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我爱熊爸爸 > 第九章

我爱熊爸爸 第九章 作者 : 陶乐思

    “咦?伯母,不是要开店吗?怎么又把桌椅往里面搬?”打算过来帮忙的汪格威见状,不禁纳闷问道。

    “是啊,店才刚准备好,结果骞儿打电话回来说小悦老师通知她,小悦在学校牙痛得在哭……所以我现在要到学校带他去看医生。”骆妈妈手忙脚乱的,边说边解开围裙。

    “我去带他就好了。”汪格威毫不犹豫地说。

    骆妈妈拍拍不灵光的脑袋。“对厚,我怎么没想到!”

    “以后有什么事,你都可以跟我说,千万别跟我客气。”他扬起温和笑意,表达意愿。

    虽然这么说还太早,但他希望他们把他当成自己人,骆妈妈愈是差遣他,他愈是高兴。

    “好好好。”骆妈妈眉开眼笑,对他的殷勤和用心相当满意。“我去拿小悦的健保卡和牙科诊所名片给你。”

    饼了二十分钟左右,汪格威来到小悦的班级,级任导师见到蓄着落腮胡,又高又魁梧的他,一度心生怀疑,不过后来打了电话跟小悦妈妈确认,这才同意让他把小悦带走。

    正值下课时间,汪格威帮忙小悦收拾桌面和书包,几个好奇的同学围过来凑热闹,像一群叽叽喳喳的小麻雀——

    “骆嘉悦,你爸爸要带你去看医生哦?”旁座的同学甲知道他牙痛,哭了两堂课,他坐在旁边压力好大。

    爸爸?小悦看了汪格威一眼,不想在同学面前否认。

    “对。”他低头收拾铅笔盒。

    “乱讲,骆嘉悦又没有爸爸,这个人不是他的爸爸。”不远处的同学乙直言纠正,他没有恶意,只是说出实话,因为和小悦念同所幼稚园,所以晓得小悦是单亲家庭。

    “骆嘉悦,那他是谁啊?”

    “骆嘉悦为什么你没有爸爸?你爸爸咧?”

    同学们原本不知道小悦的家庭状况,这会儿好奇的眼光顿时集中过来。

    同学乙直言戳破谎话,还道出他没有爸爸的秘密,让小悦眉头一皱,全身绷紧,脸红耳热,同学们的问话和眼光让他觉得既难为情又伤心,才稍停的眼泪又浮上眼眶。

    闻言,汪格威心一揪,敏锐察觉小悦的异样。

    他眼中的小悦,平时总是开朗活泼,看到他现在因为父亲问题而忧郁落寞,他胸口涌现一阵强烈的心疼。

    “小朋友,骆嘉悦有爸爸,我就是骆嘉悦的爸爸。”不想让孩子自尊心受损,汪格威替他出头。

    小悦霍地抬头看向他,眸底不禁涌现喜悦的光采。

    “真的吗?那为什么骆嘉悦跟他妈妈一样姓骆?我们大家都是跟爸爸姓才对,我妈妈说这表示他没有爸爸!”同学乙追根究柢,也不知道自己这样的行径会让别人伤心。

    哇哩咧……很白目哦!

    汪格威眼角抽搐,要不是他是大人,不能跟小孩计较,他真想直接跟他说——关你屁事!

    小悦很清楚汪格威只是他的熊叔叔而不是他的爸爸,所以同学乙的质疑让他心虚担忧。

    汪格威努力撑出和善笑容,将小悦揽近自己,耐心向小萝卜头们解释:“因为小悦是我们的第一个宝贝,而且我很爱小悦的妈妈,所以我让小悦跟妈妈姓。”

    “哦~~”单纯的孩子们听懂了,反而一脸羡慕的看向小悦。

    这样的说法,无疑证明了爸爸妈妈相亲相爱,不但解决了小悦的窘境,还让小悦在同学面前扳回一城,很有面子。

    “爸爸,我都整理好了。”小悦背起书包,欣喜微笑,水汪汪的眼睛里有着信赖。

    “好,我们走吧。”汪格威摸摸他的头,大手牵小手一起离开。

    血缘不能代表一切,心中有爱才是关系永续的基础。

    只要是他心爱女人的孩子,即便不是他的骨血,他也会掏心疼爱。

    到牙医诊所治疗完小悦的蛀牙,时间已经十二点多,汪格威向骆妈妈报备过后,带着小悦去吃披萨。

    牙齿不痛了,还有披萨可以吃,小悦恢复笑容,更让他开心的,是熊叔叔在班上跟同学说是他的爸爸。

    “以后要注意口腔卫生,经常刷牙,才不会蛀牙闹牙疼。”汪格威好笑的叮咛,之前还哭哭啼啼,这会儿又笑嘻嘻了。

    “知道。”小悦乖巧的应,这次牙痛已经让他记取教训了。“熊叔叔,你刚刚说小悦是你和妈妈的第一个宝贝,而且你很爱妈妈,所以我才跟妈妈姓……这是真的吗?”

    汪格威扬唇摇头。“那是不想让小悦的同学叽叽喳喳问不停,所以叔叔才说了这个理由,并不是真的。”

    “噢……”小悦失望的垮下肩膀,噘嘴咕哝。“如果是真的就好了。”

    他的反应令汪格威又是一阵心疼,伸手摸摸他的头。

    “虽然叔叔不是你亲爸爸,但我还是会像爸爸一样疼你呀。”他柔声安慰,神情慈蔼。

    小悦眨巴着大眼盯着汪格威瞧。

    在他心目中,爸爸就是像熊叔叔这样,陪他玩,教他游泳、写功课……不只很疼他,也对妈妈很好,可为什么他却不是爸爸呢?

    “以后如果有人像今天同学那样问我,我可不可以说你是我爸爸,因为很爱妈妈,所以我才跟妈妈姓?”小悦单纯的问道,他喜欢熊叔叔的说法,那样一讲,同学就停止问东问西了。

    “可以。”孩子对他的信任和亲近,让他倍感欣慰。

    虽然是谎言,不值得鼓励,但是当谎言有降低伤害、减少麻烦的功用时,也不失为一个方法。

    “那……我可不可以就叫你爸爸?”小悦一脸希冀的试探问道。纵使过去没跟别人提起,但他潜意识里还是渴望父爱的。

    汪格威心花怒放。他可没有诱拐小悦哦,是小悦自己开口的!

    “我当然很愿意让你叫我爸爸,不过,要妈妈答应才行。”汪格威笑得更亲切和善了,头顶彷佛冒出天使的光圈。

    乐归乐,但还是得顾虑到骞儿的感受,他不想让她觉得他利用小孩的天真单纯,将她赶鸭子上架,让她产生压力。

    小悦迟疑了,不确定妈妈会不会答应,他可不想被妈妈骂!“那不然,我叫你熊爸爸可不可以?”

    小悦反应灵敏的想了个变通的好方法,故意把“熊”字讲得小声,爸爸两字却特别清楚,游走在禁忌边缘。

    好家伙,古灵精怪,脑筋转很快嘛!汪格威哂然失笑。

    “可以。”他一口应允。

    熊叔叔终于升格成熊爸爸,相信不久的将来,那“熊”字会消失,成为名副其实的爸爸。

    在农历过年后的西洋情人节,因为延续新年喜气,所以气氛格外热络。

    身为电视购物的幕后团队,通常是在特殊节日之前忙得团团转,节日当天反而落得轻松,可以和正常人一样度过。

    从上班时间开始,PRO购物台里就特别热闹,尤其办公室里,内线电话此起彼落,全是接待处传来的“签收”通知,女性工作人员几乎人人有花,每个人心情都很好,笑容满面的,工作气氛很欢乐。

    骆骞儿有收到花,但是没有署名,往年就曾收过没有署名的花,所以她不认为是汪格威送的。

    虽然有没有送花并不代表什么,但是既然谈了恋爱,就难免有期待,眼看着女同事们一个个喜形于色,连眼睛都在笑,她不禁也被影响,暗暗期待汪格威有所表现,哪怕只是一通电话也好……

    习惯的效力真的很强大,几个月前,她还是单身,自由来去,可自从和汪格威在一起之后,他走进她生活,走进她心里,她现在做什么事都会想到他,有时甚至不做什么事也会想到他。

    不过,这会儿都四点半了,再过不久就要下班,看样子,汪格威说不定根本没注意到今天是情人节吧?

    蓦地,内线分机响起,打断她摸鱼神游的思绪,骆骞儿立刻敛神,拿起话筒接听——

    “业务部骆骞儿你好。”

    “骆组长,有快递要你亲自签收哦!”

    “好,我现在过去,谢谢。”纳闷是什么快递,骆骞儿起身前往公司入口的接待柜台。

    瘪台前,站着一位身形高大,穿着飞行夹克的男子,那背影让骆骞儿觉得很熟悉,不禁心跳一快,立即猜测是汪格威,她侧头想从他正面确认,可他头上戴着的棒球帽压得好低,侧边干净没有胡子的脸颊推翻了她的猜测。

    唉!居然想念他,想念到随便看到一个高个儿就以为是他!

    “请问快递……”骆骞儿先向接待小姐询问,话还没说完,那小姐就一脸娇羞的指向那个高大男子。

    “就是他。”

    骆骞儿转身看去,和男子对上视线,顿时呆掉。

    “嗨,不认得我了吗?”拉高帽檐,咧出招牌笑容,制造出惊喜效果的某人轻快打招呼。

    落腮胡不见了,汪格威是大帅哥一枚,骆骞儿很纳闷自己以前怎么从来没有留意到呢?

    坐在汪格威的车上,她不由自主的一直觑着他的脸瞧,虽然距离刚看到他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她还是觉得很讶异。

    “愈看愈觉得我很帅吧?我不介意你再更爱我一点!”俐落操控方向盘的汪格威还能敏锐察觉到她的视线,不禁促狭的逗她。

    “嗄?你说什么?”骆骞儿的反应是瞠目掏掏耳朵,然后故意嗤笑。“你脸皮怎么愈来愈厚了?”

    “不帅吗?”他摸摸光溜溜的下巴,还真有点不习惯,但仍不忘自吹自擂一番。“这个惊喜可是我送给你的另类情人节礼物——帅到掉渣的成熟型男。”

    他夸张的形容让骆骞儿忍不住爆笑出声,故意用敷衍语气配合他。“好好好,这个礼物我很喜欢,这样可以了吧?”

    其实是真的喜欢,不论他留不留胡子,有没有帅到掉渣,只要他是汪格威,她全部都喜欢。

    罢才在公司里,他送了一个很漂亮的包包给她,意味着希望她走到哪里都带着“他”;更令她讶异的是,他还带了三十杯的热巧克力,大方分送给她业务部所有的同事,要大家品尝情人节的甜蜜,让她在众人羡慕的眼光中,既羞赧又感到幸福洋溢。

    不是她爱慕虚荣,喜欢大阵仗示爱,而是八年以来,从没有一个男人像他这样用心的想让她开心。

    将近三十岁的年纪,其实是半熟阶段,但因为有了孩子,她不得不早早就逼着自己变得成熟稳重,可汪格威的宠爱,让她的心返璞归真,变得年轻活跃了起来。

    “既然把礼物收下了,就要好好使用哦!”红灯煞车,他笑睨向她,这话可是有弦外之音的。

    “什么使用啊?”她还在笑,没多想地问。

    “想怎么用就怎么用,千万不要客气啊!”汪格威转头朝她使目尾,故意暧昧得很明显。

    看是要使唤他、奴役他,让他当冬天的暖炉、万能的男仆都可以,连暖床的工作他都可以包办哦!

    骆骞儿止住笑,意会过来,不由得脸红心跳,窘赧的嗔睐他。

    虽然她是一个孩子的妈妈,但她的经验寥寥可数,还很清纯的好吗?

    忽然响起的手机铃声划破这甜蜜的尴尬,骆骞儿在汪格威的示意下替他拿起手机接听。

    “熊爸爸,你接到妈咪了没?我跟你说哦,你要跟妈咪说Iloveyou,她就会抱你喜欢你了,我都是这样的哦!还有,外婆说你们可以想玩多晚就玩多晚,不回来睡觉也没关系……”电话线那头根本没确认接听的人是谁,劈头就自顾自的喳呼个没完。

    认出是宝贝儿子的声音,再听那内容,骆骞儿眼角抽搐,额头滑下三条线。

    这小家伙从何时开始胳膊向外弯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我爱熊爸爸最新章节 | 我爱熊爸爸全文阅读 | 我爱熊爸爸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