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太子是路人 > 第五章

太子是路人 第五章 作者 : 心宠

    【第三章】

    她答应了就好。

    曾经,他还担心,正如杨老爷所说,她会碍于姊妹情面刻意相让,然而,她比他想象的要有勇气。

    有时候,并非一味退让就能有好的结果。就像当年,他若不肯继任太子之位,令狐霄又会放过他吗?

    他认为,她应该做绿柳堡的女主人,保住地位,才会有一世的平安。

    门扉轻推,发出“吱呀”一声,但来者却迟迟不肯进来。令狐南抬头,已然瞧见那日光下的身影。

    “亦诚,你回来了?”他问。

    风亦诚彷佛鼓起天大的勇气,才踏入这道门槛似的,俊颜苍白,眉心拧成化不开的结。

    “发生什么事了?你到城外追查那日的元凶,可有发现?”令狐南笑道:“好了,别绷着一张脸,若没找着线索,本太子也不会怪你的。”

    “太子……臣撒谎了。”他抿住唇,“此番出城,并非为了追查凶手……”

    “什么?”大感意外,“那你去做什么了?”

    “太子……三公主她……她来了。”风亦诚终于招供。

    “阿紫?”令狐南惊讶地撑起身子,“她也到棠州来了?”

    “对,这次,就是她约臣去郊外见面……”

    “等等,等等,”他一时之间难以理清思绪,“阿紫为何忽然到棠州来了?没道理啊,是来寻本太子的吗?”

    风亦诚沉默半晌,唇间微动,“不,是来找臣的。”

    “你和阿紫—你们—”令狐南在电光石火之间,领悟到骇人的真相,“她喜欢你?”

    瞧他没有再说话,一切,尽在不言中。

    令狐南只觉得一股热流冲上脑门。从小到大,事不关己不动容的他,第一次为了旁人乱了心境—可笑之处在于,竟像有人要抢他的心上人一般。

    因为杨元敏吗?亦诚是她的未婚夫,此番阿紫介入,定会掀起未知的风浪……是在为她担心吧?

    “亦诚,你怎能如此?”他听见自己喝斥,“你已是订亲之人,平日就该与三公主避嫌,为何要去招惹她?”

    “臣没有!”风亦诚忍不住替自己辩解起来,“臣一向对三公主退避三舍,可是……”

    “好了,瓜田纳履,李下摘冠,无论你有心还是无意,阿紫已经芳心荡漾,还说与你无关?”令狐南第一次不分青红皂白,责怪这个亲如兄弟的男子,“再者,她约你出城见面,你大可推辞,要知道昨儿个是杨姑娘的大日子,你不在身边,她心情何等紧张,你又何曾体恤过她?”

    说来说去,竟不是为了他的宝贝皇妹,仍旧为了那个对他而言只是“杨姑娘”的女子……

    “本太子勒令你,”他一向不愿擅用强权,但这次却破了例,“勒令你即刻去对阿紫说清楚,让她死了这条心,并永世不再与她相见!”

    风亦诚一怔,没料到令狐南反应如此激烈,语气如此铁血,完全不似平日温和微笑的那个太子,那个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令狐南。

    “臣遵命,只是……”

    “只是什么?”

    “三公主她……已经闯到绿柳堡来了。”

    “什么”令狐南俊颜猛沉,厉声道:“什么时候的事?你为何不早说?”

    “此刻她恐怕就在大堂,臣听说,元敏已经去见她了……”

    不再发一言,也顾不上一袭晨衣未整,他揽靴一蹬,飞也似的便往前厅而去。匿居堡中的这些日子,他收敛起帝王家的气宇轩昂,一派闲云野鹤的微笑悠然,此刻,汹汹气势自然流露,无人能挡。

    彷佛被他镇住,前厅伺候的奴仆都愣愣地望着他,忘了通传,眼睁睁看着他一举跨入厅门,挥手便拧起贵客的衣领。

    “二……二哥?”三公主令狐紫正坐着饮茶,与杨元敏说着什么,回头看到那张盛怒的脸,不由得错愕。

    “你干什么来了”令狐南此刻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要不顾一切阻止这个捣蛋的皇妹,哪怕暴露他的真实身分,也顾不得了。

    “我……我来恭喜风哥哥订亲啊!”令狐紫舌头有些打结,“二哥,你放手,先放手……”

    她极力扭动身子,才挣脱了他的桎梏,只见衣领处留下了好大一道皱痕,可见方才他力道之强。

    “表哥,”杨元敏在一旁笑道:“我与三表妹方才正说起你来着,听说表哥家在京城也是极为显贵,看来我猜得不错,第一次见到表哥,就觉得气质不凡。”

    “这就认了亲了?”令狐南瞪着宝贝皇妹,“你还跟杨姑娘说什么了?”

    “二哥,你这么紧张做什么?”她似笑非笑,“我还说,二哥此次来棠州,是打算做笔大买卖,元敏姊姊若有熟路,亦可介绍给二哥你发财。”

    她没捅破自己的身分?令狐南感到心下松了口气,俊颜的怒色也稍稍舒缓。

    不到迫不得已,他不想让杨元敏知道自己是太子,那一声“殿下”若叫出口,他与她之间,注定会有鸿沟,不复之前的轻松惬意……

    “元敏姊姊已留我在绿柳堡小住,过几天风哥哥下订之日,我还要观礼呢。”令狐紫笑道。

    “你给我马上回京城去!”一听到“观礼”,他就没来由地心惊,素知这个宝贝皇妹不是省油的灯,生怕她做什么破格的事来。

    “为什么?”她不甘示弱地扬起头。

    “你偷偷跑出京,爹娘会担心的……”一时间,也实在找不着借口。

    “我跟爹娘说过了,倒是二哥你,出京的时候没打招呼,他们叫我来逮你回去才是真。”她吐吐舌头,回马一枪。

    一语呛得令狐南说不出话来,只是狠瞪星目,当着主人家的面,又不好多言,以免生疑。

    “好了好了,”杨元敏亦莞尔,上前化解,“我作主,把阿紫妹妹留下了。表哥,你不能欺负她啊。”

    呵,这到底是谁欺负谁啊?她不知道的是,这个世上他最怕的,就是这个宝贝皇妹了……

    令狐南无可奈何,自承继太子宝位以来,他还是第一次,如此无力。

    “表哥,你来帮我尝尝,这个味道对不对?”

    若非杨元敏一声低唤,恐怕他还沉溺在混乱的心思之中。

    这几日,令狐紫入住绿柳堡,弄得他没一刻不是这般心神不宁的,就生怕捣蛋妹子多说一句话,多做一件事。

    他了解这个宝贝皇妹,断不会如此乖乖看着心上人订亲。从小到大,三公主喜欢的东西,哪怕倾尽天下,也非弄到手不可。

    所以,从清晨到日暮,他总找借口守在杨元敏身边,直至夜深熄灯的时候,他才不得不离开,心,却依旧悬着。

    他小心翼翼,不让皇妹接近她,哪怕一步,也不可以。

    “表哥,你教我做的这龙骨汤,果真好喝!”杨元敏在厨房的蒸气氤氲中微笑称赞,“不过是一般的猪骨,放了几味药材,却完全不一样了,也不见油腻。怪不得是亦诚的最爱呢。”

    这几日,因为无事,她便顺口问起亦诚的喜好,他也顺口道出了“龙骨汤”这个名字。

    为了这“龙骨汤”的秘方,他特意飞鸽传书入京,叫御厨抄在纸上,就像传递军情般,火速回复。

    他在讨她的欢心,而她的心,却在另一个男子的身上。

    这有什么办法呢?谁让他俩身分悬殊至此……谁让他遇见她,这样迟……

    今生不能守候她,唯有希望另一个男子能代他给予宠爱,可是,亦诚能信得过吗?真的像那话中所言,对阿紫退避三舍?

    “表哥,你怎么了?”杨元敏捕捉到他眼角眉梢的异样,“这几天,你总闷闷不乐的。可是家中有事?”

    “那天,阿紫是怎么到这堡里来的?亦诚带她来的?”他禁不住问。

    “怎么了?”她越发迷惑,“有什么不妥吗?他们不是一道来的,不过也差不多吧,一前一后。我听说亦诚刚刚回堡,心里正高兴,打算去找他,前院就来报,说有一个叫阿紫的姑娘要见我。”

    “后来的?”令狐南不由得紧张,“我这个妹妹就爱乱说话,她见了你,没胡说八道吧?”

    “怎么会呢!”杨元敏笑道:“我们见了面,她就直接称我嫂嫂,并道明自己的身分,说是表哥你的妹子,因在京中寂寞,出来寻你。又听闻亦诚要与我订亲,特来贺喜。刚说到这里,你就出现了……”

    “我这个妹妹疯疯癫癫的,她要是得罪了你,你不要理她,直接告诉我。”令狐南特别叮嘱。

    “阿紫妹妹别提多可爱了,才来几日,这府里上下都喜欢她呢,怎么会得罪我呢?”她摇摇头,“倒是表哥你,最近古怪得很,说话让我捉摸不透。”

    “以后你会明白的。”他不敢多言,只好隐晦带过,“走,咱们去找亦诚吧,这汤凉了,就不好喝了。”

    杨元敏颔首,特意用了一个暖钵,将龙骨汤倒入其中,稳稳捧在掌心里,与令狐南一道朝望水阁行去。

    刚到那碎石小径上,她却放轻了脚步,彷佛有种调皮的心思油然而起,她对他眨眨眼说:“表哥,待会儿咱们先别作声,看看亦诚在干什么,吓他一跳。”

    “好。”令狐南应道。

    彷佛儿时陪妹妹游戏,再无聊的事,因为宠溺的心情,也努力假装高兴。

    脚下缓缓,几乎听不见步履之声,他们行至风亦诚住房的窗边,却猛然看到那摇曳的窗影,彷佛不只一个人。

    杨元敏怔了怔,愉悦的花颜顿时添上一抹阴影。细碎的私语,传入她的耳际,也清清楚楚的,被他听见。

    “风哥哥,你真舍得我?”那是令狐紫的娇嗔。

    令狐南心中一惊—他最害怕的事发生了,没错,就是现在这幕。

    他料定迟早会有类似情景发生,却没想到,会这么快,再缓些时日,哪怕只缓一日就好,至少,不要让她这么快伤心。

    “阿紫……别再说这些了,如今,我已是快订亲的人……”风亦诚彷佛在叹息,语调凝重。

    亦诚唤她“阿紫”,身为臣下,直呼三公主的名字,这两人的关系看来远比他想象的要深切。

    “从我认识你开始,你已经是指腹为婚的人,可我何曾忌惮过什么?”令狐紫抢白道:“我只求你想想自己的心……也想想我的心……”

    “无论如何,我不会辜负元敏,小时候,就数她对我最好,在那段艰苦的岁月里,她是唯一没给我脸色看的人—阿紫,人不能忘恩。”

    风亦诚执着的话语道出,月光下,令狐南看到那张本来怔愣的花颜,似有微微垮下。

    杨元敏全身都僵着,捧在掌心的暖钵若非抵入怀中,恐怕也早洒了。

    他连忙伸手扶住她,虽然隔着衣衫,亦能感到她全身发冷—人在遭遇变故时的反应。

    “为了报恩,你就要欺骗她?欺骗你自己?你就要……舍弃我?”似乎发生了激烈的肢体碰撞,不知是她忽然抱着他,还是他极力避开她。

    彷佛再也听不下去似的,杨元敏双眼微闭,扭头就走。

    她一向那般温柔平和,令狐南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激烈反应的她,虽然,已经比常人懂得抑制自己,但仍不免失控。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太子是路人最新章节 | 太子是路人全文阅读 | 太子是路人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