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甘家二少欠管教 > 第九章

甘家二少欠管教 第九章 作者 : 香弥

    即使外面下着大雨,上晋公司会议室内气氛却异常祥和而愉快,令一票主管感动到想痛哭流涕。

    老大每逢大雨,必会发作的人格分裂症,终于治好了吗?

    感恩哪,是哪位医生那么高明,改天一定要向老大请教,并且登门向他道谢。

    “今年的业绩表现得很好,辛苦大家了,我决定提拨百分之二十的红利给员工分红。”甘尔谦此言一出,立刻让会议室内响起疯狂的掌声与喝采声。

    “老大万岁!”

    “老大英明神武!”

    “上晋在老大的带领下,一定能再创下更棒的佳绩。”

    “老大,明年的好人好事代表就是你啦,我支持你选总统。”

    居然连这种话都出笼了!笆尔谦笑睨一干同事。

    “闹够了的话,就散会吧。”

    一群主管乐不可支的离开会议室,甘尔谦也正要走出去,手机铃声遽然响起,他停步接起电话。

    “喂,大哥,什么事……他回来了?嗯,我知道,谢了,大哥。”

    结束通话后,他神色陰晦的瞬向窗外的雨,想起了五年前的事。

    令梓绪匆促离开台湾的谜,如今答案即将揭晓。

    甘尔谦驱车来到仲成银行总行,座车来到门口,便看见游志茂从里面走出来,他站在大门处瞥了下腕表,似是与人有约,稍顷,司机便开车过来接走他。

    没有多想,他驾车跟在前面那辆白色座车的后方。

    不久,游家的司机将车停在一家咖啡馆前,让少东下车。

    见他走进去,甘尔谦随即也把车子停在路边,跟着进去,目光一扫,愕然发现里面有一抹眼熟的身影,而目标人物正坐在她对面。

    随即只见某男顺手在柜台前取了一本杂志,遮住头脸,偷偷摸摸的跟在服务生后面,悄然在他们前面的位置坐下。

    正在谈话的两人,毫无留意到有人蓄意窃听。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你找我出来是想向我认输吗?”透着冷讽的男嗓说。

    “不,我是要告诉你,我赢了!还有,请你把那些照片还给我。”江梓绪不愠不火的启口要求。

    “你赢了?”游志茂唇角勾起一抹嘲笑,“难道你还不知道甘尔谦在你出国的第三年,就已另结新欢的事?”

    当年要她跟甘尔谦分手,并且离开台湾五年,是为了替妹妹惩罚他们。

    妹妹芳华正茂就那样殒落,他怎么能让这两人无视妹妹的死而继续风流快活。

    “他跟金洁之间是好朋友,并没有男女私情。”

    “哦?”他目光冷峻的睇视她,“是他这么告诉你的?还是你想自欺欺人?”

    面对他冷酷的眼神,江梓绪依然从容不迫,谦和的语调丝毫不受影响,徐徐说道:“是金洁亲口告诉我的,她另有所爱。她与尔谦之间就像哥儿们,除了友情,没有其他私情,相交多年,他们甚至连接吻都不曾。”

    她平静的语气彷佛一把刀,劈开他脸上那抹嘲讽。

    “是金洁说的?”游志茂面露讶色。

    “是的。”

    他怀疑的审视她,不愿相信她适才所言。

    “我怎么知道这些话是不是你编造出来骗我的?”他不信甘尔谦会是如此专情的人,经过五年之久,对她的感情仍然不变,想必是她不甘认输,自行捏造出来的谎言。

    “这种事很容易就可以查证,游先生不妨亲自拨一通电话给金洁,自然就能得知我说的话是否有假。”

    前几日金洁便向她坦承,她与尔谦之间只是互相利用,她利用他来掩护自己只爱女人不爱男人的女同志身分,而尔谦则利用她来当挡箭牌,避开那些对他纠缠不休的女人。

    “这我自会去查证。”她的眼神清澈镇定得让游志茂升起一股莫名的惭愧,思及自己五年前的做法,不禁觉得有些汗颜。

    随即他又告诉自己,他没有做错,她与甘尔谦只不过是分开五年而已,而他却失去了唯一的妹妹。

    “游先生,不论我是输是赢,依我们当年的约定,只要我离开尔谦五年,你便会把那些照片与底片一起交给我,以游先生的人品,应该不会食言吧?”

    “那些东西我没带在身上,等我回去找出来再寄给你,你把地址抄给我。”如果不是妹妹的关系,他会很欣赏她,可惜丽茹的死,注定他们不可能成为朋友,同时他也不想再见到她。

    每见她一次,就无异在提醒着他,妹妹当初是为何而死。

    “好。”江梓绪翻开皮包,找出一张便条纸,写下公司的地址递给他。

    游志茂收起字条,正要起身,冷不防被人揪住衣领。

    “果然是你逼走梓绪的,你这混蛋!”接着一拳揍偏他的脸。

    “尔谦,你怎么会在这里?”江梓绪吃惊的问。

    “我跟着这混蛋过来的。”证实是游志茂逼走她后,甘尔谦怒火中烧,想起五年来他就这样被迫与她分隔两地,不由分说又再挥去一拳。

    “够了,尔谦。”她连忙上前拉开他,不让他再动粗打人,他这一闹,已在咖啡馆里引起一阵蚤动,目光纷纷往这里投注过来。

    “他够,我可没够!”游志茂趁他被江梓绪拉开,没有防备之际,也朝他回敬一拳。

    见两人有可能一触即发,在这里大打出手,她连忙站在中间,隔开两人。

    甘尔谦不耻的怒目嗔他。“游志茂,算我瞎了眼,想不到你竟然是这样的卑鄙小人!有本事冲着我来呀,居然使出这种下流的手段逼迫梓绪离开,你算什么男人呀?”

    昔日好友,如今翻脸成仇,游志茂无法谅解妹妹就是因为他而走上绝路。

    “做为一个兄长,我只是在替妹妹惩罚你们!”

    甘尔谦讥讽,“你不敢动我,只敢对梓绪出手,你可真是有种呀!”语调接着一变,严厉的指责他,“再说,你有什么资格惩罚我们?即使是丽茹,也没有权利这么做!她任性的以死来向我强索感情,你们非但不严加劝阻,反而任由她变本加厉、任性妄为,最后才会导致那场无法收拾的局面。除了她自己,你们才是该为她的死负上最大的责任。”

    “你说什么?!”听见他毫不留情的责备,游志茂铁青着睑。

    “你一直都很清楚,我由始至终都对丽茹无意,是她纠缠着我,我有对她始乱终弃吗?我有移情别恋过吗?”

    忆起当年所遭受到的不白之冤,如今一古脑的全在今日爆发了。

    甘尔谦义愤填膺的接着指控,“你不管好自己的妹妹,反而在她一再的以死胁迫下,要求我去探望她,让她以为只要她以自己的性命要胁,便可以任意的予取予求,就是你们一再姑息她所做的蠢事才会终于弄假成真,酿成无可挽回的悲剧!”

    游志茂脸色僵凝,一时无法反驳,须臾才道:“甘尔谦,你敢说你对这件事完全没有责任?如果她当时打电话告诉你,她服用了安眠药,你有即时询问她所在的地点,我们就不会拖了这么久才找到她。”

    “这件事我承认我的处理确有疏失,”他用同情的目光望着他,“你们为了让自己好过,于是便牢牢抓着这点,把所有责任都推到我头上,这样一来,就不用面对因为你们的溺爱而害死自己妹妹和女儿的事实。”

    “你胡说,才不是那样!”游志茂微微一颤的驳斥。

    “我有没有胡说,你们自己比谁都还清楚。当初为了让你们失去丽茹悲恸的情绪能够得到渲泄,我任由那些媒体颠倒黑白的污蠛我,也没有反驳澄清,想不到你们居然还用这种下流的手段逼走梓绪,你们不仅可怜,还可耻。”

    游家居然如此回报他的善意,他再也不会再为游丽茹的事而忍气吞声了。

    游志茂恼羞成怒的吼道:“甘尔谦,你以为这样说,就可以把自己的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吗?无论你怎么狡辩,都无法抹掉丽茹是为了你,所以才走上绝路的事实!”

    “她以死来强索我的感情,难道我就该任她予取予求吗?你扪心自问,换是你遇上这种事,你会对这样的女人妥协,并且交付感情吗?你会吗?会吗?”甘尔谦咄咄逼问。

    “……”游志茂脸色由青转红,再由红转白,半晌答不出话来。若是他,会任由别人这么无理的勒索自己的感情吗?

    答案他很清楚,不会!

    他最看不起动辄以死威胁的女人了,但如今,这女人换成是他唯一的妹妹……他便无法苛责她,更无法承认因为对她的溺爱,而造成她任性的以自戕的方法,想强素爱情,终致让她玩掉自己的一条性命!

    唯有把这样的责任推给尔谦,才能减轻他们的内疚与悲恸……

    甘尔谦峻厉的眼神锁着他,节节进逼。

    “你也做不到对不对?那么你又有什么资格来要求我?前两次我已看在你的情面上,勉强敷衍她,才会让她食髓知味,得寸近尺,又想再借着自戕来威胁我,说到底,真正一手造成她死亡的罪魁祸首,是一再要求我去应付她的你!”

    游志茂霍然一震,脸色难看至极。

    见状,江梓绪出面缓颊,“尔谦,别再说了,我们只是外人,无法了解游家失去女儿的悲伤有多深。”

    她转而望向游志茂,歉然的开口。

    “游先生,很抱歉,我们无意再挑起当年的伤口来令你难过,那件事也许我们多少都有一些责任,但我想,最该为自己所做的事负责的是丽茹自己,而不是任何人。”她煦然柔和的语气续道:“请你们原谅自己吧,这样才有办法原谅别人。”

    他僵冷的神色,在听了她的话后,徐徐软化下来,眸里的愤慨也慢慢的消失。

    原谅自己?

    其实这些年来,他和父母一直自责着,都是他们太过纵容丽茹,才会造成她如此激烈的个性。

    确实,他们也该放下了,多年来背负着这样的伤恸,太沉重了,连心都变得僵硬。

    从他的神情上,隐约看得出来他似乎已想通了一些事,甘尔谦上前拍拍昔日好友的肩。

    “让过去的事过去吧,死抱着它,永远无法往前跨出一步,我已为我的疏失承受了与梓绪五年的别离,也该够了。”

    说毕,他握着江梓绪的手,并肩离开咖啡馆。

    外面的大雨继续下着,江梓绪微笑侧首望着身旁的人。

    甘尔谦俊脸上也挂着笑容注视着她,两人十指紧扣,眼波里流动的是对彼此坚定不栘的感情。

    坐上车后,他思及一事问:“那些照片和底片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不知道?那么你刚才还骂游志茂骂得那么理直气壮?”她哑然失笑。

    “我只听到你说要他还给你什么照片和底片,到底是怎么回事?”见她垂着脸沉默下语,甘尔谦气闷的出声,“你到现在还不肯告诉我实情?”

    沉吟须臾,江梓绪轻叹一声,抬起头。

    “好吧,我告诉你。不过,你要严守秘密,不准再对任何人透露我今天说过的话。”

    见她神色无比认真,甘尔谦一口答应,“没问题,我要是把你今天说的话再泄漏出去,我就是乌龟。”

    江梓绪这才幽幽启口。

    “那天,游志茂突然约我见面,告诉我他花了一笔钱,从一名记者手里,买下了数张照片与底片。”

    当时他递给她几张照片,她一瞥之下被震慑住。照片里,是父亲十几年前与一名女学生亲密的合照,任何人看了,都会觉得他们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她不敢置信的瞪着照片,无法言语。

    游志茂冷酷的再告诉她一件让她震惊的事——

    “这女孩十几年前是你父亲所教的学生,他们之间维持了一年的不轮师生恋,这些照片就是照片里的这个女孩出卖给记者的,你希望这些照片被公布出来吗?”

    “不——你要我怎么做,才肯把这些照片和底片交给我?”

    “很简单,我要你跟他分手,并且离开台湾五年。五年后,如果他仍然对你深情不移,便表示你赢了,你们仍然可以在一起,我绝不会再阻挠你们,相反的,我会祝福你们。但若在这五年里,他栘情别恋的话,就表示你输了,你们的感情也不过尔尔,禁不起考验。”

    为了维护父亲的名誉,为了顾及母亲的尊严,为了保护家庭的完整,她只能接受他的条件,离开所爱的人。

    听她娓娓诉说完当年她与游志茂之间的约定,甘尔谦握紧拳头,后悔适才没有多揍他一拳。

    江梓绪温柔的握住他手。

    “尔谦,你不要怪游志茂,其实这样也好,经过这番波折,我们才更懂得珍惜这份感情,更明白对彼此而言,都是不可取代的人。”

    “算了,既然你这么说,我就不揍那混蛋了。不过,你要补偿我才行。”五年可不是五天或是五个月,这段漫长的时光里,让他每想起江梓绪这三个字,就心痛一次,白白死了不少细胞哪。

    她浅笑的说:“那我煮一桌晚餐赔罪吧。”

    “哼,那太便宜你了!如果……你答应替我煮一辈子的菜,我倒是可以考虑原谅你。”

    知道他在索求她一辈子的承诺,

    “如果你吃不腻的话,闲着没事时,我可以煮给你吃。”

    “你答应了就不许再反悔!”他握紧她的手,黑眸闪烁着炽烈而兴奋的光芒。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梓绪,你的信。”

    “谢谢。”接过信封,她瞥了下地址,发现是仲成银成寄来的,拆开信,她连忙检视里面的照片与底片,发现信封里还附上了一张小卡片,上头写着几个字——

    祝福你与尔谦。

    没署名,但她知道是谁,脸上不禁露出欣慰一笑,将信封谨慎的收进皮包里,准备带回家时,再烧掉它们,让不堪的往事化为灰烬,随风而逝。

    没有谁会不犯错,过去的事就让它留在过去里,人的脚步只能继续向前走,背负着太多的怨慎和包袱,只会让自己跨出的步履倍觉艰辛,抛掉一切,才能轻松迈步往前。

    “啧,小美人,发生什么好事,看你笑得这么开心?”金洁的声音笑咪咪的响起。

    “一切都雨过天青了,当然值得开心。”她感激的看着这个在她不在时,替她陪伴在尔谦身边的朋友。“金洁,谢谢你。”

    难得她会主动伸手握住她的,金洁不客气的摩挲着她的柔荑。

    “你想谢我的话,要不要到我家来,我们秉烛夜谈,我保证你会发现,比起尔谦那个粗暴的家伙,我才是最适合你的人。”

    江梓绪轻笑出声,反问她,“我没兴趣与人共享情人,我跟息兰之间,你只能选一个,你要选谁?”

    金洁托腮,一脸认真的沉吟着,“你比较温柔,息兰一泼辣起来,恐怕会把我剁成六块,碍于她的滢威……我只好忍痛辜负你了。”

    知她轻佻的行为下,其实对恋人一往情深,江梓绪满眼粲笑。

    金洁接着问:“对了,我听那家伙说,你答应要嫁给他了?”

    “嗯。”今晚七点,她父母与尔谦的父母要正式见面,所以游志茂寄来的这份礼物,恰好是送给她的最佳结婚贺礼。

    “那家伙乐得嘴巴都阖不起来。记住我的话,男人千万不能宠!这样吧,改日我送你一条皮鞭当结婚礼物,让你能随时鞭策他,朝好男人的道路前进。”

    江梓绪笑弯了眼。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姊,你看我穿这样可吗?”江梓琪穿了一件碎花洋装跑下楼。今晚要与姊姊未来的公公婆婆见面,可不能失礼了。

    “很好,美得让人目不转睛。”她怜爱的柔着妹妹及肩的长发。

    “真的吗?”笑开娇颜,她似乎想及什么,明眸里漾过一抹女儿羞态。

    “梓琪,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她细微的表情未逃过江梓绪敏锐的双眼。

    “嗯,可是我还不晓得他是不是也喜欢我?那个人神经很大条,笨头笨脑的,暗示他也听不懂,蠢猪一只,我一定是昏了头才会喜欢那家伙。”

    听妹妹娇嗔的抱怨着心上人,她一脸的柔笑,明白妹妹只是在跟她发发牢蚤而已,并不是在寻求她的意见。瞥见母亲也盛装下楼来,两姊妹迎过去。

    江梓琪对母亲端雅的穿著赞不绝口。

    “妈这样穿好漂亮哦,起码年轻十几岁,看起来简直就像是我们的姊姊,不像是妈妈。”

    “是呀,妈穿这样真的很适合。”江梓绪也附和。

    听见女儿的称赞,江母心花怒放,却又只是矜持的微笑着。

    “你爸呢?”

    “他出去买东西,应该很快就回来了,我去喝杯水。”江梓绪走往厨房,为自己倒了杯水,听见妹妹高声叫她。

    “姊,你的电话响了!”

    “梓琪,你先帮我接一下,问问看有什么事,我待会再回电。”说完,她接着走进洗手间。伸手拾起信封,发现封口露出一截照片,忍不住怞出来看。

    一看之下,原本带笑的娟雅脸庞倏然遽变,迅速取出信封里其他的照片,看完之后,她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接听完电话后,江梓琪发现母亲表情有异,瞄见她手上的照片,也顿时一震,连忙从母亲手里取饼那些照片。

    “这些照片是怎么回事……”她不敢相信一向是好爸爸与好丈夫的父亲,竟然会与一名年轻女孩如此亲密,就宛如是一对恋人!

    “妈。”江梓绪一回到客厅,便发现到放在皮包里的照片被翻出来了,见母亲脸色难看至极,她情急着解释,“妈,你听我说,那些照片都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了。”

    “十几年前……怪不得、怪不得,那时我就觉得他不对劲,原来是这样,他竟然背着我做出这种事……”遭到深爱的丈夫背叛,江母气怒交加,愤而丢下照片夺门而出。

    “妈,你要去哪里?”

    “姊,我去追妈,你留在这里等爸回来。”江梓琪连忙追出去。

    不到两分钟,江父便回来了。

    “咦,梓绪,你妈和妹妹还没准备好吗?”

    “爸,”江梓绪咬着唇,不知该怎么向父亲启齿,只好将那些照片递给他看,“妈她看见这些照片了。”

    江车文愕然的接过那些陈年照片,难堪的看着女儿。“这些照片哪里来的?”

    事已至此,江梓绪只好坦白告诉父亲,“五年前,游志茂从一名记者手中买来的,听说是照片里的女孩出卖给记者的。”

    听见女儿的话,江幸文霍然明白一件事,“这就是你当年突然决定要离开台湾的真正原因吗?”

    见她默认,他羞愧得没脸见女儿。

    “苦了你了,孩子,我当年一时糊涂做错的事,竟要你承受!”

    “对不起,爸,我今天才从他手上拿回来的这些照片,没想到竟会让妈无意间看到……”

    “不,你没有错,做错事的是我,其实我早就想跟你妈坦承这段往事,但是一直没有勇气开口,现在摊开来了也好,我终于可以向你妈忏悔了。你妈呢?”

    “她跑出去了,梓琪去追她。”

    “你在这里等尔谦,我去找你妈。”临出门前,他回头对女儿说:“梓绪,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妈带回来。”

    虽然父亲没有责怪自己,江梓绪仍懊恼的责备自己。为什么这么不小心?结果苦心隐瞒了五年的事,终究还是被母亲和妹妹发现了,无端惹起这场风波!

    没多久,甘尔谦来到江家,看到她异常凝重的表情,诧异的问她。

    “怎么了?你爸妈和妹妹还没准备好吗?怎么没看到他们?”

    “尔谦!”她扑进他怀里,心绪混乱,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说才好。“今天晚上跟你爸妈的会面恐怕要取消了。”

    “为什么?!”甘尔谦惊问。难道她又改变主意不想嫁给他了?

    “我妈她……”

    “她怎么了?”

    “她看见那些照片,知道了。”

    甘尔谦一时没会意过来,“什么照片?知道什么了?”忽然瞥见桌上散落的几张照片,他这才恍然大悟,“怎么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被她发现?!”

    是怎样?为什么他和她的好事总是如此多磨!

    五年前,两人订婚前夕,发生了游丽茹仰药自尽的事,现在双方长辈要见面谈婚礼的事,又爆出他准岳父陈年的婚外情!

    真是够了!他干脆带她直接去公证结婚好了,免得再横生枝节。

    “那他们现在呢?”

    “我爸跟我妹去追我妈了。”

    思忖了下,甘尔谦拨了通电话给母亲,约略解释了下,把见面日期再往后延,先处理眼前的事情要紧。

    讲完电话,见她面露忧色,他体贴的说:“你不要担心,我们也去一起找你妈吧,你想想她可能会去哪里?”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最后找到人的,还是与她做了快三十年夫妻的江幸文,他用诚心诚意的忏悔,请求妻子原谅自己当年的荒唐。

    三十年的夫妻,纵使不再有年轻时的激情,但经过岁月的淬炼,那相知相惜的感情,也不是能够轻易抹灭的。

    在丈夫的忏悔与愧疚中,江母终于原谅他,隔了三天,才与甘家的人见面。

    餐桌上,甘尔谦特地说:“妈,我跟梓绪讨论过了,婚礼不用太铺张繁琐。”当时签下了那纸婚礼全权委托书,让他有不祥的预感。

    “你放心,我也不喜欢铺张浪费,婚礼我会力求简单隆重。”甘夫人笑得温雅慈祥。

    甘尔谦却一点也不相信她的话,想起弟弟结婚时,穿着母亲设计的礼服所闹的那场笑话,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当初将婚礼的主办权出让给母亲全权负责,似乎是个很糟的主意!

    接着她握起江梓绪的手,温柔的开口,“梓绪,日后要辛苦你了,这个顽劣粗暴不懂礼貌的混小子,以后就交给你管教了。”

    “妈,你这是在毁谤我!”他不满的出声。哪有母亲这么诋毁自己儿子的!

    甘夫人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瞬着儿子,“难道你要妈说,你是个知书达礼、温文儒雅的好孩子,这种骗人的话吗?”

    这番话惹笑了餐桌上的江家人。

    餐宴中很少开口的甘道雄,浑厚的嗓音徐徐出声。

    “尔谦,等你结婚后,就到总管理处来报到吧。”

    “为什么?我在两年内结婚了呀。”闻言,他向母亲抗议。父亲一向少言,可一旦开口,就没有转圜的余地,只有老妈才能让他改变心意。

    甘夫人非常亲切的向儿子说明。

    “妈记得当时说的是两年内生下孩子,就不用到总管理处,可现在距离两年之期只剩下七个月,除非梓绪的肚子里已经有了三个月的宝宝,否则,绝对是来不及

    甘尔谦恼得快咬断牙根。“那我的公司怎么办?”

    “你可以考虑转卖给道雄集团,我想你爸应该会给你一个合理的收购价格。”

    “什么?这种话你都说得出来,还有没有人性呀?!”上晋可是他花了好几年的心血一手打造起来的游戏王国,她居然要他把上晋卖给老爸的公司,这简直是岂有此理!

    “我不只有人性,还有很伟大的母性,所以才能包容你这个混小子这么多年,都没登报跟你脱离母子关系。”说着,甘夫人都忍不住深觉自己真是世上少见的慈母呀。

    甘尔谦翻翻白眼。他才是那个想登报跟她脱离母子关系的人好不好!

    太座既然开口,甘道雄立刻有所表示。

    “尔谦,你下个星期就把上晋的财务报表拿到公司来,我让财务部评估收购上晋需要多少金额。”

    面对甘家最有权威的大家长,甘尔谦敢怒不敢言。

    这对夫妻只会联手起来恶整自己的儿子,居然还有人羡慕他身为甘家二少的身分,天知道从小到大,他们三兄弟根本就被当成母亲的玩具,随意摆布玩弄。

    江梓绪轻笑的拍着他的手,安慰他此刻沮丧的心情,接着低声在他耳畔悄悄说了几句话,让他神情蓦然为之一振。

    “真的吗?”见她颔首,甘尔谦乐得舒臂将她一把揽进怀里,欢呼出声,“哈哈哈哈哈,梓绪,我爱死你了!”

    “你别这样。”两家的长辈此刻都在座,她微窘的推开他。

    甘尔谦得意扬扬的睇向父母。

    “嘿嘿嘿,爸、妈,你们的如意算盘恐怕要落空了,我不进总管理处,更不用把上晋卖给道雄集团了。”

    “哦,为什么?”

    “因为梓绪已经怀孕两个多月了。”他喜孜孜的宣告这个天大的喜讯。

    “梓绪,是吗?”甘夫人望向她求证。

    “嗯。”江梓绪羞怯的点头。

    “那很好。”她笑吟吟出声,“不过我说儿子,你好像高兴得太早了,除非你们能在期满之日产下宝宝,要不然的话,你还是得进总管理处唷。”一盆冷水不客气的朝儿子泼了过去。

    甘尔谦扬扬浓眉,握着准老婆的手,向老妈呛声,“你放心,我跟梓绪会努力在期限前,把宝宝给挤出来的。”

    餐桌上的数人都被他的话给逗笑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甘家二少欠管教最新章节 | 甘家二少欠管教全文阅读 | 甘家二少欠管教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