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同居中大奖 > 第七章

同居中大奖 第七章 作者 : 陶乐思

    一个多月的调养期里,艾岑瑄能坐就不站,能躺就不坐,外送食物的店家名片迭得比一副扑克牌还厚,康再恒也像呵护宝贝似的照顾着她。终于,在回妇产科产检之后,禁足令获得解除,他们的生活也调整回原来的步调。

    沐皂坊重新营业,小米回到原来的岗位,艾岑瑄不接太急迫或密集的订单,在店里也只是做做轻松的事,为了胎儿好,刻意维持正常作息。

    肚子里的宝宝一天天长大,墙上的日历换新,艾岑瑄怀孕已经进入第五个月,孕味愈来愈明显。人家说怀女生的妈妈会变漂亮,这一点在她身上完全展露无遗,原本可爱的外型增添了温柔的韵味,更加别具风情,不过怀孕的症状并没有让她太好过。至于康再恒,他虽然身为馆长,但并不是唯一的老板,所以之前为了照顾女友而对工作有些怠忽,难免心虚愧疚,在情况稳定之后,他开始专心处理馆务,并跟上拓展分馆的筹备进度。尽管如此,他还是不忘趁空打电话嘘寒问暖,时刻关心她的状况。

    一年一次的尾牙,天天健康馆歇业一天半,从当天下午就休息到隔天,老板们订下一间知名餐馆的大包厢,席开四桌,慰劳员工们一年来的辛苦。

    享用完美食,一群人又浩浩荡荡的前往沐H州狂欢,进行摸彩。

    「……待会儿就要摸彩了,妳真的不来吗?」康再恒逃出那吵死人的包厢,躲到走廊打电话给心上挂念的人儿,第N次游说她出席。

    「不了,我大腹便便看起来好臃肿,而且行动迟缓……」艾岑瑄自惭形秽的婉拒。

    健康馆的成员不是纸片人就是身材健美,她掺杂在里头就像处在天鹅群中的丑小鸭般格格不入,没事何必去制造自卑戚咧?

    「乱讲,什么臃肿,妳现在有一股孕妇特有的美感,别人想要有还没有哩!来热闹一下嘛!」康再恒夸她,在他眼里,她大着肚子还是很有吸引力,只不过碍于有「第三者」,所以房事要节制。

    他的赞美令艾岑瑄在电话这头勾唇浅笑,心情轻扬。

    「不要啦,都十点多了,我懒洋洋的不想出门,你不用顾虑我,就安心的玩吧,今天特准你晚回家。」

    当初同居,他们都有让对方保留私人空间和自由的共识,不过久而久之,牵系惦挂成了习惯,不知不觉就会向对方报备,这是一种责任与尊重,即使是束缚,也是心甘情愿的受缚。

    「真的?」他还不死心的再问。

    「真的啦!太嘈杂的环境对宝宝也不好嘛,我还是舒舒服服的待在家里比较好。」她抚着圆滚滚的腹部说道。端出肚子里的宝宝,康再恒就没辙了,加上听见包厢里传来令人退避三舍的歌声,顿时觉得她的顾虑没错。

    「说的也对,有些人唱起歌来五音不全,鬼哭神嚎似的,我也不想宝宝还在肚子里就得去收惊。」

    「呵……有没有那么恐怖啊?」轻笑声在话筒里荡漾开来。

    「有,待在里头听得耳朵都痛了……」对他而言,比起和员工同欢,逗她笑更能让他心情愉快。

    「学长!」突如其来的叫唤打断他们的电话交谈,Iris从包厢出来找他。「原来你溜出来啦?等会儿就要摸彩了,快来准备吧!」

    「等一下。」康再恒抬手示意,侧过身掩住话筒继续对艾岑瑄说:「岑瑄,我得挂电话了。」

    「嗯,我听到了。」她还知道催促他的人是Iris,因为整间健康馆就她对康再恒的称谓不同。她很少不喜欢什么人,却莫名的不喜欢Iris,总觉得她刻意抬出同校关系拉近和再恒的距离,而且明知有她这个正牌女友的存在,却还是老想接近再恒。不过这种女人家细腻、心思的计较,她并没有让康再恒知道,毕竟没有发生什么问题,她也没有理由发作。

    况且,她不希望让他觉得她是个小鼻子小眼睛的女人,所以在没有危险且能够容忍的范围里,暂时不打算多讲什么。

    他叮咛道:「那妳累了就去睡,别等门哦!」她现在身体娇贵,他不希望她硬撑着等待。

    「知道了,拜拜。」艾岑瑄扬起嘴角,收了线。

    Iris见康再恒收起手机,立即好奇探问:「在跟女朋友讲电话啊?」

    「钦,想叫她一起来,可惜说服不了她。」康再恒笑了笑,和艾岑瑄通话时的的温柔神情尚未褪去。

    Iris看着那神情,感觉羡慕又嫉妒。她刚来应征时就对康再恒很有好感了,经过相处,对他更是倾心,哪知道他居然有了一个同居的女友,令她扼腕又沮丧。不过,她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对他的喜欢,毕竟一块儿共事,很难完整收拾心情。

    「大概是跟大伙儿不熟,怕来了不自在吧。」Iris一点都不希望艾岑瑄来,因为她只有这些时间可以跟康再恒相处。

    「我是怕她一个人在家无聊。」

    说也奇怪,换作是以前,根本没法想象自己会有这么「黏踢踢」的一天,可是和岑瑄在一起之后,他才发现原来自己很有居家男人的潜质……这,大概就是爱情的魔力吧!

    「你们感情好像很好哦?」Iris继续打探。

    「当然好啊。」康再恒想也没想地答,没有察觉Iris的心思,还和她分享心情。「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女朋友会升格变老婆。」

    虽然还没有跟艾岑瑄谈到结婚的事,但他心里已经认定她了,就算不结婚,她也会是他唯一的伴侣。「老婆?」Iris佯装诧异的嗤笑。「如果我没记错,学长好像才三十岁还是三十一岁吧?」

    「三十一岁。」她这一提,他才察觉自己当初设定的人生计划,已经接近结婚阶段,得好好盘算了。

    因为对象是岑瑄,所以他很乐意提早为她放弃单身身分!

    「才三十一岁就打算定下来了吗?没有想要多比较比较?」Iris双手插在牛仔裤的后方口袋里,侧着头问,像只是在闲聊。

    「要比较什么?」康再恒奇怪的看了她一眼,这话很像长辈在劝年轻人的口吻哩。

    「比较看看有没有更适合自己的对象啊。」其实她指的是自己,如果他能给她机会,就会发现比起艾岑瑄,她和他有相同的兴趣和喜好,他们在一起一定会更麻吉的。

    「既然感觉都对了,又何必寻寻觅觅呢?」康再恒莞尔响应,想法并未受到影响。

    Iris牵起嘴角权充笑容,说不动他,就要懂得适可而止。

    「妳该不会就是抱持着这种想法,才一直不接受小毕的追求吧?」他反问她和另一位健身教练的事情。

    「我不喜欢他。」讲起没好感的追求者,Iris沈下脸来。

    轻佻的小毕,更加突显康再恒专情的可贵,反而令她一心把眼光放在康再恒身上。

    「呵,看来小毕要再加油才行了。出来太久了,进去吧!」语落,他率先往包厢走去。

    Iris随后跟上,看着他宽阔的背影、稳健的步伐,想着他爽朗的谈吐,一种无法拥有的强烈失落充斥心头。

    难道,她要就这么认输了吗?连公平竞争的机会都没有,就要放弃?不,她想努力看看,只要他还没有死会,她就随时有机会可以介入!

    健康馆员工们全是年轻人,体力好,玩起来也就High,把握难得公司买单的机会,大伙儿疯到清晨四点多,醉的醉,倒的倒,才意犹未尽的解散,而清醒的人就得负责善后的工作。

    康再恒早就想离开了,只不过股东们全都狡猾的先落跑,所以买单的责任落在他身上,必须留下来撑到最后,相对的,也被员工们你一杯、我一杯的灌酒灌到最后。

    「学长,你有带钥匙吧?」在康家大门前,Iris吃力地搀着酩酊大醉的康再恒问道。

    「喔……」迷迷糊糊的康再恒在身上东摸西摸,才找出大门钥匙递给她。

    「你站好哦!」Irs让他把重心靠在墙上,弯身开锁。她是少数清醒的人之一,所以负责送同事们回家,方才将同出租车的另外两位同事送到家后,剩下康再恒。不同于其它人自行下车,她特别亲自送他上楼。「我要睡觉了。」等得有点久,康再恒索性滑坐下来。

    「不行"。快起来!」开了锁,推开门,Iris赶紧拉起他,可男女身形差距大,康再恒又醉得整个人软趴趴,她撑得东倒西歪。

    「是再恒吗?」等不到人而睡不安稳的艾岑瑄,听到门口有动静,立刻出来察看,没想到却见到男友和另一个女人纠缠在一起的画面,当下不禁僵了一僵。

    Iris瞧见大腹便便的艾岑瑄,也愣了一愣,一颗心荡入谷底。

    她居然已经怀孕了?!那她岂不是没有机会抢走学长了?

    送康再恒回家,她就有见到艾岑瑄的心理准备,但此刻令她错愕的是艾岑瑄大着肚子的事实,所以气氛有些尴尬。

    「呃……学长喝醉了,所以……」Iris解释道。

    「妳是Iris吧?谢谢妳送他回来。」反应过来,艾岑瑄认出是那位学妹,道谢后上前撑起康再恒的另一边,两人一同把他弄进屋里。Iris稍稍打量他们的住处,很有温馨小家庭的感觉,心情更低落了;看着艾岑瑄替康再恒脱鞋、调整枕头的,多希望这么做的人是她。

    或许,就是因为艾岑瑄让学长有家的感觉吧……

    人家孩子都有了,她还硬要横刀夺爱、破坏他们吗?

    就算还没步入礼堂,也等于跟死会了没两样……唉,她好像已经没戏唱了!

    来者是客,而且还多亏她才能把这只醉鬼搞定,于是艾岑瑄客气地问:「要喝杯茶吗?」

    「不了,太晚了,改天有机会再来。」即便是认知到无法再介入他们,Iris还是将她视为情敌,不想多逗留,边说边往大门走。

    「也好,那我就不留妳了。」艾岑瑄送她出门。

    「嗯,学长就交给妳照顾喽。」Iris微微一笑,决定收回这份情绦。

    「这本来就是我该做的事。」她的交代很奇怪,但艾岑瑄还是和善的回应。送走Iris,艾岑瑄回到房里,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帮醉得像滩斓泥的康再恒脱掉衣服。

    「坏蛋,喝那么醉……」她边脱他衣服边嘀咕责难,利用他还有点知觉,凶巴巴的指挥他。「翻过来……转过去……**抬高,帮你穿睡裤啦。」

    康再恒反射的乖乖动作,眼睛闭着还忽然大喊―「干杯啦!」

    「神经病!吓我一跳!」差点被吓得掉下床,艾岑瑄捂着胸口悴骂,忍不住偷打他一下,愈念愈觉得火大。「干你的头啦!叫你不用顾虑我,还真的喝到快早上才回来,我应该别理你才对,干么还帮你换衣服……」

    「岑瑄……我们房间有蚊子一直嗡嗡嗡……」他把她的叨念当成蚊子叫。

    居然把她的声音当成噪音”

    艾岑瑄翻白眼瞪他。「厚,嫌我吵,我还没嫌你臭呢!」她光这样闻,就觉得快要醉了。

    坏家伙,这么「早」才回来也就算了,居然还让个女人送他回来!不知道电视、小说里,这种时候是最容易被有心人设计的吗?要是一不小心酒后乱性,或是真被人制造出假象,那岂不是找麻烦吗?美眸横娣酣睡着的康再恒,见他一脸无辜,浑然不觉身旁的人在生闷气,她更懊恼了。

    不行,她现在是孕妇,要保持心情愉快,而生闷气有碍身体健康,她得给他一点颜色瞧瞧!

    不过,该怎么做呢?

    她咬唇思索,骨碌碌的大眼环顾四周,蓦地,化妆台上的一样东西,让她脑中灵光一闪,气鼓鼓的表情登地发亮。

    嘿嘿嘿,她有办法了!

    前一晚酩酊大醉的康再恒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晃晃因宿醉而有如千斤重的脑袋,恍恍惚惚的走进浴室,垂首挤牙膏,抬起头刷牙,视线挪向镜子里的自己时,不禁惊愕得目瞪口呆。

    他好好一张脸,此刻两个眼眶被涂得黑黑的,宛如病入膏肓的重症病患,可两颊却是两管红晕,再加上那血红嘴唇,好像要演歌仔戏……在家里会变成这个样,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的杰作了!

    「艾―岑!瑄!」他气呼呼地嚷,音量响彻云霄,脚踩风火轮似地冲出浴室逮人。

    本来坐在客厅里吃午餐的艾岑瑄,一听到他起床,就开始忍耐的憋着笑,直到传来他的大叫声,终于忍不住笑意,在沙发上笑得东倒西歪。

    「哈哈哈……」她早起却没进店里,就是为了看自己恶作剧的效果。

    「还笑,妳完蛋了妳!」他威胁的逼近她,伸手就要搔她痒。

    「别闹,我是孕妇哦,不可以太激动哦……」她一边笑,一边抱着肚子闪躲,简单一句话就成了挡箭牌。

    闻言,康再恒不得不稍加收敛,只能忿忿不平的手抆着腰,居高临下的睨看那顽皮得很可恶的小女人,气得牙痒痒,却又无可奈何。「干么趁我喝醉把我画成这样?」他危险的瞇起眼娣她,一开始的惊吓错愕渐渐被她那灿烂的笑容笑得消失殆尽,整颗心都为之融化了。

    「奖励你『很早』回家啊!」笑够了,她站起身来,拍拍他脸颊,意有所指的说反话。

    康再恒一愣,突然心虚,不敢理直气壮了。

    「我忘记我什么时候回来的了?」连这都不知道,真惭愧!

    「很……早!」她这回是皮笑肉不笑的强调了。「是清晨五点呢!早起的阿公阿嬷都出来做运动喽。」

    僵笑,脸部肌肉怞措,他有种被箭射中的感觉。

    「那……我是怎么回来的?」唉,酒醉误事,昨晚要是被人卖了,他恐怕也不知道,不过,不会了啦!昨天是例外,有这么一次经验就够了!

    「美女护送啊!」她笑得更甜。康再恒却觉得一阵陰风袭来,背脊滑下一滴冷汗。杀气很重捏……此刻动辄得咎,他完全不敢再问美女是谁,只能挤出讨好的笑容。

    「没想到我化烟熏妆还挺好看的哦!」他自我揶揄的干笑。「妳化妆的技术还真不赖。」

    「是啊,要是你喜欢的话,下次可以再像这么『早』回来,我保证一定会更精彩。」艾岑瑄眨眨眼,一脸牲畜无害的善良表情。

    康再恒的干笑又在嘴角冻结。啧啧,没想到甜美可人的她警告起人来竟这么可怕,要是再明知故犯的话,不知会被这妮子整成什什么样子!

    「我要负责买单,所以得殿后嘛!」

    虽然已接受惩罚,但该解释的还是得解释,他可不是那种贪玩的男人!

    「原来是这样啊!早说嘛……」艾岑瑄这才知道他耗到那么晚是因为要买单。可是,她不高兴的症结点并不是因为他晚归,而是下意识计较他是被Iris送回来……但由于这只是她心里的小疙瘩,所以她不打算让他知道。

    「我还没有机会说,就先被画成这样了。」语气怨怪,无奈的心情令康再恒眼角嘴角同步垮下。

    「好嘛好嘛,大不了我帮你卸妆咩!」明白是冤枉了他,但她还是用有点耍赖的口吻含糊带过,这可是受到疼爱的女人才有的特权。

    反正就算他晚归是名正言顺,但是他让女人送他回家就有不对,受点教训是应该的。

    「这两圈这么黑,应该很难卸吧?」他手一揩,指尖立即变黑,怀疑色素残留,还是会有熊猫眼。

    罪魁祸首噤若寒蝉,拉着他进浴室,她下手可重了,所以心虚的不敢给他答案。的确很难卸,搞不好两圈黑轮会留个一、两天,不过这样也好,让他记忆深刻些,以后就不敢乱做不好的事了!

    「为什么不说话?是不是卸不掉?天哪,那我要怎么去上班?」得不到回答,康再恒开始歇斯底里的怪叫。

    「嘘,闭眼睛!」一块沾了卸妆油的化妆棉,啪地贴上他眼睛。

    「啊……小力点……喔喔喔……」被摧残的某人怪叫。

    「不要吵!快好了啦……」

    冬阳透过玻璃窗洒入温暖光晕,小两口挤在浴室里,制造热闹声浪,虽然是哀嚎呼救、斥喝劝慰,但嘻嘻闹闹也是另一种甜蜜的幸福。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同居中大奖最新章节 | 同居中大奖全文阅读 | 同居中大奖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