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恶男大失宠 > 第七章

恶男大失宠 第七章 作者 : 晓叁

    【第六章】

    就如同骆杰所说的,孙怡娴最应该先担心的是工作,因此隔天她便带着儿子一块出门去找工作。

    由于不确定将来租屋的地点,她带着儿子大范围地寻找可能的工作机会。

    至于骆杰一整天都在录音室里录音,偶尔会想起怡娴他们,好奇他们母子俩正在做些什么。

    因为心里的这份好奇,结束录音工作后,他直接回家,一进门却没有看到他们的身影。

    难道是搬走了?

    骆杰第一个直觉是往他们房间走,虽然不知道自己干么这么紧张。

    打开房门,见到行李都还在,他才松了口气。奇怪,他们是上哪去了?

    回到客厅,骆杰在沙发上坐下,不明白他们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不放心的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搜寻她的号码,才打算要拨打时,就看到他们母子俩开门回来了。

    一见到他,孙士宇立刻开口叫人,“叔叔!”接着跑向他。

    见他们平安回来,骆杰放下一颗心,问道:“上哪去了?”

    “跟妈妈去找工作。”他照实回答。

    “找工作?”骆杰意外听到这样的回答,虽然昨晚他是这么告诉她的,却没想到她会这么积极。“结果呢?”

    “妈妈要到一家便当店工作,老板说我也可以一起去。”末了这句是孙怡娴选择这份工作的理由。

    “有必要这么急吗?”骆杰没想到她会这么心急地开始下一份工作,转向她追问。

    “总是要工作。”

    “还带着小宇?”他搬出唯一可以说赢她的理由。

    “等找到住的地方,以后就能找新的幼稚园。”

    一句话让骆杰想到她要搬家的事,立刻改口表示,“小宇这年纪还不需要急着上学。”

    她不以为然,“读书这种事不能等。”

    骆杰明白她的意思,却不希望她很快的搬走,转而故意对小宇道:“叔叔跟你说。”

    孙怡娴不明白他要跟儿子说什么,下一刻却听到—

    “读书这事,想念的时候再念就可以了知道吗?”

    孙士宇先一步天真地回答,“可是妈妈说要念书才会有出息。”

    听到儿子的回话,孙怡娴才要放心,骆杰却接着表示—

    “谁说的?叔叔不喜欢念书,还不是很有出息。”

    这样的说法,让孙士宇首次对念书这件事产生了怀疑。

    孙怡娴听了,忍不住喊道:“你到底在跟小孩胡说些什么?”

    “我说的是事实。”

    一直以来,骆杰便不是读书至上的信奉者,所以当年一旦决定往演艺圈发展,便毅然决然地办理了大学休学,就算母亲为此闹了好一阵子脾气,最后在明白事理的父亲安抚下,还是顺利平息。

    担心儿子真受到骆杰影响,孙怡娴直接转向儿子道:“那是因为叔叔不会念书才这么说。”儿子千万别误信了他。

    “谁说我不会念书了?”这女人老是把他瞧扁。

    “不然呢?没事干么乱教小孩子?”

    看她这样,骆杰故意对小宇说:“女人有时候就是不讲道理。”

    厚!这家伙在说什么鬼话?

    他还煞有其事地交代,“千万别学你妈妈的坏脾气,知道吗?”

    如果孙怡娴不是已经被他惹恼,就会发现,他根本是存心在闹她。“说什么啊你?”让儿子跟这种人住在一块,根本是个错误。

    骆杰却很享受看她生气的模样。“走,跟叔叔一块去洗澡。”也愉快的发现,以后能常常享受这种乐趣,真是太好了。

    孙士宇开心的大叫,“好!”

    孙怡娴眼看着儿子唯命是从地跟着骆杰离开客厅,不知道该气恼自己白养小宇,还是该气恼教坏他的骆杰?

    孙怡娴很快的就发现自己被排挤了,比起她这个做妈的,小宇对骆杰来得更热络、更听话。

    就算是如此,在儿子睡着后,她还是来找骆杰问房子的事。

    之前因为骆杰主动表示要代为找房子,加上这两天自己刚到便当店工作颇为忙碌,找房子的事情似乎就这么停滞下来。

    虽说住在这里很舒适,但是也不能一直借住下去,这样对儿子不好。

    看儿子跟骆杰的感情越来越好,对他越来越唯命是从,她担心住得越久,将来要搬走的时候儿子会越难过。

    为了这层顾虑,尽避她不希望让骆杰觉得自己是在催他,还是得过来敲他的房门。

    这回骆杰几乎没有怀疑便断定来敲门的人是谁。开门见到孙怡娴,他内心高兴,但表面上仍不改调侃的语气,“这时间来敲门,该不是睡不着想找我聊天吧?”

    她忍不住丢过去一记白眼。要是他在外面也是这样的个性,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喜欢他?还是说他只对她这样?

    但她不得不承认,因为他这样的态度,才让她住在这里不至于感到拘谨,否则寄人篱下,多少会感到别扭、不自在。

    然而现在她没打算和他抬杠,直接切入重点,“你说托朋友找房子找到了吗?”

    其实骆杰根本就没托人去找,随口回道:“找房子哪有这么快。”语气里不露一丝心虚。

    “只是想说,早点找到才能替小宇找幼稚园。”她试着解释,不想表现得像在催他。

    “那就在附近找一间。”

    她真怀疑,这个男人是否有把自己的话给听进去。“可是又还不知道之后房子会找在什么地方。”到时要再换幼稚园,很麻烦。

    见话题又绕回搬家的事情上,骆杰索性转而表示,“不然我可以先教他。”

    听到这话,孙怡娴一脸怀疑,“你教他?”

    虽然是脱口而出的提议,他却很满意这样的想法,省得她为了幼稚园的事情一直急着想搬家。

    “要请到我这种身价的大明星当家教,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试着让她知道,这是多么难能可贵的机会。

    “算了。”他老教儿子一些有的没的,她可不放心把儿子交给他。

    “你这是什么态度?”要换做别人,可是巴望不得。却也因为她这样的态度,让骆杰跟她相处起来更加自在。

    孙怡娴懒得跟他争执下去,“等找到房子,我自然会让小宇去念幼稚园。”

    担心她再就房子的事情追问,骆杰索性开口问:“为什么突然要搬家?”

    她一时没想到他会这么问,“呃……”

    虽然是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才问起,却也是骆杰心里的好奇,尤其那晚他看得出来她的神情里透着慌乱,像是受到了某种惊吓。

    “突然决定搬家总有什么理由。”如果有什么困难,他会帮她解决。

    骆杰说得很肯定,却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那是我的事。”她回避他的视线,语气有些隐晦。

    “什么事情不能说出来?”骆杰执意追问到底。

    她忍不住反过来质问:“你问这个到底想干什么?”毕竟事情又跟他没有关系。

    “你不说出来,我怎么帮你解决?”

    孙怡娴吃惊的睁大眼,注意到他的神情不似在开玩笑,反而透着认真。

    骆杰皱起眉,“不相信我?”

    奇怪的是,听到他这么问,孙怡娴却莫名地相信他,就算他给她的印象老是没个正经又喜欢说话气她。

    “不是。”

    如果不是一心想要知道理由,他会因为孙怡娴的回答而感到高兴,她不再说话挖苦他。

    “现在可以说出来。”

    孙怡娴看着他,莫名的,她知道如果说出来,骆杰一定会尽力帮她。

    问题是,她有什么理由无端接受他的帮助?再说,这件事她也不认为他能帮得上忙。

    “……房东突然赶人。”

    “什么”预期外的答案,让骆杰反应不及。

    “就房东突然要把房子讨回去,急着要我们搬家。”

    “你在开玩笑吗?”他觉得被耍了。

    赶在他再开口追究以前,孙怡娴急着表示,“明天还要工作,我先去睡了。”丢下话,她便转身离开。

    骆杰来不及拦她,却看得出来她并没有对自己说实话。

    按理说,他没有理由因此感到不开心,但是她的回避,确实影响了他的心情。

    晚上跟几个演艺圈的朋友一块吃饭,结束后,大伙相约续摊,骆杰却在这时开口表示—

    “你们去吧,我先回去了。”

    乍听到这话,几个友人皆感到意外,毕竟说到玩,在座每个人可都是不相上下。

    “你在开什么玩笑?”

    骆杰也知道自己的话引起他们的侧目,但是比起去夜店续摊,早点回去更让他感兴趣。

    “像你们这么爱玩,小心又上报。”

    “厚!这话是我们骆杰说出来的吗?”有人调侃他。

    “干什么这么扫兴?”也有人埋怨他。

    骆杰只表示,“今天你们先去,改天再算我的份。”

    大伙看他这么坚决,有人忍不住开起玩笑,“这么急着回去,难不成是家里藏了女人?”

    “胡说八道些什么?”

    “不然呢?好端端的突然说什么回家?要我看,是急着回去看女人。”

    骆杰脑海里因为想起孙怡娴,下意识地开口反驳,“要有女人,我还需要跟你们几个鬼混吗?”

    在场当然没有人当真,只是有人继续开他玩笑,“肯定是有了喜欢的女人才走得这么急,要不然这么早回去做什么?”

    骆杰懒得再跟他们抬杠,“随便你们想吧,我先走了。”接着先行离开。

    在回去的车上,他因为想起刚才几个友人的玩笑而啐了句,“神经病!”

    他想早点回去,是因为续摊无趣,跟那女人有什么关系?

    骆杰并没有意识到,他正不自觉将自己的行为跟孙怡娴联想在一块。

    回到住处,一进门看到家里的灯亮着,他脸上不觉扬起一抹笑容。

    在客厅里玩的孙士宇一看到他立刻大喊,“叔叔!”

    骆杰愉悦地走了过去,注意到只有他一个人,顺口问起,“妈妈呢?”

    “妈妈在洗澡。”

    骆杰起先不觉得有什么,在沙发坐下后,脑海冷不防闪过两人初次见面的情景,虽然当时只是惊鸿一瞥,但是……

    “叔叔。”

    直到听到小宇喊他,骆杰才忙从记忆中回神。他在想什么啊?

    一会儿孙怡娴洗完澡出来,头发虽然已经擦干,但还带着些许湿濡,乍见到她,骆杰脑海里不由得又掠过那旖旎的一幕。

    打算过来跟儿子说话的孙怡娴,这才发现他已经回来,问儿子,“刷牙了吗?”

    “刷了。”

    她不经意注意到骆杰正看着自己,眼神里似有深意。“看什么?”

    像是做了什么坏事被抓到,骆杰抓抓头,“怪了,我看什么还得跟你报告?”因为心虚,语气有丝僵硬。

    只是随口问一问,他干么反应这么认真?

    “有毛病!”她转身去厨房喝水。

    看着她走开的身影,骆杰又想起包裹在衣服底下的那一抹春光……

    “靠!难道我真有毛病?”他连忙摇头回神,“肯定是那几个家伙胡说八道,才害我跟着乱想。”

    一旁的孙士宇对他的自言自语感到奇怪。“叔叔?”

    他回头,“叔叔问你一件事,你一定要老实告诉叔叔,知道吗?”

    孙士宇不明白他的表情为什么突然变得严肃起来。“知道……可是叔叔,什么是老实?”

    “呃,就是不能说谎。”

    他慎重其事的态度孙士宇也感受到了,“知道。”这回回答得可有自信了,“妈妈说不可以说谎。”

    “没错,现在告诉叔叔,妈妈喜欢什么?”

    晚上带着儿子下班回来的孙怡娴看见骆杰已经在家,原先也不觉得有什么,简单的打过招呼后,便打算带儿子回房洗澡。待房间门一开,竟看到整套Hello Kitty的床组。

    从床单到凉被、枕头,甚至是床上的抱枕,都是Hello Kitty的图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骆杰昨晚好不容易费了些工夫,才从小宇口中打听到她的喜好,尽避感到意外,但是转念一想,就算她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也不过还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女人,喜欢Hello Kitty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因此,今天他特地休息半天,到寝具店去挑了整套的Hello Kitty床组,店家看到他上门,大感惊喜,甚至因他选焙Hello Kitty的床组感到惊讶不已。

    回来后他还亲自动手换上,过往这些琐事总是要公司的人过来打理。

    最近他已不再叫公司的人上门,为的是不想怡娴他们母子寄住在这里的事情被公司得知。

    从换上整套床组后,他便一直在期待,尤其看到她回来,期待她从房里出来后的惊喜反应。

    房间里的孙怡娴乍看到整套Hello Kitty的床组是感到惊喜没错,但是理智很快的超越了惊喜。

    于是她带着儿子从房里出来,见到骆杰如往常地坐在客厅里。

    孙士宇已等不及地跑过去找他,“叔叔,我们的房间变成Hello Kitty了喔!”

    骆杰当然知道,暗自欣喜地等着孙怡娴的反应。

    却听到她问:“怎么会这样?”

    预期外的反应让他怔愣了下,他反而开不了口承认自己这么做是想讨她欢心。

    “呃,就小宇喜欢。”

    “小宇?”孙怡娴直觉回过头看儿子。

    孙士宇微微歪斜着头,“叔叔?”像是对骆杰的回答感到奇怪。

    骆杰看着他,更认真的表示,“小宇说他喜欢Hello Kitty。”

    孙士宇脸上的表情,像是被他搞迷糊了。

    “昨天我问他的。”

    孙怡娴奇怪儿子为什么会这么说?明明是她喜欢才对。

    “小宇?”她向儿子追问。

    根本就搞不清楚状况的孙士宇,望向身旁的骆杰。

    “不是你告诉叔叔说你喜欢Hello Kitty?”骆杰一脸正色地望着他,眼神像是要诱导他承认自己说的话。

    孙士宇在他的诱导下,似懂非懂地说出,“就叔叔问我喜欢什么。”

    骆杰紧张地听着,担心他说错话。

    “我说喜欢Kitty猫。”

    听在骆杰耳里,忍不住想要夸他机灵,小宇则是一脸无辜的表情。

    孙怡娴这才理解,只不过她不明白的是—“既然叔叔问你喜欢什么,怎么不说你喜欢什么呢?”

    如果骆杰是这么问,孙士宇当然会开心地回答自己喜欢的东西,但明明就不是这样。

    不过这阵子经过骆杰的调教,他已能灵巧地回应,“因为妈妈喜欢—小宇也喜欢,所以才这样告诉叔叔。”

    聪明!骆杰在心里激赏,自己没有白疼他。

    弄明白事情始末,孙怡娴才转向骆杰说道:“你不用这样宠他。”她不希望他把小宇惯坏。

    “小孩子,有什么关系。”骆杰心虚地摸着小宇的头。

    他都这么说了,孙怡娴也不再说什么,转而对儿子交代,“妈妈去拿衣服准备洗澡了。”

    见她要转身回房,骆杰情急地追问:“你不喜欢?”还没有从她口中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突然听到他这么问,孙怡娴很意外,转头看他。

    骆杰不甚自在地表示,“小宇不是说你喜欢Hello Kitty?”

    不知道他这么说是不是想再挖苦她,她没正面回答,“所以呢?”以为他又想说什么。

    这下是有口难言,他又不能直接告诉她自己是在讨她欢心。

    他不觉有丝懊恼,“算了,当我没问。”

    孙怡娴看他这样不解地,遂丢了句,“有毛病。”转身回房。

    骆杰望着她的身影懊恼不已。怎么会有女人像她这么迟钝?

    孙士宇在一旁低低的叫唤,“叔叔……”

    骆杰才想到要回头夸他,“聪明,叔叔没有白疼你。”

    就看到孙士宇抬着小脑袋瓜澄清,“小宇喜欢的是海绵宝宝。”

    他怔了下。才反应过来,“知道了,叔叔明天帮你买。”

    正如同骆杰所承诺的,隔天当真买了个海绵宝宝回来,另外还有一个Hello Kitty。

    再之后是海绵宝宝的杯子,还有Hello Kitty的。

    再之后是海绵宝宝的室内脱鞋,还有Hello Kitty的。

    再之后……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恶男大失宠最新章节 | 恶男大失宠全文阅读 | 恶男大失宠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