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小茉莉与暴躁龙 > 第十章

小茉莉与暴躁龙 第十章 作者 : 香弥

    几天后的晚上,雷沃回来了,屋内里里外外却都找不到顾笙笙。

    他拨打她的电话,传出的是她手机关机的回应。

    惦记着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他决定先去处理好那件事,说不定等回来时她已经在家里了。

    带了该带的东西,他来到父亲位于市区的豪宅,佣人告诉他父亲已在书房里等他。

    他门也不敲,直接开门便走进去。

    一见到儿子进来,雷远之立刻怒声质问:“你给我说清楚,报纸上的照片是怎么回事?”

    他前几天到国外出差,今天才刚回来,一回来就在情妇那里看到小儿子那张被登在报纸娱乐版的头条照片,立刻叫大儿子雷攸把他叫过来。

    “一张照片就让你气成这样子,我这里还有更精彩的。”雷沃冷笑着,将手里拿着的那个纸袋递过去给他。

    雷远之狐疑的接过,“里面是什么?”

    “你看了就知道。”他扯唇一笑,等着想看父亲看完那些照片的表情。

    拿出里面的照片,雷远之才翻了几张,便宛如看了什么恶心的脏东西,怒不可遏的将它们扔在地上。“这些照片是哪里来的?!”

    雷沃弯身把照片捡起来,挑眉觑向他,“你看不出来吗?那是我的照片,听说之后还会陆续被登在报纸和电视上,你最好要有心理准备。”

    “你这话什么意思?”雷远之面色一沉。

    ““华光金控雷家二少深夜拥吻同性情人”,这样的标题已经没什么看头了,我想最新的标题应该是——华光金控雷二少公开出柜,表明自己只爱男人不爱女人。”

    “雷沃,我知道你不是同性恋,你别想骗我!”雷远之怒斥。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这些照片还不足以证明吗?”为了拍这些照片,可花了他不少时间,不过这些辛苦在看见老头那张气得铁青的脸后就全都值得了。

    “我知道你喜欢笙笙,这证明你不是同性恋。”别以为拍这些照片就可以骗过他这个老人。

    “那只证明我也喜欢女人,你没听说过‘双性恋’吗?”他悠哉的拿着手里的照片扇风道。

    “雷沃,你到底想怎样?!”雷远之忍住怒气问。

    “这就要问你了,看你是要接受我公开出柜说自己是同性恋,还是接受我娶笙笙,哪一个会让你比较满意?”雷沃咧着笑,很大方的让父亲二选一。

    “你在威胁我!”雷远之震怒得两手重拍桌面。

    雷沃双手横胸,丝毫没在怕,依旧凉凉的开口,“再怎么说你都是我老头,我怎么敢威胁你?我只是提供你一个选择的机会,看你觉得哪种比较不会让你那么没面子。”他知道老头很爱面子,绝不会容许自己儿子是个同性恋。

    那天可是他先拿杨管家的去留来威胁的,自己只是依样画葫芦的奉还而已。

    而且,他觉得自己比老头厚道多了,起码还给了两个选择。

    雷远之一脸陰鹜,“你就这么不想娶商晓静吗?我叫你娶她,也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还是为你自己好?你只不过是想借着跟商家联姻扩大自己的事业版图,满足自己的野心,如果你真的为我好,就不会不顾我反对硬要逼我娶一个不爱的女人。”

    “将来我的事业还不是全部留给你们兄弟俩,难道我还能带进棺材里吗?你太让我失望了!”

    雷沃回敬道:“你早就让我失望很久了,我对你从来不曾期待什么。”父亲以为失望的人只有他一个吗?他一年有三百多天待在情妇那里,他们父子之间的关系,也没比陌生人好上多少。

    雷远之闻言勃然大怒,上前用力甩了儿子一巴掌,“你敢对我这么说话?!你这个不肖子!”

    雷沃的头被打偏了,他伸手抹去嘴角渗出的血丝,面无表情的看向父亲,“你打够了吗?打够了就快做决定吧,是要我公开出柜?还是让我娶笙笙?”

    “你公开出柜对你们有什么好处?只会让你被人指指点点,受尽嘲笑。”他气得血压都飙高了。

    雷沃不在乎的说:“那些人要怎么指指点点是他们的事,我根本不在意,况且,现在大家对同性恋的接受度越来越高,会没见识、嘲笑同性恋的人已经越来越少。”

    “你……好、好、好,你翅膀硬了,你想做什么、想娶谁都随便你,你的事我再也不管了,以后我的财产,你一毛钱也别想分到!”雷远之对这个儿子寒透了心,撂下重话。

    看父亲被自己气得不轻,雷沃终究有些不忍,但是父亲逼婚在先,他这么做也是逼不得已。

    离开前,他放缓神色,对父亲说出了几句心里的话,“我不在乎雷家的财产,因为我自己有能力赚钱,但是,爸,就算让你赚到全世界,身边却没有一个真正爱你的人,每个跟你在一起的人全都是为了你的钱,你不觉得孤单吗?”

    突然听见儿子叫了自己一声爸,雷远之讶异的抬头望向他,他已经记不得有多久没听到他叫自己爸了。

    “金钱买不来真正的爱。”说完这句话后,雷沃走了出去。

    留下雷远之怔怔的在原地,想着儿子说的话——每个跟他在一起的人,都是为了他的钱……

    他突然想到,如果没有了钱,他还剩下什么?

    他与妻子之间没有任何感情,与两个儿子也都不亲,情妇不少,却每个都是他花大钱养的,一旦不再给她们钱,她们还会再跟着他吗?

    他不用想就知道答案了。用钱买到的只是顺从,一旦没有了金钱,那些顺从就会跟着消失。

    他忽然觉得很空虚,拚命的扩张事业版图、拚命的赚钱,他究竟是为了什么?

    雷沃以为当他带着好消息回去时,顾笙笙已经在家等他了,但他兴匆匆回来之后,客厅里依然一片漆黑。

    他打开她的房间,房里也是一片黑暗,显示主人不曾回来过。

    他拿起电话,每隔几分钟就打一次她手机,两个小时内连打了几十通,几乎要把自己的电话给打坏了,她的手机却仍然还在关机状态。

    已经快十二点了,笙笙从来不曾这么晚归,他猛然一惊——她该不会出事了吧?

    他急忙打电话回雷家大宅,询问杨玉娥。

    “笙笙今天早上传了一封简讯给我,说她要暂时离开一阵子,至于去了哪里,她并没有说。二少,你跟笙笙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杨玉娥回答完,关心的问。

    “我跟她……吵架了。杨管家,如果你再接到她的电话,麻烦叫她打给我。”

    脸色陰沉的挂断电话,雷沃走进顾笙笙房间,按亮电灯。

    她房里整理得很干净,床也铺得很整齐,看起来跟以前没什么两样。

    但他仔细再看一遍,发现她摆在床头的闹钟不见了,床柜上那幅她跟她妈妈的合照也不见了。他打开衣柜,看见自己之前为她买的那些名牌衣服全都好好的挂着,只有她自己常穿的那几套衣服不在里面。

    她真的走了。

    问题是,她能去哪里?这里是她的家,她向他保证过自己会永远待在这里,哪里也不去,只要他想见她,随时都可以见到……

    对顾笙笙不说一声就突然消失不见的举动,雷沃气炸了。

    他走回客厅,愤怒的踹翻茶几、掀开电脑桌前的椅子,椅子撞到电脑桌,一封放在桌上的信被撞了下来。

    看见那封信,他连忙上前捡起来,开口没封,他迅速怞出里面的信纸——

    雷沃: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离开了。

    对不起,我骗了你一件事,那晚你问我看了那天的报纸没有,其实我看到了。

    我必须承认,那带给我很大的震撼和冲击,因为我一直不知道你居然有这方面的性向。我没有怪你隐瞒我这件事,因为我想你应该也不知道要怎么开口吧。

    我相信你对我是有感情的,但同时喜欢同性和异性,你应该也很挣扎。

    因此,我决定暂时离开,到一个没去过的地方生活一阵子,好好整理一下自己有些混乱的心情。

    你不用担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等过一阵子我就会回来。到时如果你愿意,我们再好好谈一谈。

    笙笙

    看完信里的内容,雷沃两手的拳头握得咯咯作响。

    该死的!她竟然以为他真的喜欢男人?!

    他火冒三丈,两眼都快喷出火光来。他辛苦安排这一切目的是为了要让老头答应自己娶她,并且不去为难她母亲,结果,就在老头终于退让的时候,她竟然给他落跑了?!

    他快被她气死了!

    等找到她,他绝对会好好的惩罚她一顿!

    接下来,雷沃找了很多地方、问了很多人,但都没人知道顾笙笙去了哪里,她甚至工作都辞了。

    一个星期很快过去,接着,两个星期也匆匆飞逝,三个星期、四个星期过去了,她还是没有回来。

    雷沃的早已怒火濒临爆炸的边缘。

    “你这样像没头苍蝇一样到处找,也不是办法。”雷攸劝他道。

    “那你认为我该怎么办?不要再找她了吗?我办不到!”他满脑子只有她,都快急疯了,等找到她,一定要狠狠狠狠的跟她算这笔帐。

    “我知道你不会放弃找她,我有一个办法,你要不要试试?”雷攸说。

    “什么办法?”雷沃急问。

    接着,第二天,有人在各大报纸上买下了半版广告,刊登了一则启示,内容如下——

    该死的笨女人,如果你不希望你想保护的那个秘密被揭露,限你在八月十二日我生日前回来见我,若你没有如期回来,后果将会很严重。

    这则启示一刊登出来,很多人都充满好奇,想知道这则广告究竟是谁登的。不少人猜测这可能又是某家广告公司出的怪招,目的是想先引起大家注意,之后再公布要推销的商品,以造成吸睛效果。

    网路上则有众多乡民们留言,猜测着广告的商品,从各种家电、化妆品、女性私密用品、男性用品、情趣用品、生活用品等都有人猜,内容无奇不有,甚至还有人为此开了赌盘。

    广告刊登的时间,距离八月十二日只有五天,大家都在等着这一天公布答案。

    “司机先生,能不能请你再快一点?”

    坐在由机场开往市区的计程车上,顾笙笙心急如焚的催促道。现在已经是十二日的晚上十点多了,她很怕来不及在十二点以前赶回去。

    “再快就要超速了,会被开罚单。小姐你有急事哦?”司机大哥从后视镜瞥了她一眼。

    “我十二点以前一定要赶到我给你的那个地址。”超过十二点就是十三号了,她不知道雷沃会不会一怒之下揭露那个秘密。

    事情一旦曝光,母亲便无法再待在雷家了,她不能让雷沃那么做。

    “安啦,我保证一定在十二点前把你送到。”司机拍着胸脯说。

    “谢谢。”顾笙笙神色忧急,握紧双拳放在大腿上。

    这一个多月来她人都在日本,因为刚好有个大学日语社的同学应征到日本一个教中文的工作,却因为临时有事无法如期赴日,所以四处询问以前的同学,想看有没有人可以先帮她过去顶两个月,之后她再接手。

    就在她见到雷沃那些照片的当夜,这个同学打电话来询问她,她刚好也想暂时离开一段时间,让自己能静一静,所以便答应了。

    翌日,她到公司请假,不过公司无法让她请这么长的假,她只好辞职。

    原本她是想亲自跟雷沃说一声的,但一直到她出发离开前,他都没有回来,她只好留下一封信给他。

    她是两天前才在网路上看到有人转载这则启示,一看到内容,她几乎没有多想便知道这一定是雷沃登的,八月十二日正是他的生日。

    因此她立刻联络那位同学,表明自己有急事必须回台湾,偏偏同学的事还没处理好,要她再等两天,为了等同学今天赶来与她交接,所以她才会搭这么晚的班机回来。

    她拿出手机低头看着,因为想一个人静一静,到日本的这段时间她一直没开机,谁晓得回来后打开手机,她才看了几封简讯就没电了,而那几封简讯,全都是雷沃传给她的——

    你在哪里?立刻给我回来!

    你到底跑去哪里了?还不给我滚回来!

    你再不回来,以后就不要回来了!

    该死的!立刻给我回来听到没有?登在报纸上的那张照片是……

    因为看到这里手机就没电了,她不知道后面的简讯还写了些什么,离开一个多月,她也不确定自己是否已能心平气和面对他。

    她不明白雷沃为何要用这种方式急着找她,如果她赶不回来,难道他就真的打算揭露那个秘密吗?

    那个秘密里除了她母亲,另一个是他妈妈呀,这样一来不止会伤害到他们两人的母亲,也会伤害到他雷家的声誉。

    就在思绪纷乱时,计程车赶在十二点前抵达位于阳明山的雷家大宅,她连忙付了车资下车。

    门口值班的守卫见到是她,有些意外。

    “噫?笙笙,你怎么这么晚过来?”

    “黄大哥,我来找二少。”

    “二少他没回来呀?”

    “他没回来?那你现在人在哪里?”顾笙笙一脸错愕,她以为雷沃应该回到了雷家大宅。

    “这我就不知道了。”

    “那怎么办?”她急得看了下腕表,差五分就十二点了。

    见她着急的模样,守卫好心说:“要不然我帮你问问杨管家,看她知不知道二少在哪里?”

    “我妈?好,那麻烦你了。”

    守卫联络了片刻,放下对讲机说:“你等一下,杨管家说她马上就过来。”

    不久,只见杨玉娥开了一辆车出来,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笙笙,上车。”

    她站在车旁,没有立刻上车,“妈,你要载我要去哪?我急着找二少。”

    “我就是要载你去见他。”

    听见母亲这么说,她赶紧坐上车。“妈,他现在人在哪里?”

    杨玉娥瞟了女儿一眼,“你忘了他前阵子都住在哪里吗?”

    顾笙笙一愣,“难道他……还住在我们家?”

    “他一直在找你。这段时间你到哪里去了?”杨玉娥问。

    她在一个多月前收到女儿传来的一封简讯,告诉她自己要暂时离开一阵子,还汇给她一笔钱,请她帮忙代缴父亲住疗养院的费用,之后就没有消息了。

    她不是不担心女儿,不过她相信女儿会处理好自己的事,既然会想暂时离开必定有原因,等想清楚了就会再回来。

    “我去日本,帮一个同学代课教中文。”顾笙笙简单把同学找她去日本两个月的事告诉母亲。

    “你没告诉雷沃,他急疯了,天天打电话来问我有没有你的消息。”

    “我有留一封信给他,只是没说我去的地方而已。”

    杨玉娥瞥了女儿一眼,叹口气,“见到他,好好跟他谈谈。”她不知道女儿和二少之间出了什么问题,不过她看得出来二少很在乎女儿。

    “嗯,我知道。”顾笙笙颔首,她这次回来是打算好好跟他谈一谈。

    来到之前的住处,杨玉娥放女儿下车后便离开了。

    顾笙笙走进管理室,搭电梯来到自家大门外,深吸一口气才开门进去。

    门一开,浓浓的烟味和酒味随即迎面扑来,她忍不住伸手轻扇。

    走进屋里,看见雷沃倒卧在沙发上,不知是否醉过去了,茶几上放着几只酒瓶,还有一个用来堆放烟蒂的碗。

    她心头一紧,放下手中的行李、走过去扶起他。

    “雷沃?雷沃?”

    雷沃缓缓睁开眼,迷蒙的视线逐渐映入一张熟悉得让他心痛的脸孔,他下意识伸手捧住她的脸凑近她,似乎想看得更清楚一点。

    “你是……笙笙……”

    “是,我是笙笙。你怎么喝这么多酒?”他醉得都坐不稳了,还要她搀扶着他才不会跌到地上。

    他像受了莫大委屈的孩子,突然指着她的鼻子埋怨道:“我等你,一直在等你,可是你都不回来……今天是我的生日,十二点都过去了,你还不回来,你到底要我怎么做才肯回来?”

    见他说着醉话,搞不清她现在人已经在面前,她心里好疼,抚着他憔悴的脸庞说:“我回来了。雷沃,我回来了,你看清楚一点,我真的回来了。对不起,我以为你回雷家大宅了,所以跑过去那里找你,才会错过了回来的时间。”

    他没听懂她的话,还在醉言醉语,“我一直在找你,可是都找不到……你到底躲到哪里去了?等我找到你,我要狠狠把你绑起来,让你以后哪里也不能去,只能待在我身边……”

    “雷沃……”听见他的话,她眼眶泛红,心疼得快碎了,“我去倒杯水给你喝。”她欲站起身,他却紧紧拉住她的手,不让她离开。

    “你要去哪?不准走!”

    “我哪里都不去,我只是去帮你倒水。”

    “我不想喝水,我要去尿尿……”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跌跌撞撞的朝浴室走去。

    怕他摔倒,顾笙笙只好扶着他走进去,让他站到马桶前才出来等他。

    等了须臾,她听到里面传来水声,接着响起一声重物落地的闷响。

    她急忙推开门,只见他摔倒在地板上,莲蓬头的水洒得满地都是,弄得他的人和身上都湿了。

    她焦急的走过去察看,“怎么了?你有没有受伤?”

    “痛死我了!”雷沃柔着后脑勺,这一撞,把他的酒意撞醒了几分,下一瞬,他像突然意识到什么,震惊的抬起头望向她,“你回来了?”他用力抓住她的手,唯恐这只是自己幻想出来的影子。

    “我回来了。雷沃,你有没有撞到哪里?我看看。”她忙着为他检查。

    他看见自己的手牢牢抓住了她的,不是幻影,眼前的她是真实的。“你真的回来了!”他神情激动的看着她。

    “你先起来,我们到外面去。你衣服都湿了,先去换一件干净的。”她扶他站起身。

    一站好,雷沃倏地将她整个人抱进怀里,用力得宛如要柔碎她。

    “你终于回来了。该死的!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多久?!”他沙哑的嗓音饱含浓得要炸开来的感情和愤怒。

    顾笙笙顿时湿了眼眶,轻声道歉,“对不起。”

    “你以为说对不起就可以了吗?”他这一个多月来的担心、着急和思念,她要怎么赔给他?

    “那你希望我怎么做?”

    “以后再也不许离开我!”他双眼紧紧的盯着她说。

    “好。”她毫不犹豫的一口答应。这一刻,她什么都不在乎了,不管他是同性恋或异性恋也好,她再也不想离开他。

    “你这段时间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这么久才回来?为什么不开机?你没有看到我传给你的简讯吗?那些照片是我为了要对付老头拍的,不是真的,他已经答应让我娶你了你知不知道?结果你却给我跑了!”多日来的怒火终于找到发作的对象,雷沃整个爆发开来,怒吼声连番轰炸着顾笙笙的耳朵。

    “那些照片是假的?!”她满脸错愕。而且老爷……答应让他们结婚了?!

    “你知不知道,为了你,我忍着恶心辛苦拍下那些照片,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却是你留下的那封信,是什么感觉?你这个没心没肺、可恶该死的女人!”他惩罚般地狠狠吻上她的唇。

    这鸷猛的一吻让她几乎要窒息,他不止吻她,还咬着她的唇舌,仿佛想把她拆吃入腹。

    感受到他那浓烈的情感透过狂烈的吻传来,她吃痛的忍着他的强势,没有推开他。

    直到感觉她快无法呼吸时,雷沃才终于放开她。

    “你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顾笙笙在他怀里轻喘着问。如果知道是这样,她就不会离开了。

    这段时间她未必比他好过,因为无法从脑海里抹去那些他拥吻着男人的照片。那一张张的画面在深夜人静时,总化成一支支的针扎着她的心。

    “是你不肯说出那句话,我才不告诉你的。”

    “什么话?”她茫然的问。

    “你明明不想我娶商晓静,只要你说出来,我就会告诉你我的计画。”

    “我……”她一时气结,他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不肯告诉她这件事?!“你难道就不能体谅我吗?既然知道我不希望你娶商晓静,何必还要逼我说出来?”

    “你也知道我不想娶她,还不是逼我娶!”他把错再推回她头上。

    “你……”看着他一脸愤愤的表情,想起白白分开的这一个多月,她叹息了一声,“以后我们都不要斗气了好不好?”

    “是你先斗气的。”他一直在等她来跟自己示好,只要她肯说几句好话,就能让他开心,偏偏她却什么都不肯说,把他气得半死。

    明白他小霸王的性情,顾笙笙不再跟他辩,转而哄道:“好好好,都是我不好,我们出去吧。你头发都淋湿了,先去吹干,再换一套干净的衣服。”

    两个人如果谁都不肯退让,硬碰硬的结果只会是两败俱伤,她只要明白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那就够了。

    雷沃任由她握着自己的手走进房间,找了套衣服让他换。

    他脱下身上的湿衣就不想再穿上了,炽热的目光里燃烧着沸腾的欲火,他一把横抱起她,走到床边,将她放到床上。他要她用实际的行为来赎罪。

    她没有异议,眼里漾着无比的温柔微笑着,搂住他的颈子,主动吻上他……

    不久之后,一首在电视上播放的MV掀起极为热烈的讨论,剧情内容是描述一段同性的爱情,吸引大家注目的,是其中一个主角,那便是先前被拍到深夜在Gay吧前拥吻同性情人的雷沃,那幕经典的镜头,也出现在MV里。

    顾笙笙与雷沃一起坐在电视前,看着播出的MV。

    她边看边称赞他,“你演的很好,演技很自然。”

    她已经听他解释过,他本来想到Gay吧找人配合他,演一场戏给他父亲看,结果在那里遇到以前的一个朋友,正是拍那支MV的导演。

    由于演员方面还欠一个主角,因此导演正好也去那里物色有没有适合的人选,两人聊了几句后,他便问雷沃有没有兴趣拍MV。

    雷沃去那里,本来就是想找人配合他演戏,所以就答应了下来。那几天他下南部,就是为了去拍这支MV。

    “这是NG了几百次的结果,因为每次要吻那个男的,我不是很想吐,就是脸部表情太僵硬,只好一直重来。”对于她的称赞,雷沃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回想起当时自己跟男人搂在一起亲吻的感觉,简直就是一场梦魇。

    他伸手关掉电视,不想再看那些画面。

    当初之所以会想到这个计画,是他们两人母亲的事给了他灵感,本来以为只不过是拍个MV而已,不会太难,结果他发现要跟同性抱在一起亲吻,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困难百倍,更要克服心理上的排斥。

    后来因为一直拍不好,导演朋友一度考虑要把他换掉,他只好勉强忍住恶心感,假装自己拥吻的人是她才把片子顺利拍摄完成。

    “你爸现在应该也知道被你骗了,你想他会不会很生气?”电视已播出这支MV,又掀起了这么热烈的回响,他父亲不可能还不知道这件事。顾笙笙有点担心的问。

    “管他的,反正我们已经公证结婚,他想反对也来不及了。”他握起她的手,满意的看着两人手上戴着同款结婚戒指。

    那天她回来之后,第二天他就把她拖去公证结婚,证婚人有她母亲及他的母亲和大哥,在他们的见证下,两人在对方的身分证上互相留下彼此的姓名,成为正式的配偶。

    前两天,他与大哥更让母亲以养病为由,安排她到瑞士去,而杨管家则辞去了雷家管家的职务,成为母亲私人聘请的看护,与她同行。

    现在她们两人已远在地球另一端,就算老头知道受骗的事,也不能再以辞退杨管家的事来威胁他们了。

    “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去看看他,毕竟他再怎么说都是你爸爸。”顾笙笙劝道。

    “嗯,那再找个时间过去看他吧。”雷沃只是不满父亲的作法,并不是真的想跟他决裂,不认这个父亲。

    当晚,雷沃坐在电脑前,看着顾笙笙最近更新的一篇文章——

    看见赖尔为了救起失足坠入山谷下的自己,翅膀被底下熊熊燃烧着的火焰给灼伤,杰诺一边哭着,一边吟诵光明咒语为赖尔治疗它受伤的翅膀。

    对不起,赖尔,都是我太自私了,才会害你受伤。

    赖尔出声安慰他,“杰诺,我没事,你不要哭了,而且我刚才发现我不怕火了,这都是你的功劳。”这个发现让它兴奋的甩动着尾巴。

    它一直很怕火,但刚才看见杰诺有危险,它便完全忘了自己怕火的事,飞进了火焰里救起他。虽然翅膀被火烧伤了,可它发觉那些火焰对它而言已不再那么可怕了。

    “真的吗?”听见它的话,杰诺停止了哭泣,欣喜的搂着他的颈子,“太好了,赖尔。还有,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你是我见过最勇敢的龙。”

    “不,杰诺,没有你,我做不到这些,是你帮了我。”

    “我也帮了我。没有你,我说不定已经被山谷下的那些火给烧死。还有,赖尔,我很抱歉,刚才的事都是我不好,我明知道你怕火,却还硬要你留在这里,以后我再也不会这样勉强你了,你还愿意继续跟我一起探险吗?”杰诺诚心道歉,满眼期待的看着赖尔。

    赖尔那双圆滚滚的黑眼睛里充满了笑意和信任,“我愿意继续跟你一起探险。杰诺,你是一个好伙伴,跟你在一起我学到了很多事,甚至克服了对火的恐惧。”

    “赖尔,谢谢你。”

    经过这次,杰诺学会了尊重同伴的重要,以后他们还会一起经历很多,他相信,自己会慢慢学到更多的事……

    看完这段文章,雷沃若有所思的回头。

    “怎么了?”坐在沙发上整理旧报纸的顾笙笙,察觉他投来的目光,出声问。

    “以后如果我做了什么让你生气的事,你要告诉我,不要再放在心里什么都不说。我也会学着尊重你,不会再不顾你的感受,强迫你做不想作的事。”因为他还想跟她在一起,很久很久……

    听见他这番话,她嗓音柔缓的轻应着,“好。”脸上漾开温柔的微笑。

    这一阵子经历了这些事,她已经明白,遇到事情,逃避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只有面对它才是最好的办法。

    一段感情,除了用爱去维系外,更需要彼此的体谅与包容。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小茉莉与暴躁龙最新章节 | 小茉莉与暴躁龙全文阅读 | 小茉莉与暴躁龙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