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满分二娘 > 第五章

满分二娘 第五章 作者 : 香弥

    路靖麟半躺在床上,让纪丝儿替他上药,见她整个眉心都蹙拧起来,仿佛比他还痛似的,他低沉的嗓音温悦地开口。

    “已经没那么痛了,你不用担心。”

    听见他的话,纪丝儿讶然地抬眸觑向他。他知道她在心疼他?

    “真的没那么痛了吗?”她忍不住问。

    “嗯,已经好多了,你瞧,不是已经有些伤在收口了?”说着,他黑瞳倏地眯起,抓住她的手,“你的手怎么干裂成这样?”

    纪丝儿窘迫地怞回手,低声回答,“因为以前要忙着种菜、卖菜,还要上山捡柴、帮人洗衣,所以才弄成这样。”

    “伸过来我瞧瞧。”

    “我的手很粗,会刮人,庄主还是不要看了。”她自卑地把手缩在背后。

    “把手伸过来。”路靖麟不容置疑地沉声道。

    咬着唇瓣,纪丝儿慢慢地将手伸过去。她这双干裂的手,比男人还粗糙,怕瞧见他嫌弃的眼神,她目光始终低垂着不敢看向他。

    握住她的手,看见她的手不仅龟裂粗糙,还有不少伤疤,路靖麟胸口突地窜起一股怒气。

    “你爹竟然活生生让你把两只手折腾成这样……简直该死!”就算是连云庄的男仆,也没有一个人的手像她这般粗糙,整个手掌结满了厚茧,皮肤干裂得刮人。

    “这没什么。”她想缩回手,但他不放。

    握着她的手轻抚着,他玄色瞳仁里隐隐掠过一抹心疼。“你之前到底吃了多少苦?”

    “没有……”被他突然这么一问,她扬起头轻轻摇了摇,“都过去了,现在不苦了,真的!只要庄主快点好起来,丝儿就会觉得很快活。”

    她的心意此刻他完完全全地感受到了,忍不住抬手柔了柔她的发丝。“以后你就安心留在连云庄,不会再有人欺负你。”

    有他在,他不会再让她爹凌虐她!这么好的女儿,她爹怎么狠得下心那么残忍地对待她,若是再让他见到,他绝不轻饶!

    “嗯。”这一生能遇到他,是她最幸运的事,所以她真的不怨爹了。

    “靖麟。”走进寝房的路老夫人,刚巧瞧见儿子抬手轻柔着她的发丝,脸上的神色透着一抹罕见的疼惜,她不由得皱起了黛眉。

    “老夫人。”看见她进来,纪丝儿连忙福了个身。

    路老夫人横她一眼,看向儿子,“靖麟,今儿个觉得怎么样,可有好些?”

    “好多了。”

    她仔细端详儿子几眼,“嗯,气色是好点了,不过还是不要太劳累了,大夫吩咐过,你除了外伤,还受了严重的内伤,要多休息。”

    “我知道。”

    “你知道?那昨儿个那些人来庄里闹事,你还跑过去,万一他们伤了你,该如何是好?你这副身子禁不起再度受伤了。”她是事后才知晓这件事,昨日便已恼得过来训斥儿子不知爱惜身子。

    明白母亲是挂心他的身子,路靖麟安抚她,“有李叔与那些护院武师在,他们伤不了我的。”

    “娘想过了,你这儿不能只有丝儿这丫头,还是让小倩和玉梅回来照顾你,我才能安心。”方才见到儿子望着纪丝儿的眼神,让她不得不提防。她可是大户人家出身的千金,再说凭他们路家,纪丝儿那样的出身,完全配不上她儿子。

    “没有这个必要。”路靖麟一口否快母亲的提议。

    跟在路老夫人身旁的黄大娘出声说:“庄主,您这会儿受伤,丝儿这丫头一个人哪照顾得来,况且小倩和玉梅以往服侍您这么久,比较了解庄主的习性,还是让她们俩回来,才能把庄主照顾得更周全一点,免得老夫人挂心。”

    “是啊,庄主,让我们回来照顾庄主吧,打您受伤以来,我担忧得都吃不下、睡不好呢。”小倩连忙道。

    玉梅也跟着附和,“对呀,庄主,您昏迷的那四天里,我没有一晚能阖眼,每天都祈求上苍能早日保佑庄主痊癒。”

    路靖麟看她们一眼,两人脸色红润、精神饱满,丝毫不像她们说得那样忧心焦急,他再睇向站在一旁的纪丝儿。原本已经够瘦的她,才几天,那张脸儿已明显消瘦了好几分,究竟谁真正在担心,他一眼就可分辨得出来。

    “娘,我昏迷这四天,多亏了丝儿不眠不休地照顾我,我才能这么快醒来,她把我照顾得很好,娘不用担心。”

    见他无意让两个侄女留下,黄大娘连忙再道:“夫人,庄主正养着伤呢,光凭丝儿一个丫头哪能应付得来,您瞧她昨天不是没拦住庄主,听说她那时正在屋里睡大觉呢,所以才让庄主到了大厅去。”

    “丝儿,可有此事?”听黄大娘说她竟撇下儿子,自个儿去睡觉,路老夫人神色一沉。

    纪丝儿被她的怒容吓住了,一时不知该如何答腔,路靖麟替她回答。

    “娘,她照顾了我四天四夜都没阖眼,是我让她去睡的。况且当时就算是小倩和玉梅在,我想去大厅,她们也拦不了我。”他正色地看向母亲,“娘,我心里很清楚谁照顾我最适合,就不劳娘费心了。”

    “夫人,您瞧,我是不是没说错?这丝儿才进来没几天,庄主便一意护着这丫头,很不对劲呢。”黄大娘低声地在老夫人耳畔说。

    闻言,路老夫人脸色微凝,“靖麟,你要让丝儿留下来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要答应让小倩跟玉梅回来服侍你才成。”

    “娘,我这儿有丝儿一个人就够了,她把我照顾得很好。”

    见儿子坚持,路老夫人不想与他硬碰硬,缓下语气道:“靖麟,娘这也是担心你的身子,多两人一起照顾你,娘才能放心,要不,娘留下来亲自照顾你好了。”

    见母亲拿自己来逼他,路靖麟不得不退让,“罢了,娘想让她们留在栖云阁就让她们留下吧。”

    诊完脉,仔细检查完路靖麟的伤势,大夫微笑地点点头,“庄主的伤势恢复得很好。”

    他瞟了眼站在不远处的纪丝儿,刻意低着嗓问:“大夫,你有没有那种涂了之后可以让粗糙干裂的手变得细嫩的药?”

    大夫见他刻意压低音量,也下意识地跟着低声回答,“庄主要的那种药,我药箱子里刚好有,原是打算等庄主伤口结疤时让庄主擦的,可以消减些疤痕。”大夫从药箱里取出一只白色的盒子递给他。

    路靖麟接过,仔细问了用法后,才让大夫离开。

    玉梅抢先纪丝儿一步走过去,想替他将解开的衣襟穿妥,他却挥了挥手,自个儿将衣衫整理好,步出了内室,坐到小厅的桌案前,低头看着不久前总管送来的名册。

    纪丝儿沏了杯茶想送过去,立刻被小倩一把给抢了。“我来。”

    她端着茶,笑盈盈走向坐在桌案前的路靖麟,软语开口,“庄主请喝茶。”

    他眸也不抬地应了声,“放下吧。”

    “庄主,这茶要趁热喝才好,凉了滋味就没那么好了。”

    他不耐地抬眸瞟她一眼,“搁下,我想喝的时候自然会喝。”

    “是。”见他眼色沉峻,不敢再说什么,小倩赶紧把茶搁在案头。若是纪丝儿那贱丫头端来,他就和颜悦色,看见她,就板起脸孔,可恶,太可恶了!那纪丝儿究竟是对庄主灌了什么迷汤,让庄主对她这么千依百顺?

    受了气,她回头狠狠瞋瞪了纪丝儿一眼。

    一直悄悄注视着路靖麟的纪丝儿,发现小倩投来的凶狠眼神,连忙垂下眸。

    打她们昨天过来,举凡服侍他喝药、用膳、倒茶水这类的事,她们两姐妹就抢着做,倒是清理、打扫的事,两人一件也不碰。

    “丝儿,你过来。”看完名册,路靖麟出声唤道。

    “是。”听见他召唤,她快步走过去。

    他接着觑向小倩与玉梅吩咐,“你们两个出去把院子扫一扫。”

    “什么?”两人愕然。他居然叫她们去扫院子?!

    “怎么,我的话你们没听到吗?”他嗓音微沉。

    “听、听到了。”恨恨地瞪了纪丝儿一眼,两人不甘愿地走出去。

    她们出去后,路靖麟徐缓地开口,“等过两天我会把小倩跟玉梅调走,你再忍忍。”

    她诧异地望住他。

    他轻描淡写的解释,“我看得出她们跟你处不来。”才短短一两天,他已瞧出小倩跟玉梅暗地里在排挤、欺负她,可碍于母亲,他不好马上将两人遣走,打算缓个两天,再想其他的名目调走她们。

    原来这些他都知道。她动容地轻抿着唇,“她们原本是在这儿服侍庄主的,突然被我取而代之,会生我的气也是难免的。”

    对她的善体人意,路靖麟眸里流露出赞许的神色,“你能这样想就好,这个你拿去。”他从怀里取出适才从大夫那儿拿的药膏递给她。

    “这是什么?”

    “我从大夫那儿拿的药膏,早晚擦,尤其就寝前记得先把药膏涂满两手,用布缠起来再睡。”

    纪丝儿紧紧握住那盒药膏,眼里浮起一股热气,“谢谢庄主。”她没有想到他竟还惦记着她的手。

    “别净拿着呀。”他索性扳开她的手指,取过药膏,挖了些散发出淡淡香味的白色药膏,替她仔细地涂满两手。“以后粗活就不要做了,我会吩咐李叔再多派些人来,要做什么你吩咐他们就是。”

    她受宠若惊地看着他,“那我要什么?”

    “你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好好把手养好。”

    这份疼宠来得太突然,她一时傻住了。

    见她怔怔地注视他,路靖麟刚毅的脸上微微一笑,“你不是得了那条丝绢吗?这也许是上天的意思,特地把你送到我身边。”

    这是什么意思?纪丝儿还不及追问,突然一道兴高采烈的嗓音传了进来——

    “大哥,全抓到了。”路靖飞一进屋,就大步朝大哥走过来,“我把那些人全逮到了!”

    “你是说,你抓到那些私自盗矿去卖的人了?”他抬眼觑向弟弟。

    “没错,大哥,你知道是谁带头盗矿私卖的吗?”路靖飞两手撑在桌案上,粗犷俊朗的脸有些激动。

    略一沉吟,路靖麟开口,“是涂管事吧。”

    “咦,大哥,他当时可是跟你一块困在矿坑里,你怎么会怀疑到他头上?”没料到他一说就猜中,路靖飞有些意外。

    他早已怀疑涂管事。“他们能够盗矿私卖,必然是有人在掩护他们,而整个矿场有这个能力的没几个人,老杨个性直爽敦厚,不可能做出这种事,另一个管事则死在这次的灾变中,只有他最有可能,而且当时看见坑道塌下来时,他曾经惊恐地脱口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路靖飞好奇地问。

    “他说:‘他们竟然连我也想杀。’”当时他受了伤,为免节外生枝,没再追问涂管事那句话的意思,拖着受伤的身子带领大家逃向附近的避难处后,便昏了过去。他接着问:“你从他那里问出了什么?”

    路靖飞在一旁的椅子坐下,说出自个儿审问的结果,“涂管事侥幸逃过一死,怕破日堡会再派人杀他灭口,两天前他收拾行李,准备逃走,幸好我之前就安排人暗中监视他,知道他逃走后,我亲自带人去把他逮回来,盘问之下,他终于招认。

    “在一个多月前,破日堡拿了一大笔银子买通他,要他将挖得的矿运出来私下卖给破日堡,他一时财迷心窍,接受了那些银子,开始勾结一些工人盗矿私卖。”

    南山这座矿产的是铜矿,质地精纯,属最上等,不少人竞相出高价购买犹不可得,所以破日堡才会打起这座铜矿的主意。

    见两人在谈话,纪丝儿安静地沏了杯茶,将茶放在二爷手边。

    刚好渴了,路靖飞顺手端起茶,咕噜咕噜一口喝完,赞了声,“喝来喝去还是丝儿泡的茶好喝。”

    “二爷过奖了。”没想到会被他这么称赞,她有些羞怯。

    睇向她,路靖飞满脸笑容地说道:“我说真的,丝儿泡的茶嚐起来格外甘醇润喉。”

    见弟弟竟向纪丝儿大献殷勤,路靖麟剑眉轻攒,提醒他,“靖飞,咱们在谈正事。”

    “欸,我才跟丝儿说两句话,大哥你急什么?”见大哥冷着眼瞪过来,路靖飞连忙收敛脸上的笑脸,回到正题,“那涂管事勾结工人盗矿私卖不久,便发现矿场似乎有人开始监视他,他害怕事迹败露,所以就想收手不干了。

    “但是破日堡不答应,还威胁他若敢收手,他们就要将他盗矿私卖的事告诉咱们,甚至还胁迫他,叫他想法子在大哥去巡视矿场时,制造意外谋害大哥,他没那个胆子,迟迟不敢动手,结果没两天,就发生了崩塌的事情,连他自个儿都陷在里头。”

    听完后,路靖麟问:“跟他勾串的那些工人,你全捉起来了?”

    “一个不漏的全捉了起来,现在正关在地牢。大哥,要怎么处置他们?”

    思忖片刻,他指示,“把他们全部送官究办。”

    闻言,路靖飞愤慨地大叫,“把他们送官究办?这也太便宜他们了!依我说,应该直接把涂管事这伙吃里扒外的家伙一刀砍了才是,哪需要送什么官。”

    是涂管事先做出背叛连云庄的事,就算他们动用私刑,也没人敢说什么。

    这些年来,破日堡使了不少卑鄙的手段对付连云庄,与连云庄一样,破日堡也有亲属在朝为官,因此本地官府两边都不敢得罪,事情就都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最后不了了之。

    所以他压根觉得没必要再把这件事报到官府,还不如私下解决得好。

    “没必要杀他们,把他们送到官府去,他们不会太好过的,那些死伤者的家属不会饶了他们的。”

    细想了下,路靖飞恍然大悟,“我懂了,大哥是想让他们受到世人的唾弃,同时让那些死伤者的家属可以报仇对吧?”那些伤亡者的眷属也有一些亲人在公门当差,自然会想办法惩治他们。

    “嗯。关于这次矿灾的事,你还查到什么?”路靖麟接着问。

    “我一一查问过矿场里所有的人,有人说矿坑崩塌时,曾瞧见有个人形迹十分可疑,慌慌张张地从里面逃出来,身上还透着丝烟硝味,后来在矿场西边的林子里发现一具屍体,他被一刀刺死,搜查他的身上,结果发现藏了一些火药,我想一定是他点了火药才让矿坑崩塌的,可惜人已经死透了,死无对证。”

    “查出这人的身份了吗?”

    “是涂管事引荐进来的,我问过涂管事关于这人的身份,他说是破日堡跟他暗中接头的那人叫他带进来的,只知他名叫关四,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把涂管事这两年来引进矿场的人全都仔细彻查过。”

    “大哥不交代,我也打算这么做。不过,大哥,这次的事难道就这么算了,要让破日堡这么欺到咱们头上吗?死了这么多人,难道不用向他们讨回公道?”提起这件事,路靖飞一脸愤怒。

    在一旁听他们说了半晌,隐约听出了大概,纪丝儿忍不住启口,“庄主,我有一件事不知道能不能说?”

    见她突然出声,路靖麟睇向她,“什么事?”

    “以前我挑菜去卖时,曾听一位米店的大娘说,她家的米店先前雇了个伙计,老是私下偷拿店里上好的米出去转卖给对头的店家,后来事迹败露,那伙计被她赶走了,没想到之后没多久,那对头店家竞又私下跑去勾结另一名新来的伙计,要他将店里最上好的米偷出去卖给他们。”

    听到这儿,路靖飞追问:“然后呢?那名伙计真的将米偷出去卖了吗?”

    “没有,因为那伙计是她远房亲戚,受过她不少恩惠,所以他立刻把事情告诉那位大娘,这事就被戳破了,没有得逞。”

    略一沉吟,路靖麟陡然明白她提起这件事的用意,“丝儿,你提起这件事,莫非是担心破日堡会再来买通咱们连云庄的人?”

    她担忧地点头。方才听见他们谈及破日堡想谋害他,她很怕他们一次不成会再来第二次,这次他已经伤成这样,万一再有下次……她不敢想像他能不能再侥幸逃过一劫。

    见她眉头紧蹙,眼里流露出浓浓的忧色,路靖麟温言安抚她,“你放心,这次让他们得逞是个意外,不会再有第二次了,我会连同这次在灾变中伤亡的人向破日堡讨回公道!”

    “大哥,莫非你已有什么办法?”听他的话似乎已有盘算。

    “要彻底瓦解破日堡的势力,要从京城那边着手,来个釜底怞薪,让他们再也无法翻身。”他神色冷峻的道。

    路靖飞一喜,“大哥莫非跟二叔和小弟他们已拟妥了什么计策,要对付破日堡在朝中的人了?”

    “嗯,你等着看吧,不出几个月就会有结果了。不过方才丝儿的话,倒让我有了一个主意,可以先给他们一个教训。”

    “什么主意?”路靖飞兴匆匆问。

    “周瑜棒打黄盖之后,发生了什么事?”

    “火烧连环船。”他脱口答道,接着眼睛二亮,“啊!大哥,你想找人假意跟破日堡勾结?”

    “没错,你认为谁最适合扮演这个黄盖?”

    “老杨。”路靖飞毫不迟疑地道,接着兴致勃勃地追问:“那咱们要怎么火烧连环船?难道要一把火炸了破日堡旗下的矿坑?!”热血沸腾的他早就恨不得这么做了。

    “那倒不需要,只消让他们花一大笔银子,买回一批劣矿就得了。”他这是一石二鸟,吃了这个亏,谅他们往后也不敢再来收买矿场的人。

    路靖飞细思了下,击掌道好,“用劣矿混充上等的好矿卖给他们,然后大捞他们一票,这个办法好!虽然不能一把火炸了破日堡的矿坑,但能把他们骗得团团转也妙极。”

    他接着笑呵呵看向纪丝儿,“多亏了丝儿才让大哥想到这个法子,要是这次咱们能从破日堡那里大捞一票,就包个大红包打赏你。”

    她连忙摇头,“丝儿不要什么打赏,只盼庄主与二爷都能平平安安就好。”她是真心这么想,他们两人都待她这么好,她只愿他们能没灾没病,一切顺遂。

    听见她这么贴心的话,路靖飞朗笑道。“放心,咱们会长命百岁的。我听说娘把小倩跟玉梅又调回栖云阁了,这两丫头性情可悍得很,她们可有欺负你?”他关心地问。

    “没有。”她轻摇螓首。

    “若是她们敢欺负你,你尽管来告诉我,我给你做主。”

    “我这儿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做主了?”路靖麟冷冷道。弟弟对丝儿的亲昵和关切令他有些不悦。

    “大哥,我是说倘若那两个丫头欺负丝儿,我给她做主,你听到哪儿去了。”思及什么,路靖飞突然神神秘秘地将大哥拉到一旁压低音量问。“大哥,我上次同你提的那件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你打算什么时候跟丝儿说?”

    听他重提此事,路靖麟脸色微沉,“她的事我自有分寸,用不着你来躁心。”

    路靖飞纳闷地皱了皱眉,“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往后她的事你都不用管。”他肃着嗓道,目光睇向侍立在一旁的纪丝儿,她也正抬眸看着他,见他看向她,她飞快地收回眼神,羞涩地垂下脸。

    他早已察觉她常会不时地偷觑他,他不仅不觉反感,反倒很喜欢这种感觉,这两日他已想清楚了,他不想将她让给靖飞。

    “为什么?”路靖飞没有多想地问。

    “如你所说,她确实是个好姑娘。”

    路靖飞怔愣了下,心念一动,醒悟了什么般震惊地瞠大眼,“难道你打算接纳她?”

    “嗯。”路靖麟轻哼了声。

    “才短短几天,你怎么就改变心意了?”与丝儿双宿双飞的计画就这样被硬生生拆散,他感到十分不满。

    “当时她接到我的手绢,注定是我的。”话说得很淡,语气却很强硬。

    “那时是你自个儿不要的!”路靖飞不甘地与他对视了片刻,兄弟俩谁都不肯先退让。

    “我现在决定要了。”路靖麟语气坚决道,眼睛眨也不眨的表明自己不愿退让之心。

    好半晌,路靖飞才磨着牙挤出话来,“算了,谁教你是我大哥,那你好好待她吧,我走了。”一甩袖袍,他气闷地离开。

    路靖麟眼里流露出一丝歉意。他什么都可以让给弟弟,唯独这次,他真的不想让,他想留下丝儿。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满分二娘最新章节 | 满分二娘全文阅读 | 满分二娘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