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谎言大亨 > 第十章

谎言大亨 第十章 作者 : 叶霓

何亭将那件漂亮的礼服放入盒里,今后,她将和这只盒子里的回忆一起生活了。

此刻她身上穿着普通的T恤和牛仔裤,但没有以前的中性,又戴着那副红框眼镜,看起来就像是邻家女孩般平易近人。

她还打算留长发,让自己更有女人味,这样就不会再有人误会她是同性恋,也不会有人因她来打赌或玩弄她的感情。

一次打击已让她注定要终生恬舐伤口,她不要再来一次虚伪激情,绝对不要了!

拿起书本,好久没看书了,该到图书馆找些资料,否则若被死当,那可真是背到家了。

到了图书馆,她找了个坐位,先将背包放下,然后到图书室找一些辅助教材与资料。

拿下一本厚厚的书,却在对面的书架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孔。

她吃了一惊,连忙将书放回去,但仍无法平息胸口急遽的喘息。

是他……他怎么会在图书馆,是从刚刚就跟着她的吗?

一大堆问号绕在她心口,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她不是珍重再见了?为何他还来纠她?

何亭赶紧冲回坐位,拿起背包快步离开图书馆。

一路上她的脚步不觉加快,拚命告诉自己别慌、别忙,肯定是看错了,是看错了!

喇叭声唤住了她的脚步,她僵硬的转过脸,盯着车窗内男人的侧面──

真是他!

“上车。”慕胤臣直视着她,面无表情地说。

她深吸口气,加快脚步往前跑。

慕胤臣踩下油门跟上,闷闷地开口,“我说上车。”

“你到底要做什么?”何亭煞住脚步,转身往回跑。

慕胤臣没料到她有此一招,连忙煞住车,下车追上她。

“小亭,跟我走,我有话跟你说。”

“不要、不要,求你放开我。”她用力挣扎着。

“我那辆车可是上千万的好车,现在钥匙还插在钥匙孔里,若有人觊觎的话,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开走,你若真要耗在这儿,我就在这陪你,车我也不要了。”他目光如炬地瞪着她。

“你就只会强迫我。”她抬起眼瞪他,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我也不希望这样。”慕胤臣望着她的泪眸,“上车吧,有些话我想跟你说。”

“就在这里说。”她不敢再靠近他了,他好危险……每靠近她一寸,她的灵魂、她的心便会被他勾引走。

“这里说不清楚,跟我走。”

不容她再推托,慕胤臣将她拉进车里。

一坐进车里,何亭终于忍不住大哭出来,“我……一直叫自己不哭,没有男人我也能活下去,可你为什么……”

“为什么来找你吗?”他冷哼道。

听见他充满意味的问句,何亭心一拧,“对,我要知道,你为什么要来找我,只因为我没留下来让你当着你那些夥伴的面羞辱吗?让你沾沾自喜地对着他们说,你赢了,你彻头彻尾的赢了!”她激动喊着,浑身颤抖不已。

“与我相处那么久,你真以为我会这么做?”

“认识你那么久,我却不了解你。”她坦白说出自己的感觉。

“不了解我?”

慕胤臣把车停在不远处的小公园,何亭待他车一停,便迫不及待的下车。

他跟着下车,走到她身边,“我们去公园里走走,我会告诉你要如何了解我。”

“你……”想拒绝,又敌不过他的气力,她只好跟着他走入公园。

这里是公园一处较偏远的侧边小门,平常没什么人进出,显得很幽静。

“现在你可以说了吧。”甩开他的手,她特意背过身不看他。

“我不想说了,我现在只想这么做。”

慕胤臣走到她身前,用力转过她的身子,在她毫无预警的情况下用力吻住她的唇,那吻中包括了怨怼、愤怒、歉意,以及深深的爱恋。

这个吻太过激烈,几乎让何亭无法呼吸,她差点窒息了。

她用尽全力推开他,脸色一片惨白,抬头望着背光的他,他的脸笼罩在陰影里,让她猜不透他的心思。

“你到底想做什么?是不是又想换个戏码来戏弄我?”她哭了。

为何他总要这样对待她?莫非因为被她甩得不情不愿,才来找她算帐?

一股酸涩的感觉在她心底发酵,而她所能做的只是挑战似的瞪着他,不愿再被他戏辱。

慕胤臣被她顶得说不出话来,张大眸回视她含泪的眼,脸上的表情只能称之为愤怒。

“你说够了没?”他咬着牙问道。

“是你不说的,既然你不说就由我替你说好了。”何亭浑身颤抖,凝睇着他浓眉下那双烁亮又陰沉的眼,“别这样看我,我知道我不告而别让你很生气。”

“没错,我是很生气,非常的生气,但你知道我为什么生气吗?”他薄薄的唇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

“我当然知道。”

“好,你说说看。”他双手环胸,眯起一双锐目。

“因为……”往后退了一步,何亭这才开口道:“因为向来只有你用人的份,而我却是第一个甩你的是不是?”

“没错,你是第一个敢甩我的女人。”慕胤臣没有否认。

得到证实后,她强忍心痛的说出心里的话:“就是因为你不服气,所以不肯放过我,想……想……”

“想怎么样?”他气得咬牙,真想劈开她那颗脑袋,看看里面都装些什么东西。

“我怎么知道你想怎么样?或许你想来骂我,也有可能……可能会打我吧。”她愈说愈害怕,脚步不自觉的直往后退。

“对,我不只要打你,我还想杀你呢。”他的耐性已成功的被她磨平了,气愤的冲向她,抓住她的双肩,“你看着我。”

他凶神恶煞的模样让她的心一颤,“我……我已经在看你了。”

“我是说看我的心。”他用力地吼着,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心?”她傻了。

“就算看不见,那你感觉得出来吗?”他抓住她的手按在他的胸口上,何亭被他这突兀的动作震呆了。

她覆在他心口上的小手颤抖,好想相信他所说的话、所表露的真情,可她好怕……好怕这又是一场骗局。

望着她那张不信任的小脸,他的心揪疼,整个人像是掏空了灵魂般,“感觉不出来?”

“慕先生,求你离开我,不要影响我,我只是个平凡女子,配不上你大总裁的身份,再说喜欢你的女人不计其数,你又何苦──”

“住口!”他用力打断她的话,像被她击中要害般疼痛,接着他沧凉一笑,“我知道你恨我,虽嘴上不说,可我知道你永远也不会接受我。小亭,我向你道歉,你接受我好吗?”

慕胤臣终于出“道歉”两字,这对向来自命风流,四处留情的他而言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呀。

“我……”何亭哑了声,不敢再看他。

他眉头紧锁,“别逃开,相信我好吗?”

何亭乱了。

不知是该信或是不信,她该怎么做……怎么做才能够让自己不再受伤?

她紧紧捂住耳朵,不愿细想,再望向他的眼,她不能判断他眼中的执著是真或是假。

如果这又是他另一场赌局呢?

她又该如何承受?

看见她眼中的迟疑,慕胤臣恨得狠狠捶着身旁的路灯杆,“知不知道你现在的表情比我发现你那张写着一堆让我心痛的字条更让我难受?”

“别……别伤害自己。”

见他直敲着路灯杆,她抱着脑袋直往后退……不要,她不要看见他伤害自己!可她也不想再受伤了,既然摸不透他的心,那她就不猜了,只要她不接受,两人都会好好的不是吗?

她可以过着平静的日子,他也可以另觅佳人,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女子,那才是他该有的生活。

“可是你的不信任已经伤害我了。”他那双墨黑的眸找不到半点生气。

“那……那就当我们扯平了,我们各伤对方一次好了。”对他绽开一抹动人的微笑,何亭仍不住的往后退,直退到一定的距离后,她才大声道:“忘了我吧,找一个适合你的女人。”

话一说完,她转身就跑。

就当她没用吧,不敢再相信一次他的心,原谅她……臣,你原谅我吧。

“好,既然你不相信我,我也不会再来纠缠你,我慕胤臣今后不再需要女人!”慕胤臣在她身后沉怒狂吼道。

何亭错愕,蓦地止步,良久,当她鼓足勇气回首,他已消失无踪。

慕亚娴带着展超与季桀来到一间PUB,指着坐在角落正与人猛灌酒的男人。

“你们看,他就是这样,真是气死人了!”她哭丧着脸,又道:“劝了他好几回,他什么都不听,一味地沉迷在这里,银行也不管,我爸妈都快急出病来了。”

“你错了,他不是沉迷,而是自我放逐。”

季桀双臂环胸,眯起一双深幽眼眸凝睇着与以往那位俊帅酷男有着天壤之别的颓废男人。

“你的意思是……他是因为何亭?”慕亚娴长叹口气,“她也不好过,这阵子精神恍惚,我说什么她全没听在耳里,有次过马路心不在焉差点被撞,若非我及时喊住她,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你跟她说过胤臣的情形了吗?”展超问道。

她摇摇头,“我不敢说,我不知道我哥会不会再伤害她,更怕何亭知道他的情况后,恍惚的情形会更严重。”

“不,你该跟她说才是。”季桀笑了笑,“解铃还需系铃人。”

“真的吗?”慕亚娴张大了双眼。

“当然是真的。”

“好,我这就去找她。”

慕亚娴来到何亭工作的速食店,找到正在为客人点餐的何亭,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将她拉了出去。

“亚娴,你这是在做什么?我正忙着呢。”何亭皱紧眉头道。

“我哥快垮了、瘫了、没了……”慕亚娴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你说什么?”虽然三个月过去了,可听见关于慕胤臣的消息,她的心依旧会揪疼。

“你还关心他吗?”眨了眨含着泪雾的眼睛,慕亚娴认真的问道。

“我……”

“你呀。”

何亭虚弱一笑,“我早就和他结束了……”

“就像季桀哥说的,他在自我放逐、糟蹋自己,自从三个月前他就变了,班也不上,哪儿也不去……不,他只去男人俱乐部,找男人共饮、聊天、谈笑,然后醉醺醺的回来,好像……好像把自己当成那圈子里的人。”

“什么?你说他……”何亭震住了。

她想起那天他最后的那句话──

好,既然你不相信我,我也不会再来纠缠你,我慕胤臣今后不再需要女人!

她紧抓住慕亚娴的手,“为什么你从未告诉我?”

“我不敢说,你看看你自己,整个人瘦了一大圈,我怎么敢说?何亭,你可以不再信任我哥,也可以不再接受他,可相信我,他那一切绝不是装的!”

何亭白皙的脸颊上有了湿意,她摸摸自己的脸……她有多久没哭了?就是在三个月前吗?“他……他在哪儿?”

,慕亚娴眸子倏亮,“你愿意去看他、拯救他了?”

“我行吗?”何亭对自己完全没有信心。

“你当然可以,除了你没人行了。”慕亚娴极力说服她。

“他在哪儿?”她颤动着嗓音问。

“走,我带你去。”

何亭站在PUB门口,藉由里头微亮的光线终于找到了那抹熟悉的背影。

她慢慢走向他,站在他身后,听着他嘶哑调笑的声音--

“Sam,你酒量真好,我甘拜下风。”

“你的酒量也不错呀,只是你一连喝了好几天,当然不胜酒力了。”叫Sam的男人一手搭在他肩上,话语中有着明显的醉意。

“哈……我才不信这些酒能胜得了我。以前……我就是不胜酒力,才让一个女人从我床上溜了,所以我发誓我不会再被酒戏弄。”慕胤臣大笑,笑声沧桑,听得何亭心口好疼。

他言下之意指的就是她听!

“女人!”Sam撤撇嘴,不屑地说:“女人算什么东西,有没有都无关紧要,这里才是我们男人的天堂。”

“对,女人算什么,咱们男人乾杯。”胤臣举杯道。

“等等,你身后有个女人直盯着你,好像对你有好感。”Sam冷眼的看着何亭。

“哦。”

慕胤臣眯起醉眼,徐徐转首,发现那女人竟是何亭时,眸子倏地紧眯了起来,然后对Sam笑了笑,“花疑一个,想男人想到居然跑来这种地方。”

“你不认识她?”

“不认识。”慕胤臣冷淡地回答。

“那奇怪了,难道她不知道这里的男人都不需要女人吗?”Sam嗤笑道。

“别理她,我们喝我们的。”慕胤臣拉过Sam,故意亲匿地搂住他。

Sam倚着他,却被何亭那双眼盯得十分不耐,“等等,我去跟她谈谈,问她到底盯着你做什么。”

“别去!”

慕胤臣想拉住他,可是Sam已走到何亭面前,“喂,你干嘛一直站在这里?很碍眼你知道不知道?”

“我想找他。”何亭指着慕胤臣说。

她的心好痛,他完全是因为她才变成这样的。是她的错,她不该拒绝他,不该不再信任他。

就因为她太过于保护自己,却弄得两人伤得更重。

“可他说不认识你。”Sam冷睇着她。

“他真这么说?”何亭含泪的眸子深深凝视着慕胤臣的背影,心口的紧怞更剧烈了。

“没错。”

“不,我认识他。”看着他一杯接一杯的喝,她心里自责不已。

终于,她忍不住地推开Sam,走向慕胤臣。

“等等,他说不认识你,你为什么不死心?是不是真的想男人想疯了?”Sam用力拉住她的手臂,忽然扯出一抹邪笑,“那乾脆由我来满足你好了。”

说着,他另一手搭在她肩上,暧昧地抚柔着,“老实说吧,其实我对女人也不排斥,如果你真急,我也可以满足你。”

何亭吓得往后退,但他动作迅速地一把抱住她,就要扯掉她的衣服。

“不要……走开──”她大叫着,那充满惊惧的喊叫声刺激着慕胤臣的耳膜,让他绷紧了神经。

“来吧,这里的人都很开放的,你不用装模作样。”

他低头就要吻上她微露的肩胛时,一记拳头击中他的右颊,他踉跄的倒到一旁。

“你这是做什么?”Sam抚着红肿的脸颊,错愕地看着慕胤臣。

“你动谁我都不会过问,可就是不能碰她。”慕胤臣抓着何亭,冷着声警告他。

“但是你刚刚说你不认识她呀。”Sam一脸的无辜。

“不管我认不认识,你就是不能碰她。”

说完,他将她带出PUB,走了一段距离后才停下脚步,“你来这里做什么?”

“是亚娴──”

“哦,是那丫头要你来的是不是?省省吧。”原以为她是关心他而来,结果竟不是,原来她是被逼的。

“不,你等一下,我话还没说完。”她急急抱住他欲走的身躯。“虽然是她告诉我,可是是我真心要来的,我不希望你变成这样,不要……”

“我变成怎么样都是我的事,与你无关。”推开她,慕胤臣继续朝前走。

“我爱你……怎会与我无关?”她激动地追到他面前。“我是因为害怕……害怕再一次受伤,所以不敢接受你,可我现在知道了,你是真的对我好,是真的……”

慕胤臣闭了闭眼,迟疑了会儿又举步往前走。

“好,你不理我,还打算回去那种地方是不是?”见他这般,她忍不住握紧双拳,想再试最后一次。

如果他真对她有心,一定不会再执意了。

“我爱去哪儿就去哪儿,小姐,你未免管太多了吧?”他越过她,直往PUB走去。

望着他冷漠的背影,何亭于是横了心说:“好,你若要回去,那我也去女人俱乐部,要比嘛,谁怕谁?”

张大眸等着他,她等着他转身走向她。

可是,只见他继续朝前走,对她的话恍若未闻。

何亭心碎了,愣然地看着他决绝离去的身影心想:她失败了……或许他已不爱她了吧。

更或许,他会去那种地方并不是因为她,是她自抬身价了……

无力地转过身,她徐徐朝前走,每走一步都是这么虚软、疲累。

好,既然他要放弃自己,那她就陪他一道,永远……

就在她转了弯,来到女同志专属俱乐部的门口时,猛地一道黑影闪过她眼前,将她拉进一旁暗巷内。

“傻瓜,你这是在做什么?想历史重演?”慕胤臣放心不下她,害怕她真的做傻事而跟了过来。

看着他那双担忧的眼,她又哭又笑的扑进他怀里,“你还是舍不得我、你还是放心不下我对不对?”

“唉,我认了,我们回去吧。”他只想将她带离这里。

“我不走,我要亲耳听见你对我说爱。”何亭铁了心,执意要逼出他的真心话。

“对,我爱你、爱你、爱你、永生不变够不够?”望着她认真的容颜,他忍不住吻了她,“我真不知该拿你这个小女人怎么办?”

她开心的笑了,“如果……如果你真爱我、舍不得离开我,也不嫌弃我是个穷女人,那就娶我。”

轻轻推开她,望着她那张妍美的脸蛋,慕胤臣扬唇一笑,“你是在向我求婚吗?”

“呃……”她的双腮瞬间浮上红晕,“对,灰姑娘向王子求婚,你愿意吗?”

“嗯……我得想想。”慕胤臣佯装要好好考虑。

“什么,还得想?”她受挫地垂下眼。

“这样吧,刚刚你要亲耳听见我说爱,我也说了,你必须礼尚往来一下。”勾起嘴角,他宠溺地凝视着她的脸。

“我也了说呀,我是爱你的,一直一直都爱着你,从没改变。”

“说一样的话,这样就不新鲜了。”慕胤臣笑得有点诡异。他可是被这女人折磨了三个月,总得要些回报呀!

“那你要……”她憨傻地问道。

他朝她暧昧的眨眨眼,“我要亲眼看见你对我**。”

何亭小脸羞红,娇嗔道:“你好坏。”

“就因为爱你才要变得更坏,坏得让你舍不得、弃不得、丢不得。”眯起一对深邃黑瞳,他以魅惑的嗓音说:“信我吗?我爱你。”

“相信、相信,我永永远远都相信。”

何亭张开双臂将他紧紧拥住,就像握住得来不易的幸福,一辈子都不会放开了!

无论是说爱、**,相信在他们以后的生活中,永远都不缺“爱”了。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谎言大亨最新章节 | 谎言大亨全文阅读 | 谎言大亨TXT下载