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情挑变色龙 > 第十章

情挑变色龙 第十章 作者 : 叶霓

倪话蝶再也等不下去了!

方溯出去整整一天了,到现在都还没回来。

她无法静静地待在家里,心中总忧虑着他的安危,因此她决定去“风起云涌”一探究竟,就算事后方溯责备她,她也不在乎。

到了帮外,她正好看见方溯带着林锦绣搭车而去。

她偷偷叫了部车尾随而去,一路上似疑似虑。忧心忡忡,无法理解他究竟要带继母去哪儿。

难道他骗她?事实上他们根本就暗通……

不,她不该怀疑他,她明白被误解的痛楚与伤心,怎能对他施予同等的压力?

一直到了港口,眼看他们登上一艘般,她的疑虑更深了。

他们要去哪儿?居然要搭船?!

下了车,她立即趁方溯不备之际窜上船,躲在甲板角落。

等了好一会儿,船终于离了岸,她也看见方溯与林锦绣正站在甲板上不知在谈些什么。

话蝶内心挣扎许久,直到船已入外海,她才由角落走出来,轻声唤道:“溯……”

方溯一惊,连忙转身,在见到话蝶的刹那,他完全僵住了!

“你怎么……”他愣了下,表情更形复杂。

该死,这一去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能否全身而返,她跟来干嘛?

虽然他在弟兄面前胸有成竹。势在必得,事实上,他连一点儿信心也没。

“我不放心你,所以偷偷跟了过来。”她慢慢地走近他,被烦忧与担心折腾得炫然欲泣。

尤其是来到这儿还看见他和林锦绣在一块儿,那种内心的挣扎与纠葛更是折磨得她瞬变憔悴。

“你不该来的!”他咆哮了声。

“为什么?是我阻碍了你们吗?”她不想哭,泪却还是禁不住地淌落。

“我们?”

“你和她。”她瞄了眼藏在他身后的林锦绣。

“你误会——”方溯突然住口,不打算解释了。

何不就让她误会他,她也好死心的离开这儿,这样对她而言才是最安全的。

“你怎么不解释了?”话蝶背脊一凉,难掩愁苦,“你解释啊!无论你怎么说,我都会相信……”

“是吗?我怎么说你都相信?”他陰沉的笑乍现。

她用力点点头,却为他陡变的笑意胆战。

“那你说呢?在这浪漫的船上,美丽的夜里,一男一女会做什么?”他突然将林锦绣拉出来搂在臂弯中,“别躲了,你女儿早就看见你。真可惜,我没料到会被她撞见,破坏了我们难得出游的气氛。”

他状似暧昧地在林锦绣耳畔呷语,还以柔软的唇瓣抚触着她的耳塞。

林锦绣诧异极了,她不明白他为何会有这么大的改变,但原就爱恋他的心却为他这温柔的话语暖洋洋……反正她只要顺着他的意演下去就对了。

于是她倚在他怀里,眼神肆无忌惮地在他身上梭巡,最后停在他的胯间。“没关系,我们赶紧进船舱。当作没看见就成了。”

他冷锐的眼一眯,笑得灿烂,“你说的对。我们这就回船舱吧!”

“方溯……”话蝶喊住他,声音抖得厉害,“这不是真的……你带她来船上另有意图对不对?”

“意图?”他扬扬眉,笑得极度暧昧,“没错,我的意图就是她。”

他亲呢地在林锦绣唇上重重印上一吻。

“你——”她的黑眸闪烁着泪光,被他的话与行为震得几无知觉,已破了一个大洞的心再也难以缝合。

“我劝你还是赶紧离开吧!我会派人放下备用船。载你回去。”

方溯开始赶她离开,不希望她趟进这倘浑水。只有她能全身而退,他才能无后顾之忧去对付余富廷。

“我不回去!”话蝶激烈抗议。

“你别固执,留下对你没好处。”他严声厉吼。

“就算你要杀了我,我也不走!”他怎能这样对她?怎能这么无情?昨天的深情浓爱已不复见,只剩下恶毒的言语。

“你非走不可。李遥!”他大声唤道。

李遥闻声立刻赶到,“右护卫,有什么吩咐?”

“准备备用船,把倪小姐送回上海。”

“不要……你别想逼我走!你怕我在这儿阻碍了你们,我就偏要在这儿,看你能奈我何!”话蝶又慌又乱,几乎快歇斯底里了!

“你实在是——好,那你就留下吧!李遥,如果倪小姐改变主意,你随时都可送她回去。”

方溯冷着声,故作决绝,扣在胸口的却是沉甸甸的压力。

他立即拉住林锦绣往船尾的舱房而去,话蝶顿时像傻了似地站在甲板上。四周海风吹拂,风声冷飒,更显得她身影萧瑟。

“倪小姐?”李遥担心地唤。

“走开!别来烦我!”她双拳紧握,又恨又气,恨自己用情太深,气自己仍愿相信这一切只是幻觉。

如今失落了,伤心了,全是她咎由自取!

话蝶深吸了一口气,徐步走向方溯与林锦绣步人的船舱,却意外听见从里头发出的阵阵销魂声吟……

“喜欢这样吗?”他荡肆的笑声如细针扎进话蝶的耳膜。

“嗯……喜欢,你真厉害。”林绵绣嘤咛不断。

“这样呢?”方溯低嘎地笑问。

“啊——不可以……天!”

她又叫又嚷,暧昧的声吟声声震撼着话蝶的心。

“要不要我再快点儿?”

“不,我会死掉的——”

“这样不是很快活?”

“呃——太美妙了!”她高唱欢愉,那声调冻住了话蝶所有的感官与知觉,好像已在失望的浪潮中沉浮,找不到边境。

他逸出轻浮的笑语,“喜欢就好,我也爱死了这种感觉。”

“我更爱你,溯……”

话蝶闻言节节后退,那字字句句像尖刀般刺向她。她恍似坠入烟硝弥漫的混饨中,一股灼热的迷雾刺伤了她的眼,也炙伤了她的心!

她捂住口,不让自己痛哭出声。

痛苦会模糊一个人活下去的意志,她看了眼海面映照出褪红的残阳,就仿佛她已褪了色的恋情,浴血的心。

心灰意冷,心力交瘁的她在毫无预警下,躲过了李遥的阻止,攀上船栏倏而跃进海中——

李遥大惊失色,忙不迭地呼喊:“右护卫,不好了!倪小姐跳海了!”

方溯迅速由船舱中奔出,李遥意外地发现右护卫和那女人均衣衫完好——

难道他们刚刚不过是在作戏?!

天,还真是逼真啊!

“话蝶!”方溯脸色大变,瞪着在海面飘浮的小小身影。

“派人看好林锦绣,你立即开出备用船跟着我。”交代完后,他毫不犹豫的往海中一跳。

该死的!她怎能轻生?他没有要她死啊!

方溯此时的心情是又复杂又痛苦,他本来只是想逼她回上海,哪知道这女人会这么想不开!

他知晓自己刚才的演出是过分了些,但他只是想让她平安离开而已。

可是如今……他后悔极了!

方溯拼命向前游,为了话蝶,他可以拿自己的命去换她的,可以付出自身所有的一切,只求老天帮帮忙。

“话煤……撑着点儿……”近夜的海面波涛汹涌,方溯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慢慢靠近她。

无奈话蝶已无求生的意志,放任自己随波逐流。“咳……别管我,你走!”

她不明白,他为何还要跳海救她,是因为良心不安吗?

她才不要他的可怜,她要的是他的爱啊!

只可惜她要不起……

“别说这种活,游向我——”快!他就快追上她了,只要再快一点儿……

“不……我没有力气了……”

话蝶已逐渐说不出活了,海水吸去了她残余的气力。这时她脑海里隐约闪过方溯与林锦绣暖昧惋情的画面,这更是令她心痛无奈。

方溯见她身子就要下沉,立即深吸一口气,奋力游向她,终于在最后关头抓住了她,将她托出水面。

“话蝶,你醒醒!”他轻拍她的面颊。她却仍无动静,方溯立即覆住她的唇,灌输体内的气息给她。话蝶也不负他所望,突地一阵重咳,咳出了不少海水。

这时李遥已将备用船开来,方溯立刻将虚弱的话蝶救上船,拿出毛毯覆盖在她身上,紧张地问道:“好些没?”

“你为什么要救我?我死了,你就可以和……和我继母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她轻喘着,语中难掩悲楚。

“你真傻!我——”

天,这时候教他怎么说得清楚?

“你不用说了,就算我傻吧、”她别过脸,故意不去看他那张令她心痛又心动的脸庞。

“别说了,我亲自送你回上海吧!”方溯立即对李遥命令,“把船开回红庆号。”

“是”

过了一会儿,当他们全都上了“红庆号”时,才发现甲板上竟已站满不应该在这儿出现的人!

“你们?”方溯以为自己眼花了,立即甩了下湿漉漉的头发,眨了眨眼,但眼前的人影仍旧存在。

“恶心龙,你还愣在那儿干嘛?还不赶紧把美人送进船舱,替她换件干衣裳!哦……我懂了,你巴不得人家病了,你这个医生可以大大方方地就近照顾她。”傅御暖味地对他眨眨眼。

“是啊!快抱进舱房吧!”戈潇也补上一句……

方溯终于确定这不是自己的错觉,立刻板起了脸,“你们是怎么上船的?莫非……”

“对,我们是早你一步上来的。才睡了一会儿就被叮了几口……你这里蚊子还真多啊!”夏侯秦关抓了抓胳臂,唱做俱佳。

方溯重啐了声,懒得理会这群跟屁虫。他明明不想让他们送死,他们非爱冒险不可!

他抱起话蝶转身要走,浦卫云的调侃霍然在背后响起,“刚才你和林锦绣叫床的那场戏演得真精采,我可是憋得紧,差点笑出来呢。”

方溯狠狠一皱眉,还没发飙,赫连驭展又加了句最重要的话,“照林锦绣所说,大么山应该就快到了。你就长话短说吧!”

方溯点点头,随即将话蝶带进舱房内。

话蝶一沾上床面,这才睁开眼,徐缓间道:“刚才是谁?

好像很多人……”

“对,是来了很多无聊男子。来,我替你把衣服换了。”

他要脱下她的湿衣,却被她挥开了手。

“我可以自己来。”话蝶别过脸蛋,有意躲开他的触碰。

“话蝶……”他微愕,可明显看出她对他的不信任与怨气,却不知该怎么解释。老天,他真是自作孽啊!

“你离开一下好吗?我……我要换衣。”她仍不看他。

“我们之间还需要闪闪避避的吗?”他痛苦地问。

“当然。”她闭上眼,泪自眼角滑落,他却没看见。

方溯深吸口气,看来他心头的郁闷与无奈是一时半刻说不清楚了。“好,那你歇会儿,我有急事要办,若回得来……我晚点儿再来看你。”

无论如何,他定要回来当面和她说清楚才行!

“你去吧!我想睡了。”她故意不理睬他,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又打算带着林锦绣去哪个小岛度假去。

“话……”

方溯还想说什么,但看见她那决绝冷傲的背影,却什么话也说不出口。也罢,他不能为了一己之私,使这趟的任务失败。

叹了口气,他便转身离开。

听见门合上的声音,话蝶终于发出凄惨的哀泣……

不知过了多久。她竟又听见了舱门开启的声音!话蝶偷偷抹去泪,故作骄傲地问:“你又回来做什么?”

半晌,对方才出声,“话蝶,是我。”

话蝶一惊,立即翻过身,居然是林锦绣!

“你不去陪方溯,来找我做什么?向我炫耀吗?”。她冷着声说,语气中全是痛楚梗凝。

“你误会了。”林锦绣也想开了,瞧“风起云涌”那几个头头的气势哪是余富廷那家伙比得上的。此去他们必定能剿灭他的地盘。而且戈潇也说了,看在她是话蝶继母的份上。

愿意替她解决那笔赌债。

既是如此,她又有什么好计较的?

况且她还欠话蝶一笔恩情——当初若非话蝶的帮忙,她也许早就死了。为了她,话蝶得听命于余富廷,过着委曲求全的日子,而她竟不懂报恩,还企图诱拐她的男朋友。

话蝶她爸爸若地下有知,定不会饶过她!

“我误会什么?难道亲耳所闻都不算数?”话蝶泪眼迷蒙地回眯她,脸上净是失望苦痛。

“你当真误会了。我也是完全被逼的。”林锦绣立刻道。

“被逼?他逼你上床?”话蝶冷冷一笑。

“事实不是你所想,所听的那样。你知道方溯现在去哪儿吗?”

“连你都不知道,我怎会知道?”

话蝶一点儿也不想理她,和她多说一句话,她就觉得自己笨一分,笨得无以复加,不值得原谅!

“话蝶,你别那么激动。方溯现在正和他那些兄弟去大么岛上抓余富廷。本来方溯是想单独行动,他之所以带我来,是因为我曾去过大么岛。偏偏那时候你突然冒出来……

你知道他有多担心吗?我站在他身后,可以明显感觉到他在颤抖。”林锦绣一口气把话说完。

“那他为何要和你在房里……”话蝶仍抱持三分怀疑。

“你真笨!他在做戏你不懂吗?”她叹口气。“他拿了一把刀架在我脖子上,逼我配合他。”

“什么!”她突然坐起,“我……我也去……”

她急着下床,却被林锦绣阻止了。“他们已经驾小船走远了。”

“他什么也不说,就丢下我了?”话蝶呐呐的说,心中除了担心,更有着怅然若失的苦涩。

他怎么可以这么做?难道他不怕她会恨他、气他、怨他一辈子?

话蝶重重地坐回床上,心里霎时充塞千百种难以描绘的滋味,双眸也涌现了酸楚的泪光!

“别想太多了,他一定会回来的。”林锦绣好言规劝。

“可是余富廷那么陰险……”她心急如焚,心头郁积着万分愁苦。

话蝶蹙眉不安的模样全落在林锦绣眼底,她也只能安慰她,“你要相信他。而且他那些朋友弟兄全来了,定能一举拿下余富廷。”

“不,我不要再等了,我要去找他!你去叫船长把船开往大么岛……”话蝶急切地想往外冲。

“你疯了!”林锦绣不得已之下打了她一巴掌。“方溯之所以要逼你走,就是不要你涉险,如果你不管他的顾忌硬要跟去,定会让他分心!你仔细想想吧,我先出去了。”

她摇摇头离去,不再打扰她。

话蝶只能抚着辣麻的面颊。

话蝶等了好久好久……久到她都以为海已枯、石已烂为何他们还不回来?为什么没有一点儿风吹草动?四周宁静得好诡怪——连她急促的心跳声都能清楚听见!

除了心跳声,耳畔还听着海风吹拂的声音。她好想走到甲板去看看,可是她走不出去——

林锦绣怕她又想不开去跳海,因而将舱门锁上了,只固定送饭菜进来。

突然,门外传来开锁的声音,接着门扉敞开了。“我不吃饭,别再端饭菜进来烦——”

当她的眼眸对住端餐盘的人时,所有的抗议全消了音。

“听说你都不吃饭,为什么?”来人有着侥富磁性的嗓音。

是方溯!他模样英磊,眼神似火,深沉的目光定在她脸上。

“你……你回来了?有没有怎么样?余富廷可伤了你?”

她不停转动着他的身躯,双手检查着他身上的每一寸。

“别转了,再转我手上的东西都快掉了。”

他一手抓住她的小手,阻止她乱无章法的抚摸,嘴角扬起一抹挪榆的笑,“也不能再摸了,否则我会立刻吃了你。”

“你真的没事?”她是既想哭又想笑。

“不止我没事,我们一行人都没事。”他的声音柔似天鹅绒,懒洋洋的目光诱惑着她,笑容俊朗。

“他又溜了?”该不会是扑空了吧?

“不,五花大绑的运回来了。”他一手拿着餐盒,一手环住她的细腰。

当时他是由其他弟兄掩护,第一个冲进贼窟,在姓余的措手不及下将他拿下的。那时候他脑中唯一的念头就是行动要快,他急着要见话蝶!

“怎么一去去了那么久?可知我有多想你,有多担心……”话蝶紧抓着他的衣襟,好怕一个闪失,她就会永远失去了他。

“你不怪我了?”他以为他还得费一番唇舌才能得到她的原谅,没想到却得到她热情如火的对待。

这还真让他受宠若惊!

“我继母已经告诉我了。”她羞窘的低下头,对自己跳海的行为感到难堪。

“那她还真是帮了我一个大忙。”他将餐盒搁在桌上,“现在一切都明朗化了,你也可以放心吃东西了。”

“我吃不下。”因为她太开心了!

“莫非……你想吃的是我?”他眉一挑,对她绽开勾魅人心的笑。

“我……”她娇颜一段,露出小女人的娇羞。

“我也饿了。”他瞬也未瞬地眯凝着她,锁在她身上的大手肆意的抚触,令她燥热难耐。

“我想吃你,他说着,热唇突地移向她嫣红的芳唇,温柔的攫住她,深深地狂吮。

“溯……”她忍不住低吟,被他顺势压缚在床上。

“嫁给我。”他低哑地在她耳畔轻语,语气诚挚。

“你向我求婚?”她晶莹的大眼瞬亮,美丽的容颜略含诧异,更有着无法言明的感动。

她真的好感动……在她心中,方溯一向冷傲、孤立,她以为他最多会和她保持暧昧不明的关系,没想到他会亲口向她求婚!

那她该怎么办?是开心且迫不及待的答应他,还是得先吊吊他的胃口?

她好乱、好慌啊!

“怎么,不答应?”方溯蹙眉。

“我……我……”话蝶好想答应,又怕自己答应得太快,会被他笑话。

“如果你不喜欢,那我也不勉强你了。”

方溯长长地叹了口气,由口袋里拿出一只钻戒,对着它说:“你真可怜,第一次被女主人给扔了。第二次她还是不要你。看来我还是把你扔进海底喂鱼吧!”

他走到窗边,伸手用力一甩——

“不!我要我要——你丢了没?快给我!”话蝶立刻抓住他的手,“我要啦!”

“我丢了。你不早说!”他无辜地耸耸肩。

“你——呜……你根本没问人家要不要就扔了!呜……我不理你了!”话蝶不停敲打着他的胸。

“你不是不答应我的求婚吗?我扔了又有什么不对?”

“我又没有不答应……”活蝶吸起小嘴,一脸委屈。

“那你是答应了?”他眼瞳诡异地一亮!

“人家……人家……”

“怎么?还是不肯?”方溯气虚地问。

“人家答应了啦!可是戒指……”她扑进他怀里,好心疼哦!

“戒指没了可以再买。下回我带你到法国,由你自己挑。”他方溯可不是个小器的男人。

“我就喜欢那一只。谁要你乱花钱?!”

“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你特别钟爱它?我记得你上次讨厌死它了。”他托起她的下巴,笑看她的泪眼。

“它是你第一次送我的礼物,我当然爱它。而且我也不是讨厌它,是讨厌你啦!”她跺了跺脚,“都是你啦,现在我更讨厌你了。”

“咦,既然你已答应成为方太太,怎么可以讨厌方先生呢?而且——如果我拿它来讨好你,你还讨不讨厌我?”

赫然,他举起右手,一颗闪亮的钻戒就出现在话蝶眼前!

她睁大眸子,粉唇微启,“你没扔了它?”她的惊愕瞬转为喜悦,立即开心地接过手,“你最讨厌了!就会耍我。”

“看你又哭又笑,是我今生最大的乐趣。”他饶富兴味地对她眨眨眼。

“什么?!你竟然——”她抡起粉拳要捶他,却被他一把攫住小手。

“来,我帮你戴上。”

方溯由她的手中拿起钻戒,在她右手的中指一套。“喜欢吗?我的新娘。”

话蝶感动地点点头,喜悦的泪怎么也抑制不住。“对了,我那天随手一扔,你是怎么找到的?”

“事后我又回去找的。找得我好累啊!几乎快把房间都掀了。”他笑意浓浓。

“对不起……”她娇羞的模样真像个待嫁的小女人,方溯不禁看傻了眼。

“记住罗!戒指为凭,上天为证,从今后你就是我方溯的女人,可不能再去诱拐别的男人了。”他凑近她的脸,露出可恶的笑容。

“我什么时候去诱拐别的男人了?”她不平地叫道。

“只要你一耍脾气,就会用这招气我、对付我。”他可没说错。

“你再说,我就先找你那些兄弟下手!”她气鼓了双腮。

“你敢!”他双眼变得黑亮。

“你自己说的,我只是顺从夫意。对了,我就找帮主下手好了,让你以后矮我一截叫我帮主夫人。”话蝶故意激他。

男人可是最受不了女人激的,只见他一把将她逮上床,“好,我就来治你,让你一辈子离不开我!”

“啊——你干嘛?”

他怎么就这样脱光了她的衣服?

不过这也没有什么不可以,这表示他这只变色龙还是会被她这个小女人骗得团团转。

看来当个小妻子就只有这个时候是最得意的……

—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情挑变色龙最新章节 | 情挑变色龙全文阅读 | 情挑变色龙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