后要好好对我们心繶才行,不然可饶不了你哦!”拿着冰袋折回的甄妈妈,佯装严厉的叮嘱。

    “我会的,我会一直疼爱心繶。”梁成宥肯定的点头。

    听着他的保证,甄心繶稍停的眼泪又开始泛滥,在泪眼迷蒙中,她看见了他眼底笃定的光芒,就像星星那恒久闪耀。

    他们的爱情路,经过了这些波折,将淬链得更加平稳宽广,有彼此的扶持,就算有险阻,就算会跌倒,也不用畏缩胆怯!

    【全书完】

    编注:

    ☆关于毕世纬和范唯妮的爱情故事,请看【邱比特凸槌1】——花蝶1116《别来瞎搅和》。

    ☆关于谭加达和席之娴的爱情故事,请看【邱比特凸槌2】——花蝶1127《不准越过界》。

    ☆敬请继续期待花蝶系列——【邱比特凸槌4】,《用不着使坏》。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何必假惺惺最新章节 | 何必假惺惺全文阅读 | 何必假惺惺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