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用不着使坏 > 第九章

用不着使坏 第九章 作者 : 陶乐思

    陰雨连绵,一整天都是坏天气,恰克这小子很有骑士精神,护送恬敏回家的工作风雨无阻。

    恬敏把自己的机车牵到骑楼下停好,再踅回恰克车旁。

    “现在雨好大,你要不要到我家坐一下再走?”她单纯提议。

    恰克看了看雨势,又想到恬敏这阵子失恋,心情一直都不好,陪她聊一聊也无妨。“好啊,反正我明天休假。”他欣然同意。

    其实他看得出来,恬敏很喜欢金正太,只是距离太远了,一旦产生问题,哪怕再小,没法面对面解决,都很容易陷入僵局。

    “那里还有个位置。”她指着柱子边的空位。

    他把车停好,脱下安全帽,再把雨衣覆在机车上,和恬敏相偕步住大楼入口。

    “下雨天骑车很痛苦。”恬敏拨拨被安全帽压扁的发丝,身上还穿着滴水的雨衣,打算带回家弄干。

    “嘿啊,这种时候我就很有买车的冲动。”恰克也扒梳了下自己的短发,耳尖的听见几乎被雨声掩盖过去的手机铃声。“恬敏姊,你的手机在响耶!”

    恬敏拿高包包仔细一听,才发现真的有电话,赶紧把手机拿出来,往萤幕一瞧,旋即按了个键,铃声骤停,再归回原位。

    “又是金正太吗?”恰克已经很清楚了,只要看见恬敏切电话,或是脸色怪异,就肯定是那位金大导演。

    “嗯。”刚刚还有笑容,现在却是愁容。

    “其实我觉得啊,你应该给他一个好好解释的机会。”恰克不禁帮金正太说话。“我这样听起来,觉得那个朴智勇怪怪的,不是心理变态,就肯定是Gay,才会一开始就对你有敌意。”

    “朴智勇不是重点,问题是……”一踏进大楼管理室,恬敏的话马上被管理员打断。

    “恬小姐,有你的访客哦!”管理员伯伯指向另一处,恬敏和恰克不约而同的循着他的指引看去——

    “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变得这么冷漠,不肯接我的电话了!”失望的、愤慨的口吻冷冷扬起,金正太睨看他们的目光里充满嘲讽和恼怒。

    本来以为恬敏只是耍脾气一、两天,没想到二天过去,依然无法联络,他急了、慌了,只得赶紧安排空档,搭飞机来台湾见她。

    没想到,他在这管理室的沙发估坐了三个多钟头,就为了等恬敏下班同家,见到的却是她与其他男于相偕返家的一幕,教他怎么不气不呕不失望?

    原来,一片真心还是比不上就近的陪伴,对彼此的情意还是不敌距离的考验!

    “你……你怎么来台湾了?”恬敏惊呼。

    乍见他的刹那,本来决定要把他忘掉的她,心跳还是受影响的加快了速度,对他的突然出现感到讶异不已。

    好奇怪,敢情是他感应到她的心声了?否则怎么知道想要平息她这次怒气的关键点,就是他亲自飞过来,安抚她空虚不安的心情?

    “来瞧瞧我是怎么被劈腿的。”他嗤声自嘲,觉得自己像笨蛋,从韩国飞过来自取其辱,认清残酷的事实。

    没想到他堂堂一个事业有成的男人,会输给眼前这个小表!

    多讽刺!多少美女投怀送抱,他都不屑一顾,独独钟情她,她却为了这个毛头小子决定放弃他,放弃他们俩难得的缘分?

    “你在说什么啊?我跟谁劈腿?”

    恬敏听不懂他指的是什么,只觉得明明是她在生气,怎么这会儿倒变成是他兴师问罪了?

    “还装儍啊?你们一起回家,刚刚还故意不接我电话,你这不是劈腿是什么?还好我有来这一趟,不然我还以为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他证据确凿的指控,胃里醋海翻腾。

    “神经病!你不要自己三分钟热度,还把错都推到我头上。”她忍不住骂,也有罪行要指控。

    搞什么,她才是被伤透心的那个人耶!

    “难道不是吗?”他已经是亲眼所见了。

    “不是,当然不是。”恰克出声介入,连连否认。“我只是恬敏的下属,我都喊她姊姊的。”

    “交情好到送她回家,还要跟她上楼?”金正太质疑,不愿承认自己的醋劲原来是这么大,人家都当面说明了,还问得那么酸做什么?

    “就算是,那又怎样?”恬敏很冲的回答,被怒火烧得晶灿的漂亮眼瞳,直瞪着他。

    他在意吗?他还是爱她的吧?朴智勇是唬咔她的,对吧?否则她不会从他的口气中闻见酸涩的味道。

    “不是啦,送她回家是因为她最近觉得有人在跟踪她……”恰克赶紧澄清,热心协助金正太了解状况。

    幸好,金正太还算讲理,不是野蛮的莽夫,要不然看他那副紧张兮兮、打翻醋桶的模样,他还真担心他会不会把他当成情敌,一句话不爽就把他海扁一顿。

    “你问那么多干么?你又不是我的谁,不要打探我的事。”她没好气的打断他们,用手肘拐了恰克一记,要他闭嘴,用不着如实向金正太报告。

    “跟踪?”突然听见这字眼,金正太相当惊讶,立即担忧了起来。“有人在跟踪你?为什么?”

    “我要告诉你的时候,你不接电话,现在你也用不着知道了。”恬敏负气的别过脸。

    刚开始觉得怪怪的时候,她心里其实有点害怕,想要向他倾吐心情,却被那怪里怪气的朴智勇再三回绝,始终联络不到人。

    幸好,没有男友陪伴的她,还有恰克这个好朋友可以求助,让她能够安全的回家。

    试问,这男友是在做什么的?不敢奢求陪伴,只期望能说说话,居然连这样也做不到?!

    不过,纵然有满腹的怨言,当她方才乍见到他的瞬间,冷凝的心竟迅速变得暖热,那种空荡荡的感觉也神奇的被填满了。

    她在感情方面,还是没学会收放自如呀!明明理智已告诉自己不要再爱他,可此时此刻,她才发觉经历为失去而痛,反而更爱他了!

    即使他飞这一趟是用了心,但是这阵子受的委屈,还是让她无法这么快就释怀。

    “恬敏……”金正太叹道,想要再次解释。

    “那个,两位要不要回家再说?”恰克出声提醒,免得家务事全都被别人窥探去。“这里可是大门口耶!”

    恬敏顿了顿,接受恰克的提醒,撇嘴道:“好吧。”

    “你们有话要谈,我还是先走好了。”他恰克可是很上道的,不会当白目的电灯泡。

    “好,再见,不送。”金正太立刻接口。

    恬敏转过头瞪金正太。什么嘛,他未免答得太快了吧?

    “他是我朋友耶!”她责怪地讲。

    “没关系啦!”恰克关心劝慰。“恬敏姊,人家都这么有诚意的飞来台湾了,有什么问题就好好沟通吧!掰喽!”

    恬敏和金正太互祝一眼,没再多说的上楼。

    金正太一踏进恬敏的住处,刻不容缓的马上丢出一连串问题——

    “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最近没打电话给我?我做错了什么,让你连话都不跟我说,一直挂我电话?甚至后来连我打电话给你都不接?还有,你说我三分钟热度又是什么意思?”

    相较于他的急躁,恬敏慢条斯理的放钥匙、搁包包,脱鞋脱雨衣,最后转过身面对他。

    “你自己先说,为什么这些天都没打电话给我?”她没回答他成串问题,反而提出自己的疑问。

    “我带队去勘景,累得半死,一忙就忘了。”他坦言。

    “不是想疏远我?”她挑眉睨他。

    他奇怪的蹙眉,莞尔失笑。“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我怎么可能故意疏远你?我是忘了打电话给你,但你也可以主动打给我啊!”

    “你以为我没有吗?”她忍不住瞪他,意有所指的暗示他。“你用人的眼光恐怕有问题!可以假传旨意,自作主张的帮你决定事情。”

    好极了,真相出现,他根本不知道她打过很多通电话,而朴智勇却说是他授权过滤她的电话。

    都是那家伙在搞破坏,他想让她生气,主动离开金正太。

    “你是指智勇?”他严肃起来。

    “还有别人吗?”说起那坏心的朴智勇,她的口气不由得变差。”我不是没打给你,只是电话都被他挡掉,根本不叫你听,还说是你授权的,劝我男人只是一时贪图新鲜,不要再打电话去,因为他一直帮你想借口推我的电话很烦。”

    她记得很清楚,因为那一字一句都像针,扎刺着她的心。

    金正太诧异极了,没想到一直很信任的朴智勇竞在他的背后搞那么多小动作。

    真是太可恶了,害他跟恬敏差点就因此闹翻!会兴风作浪的人留不得、用不得,这趟回去,他绝对要辞掉朴智勇,若是再让他待在身边,一定会后患无穷的。

    “所以你以为我要分手,才会有那些反应?”他可以想象,她对他有多气愤、多伤心!

    “嗯。”她很无辜的应声。

    他一把将她拉进怀里,将她的头压在自己胸膛,大掌柔柔轻抚。“相信我,我巴不得你能时时在我身边,不可能会把你推开。”

    本以为自己在疗伤了,但是他温柔的举动,又迅速勾惹出她连日来压抑的酸苦泪水。

    他温暖的怀抱啊,好想念……

    “嗯。”点点头,她又有点哽咽的闷声应。

    听出她的委屈,金正太怜惜的在她发旋印下一吻,却让她更想哭了!

    “你都不知道,我连着几天都哭肿双眼,心痛得吃不下、睡不着,有多难过。”她哭诉着,带点撒娇意味,被他影响至此,无疑是证明她爱惨他了!

    感受到她对自己的爱,他不禁噙起微笑,更加拥紧她。

    “我也不好过啊!害我紧张死了,还大费周章的临时决定从韩国飞来台湾。”他也倾吐心情、袵她影响至此,无疑是证明他栽在她手上了。“你呀,以后有什么话,都要听我亲口说才算数,没有任何人可以代言,知道吗?”

    “知道了啦!”回应他的拥抱,她也环紧双手,温习他的体温和味道。

    他捧起她的俏脸轻问:“有没有想我?”

    她抬起头,妩媚星眸瞅着他,嗔应:“怎么可能没有!”她当然想他,想得心都痛了!

    “我也是,好想你。”语落,他深深吻住她,把这些日子以来的思念,担忧全都注入到这个吻中,传递到她心中。

    她柔柔承受他热烈的吻,感动漾满心房,眼泪自眼角缓缓淌出。

    忽然间,她无法想象,失去了他,她还懂得笑吗?还感受得到这样的幸福甜蜜吗?她的心会变得多么干涸?她的生命会变得多么空虚?

    但幸好啊,他们之间没有因为距离而酿成遗憾,她没有失去他,一切都只是朴智勇的恶作剧。

    不过,经过了这次,算是因祸得福,因为面对失而复得的感情,她感觉更珍惜了,而她对金正太的信任感也更加的稳固,他们之间,将会更笃定踏实。

    现在,就算他要求她跟着他到人生地不熟的韩国去,她也无畏无惧了!

    金正太的这个吻,像要宣示所有权般,深情又霸道,迅速消耗她的氧气,让她根本来不及回应,便被他翻搅肆虐得娇喘吁吁,若不是依靠着他,她恐怕早就站不稳了。

    她的心在他的占有下征跳,她的身体在他的需索下发热,他们的体温熨烫着彼此,累积的思念与渴望,化为强烈的电流在他们之间流窜。

    在她情不自禁的声吟声中,他充实着她,他们共同攀越了美妙的天堂……

    金正太这一趟来,只安排了四天的空档,为了能腻在一起,就住在恬敏家。但因为时间太短,其中又有两天恬敏得上班,所以他们连觉都舍不得睡,就为了多一点相处的时间。

    比起之前那次,这一回,更加难以割舍了,金正太几度开口,要她跟他一起到韩国生活去,可是恬敏都以为是开玩笑。

    天知道,要他不排斥未来几十年都得看同一张脸,是多么难得的事,而他一想到恬敏,却不只不排斥,甚至是朝待且乐意的。

    他是真的考虑到永远了!他是真的想要给她承诺,他想一直对她好,在任何时刻。

    倒数着回国的时间,他就觉得心被一股力量拉扯着,舍不得搁下她。不可讳言,他实在不想再跟她分开!

    不过,大概是他东西没有准备齐全吧,所以她都四两拨千斤的把话题带过,但今天,他趁她不注意,已经买了其中一项最重要的东西,随时都可以再重新付诸行动。

    他们四处趴趴走,逛得很尽兴,今天在上夜班之前,两人一起去吃了宵夜,因为距离饭店只有一小段路,所以用完餐后,金正太打算陪她走到饭店,再搭车回到她住处。

    “糟了,我的手机落在餐厅里了。”金正太突然觉得口袋空空的,这才意识到忘了东西。

    “要赶快去拿,不然会被人拿走的。”恬敏替他紧张。

    “那……”他顾虑到她,迟疑着。

    恬敏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说道:“不用担心我啦!我现在走去饭店上班刚好,你赶快跑回去拿,就直接回家好了!”

    “我看我先去找手机,回头还是从这儿走,看看来不来得及跟上你。”说完,金正太挥挥手,往来时的方向跑去。

    就算只有一、两分钟,能够陪着她走也好。

    “好吧!小心点哦!”恬敏扬声叮咛,见他离开,继续朝饭店走。

    这个时间,店家几乎都打烊了,只剩几家夜店或餐厅,周遭挺静的,车辆不多,也没有什么路人。

    然而,她愈走愈觉得不太对劲。这两天有金正太在,心情太好了,都忘了之前那种被跟踪的诡谲感,可这会儿,那种感觉又冒了出来。

    她警觉的环顾四周,却没看见什么,不禁怪自己过于神经质。

    “啧,干么自己吓自己!”她嗤笑摇头。

    片刻,突然有个陌生嗓音从身后传来——

    “恬敏。”

    恬敏下意识转过头,看见两名陌生男子,都是一副痞子混混样,当下便觉得怪异。

    “你们……认识我?”她困惑地问。

    “当然认识啊,你这么爱出风头,鸡婆又爱管闲事,不就是想引人注意?”其中一名刺青男子意有所指的揶揄。

    他们是受米莉所托,特地要伺机给她一点颜色瞧瞧,以教训她鸡婆多事,揭穿米莉说的话。可前阵子她几乎每天都有人送她到家,所以一直苦无机会,现在总算等到她落单了。

    恬敏压根儿不明白他指的是什么,但已听得出来者不善。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们。”她往一旁走开,可没想到,他们却紧跟着她,甚至阻挡住她。

    “马的,老子话还没说完,你走什么走!”叼着烟的男子不客气的推她的头。

    那突如其来的举动令恬敏一怔,随即愤怒的斥喝:“你干什么?!”

    “干什么?要好好教训你啦,看你以后敢不敢大嘴巴乱说话。”语落,刺青男子便一巴掌呼向恬敏。

    “啊!”恬敏被掴得眼冒金星,一阵耳鸣,但反射动作就是赶快跑,

    “别跑啊!耙扯人家后腿,不是很有胆识吗?”两名男子叫嚣着追上。

    女人的脚程就是没有男人的快,恬敏被推倒在地,惊恐的频频闪躲,大声呼救。

    “救命啊——”她的双颊被一只大掌给掐住,肚子随即被踹了一脚,她痛得哭了出来。

    “你们在干什么?!”怒吼声传来。“放开她!”

    拿了手机跑步奔回的金正太,远远就瞧见此处似乎有什么冲突纠纷,但仔细一看,却发现是恬敏被打,整颗心差点跃出喉咙,他赶紧以最快的速度,像火箭似的冲上前去,怒不可抑的逮到人就挥拳。

    天杀的王八蛋!他们竟敢对他宝贝得要命的女人动粗?两个大男人打一个小女人,这算什么!

    那混混一个打不过,两个一起上,盛怒中的金正太一点都不留情,每一拳都是又很又结实。

    得到自由的恬敏立刻退到一旁拿出手机报警,留意着战况。

    金正太身手不差,体格又好,平时拍戏也跟动作指导学几招,现在派上用场,还颇有成效,把他们揍得鼻青睑肿,趴在地上想逃也逃不了。

    “你们为什么打她?为什么打她?为什么?为什么……”每一个“为”字都因为踹踢的动作而特别加重音节。

    “麦搁打啊……”混混哀号认输。“是米莉啦,要算帐去找她!”

    金正太和恬敏愕然的互视了眼,对这个名字已经不陌生了。

    原来,是米莉不满恬敏说出真相,所以找人来教训她。

    警笛声由远而近传来,接获报案的警察终于抵达,当场逮捕两名混混,同时要求当事者到警局做笔录。

    尾声

    发生这样的意外,恬敏只好临时请事假,回到住处后,金正太立刻拿方才去药局买来的消肿药膏帮恬敏柔抚伤处。

    “嘶……噢,好痛!”她瑟缩了下,瘪嘴痛呼。

    “一群浑蛋!”他忍不住斥骂。

    她脸颊上怵目惊心的红肿,透露了对方下手有多重。早知道,他应该多补几拳、多踹几脚送给他们,最好,也能亲自送上几拳给那个什么米粒,因为她才是罪魁祸首。

    不过不要紧,他一定要把他们告到翻过去!让他们得到真正的教训。

    “你有没有哪里受伤?”恬敏也检视着他的脸和身体。

    “没有,那种肉脚不可能伤得到我。”他自负骄傲地说,手里的动作没忘记要继续。

    恬敏勾起几不可察的笑容,因为脸颊肿起来,笑太开会很痛。“没想到你那么会打耶!”

    “呵……有没有很崇拜我?”他打趣地问。

    “有~~”她斜睇他,拖长了尾音应,被他逗得想笑,又得压抑上扬的嘴角。

    “以后要叫我英雄。”他得意得尾椎都翘起来了。

    “英雄~~”她顺从他的要求。

    那娇声叫唤,听得他骨头都酥了,金正太凝视她,想要亲吻她可爱的嘴巴,可是又顾虑可能牵痛她的脸颊,最后只好改吻她的额头,以示对她的怜爱。

    今天的事,别说她受惊了,连他也吓坏了!真不敢想象,他若是没有来台湾、没有在她身边,后果会是如何?

    如果她就这样发生了意外,那他再懊悔也来不及了呀!

    不行!他得把她绑在身边,他要就近照顾她,不能再让她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和委屈。

    “恬敏,你愿意让我当你永远的英雄吗?”他目光深情的瞅凝着她,说这句话时,嗓音像令人迷醉的醇酒。

    “永远?”恬敏一怔,旋即才意会他这话的真正意思,不禁怦然心动。“你是说永远?”

    “对。”他笃定回答,随即真情告白。“我不想一颗心老是悬在半空中挂念你,我希望你能待在我的身边,我们一起生活,分享所有事情,我保证会当你永远的英雄,保护你,呵护你,好吗?”

    “你、你在跟我求婚?”出乎意料,她好惊讶,眨巴着大眼呆望着他。

    “没错,我在跟你求婚,嫁给我吧!”他单脚跪在她跟前,拿出方才逛街时偷偷去买的钻戒。

    她又愣愣地问:“要搬到韩国去吗。”

    虽然她曾经想过,有一天,他们恋情开花结果时,她要嫁鸡随鸡,搬到韩国定居去,但没想到会这么快。

    “嗯。我在韩国有房子,不过,你若是想回台湾,我们随时可以安排时间回来。”他牵握住她的手,表现最大诚意。

    她噘着唇,瞅着他问:“那你去拍戏时,我一个人会孤单要怎么办?”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也很乐意让你跟着我四处跑。”他咧开嘴笑,这是最好不过了!

    恬敏睨着半跪在地的他,和那只简单大方却因爱情的映衬而绽放光芒的钻戒,心里衍生出勇气,同时蠢蠢欲动。

    “在我的脸颊肿得像面龟的时候求婚,好像有点不浪漫耶!”她撒娇地说着。

    “放心,在我眼里,你是最可爱漂亮的。”他轻轻的摸了摸她红肿的脸颊。有了想共度一生的决定,美丑似乎不再是重点。“坦白讲,在认识你之前,我—点也不认为自己会在这一年有结婚的打算,但是爱上你之后,我只想天天都能看到你、碰到你,那种欲望,强烈得连我自己都讶异。”

    恬敏不禁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但却是因为被他的话感动。

    “好肉麻哦!”说的人没有不好意思,她听的人都不好意思了。

    “我说的是真的。”他一脸认真。“你要是不答应我,会害我无心公事,手上这部片就不知什么时候才能顺利完成了。”

    “哼,威胁。”她皱鼻,但一颗心却甜得像浸进了蜂蜜里。“看起来,你好像早就有预谋了?”

    “结婚是多么神圣的事,我当然要提早想清楚计划啊!”决定求婚可不是冲动行事,他是认真思考过的。

    心里被喜悦的情绪涨得好满,她情不自禁的扬起微笑,娇美眼眸睨看他一眼,随即低头打量着他拿的钻戒,却迟迟没有动手,把金正太急得不得了。

    “答不答应,快说嘛。”他好心急,不禁催促。

    “哪有人这么没耐性的!”她娇羞的嗔怪。

    “我有多着急,就代表有多紧张你啊。”为了拐到娇妻,他卯起来说尽甜言蜜语,“嫁给我,好不好?”

    她瞅看他颧骨上可疑的红晕,莞尔的笑开了。

    “好。”伸出柔荑,她愿意让他套牢。

    眼见她伸出手同意了,金正太喜出望外,忙不迭取出钻戒,戴上她手上属于他的位置。

    “太好了!你明天就辞职,我多留几天去拜访你的父母,跟他们提亲,我要给你一个最棒的婚礼,我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你是我金正太最爱最爱的女人……”太兴奋,他滔滔不绝的计划着,嘴巴却被她献上的甜蜜小嘴给堵住。

    她深爱的男人用疼惜的心情宠爱着她,是多么幸福甜蜜的事啊!

    恬敏温柔的吮吻他的唇办,浓情密意溢于言表。

    “金正太,我爱你。”片刻,她拉开些许距离,泪光闪闪的凝着他,语落,再度封缄这最真挚的爱语。

    只要拥有彼此的爱,别说是韩国了,就算是天涯海角她都愿意追随呀!

    【全书完】

    编注:

    ☆关于新悦饭店总经理毕世纬和秘书范唯妮的爱情故事,请看【邱比特凸槌1】——花蝶1116《别来瞎搅和》。

    ☆阙于新悦饭店主厨谭加达和松鹤园经理席之娴的爱情故事,请看【邱比特凸槌2】——花蝶1127《不准越过界》。

    ☆关于新悦饭店自助餐厅经理梁成宥和领台小姐甄心繶的爱情故事,请看【邱比特凸槌3】——《何必假惺惺》。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用不着使坏最新章节 | 用不着使坏全文阅读 | 用不着使坏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