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扑倒小绵羊 > 第十章

扑倒小绵羊 第十章 作者 : 陶乐思

    冷不防一记刻意放软的娇嗲嗓音,吓出方国泰一身鸡皮疙瘩,差点从客厅沙发摔下来。

    “妳不感冒了吗?我待会去拿点药给妳。”方国泰放下晚报,蹙眉看着妻子,直觉说道。

    “啧,不是啦!”毛秀群立刻变脸,没好气的嗔瞪他。“你才应该找找看有没有治不解风情兼古板八股的药来吃。”

    明显的嫌弃让他撇嘴问:“又怎么了?”

    “难得准时下班回家,你就只会像木头似的坐在那里看报纸吗?”她故意抱怨他无趣,为之后的目的铺路。

    什么意思?

    方国泰一顿,随即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那妳先去洗澡把。”老婆有需求,当老公的当然要配合了。

    “我干么要洗澡?”什么跟什么呀!毛秀群不解地问,未几,也迅速反应过来,翻了个大白眼。“嗟!你有毛病啊?我又不是指那件事。”

    “不然呢?”

    毛秀群迅速扬起笑脸,讨好的坐到丈夫身边。“欸,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约会。”

    “约会?”没想到这字眼会用在老夫老妻身上,方国泰纳闷的睨她。“什么地方?”

    “反正不会把你卖掉,跟我去就知道了。”她说风就是雨的拉着他去换衣服,夫妻俩兴致勃勃的出门。

    五十分钟后——

    “妳说的就是这里啊!”方国泰环顾四周,随口问。

    “是啊,不错吧?”毛秀群笑咪咪地说。

    “是还不错的样子,不过,妳是怎么知道这地方的?”他很纳闷妻子居然跟得上流行,连这种有演唱表演的餐厅都知道,敢情是他落伍了?

    “呃……路过看到就进来坐坐,觉得很不错所以就带你来啊!”还不能坦白,她只好瞎掰。

    方国泰没多说什么,继续浏览周遭环境,觉得这里的设计布置让人感到很舒服,然后又悄悄观察这里的客人,发现普遍水平都不错,没有

    那些奇装异服、放浪形骸的客人,比起印象中复杂的夜店要单纯许多。

    他们向服务生点了东西,心情愉快的听着歌手唱歌,方国泰在妻子的起哄下,兴致一来,还向歌手点了两首西洋经典老歌。

    “这家店营业到三点耶,这样也算是夜店吧?”毛秀群压低嗓音,倾身问着对座的丈夫。

    “算吧。”方国泰耸耸肩,专注聆听的模样像是很享受这样放松惬意的氛围。

    毛秀群将他的反应看在眼里,心中暗喜他也中意这里。

    “可是你不是说夜店都很乱很复杂的吗?”她佯装不了解。

    “要分类型吧,这里跟一般那种PUB、舞台不一样。”他答得像是颇有研究,忘了自己之前只凭着刻板印象就嫌弃潘达琳的事业。

    “所以你觉得这里不会很复杂喽?”她继续套话。

    方国泰露出笑容。“不会啦,还满好的,我们以后有空也可以常来。”老夫老妻也要培养感情,偶尔约会一下、放松一下。

    “太好了。”毛秀群开心的眉开眼笑。从一开始还不错,到现在变成满好的,明显更满意了。

    这是她的计划,先扭转老公对夜店的既定印象,亲自来感受潘达琳经营的音乐餐厅,然后让他在这儿跟潘达琳碰面……不过,他们都已经

    待了一个小时了,怎么都还没看见潘达琳呢?

    “肚子饿吗?要不要点些东西吃?”方国泰瞧见别桌的菜色,感兴趣的提议。

    “都好哇!”毛秀群招手要了菜单给他,让他自己挑选。

    “毛大姊,妳又来啦!”刚进店里巡视,潘达琳发现了毛秀群,开心的立刻过来打招呼,那热情轻快的嗓音让人感觉到她的真心欢迎。

    她们那天聊得很愉快,彼此都改以亲切的称呼,不过方国泰却听得很不习惯。

    大姊?啧啧!什么时候跟人家混这么熟了?方国泰从菜单上抬眸,蹙眉看了妻子一眼。

    “对啊,我今天还把我老公给带来了。”毛秀群无视他的目光,向潘达琳指了指就在她前方的方国泰。

    因为位置关系,走道较狭窄,潘达琳没办法站在桌旁,只能站在方国泰的斜后方。

    “那该怎么称呼呢?”潘达琳弯弯身,想跟他打招呼。

    方国泰也侧坐转头,抬眸一看,震愕得一时忘了反应:而潘达琳也没好到哪儿去,惊讶的瞠圆了眼睛。

    “方、方伯伯?”一见到方国泰,无形的压力就令她紧张的结巴。

    “妳怎么会在这里?”方国泰还处在震惊中。

    毛秀群调的代答:“奇怪,人家是老板,当然在这里啊!”呵呵……他们的反应真有趣!

    “她?这家店就是她开的?”方国泰一下看向妻子,一下看向潘达琳,更错愕了。“妳经营的夜店就是这里?”这家店的规模可不算小啊!

    两人分别对他点了点头。

    潘达琳惶恐的看着方国泰,赫然顿悟一个事实——毛大姐的老公是慎行的父亲,那么……

    “毛大姊岂不是慎行的妈妈?”她指着毛秀群惊问。

    “对啊!”毛秀群不再隐瞒,像个顽童似的咧嘴笑着。

    潘达琳呆住,魂都吓飞外层空间去了。

    老天,她居然跟慎行的妈妈以姊妹相称?这笑话闹得可够大了!

    她一定是为了观察她而来的,所以没有表明身份……糟糕,她那天有没有说什么不好的话?表现得还好吧?会不会很没礼貌?

    “那我怎么可以叫你毛大姊?我要称呼妳方妈妈才行啊!”她反应过来,急忙改口。

    “叫大姊好像比较年轻哦?”毛秀群失笑。

    方国泰不认同的横瞪妻子一眼,毛秀群一点也不怕的笑睇向他。

    “所以妳是故意把我带来这里的?”方国泰提出怀疑。

    “是啊,我自己先来看过,也隐瞒身份跟达琳认识聊天,发现一切都不如你所说的那样,所以想让你自己来看看这里。”毛秀群不疾不徐的

    解释着,她知道儿子那晚回家所说的话,丈夫是有听进去的,只不过碍于父亲的威严,他找不到台阶可下,只能硬在哪里。

    方国泰明知被妻子设计了,也无可奈何,不过,不只他被蒙在鼓里,潘达琳看来也毫不知情,否则现在不会一副被吓傻的样子。

    “那妳就直接说要来她的店瞧瞧就好了,干么搞神秘?”他只能揪小辫子意思意思抗议。

    “拜托,我还不了解你吗?真的直说,你才不会来咧!”毛秀群给他吐槽,随即伸手把潘达琳拉到她身旁座位坐下,故意把丈夫说过的话再重复一遍。“达琳,妳知道吗?他刚刚称赞妳这家店很不错,不像一般夜店那么复杂,还约我以后可以常来哦!”

    “真的吗?”潘达琳欣喜的扬起笑容,看向印象中严肃冷酷的方国泰,表达内心想法。“方伯伯,很高兴你认同我这间店。”

    “嗯。”方国泰闷闷的应声。

    潘达琳发现到他对于自己说过的称赞感到赫然,却又无法否认,只能不情不愿的撇着嘴角,不过,这比起初次见面时的严厉已经好太多了。

    “老公啊,现在环境复杂这一点已经不是问题了,至于你说举止轻浮的部分,我发现她是率真豪爽的成分居多,现在应对时还是保持了距离,若是以轻浮来形容实在太苛刻了,况且,她这样的性格很好啊,我们慎行的个性有时候闷了点,两个人刚好可以互补。你不要太固执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嘛,慎行喜欢最重要啊!”

    毛秀群一步步消灭他的成见,帮孩子们说话。

    方国泰面无表情,默然无语,害毛秀群的潘达琳跟着一颗心吊在半空中。

    “方伯伯,我跟慎行目前只是在交往当中,在还没有论及婚嫁之前,你有足够的时间先认识我、了解我,如果到时候,你还是觉得我真的那么不可取,那你在反对也不迟啊!”潘达琳也努力的为自己争取鲍平的机会。

    “老公,达琳真的是个讨人喜欢的女孩……”毛秀群接力游说。

    “行了行了,别再说了!”方国泰不耐的喊停。“妳们一搭一唱的,听得我头都痛了。”

    “那你到底怎么样嘛?”毛秀群催促他说出一个明确的答案。

    “妳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样?”他像是非常无奈,受到压力才妥协。

    毛秀群开心的向潘达琳宣布:“妳方伯伯答应了。”

    “谢谢方伯伯。”潘达琳喜形于色的道谢,终于拨云见日。

    她以为慎行父亲的问题不知得拖到何年何月才能解决,毕竟慎行之前回家沟通的结果不是很好,没想到就在今天有了大逆转,而方妈妈是最大功臣。

    “别谢那么快,我还要看妳表现呢。”即使同意了,方国泰还是嘴硬。

    “达琳,他刚刚说肚子饿,给妳去表现吧!”毛秀群朝她眨眨眼,给她表现机会,要她去张罗。

    “好,我这就去叫厨房做几道私房菜来。”潘达琳殷勤的马上行动,把之前所受的批评全都抛在脑后。

    她爱方慎行,所以也要爱他的父母,为了讨好他们而努力,她也会觉得甘之如饴。

    来日方长,她相信自己是不差的,只要用心,她有绝对的把握让方国泰认同她、喜欢她!

    时间飞逝,转眼就是新的一年,农历春节家家户户忙着过新年,大街小巷都充满了热闹的气息。

    “寂寞边界”在过年时店休一周,圣恩医院也从除夕当晚休诊到农历初五,只剩急症室没休息。

    方慎行和潘达琳交往,依旧甜蜜顺利,连架也从没吵过;至于和长辈的互动,也有如倒吃甘蔗,渐入佳境。

    初一上午,潘达琳到方家拜年,吃了午餐之后,和方慎行一起出门约会。

    “妳到我家拜年,赚了不少钱哦!”驾驶座上的方慎行,一边利落躁控着方向盘。一边笑着调

    “呵呵……你爸妈也真是的,我都已经是大人了,还给我红包。”容光焕发的潘达琳笑得像蜂蜜一样甜,好奇的看看红包金额,随即感动的惊呼:“天哪,他们都包五千元耶!”

    五千元对她来说只是小数目,长辈的心意才是最珍贵的。

    尤其方伯伯的金额竟和疼爱她如亲女儿的方妈妈一样多,这应该代表他已经喜欢她了吧?

    “哇!妳还没进我家,就收到大红包哦!”看见心爱的女人也受他父母疼爱,方慎行比她本人还高兴。

    她喜孜孜的收起红包,觉得幸福已经把她牢牢包围。

    “你别嫉妒哦,晚上我请你吃大餐。”她故意跩跩说道。

    “妳太贼了!明明说好晚上要去妳家拜年,妳是想要用妳家现成的晚餐打发我吧?”他立刻抓包。

    在这段期间,他也去正式拜会过达琳的父母亲,所以两人现在的交往是经过双方父母的同意及祝福的。

    她偷笑,被发现了。“那不然明天么!”

    “过年每天都吃吃吃,感觉会胖上五公斤。”他伸手捏捏她的脸蛋。

    “啊,我们初五去爬山好了。”她心血来潮的提议。

    现在的她,因为受到方慎行的影响,已经不再视爬山为畏途,而且也从原本的旱鸭子,变成可以游上一、两百公尺的小海豚了。

    方慎行想了想,脑中同时浮现最近经常冒出的念头。

    “好,因为隔天要开工,最好别太累,所以我们去爬纪念山。”他们把当初第一次约会的那座山取名为纪念山。

    “你决定就好。”反正只要有他在身旁,即便是座有难度的山,她也有办法攻顶。

    方慎行一边开车,一边开始计划,打算让他们的纪念山,在纪念另一件更有意义的事情!

    农历初五,寒流报到,冷的人皮皮挫,说话都会冒白烟,这种天气窝在被窝最好,方慎行和潘达琳却要去爬山,恋爱的人果然是疯子,啥米拢不惊。

    “我昨天约阿莫和凯罗她们一起来爬山,结果她们说什么你知道吗?”潘达琳穿得像只圆滚滚的北极熊,头戴毛线帽和耳罩,跟方慎行边爬山边聊天。

    “什么?”他光是问就想笑了,因为绝对没好话。

    “她们说不想当神经病的电灯泡。”她没好气的宣布答案。

    她是想说过年都没有找好友聚聚,好像有点见色忘友,所以想把握机会顺道一起出游,哪知道好意还被骂,真衰!

    “她们会说我们是神经病,好像也不是没有道理耶!”方慎行前后看看,都没有爬山运动同好,也怀疑来的不是时候。

    不过,来都来了,该准备的,他昨天已经先来过一趟,都安排好了,所以也不能取消。

    “没关系啦,没人有没人的好处嘛,很安静啊,好像这世界上只有我们两个人。”她挽住他的手臂,螓首倚在他的肩头,享受着深处大自然的轻松愉快。

    “也对,要干么都没人看见。”他冷不防的深深吻住她。

    “想哪里去了?愈来愈色了你!”她娇喘吁吁的推了他一把,大步向前走。

    方慎行在后头朗笑出声,跟上她的脚步,故意伸手攻击,逗着她玩。

    他们一路嬉笑,不知不觉就爬上了顶端,因为天气不好,山顶一片雾蒙蒙、白茫茫的,但气氛还是很不错,他们找了一块大石头坐下。

    “煮泡面喽!”潘达琳帮方慎行拿下身后的背包,拿出携带式的瓦斯炉具和小兵子,以及两包泡面和一瓶矿泉水,却另外发现以往爬山没带过的东西,纳闷发问:“你带铲子要做什么?”

    “我们来玩个游戏吧!”他把东西都搁下,拿着铲子拉着她走到附近的一棵大树下。

    “什么游戏?”没想到另外有节目,潘达琳也兴致勃勃。

    他抿着神秘笑容说:“挖宝藏。”

    “这里哪有什么宝藏?”她嗤笑。

    “妳挖挖看嘛!”他鼓吹,指了个地方要她蹲下。“妳在这儿挖,我去煮面给妳吃。”

    “你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她莞尔的斜睇他一眼,还是依言照做,她很好奇他安排了什么惊喜。“该不会是想吓我吧?泥土里不都是蚯蚓、蚂蚁这类恶心的东西吗?”

    她挖呀挖,嘴里嘀嘀咕咕,手被泥土弄得脏兮兮,知道泡面的香味传来,她也挖到了一个约莫十公分立方的透明塑料盒,盒子里还有一个深蓝色的绒盒。

    “什么呀?”她转头觑了他一眼,也不告诉他挖到了,丌自丢下铲子,拍掉塑料盒的泥巴,双手在裤子上抹了抹,再拿出里面的绒盒,兴奋又好气的打开来——

    钻戒!一只秀气高雅的钻石戒指!

    “好漂亮!”她忍不住惊呼,拿出来在日光下欣赏,不知道自己亮晶晶的眼睛比钻戒还要璀璨。

    她自己戴上,刚刚好的指围让她露出微笑。

    “慎行,我挖到宝藏了!”

    他坐在大石头上笑望着正展示手中钻戒的潘达琳——她整个人沐浴在山岚中,笑得幸福洋溢,像是山中精灵般美丽,令人心动。

    “喜欢吗?”他扬声问。

    “当然喜欢。”她重重点头,蹦蹦跳跳的回到大石头边来。“你什么时候戒指埋在这里的?”

    “昨天。”他笑。

    “那不就连爬两天山?你不累哦!”她惊呼。

    “这么重要的事,怎么可以嫌累。”想到她接到惊喜时的笑容,他忙得很开心。

    “什么重要的事?”她还没搞清楚状况,只以为是一般礼物。

    “求婚啊!”他一把将站着的她拉近,深情凝望,冷不防的接着开口:“达琳,我们结婚吧!”

    “嗄?”她张口结舌,没有心理准备,讶异极了。

    “我希望和妳一起度过每一天每一年,直到我们都老了,还能像那些来爬山的阿公阿嬷一样,挽着彼此的手,脚步一致的慢慢走……”他叙说着心里的梦想。

    她随着他醇厚的嗓音进入他勾勒的美景当中,寒流完全不敌她心湖中淌流的暖甜感受。

    “那如果我老了,变丑了,身材变形了,你还会像现在这么疼我吗?”她手臂圈住他颈项,撒娇问道。

    “当然会,自己的老婆不疼要疼谁?”他拍拍她的**,脸上漾满了对她的宠爱之情。

    “这么快就叫老婆啦?”她娇羞地说,其实爱听得不得了。

    “妳不知道我预习多久了。”他不在意她的调恺,还大方承认。

    “人家求婚是高级餐厅、烛光晚餐,我怎么是荒郊野外吃泡面?还得自己辛苦的把戒指挖出来,搞得双手脏兮兮。”她故意噘唇抱怨。

    方慎行哈哈大笑,听起来好像真的凄惨又哀怨。

    “待会儿下山就补妳烛光晚餐。”他也舍不得亏待她。

    “不用了啦,我开玩笑的。”她啄了下他的唇,很感动他的用心。“其实我很喜欢你的安排,这与众不同的过程会让我永生难忘。”

    方慎行松了口气,还真怕她不喜欢这安排。

    “那妳决定答应我了吗?”他再次认真的询问。

    “我想不出有什么不答应你的理由。”她嫣然一笑,幸福光采在眼底闪耀。

    “我爱妳,达琳。”方慎行开心得嘴角几乎要咧到耳朵去了。

    “我也爱你。”她垂首,额头和他相抵,鼻尖跟他磨蹭,心,也与他相印。

    找到对的人,就能幸福一辈子!

    而他们,就是在茫茫人海中,注定要相遇相爱的那个对的人。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扑倒小绵羊最新章节 | 扑倒小绵羊全文阅读 | 扑倒小绵羊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