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误惹喷火龙 > 第十章

误惹喷火龙 第十章 作者 : 陶乐思

    “你们怎么突然跑来了?”看见好友来访,俞凯罗十分意外。

    “还说呢,你昨晚跑到厨房发飙,也没跟我们讲清楚就又走了,难道不知道我们会担心吗?”潘达琳走进卧室,担忧的看着一脸憔悴、眼皮浮肿的凯罗。

    俞凯罗扯出笑容。“发飙?有这么恐怖吗?”因为暍醉了,详细过程并不清楚,记得的只有片段。

    “有。”随后进入的莫虹渊很肯定的回答,忍不住调笑道:“我现在才知道,平时最温和的人,爆发力才是最惊人的,就像火山爆发。”

    “因为我很生气嘛!”俞凯罗咕哝,才想关门,赫然发现还有一个陌生人,不禁讶异瞠眸。

    “凯、凯罗姊。”巧玲尴尬的颔首打招呼。

    “你是谁?!”她蹙眉打量多冒出来的人。她这么称呼,可见认识她……她忽然觉得这人有点眼熟。

    “先进来再说吧。”莫虹渊向巧玲招手。

    俞凯罗纳闷的关上门,看着她的身影,愈来愈觉得好像看过她。

    “她叫巧玲,是很重要的人。”潘达琳微笑招呼巧玲落坐,对她没有敌意,反而对她的遭遇也相当同情。

    俞凯罗更疑惑了,这时刚好帮佣送来茶饮,中断她们的谈话,等帮佣离开,她才提出疑问。

    “重要的人是什么意思?”

    “你不是说亲眼看见蒋老大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吗?怎么认不出她呢?”莫虹渊提示的反问。

    俞凯罗一怔,猛看向巧玲,终于知道为何觉得眼熟了。

    她立即启动自我保护机制,愠怒地问:“你们带她来做什么?”男朋友被她抢走,难道连她的好朋友也被她抢走?

    “欵,冷静点,我们会带她来,当然是有理由的啊!”潘达琳拉她坐下,以免她又做出什么冲动的行为——昨天的凯罗真是跌破大家眼镜了。

    “巧玲,你自己跟她说吧。”阿莫鼓励的拍了下巧玲。

    巧玲点点头,歉然的看向俞凯罗。

    “凯罗姊,你误会我跟蒋大哥了,我以前是他的手下,而且一个人上台北工作,所以他很照顾我,但我们完全没有暧昧关系,最近会一直麻烦他,是因为我男朋友喝酒之后会动手打我……”她摘下太阳眼镜,泛红的眼球、瘀青的眼角,以及脱下针织外套后、luo臂上令人沭目惊心的青紫,证明她说的话的可信度。

    “老天!”俞凯罗忍不住捂住嘴低呼。她想起撞见他们那天,她也是戴着太阳眼睛,原来是为了遮掩眼上的伤!

    确定她看清楚了,巧玲才缓缓再穿上外套。

    “我的朋友都怕我男朋友找麻烦,所以不太敢帮我,我只能向蒋大哥求助,你会看见蒋大哥陪我上妇产科,那是因为……”巧玲说着说着,悲从中来,忍不住哽咽,潘达琳立刻安慰的拍拍她,错愕的俞凯罗也立刻取来面纸给她。

    “前一晚我又被我男友打,隔天中午我肚子开始痛,还有出血的状况,去妇产科之后才知道,宝宝留不住了,所以医生建议我马上做手术。”

    俞凯罗不敢置信的摇头。“你男朋友知道你有孩子了吗?”怎么会有这么可恶的男人?!居然把女朋友打到流产?

    “知道。”巧玲答。

    “知道还打你?!”俞凯罗震惊的扬高语调,替她感到不平。“那他知道他打掉了孩子吗?”

    巧玲摇了摇头,悲哀的扯唇。“会动手这样打我,就代表他根本不在乎,所以就算知道了又如何?

    “真恶劣,日恩见到他,有没有帮你多揍他几拳?”俞凯罗义愤填膺地在空中挥了一拳,忘了巧玲是之前怨恨的对象。

    巧玲笑出来,点头如捣蒜,用分享秘密的表情回答:“有。”

    俞凯罗满意的微笑,下愧是正气凛然的蒋日恩。

    “那……医生有没有说动过流产手术以后,要怎么调理身体?”她忍不住心软的关问。

    听到凯罗这么问,潘达琳和莫虹渊不禁相视而笑,巧玲也感到受宠若惊,满心温暖。

    凯罗姊果然是个可爱又善良的女人,难怪蒋大哥会爱上地!

    “谢谢你的关心,我只要多休息就行了。”巧玲感动地答。

    “你……”俞凯罗看着她受伤的眼睛,打心底劝她。“那个不懂得珍惜你的男朋友,不要也罢,千万不要傻得再回他身边。”

    “我知道,这次我已经彻底死心了。”巧玲点点头,想起蒋大哥也跟她说过相同的话。“凯罗姊,你有一个很珍惜你的男朋友,如果因为误会而破坏了感情,就太不值得了。”

    俞凯罗一怔。对厚,刚刚听巧玲的遭遇太震惊,都差点忘了日恩了。

    其实,她心里的重石和乌云,已经随着方才巧玲的叙述不知不觉的消失了。

    现在她知道是误会一场,明白以蒋日恩的个性,的确会仗义相肋,只不过,他应该告诉她的,她也可以一起帮忙,要是早知道,她也不用白白伤心难过了!

    “是啊,蒋老大紧张死了,打你电话不通,就缠着我们俩不放,拚了命解释,非要我们把巧玲偷渡进来,让她把事实告诉你。”潘达琳附和道,想到蒋日恩昨晚的模样,忍不住发噱。

    “凯罗姊,请你原谅蒋大哥,害你们这样都是我不好,对不起。”巧玲双手合十,拜托她消气。

    “我知道了。”她释怀的绽开笑容,以为即将夭折的恋情原来毫无损伤,她心情已然好转。

    “那你现在打电话给他吧,他正在家里等消息呢!”巧玲开心的催促。

    俞凯罗却好整以暇的端起茶饮浅啜,一点也不着急。

    “虽然确定他没有对不起我,但他对我不坦白,要惩罚一下。”心碎的感觉承受那么多天,也要让他尝尝着急的滋味。

    “也对,所以他昨天被马钤薯砸到额头肿起来也是活该。”莫虹渊赞成小小教训蒋日恩,不然凯罗这颗软柿子会被他吃死死。

    “被马钤薯砸到额头?”俞凯罗诧异又担心地问。

    “不只马钤薯咧,还有葱啊、蒜啊、辣椒、番茄哩!”潘达琳大笑。“还好店里没有榴楗!”

    “不过有凤梨耶,凯罗没拿实在太可惜了!”解决了正经事,莫虹渊跟着开玩笑。

    “是我砸的?”俞凯罗忘了自己做了什么好事。

    “我现在才知道你的运动神经很好捏,准得不得了。”潘达琳没有正面回答,但已明显指出凶手。

    她竟然这么凶暴?喔!可怜的日恩……俞凯罗张口结舌,未几,起身想找手机,却被莫虹渊给挡住。

    莫虹渊凉凉提醒她。“刚刚是谁说要惩罚一下的?”转眼就忘了啊?

    俞凯罗干笑,乖乖坐下。

    “女人当自强,争气点,该教训的时候就别心软。”莫虹渊难得笑咪咪,却是在鼓吹凯罗硬起来。

    “对,这句话,巧玲也要听进心里。”潘达琳附和,顺便教教小妹妹。

    “嗯嗯嗯。”巧玲很受教,点头如捣蒜。

    四个女人聊开来,变成愉快的下午茶,至于男人,暂时就抛到九霄云外去吧!

    “凯罗!你要出去?”

    俞凯罗才步入客厅,就被妈妈紧张的声音给唤住。

    “嗯,一直闷在家里也不是办法,该出去走走了。”其实她想去找蒋日恩,不过不想临出门又跟妈妈不愉快,所以避免提他。

    俞母心一震,神色恐慌。

    她……真的决定了吗?这可怎么办才好?

    昨天下午潘达琳她们来找凯罗,她后来有上楼在门外偷听,可都怪家里的建材太高级,隔音效果太好,她没办法很清楚的听见她们的谈话,只零零落落的捕捉到片段。不过,光是片段,就足以今她寝食难安了!

    什么妇产科、医生、做手术、流产……听得她冷汗直流,一颗心荡到谷底,拼凑出令她震惊的事实——那就是凯罗已经和那个厨师有了孩子,但她却在考虑把孩子拿掉。

    一定是这样,所以凯罗这几天才会郁郁寡欢,借酒浇愁。

    可她明明很喜欢那个厨师,为什么会有拿掉小孩的想法?

    她想来想去,发现问题似乎出在她这里,怀疑是自己的反对,才会逼得女儿这么做……

    她从昨天就一直留意着凯罗的动向,生怕她一出门,就去做那可怕的事,同时,也重新思考关于凯罗的终身幸福,和她目前交往的对象。

    先前的反对,在怀孕事件的刺激下,已产生截然不同的想法。

    “要去哪儿走走?妈妈陪你一块去啊!”俞母拉住她,担心她一个人跑去做出会后悔的事。

    俞凯罗奇怪的看向母亲。

    “妈,我现在要去的地方,你去不方便。”她委婉拒绝。她是要去蒋日恩家,妈妈怎么能去?

    闻言,俞母又是一惊。

    有什么地方,她去不方便?喔,老天!她一定是想去妇产科了!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凯罗,你听妈说,千万不要冲动,仔细考虑清楚,不要做出伤害自己身体的事。”把女儿拉到沙发落坐,俞母语重心长的劝阻。

    “呃……”大型问号出现在头顶,俞凯罗听得雾煞煞。“妈,我怎么都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啊?”

    “唉!你不用再隐瞒了,我都已经知道了。”俞母无奈的叹口气,像是被打败了。

    “隐瞒什么?你愈说我愈糊涂了!”她疑惑的皱起眉。奇怪,好像在鸡同鸭讲哦!

    俞母还是把她的反应,当成是故意隐瞒,于是兀自说出已改变的想法——

    “既然你肚子里有了那个人的骨肉,妈妈再反对下去也似乎太不近人情了,你们就在一起吧,千万不要去想什么堕胎的事情。改天找个时问,叫他来家里,把婚事谈一谈吧。”今非昔比,她现在反而比较怕女儿被人家始乱终弃哩!生女儿真是吃亏啊!

    “我没有……”俞凯罗想否认,但脑袋瓜随即闪过一记灵光,终于搞清楚状况。

    大概是母亲昨天听到了她们谈话中的几个关键字,然后自动套用在她身上,以为她怀了身孕,想要去拿掉,所以母亲现在在劝她不要冲动,而且还因此接受了蒋日恩的存在?

    欵,何不将错就错呢?暂时让妈妈误会,先接受了蒋日恩,答应他们两人交往,之后再说出事实。

    太好了!不但蒋日恩没有辜负她,连妈妈反对的问题都意外的获得解决,这次还真是因祸得福啊!

    “妈,你愿意接受他了吗?”俞凯罗欣喜的握住母亲的手。

    “你都有了,我还能不接受吗?”俞母没好气的横睇向她。“所以你不能去做傻事哦!”

    “你放心,我不会做傻事的!”她狡猾的没有正面回应怀孕的事情,向母亲称赞心上人。“等你多了解日恩以后,就会知道他是个好人了。”

    妈妈对不起喽,我得争取自己的幸福!她暗自忏悔。

    “这另一半是你自己挑的,以后好坏你自己负责,可别后悔。”

    见女儿从头到尾都如此维护那男人,她也想通看开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不是吗?身分背景的确不是首要条件,能好好对待凯罗才是最重要的!

    俞凯罗俏皮的皱鼻眨眼笑开怀。“我的眼光很好,不会后悔的。”真好,所有烦恼困扰全都在这两天里烟消云散了!

    俞母没辙的笑啐:“啧啧,这样就眉开眼笑啦?”

    “当然啦!”她也不害羞的承认,搂住母亲献上一个吻。“谢谢妈为了我愿意改变想法。”

    见女儿重拾笑容,俞母的心情也跟着变得开朗。

    对一个母亲而言,儿女的幸福与快乐比什么都重要,只要那男人能带给女儿幸福与快乐,那她也没什么好奢求了!

    无心工作,蒋日恩也请了年假窝在家中,尝到了俞凯罗食不知味、无法入眠的滋味。

    潘达琳、莫虹渊和巧玲那三个女人,本来是他请去的说客,可后来不知吃错了什么药,竟然像约定好似的,全都不告诉他是否有谈出什么结果,害他忐忑担忧,坐立难安,烦躁的想拿大声公冲到俞家去,直接吼出解释。

    到底,凯罗知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到底,她原谅他了没有?

    还是,她依然不相信,认为他负心?

    心里悬着凯罗,又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像只受困的野兽,来来回回的踱步,几乎把地板给踱出凹痕。

    再打电话吧!他想。即使知道一定跟之前一样打不通,但在这苦无对策的时候,这是唯一的办法。

    掏出手机,按下重拨键,他怀着一丝希望,又矛盾的不敢抱希望,聆听着音乐铃声。

    片刻,就在他以为电话差不多要转语音信箱或断掉的时候,彼端居然传来了一记轻柔嗓音。

    “喂?”

    “喂?”出乎意料,蒋日恩反应不过来,差点就反射的切断通话。“喂喂喂?”

    “我听得到,你干么一直喂啦!”俞凯罗忍住笑,光是单音节就可以听得出他的紧张。

    “凯、凯罗,你终于听电话了。”联络到她,很高兴,但也忽然紧张的结巴。这是近乡情怯的情怀吧。“我打电话打得指纹都快要磨平了。”

    “夸张!”她笑啐。

    “你见过巧玲了吧?”他急问正事。

    “嗯。”相较于他的紧张,她显得泰然自若得多。

    他继续追问:“那你听过她的解释了吧?”

    “嗯。”她还是淡淡地应。

    “呃……”蒋日恩不禁顿了顿,见了巧玲,又听了解释,应该知道是一场误会了,怎么口气还是这么冷冰冰的?害他都不知道要接什么话了。“那你是不是原谅我了?”

    “你在哪里?”她没回答,接下发言权。

    “我?在家里啊。”他想也没想地答.

    “那太好了,如果你出来迎接我,我就原谅你。”她没头没尾的提出要求。

    蒋日恩一愣,须臾,恍然大悟的反应过来,三步并作两步的冲出大门,站在电梯前面等候。

    “你来了?!”看着往上升的电梯楼层,他觉得自己的心脏竟扑通扑通跳得好快。“就是这班电梯吗?”

    “你猜啊!”她心情很好的轻笑。

    他双眼眨也不眨的盯着电梯跳动的数字,当数字跳到他所住的楼层时,他不禁屏住了呼吸。

    电梯门板向左右滑开,巧笑倩兮的俞凯罗正摇摇手机立于其中,蒋日恩眼睛一亮,心湖震荡,不由分说的一把将她抓出电梯,以失而复得的冲动紧紧拥住她。

    “咳咳咳……”胸腔的空气被挤光,俞凯罗哭笑不得的干咳抗议。“我的肋骨快被你勒断了啦!”

    她是很高兴他见到她如此欢喜啦,但他力气太大了,她小小一只,承受不起啊!

    蒋日恩只愿意稍微放轻一点点力道,然后怕她转眼就落跑似的,把她掳进屋子里,关上大门。

    “放开我啦!”她推开他,忍不住埋怨的横睇他一眼。

    “你刚刚说我如果出门迎接你,你就原谅我的。”他立刻提醒她开过支票。

    “还敢说哦!撒谎的小木偶!”她怪他不坦白。

    他故意顽皮的抬手敬礼。“对不起,有了这次经验,下次不敢了。”

    “认错还认得真快哩!”算他识时务,俞凯罗抿起一弯笑。

    “大丈夫能屈能伸,既然做错就认了嘛!”隐瞒亲近的人,还真是一件困难的事。

    “以后有事要坦白跟我说才行哦!”她软着嗓音叮咛,希望跟他毫无距离,随即又撒娇抱怨。“你看,害我以为你变心了,哭了好几天,眼睛都快瞎了!”

    “啧啧,可怜!是我不好,本来觉得巧玲的事情太黑暗残酷,所以不想让你知道,没想到弄巧成拙。”他打量她到现在还浮肿的眼睛,一边叙述自己当初会那么做的理由。

    “是啊,巧玲真惨!”想起巧玲,俞凯罗觉得很同情:心有戚戚焉。“女人最怕的就是遇人不淑了。”

    “所以说,挑中我,你的眼光真的很好。”蒋日恩扬起笑容,老王卖瓜,自卖自夸。

    她斜睨他,莞尔笑意跃上嘴角,不过,她才不让他那么得意呢!

    “你……”她想吐槽,却在开口的同时,突然一阵反胃。“呕……”

    “欵,呕什么?太不给面子了吧!”蒋日恩以为她是故意装出呕吐,泼他冷水,于是继续更厚脸皮的夸赞自己。“你的未来老公本来就是勇搁耐躁,为人刚正,是个堂堂正正、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呕呕呕……”俞凯罗这次是回以更剧烈的干呕声,连眼都难受的红起来了。

    蒋日恩脸绿掉,看来,在亲亲女友的心目中,他的评价还挺差的,否则她不会吐槽吐得这么逼真。

    “好吧,我会继续努力让自己更好……”他期许自己达到她优秀的标准。

    “呕、呕——”她捂住嘴巴,像火箭似的,咻地冲到厕所去吐了。

    “欵,你是真的吐?”他赶紧追上,担忧的拍抚着她的背。“生病了吗?怎么会这样?”

    “不晓得……”她轻喘,连忙漱口。“刚刚就忽然觉得一阵酸……呕……”说着又一声干呕。

    蒋日恩看着她的异样,想起潘达琳。

    “你……这个月的大姨妈来了没?”

    被他一问,俞凯罗愣住,想了想,傻乎乎地答:“还没耶!”

    “那时间超过了吗?”他仔细求证。

    她点点头,自己也觉得不对了。这阵子心思都放在他身上,她竟忘了自己的月事已经迟来快半个月了!

    该不会就这么刚好怀孕吧?才想利用妈妈的误会来解决问题,结果还真的中奖了!

    “八成有了。”他兴奋弹指,扶着她走出厕所。

    她讶异的抚住自己平坦的小肮,虽然不确定,但一股欣喜之情不断从胸臆间涌出,在全身蔓延。

    她仰头看他,有点担心地问:“你喜欢吗?”

    “傻瓜,我怎么可能不喜欢!”他喜孜孜的,笑睨向她。

    “可是,你好像说过有了孩子,代表快乐的两人世界就要结束。”她没忘记当初达琳害喜时,他说的话。

    “快乐的两人世界结束.但有了孩子的三人世界更幸福圆满啊!”他宠溺的柔着她的脸,在她额头烙下一记深情的吻。

    他的话,熨暖了俞凯罗的心,让她漾开甜蜜的笑容。

    就知道,她的蒋老大是个值得依靠的好男人那!

    “现在只是怀疑,还没确定呢!”她娇羞地说着。

    “不管确定有或没有……我们结婚吧?”他扬起嘴角,侧着头,含情脉脉的凝看她。

    俞凯罗惊喜得心跳如擂,迎视他的眼眸盛满欣悦的泪雾。

    “好像……没有很浪漫耶!”她想要刁刁他,可是软软的嗓音,一点魄力都没有。老实说,他开口求婚,就已经让她完全没有抵抗力了!

    “虽然我不懂得浪漫,但我懂得要好好珍惜你。”他执起她的柔荑,薄唇贴在她细嫩的手背上。“我会尽一切的努力,用实际行动去爱你、疼你、永远保护我们的家。”

    她微笑的凝视着他,泪水溢出眼眶,在两颊蜿蜒出幸福的痕迹……

    她毫不怀疑他说的话,因为她心爱的他一直都是个顶天立地、言而有信的男子汉啊!

    “好,我们结婚吧!”她扳过他的手,也在他的手背上烙下承诺般的吻。“我要一辈子爱你,也要让你一辈子爱我!”

    他们都相信,选择彼此,是再正确不过的决定。

    全书完

    关于潘达琳跟方慎行的爱情故事,请看【真爱不夜城】系列之一——花蝶1199《扑倒小绵羊》。

    关于莫虹渊跟申中澈的爱情故事,请看【真爱不夜城】系列之二——花蝶1210《踩到小刺猬》。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误惹喷火龙最新章节 | 误惹喷火龙全文阅读 | 误惹喷火龙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