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不准越过界 > 第十章

不准越过界 第十章 作者 : 陶乐思

    就算只是恶作剧,次数多了也会让人不堪其扰的。

    花钱买轮胎也就算了,更少没有危害人身安全,可没想到,对方像是食髓知味般,神通广大的连她私人的置物柜都有办法入侵,开始变换花样。

    她的鞋子里被放了碎玻璃、她的衣服被剪成稀巴烂,弄破她的丝袜、把她包包里的化妆品丢进垃圾桶里……什么奇奇怪怪,想得到、想不到的手法都会发生。

    这种人,可惜了脑子里的点子这么多,却拿来使坏,而不是用在正当用途,不然若是去做广告企划之类的工作,应该会有不错的表现。

    席之娴觉得很奇怪,能够入侵置物柜却没有偷取钱财,可见对方的目的完全就是整她。

    谭加达则是每次听到都要气愤难平好一阵子,但那是发生在女性员工更衣室里,他很难有什么动作,想要请交情好一点的同事留意,又顾忌会打草惊蛇而不敢让太多人知道。

    最后席之娴索性申请更换置物柜,这状况才稍微平息。

    然而,像是在故意考验她的EQ和耐力似的,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恼人的传言再度牵扯到她,半年多前的批评像鬼打墙似的又绕了回来,而这一次,还是流言升级变化版……

    每一厅晚餐时间大多在五点,所以员工餐厅四点就做好了菜,开放给整个饭店的员工们享用。

    这天,谭加达去参加了一个与日式料理师傅有关的公会聚餐,落了单的席之娴则和良美作伴,一同前往员工餐厅。

    她们拿了菜,选了个角落坐下,—边吃饭—边聊天,没想到不—会儿就瞧见转调到其他厅的领台小咪,正嘻嘻哈哈的和三名同事结伴进入,还巧合的挑了距离她们不远的位置。

    “听说总经理准备要跟范秘书结婚了?是真的吗?”她们的谈话声浪不小,在距离不远的状态下可以听得一清二楚。

    “是真的,订在十月份。”团体中,总是有少数一、两个消息特别灵通。

    “那松鹤圆的席经理岂不是被甩了?”立即有人联想到也曾和总经理传绯闻的席之娴。

    听到了这一句,另一隅的席之娴和良美不禁互视了一眼,停下了原本在聊的话题。

    “嗄~~好可怜哦!”说这话的人,不知是真同情,还是幸灾乐祸?

    “那么厉害的女人怎么会可怜!”冷冷嘲讽丢了出来,这副了解的口吻来自曾在松鹤园待过的小咪,“她很有手腕,不会寂寞的。”

    第一次亲耳听到中伤批评的良美,不由得皱了下眉,担心的看向席之娴,却发现她老神在在的吃着饭。

    “怎么说啊?”被她一提,同事们也好奇了起来。

    “你们都知道她是空降部队吧?”小咪这下成了掌握这个话题的主发言人。

    大伙儿点头如捣蒜。

    “她才三十岁,有什么多了不起的经历可以空降?用膝盖想一想也知道,百分之一百是靠关系,为了坐上松鹤园经理的位置,就算总经理身边有范秘书,她也愿意秘密来往啦!”小咪讲得口沫横飞,编造故事的能力可以改行去当编剧、写小说了。

    “好贱哦!”狐狸精是大家眼中的公害,立刻挞伐啐骂。

    “可是你怎么知道的啊?”八卦团队中,偶尔还是有稍微理性点的咖。

    “你忘了我就是从松鹤园调过来的吗?松鹤园的都嘛知道。”小咪一副是你们消息不灵通的口吻。

    正直的良美明知事实根本不是这样,忿忿难平的握紧自己的不锈钢环保筷,忍住把环保筷当飞镖射向小咪的冲动。

    “之娴姊!你就放任她那样乱讲哦?”良美心火烧旺,为相当关照她的席之娴打抱不平。

    “不要管她,嘴巴是人家的,她要怎么说,我们也没办法。”说不介意是假的,她蹙眉,心情烦躁,兀自调息着蠢蠢欲动的怒意。

    这小咪,当初在厅里批评就算了,还胡乱放送到别的厅去,她对她的仇恨真有这么深吗?

    “可是……”良美还想说什么,小眯那尖锐的嗓音再度传来。

    “现在总经理要结婚了,她不能再靠总经理,同厅的谭王厨就成了她的新猎物,把他迷得团团转。”讲到这里,小咪几乎咬牙切齿。就是因为这一点,她恨死席之娴了!“反正哦,她就是专门勾搭有地位的男人,私生活乱得很。”

    席之娴和谭加达的事,曾经沈寂三个月,让她松了口气,心情平衡些,没想到

    最近突然得知他们正在热恋,这令她错愕又失望,一颗心难受得不得了。

    而且她之所以会被转调别厅,八成也是席之娴搞的鬼,说什么语言能力不够、无法适任松鹤厅领台,其实根本是不想让她接近谭加达吧!

    不过不要紧,她以为调走她就可以高忱无忧,那她偏要让她不得安宁,而这传送八卦只是最简单的一项、

    “嗄?谭主厨耶!”众女惋惜哀嚎。

    “他不是才二十八岁吗?”谭加达身为最年轻的主厨,所以在公司里很出名。

    “席经理好像比她大耶!”席之娴似乎也是最年轻的女经理。

    “对啊!”三姑六婆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谈论起来。

    “现在流行姊弟恋啦!”

    “年纪比较大的女人都比较厉害。”

    “厚,这岂不就是老牛吃嫩草?”

    “有句话不是说呷幼齿,顾目睭吗?”

    实在听不下去了,良美啪的一声搁下餐具,霍地站了起来,火眼金睛瞪向那群长舌妇。

    “良美!”一直在努力隐忍的席之娴吓了一跳,惊慌的喊她,不希望闹大。

    理智已经断裂,良美根本没听到席之娴的叫唤,头顶冒火的直往放送头走去。

    面对来势汹汹的良美,小咪不禁心生畏怯,标准的恶人无胆、欺善怕恶类型,一旁的八卦兵团发现了席之娴也在场,个个噤若寒蝉。

    “小咪,你难道不知道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讲吗?”良美双手擦腰,居高临下的怒瞪着她。

    “我、我乱讲什么了?”小咪心虚的支吾了下,但众目睽睽,面子要撑,跟她杠上了。“席经理是空降部队没错啊,她现在勾搭上谭主厨也是事实啊!”

    “空降部队又怎样?是总经理亲自去江户亭挖角,席经理才过来的。”她试图帮忙证明,可惜刻意要生事的人根本不把她的话听进耳里。

    “哦,我差点忘了,你自己也是空降部队,当然是帮同挂的人说话。”看见整个员工餐厅里的人都注视着这一隅,小咪立即想起要揪住她的小辫子。

    “良美,算了!不要跟她们一般见识。”席之娴沈着脸过来劝阻,勾住良美的手臂要拉走她。

    “之娴姊,这种人就是软土深掘啦,你愈不理她,她愈嚣张!”良美指着小咪骂道。

    “至少我不是靠着跟男人有一腿才往上爬,所以我敢嚣张怎样?你咬我啊!”仗着良美不敢妄动,小咪故意挑衅,拐弯抹角骂席之娴。

    气得眼前发黑,胸口剧烈起伏,良美面具龟裂,爆发念书时混太妹的狠劲。

    “是你叫我咬的哦!你以为我不敢吗?”她猛的拉起小咪的手,还真的大口朝她臂膀咬下去。

    “啊——”遇到野兽,小咪惨叫。

    没想到良美会有这个举动,包括席之娴在内,大家都愣住了。

    看见同厅的傻哥也在发呆行列中,席之娴突然反应过来,赶紧求助。“傻哥快来帮忙把且美拉开,她抓狂了!”

    傻哥赶紧奔过来,拦腰抱住良美,席之娴连忙将她们分开。

    “呜……神经病!”抚着吃痛的手臂,小咪大哭。

    “不要抓我,臭猩猩!”良美怒咆傻哥,双脚被抱得悬了空,她只能不断踢蹬。

    “死猴子,不要动!”傻哥反唇相稽。厚,这女人真恐怖!平时的甜美居然是假象。

    “良美,够了、够了!”席之娴焦急的安抚着她,但心里对于她的维护着实感动不已,不枉她对她特别照顾。

    理智回笼,总算听进了旁人的话,良美平息下来,看了看席之娴为难的神情,顿感歉疚,傻哥赶紧乘机抱她离开。

    可听见小咪还在哇哇大哭,良美回过头瞪她,眼中厉芒乍现。

    “我最后一次告诉你,之娴姊跟总经理没有暧昧关系,而且是谭主厨苦追之娴姊,以后再让我听到你四处胡说八道,当心我见你一次就咬你一次!”撂完警告,良美这才罢休。

    结束了一场风波,员工餐厅很快的恢复了平静。

    至于受到攻击的小咪,这回是踢到铁板了,不按牌理出牌的良美成了她的克星,果真应验了恶马自有恶人骑的道理。

    当晚下班,谭加达把席之娴载回自己家里,发现她似乎心事重重、闷闷不乐,让他也跟着担心起来。

    “是下是又有恶作剧了?”他不禁如此猜测。希望不要才平息了半个多月,这会儿又卷土重来。

    “不是。”在沙发上半卧的席之娴,下巴靠着扶手,闷闷的摇摇头。

    谭加达切了一盘哈蜜瓜,放在茶几上,然后向她讨回专属座位,乔了乔位置姿势后,让她枕在他腿上。

    “那你为什么看起来心情不太好?今天公司里有什么事吗?”他叉了一块橘色果肉给她,关心问道。

    她叹了口气。“良美为了我,跟小咪在员工餐厅杠上。”

    他顿时愣住,消化着她的话。

    杠上?这是指发生冲突的意思吧?可是她说良美?!那个开朗好相处的女生?他有点难以想象。

    还是先问原因吧!看起来事情不小条!

    “为什么?”他自然的拨开她颊畔的发丝,问道。

    “因为小咪一边吃饭,一边跟同事谈论到我,良美听见了很生气。”她无奈的瘪瘪嘴。

    一定是不好的事,良美才会生气!

    思及此,谭加达的脸色变得冷凝,嗓音也沈了下来。“谈论你什么?”

    席之娴咬了口哈蜜瓜,假装嘴巴没空,闷闷的沈默。

    她不想让自己看起来像是爱打小报告的女人,可是又很想向他抱怨她的委屈与忿怒。

    “干么不说了?”他追问。“你不说我干脆问良美,说不定还更清楚。”他猜到她可能会选择性保留。

    “不要啦,你再问她,她会愈说愈愤慨。”她惊恐的弹坐起来,赶紧打消他念头。“你没看到不会相信,良美发起火来很恐怖。”

    谭加达瞠眼,她的反应勾起他的好奇。温驯甜美的小女生,能有多恐怖?

    “真的,你以后若是看见小咪见到良美就退避三舍,不用觉得奇怪。”这会儿想到小咪像个孩子似的哇哇大哭,她不禁觉得莞尔。

    “我还是很难把你说的事情跟良美连贯起来。”可是她的说法让他忍不住扬起笑容。

    “良美咬小咪,像大姊头似的撂话警告她。”说完,她噗哧的笑了出来,真是太出乎人意料了,

    谭加达先是错愕讶异,随即意识到她会有这些反常举止,肯定是忍无可忍。

    “你还没说,小咪到底讲了什么?”这才是重点。

    撇撇嘴,想到小咪所讲的内容,她的笑容就瞬间逸去。

    “除了老调重弹,说我跟世纬大哥有一腿以外,还说因为世纬大哥跟范秘书要结婚了,我没人可以靠,所以勾搭上年轻的谭主厨,专门靠男人向上爬。”她口吻自嘲。

    听着她的叙述,谭加达的眉心愈揽愈紧。

    明明是他爱席之娴爱不到,好不容易才追求到手的,这会儿她却被说成主动勾搭,难怪她会闷、会委屈!

    “这个小咪的嘴巴未免也太坏了吧。”

    女孩子长得漂不漂亮是其次,最重要的是要有内涵,心地好才行,像小咪这一型的,总有一天会害了她自己。

    “是很坏。”在他面前,席之娴并没有虚伪的掩饰介意的心情。“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以前在厅里说不够,现在还变本加厉到别厅去传送流言。”

    “齁~~我想起来了!”他眼睛一亮,脑中闪过灵光。“那一次你要求我不准越过界,要保持距离,就是因为小咪在说,对不对?”他的态度和语气活像逮到了杀人凶手。

    她呐呐的点了点头。

    “当然不只她一个人啦,否则我就不会那么介意了。”尤其她要领导一整个厅,被说闲话就很难让人信服。

    “真可恶!”他愤愤不平地啐。“这些人都是见不得人家好,你根本用不着介意这些不相干的人说什么。”

    “唉,没办法,在这种大公司里工作,八卦文化免不了,只是倒楣成为主角箭靶,真的很无奈。”

    她无奈喟叹,抱着蜷起的双腿,将下巴靠在膝盖上,郁郁寡欢的样子看得谭加达好不心疼。

    他把缩成一团的她搂近自己,展臂拥住她,安抚的轻轻摇晃。

    “上一次,我们之间冰冻了三个月,这一次,良美和小咪发生冲突,再来呢?”螓首靠向他肩膀,倾诉心中郁闷。“经常面对这种事,好烦哦!”

    她的不愉快也感染了他,她的委屈和疲乏,他感同身受。

    男人可以大剌剌的不去计较,但她是个女人,经常被流言困扰,的确会身心俱疲。

    要怎么样,才能让她处在简单的环境里,愉快的工作、愉快的生活呢?

    蓦地,他想起了自己曾经安排的计划。

    或许因为要发展恋情而暂时停顿下来的计划应该要重新进行才对,而这一次,不单只是为了他自己,还包括了她与他的未来。

    ***bbscn***bbscn***bbscn***

    半年后——

    又到了耶诞节,到处洋溢着热闹欢乐的气氛,席之娴的眼前却一片漆黑。

    坐在车厢里,音乐流泄,但她伸手不见五指,看不到车窗外飞逝如星河般的街景,也不晓得驾驶要将她载向何方。

    别担心,她没瞎,属于她和谭加达的故事不是悲剧。

    摀起眼睛其实是情趣,他说他们共度的第一个耶诞节,他要给她一个永生难忘的纪念礼。

    “黑抹抹的,我快要打瞌睡了。”她的抗议里带着撒娇意味,今天下班一坐上他的车,就被他神秘兮兮的戴上眼罩,本来很有趣,但在十分钟之后,忙碌的疲倦一整个袭来。

    “那你小眯一下,到了我叫你。”他体贴地说,还伸手取来挂在椅背的外套,要她盖上。

    “多久才到?”她反穿他的外套,抬手摸着眼罩,戴久了不太习惯。

    “大概再十五分钟左右吧。”他注视着路面回答,眼角余光瞥见她不安分的手,不禁扬声制止。“欵,还没到,不准拿下来。”

    “厚,等很久,你这个惊喜要是不够惊喜,我就要罚你戴这个眼罩—整天。”她嘟起嘴碎碎念。

    “没关系啊,就算够惊喜,我也愿意戴。”因为这样她得整天都陪在他左右。“你戴眼罩,我会当你的眼睛;我戴眼罩,你要……”

    “我会乘机欺负你。”她答得飞快,红唇咧出调皮笑容。

    “哇,太不公平了吧?”他夸张的怪叫抗议。“那我也要趁现在把握机会欺负你!”立刻吓唬她。

    “哼,你才舍不得!”她故意恃宠而骄的扬起下巴,丝毫不担心。

    谭加达莞尔失笑,正好停红灯,他迅速倾身索取一个吻。

    “对,你说的对,我舍不得欺负你,只有被你欺负的分。”他坦承认栽,这一辈子就只栽在一个女人手上,倒也心甘情愿。

    “我可不是随便人就欺负的哦!”她抿着笑,佯装跩跩的口吻。

    说说笑笑的抬杠仿佛缩短了路程,没多久,他们便抵达了目的地。

    谭加达先是就近把车停好,再下车绕过另一头帮席之娴开车门,小心翼翼的扶着她下车,有几个台阶、应该转弯、需要等候……他分分秒秒提醒她。

    她噙着微笑,很放心的把自己交给他,那牵握着的大掌仍牢牢的与她交扣。

    来到某一处,他叫她站定等候,但听觉因为视觉暂停而变得加倍灵敏,她发觉这里有不少往来的人声车声,而且邻近她的地方似乎还有电卷门的声音。

    “进来,有两个台阶哦!”他将她往前牵,引领她踏入,将她带至这处所的中央。“等我一下。”最后才放开她的手,跑去打开照明设备。

    “好了,你可以拿下你的眼罩了。”他站在不远处的墙边宣布,等着欣赏她惊讶的神情。

    “你到底在卖什么关子?”她一边嘀咕一边拿下眼罩,突来的亮度让她一时睁不开眼,皱眉眯眼好一会儿才适应。

    她先是下意识的搜寻谭加达的身影,然后才环顾四周的环境。

    有柜台,有料理台……虽然看起来施工尚未完成,还很空旷,但已看得出装潢走的是日式风格。

    “这是一间施工到一半的餐厅店面。”她直觉道。

    “宾果!答对了。”他扬起笑。为了给她惊喜,他忍耐很久了,现在连忙问她意见。“你觉得以木质竹柳为主的装潢重点好不好?”他打算接下来的细节全以她的意见为主。

    “好是好。”她满心疑惑,不明白他带她来看人家的店面做啥。“可是,你带我来这里,跟我的耶诞节纪念礼物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他含笑朝她走近,一把搂住她肩膀。“这家店就是耶诞节纪念礼。”

    “嗄?”她怔愣的抬眸看他,脑袋当机,一时意会不过来。

    “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店。”他平摊手,宣布的口吻相当得意。

    大环境太复杂,有好多事需要顾忌,她经常觉得有压力、不快乐,因此他打从半年前就延续原本的筹备计划——开一间属于他们俩的店。

    脑袋慢慢重新运作,她傻呼呼的眨了眨眼。

    “你是说,你要自己开店了?”太意外了,她不禁向他确认。

    “不对,不是我自己,而是我们两个人。”他笑咪咪的纠正。“过阵子,把松鹤园的工作辞了,我们俩一起经营这家店。”

    席之娴又愣住,呆呆的视线重新再将此地环视一遍。

    光是外场的空间就有六,七十坪的空问,可不算一般的小店家呀!

    他有出色的厨艺,自己开店是值得一试的,毕竟领别人薪水替别人效劳是限制了发展,男人应该要有企图心,为未来打算冲刺。

    谭加达不愧是她深爱的对象,果然是上进可取,值得依赖的好男人。

    可是……他要找她一起经营?

    “那我要出多少资金啊?”她直觉的认为他说的是合伙做生意,依持股比例出资。

    谭加达一愣,因为她的问题出乎他的意料,旋即,他失笑摇头。

    “我缺的不是资金,我缺的是人手。”他话中蕴含玄机。

    瞎咪?他不是要找她合伙,而是要找她当他的劳工?席之娴有点失望的黯下眸光。

    她挑高秀眉睇他。“要请我当店长或经理也行啦,只是我在松鹤园的薪资可不低哦,你可以比照办理吗?”将近一个巴掌的数目,对于一般的店家会是个不小的负担。

    他却摇了摇头,扳过她身体,面对面的注视着她,认真说明——

    “我不需要店长跟经理,我需要一个老板娘。”

    席之娴望住他,只见那乌瞳刻划着对她的专注深情,俊唇扬起一抹温柔,脸上浮现深切的期待。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他……这是在向她求婚?!

    她的心剧烈的撞击着胸口,血液迅速沸腾奔流。

    “我不懂你的意思。”她不敢确定,免得会错意,空欢喜一场。

    他蓦地朝店面后方走去,害席之娴的心瞬间揪了一下,以为真是自己想得太美,没想到不一会儿,他却捧着一束包装精美的长梗玫瑰折回,冷不防的在她面前咚的单膝着地。

    “加达!”她低呼,惊讶的反射一退。

    他噙着微笑抬头凝望她,看得她心跳如擂鼓,红云飞掠双颊。

    “之娴,我们可以是工作上的最佳拍档,也会是生活上的最佳伴侣,如果你愿意相信我,就陪我一起为我们的未来努力,嫁给我好吗?”递上花束,和满满的真心真意,他目光灼灼向她求婚。

    席之娴低头看着他,感动的心情令她胸口暖暖的,眼眶也热热的。

    他的告白并不是什么腻死人不偿命的甜言蜜语,但却踏实真挚的传递着对彼此爱情的笃定期许。

    她在他身上,感受得到安全感,也看得到未来。

    她没必要矫情犹豫了呀!每个女人,一生中寻寻觅觅的,不就是这样的一个好男人吗?

    甜蜜的笑容跃上姣美唇瓣,她先是收下了花束,不敢妄动的谭加达看着她从中怞起一枝玫瑰,反递给他,娇俏却认真的开口——

    “加达,我愿意跟你一起创造我们的未来,快点把我娶回家吧!”

    呼~~他差点被她给吓死了!

    谭加达绽开灿烂笑容,起身接下那朵最珍贵的玫瑰。“没问题,你想多快就多快!”

    他在她脸上印下好几个响吻,再紧紧的拥住她,快乐的转起圈圈来。

    这儿是属于他们的温暖天地,此后,他们要胼手胝足、同心协力的为共同的事业打拚。

    未来,将幸福可期。

    【全书完】

    编注:

    ☆关于新悦饭店总经理毕世纬和秘书范唯妮的爱情故事,请看【邱比特凸槌l】——花蝶1116《别来瞎搅和》。

    ☆敬请继续期待花蝶系列——【邱比特凸槌3】,《何必假惺惺》。

    ☆敬请继续期待花蝶系列——【邱比特凸槌4】,《用不着使坏》。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不准越过界最新章节 | 不准越过界全文阅读 | 不准越过界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