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磨人丫头 > 第十章

磨人丫头 第十章 作者 : 叶霓

“涢,如果一直找不到姗姗,你会怎么样?”激情之后,徐扬儿倚在他的怀中,关心地问道。

“还能怎么样?只能继续让皇上的圣命所迫、继续寻人,只不过现在线索断了,这是比较棘手的地方。”只要一想起这件事,他的眉头就不禁蹙紧。

“贝勒爷,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我……”

“对了,听那个小梅说,姗姗绿影的琴谱是你给她的?”

因为徐扬儿的声音很小,易涢没听见,反而从她身后搂住她的纤腰,问出心底的疑问。

“这么说传言没错,真正的姗姗过去曾住在包子店所在的那间屋子。我一直忘了问你,你爹的包子店开了几年?”

她想了想,“已经二十年了。”

“二十……呵,你这丫头在寻我开心吗?如果真有二十年,那你爹就见过姗姗了。”他笑着搔她痒。

“好痒……别这样……哈……”她挪动身子,躲开他十指的攻势,“人家又没骗你……哈……饶了我吧!”

“还说没骗我?难道这样搔痒还不够?好,那么换个地方进攻。”易涢转向她的胳肢窝。

徐扬儿整个人蜷缩成一团,笑得急喘不休。

“好、好,我求饶,这样可以了吧?”她转过身子,抓住他的手,笑着窝进他的怀里,抚弄着他的喉结,小声的说:“其实我还留有一份琴谱。”

“真的?”他握住她的手,“在哪儿?”

“当然是真的,它在这里。”徐扬儿俏皮地点了点自己的脑袋。

“什么?”他坐了起来,“丫头,你不要再开玩笑了。”

“我没开玩笑,是真的在我的脑子里。”她噘起小嘴,“是不是我长得像个村姑,不像会看谱?”

“你……你真的会?”不是他认为她像村姑,而是这种东西若没学过,就算是他也不容易记住。

“嗯,你信不信?我还会弹呢!”

“天,你真是愈说愈离谱了。”易涢又躺回她身侧,眉头微微蹙起,“你想逗我开心,也不必用这种方法。”

“我现在想睡了,可没心情逗你。”掩着唇,她打了个呵欠,发现自己的眼皮愈来愈重。

“是不是找不到理由解释,想用睡觉搪塞我?”他扯唇一笑。

“你不信……我也不想说了,真的好困喔,让我睡觉好吗?”昨晚她担心、紧张了一夜,这会儿又累得浑身发软,让她敌不过渐渐来袭的瞌睡虫。

“喂……可是我不困耶。”易涢紧锁住她的腰。

“贝勒爷,你精神好,可是我不行,拜托……”徐扬儿的声音愈来愈小,最后只剩下平稳的呼吸声。

易涢撇嘴一笑,知道她已经成了瞌睡虫的俘虏了。只不过他当真是脑子清晰,了无睡意。

起身穿上外衫,他走到窗口,望着外头深沉漆黑的夜色。

“姗姗……姗姗,你到底在哪儿?还在这世上或者已经离开人世了?就因为一首曲子,非得戏弄得我团团转吗?”

柔柔眉心,他又回头看着在床上沉睡的徐扬儿,情不自禁的扬起笑容。

这丫头居然说她会弹奏曲子,呵……她竟敢对他说这种可笑的谎言,等她醒来,他非得好好教训她不可。

“娘……娘……”这时,她发出呓语。

易涢走到床畔坐下,轻轻拨开她的鬓发。“这么大一个人了,竟然还在喊娘,真是的。”

“娘……为了他,我想说了……娘……”她还说个不停。

他摇摇头,笑着在她身畔躺下,将她搂入怀里。

“今晚我代替你娘,想撒娇就尽管来,丫头。”

轻抚着她的发,易涢虽然心事重重,此时此刻却异常的安心,慢慢闭上眼,他就在这份安心中睡着了。

***www.mtfcn.com***www.mtfcn.com***www.mtfcn.com***

隔日,易涢一早醒来,居然已不见徐扬儿。

以前睡死的人是她,这回怎么换成他了?还真是丢脸哪!

“来人哪!”

等在门外的桂嬷嬷立即出声回应,“贝勒爷,你有事吗?”

“扬儿呢?”不等桂嬷嬷进房伺候,他已自行穿上衣物。

“扬儿?!”桂嬷嬷送上热水,不明白地问:“她不是在她房里吗?”

他眉头微皱。这么说来,这丫头是怕被人发现,一大早就开溜了。

摇头轻笑,他梳洗完毕才开口,“我待会儿得进宫一趟,去把莫斯找来,说我在书房等他。”

“是的。”桂嬷嬷立即退下。

易涢随即离开寝居,来到书房,开始誊写上奏的折子。

不一会儿,莫斯在书房外面问道:“贝勒爷,你找我?”

“进来吧!”易涢抬头,“你将铁木奇他们安置在哪儿?”

“就在后面的大牢里。”

“嗯,派人好好看守,等下我得进宫复命,不知道皇上得知这件事后会不会气得火冒三丈?”他苦笑。

堂堂大清国的一国之君居然被西蒙古人欺骗,而且助长此事的凶手就是他,想皇上还饶得了他吗?

“属下陪你一块进宫,若皇上有任何责难,就由属下担待。”莫斯非常的忠心。

“呵,这关你何事?!我唤你来就是要交代你,如果我今天没回来,就替我好好照顾徐义和扬儿。”他将奏折放入折夹内,打算进宫去了。

这时,哈誉匆匆跑来,“贝勒爷,扬儿姑娘……扬儿姑娘正在大厅内,打算奏曲子给大伙听呢!”

“什么?”易涢拧起眉头,“这丫头跟我玩真的。”

“是呀,她说等我来请贝勒爷过去,她才要开始。”哈誉摇头,“扬儿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才会说这些怪话?”

“算了,既然她非要我去一趟不可,那我就去看看。”易涢轻轻哼笑,他知道这丫头肯定是担心他被皇上降罪,才想为他解围,却没想到琵琶可不是人人都可以弹奏,功力也很重要。

当他们来到大厅,发现那里围了不少人。

大伙瞧见贝勒爷,立即让开身,只是彼此都好奇着,徐扬儿究竟在玩什么把戏?

“贝勒爷吉祥。”徐扬儿站在大厅中央,向易涢请安。

“起喀。”他在她身边转了一圈,接着压低嗓音问:“你到底在搞啥名堂?”

徐扬儿笑弯起嘴唇,然后跟于嬷嬷咬了下耳朵,就见于嬷嬷将外头一群年约四十岁至六十岁的老人家请进来。

“这些人都是我请于嬷嬷帮我找的。”

“你的目的是?”这丫头打算将他的王府翻过来吗?

“这些老人家以往都是美人誧的常客,对于美人铺三位姑娘的琴艺早已经耳熟能详,尽管那些音律已绝迹十多年,但是如此优美的琴韵想必要忘都忘不了。”徐扬儿柔婉地说。

易涢不再多问,只是等着看她怎么继续玩下去。

徐扬儿请于嬷嬷抱来一只琵琶,“这是我从姗姗姊之前的房间拿来的,现在就要表演一首曲子给贝勒爷听,并请这些老人家断定我弹的和当年美人铺的三位姑娘所弹的有多大的差异。”

哈誉连忙搬来一张椅子,“不瞒你说,当年我也去过美人铺几回,虽然不是常客,但我还直想念那三位姑娘。”

易涢半眯着眸,坐了下来,“我说扬儿,如果你是想逗我开心,就到此为止,别再闹了。”

“你就是不信我!”她微微跺脚,然后坐在椅子上,先试了下弦,开始弹奏。

易涢震惊得说不出话,引商刻羽、新莺出谷,都不足于形容这首曲子的美。

曲中抑扬顿挫,曲终而奏雅,令人回味无穷。

虽然他不懂琵琶,不懂音乐,但是任谁听了都可以感受到它的美、它的震撼,对于那位假姗姗的演奏,只消一个音阶就被比下去了。

弹奏结束,徐扬儿抬头看向大家,可是几乎每个人都闭着眼,仍徜徉在这绕梁的余音之中。

啪、啪、啪……

“好听,真好听。”桂嬷嬷首先打破这份意境,她以为大家都忘了拍手叫好,便自顾自的笑出声。

易涢这才张开眼,瞅着垂着脑袋的徐撂儿,再看看其他老人家也都听得感动莫名,有的甚至因为回忆起当初而老泪纵横,直到现在他终于明白了。

“你们全都下去吧!”

“是的,贝勒爷。”

看见贝勒爷的脸色好像没有因为听了一首好曲子而转好,大家都不敢赘言,听话的退下。

直到大厅里只剩下易涢和徐扬儿,他起身走近她。

“能不能告诉我,我舍近求远了多久?”

“啊?”她扬起眼睫,傻气地眨眼。

“姗姗呀姗姗,你要骗我到几时?”他伸手轻抚她的娇容。

“你……”她咬咬唇,轻声问道:“恨我吗?我为了遵守我娘的遗愿,不得不隐瞒。她要我非到紧要关头,不能说出身分。”

“紧要关头?!”

“就是大清国需要我的时候。”

“既然如此,当你知道我在寻找姗姗,为什么不肯表露身分,还让假的姗姗冒充你?”他的语气变得激动。

“因为当时我认为你喜欢她,所以心想或许这样可以撮合你们,让你和姗姗姊都快乐。”她眨了眨眼,掩饰内心的痛。

易涢由此可知,那时她的心一定更痛。

“你这傻瓜!”他将她揽进怀里,“既然那琴谱这么珍贵,连你娘都要你一直隐瞒身分,又怎么能随便给人?”

“其实就算有琴谱,这首曲子的奥妙之处仍无法在短时间内学会。我当时是想,如果真能找着另外两位姑娘,我再现身就好,因为我实在不忍见你为了找姗姗,承受这么大的压力。”她看着他那张俊逸的脸庞,从一开始就因为承受了皇命的压力而流露愁苦。“现在姗姗变小梅,你那时的倦色又浮上眉间,所以我不忍心。”

“所以现在才告诉我?还用这种方法?让整个府邸的人帮你助阵?”这种方式大概就只有她想得出来。

她可爱的吐吐舌头,“是你自己不信嘛!”

“所以就用这样的阵仗吓我?你果然是个小魔女,不抓起来打**是不行的。”他一把将她拉到身上,正想吻住她,却被她轻轻推开。

“不行啦,你不是要进宫吗?”她笑睨了他一眼。

“你怎么知道?”

“你每次进宫的穿著都会特别挑选,所以我一看就知道。”她拉拉他的手,“带我进宫好不好?”

“干嘛?”他皱眉睇着她。

“我长这么大,还没进过紫禁城,带我去看看嘛!”徐扬儿的小脑袋开始幻想,“听说那儿的房子有整条街这么多,就连皇上的宫殿都大得不可思议。”

“我迟早会带你去,但不是现在。”他拍拍她的小脸。

“为什么?”

“紫禁城的规矩非常繁杂,戒备更是森严,你或许说错一句话就会惹上大罪。”他摇摇头。虽然他也急于向皇上复命,但是保护她可比什么都重要。

“你打算把我藏一辈子,永远不跟皇上说?听说皇上用力一拍龙椅,就会要了人命呢。”她张大眸子,唱作俱佳。

“你这动作是从哪里学来的?”现在他终于明白,就是她这种自然的动作让他心动,即便是矜持的表现都会让他感到有趣。

“说书人常这样表演呀,难道不是这样?”她淡淡地说。

“没那么夸张,皇上给人定罪也要有一定的理由。”他再次将她拥入怀中,“我会带你进宫,但是得等你学会宫廷礼仪。”

“那姗姗姊……不,我是说小梅也没学,你不是带她进宫了?”徐扬儿蹙起眉头,“你是不是嫌我没念过书,担心我举止不合宜?”

“我……”

“是就说吧,那我再等等。”徐扬儿噘起小嘴,打算往后面走去。

“喂,你真的想进宫?”易涢喊住她。

“反正我的要求,你也不可能答应。”

“天,女人哪!就是不能待她太好,否则胃口会养刁的。”易涢圈住她的腰,“好吧,怕我的小女人生气,今儿个就带你进宫。”

“你别老在大厅搂搂抱抱,很丢脸。”徐扬儿羞怯地扭动身子。

“那你到底去不去?”

“你是真心想带我去吗?”她转身瞅着他。

“当然是真心的。”

“你放心,见了皇上我都不说话,不说话就没罪了吧?绝不会让你为难的。”她满意的露出一抹甜笑。

“那就走吧!”他拉住她的手。

“等等!你都可以穿上特别挑选的衣裳,我也要,等我一下。”她开心地奔回房间。

易涢不禁摇摇头,扬起温柔的笑容。

***www.mtfcn.com***www.mtfcn.com***www.mtfcn.com***

走进紫禁城,徐扬儿好奇的张大眼东张西望,还不时拉拉易涢的衣袖,惊疑地问:“哇……这里的房子好美,比我想象的还要华丽。”

他笑着摸摸她的头,“你知不知道,从进宫到现在,有多少只苍蝇跑进你的嘴里?”

“宫里也会有苍蝇呀?”她表情可爱的问。

“哈……你以为宫里的守卫也防苍蝇啊?别闹笑话了。”易涢指着前面那座最大的宫殿,“那儿就是干清宫,皇上正在等我们。”

“好,我会注意的,你放心。”徐扬儿深吸一口气,在小六子公公的带领下,跟在易涢身后缓缓步向干清宫。

“皇上吉祥,我将姗姗带来了。”易涢单膝跪地。

徐扬儿也跟着跪下。

“姗姗?!易涢,你好大的胆子,当朕是瞎了吗?这个姗姗和上次那个姗姗可不一样呀。”皇上气恼地说。

徐扬儿好紧张,想为易涢辩解,又怕说错话,憋得好难受。

“皇上,”易涢拱手,“这位才是真的姗姗,上次那位本名叫小梅,是铁木奇的人,目前已被臣关在大牢内,绝不是臣蓄意欺瞒皇上。”

“有这回事?”皇上一脸疑惑,“这位不会又是假的吧?”

“绝不是。”易涢转头看向徐扬儿,“快跟皇上说呀!”

“啊!我要说什么?”她张大眸,小小声地说:“我怕说错话,会害你被杀头。”

她的声音再小,皇上仍是听见了。

“小姑娘,你说朕会要易涢的脑袋?”

“我……我可以说话吗?”徐扬儿见皇上望着自己,害她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当然可以,不必这么怕朕。”皇上拈须笑说,直觉这个小姑娘非常天真。

“皇上会要人脑袋,我当然怕了。”徐扬儿垂着脑袋说。

易涢在一旁听她这么回答,不禁淌下一身的冷汗,真怕这丫头会铸下大错。天……他带她进宫会不会是个错误的决定?

“哈……好,那朕答应你,不要你的脑袋,你可以站起来说话。”皇上笑说。

“还有,请皇上也饶过易涢贝勒的脑袋。”

这丫头居然还跟皇上讨价还价……易涢更是汗如雨下。

“扬儿,别再说了。”

“是皇上要我说的嘛。”她噘起小嘴。

“易涢这小子骗过朕,如果朕不答应呢?”皇上倒想跟这个小妮子玩玩,蓄意说些吓唬她的话。

“那我就不弹琵琶了。”为了救易涢,她可是豁出去了。

皇上的表情一凛。

“姗姗还不懂得宫廷礼仪,倘若说错话,还请皇上见谅。”易涢立即开口,以为大势已去。

“小子,你也起来吧!”皇上说。

“呃……谢皇上。”

“看得出来姗姗姑娘很爱你。”皇上眯起眼,闪现兴味的光芒,“看在她对你的爱的份上,朕就原谅你们。”

“皇上,您怎么知道我爱他……”徐扬儿羞红着脸问。

“因为你的眼睛始终没离开过他。”皇上大笑出声,睇视着他们两人,“知道吗?朕现在的心情好得不得了。”

“难不成是裘烨或是德璇有消息了?”易涢眉头微挑。

“是裘烨,至于这位姗姗姑娘,我自然也得见证一下。”皇上笑开怀,“如果听来并不是这么完美的话,你们两个都有罪。”

“皇上,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弹奏,只是我没带琵琶来。”徐扬儿赶紧说。

“朕现在不急着听,等到德璇也传来佳音,到时候我要你们三位一块演奏出最完美的‘梅花三弄’。”说着,皇上站起身,“你们陪朕到御花园走走。”

“是的,皇上。”

于是易涢和徐扬儿随着皇上来到御花园,徐扬儿一看见偌大的花园里开满了既美丽又不曾见过的花儿,雀跃得不得了。

皇上看出她的喜悦,于是转向一旁伺候的宫女,“霜儿,带着姗姗姑娘四处逛逛,她喜欢什么,就请花匠将花苗送给她。”

“皇上,我真的可以吗?”徐扬儿受宠若惊。

“当然可以,快去吧!”

徐扬儿甜甜一笑,看了易涢一眼后,便随着霜儿离开。

这时,皇上转向易涢,瞧他一脸紧绷,忍不住笑问:“怎么?看你这别样子,好像很紧张?”

“臣不敢。”

“担心朕会喜欢上那位可爱的俏姑娘?”

“皇上!”易涢倒吸一口气,倏地跪下,“您……您千万不能这么做,她个性单纯,并不适合宫廷生活,在这里她会很痛苦。”

“放肆!你居然敢以这种口气对朕说话!”皇上板起脸。

“更何况臣爱她……臣是真的爱上她了,而她也已经是臣的女人,就算是脑袋没了,臣也无法舍弃她。”他垂着脑袋说出心底话,却不知道徐扬儿正捧着一包白猫眼花的花苗,站在他的身后。

她抿紧唇,拿着花苗的手微微发抖,双眸深处更蓄满了甜蜜又深情的光影。

下一刻,她迅速奔向前,跪在易涢身旁,“皇上,我也爱易涢贝勒,求您不要拿了他的脑袋,真的要的话,就要我的,他说得没错,我不适合这里,这花苗我也不要了。”她赶紧将花苗放在地上。

“才要你去挑花,怎么这么快就回来?”皇上好奇地问。

“因为……我不放心离开他。”徐扬儿瞄了易涢一眼。

“你们两个真是好玩。姗姗姑娘,你把花苗拿起来,朕就不要你们的脑袋。”

“真的?!好,我马上拿。”徐扬儿立刻捧起花苗。

“这样吧!如果朕为你们指婚呢?会不会再动不动就说要把脑袋送给朕呢?”

易涢立即抓住机会说道:“谢皇上。”

“谢……皇上。”徐扬儿傻乎乎的跟着说出同样的话。

“御花园挺美的,你们没事就在这里散散步吧!朕累了,想回寝宫歇—会儿。”皇上撇嘴一笑,便带着小六子返回干清宫。

“易涢,你说得没错,这里真的有点可怕,我们才来一会儿,就有好几次差点没了脑袋。”她紧张的摸摸自己的脖子。

“虽然受了惊吓,但是皇上为我们指婚了,你已经是我的妻子。”易涢笑得开心。

“原来刚刚皇上是那个意思。”她恍然大悟。

“怎么?你愣愣的表情好像是在告诉我你不愿意。”易涢眼中的光影一敛,注视着她。

她垂首轻笑,“说真的,我不知道你刚刚居然会答应得这么快。”

“这样的我很好笑?”他拧起眉头。

“不是,只是觉得……我有这样的福气吗?有福气嫁给多才多艺的你?”太多的幸福接踵而来,总是让人心底不踏实。

“那你也要好好努力才行。”他揽住她的腰,往宫门口徐徐走去。

“那你教我识字?”徐扬儿眉头微挑。

“成。”

“还有……教我背书。”她跳到他面前。

“成。”他还是点头。

“对了,还要教我写字、画画、书……晤……”

易涢动作俐落的抱住徐扬儿,躲到假山后。

这丫头要学的东西还真不是普通的多,倒不如先教她怎么来个热吻才是真格的。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磨人丫头最新章节 | 磨人丫头全文阅读 | 磨人丫头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