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谢绝深情床伴 > 第一章

谢绝深情床伴 第一章 作者 : 夏晴风

    十七岁的“一见钟情”。

    十七岁这一年,他遇见爱,太过早慧,于是注定他只能是个守候的角色。

    他以为,只要执着努力,爱情终究可以开花结果。

    直到残酷的现实,给了他一个无情的答案……

    夏日傍晚五点,在偏斜的温暖日光下,篮球员们汗流浃背地在场上厮杀。

    终场的哨音在近六点时响起,两所高中的友谊赛以五十二比十六的悬殊差距划下句点,两队队员在赛后礼貌地握手,接着各自回到休息区。

    C校篮球队队长走到今年刚招募进校队,也是今天表现最出色的新队员身旁,拍拍他的肩,“表现得太好了!”光是关骐一个人,就抢下二十三分。

    “谢谢。”

    “照惯例,我们赢球都会有庆功宴,等会儿大家一起吃个饭……”

    “抱歉,我不能参加,今天是我哥生日,我得回家。”关骐婉拒,他是新队员,压根不知道比完友谊赛后还有庆功宴。况且,不过是场友谊赛,没必要搞得这么隆重吧

    “要不然,我们都到你家帮你哥庆生好了!”队长开玩笑地说。

    关骐想了想,其实也没什么不好,反正是请外烩厨师准备餐点,便爽快的答应,“好啊,到我家吃饭。”

    “真的假的?十几个人耶。”教练、所有球员、球队经理、志工,加一加将近二十个人。

    “真的啊,我哥的生日party,请了外烩厨师,不差我们几个人吃饭。”

    “请外烩厨师?你家很有钱喔?”队长笑瞇了一双丹凤眼。

    关骐耸耸肩,淡淡地笑,没回答,反问:“要去吗?”

    “有免钱的大餐可以吃,当然去啊!是大餐吧?”

    “是不是大餐我不知道,可是可以保证有鱼、有肉、有饮料。”关骐答得含蓄。

    “这样就算大餐了啦!”他们以往的庆功宴,顶多是到学校附近“知名”的牛肉面店吃面,再点几样卤菜、几罐大宝特瓶汽水,在比赛中表现好的人论功行赏,可以多吃几块肉、多喝几杯汽水。

    “不过,这么多人突然去你家,真的方便吗?”队长突然一脸正经的问。

    “方便啊。”

    “你要不要先问问伯父、伯母?”

    “我妈过世好几年了,我爸喜欢热闹。”关骐简短回答。

    “OK!那我们一票人就到你家吃大餐喽!”年轻人实在很难说出那种“很难过你母亲过世了”的感性话,队长便改以拍拍关骐的肩膀,代替安慰。

    “欢迎。”关骐笑了笑。

    一行人到了关家才知道,原来关骐家不只是“好野人”,而是超级好野人——关爸爸是常上财经新闻的电子厂龙头大老板,关骐根本是含着超级钻石汤匙出生的二少东。

    “你们先吃,我冲个澡,换套衣服就来。”关骐朝队长、副队长说。

    “OK的啦!二少爷。”队长学刚才管家对关骐的称呼。

    他真的没想到这位球技超好的新队员,家里居然这么有钱,平常完全看不出来,因为他穿的、用的,没有一项是名牌,就连篮球鞋也都是没有牌的地摊货。

    “别这样叫我。”关骐说。

    “是,那叫二公子好了。”副队长很白目。

    “叫名字就好。”关骐捶了对方肩头一记,摇摇头,“你们快去吃东西吧。”说完,他便进屋去了。

    “真的看不出来耶。”队长在副队长耳边说。

    “他完全没有贵公子的骄气。”副队长附和着,两个身高超过一百八的年轻人,勾肩搭背望着关骐的背影,做出这样的评论。

    夜幕缓降,上百坪的花园里灯光温暖柔和,凯文.柯恩的钢琴乐声悠扬,所有人尽情享受餐点和欢乐气氛。

    梳洗完毕的关骐随便套了件POLO衫、洗得褪色的牛仔裤,踩着一双从大卖场买回来的凉鞋,便走到花园觅食。

    他没想过就在这个晚上,会遇见他的“真爱”,如果人生可以“早知道”,他一定会换上正式服装、皮鞋,再选条最亮眼的领带,尽全力打扮得像个男人,而不是……小弟弟。

    只可惜,人生永远不可能“早知道”。

    她站在长长的自助餐桌前,一头柔亮长直发如黑瀑垂散而下。

    悬挂在棚架上的网状灯饰,闪烁的暖黄光线照映着她巴掌般的小脸,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她的唇瓣就像沾了蜜,透着自然的粉红,看起来又软又嫩。

    她站在桌前犹豫许久,终于夹起一小块色拉龙虾,望着那块龙虾,她咬咬唇,才用手拿起那块虾肉,放进嘴里。

    接着,她往旁边跨一小步,盯着鱼子酱饼干,瞧了半晌又摇摇头,再往旁边跨一步,看着眼前的一大盘鲍鱼。

    她夹起一块放进盘子里,将盘子凑近鼻尖,吸了一大口气,等吸够了鲍鱼汤汁的香气后,她便用手把鲍鱼放进嘴里,咬了老半天,才吞下肚。

    她又陆续吃了几道菜,不过都是小口小口的品尝,接下来便改尝甜点……

    正准备拿点东西来吃的关骐,第一眼就注意到她,光是她的侧脸,就让他惊艳不已,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只觉得自己彷佛几辈子以前,就认识她了。

    他隔着长桌的距离,看得痴了。

    她吃东西的模样,既野蛮又秀气,而且很慎重。

    野蛮是因为她不用任何餐具,直接用手抓取食物,秀气是她咀嚼东西时的模样,很仔细,而她挑选想吃的食物时,又慎重得像是在选择人生伴侣……

    关骐从来没有这样注意过一个女生,他感觉忽然之间,自己好像变成一个男人,而不再只是个十七岁的毛头小子。

    他突然感觉到……老祖宗的命运,似乎有了可信度。

    关家从几十多代以前的老祖宗开始,就注定关家的男人,一辈子只能爱一个女人。

    他一直都不相信,直到看见她的那一瞬间,他才体悟到命运的力量。

    他像着了魔似的,双脚定在原地,视线紧紧跟着她,看到她在饮料调酒台前,跟调酒师要了杯他最爱的“龙舌兰日出”,他便走到她身边,看了她手上的调酒一眼,跟调酒师说道:“我也要一杯。”边说还边指了指她手上的酒。

    她转眸看向他,迟疑片刻,“你满十八了吗?”这个弟弟看起来似乎还是个高中生呢!

    “没,快满了,在我家,满十五岁就可以小喝三杯。我是关骐,请问妳……”他想知道她的名字。

    “你是关御的弟弟?”她的双眼瞬间灿亮。

    “是。”关骐没来由的心一紧,拜托,该不会他这辈子唯一有可能爱上的女人,是老哥第一千三百八十九号爱慕者吧?

    关骐真的有在数,从老哥国小一年级开始,计算到上个月他自己的生日party为止,老哥已经有一千三百八十八位仰慕者了。

    “嘿!小骐弟弟你好,我是卫嘉茵,跟你哥哥同班,他是系学会会长,我是副会长,我们……”

    相较于卫嘉茵的热络,关骐反倒显得冷漠,他接过调酒,一口气喝光,把空杯子放回吧台上,“再一杯。”故意打断她的话。

    他才没兴趣听“姊姊”描述她跟他家老哥有多好!

    卫嘉茵顿时一阵尴尬,只好浅啜一口鸡尾酒,过了会儿再次试图跟关骐闲聊,“我听关御说,你成绩很好,读的是第一志愿明星高中,你明年就升高三了吧?”

    关骐面无表情,压根不打算响应她。

    接过第二杯调酒,他转身离开前,淡淡自语:“该死的一千三百八十九……”

    啥?卫嘉茵听见他低语,一头雾水,茫然地望着他离去的背影……什么该死的一千三百八十九?

    “小骐弟弟!”她连忙追上他的脚步,但因为他又高、步伐又大,她必须小跑步才追得上他,好不容易到他身旁,她忍不住微微喘气。

    关骐瞥了眼她红通通的脸颊,边喘气边深呼吸的模样,不动声色的放慢脚步。

    该死的第一千三百八十九号爱慕者!

    “小骐弟弟,你在生气吗?”他的表情这么冷,实在不像青少年,不过脾气陰晴不定,倒挺有几分他这个年纪该有的叛逆。

    卫嘉茵不否认她是想讨好他,冲着他是关御的弟弟,不管要花费多少心力,她都要拉近跟他的关系。

    “我不是弟弟。”关骐语气冷淡。

    “你是关御的弟弟啊。”她无辜地回他,却获赏一记白眼。

    “对,所以我不是妳弟弟,不要叫我小骐弟弟。”

    唉,难搞的叛逆少年,她都忘了他现在这个年纪最讨厌被人当作孩子了,没关系,她最主要的目的是讨好他,所以他怎么说,她就怎么做。

    “那我喊你小骐,可以吧?”卫嘉茵很识相,马上妥协。

    关骐没说话,脑子又转过1389这个数字,烦躁到再次喝光杯中的鸡尾酒。

    瞥了她手上的酒杯一眼,看来她只喝了刚刚那一口,于是他索性抢下她的酒,才正要把酒杯凑到嘴边,这个时候她却问了一个让他差点吐血的问题。

    “你刚说该死的一千三百八十九,是什么意思?”卫嘉茵瞧他喝酒喝得这么猛,又赶紧接着说:“你喝完三杯了。”

    她不得不怀疑,他会乖乖遵守只能喝三杯的规定。

    “喝完三杯又怎样?”关骐的态度不冷不热。

    “你说过,三杯是上限,所以,你不能再喝了喔!”她微笑,和气地叮咛他。

    她不懂关家为什么会答应小孩十五岁就能喝酒,原则上,没满十八岁,都不应该喝酒的啊。

    “不要用姊姊的口吻对我说教,我不归妳管。”

    “我不是说教,也不是管你,只是关心你。”

    “如果我不是关御的弟弟,有荣幸得到妳的关心吗?”很淡的嘲讽味。

    “当然。”卫嘉茵一脸真诚,仰头看着关骐,他真的好高喔……

    “妳的名字怎么写?”关骐问。

    “卫生的卫、嘉义的嘉、绿草如茵的茵。”

    “卫嘉茵,妳的名字很好听。”

    “你可以叫我嘉茵姊。”她笑得很灿烂。

    想要他叫一声“嘉茵姊”?下辈子再说吧!

    关骐瞪了她将近十秒,再次开口,口气突然变得恶劣,“卫嘉茵,我饿了,妳去帮我拿吃的,刚刚妳吃过的东西,我都要吃,我到前面的凉亭等妳。”

    卫嘉茵根本来不及回话,他就已经走远了。

    欸,十七岁的叛逆小子,叫声姊姊来听听会怎样说不定将来,她是他大嫂耶……

    算了,她还是忍耐一点,包容他吧。

    关御说过,他们兄弟俩很小就失去母亲,也许是因为这样,关骐看起来比较孤僻,缺乏母爱的可怜孩子。

    她轻轻叹气,转身走到餐桌前,帮他夹了一大盘食物,她想,正在发育的他,应该要多吃点。

    “妳拿这一堆,是把我当猪在喂吗?”关骐瞪着盘子里满成小山的食物,恶声问。

    卫嘉茵咬着唇,也瞪向手中那盘食物,这才突然觉得好像真的拿太多了。

    “呃……我想你正在发育,多吃一点比较好。”但好像多得有点过分,她略感歉疚,补充道:“没关系,你吃不完,我可以帮你吃。”

    “最好妳的食量够大,我不喜欢浪费食物。”他语气不佳,拿起筷子,又瞪她一会儿,吼道:“妳还愣在那里干么?去拿筷子啊,不是要帮我吃?”

    “喔……”她乖乖起身,到餐具桌那里拿了双筷子,又小跑步回来。

    坐下后,卫嘉茵有点茫然,关骐弟弟说话很有“威严”,她居然在不知不觉中,就乖乖听他命令,完全忘了要抗拒。

    她年纪比较大耶,怎么可以让一个小弟弟使唤来,使唤去的?

    “快吃,吃不完妳就糟糕了!”关骐见她坐下,立刻出言恐吓,“我哥也讨厌浪费食物的人。”

    “你的意思是,我要是吃不完,你就会告诉你哥我浪费食物?”这小子,干么搞邪恶

    “妳挺聪明的嘛。”关骐不怀好意的笑。

    “干么故意欺负我,我对你不好吗?”卫嘉茵觉得委屈,青少年真难侍候。

    关骐看她一脸委屈,没办法继续装酷,语气放软,“我逗妳的,妳就这么担心我哥不喜欢妳吗?”

    “跟关御没关系,我只是不希望你讨厌我……”她不晓得为什么,直觉这么回答。

    她的话,让关骐心软了。

    “我没讨厌妳……”他闷闷低声。

    “你刚才说一千三百八十九,到底是什么意思?”

    “去问我哥,他知道答案。”他故意移开视线不看她,闷闷地想,去他的关家命运,他才十七岁耶,而且才刚认识她……

    说不定,他只是觉得卫嘉茵比其它女生漂亮了点,才会误把惊艳欣赏当成喜欢。

    他啊,才不要喜欢老哥的第一千三百八十九号爱慕者!

    他不信邪,更不相信自己的运气这么背,才十七岁,他的心就要被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绑住,呿,怎么可能!

    等高中毕业,他还有多采多姿的大学生活要去体验,他就不信遇不到更美、更好、更让他心动的女孩子!

    哼,去他的关家男人一辈子只能爱一个女人。

    爱?拜托,他连喜不喜欢都不是很确定了,谈爱,似乎还太早了一点。

    直到生日party结束,关御都没有出现。

    卫嘉茵知道,那天各系会长都在学校开会,讨论下学期的迎新舞会。

    往年的迎新活动都是由各系自行找场地、找时间,不过今年因为企管、外文、电机三系的系会长彼此很熟,打算三系联合举办迎新舞会。

    怎知消息传开后,引来其它系的兴趣,最后决定由所有系所共同举办一场史无前例的超大迎新舞会。

    办活动当然不是问题,问题在于场地,十多个系所联合迎新,活动中心绝对挤不进这么多人。

    关御生日那天开的系所联合大会,光是为了迎新舞会的场地问题,就乔了好久,还要推选活动总召、成立募款小组、找赞助厂商……

    会一直开到晚上十一、二点,毫无意外地,向来是学校风云人物的关御,被推举为活动总召。

    接下来两天,当然又是一连串的开会、讨论。

    卫嘉茵隔了两天才在系会议室碰到关御,因为两个人已经大三了,所以修的课不太一样,很难得才会碰到面。

    关御为自己泡了杯三合一咖啡,一转身看到刚好走进来的卫嘉茵,立刻扬起温柔的笑。

    “这两天很忙喔?”卫嘉茵也笑开,问道。

    “是啊,要不要咖啡?”

    “没关系,我自己泡就好了,我第一次参加没有寿星的生日party耶。”

    卫嘉茵缓步走向饮水机,但关御早她一步,帮她泡好了咖啡。

    “真不好意思,那天开会开得好晚。”

    “你的礼物还没拆吧?”她记得那天成堆的礼物堆在花园的喷水池前。

    关御摇摇头,神色歉然,这两天他忙得连睡觉的时间都很少,管家帮他把礼物搬进房里,他一样也没拆。

    “太忙了,都快放暑假了才突然说要改成联合迎新舞会,很多事都得在放假前搞定。”

    “我听说你被选为总召。”卫嘉茵接过他递过来的咖啡,心里突升一股暖意,他就是这样,很温柔、很体贴。

    “嗯,所以这几天才会这么忙。”他笑着回答,顺手拉了张椅子让她坐。

    “谢谢。”她顺势坐了下来。关御对她比对其它女同学好,他会帮她泡咖啡,天气冷,还会把外套给她穿,他从没对其他人有过这些举动。

    他们之间一直存在着一种淡淡的暧昧,只是两个人都没说破,她在等,等哪天关御认为两人的感情酝酿够了,他会主动跟她表白。

    “前天的食物还可以吧?”关御问,“有吃饱吗?”他也拉来椅子坐到她旁边。

    “很不错啊,对了,我看到小骐弟弟,但他似乎不是很喜欢我,他平常说话是不是就有点凶?”

    “凶?”关御愣了愣,他这个弟弟一向开朗,对人也十分大方,没见他对谁凶过啊……他看着卫嘉茵,突然隐约有点头绪。

    “你知道一千三百八十九是什么意思吗?小骐弟弟要我问你,他说你知道答案。”卫嘉茵好奇的问。

    一千三百八十九?关御莫名其妙咳了咳,脸微微泛红,眼前的卫嘉茵表情好无辜,他看着看着,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

    关家的男人,一辈子只能爱一个女人。

    他对她不是爱……至少目前的感觉是这样,只不过跟其它女孩子比起来,他比较喜欢她,所以他对她也比对其它女生好。

    1389?

    关御想到四岁的关骐,正是喜欢接电话的年纪,常守在电话旁,谁知老是接到要找他的电话,结果小必骐有天竟然突发奇想,说要算有多少女生喜欢他……那时关骐还不太会算数,便学划“正”字记录。

    前些日子关骐跟他聊天,忽然提到他变逊了,最近都没有“进帐”,仰慕者的编号一直停留在一千三百八十八。

    关骐既然会对卫嘉茵说一千三百八十九,那表示……

    唉,他是喜欢卫嘉茵没错,但如果关骐也喜欢,而且到了会“凶”她的程度……

    “他不准我喊他小骐弟弟,还连名带姓的叫我,我觉得他好像真的不喜欢我,有没有什么办法让他不要太讨厌我?”卫嘉茵不晓得自己为什么一直很在乎关骐喜不喜欢她。

    那天关骐凶巴巴地坚持一定要司机开车送她回宿舍,而且他也跟着一起,还说什么一个女孩子这么晚了,自己搭公车下山太危险。

    卫嘉茵其实不太明白关骐是不是真的讨厌她,除了他的态度有点凶之外,他会坚持送她回宿舍,应该是关心她吧……如果他真的讨厌她,才懒得管她是不是会有危险。

    但,他为什么要这么凶呢?

    “其实……小骐弟弟好像也不是真的讨厌我。”卫嘉茵想了想,“那天他跟司机一起送我回宿舍。”

    关御微笑,听她这么说,他现在完全明白了,关骐的行为实在太明显了。

    “小骐他……比较不会表达自己。”关御说得含蓄。

    这一年,他们都还年轻。

    关御、卫嘉茵,一个刚满二十岁,一个差几个月要满二十岁,而关骐才十七,感情线却悄悄地缠绕住三个人,而关御在这一天,无意间看见牵起卫嘉茵跟关骐的那条线……

    只不过卫嘉茵还不明白,“一见钟情”的网,不只网住了关骐,同样也网住了她,要不然,她何必这么在意关骐是否喜欢她?

    关御拍拍卫嘉茵的头,从此,她在他眼中,就只能是妹妹。

    因为将来有极大的可能,她会成为他的“弟妹”……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谢绝深情床伴最新章节 | 谢绝深情床伴全文阅读 | 谢绝深情床伴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