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冒牌未婚夫 > 第十章

冒牌未婚夫 第十章 作者 : 叶霓

一片刀光剑影,兵器交错,场面混乱;喷洒的血迹刺目不已,浓浓的血腥味四溢,楚霏儿不停在里头走着、走着,四处找寻着段野风的身影,可是地上到处都是尸首,让她认不出来。

你不能死,我一定要找到你,你不能死!

“不要死,我不要你死,段野风——”

楚霏儿惊慌的喊着,双手不停在空中乱抓、乱挥,只求找到一丝依靠。

“啊!”最后她大呼一声,立即坐直身子。

“霏儿,你怎么了,满头大汗的,不要紧吧?”楚母赶紧以温热的布巾替她擦拭汗水。

“娘……段野风呢,我是说,段师兄呢?”她心急地问着母亲。

楚母笑了笑,“放心吧,他的伤势已经稳定了,伤处刚上药包扎,正在隔壁房间休养呢。”

知女莫若母,看女儿这么关心那位公子,可以想象她心底放着的全是他了。

“真的吗?他没事了?”楚霏儿这才放心了些,“我要去看他,我要去照顾他。”

她不顾娘亲的反对,急急下床,走向隔壁房间。

一推开门,看见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的段野风时,她的心不禁绞紧。

“对不起,我不该这么倔强,明明这么爱你,还要违背自己的心意,说着违心之论。”她坐在他身畔,望着他那张俊魅的脸庞。

再看看他的身上四处都以白布条扎捆着,看来伤势当真不轻,“你一定要撑下去,一定要!”

楚霏儿小心翼翼地抓起他的手,紧紧握着,然后偷偷贴上她的脸颊,感受他的温热。

过了好一会儿,她眼角余光瞧见搁在一旁沾了血的衣裳,于是她打算拿去洗干净,再将它缝补好,却发现襟口的夹缝里像是藏有东西。

她疑惑的解开,才瞧见那是一只油纸袋。

这是什么?为什么他要随身携带,还缝得这么密实?

知道自己没权利打开它,但是倘若不看一眼,她一定会憋坏的。

看一眼,她只看一眼就好。

不停说服自己之后,楚霏儿决定打开它,但倒出那东西的瞬间,她便完全愣住了。

是……是花蕨,是那七叶花蕨……

原来他一直留着它,为何他不肯说,为什么要让她始终误解他?

“你爱我……你爱我的是吗?”她不断喃喃问着。因为开心,因为兴奋,她贴在他胸前,轻轻说着,“野风,你为什么要隐藏对我的心意,为什么?”

好一会儿俊,段野风的指头先是轻轻动了下,然后吃力的举了起来,抚上她的发。

楚霏儿倏然张大眸子,抬起身望着他。

只见他扬起虚弱的笑容,瘠痖着嗓子说:“你怎么可以偷看我的……东西?”

“我……”楚霏儿的小脸瞬间转红,“我……我不是故意的。”

“好奇的丫头。”他轻哼。

“你骂我吧,骂我没关系。”她看着那些花蕨,“你是什么时候留下它的?那天我没有见到你拿走它呀。”

“你跑走之后,我就将它们拾起来了。”勾起薄唇,段野风眸中掠过一丝温柔,“谁教有个女人信誓旦旦的告诉我,要怎么做才表示爱上她。”

“那你为什么不说?”

“说了就不是爱了,我只想让你的心去感受……咳咳……”可能一下子说了太多话,他忍不住咳了几声。

“你怎么了?”她赶紧扶超他,拍拍他的背。

“你压得我喘下过气来。”

经他这么一说,楚霏儿才发现自己一直趴在他身上。脸颊突然涌上娇红,她不好意思地站起身,“我……我不是故意的。”

“我没要你离开。”他朝她伸出手。

她伸出手与他紧紧交握,然后坐在床沿,“你该好好休养,我应该离开才是,否则老是妨碍你。”

“我喜欢你的妨碍。”段野风倏然将她拉下,亲吻她的唇。

楚霏儿蜻蜓点水般的与他轻触了一下,“只可以给你这样,你如果想要得到更多,就得赶紧好起来。”

“我可以知道你这是鼓励还是威胁吗?”他俊逸的笑容再度扬起,不可否认,只要一碰触她,便会有股深沉的渴望直纠缠着他。

“应该算都是吧,”她精灵古怪的这么回答。

“你这个小女人。”

这时,客栈的小二正好端来汤药,当他瞧见段野风已经醒了,立即笑逐颜开地说:“段公子清醒了,真的太棒了,大夫医术真灵,知道段公子这时候就会清醒,要我先熬好药,让段公子喝下。”

“把药给我就行了,我来喂他。”

楚霏儿笑着接过碗,然后一匙匙的将汤药喂进段野风口中。

店小二看着这情景,便笑着退了出去。

喝完药后,段野风突然问:“你还要相亲吗?”

“啊?”她一脸迷惑,“你怎么知道这件事?”

“因为我神通广大。”段野风举起手轻触她柔嫩的小脸,“你还没回答我,是不是真的打算相亲?”

“那是我爹娘的意思。”她只好这么回答。

“我想知道你自己的意思。”他幽魅的眼直凝睇着她美丽的容颜,尽管他仍满疲累的,仍希望多看她一会儿。

“我……我不愿。”楚霏儿低首羞怯地说。

“那么,你还是爱我的罗。”他微眯起眸子。

“你干嘛这么问?”

楚霏儿一脸臊红的站了起来,现在才明白,当心底有这份感觉时,根本不需要说出口。

只不过女人嘛,还是希望能听见对方心底的话,才有一份安定感。

就在这瞬间,她似乎无法确定自己过去的执着到底是对或不对。

段野风低低地笑了,轻吐口气,“我想我还有好一段路要奋斗,至少对你的家人……我得先睡一下,蓄足精神。”

“好,你快睡吧。”她赶紧上前为他盖好被子。

他的大手握住她的手,“陪我。”

“嗯。”楚霏儿笑了,缓缓坐下,望着他的睡容,感到心满意足。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三日后,段野风的伤势已好转。

他特地来到楚霏儿的父母面前,正式与他们会面。

“伯父、伯母好,晚辈段野风,是……”

“哈哈……”楚健大一阵大笑,制止了他的话。

“爹,你笑什么?”楚霏儿不解地问。

“我的意思是,他什么都不用说了。”楚健大虽然对段野风的印象还下错,但还是想试探他一下,“你知道我今天要为霏儿安排相亲吧?”

“我听说了。”段野风点点头。

“那你的想法是?”

“不会成功。”他直截了当地道。

“我知道你很不错,更明白你勇气可嘉,不过……你有银子吗?”楚健大说到了重点。

“爹!”楚霏儿睁大眸子,

“霏儿,你如果要插话,就先退出去。”楚健大皱着眉道。

楚母则用眼神对她暗示,要她安静,

“我想,幸福比银子重要。”段野风回他这一句。

“如果饿着肚子呢?”

“即使我饿死,我也会让霏儿填饱肚子。”段野风对于楚健大这些犀利的问话一点儿也不以为意,“何况,现下太平盛世,只要肯努力,我想没有饿死之人。”

“却也不能让我家霏儿享福罗?”楚健大清清喉咙说:“我这次要为霏儿介绍的对象可是长安城的五大富豪之一,霏儿若嫁入豪门,将来可是茶来伸手,饭来张口。”

“这一点太容易了,我一样可以让她过这样的日子,但是霏儿愿意吗?”段野风温柔的笑望着她,“她活泼好动,喜欢刺激,从小生长在客栈,酒量更是一流,划起酒拳连硬汉都要甘拜下风,这样爱率性而为的姑娘,伯父要如何将她拘禁在那种侯门深院之中?”

“爹,我真的不要过那种生活……”楚霏儿又忍不住开口,

楚健大睨了她一眼,又对段野风说:“看样子,你很了解我们霏儿的性情?”

“我会继续了解她。”他望着楚健大,当喜欢或爱上一个人,会觉得对方的每一面部是最好、最迷人的。所以,我希望她除了那颗心之外,其他部分都能善变,让我欣赏到每个不同的她。”

楚霏儿与他相视,一抹笑漾在嘴角,心想,这样就够了,有他的了解,真的就够了。

“不要再问了啦!爹,哪有人一开口就问人家这么多问题,如果你再问下去,我就跟他私奔。”她气呼呼地和父亲赌气,

“爹为了你,多问问不好吗?”唉,还真是女大不中留。

“可是你也说太多了,没钱又怎样?我们家开客栈,会饿死吗?女婿耶,你就是为他多准备一副碗筷,客栈会倒掉吗?”

楚霏儿只想为段野风说几句话,于是一张开嘴就说个没完,也完全没意会到自己说得过头了。

“等等,”楚健大喊住她,“你说女婿……谁呀?你该不会已经和谁私订终身了?,”

这话一出口,不但楚母笑了,连段野风也抿唇憋着笑,不过他内心倒是挺得意的。

“呃……呃……”楚霏儿一张脸刹那问有如烧红的炭,红透了。

“还有,客栈是我的,如果你嫁人了,谁说你和夫婿能吃垮我这个老父呀?”楚健大睨着她又说。

“好嘛、好嘛,算我说错了,爹真讨厌,就会欺负我。”楚霏儿红着脸,立刻朝外头狂奔而去。

“这个丫头真是没脑袋,让你见笑了。”楚健大望着段野风,这才说出他最想说的话,“谢谢你了。”

“伯父谢我什么?”

“当然是谢谢你替我们解了围。”

事实上,当段野风为了救他们而单枪匹马对付梁子易那家伙,他便对这个女儿喜欢的年轻人充满好感。

因此,他自然得仔细打探这小子的底细呀!

这小伙子不但是扬眉派掌门的得意门生,他也从刚刚的交谈中了解到他的确懂得霏儿的心思,有个男人这么在意霏儿,光是这一点就够了。

“当时的情况,任谁都会出手相助的。”段野风下敢居功。

“若不是你,我可能早就死了。”

楚母这时也开口:“这也是我想说的,段公子,以后在扬眉堂,你可得好好照顾我们霏儿。”

“伯父,伯母!”段野风心一动,寻两位的意思是?”

“如果你愿意,你和霏儿就订下这门亲事吧,如此一来我们也可以安心了。”楚健大捻须一笑。

“谢谢两位愿意将霏儿交给我,我一定会好好待她。”段野风知道,这一生他已不必再独行了。

“去看看霏儿吧,那丫头红着脸不知跑到哪儿去了。”楚母微笑着说。

“是。”

段野风立即走出门,绕了一圈,终于在客栈后头的木桥上看见她。

他走了过去,在她背后笑着说:“瞧,都红到颈子后面了。”

“什么?”她赶紧摸着颈后,“怎么连你也欺负我?”

“我怎么敢欺负你,否则你爹可是会拿扫帚赶我走的。”他一笑,将她揽进怀里,“愿意跟我订亲吗?”

“啊?”她愕然地抬起头。

“对,把你订下,我才安心。”他没说这是她父亲的意思。

“你想得美咧,我爹会答应吗?”楚霏儿噘着小嘴,“别忘了,他附哪可是挑剔得紧。”

“那是因为他欣赏我。”

“又说大话了。”这男人怎么嘻皮笑脸的时候这么不可爱?

“这么说,你不愿意罗?”他柔柔眉心,表现出一脸失意的模样。

“我愿意有什么用?得先说服我爹。我娘这边倒是没问题,我曾经试探过她,她挺喜欢你的。”

“现在我终于明白丈母娘看女婿为何愈看愈有趣了。”他用力将她拉近,“你到底肯不肯?”

“放开我啦,我们这儿民风淳朴,可别吓坏人家,晚点儿就变成邻居闲嗑牙的对象了。”楚霏儿害羞的推开他。

“反正你已是我老婆,还在乎这个?”段野风抿唇一笑。

“谁说的?”她臊红的脸儿始终未能褪色,窘迫的步下木桥,往客栈的方向快步走去。

“霏儿!”对面馒头店的张大娘笑咪咪地望着她和她身后的段野风。

“张大娘,你早。”楚霏儿与她打招呼,

“你将来的夫婿真的很棒呢,这次英勇的行为,在咱们清水镇可说是家喻户晓喔。”张大娘的笑容中多带了些暧昧。

“夫婿?”楚霏儿这下更是羞涩得口齿不清了:“张……张大娘,你别乱说,他……他还不是呢。”

“怎么不是呢?”说着,张大娘将几个馒头放到她手上,“这是现做的,可新鲜了,也让你的夫婿尝尝张大娘的手艺。”

“这……”

“虽然你们家自己也做馒头,但铁定没我做的好吃啦。”张大娘又转向段野风,“什么时候请人来提亲?规矩可不能少喔。”

“会的,我正打算请我师父前来。”

“那就好、那就好,”张大娘突然想起屋里还有一笼馒头没熄火,“不跟你们聊了,我进去忙了。”

到底怎么回事?张大娘离开后,楚霏儿一头雾水地旋身看着段野风一脸笑意,然后连忙转身步向家门。

她才要走进屋里,就听见爹亲吩咐客栈里的伙计们。

“好好招待准姑爷,还有,霏儿要成亲了,家里也得来个大整修,好好准备一下。”

“您说要将咱们这问老客栈整修得体面些?”伙计们都不敢相信,一向只愿保持原状的老板居然改变想法了!

“对,快去作安排吧。”

“是。”

楚霏儿吃惊的看看爹,又看看段野风,“你们……你们居然联手唬我?”

“别误会,我可不敢。”段野风抿唇一笑,“是伯父一开始故意吓唬我。”

“爹也真是的。”楚霏儿站在门前,笑望着爹娘为她忙碌的身影,一抹感动立即涌上心间。

“我也得回洛神山,请师父来提亲了。”

“你要先回去了?”她抓着他的手,满脸不舍。

“我很快就会回来。”段野风对她温柔的笑着。

“一言为定喔。”甜甜的笑让她可爱的模样又增添了几分妍丽。

这么一个俏人儿,段野风能说不吗?看来有句话是对的,心有所牵,行止间已无自己。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江兴前来提亲后,段野风终于与楚霏儿成了未婚夫妻,至于成亲之日,就订在楚霏儿从扬眉堂学成之时。

如今只要在学堂里,每个弟子一见到楚霏儿都是声声恭喜,让她既不好意思又难为情。

就连今儿个武术师父要考考学生们狩猎的射技,也安排她和段野风一块儿。

段野风带着楚霏儿来到高峻的洛神山顶,那儿树林茂密,是最适合狩猎的地方。

两人共乘一骑,一路上,他努力教她如何拿箭、持弓,如何对准目标。

“看见树梢那只鸟儿没?你试试。”段野风鼓励道。

“射鸟儿呀?”拿起箭对准它,楚霏儿小脸微皱地说:“可是它好可爱。”

“可爱也得射,你得拿成绩回去。”段野风提醒她。

“喔——”

喔了一声后,她半闭着眼将箭射出,只见它穿透树叶,却离鸟儿好大一段距离,当然,目标早已惊得震翅飞远。

“你要专心,不能逃避。”段野风教起课来,可是比堂主还严格。

“好嘛!”楚霏儿朝他做了个鬼脸。

“看好,那里有只兔子。兔子是很敏锐的,你得专心点,别再给我闭着眼睛。”他提醒她道。

“可是它一样可爱耶。”她好迟疑。

“你是不想从扬眉堂学成下山了?”这不过是对学堂的弟子简易的测验,想他身为扬眉派弟子,当年的武艺测试更是又多又严格。

楚霏儿深吸口气,这次眼睛瞪得好大,一眨也不眨地对准那只兔子,可是不知为什么,她瞪得愈用力,它似乎变得愈多只,在她眼前晃来晃去。

不管了!

一放开箭矢,她根本不知道它飞哪儿去了,小兔子也蹦蹦跳跳的跑远。

“霏儿,你到底怎么了?”没想到她武功不行,连射技也差。

“那个目标太小了啦!”她抿紧唇。

“无论如何,你再怎么样也得射到一样东西回去交差。”摇摇头,段野风只好继续策马往前行,寻找着猎物。

不一会儿,他又发现一头在山溪旁喝水的小花鹿。“那个目标应该够大了吧?再给你一次机会,倘若结不了业,下不了山,我是不会陪你的。”

听见段野风半带威胁的口吻,楚霏儿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拿过箭,对着小花鹿再一次射出。

可是……唉!

“不能怪我,是风向,是风突然转向的关系。”她立即澄清道。

“你是故意的。”他怎会不知道她对这些小动物下不了手?

“它们这么可爱,谁狠得下心伤害它们嘛?”她一脸无辜,“不是我的错,是这个成绩要得太残忍。”

“那你是不想嫁给我了?”段野风没好气地摇摇头。

“当然想。”楚霏儿小声地说,

“但若你继续这样下去,会永远出不了师,可能一辈子得留在山上。”不是他吓唬她,而是师父做事向来一丝不苟,绝不放水的。

“我可以靠你呀。”她瞠着一双大大的笑眼望着他。

“我?”

从她的眼中看见一种刁钻的诡异,他立刻下马,好闪避她的企图。

楚霏儿也赶紧由马背上跃下,蹑手蹑脚地来到他身后,半带撒娇地说:“我知道段师兄素有神箭手之称,帮人家射头大老虎,应该不是难事。”

“为什么是老虎?”天,这小丫头的胃口还真大。

“因为它一点儿都不可爱,还会吃人,射死了好。”见他好像有一点点心软,她赶紧乘胜追击,上前圈住他结实的腰,小脸贴在他背上,“好不好嘛?”

“你这样会被人瞧见的。”段野风提醒道。

“不会,其他人的骑术没这么好,来不到山顶。”她胸有成竹地说·

“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丫头是在暗示他什么吗?

“答应我嘛!”楚霏儿摇着他的手。

“那可是需要回报的。”握住她交错在他身前的小手,他突然旋身,低首吻上她娇软的唇办。

天知道这阵子他忍了多久,每每看见她,他总想想紧紧抱住她,汲取她芳甜甘郁的滋味。

他这次的吻,全然的霸气中不失该有的温柔,男性浓烈的气息如醉人的酒,令她的心口寸寸烧灼了起来。

见他抬起头,眼底燃着簇簇火苗,她故意挑衅道:“你要的回报,就只是这么简单呀?”

“霏儿……”这丫头分明是撩拨着他!

“嗯,我什么都没说,不敢做就算了。”她朝他勾媚的一笑,转身就要走向马儿。

“给我回来。”

她这是挑战他身为男人的自制力吗?她根本不知道,他的自制力在她面前早已荡然无存了!

褪下身上的披风放置在地上,段野风让楚霏儿躺下,指尖来回抚触她娇柔的红唇。

“你还真懂得如何挑逗男人的欲望。”他的眼神转为深幽,接着狂放的占有了她。

楚霏儿柔柔的低喘渐渐转为销魂的声吟,与树梢的鸟儿合鸣,直刺激着段野风的耳朵。

顿时欢爱的气息传遍山头,浓烈的深情不断燃烧着……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冒牌未婚夫最新章节 | 冒牌未婚夫全文阅读 | 冒牌未婚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