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后天恶女 > 第九章

后天恶女 第九章 作者 : 夏晴风

    褚问风在鸿天依旧是那副稻草人模样,他双腿架在办公桌上,手里拿着一本素描簿,拿着炭笔在画纸上飞速移动,偶尔用拇指做晕画效果。

    画着画着,他把素描拿远看,忽然半眯起眼,深思刹那,又将素描本拿近,继续差不多要完成的素描。

    上午即将过去,在中午休息音乐响起前,展绎敲门进来。

    “Boss,这是你要的终止收养关系证明。”他将一只牛皮纸袋递上。

    “真的快,好厉害。”褚问风开心的放下双脚,却看也不看,直接将牛皮纸袋收进放在桌脚边的提袋。

    展绎受不了的翻了个白眼。这位褚老大偶尔心情好时,就会说出广告词,平时他在鸿天没事做,不是当电玩宝宝,就是当电视儿童。

    褚问风看着电视上面的台北股市行情表。雷励光因涉及多案,已被收押,外界昨天才刚晓得这则消息,他便已迅速对外宣布由展绎接任鸿天总经理一职。

    今天台北股市开盘,鸿天股价仅稍微下挫,半小时后,便跳空涨停。

    昨天下午群魔开天上市封测,才半天就有超过一万名玩家上线注册,后势可期,因此鸿天股价才没被雷励光遭撤换又收押的消息拖累。

    他对这个结果还算满意,视线从电视墙又挪回素描,说:“我刚刚想了想,你现在已经是总经理,大概没什么时间帮我处理小事情,算是我最后拜托你一件小事了,忙完这件事,就让你专心当总经理。”

    “什么事?”

    “蓁芯的养父母……”

    “你该不会……”想整人家吧?

    “嗯,我想半个月后,他们钱也算有花到了,你就帮我送他们去吃牢饭吧。”

    他忘不掉蓁芯伏在他背上时流下的眼泪,那温热的水珠穿透衬衫,烧着他的心,让他想像着一个打雷又下暴雨的夜晚,她衣衫不整的逃进警局……

    那画面他怎么想,怎么过不去,要平白让她的养父母拿一千万享福?一句话,他办不到!

    本来他打算念在他们好歹也养大她的情况下放他们一马,但仔细想,他们根本就只是拿她帮忙骗到手的钱,随便施舍几口饭给她吃而已,所以他越是想,越是没办法就这么算了,让他们好好过日子。

    真是狠啊!展绎傻眼半晌。

    “他们的犯罪证据,应该不难找吧?”褚问风边画边说。

    确实是不难。他初步查过,那两人根本是大罪小罪一箩筐,有几起诈欺官司正在诉讼。

    “不要牵涉到蓁芯。”褚问风叮咛。

    拜托,谁敢啊?展绎默想。

    “也别让蓁芯的养父母怀疑是我们送他们去吃牢饭的。”褚问风又说。

    这是基本常识吧!展绎都想翻白眼了。

    “喔,对了,麻烦你确认法官会对他们求处重刑,我希望他们的牢饭吃越久越好。”

    “最好一辈子都不要出来,是吧?”展绎碎碎念。

    褚问风扬眉,看了他一眼后,笑了。“如果你办得到,今年年终加发你二十四个月。”

    展绎嘴角怞搐。“好!我会想办法,确认法官会求处重刑。”他也再次叮咛自己,千千万万不可以得罪巫蓁芯。

    “唉……关他们一辈子是有点难……这样吧,如果能判刑十五年以上,不得假释,我就加发你一年年终。”

    最低限度都出来了?他摇摇头,叹气,“我知道了,保证最少十五年。”

    展绎前脚离开不久,换从南部赶回来的单嘉璋进褚问风办公室。

    “褚老大!”她好奇地张望着大办公室。

    “你回来了。”笑着起身,褚问风招呼她到沙发坐下。“想喝点什么?”

    “不用了。”她一坐下,立刻拿出写了住址的纸。“这是蓁芯的住址。”

    “谢谢。”他看了眼,默记下。

    “大哥说,我们今天开始全搬到鸿天来上班?”

    “对,希望大家能习惯。”看着女装的单嘉璋,他有点不适应。

    注意到他的目光,单嘉璋不好意思地笑笑,“我赶着回来,没换衣服。”穿裙子是有些别扭啦。

    “你这样很好看,熊大要是看到,一定会呆掉。”

    “谁管那头笨熊!”就是不开窍!单嘉璋没好气的轻声斥道。

    “男人都比较呆一点……其实,你可以主动啊。”

    “谈感情还要女人主动?我才不要!”她一副没得商量的语气。

    褚问风只好继续傻笑,想了想,又问:“我跟蓁芯的婚礼,请你当伴娘好吗?”

    “真的吗?蓁芯会被吓到喔!”

    “嗯,不过我想她会很开心你当伴娘。”到时他再请熊大当伴郎吧,这两人也拖太久了,连他都快看不下去。

    “只要蓁芯开心,我OK啊。老大什么时候去找她?”

    “等一下出发。”他说。去之前,他还得拿样东西。

    此时办公室又响起敲门声,褚问风笑了笑,对单嘉璋说:“璋璋,这次真的很谢谢你帮忙,麻烦你——”

    “放心啦,褚老大,我会保密,况且,我觉得蓁芯是好人。”

    “真的谢谢你。”褚问风真心地笑,然后朝门外喊,“请进。”

    “那我去忙了。”单嘉璋很快离开。

    只见一名西装笔挺的中年男人走进办公室,面带微笑。

    “褚先生,好久不见。”

    褚问风愣了愣,记起对方是执行外公遗嘱的姜律师。

    “姜律师?你好,好久不见。”他站起来,迎上前招呼。

    “我看到新闻,准备好文件后便立刻赶来了。”姜律师说。

    “新闻?”

    “雷先生被收押的新闻。雷鸿达先生还有部分遗嘱未执行,他生前交代,两年内你若能换掉鸿天的总经理,未执行的遗嘱,才能执行。”

    褚问风呆了呆。他的外公……竟算到了他会撤换雷励光吗?

    “如果我没在两年内撤换总经理呢?”

    “那么未执行的遗嘱则会更动。雷鸿达先生认为,如果两年内你无法顺利撤换总经理,表示你没有能力经营鸿天集团,那么,他会将剩余的遗产全数捐出。”

    “我外公的遗产……”他以为他已经继承全部了!真是老狐狸。

    “雷鸿达先生在海外还有大笔信托基金,瑞士银行帐户也有大笔资金。这是雷先生要我交给你的信。”姜律师拿了一封信出来。

    褚问风拆开信,缓慢阅读。

    问风:

    你能看到这封信,表示你在鸿天顺利“活”下来,表示我没看错你。

    我其实观察你很多年,从你跟展绎成立寰远、在大学任教,就认为你绝对是继承鸿天的不二人选。不过,为了更确定你有能力,我把那些在鸿天混吃混喝的“亲朋好友”以及雷励光这两个难题,留给你当试题。

    恭喜你,不只顺利活下来,还成功挪开最大的绊脚石。

    为庆祝你的成功,外公把最后两笔遗产送你。可惜我没办法活着见到你的成功啊,无论如何,我很高兴有你这个外孙承袭我的血脉。

    其实我也想过把你们接回身边,但怕你们回来,反而立刻成为雷励光对付的箭靶,与其这样,还不如我死了,大家一翻两瞪眼,让那些觊觎的人措手不及得好。

    更何况,我实在受不了女人在我面前哭哭啼啼,要是接你们回来,你妈整天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对着我,我可能会死得很不愉快。

    总之,你要孝顺你妈,至于你那个抢走我女儿的爸,随便你看着办。

    帮我跟你妈说一声,我其实还是很爱她,虽然她执意嫁给你那个不成材的爸,很伤我的心……算了!人活到最后,什么事都看得很开,至少你那个无能的爸,对我的宝贝女儿还算不错,不然,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他!

    最后那两笔资产你要是用不着,就拿去孝敬你妈,至于你那个走了狗屎运的爸,还是那句话,随便你看着办!

    外公

    褚问风看到后来,已经笑出声。

    从“你那个抢走我女儿的爸”、“你那个不成材的爸”、“你那个无能的爸”,到最后“你那个走了狗屎运的爸”。看来,他的外公对他父亲的怨念实在不是普通的深呢。

    只是他没想到外公是那么幽默又豁达的人,竟说得出“我可能会死得很不愉快”这种话。

    看完信,褚问风感动又感慨,如果不是为了布局鸿天集团继承人的位置,外公晚年应该能享受天轮之乐的。

    他将信妥善收好,打算找时间再拿给母亲看。

    “这些文件你只要签名就可以,过阵子,资金就会移转至你名下。”姜律师递了几份文件给他。

    褚问风看过后,一一签名。“谢谢。”他将文件递回给姜律师。

    “移转手续一办妥,我会立刻通知你。”

    送走姜律师后,褚问风打电话给展绎,交代他这几天会去南部,接着收拾了几样东西,便离开公司。

    巫蓁芯趴在桌上午睡,昨晚她没能睡好,看见雷励光被收押的新闻后,夜里她不断作恶梦,梦见褚问风用恨恶的眼看她。

    下午,她约了要面试,怕睡床上又作恶梦,索性趴在桌子上小睡。

    不知过了多久,闹钟声忽地钻进她耳里,她昏沉沉的撑起身,柔柔眼睛。

    换了套衣服,化上淡妆,她准备出门,弯身穿妥鞋,正打算开门时,门铃竟响了,因为太巧,她吓一大跳。

    可一打开门,震惊更大,大到她完完全全地呆成一具无法移动的人偶。

    “要出门?”门外的人问,上上下下看了她几回,发现迟迟等不到回答,干脆把她推进门,自己走进屋子。

    “巫蓁芯,我想我输了,没给你空气都变甜的幸福,所以你不但离开我,连游戏都偷走。愿赌服输,这是我输掉的赌注,五克拉钻石。”褚问风扬起一个小提袋说。

    巫蓁芯继续当人偶,震惊到毫无反应。

    “五克拉钻石,我认输,付给你。接着,我们来算帐。我知道你被雷励光收买,现在,我给你两条路走,一是你主动投案,去自首,二是你跟我走,随便我处置,你做个决定吧!”再笨,都会选二吧?他想。

    “我不……”知道。她没说完,因为他板着脸靠过来,近得让她脑袋又呈现一片空白。

    “我劝你赶快做决定,别拖拖拉拉说你不知道。”

    他、他……怎么晓得她没说完的话?“我要去面试工作,能不能等……”

    “不能!你以为我会让你去工作吗?”他的表情更加凶恶。

    “呃……”她的脑袋根本不管用,现在的她,心里乱得像一团打结的毛线球。

    “快做决定。”褚问风催促。

    “呃……你希望我选哪个?”她真的没办法思考,他很恨她吧?如果可以,她想选能让他少恨一点的决定。

    “随便我处置。怎么样?快说!”

    “那……就随便你处置。”他好凶……

    得到答案,褚问风面无表情的拉她走出平房,屋外停了辆车子,他指着车子说:“上车。”

    巫蓁芯终于有点进入状况了,她叹口气,默默上车。

    车子开了许久,一路上,褚问风都冷着脸,没说半句话。

    巫蓁芯望着车窗外飞掠的景物,心一阵一阵地痛。

    他想带她去哪儿呢?想怎么处置她?他有多恨她?

    一连串的问题,她不敢问,也不想问。

    原本那么老实善良的人,她从没见他有过凶恶的表情和眼神……他一定很恨很恨她吧?她越想越难过,眼睛刺痛发热起来。

    “你不要哭!再半个小时就到了。”

    巫蓁芯被身边人吓了一大跳。他不是在开车吗?怎么有办法注意她……她咬牙,不敢哭。

    半个小时后,车子停住,她眨眨眼,不敢相信他……居然带她到问风国小?

    褚问风还没开口,她已经开了门,下车。

    巫蓁芯跑了几步,到校门口。

    现在是傍晚,学生都回家了,有几个附近的居民进出校门,多半是来运动的。

    巫蓁芯怀念的摸摸校门口旁的石墙,听见褚问风冷声说:“跟好。”

    她没答腔,但听话的默默跟着他走。

    褚问风领着她走到三年六班的教室门口才回头。“巫蓁芯,罚你在这里说三十六次“我不要当骗子”,说完我就原谅你。”

    她张大嘴,呆掉。这……是什么处置?

    “你不想让我原谅你吗?”褚问风扬声逼问,脸又板了起来。

    “想!”她立刻反应,被他原谅,是她现在唯一的想望。

    “那还不赶快过来?”

    走到他旁边,巫蓁芯颤声开口。“我不要当骗子。我不要当骗子。我不要当骗子。我不要当骗子。我不要当骗子……”

    最初,她的声音很小,但慢慢的越来越大声、越来越激昂,喊过二十次后,她几乎是用尽力气在嘶吼,仿佛要将所有悲愤与委屈、期待与盼望全喊出口。

    “……我不要当骗子。我不要当骗子。我不要当骗子!”

    她喊得好用力,眼泪滚出眼眶,根本没数究竟喊了几次,只是满心想着,如果她的人生可以有别的选择,她真的不要、也不想当骗子!

    她喊得声嘶力竭,喊到褚问风紧紧抱住她,陪她流泪,不住地轻声安抚她。

    “够了,可以了。超过三十六次了,我原谅你,我原谅你了……”

    “问风,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她抓紧他胸前的衣服,泣不成声。

    “没关系、没关系,我原谅你,所以,你也要原谅自己。”他亲吻她的脸颊。

    “问风……”

    “嘘,别说话,接下来换我说。”拉开两人的距离,他心疼的抹掉她脸上的泪,“其实,我才是最大的骗子。”

    褚问风笑得有点无奈,他从没想过这辈子要对谁坦白事实。

    “呃?”

    看她呆滞,他顺顺她的发,拍了拍她的脸。“清醒一点。”他将眼镜拿下来,目色清亮。“我根本没近视,眼镜却戴了二十几年,理由很简单,小时候我被女生搔扰得很烦,干脆戴眼镜装书呆子。这个谎,我说了二十几年。”

    “你……没近视?”她无法相信,记忆里那个高年级的学长,也是一副黑框眼镜,所以……他从国小就贯彻决心说谎?真是好有毅力的……骗子!

    “对,我没近视,两眼视力都是1.2。”

    “你好厉害……”

    “其实,我早知道,你是雷总找来的人。”

    “早知道?多早?”

    “你还没进公司的前两天。展绎查到的。”

    “……”

    “你上班第一天下午,我搬到你住处附近,那是展绎的房子。”

    “……”

    “那天晚上我去等你,想着说不定你会下楼倒垃圾,所以我们不是刚好巧遇。”

    “那江洁玫……”该不会也是找来演戏的吧?

    “江洁玫真的是巧遇,她确实曾经是我学生,有一次,她看见我没戴眼镜的样子,然后……”耸了耸肩,他没再说下去。

    “然后就对你一见钟情?”巫蓁芯扬声问,忍不住有些酸溜溜的。

    “……其实这些都不是重点。我想说的是,从头到尾你都在我的算计里,我把你调到身边当助理,是算计;我带你到寰远,让你知道我对群魔开天付出多少心力,是算计;我带你实现你的梦想,是算计……”

    她心一沉。“所以,连你说爱我,都是算计、是假的?”

    “不,独独我爱你这点是真的。你不懂吗?我那些算计,都是为了让你也爱上我。我承认一开始搬到展绎的住处是借故接近你,想试探你,因为展绎查到你疑似在几家公司当商业间谍,窃取资讯贩卖,猜你若想从我身边偷什么,应该会把握机会色诱我才对,结果,你真让我失望,可又心动……”他嘴边扬起一弧怜惜的笑。

    “你还是跟随我记忆中的你一样,不适合当骗子。”他说,“比起我这个超级大骗子,你根本不及格。”

    巫蓁芯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展绎跟他两个人扮猪吃老虎,一搭一唱演起戏,谁看得清?

    “在员工餐厅,是你早就安排好,抢在雷总的人之前找上我?”

    “不,那是巧合,一个让我发现我对你似乎有特殊情感的巧合。”他诚实招供,“我转身看到你的眼睛,不用看你的员工证,就知道你是巫蓁芯。从你小三在这走廊上说“我长大不要当骗子”开始,我就没忘记过你。”

    巫蓁芯没想到,她一直被他记得。

    “所以我搬去展绎旧居,故意接近你。你不知道当你说“学长,你不要喜欢我喔,我们不适合”时,那刻我有多么开心!那让我知道,只要我对你好,你一定不忍心骗我。而且我也想对你好,因为我的心,一直一直记得你。”

    巫蓁芯听着,好不容易才停的眼泪,又冒了出来。

    “傻瓜。”褚问风帮她擦泪,“你不知道,那天你偷走游戏,却伏在我背上哭时,我心都碎了。”

    “你没喝醉?”巫蓁芯讶异到眼泪暂停。

    “你还不懂?我是个大骗子啊!从头到尾,除了我爱你是真的,其他都是算计。我要展绎赶在我们回台湾前把游戏完成,然后开Party,当然庆祝Party以前也都有,但把我灌醉是我拜托展绎安排的。其实我酒量很好,很不容易醉。”

    “……所以展绎拿游戏给你,你故意拉我进办公室,看你放在哪里?”

    “你终于开窍了。”褚问风大方承认。

    “你——”

    “蓁芯,刚刚我跟你介绍了另一个褚问风,一个几乎没人认识的褚问风,那个褚问风要问你一件事,你准备要听了吗?”

    她叹息,觉得自己刚才实在不该选二,让超级大骗子随便处置,她不敢想后半辈子会有什么下场。

    不过都已经答应了,她还有别的选择吗?“你说吧。”

    “巫蓁芯小骗子,你愿不愿意嫁给褚问风大骗子?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她顿时呆掉,眨眨眼。“你要娶我?”她不敢相信。

    褚问风笑了,拿出五克拉钻戒。“如果不打算求婚,我不会去买五克拉钻石戒指,那天我没醉,很清楚听到你说我赢了,这枚戒指,是我想帮我心爱的女人完成梦想,我记得她说过,她梦想有人送她五克拉钻石,所以小骗子,嫁给我好不好?”

    “你在恒春故意装凶吓我,让我以为你真的愿赌服输……”巫蓁芯没回答,先哭着埋怨。

    “唉……”他叹气,认罪,“对不起,可是你不会知道我装醉那晚,你走后我的心有多痛,我只是小小报复一下,你别生气,嫁给我,好不好?”要问几次呢?该不会要他学单膝下跪的老梗吧?

    望着那枚五克拉钻戒,巫蓁芯犹豫许久,然后才深吸口气。“好吧。”她破涕为笑。

    闻言,褚问风悬着的心才定了下来,他缓缓将戒指套上她的手,爱怜地抚了抚她纤细的指,忽然想到还有两样东西没解决。

    “我还有两件礼物要送你。”他从提袋里翻出一本素描簿和一个牛皮纸袋。

    巫蓁芯先打开牛皮袋,“终止收养证明……”她的眼睛瞬间瞪得老大。

    “对,我拜托展绎帮忙的,你养父母很干脆的同意了。”

    “你花了多少钱?”她叹气,因为她了解养父母。

    “钱不是问题,重点是你自由了。”

    她感慨万千,咬唇说服自己相信她真的自由了……

    她上前,忍不住紧紧抱住他。这个超级大骗子,真的、真的很爱她。

    “你还有第二样东西没看喔。”他笑着拍拍她的背。

    巫蓁芯松手,不必看也知道那是他答应送她的素描。

    又哭又笑的翻开素描本,结果第二件礼物又成功让她呆掉。

    “问风国小的我……”画里,她就站在眼前的教室长廊,一头长辫子甩在身后,昂着头,仿佛在说什么,画里的她,是国小三年级的她。

    他将她记得……好清楚!

    “这是我记忆里,你说“长大不要当骗子”的模样。蓁芯,我爱你。”

    巫蓁芯爷起头,泪光晶莹。

    她真的好幸运,能被超级大骗子如此深爱……——

    关于无可避免的婚礼……

    褚问风带着巫蓁芯在问风村待了几天,回忆他们交集不多的国小时期。

    几日后,他在回台北之前打了三通电话,安排他跟心爱女人的迷你婚礼。

    他先打给展绎,要展绎帮忙找证婚牧师,然后将寰远旧办公室稍做布置,当婚礼场地。

    接着他打给熊大,指名要他穿着正式西装,当伴郎,最后再打给单嘉璋,说蓁芯要她穿粉红色礼服,长发装扮,当伴娘。

    打完电话,他朝刚从洗手间出来的未婚妻挥手。他们搭最近一班飞机回台北,刚才划好位置,准备登机。

    “还好吗?”他瞧她脸色不佳,立即关心的问。

    “可能吃坏肚子了,不舒服,一直想吐。”

    褚问风摸摸她额头,没发烧。她从昨天登记结婚后就开始反胃,半夜起来吐了几次。

    “回台北,我先带你去妇产科检查吧。”

    她吐,关妇产科什么事?呆了一会后,巫蓁芯才后知后觉的想到,她的生理期晚了一个月都还没来。

    “啊!”她真笨,他们都没避孕,她怎么一点警觉性都没有?

    “你不想生小孩吗?”她吃惊的反应让褚问风有些紧张。

    “呃……没有。只是觉得自己太笨,都没想到。”

    “今天下午我安排了小型婚礼,你可以撑一下吗?”

    “婚礼?我们不是说好登记就可以了?”

    “但我们也没说确定不要有婚礼。你放心,不会很麻烦,场地安排在寰远旧办公室,因为租约到这月底,我们还可以使用。只是很简单的婚礼仪式,请牧师证婚,然后备了些餐食,我只请寰远的职员。”

    “寰远的职员……”咬咬唇,她想到林子珊。

    “林子珊已经辞职了,如果你担心她的话。”

    她吓了一跳。“拜托!你不要这么恐怖好不好?我都还没说……”

    “嗯,好,我尽量收敛一点。”

    “……算了,你还是别收敛,不然我根本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大骗子。

    “好。”老婆说了算。

    两人手牵手准备去登机,在登机门前,褚问风犹豫了一下,看了看未婚妻的肚子,觉得孕妇还是别受太大惊吓好些。

    “蓁芯,我帮你请了伴娘,也帮自己请了伴郎。其实,婚礼不是为了我跟你,而是为熊大和单老四两人的幸福着想。”

    熊大、单老四是一对?哇……

    “不过,完全不是你想的那样。”褚问风赶紧说明,“璋璋是女人。”

    闻言,巫蓁芯在空桥瞬间傻住。

    “真的,单嘉璋是女人,我担心你看到璋璋会吓一大跳,所以先说。不过蓁芯,其实我觉得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是骗子。”

    耳边响着他最后的话,巫蓁芯傻傻地由着他拉上机。

    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是骗子。

    直到下飞机,她还在想他的话。他是不是想安慰她,要她不用太内疚,当初接近他的动机不良?

    或多或少都是骗子啊……

    看来褚问风二十几年前就没说错,她根本不适合当骗子,遇上褚问风这个超级大骗子,这世上大概找不出几个比他厉害的了!

    至于迷你婚礼嘛,她是在浑浑噩噩中度过的,因为她全程都被美丽的单嘉璋吓傻了。

    不过傻的人不只她,还有一直都有点呆的伴郎熊维哲……——

    关于爱情坟墓里的几件事……

    熊维哲与单嘉璋在褚问风的迷你婚礼举行一年后,也携手跳进爱情坟墓……

    喔,不,是甜蜜的婚姻里。

    至于过程,可以简单用几句话交代,就是奸诈褚问风在婚礼那天,灌醉了熊维哲与单嘉璋,然后将两人锁进办公室,结果根据互相吸引的男女必然酒后乱性的定律,两人想当然呢,就是做了。

    不过很逊的宅男熊大明明吃了人家,隔天居然搞不定佳人,之后还让单嘉璋顶着一夜情闹出的人命大肚球在鸿天研发部门晃来晃去,晃到孩子终于生了,才总算让难搞的单嘉璋点头答应结婚去。

    其他详细过程及内容,碍于篇幅有限,只得请大家自行想像了。

    话说回来,踏进爱情坟墓整整一年的褚问风和巫蓁芯,在坟墓里依旧过得甜蜜又幸福,闪死一堆人,细节就不再一条赘述,免得大家都要找可鲁,可鲁会太忙。

    现在,他们的牛宝宝诞生满三个月了。

    这天,褚问风很大方把刚满三个月的小牛仔带到私人办公室,巫蓁芯还以为他是想让小牛仔跟那些相熟的员工认识认识,结果——

    褚问风坐在办公椅里,悠哉的抱着儿子玩。巫蓁芯正泡着他爱喝的乌龙茶,突然间听他喊,“蓁芯——”

    那亲昵又耳熟的语气,让巫蓁芯立刻起了鸡皮疙瘩。她记得上回他用那种语气喊她,是在一年前,要招供他是超级大骗子的时候。

    现在,他又想坦白什么大事了吗?

    “什么事?快说!”

    “我爸妈快到公司了。”

    咦?爸妈……对吼!褚问风是有爸妈的人,而他们结婚已经一年,连孩子都生了,她、她、她……居然连看都没看过他的爸妈!

    巫蓁芯深深觉得,她如果有心脏病,在他无预警的强烈惊吓之下,大概早就死过几百回、死透透了。

    “他们……”她眼角怞搐,连问都不知道该问什么。

    “我外公很突然地把鸿天交给我,虽然我继承大笔遗产,却也等于继承了一大堆麻烦。我爸妈是我的宝,那时候为了保护他们,我就把他们送去环游世界。家族为财产内斗,有时会用上凶狠手段,我不能让他们冒险。”

    “你应该……”

    “我知道我该先跟你说,但我怕你会担心东担心西,像是他们不喜欢你、不能接受你的身世这类无聊问题,所以我想干脆等他们回来再说。况且,他们很喜欢你,也喜欢褚小牛,我一直跟他们都有保持联络,他们看过你和小牛仔的照片,很爱啊。”

    巫蓁芯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正想开骂,敲门声便传来,接着她还没来得及看清楚人,就被抱住了。

    “蓁芯!丙然好漂亮啊。”褚问风的母亲笑得好开心。

    “啊!金孙,超级卡哇伊啦。”褚问风的父亲快手快脚抱起孙子。巫蓁芯尴尬又害羞,小声的打招呼。“妈……”

    褚问风的父亲抱着孙子走来,笑眯眯的说:“对、对、对,我就是要这么漂亮的媳妇!”

    “爸爸……”巫蓁芯又害羞地笑,然后在心底骂:褚问风,你今天晚上死定了!

    褚问风的母亲拉着她坐下,左看看右瞧瞧,同样极度满意这个媳妇。接着褚爸爸开始说他多想念台湾,又跟褚妈妈玩过哪些地方……

    巫蓁芯不时微笑,偶尔回答几句话,不过仍满心想着晚上要怎么治那个超级大骗子。

    结果不知死活的褚问风又窝到她身边,揽着她,一脸幸福的听父母分享环游世界的趣闻。

    人生至此,夫复何求!他满足地想。

    至于太座的怒气……嗯,晚上他总有办法安抚老婆大人的,例如让她在床上累到没力气……这一直是他用了千遍也不厌倦的好方法啊!

    —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后天恶女最新章节 | 后天恶女全文阅读 | 后天恶女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